读书369 >> 中国名著 >> 三重门>>正文
第五节
  第二天雨翔晚起。林母正好归家,把儿子叫醒。雨翔醒来后先找情诗,再穿好衣服,回想昨夜的梦,可梦境全无。做了梦却回忆不起来的确是一种遗憾,正好比文章发表了收不到稿费。

  他匆忙赶到学校,正好Susan也在走道上背英语,两人相视一笑,反而笑得林雨翔惊慌了,昨夜的勇气消失无踪。快快走进教室,奇怪怎么勇气的寿命这么短,好像天下最大的勇气都仿佛昙花,只在夜里短暂地开放。思索了好久,还是不敢送,放在书包里,以观后效。由于睡眠的不足,林雨翔上课都在睡觉。被英语老师发现一一次,问个题目为难地,雨翔爽朗的一个"atanon",硬把英语老师的问题给闷了回去——那英语老师最近也在进修,睡得也晚,没来得及备课,问题都是随机问的,问出口自己也不记得了,只好连连对雨翔说:"Nothing吗,Nothing吧,Sit down,please sit down,don`t sleep。"林雨翔没听到他的"Don't sleep"就犯了困,又埋头睡。

  文学社那里没有大动静,征文比赛的结果还没下来。马德保痴心地守候,还乐颠颠道:"他们评选得慢,足以见得参加人数的多,水平的高。"骗得一帮只具备作家的文笔而尚没练就作家的狡猾的学生都信以为真。

  每周的课也上得乏味。马德保讲课只会抱时间而不会拖内容,堂而皇之的中西文学史,他花了一个月四节课就统统消灭。没课可上,只好介绍作家的生平事迹,去借了一本作家成名史。偏偏那本书的作者似乎看多了立体未来主义《给社会趣味一记耳光》的宣言,字里行间给大作家打耳光,马德保念了也心虚,像什么"郭沫若到后来变成一只党喇叭,大肆写'亩产粮食几万斤'的恶心诗句,这种人不值得中国人记住",言下之急是要外国人记住。还有"卡夫卡这人不仅病态,而且白痴,不会写文章,没有头脑。《变形记》里格里高尔·萨姆沙变成甲虫后怎么自己反不会惊讶呢?这是他笨的体现。德国人要忘记他!"马德保读着自己觉得不妥,不敢再念。见书扉页上三行大字:"不喜欢鲁迅,你是白痴;不喜欢马里内蒂,你是笨蛋;不喜欢我——你老得没药救了。"

  马德保不认识墨索里尼钟爱的马里内蒂,对他当然也没了好感,往下读到第三条,吓得发怵,以为自己老得没药可救了。不过"老"确是无药可救的。

  马德保再翻到一本正规的《中国作家传》,给前几个人平反,但是先入为主,学生的思想顽固地不肯改,逢人就讲郭沫若是坏蛋,卡夫卡是白痴,幸亏现在更多的学生没听说过这两人的名字。

  这天马德保讲许地山的散文,并把他自己的奉献出来以比较,好让许地山文章里不成熟的地方现身。学生毫无兴趣,自于自的。马德保最后自豪地说他的上册散文集已经销售餐尽,即将再印。学生单纯,不会想到其实是赠送蹈尽,都放下手里的活向马老师祝贺。马德保说他将出版个人第二本散文集,暂定名《明天的明天的明天》,说这是带了浓厚的学术气息的。学生更加相信,眼前似乎涌上了许多引证用的书名号。连书名都是借了动力火车的。学生对马德保这本"大后天"的书都很期待。

  周五晚上照例去补英语。林雨翔英语差,和英国人交流起来只能问人家的姓名和性别,其它均不够水平。林父十分看重英语。在给儿子的十年规划里,林雨翔将在七年后出国,目标极多,但他坚信,最后耶鲁、哈佛、东京、早稻田、斯坦福、悉尼、牛津、剑桥、伦敦、巴黎、麻省理工、哥伦比亚、莫斯科这十三所世界名大学里,终有一所会有幸接纳他儿子。最近林父的涉猎目标也在减少——俄国太冷,拿破仑和希特勒的兵败,大部分原因不在俄国人而在俄国冷。儿子在温带长大,吃不了苦受不了寒;况且俄国似乎无论是什么主义,都和穷摆脱不了干系,所以已经很穷的一些社会主义小国家不敢学俄国学得更穷,都在向中国取经。可见去莫斯科大学还不如上北大复旦。林父林母割舍掉了一个目标后,继续减员。日本死剩的军国主义者常叫嚣南京那么多人不是他们杀的,弄得林父对整个日本也没了好感、两所日本大学也失去健力。儿子理科不行,麻省理工大学也不适合,于是只剩下九所。这九所大学全在英美法澳,通用英语,所以林父在逼儿子念古文时也逼他学英语。雨翔触及了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爱国情债浓得化不开,对英语产生了排斥,英语成绩一直落在后面,补习尤是急需。

  林父在儿子临去前塞给他一支派克笔,嘱他把笔交给白胖高,让白胖高重点照顾雨翔。这次补课不在老板酒吧,游击到了镇政府里。才五点三刻,雨翔到时,政府机关大门敞开,里面却空无一人。这镇上的机关工作人员干什么事都慢,惟一可以引以自豪的是下班跑得快。五点半的铃仿佛是空袭警报,可以让一机关浩浩荡荡的人在十分钟里撤退干净,足以惹得史上有名的陆军将领眼红不已。

  机关很大,造得十分典雅,还有仿古建筑。补课地点有幸在仿古建筑里。那幢楼编号是五,掩映在树林里。据说,设计者乃是这小镇鼎鼎有名的大家。当然,那人不会住在镇上,早去了上海的"罗马花园"洋房里定居。他初中毕业,神奇地考进了市重点市南三中,又神奇地考取了南开大学,再神奇地去剑桥名扬天下的建筑专业读一年。剑桥大学不愧是"在里面睡觉人也会变聪明"的神奇学府,那小子在里面睡了一年的觉,出来后神气地回国,神气地成为上海建筑界的一颗新星,神气地接受故土的邀请,设计出了这幢神气的楼房。

  那可是镇长书记住的地方。美如宫廷。罗马风味十分足。白胖高在会客室里等人,身边一个腼腆的大学生,大嘴小眼,是看得少而说得多的生理特征。他一定会让两个女生失望不小。

  梁梓君最后赶到。补课随即开始。大学生用英语介绍自己,完了等学生反应,恨不得代替学生对自己说"I've of ten heard about you!"失望后开始上课,见学生不用功,说:"You are wanker!"

  学生不懂,他让学生查词典,说学英语就要多查生词,多用生僻词,满以为学生会"原来'Wanker'是'做事粗糙者'的意思!我明白了!"不料学生都在暗笑,两个女生都面红耳赤。他发师威道:"笑什么!"

  梁梓君苦笑说:"我们不是——"

  "怎么不是?你英语好还是我英语好?"大学生发怒道。

  梁梓君把词典递过去。大学生一把拿过,从后扫起,见"Wanker"释义第H条就是"做事不认真者"的解释,理直气壮地想训人,不想无意间看见第一条竟是有"手淫者"的意思,一下子也面红耳赤,怨自己的大学教授只讲延伸义而不讲本义,况且那教授逢调皮学生就骂"Wanker",那大学生自己也在教授嘴下当了六年的"Wanker",才被督促出一个英语八级。

  梁梓君大笑,说:"We are not那个。"林雨翔也跟着笑。

  大学生猛站起来,手抬起来想摔书而走,转念想书是他自己的,摔了心疼,便宁可不要效果,转身就走。走到门口,意识到大门是公家的,弥补性地摔一下门。四个学生愣着奇怪"天之骄子"的脾气。门外是白胖高"喂喂"的挽留声,大学生故意大声说,意在让门里的人也听清楚:"我教不了这些学生,你另请高明吧。Nuts!我补了十分钟,给十块!"大学生伸手要钱。

  "你没补完,怎么能——"白胖高为难道。

  "You Nuts,too!"大学生气愤地甩头即走,走之余不忘再摔一扇门。

  白胖高进来忍住火发下一叠试卷说:"你们好,把老师气走了,做卷子,我再去联系!"

  四人哪有做卷子的心情。两个女生对那男老师交口称赞,说喜欢这种性格叛逆的男孩子,恨那男孩脚力无限,一会儿就走得不见人影,不然要拖回来。

  梁梓君重操旧业,说:"你回去有点感悟吧?"

  雨翔缄口不语。

  梁梓君眉飞色舞道:"告诉你吧,这种东西需要胆量,豁出去,大不了再换一个。"

  一番名言真是至理得一塌糊涂,林雨翔心头的阴云顿时被拨开。

  "嗅,原来是这样!来未来,你帮我看看,我这情诗写得怎么样?"雨翔从书包里翻出一张饱经沧桑的纸。那纸古色古香,考古学家看了会流口水。

  梁梓君接过古物,细看一遍,大力赞叹,说:"好,好,好诗!有味道!有味道。"说着巴不得吃掉。

  林雨翔开心地低头赧笑。

  梁梓君:"你的文才还不错——我——我差点当你文盲了。这样的诗一定会打动人的!兄弟,你大有前途,怎么不送出去呢?"

  "我——还没有想好。"

  "你这个白痴,告诉你,这东西一定会打动那个的!你不信算了!只是,你的纸好像太——太古老了吧"

  "我只有——"

  "没关系,我有!你记着,随身必带信纸!要淡雅,不要太上!像我这张——"梁梓君抽出他的信纸,一袭天蓝,背景是海。梁样君说这种信纸不用写字,光寄一张就会十拿九稳泡定。

  林雨翔感激得无法言语,所以索性连谢也免了。他照梁梓君说的誊写一遍。林雨翔的书法像脏孩子,平时其貌不扬,但打扫一下,还是领得出门的。以前软绵绵的似乎快要打瞌睡的字,今天都接受了重要任务,好比美国军队听到有仗可打,都振奋不已。

  林雨翔见自己的字一扫颓靡,也满心喜欢。誊完一遍,回首罗天诚的"裸体字",不过尔尔!

  梁梓君看过,又夸林雨翔的字有人样。然后猛把信纸一撕为二。林雨翔挽救已晚,以为是梁梓君嫉妒,无奈地说:"你这又是——"

  梁梓君又拿出透明胶,小心地把信补好,说:"我教给你吧,你这样,人家女孩子可以看出,你是经过再三考虑的,撕了信又补上寄出去,而不是那种冲动地见一个爱一个的,这样可以显示你用情的深,内心的矛盾,性格的稳重,懂俄?"

  林雨翔佩服得又无法言语。把信装入信封,怕泄露机密,没写姓名。

  这天八点就下了课。梁梓君约林雨翔去舞厅。雨翔是舞盲,不敢去献丑,撒个谎推辞掉,躲在街角写地址和贴邮票,趁勇气开放的时候,寄掉再说,明天的事情明天再处理。

  这一夜无梦,睡眠安稳得仿佛航行在被麦哲伦冠名时的太平洋上。一早准时上岸,这一觉睡得舒服得了无牵挂,昨夜的事似乎变得模糊不真切,像在梦里。

  彻底想起来时惊得一身冷汗,直拍脑袋,后悔怎么把信给寄了。上课时心思涣散,全在担心那信下场如何。他料想中国邮政事业快不到哪里去,但他低估了,中午去门卫间时见到他的信笔直地躺在Susan班级的信箱里,他又打不开,心里干着急,两眼瞪着那信百感交集,是探狱时的表情。

  无奈探狱是允许的,只可以看看那信的样子,饱眼馋,要把信保释或劫狱出去要么须待时日要么断无可能。雨翔和那信咫尺天涯,痛苦不堪。

  吃完中饭匆忙赶回门卫间探望,见那信已刑满释放,面对空荡荡的信箱出了一身冷汗。心里叫"怎么办,怎么办"!

  垂头丧气地走到Susan教室门口时,连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了,头垂得恨不能嵌胸腔里。寒冬里只感觉身上滚烫,刺麻了皮肤。

  下午的课心里反而平静了,想事已如此,自己也无能为力。好比罪已犯下,要杀要剐便是法官的事,他的使命至此而终。

  那天下午雨翔和Susan再没见到,这也好,省心省事。这晚睡得也香,明天星期日,可以休息。严寒里最快乐的事情就是睡懒觉,雨翔就一觉睡到近中午。在被窝里什么都不想,倦得枕头上沾满口水,略微清醒,和他大哥一样,就有佳句来袭——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摊口水向东流。自娱了几遍,还原了"一江春水向东流",突发奇想,何不沿着日落桥下的河水一直走,看会走到哪去。

  天时地利人和,林父去采访了,林母的去向自然毋庸赘述。打点行装,换上旅游鞋。到了河边,是泥土的芳香。冬游不比春游,可以"春风拂面",冬风绝对没有拂面的义务,冬风只负责逼人后退。雨翔抛掉了大叠试卷换取的郊游,不过一个小时,但却轻松不少。回到家里再做卷子的效果也胜过服用再多的补品。

  周一上课像又掉在俗人市侩里,昏头涨脑地想睡。沈溪儿兴冲冲进来,说:"林雨翔,你猜我给你带来了什么?你猜!"

  "不知道。"

  "叫你猜!"沈溪儿命令。

  "我没空,我要睡觉了!"林雨翔一摆手,埋头下去睡觉。

  "是Susan的信!"

  "什么!"林雨翔惊得连几秒钟前惦记着的睡觉都忘记了。

  "没空算了,不给你了!"

  "别,我醒了——"雨翔急道。

  "你老实交待,你对我朋友干了什么,Susan她可没有写信的习惯嗅!"

  林雨翔听了自豪地说:"我的本领!把信给我!"

  "不给不给!"

  林雨翔要飞身去抢。沈溪儿逗雨翔玩了一会儿,腻掉了,把信一扔说:"你可不要打她的主意噢!"

  "我没,我只是——"林雨翔低头要拆信。

  "还说没有呢!我都跟我的——Susan讲了!"沈溪儿吸嘴道。

  "什么!"林雨翔又惊得连几秒钟前惦记的拆信都忘记了。

  "哪,你听仔细了,我对Susan说林雨翔这小子有追你的倾向呢!"

  "你怎么——怎么可以胡说人道呢!"林雨翔一脸害羞,再轻声追问:"那她说什么?"

  "十个字!"

  "十个字?"林雨翔心里拼命凑个十字句。

  "我告诉你吧!"

  "她说哪十个字?"

  "你别跳楼嗅!"

  "不会不会,我乐观开朗活泼,对新生活充满向往,哪会呢!"

  "那,我告诉你噗!"

  "嗯。"

  "听着"!

  "你快说!"

  "她说啊——她说——"

  "她说什么?"

  "她说——"沈溪儿咳一声,折磨够了林雨翔的身心,说,"她说——'没有感觉,就是没有感觉'。"

  雨翔浑身凉彻。这次打击重大,没有十年八载的怕是恢复不了。但既然Susan开口送话给他了,不论好坏,也聊胜于无,好比人饿极了,连观音土也会去吃。

  "你是不是很悲伤啊?想哭就哭吧!"

  "我哭你个头!她说这些话关我什么事?

  "嗅?"沈溪儿这个疑词发得详略有当回转无穷,引得雨翔自卑。

  "没事的,你去做你的事吧!"

  "不,我要看住你,免得你寻死,你死了,我会很心痛的——因为你还欠我一顿饭呢!"

  林雨翔活了这么多年,价值相当一顿饭,气愤道:"没你事了。"

  "好了,你一个人静静吧,想开点,排队都还轮不上你呢!"沈溪儿转身就走。

  雨翔低头摆弄信,想这里面不会是好话了,不忍心二度悲伤。班主任进门再发卷子,吓得雨翔忙把信往屁股下塞——这班主任爱拆信远近闻名、凡视野里有学见鬼生的信,好比小孩子看见玩具,拆掉才罢休。

  呆了几分钟,班主任走了。那信被坐得暖烘烘的,已经有六七成熟,只消再加辣酱油和番茄酱,即成阿根廷牧人有名的用屁股的温度烤成的牛扒餐。

  雨翔终于下决心拆开了牛扒餐。里面是张粉红的信纸,写了一些字,理论上正好够拒绝一个人的数目而不到接受一个人所需的篇幅。

  雨翔下了天大的决心,睁眼看信。看完后大舒一口气,因为这信态度极不明确:

  雨翔:

  展信快乐。
  说真的,我看不懂你的信。
  跟随吗?我会去考清华。希望四年后在那里见到你。一切清华园再说。

  雨翔惊异于Susan的长远计议。林雨翔还不知道四天后的生活,Susan的蓝图却已经画到四年后。清华之梦,遥不可及,而追求的愿望却急不可摇,如今毕业将到,大限将至,此时不加紧攻势,更待何时?

  周三时,雨翔又在神气的楼房里补作文——本来不想去补,只是有事要请教梁梓君。作文老师在本地闻名,可惜得了一个文人最犯忌的庸俗的姓——牛。恨得抛弃不用,自起炉灶,取笔名八个,乃备需求,直逼当年杜甫九名的纪录。他曾和马德保有过口角。马德保不嫌弃他的"马"。从不取笔名,说牛炯这人文章不好就借什么"东日""一波""豪月"来掩饰。牛炯当场和马德保吵,吵着升级到打,两人打架真有动物的习性,牛炯比马德保矮大半个头,吵架时占不利地形。但牛炯学会了世界杯上奥特加用脑袋顶范德萨的先进功夫,当场顶得马德保嘴唇破裂,从此推翻掉"牛头不对马嘴"的成语。牛炯放言不收马德保的学生,但林父和牛炯又是好朋友,牛炯才松口答应。

  牛炯这人凶悍得很,两道剑眉专门为动怒而生。林雨翔压抑着』心里的话,认真听课。牛炯说写作文就是套公式,十分简单,今天先讲小作文。然后给学生几个例子,莫不过"居里夫人""瓦特""爱迪生""张海迪"。最近学生觉得写张海迪写烦了,盯住前三个作文章,勤奋学习的加上爱因斯坦,不怕失败的是爱迪生,淡泊名利的是居里夫人,废寝忘食的是牛顿,助人为乐的是雷锋,兢兢业业的是徐虎,不畏死亡的是刘胡兰,鞠躬尽瘁的是周思来,等等。就是这些定死的例子,光荣地造就了上海乃至全国这么多考试和比赛里的作文高手。更可见文学的厉害。一个人无论是搞科研的或从政的,其实都在为文学作奉献。

  牛炯要学生牢记这些例子,并要运用自如,再套几句评论,高分矣!

  学生第一次听到这么开窍的话。以前只听老师说现在写作文为弘扬中国文化,现在若按牛老师的作文公式,学生只负责弘扬分数就可以了。

  稍过些时候,林雨翔才敢和梁梓君切磋。林雨翔说:"我把信寄了。"

  "结果呢?"

  "有回信!"

  "我就说嘛。"

  林雨翔把Susan的信抖出来给梁梓君,梁梓君夸"好字"!

  林雨翔心里很是舒服。如果其他人盛赞一个男人的钟爱者,那男人会为她自豪,等到进一步发展了,才会因她自卑。由此见得林雨翔对Susan只在爱慕追求阶段。

  梁梓君看完信说:"好!小弟,你有希望/

  林雨翔激动道:"真的?"

  梁梓君:"废话!当然是真的。你有没有看出信里那种委婉的感觉呢?"

  "没有!"

  "你这人脑子是不是抽筋了!这么明显都感觉不出来啊!"梁梓君的心敏感得能测微震。

  "她不过是说——"

  "笨蛋!你真不开窍!如果她要拒绝你,她早拒绝你了。她之所以这么写,是因为她——那成语叫什么——欲休还——"

  "欲说还休。"

  "是啊,就是这种感觉。要表达却不好意思,要扔掉又舍不得的感觉。小子,她对你有意思啊!"梁梓君拍拍雨翔的肩道。

  "真的?"雨翔笑道,内心激情澎湃,恨不能有个空间让他大笑来抒发喜悦。

  梁梓君诲人不倦,继续咬文嚼字:"信里说清华。清华是什么地方?"

  林雨翔当他大智若愚了,说:"清华是所大学。"

  "多少钱可以进去?"梁梓君轻巧地问。他的脑子里只有华东师范大学,因为师范里都是女子,相对竞争少些。今天听到个清华大学,研究兴趣大起,向林雨翔打听。林雨翔捍卫清华里不多的女生,把梁梓君引荐去了北师大。梁梓君有了归宿,专心致志给林雨翔指点:

  "她这意思不可能是回避,而是要你好好读狗屁书,进个好学校。博大啊!下一步你再写信,而且要显露你另一方面的才华,你还有什么特长?"梁梓君不幸误以为林雨翔是个晦迹韬光的人,当林雨翔还有才华可掘。林雨翔掘地三尺,不见自己新才华。到记忆深处去搜索,成果喜人,道:"我通古文!"

  "好,虽然我不通,你就玩深沉的,用古文给她写信!对了,外面有你俩的谣言吗?"

  "没有"

  "你也做得太隐蔽了!这样不好!要轰轰烈烈!你就假设外面谣言很多,你去平息,这样女孩子会感动!"梁梓君妙理迭出。

  "这样行吗?"

  "No问题啊!"

  "那怎么写?"

  "就这么写了,说你和那叫清——华大学的教授通信多了,习惯了用古文,也正好可以——那个——"

  "噢!林雨翔叹服道。只可惜他不及大学中文系里的学生会玩弄古文,而且写古文不容易,往往写着写着就现代气息扑鼻,连"拍拖"、"氧吧"这种新潮词都要出来了。牛炯正好让学生试写一篇小作文,林雨翔向他借本古汉语字典。牛炯随身不带字典,见接待室的红木书柜里有几本,欣喜地奔过去。那字典身为工具书,大幸的是机关领导爱护有加,平日连碰都不愿去碰,所以翻上去那些纸张都和领导的心肠一样硬。

  有字典的帮助,连起来就通畅了——"畅"还算不上,顶多是通了。林雨翔查典校率半天,终于草就成功了美文一篇:

  Susan:

  回信收到。
  近日谣言亟起,其言甚低,余不能息。甚增,见谅。孰潜之,余欲明察。但须时日。
  向余与诸大学中文系教授通信,惯用古文,今已难更。读之阴晦酸涩,更见谅矣。
  复古亦非吾之本意。夫古文,文小而其指极大,举类造而见义远。然古文之迂腐,为我所总之。汝识字谨译。余之文字往往辞不及意,抑或一词顿生见义。然信可藉是察法之悟性。

  林雨翔本来还想拍马屁说什么"汝天生丽质,兰心意性",等等。但信纸不够,容不下赞美之辞,只好忍痛割爱。写完给梁梓君过目。

  梁梓君一眼看上去全不明白,仔细看就被第一节里的"磨"、"增"、"潜"三兄弟给唬住,问林雨翔怎么这三个字如此相近。

  林雨翔解释不清怎么翻字典凑巧让三字团聚了。支吾说不要去管,拿最后一张信纸把信誊一遍。

  梁梓君要的就是看不懂的感觉,对这信给予很高的评价,说这封尤为关键。第一封信好比洒诱饵,旨在把鱼吸引过来,而第二封就像下了钩子,能否钓到鱼,在此一举。林雨翔把这封德高望重的信轻夹在书里。

  牛炯有些犯困,哈欠连天。草率地评点了一篇作文,布置一道题目就把课散了。

  这天星夜十分美,托得人心在这夜里轻轻地欲眠。雨翔带了三分困意,差点把信塞到外埠寄信口里。惊醒过来想好事多磨。但无论如何多磨,终究最后还是一件好事。想着想着,心醉地笑了,在幽黑的路上洒下一串走调的音符。引吭到了家,身心动也已经疲惫,没顾得上做习题,倒头就睡了。

  周五的文学社讲课林雨翔实在不想去。马德保让他无论如何要去,林雨翔被逼去了。课上马德保不谈美学,不谈文学,不谈哲学,只站在台上呵呵地笑。

  社员当马德保朝史暮经,终于修炼得像文学家的傻气了,还不敢表示祝贺,马德保反恭喜说:"我祝贺大家!大家的努力终于有了成果!"

  社员都惊愕着。

  马德保自豪地把手撑在讲台上,说:"在上个学期,我校受北京的中国文化研究中心之邀,写了一部分的稿子去参加比赛。经过专家严谨的评选,我在昨天收到通知和奖状。"

  "哇!"

  "我们的文学社很幸运的——当然,不全靠幸运。很高兴,夺得了一个全国一等奖!"

  "哇!"

  马德保展开一张奖状,放桌上带头鼓掌说:"欢迎林雨翔同学领奖状!"

  "哇!"众社员都扭头看林雨翔。林雨翔的脸一下子维红,头脑涨大,荣辱全忘,机械地带着笑走上台去接奖状。坐到位置上,开始缓过神来,心被喜悦塞得不留一丝缝隙。

  罗天诚硬是要啃掉林雨翔一块喜悦,不冷不热地说:"恐怕这比赛档次也高不到哪里去吧!'"言语里妒嫉之情满很快要溢出来。

  林雨翔的笑嘎然止住,可见这一口咬的大。他说:"我不清楚,你去问评委。"

  "没名气。不过应该有很多钱吧。"

  "这个我不清楚。"

  马德保仿佛听见两人讲话,解释说:"这次,林雨翔同学荣获全国一等奖,是十分光荣的。由于这不是商业性的比赛,所以奖金是没有的。但是,最主要的是这么多知名的学者作家知干

  林雨翔听得欣喜若狂。想自己的知名度已经打到北京去了,不胜喜悦。钱在名气面前,顿失伟岸。名利名利,总是名在前利在后的。

  罗天诚对沈溪儿宣传说这种比赛是虚的。沈溪儿没拿到奖,和罗天诚都是天涯沦落人,点头表示同意。

  林雨翔小心翼翼地铺开奖状,恨不得看它几天,但身边有同学,所以只是略扫一下,就又卷起来。他觉得他自己神圣了。全国一等奖,就是全国中学生里的第一名,夺得全国的第一,除了安道尔梵帝冈这种千人小国里的人觉得无所谓外,其它国家的人是没有理由不兴奋的。尤其是中国这种人多得吓死人的国度,勇摘全国冠军的喜悦够一辈子慢慢享用的了。

  林雨翔认识到了这一点,头脑热得课也听不进,两颊的温度,让冬天忘而却步。下课后,林雨翔回家心切,一路可谓奔选绝尘。

  同时,马德保也在策划全校的宣传。文学社建社以来,生平仅有的一次全国大奖,广播表扬大会总该有一个。马德保对学生文学的兴趣大增,觉得有必要扩大文学社,计划的腹稿已经作了一半。雨翔将要走了,这样的话,文学社将后继无人,那帮小了一届的小弟小妹,虽阅历嫌浅,但作文里的爱情故事却每周准时发生一个,风雨无阻。马德保略一数,一个初二小女生的练笔本里曾有二十几个白马王子的出现,马德保自卑见过的女人还没那小孩玩过的男人多,感慨良多。

  不过这类东西看多了也就习惯了。九十年代女中学生的文章仿佛是个马厩,里面尽是黑白马王子和无尽的青梅竹马。马德保看见同类不顺眼,凡有男欢女爱的文章一律就地枪决,如此一来,文章死掉一大片,所以对马德保来说,最重要的是补充一些情窦未开的作文好手。用他的话说是求贤若渴,而且非同小可"。

  林雨翔没考虑文学社的后事,只顾回家告诉父母。林母一听,高兴得险些忘了要去搓麻将。她把奖状糊在墙上,边看边失声笑。其实说穿了名誉和猴子差不了多少,它们的任务都是供人取乐逗人开心。林雨翔这次的"猴子"比较大一些,大猴子做怪腔逗人的效果总比小猴子的好。林母喜悦得很,打电话通知赌友儿子获奖,赌友幸亏还赌剩下一些人性,都交口夸林母好福气,养个作家儿子。

  其时,作家之父也下班回家。林父的反应就平静了。一个经常获奖的人就知道奖状是最不合算的了,既不能吃又不能花。上不及奖金的实际,下不及奖品的实用。

  但林父还是脸上有光的,全国第一的奖状是可以像林家的书一样用来炫耀的。

  林雨翔的心像经历地震,大震已过,余震不断。每每回想,身体总有燥热。

  第二天去学校,惟恐天下不知,逢人就说他夺得全国一等奖。这就是初获奖者的不成熟了,以为有乐就要同事。孰不知无论你是出了名的"乐"或是有了钱的"乐",朋友只愿分享你之所以快乐的原动力,比如名和钱。"快乐"归根结底还是要自己享用的。朋友沾不上雨翔的名,得不到雨翔的钱,自然体会不到雨翔的快乐,反倒滋生痛苦,背后骂林雨翔这人自私小气,拿了奖还不请客。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