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中国名著 >> 三重门>>正文
第七节
  第二天他头一件事是去问梁梓君的生死。找到梁梓君后看见他一肢也没少,放心不少。梁梓君说他估计那飞哥骨折了。林雨翔拍手说:"好!这人的下场就是这样的!活该!"

  梁梓君得意道:"我们后来还相来了警车呢,我逃得快。可惜老K像受点轻伤,送医院了。"

  "那,那个女孩呢?"

  "她没事,回去了。她家不在这里,还哭着说她以后不来了呢!"

  "不来这里了——"

  "不敢来了吧。"

  "嗅。那她叫什么名字?"

  "我怎么知道!"

  林雨翔眼里掠过一丝失望。

  下午班会课林雨翔和梁样君一齐被叫往校长室。林雨翔一身冷汗,想完蛋了。小镇中学校长的气魄比这学校大多了,平时不见人影,没有大事不露面。

  他严厉地问:"你们两个知道我干嘛叫你们来吗?"

  "不知道。"

  "昨晚八点以后你们在干什么?"

  梁粹君:"补课。"

  "说谎!今天早上有人来说你们两个砸了他的店。倒好,不读书,去打架了!"

  林雨翔冤枉道:"没有!"

  "人证都在。叫你们父母来!"

  结果林父把雨翔揍一顿,但梁梓君竭力说林雨翔没动手,外加马德保假借全国作文第一名求情,林雨翔幸免于难。梁父赔了钱。梁梓君确系打人致伤,行政记大过一次。梁父想用钱消灾,与校长发生不快。

  时近一月份,梁梓君转校至浦东私立学校,林雨翔末及和他告别。马德保率文学社获全国最佳文学社团奖——不是"获得",应该是"买得"。

  次月,亚洲金融危机来袭。一位语文教师失业归校。马德保教学有方,经引荐,任县城中学语文教师。临行与雨翔依依惜别。

  林雨翔与成绩,与Susan,一切照旧。

  期末考试终于结束。展望未来,整个寒假都是由书本衔接成的。在期末总结大会上,校方说要贯彻教委关于丰富学生生活的精神。众生告知,这是教委所做出的少数几个正确决策之一。不幸"丰富生活"的口号仿佛一条蛔虫,无法独立生存,一定要依附在爱国主义教育上。爱国必要去南京,因为南京有许多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名胜古迹。去过一趟南京回来后必会献爱,可惜献给板鸭了。

  学校安排了一天给这次活动,早上三点出发,晚上十点回家,只留四个小时在南京本土。可见爱的过程是短暂的而爱的回忆是无穷的。在爱的路上会有区电视台来做一个节目,另有教委之人下凡督导。这些人此行主要目的是在电视上露脸兼弄几只板鸭回来兼督导。

  爱的降临往往是匆忙的,校方通知众生第二天就要出发,半夜两点半集中。

  傍晚六点林雨翔去超市购物。这小镇最穷的是教育最富的是教育局,据说这个超市乃是教育局的三产。然而上梁不正下梁歪,这超市里混杂不少三无商品,且商品杂乱无章,往往能在"文具"柜中找到三角裤;引得学生浮想联翩,想这年头教改把三角裤都纳入学生用品类了。不过细想之下还是有道理的。学校里通常课程安然太密,考试时间太长,实在憋不住只好——林雨翔一想及此,哑然失笑。

  挑了半天篮里只有一支口香糖,体积上比较寒酸。正当此时,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果然是susan和沈溪儿在一起购物。女孩浑身都是嘴,两人的篮子里东西满得快要外溢。林雨翔恨不得大叫要实行共产主义。

  雨翔马上画好蓝图——他将穿过三个货架然后与两人不期而遇。一路上必须补充物品,不管什么先往篮里扔再说,大不了过会儿放回去。于是一路上仿佛国民党征兵,不论好坏贵贱,一律照单全收。到第三个路口的镜子旁雨翔苦练了几个笑容,把自己迷倒以后保持这个笑容静候Susan。不幸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笑脸变成不稳定结构,肌肉乱跳。雨翔心想这样不行,索性改得严肃,因为女孩都喜欢风流成性。不料在变脸过程中Susan突然从拐角出现,雨翔大为尴尬,忙举起篮子说:"晦,去南京准备些东西。"

  Susan扫了篮子一眼,哈哈大笑,指着说:"你去南京还要带上这个啊?"

  雨翔问:"哪个?"然后低头往篮里一看,顿时血液凝固,只见一包卫生巾赫然在最顶层。大窘之后林雨翔结巴道:"这——这是我以为用来擦嘴巴的——餐巾纸。不好意思,眼误眼误。"

  沈溪儿不放过,伤口上撒盐道:"哟,还是为大流量设计的,你可真会流口水啊!"

  susan在一边调停说:"好啦,溪儿,别说了。"

  沈溪儿道:"怎么,你心痛这小子啊?"

  林雨翔只顾在一旁搔后脑勺,搔了好久才意识到最主要的事忘了做,偷偷拿起卫生巾,往身后的文具栏里一塞,终于大功告成,同时心里有点清楚了这一栏为什么会有内裤,原来幸福的人各有各的幸福而不幸的人有着相同的不幸。

  Susan看林雨翔完工,岔开话说:'暧,林雨翔,你晚饭吃了吗?"

  林雨翔明知这个问题很妙,如果没吃,那对方肯定会盛情邀请。尽管林雨翔刚撑他,但为了爱情,只好委屈胃了。林雨翔拍拍肚子,不料拍出一个饱嗝,二度大窘,忙说:"饿得我都打饱嗝了!"

  愚蠢和幽默往往只有语气之别。林雨翔这句蠢话被Susan听成笑话,又哈哈不止。林雨翔等待着Susan的邀请,不想Susan这笑的惯性太大,要停住这笑好比要刹住火车,需耗时许多。沈溪儿此时又给林雨翔一个沉重打击:"那还不回家去吃?"

  Susan笑不忘本,说:"算了,让他跟我们一起吃饭吧。"

  沈溪儿两边打击:"你说你是不是对这小子有意思?"

  Susan忙表示没意思:"哪里啦,就一顿饭嘛。算是上次在周庄的还请啊,走啦!"

  林雨翔诚恐诚惶地跟着她们走,偶尔扫一下自己的篮子,发现里面竟还有一包嘘嘘乐,吓了一跳,看四下没人注意,忙和饼干放在一起。

  三人去就餐的饭店是"走进来"快餐厅。这地方刚开始生意不振,服务态度又粗暴,顾客大多是走进来滚出去的。最近改变特色,推出情侣套餐,最后还奉送一枝玫瑰。尽管这枝玫瑰长得像这家店以前的生意状况,但始终聊胜于无。在这里,恋人每逢进餐和谈话到山穷水尽之时,服务员总会操一口不标准的普通话说:"先生小姐,霉鬼。"这样平添几分温馨气氛,本来要吵的架都因故推迟到店外了。推出这一套经营理念后小店安静不少。举凡酒店,在里面喧闹发酒疯的多是政府人员,而这些人小店也招待不起,因为他们白吃白喝后会就玫瑰召开~个统筹会议,两个基层扩大会议,三个群众座谈会议,再召集社会上有名的流氓开一个名流学术研讨会议。情侣就不会。

  林雨翔镇定自若要了一瓶啤酒,硬是吞了下去,一展豪气,头脑发沉,顿时变成一个集傲气霸气和酒气于一身的男人,拍着桌子追忆似水年华,说:"老子小时候他读诗书啊,Susan,你没读过吧?告诉你,古人很多东西是没道理的,你们思考问题要换一种思维方式。"说着雨翔换一个坐的方式,趴在桌上,两眼直勾勾盯住Su-san,说:"你们的思维方式就是延续性的,而我的是逆向的——逆向懂不懂?就是——比方说一般人说到了感性后,下一个说的就是理性,而我说到感性后,下一个就给你们说性感。"

  说着林雨翔捞一下袖子,沈溪儿居安思危,以为雨翔要用形体语言,忙要护着Susan,不想林雨翔动机单纯,挥手说:"再来一瓶!区区小酒,不足挂齿,老于喝酒像喝奶似的,快拿一瓶力波牛奶!"

  Susan站起来扶住雨翔说:"好了,别喝了,走了,时间差不多了。走啦。"

  沈溪儿也忙去拖,林雨翔推开她们,说:"你们真以为我醉了,我真可谓——"说着想找一句古诗词证明自己牛饮本事巨大,可惜这类东西遭了禁,生平未见,只好把"谓"字拖得像伟人作古时的哀悼汽笛。

  沈溪儿一语指断汽笛说:"谓个屁,走!"

  店外夜凉如水,吸一口气,冷风直往鼻孔里钻,凉彻心肺,连耳孔里也灌风,那风果真无孔不人。Susan不由握紧手在口达哈一口气。林雨翔看见忙扒下一件衣服,那衣服薄得吹掸欲破,披在身上可以忽略不计,所以扔下来给Susan披。Susan说不用不用,快到家了。

  林雨翔急说:"怎么了,你嫌薄啊!老子还有!"说完又脱下一件,顿时浑身一轻,鼻涕一重,冷得嚏喷不止。susan更加推辞。

  林雨翔脱出了惯性,又要扒,沈溪儿一看大势不妙,再扒下去要裸奔了,赶忙命令:"穿上!"

  林雨翔一个踉跄,站稳后说:"又不是脱给你的,老子愿意!"

  Susan也看出了事态严重,忙在路边叫住了一辆三轮车,把林雨翔推进去,对车夫说送他回家。雨翔并没抵抗,乖乖上车。车骑出一段后,susan担心道:"他会不会有事?"

  沈溪儿眉毛一扬,说:"这小子衣服扒了这么多还不冻死,你说会有什么事?"

  Susan回头往长街上望了几眼,被沈溪儿拖着回家了。而沈溪儿也没有好事做到底送佛上西天的敬业精神,见驱狼工作完成,在下一个路口就和Susan告别。从那个路口到Susan家还路途漫漫,只差没用光年计。Su-san只是感觉有些不安,怕林雨翔酒兴大发拆人家三轮车,或者被车夫劫诈了,或者把车夫劫诈了。

  隐隐约约前方几十米远路灯下有一个身影,见Susan靠近了,徐向前两步夜(叶)挺在街上。

  Susan停下车,低头问:"林雨翔,你不回家在这里干什么?"

  林雨翔今天酒肉下肚,不仅胃大了许多,胆也是涨大无数,大声说:"Susan,我想陪你一会儿。"这句话在夜空里格外清响,方圆十里内所有英文名叫Susan的都会为之一振。

  "你喝多了。"

  "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矣!"林雨翔说着又觉得头有一点沉,有一种要表白的冲动。雨翔暗想酒果然是好东西,一般人的表白如果失败后连朋友都做不了,而醉中表白万一惨遭失败就有"酒后失态"或"酒后变态"的借口,如此一来,后路比前路还宽。可另一方面,林雨翔又不想对这种纯真的友情做任何治污。他是这么想的,其实还是两个字——"不敢"。虽然两人很平静地在街边慢慢走,但各管0潮起伏。

  林雨翔经历了比二战还激烈的斗争后,终于下定决心——如果依旧这么僵下去,弄不好这场恋爱要谈到下个世纪。按师训,今天的事情今天完成,那么这个世纪的爱意这个世纪表白,否则真要"谈了十几年,黑发谈成白发",毕竟,谈恋爱拖得像人世贸不是好玩的。决心一下后林雨翔开始措词,东拉西扯竟在脑子里排列了许多方案,比如"我爱你,不久,才一万年",比如《大话西游》里孙悟空的"我爱你,如果非要给这份爱加一个期限,那就是一万年",不胜枚举。这年头爱情果然厉害,要么不爱,一爱就抵百来只乌龟王八的寿命,而且不仅人如此,连猴子也是,可见猴子的爱情观已经进化到和人的一样——是退化到。想好了诺言后,最后一步是确定用"爱"或"喜欢"。其实两者是等同的。人就是奇怪,一提到有"三个字"要说,人首先想到的就是"我爱你",殊不想"王人蛋"、"你这驴"、"救命啊"、"上厕所"甚至"分手吧"都是三个字,假使说话也有某些有钱报社杂志社所开出的"千字千元"的报酬,相信这世上大多有情人会将"我爱你"改口成:"我喜欢你"。然而由于人的习惯,用"爱"显然有一字千斤敲山震虎的威力,所以林雨翔还是决定用"爱"。

  寒夜的街上没几个人,空旷的世界里好像只剩下两个人和几盏灯。林雨翔握紧拳,刚要张口,终于不幸,大坏气氛的事情发生了,Susan早雨翔一步,说:"有什么事么?没有的话我回家了?"

  林雨翔的勇气被吓得找也找不回来,竟摇摇头说"没事没事"。

  Susan围好围巾,对林雨翔莞尔一笑,跨上车回家。林雨翔呆在原地,又责任自己忘了说"路上小心"等温暖的话,不由双倍地后悔。酒劲又泛上来,想想不甘心,叫了路边一辆三轮摩托从另一条路赶往下一个路口。

  那小三轮尽管好像比林雨翔喝了更多的酒,东倒西歪的,但速度奇快,一路上街灯飞速往后退,只有风在耳边尖啸,宛若梦境。

  到了下一个路口,林雨翔背倚在街灯后,直想倒地呼呼大锤。同时他又要祈祷Susan发扬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精神,一条路直着走,不要创新出其它走法。

  远方谈雾里渐渐清晰出一个身影,林雨翔顿时高度警惕,几乎和路灯会为一体。突然那酷似Susan的女孩停下车来。林雨翔以为身影发现异样,大为紧张,恨不得嵌到灯杆里或拥有一身保护色。

  身影下车后往路边走,再仔细一看,那里蟋跪着一个乞丐。林雨翔平时虽然认为乞丐不去建设祖国四化而来讨钱很没志气,但是还是会给点钱的。但偏今天没看见,爱情果然使人盲目。

  那长发飘飘的身影半蹲在乞丐边上,掏出一点东西给乞丐,而乞丐则磕头不止,身影扶住乞丐,再把手套脱下来给他,说几句话后撩一下头发,挥挥手转身去推车。那撩头发的动作林雨翔再熟悉不过了,的确是Sll-sano

  此刻的林雨翔已经不想再去表白什么了,蟋在路灯后暗想谁追到了Susan谁就是最幸福的人。然后就希望susan不要发现他了,忙躲一团不知名长青植物后。自行车的声音渐远。不远处的乞丐目视Susan走远,然后盯住林雨翔看,以为是志同道合者。想那乞丐现在已是小康乞丐,所以并看不起林雨翔。林雨翔还看着Susan远去的背影发愣,转头看见那乞丐,是个残疾人,坐在一辆四轮平板小车上,心生怜悯,也想去献爱心,不料那乞丐站起来拎着小车拍拍屁股走了。

  这一夜林雨翔怎么样迷迷糊糊回到家里的已经不记得,只知道夜短梦却多,一个接一个像港台连续剧。做得正在剧情紧张部分时,被敲铁门的声音震醒。张开眼见是自己母亲回家。生母已经好久不见,今晚——今晨老母喜气洋洋,想必是赢了钱,人逢喜事精神爽,林母见儿子醒着,笑着问:"咦,我今天回来怎么见到街上都是学生?"

  林雨翔一听马上跳下床,一看表,叫完蛋了,要迟到了,于是为了集体荣誉,抛弃个人卫生,直冲门外。一路狂奔,到了校门,车子已经启动,想万幸,正好赶上。找到本班那辆车时发现上面能坐的地方已经坐满了人,只差方向盘上没人。老师自然指责他一顿,然后发了一个重要指示:坐隔壁班那辆车上。

  上了隔壁班那车,只见都是人头。导游给他措明方向,说还有一个加座,雨翔看过去,顿时气息不畅两眼发亮,靠加座的一旁就是Susan。Susan也发现了他,微微一笑,拿掉加座上的包。

  坐到那个位置林雨翔只觉得无所适从,又恨自己没搞个人卫生,偏偏造化弄人。问了好久才敢张眼看世界。Susan旁边的那个女生仿佛一个大探索家,喜欢和大自然抗争,只穿了一条短裤,脸上又惨白,在夜色的渲染下,能去吓鬼。susan只是很普通的衣着,但已经够把身旁那个衬得像鬼中豪杰。那女生一见林丽翔,顿时马屁横溢:"啊,你就是林雨翔吧!才子!"

  林雨翔恨不得要叫:"好!拿赏!"却只低下头说哪里哪里混混而已不如你身旁那位才女。

  此时车内一暗,气氛格外雅致。Susan轻声说:"林雨翔。"

  雨翔精神高度集中,差点说"到"。

  "你昨晚安全回家了?"

  "要不然我人还能在这儿吗?"

  "你怎么坐我们的车?"

  "没什么原因,最后一个上车已经没位置了。"

  "最后一个上车,这么伟大?"

  林雨翔大喜,想做人有钱福。说:"没你伟大。"

  "开玩笑。对了,你喝得——没事吧?"

  "没事,昨天一身酒气,不介意吧?"

  "不是实话,那酒味挺好闻的。"

  虽然这句话是赞扬酒的,但作为酒的消灭者,林雨翔还是很荣幸的。

  "昨天很冷,你回家有没有觉得冷?"林雨翔问。

  "还好。"

  "去南京车程多久?"

  "五个小时吧,现在才三点呢。外边真漂亮。"

  林雨翔扭头看窗外,见立交路上好几排路灯交织在一起,远方夜幕里几盏孤灯。林雨翔想这辈子算是和路灯结下不解之缘了。

  林雨翔要想一个话题,斟酌好久,那话题终于应运而出:"喂,Susan,你觉得你是个感性的人还是理性的人介

  Susan抿嘴一笑,说:"你是个性感的人吧?"

  林雨翔暗下说:"哪里哪里,你旁坐那个才性感呢!"嘴上说:"不好意思,酒后失言。"

  "哪里,我觉得你说得很对。我是个感性的人。"

  林雨翔已经想好了,无论Susan说什么,都要大夸一番再把自己归纳入内:"感性好!我也是感性的人!"说完变成感冒的人,打了一个嚏。Susan问:"你着凉了?"

  "没有没有,嚏乃体内之气,岂有不打之理?"林雨翔改编了一首诗来解释,原诗是:"屁乃体内之气,岂有不放之理,放屁者欢天喜地,吃屁者垂头丧气。"是首好诗,可惜无处发表。

  "这么凉的天,你只穿这么一点,不冷吗?"

  雨翔扫视身上挂的几件衣服,说一点不冷。就是指身上某个点不冷,其余地方都冷。

  林雨翔想起昨夜酒后作诗一首,上写:

  亲爱的为你使尽这杯酒
  醉了之后我就不会有哀愁
  什么都可以说
  只是别说曾经拥有
  那是懦弱的人骗自己的理由  

  亲爱的
  别说我不要
  别说分手
  伸出小指我们拉勾
  不说来世爱你
  来世我遇不见你
  来世我会爱别人
  今生只爱你已经足够

  这首诗是林雨翔一气呵成一气呵成的,烈酒劣酒果然给人灵感。想到以后忙拿出来给Susan看。Susan拿出一个小手电,读完以后问:"你写的?"

  "不,徐志摩写的。'"

  "我怎么没看见过?"

  "嗅,好像是戴望舒或柳亚子写的,写得怎么样?"

  "太棒了!"

  林雨翔大悔,想当初怎么就不说是自己写的,如今自己辛苦却给别人增彩,不值。

  Susan把诗还给林雨翔。问:"是不是说到感性了?"

  "嗯"

  "我想到以前我的一个语文老师——是女的——她刚从师大毕业,是我们学校最年轻的一个老师,她给我的印象很深,记得上第一节课时她说不鼓励我们看语文书,然后给我们讲高晓松——那个制作校园歌曲的。她第一节课给我们唱了《青春无悔》,说我们不要满足于考试之内的死的没用的东西、要在考试外充实自己,这样才能青春无悔。然后她推荐给我们惠特曼的书,小林多喜二的书,还有一本讲知识经济的,还有《数字化生存》,嗯——很多书,还带我们去图书馆。不过后来她调走了,因为我们班的语文在全年级里是最后一名,能力很高,成绩很差。后来校长说她不适宜于教师工作,教育手段与现在的素质教育不符,放纵学生不吃透课本,体会什么段意中心。后来她走的时候都委屈得哭了,说教育真的不行了,然后再给我们唱《青春无悔》。其实现在中国教育不好完全不是老师和学校的问题,是体制的问题。到现在我~听到《青春无悔》就会想起那位老师,真的。"

  林雨翔听得义愤填膺,恨不得跳下车跟开在最前面的凌志车里教育局的人拼命。问:"那理性的人呢?"

  "嗯——理性的人会把《青春无悔》里每一句话作主谓语分析,然后出题目这个字加在这里好不好,删掉行不行。"

  "言之有理。那首叫《青春无悔》的是谁唱的?"

  "老狼和叶蓓,高晓松的词曲。"

  "唱给我听一听好吗?"

  "嗯,现在车上有些人在休息,不太好吧,我把歌词给你看,努,在这儿。"

  林雨翔在飘摇的灯光下看歌词,词的确写得很棒。

  开始的开始是我们唱歌一
  最后的最后是我们在走
  最爱的你像是梦中的风景
  说梦醒后你会去我相信
  不忧愁的脸是我的少年
  不诚惶的眼等岁月改变
  最熟悉你我的街已是人去夕阳外
  人和人相互在街边道再见
  你说你青春无悔包括对我的爱恋
  你说岁月会改变相许终身的诺言
  你说亲爱的道声再见
  转过年轻的脸
  含笑的带泪的不变的眼
  是谁的声音唱我们的歌
  是谁的琴弦烧我的心弦
  你走后依旧的街
  有着青春依旧的歌
  总是有人不断重演我们的事
  都说是青春无悔包括所有的爱恋
  都还在纷纷说着相许终身的诺言
  都说亲爱的亲爱永远
  都是永远年轻的脸
  永远永远不变的眼

  "好!写得好!不知曲子怎么样。"

  "曲也不错。你看这首,也很好听。"

  "是《模范情书》吧?'我是你闲坐窗前的那棵橡树',好比喻!"林雨翔暗想老狼真是不简单,摇身就从哺乳类动物变成植物。

  Susan把食指轻放在唇上说:"不要说话了,别人正在休息,你也睡一会儿吧。"

  林雨翔点点头,想Susan真是体贴别人。于是往靠背上一靠,轻闭上眼睛。林雨翔没有吃早饭,肚子奇饿,又不好意思拿出面包来啃。此时的夜就像面包一样诱人。Susan已经闭上了眼,和身旁那个像《聊斋志异》里跑出来的女生合盖一条小毯子,使得林雨翔的爱心无处奉献。

  此时林雨翔的饥饿仿佛教改的诺言,虚无缥缈模也摸不着边。实在睡不着只好起身看夜景。这时林雨翔的心中突然掠过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偷看一眼身边的SU-san,月光像面膜一般轻贴在她脸上,嘴角似乎还带笑,几丝头发带在后边,是歌词里那种"撩人心弦"的境界。

  林雨翔觉得受不了她表里如一的美丽,又扭头看另一边的窗外。

  可林雨翔觉得在车子上坐得并不安稳。徐匡迪就曾料到这一点,说"上海到,车子跳",那么逆命题是出上海车子也要跳。这车正过一段不平之路,抖得很猛。然后灯火突然亮了许多,想必是要收费了。只听到后面"哗——咯"一声,林雨翔以为自己班的车子翻了,转头一看,大吃一惊,是一辆货物装得出奇多的货车。那卡车如有神助,竟把货堆得高大于长,如此负担重的车想来也是农村的。其实这种结构早有典故,一战时的英国坦克怕路上遇见大坑,所以背一捆木柴,好填坑平路。估计卡车司机也是怕路上猛出现大洞,才防患于未然。跳过不平路,巨响渐息。林雨翔再往后一看,叹服于那卡车居然还体型完整,还有轮子有窗的。

  车子到南京的路仿佛古时文人的仕途,坎坷不已。开了一段后又要停下来收费,司机口袋里的钱命中注定飘泊无家。

  然后导游给司机一包烟,要其提神,司机的手挣扎不已,说不要,但最终打不过导游的手,缓缓收下,塞一支在嘴里。一时车子里有了烟味,前面一些不知大自然力量的小子大开车窗,顿时一车人醒了大半,都骂要一关窗。

  林南翔忙去送温暖,说:"你冷不冷,穿我的衣服吧。"

  susan摇头说不冷。

  这时车内一个女孩站起来倡议:"我们唱歌好不好?"

  "好吧。"

  "我先给大家唱一首《闪着泪光的决定》!"

  "好!"

  "献丑了!"

  说完那女孩扯开嗓子就唱。不过这社会上说话这么像那女孩一样讲信用的人已经不多见,说献丑果然献丑,调子走得七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唱着唱着她开始亢奋,手往旁边一挥,这一扯仿佛把音阶给扯平了,唱歌像说歌。

  一曲毕,林雨翔看看身边的Susan还健在否,然后说:"怎么这么难听。"

  "不要说人家,她也是为大家助兴嘛。哎,林雨翔,你饿不饿?"

  "还好。"

  "吃点东西吧,'好丽友'什么的,我看你饿了。"

  林雨翔大惊,想"饿"这个抽象的东西居然能被Su-san看出来,真是慧眼。此时Susan给他一块,林雨翔推辞一下忙收下了,感激涕零。只是在心爱的女孩面前吃东西似乎不雅,况且"好丽友"像小汉堡似的一块,更是无从下口。只好东咬一小块西咬一小块。突然想到一本书里写到女孩子最讨厌男的吃东西的方式是两种,一种是"猫吃式",东玩玩西舔舔,太文雅;另一种是"蛇吞式",一口一个,饥不择食,石头也下咽。太粗暴,都给人以不安全感。况且毛主席教导我们"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于是林丽翔猛咬一口,不多不少,正好半个。

  Susan问他:"很饿啊?"

  林雨翔刚要开口,突然发现自己的食道志大量小,正塞得像麦加大朝拜时发生拥踏悲剧的清真寺门口,一时痛不欲生,憋出一个字:"不"。

  稍过一会儿食道终于不负口水的重负被打通,想这等东西真是容易噎人,还有剩下的半个要另眼看待小心应付。susan又把硕果仅存的几个分给周围同学,还叫他们给老师带一个。林雨翔暗想Susan真是会摧残人民教师。不过今天的老师特别安静,一言不发,也不控制局势,想必因为教师虽是太阳底下最光荣的职业,不过到月夜底下就没戏了。难怪教师提倡学生看社会的光明面而不看阴暗面。生存环境决定一切嘛。

  然后引来周围的人在车上聚餐。虽然没有肴撰重叠的壮观,但也够去伊拉克换几吨石油回来。此时前座往后递了一个形状匪夷所思的东西,林雨翔拿着它不敢动口,Susan说:"吃啊,很好吃的。"林雨翔马上对那食品露出相见恨晚的脸色。

  此时susan旁座吃入佳境,动几下身子,一股粉尘平地升仙。林雨翔闻到这个,觉得此味只应地狱有,人间难得几回尝。突然一个喷嚏卡在喉咙里欲打不出,只好抛下相见恨晚的食品和Susan,侧过身去专心酝酿这个嚏。偏偏吸入的粉不多不少,恰是刚够生成一个嚏而不够打出这个嚏的量,可见中庸不是什么好东西。雨翔屏住气息微张嘴巴,颈往后伸舌往前吐,用影视圈的话说这叫"摆POse",企图诱出这个嚏。然而世事无常,方才要打嚏的感觉突然全部消失,那嚏被惋惜地扼杀在襁褓之中。

  Susan说:"林雨翔,怎么一直不说话?今天不高兴?"

  "嗅,很高兴。"

  一车人在狭小的空间里过着吃了睡睡了吃的生活,直到天边稍许透出一点微亮,车里才宁静了一些。林雨翔隐隐看到远方还宠在雾气里的山,十分兴奋,睡意全无。忽然又看见一座秃山,想这个时代连山也聪明绝顶了,不愧是在人性化发展中迈出了一大步。于是他想让Susan一起观山。往旁边一看,见Susan好像睡着了,睫毛微颤。而手很自然地垂在扶手之下,距林雨翔的手仅一步之遥。男人看见这种场面不起邪念的就不是男人,况且那手就如人面人心一样动人,资深和尚见了也会马上跳入俗尘,何况林雨翔握吧,不敢,不握吧,不甘。思想的斗争丝毫不影响行动的自主,林雨翔的手此刻大有地方政府的风范,不顾中央三令五申,就是不住向前。

  正当千钧一发之际,车嘎然停下。导游叫道:"前面是个免费的厕所,三星级的,要上厕所的同学下车!"

  Susan醒来揉揉眼睛,说:"到了?"

  林雨翔大叹一口气,两只沁出汗的手搓在一起,愤然说:"到了。"

  "到南京了?"Susan问。

  "不,到厕所了。"

  "不是说去南京吗?"Susan一脸不解。

  林雨翔发现聪慧的女孩子犯起傻来比愚昧的女孩子聪慧起来可爱多了。

  Susan忽然醒悟过来,吐一下舌头,说:"不好意思。我是不是很笨?"

  "有一点点。"

  "下去吗?"Susan问。

  "下去走走吧。"

  "我不了,外面很冷。"

  林雨翔刚才还以为Susan邀请一起去厕所,不料到头一场空。但话已出口,就算没事也要下去受冻。车里已经去了一大半人,留下的人很容易让人怀疑内分泌系统有问题或是就地解决了。

  车下的一大片空地不知是从何而来,雾气重重里方向都辨不清楚,几辆车的导游沉寂了好多时候,见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亢奋不已,普度众生去厕所。昏昏沉沉里看见前面一条长队,知道那里是女厕所。这种情况很好理解,假使只有一个便池,十个男人可以一起用,而两个女人就不行。厕所边上有一家二十四小时服务的小店,里面东西的价钱都沾了厕所的光,通通鸡犬升天。林雨翔想买一瓶牛奶,一看标价十二元,而身边只有十块钱,痛苦不堪。最后决定抛下面子去和服务员杀价。林母杀价有方,十二块的牛奶按她的理论要从一块二角杀起,然而林雨翔不精于此道,丝毫不见能把价给杀了,连伤也伤不了:"叔叔,十块钱怎么样?"

  林雨翔以为这一刀算是狠的,按理不会成功,所以留了一些箴言佳句准备盘旋,不想服务员一口答应,林雨翔后悔已晚。抱着一瓶牛奶回车上,顿觉车子里春暖花开。

  此时天又微亮一些。林雨翔往下一看,停了一辆县教委的林肯车,不禁大为吃惊,想这类神仙竟也要上厕所。再仔细往里一看,后排两个神仙正在仰头大睡。林肯果然是无论做人做车都四平八稳。电视台已经开始日出而作了,镜头对着女厕所大门。林雨翔仿佛已经听到了几天后如此的报道:"学生们有秩序地排队进入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好久车子才启动。

  路上只觉得四周开始渐渐光明。教育局的车子好像畏惧光明,不知跑什么地方去了。两边的远山绿水比钢筋水泥有味道多了,可惜这山与爱国没有联系。林雨翔突然想如果能和Susan携手在山上,那——不由转过头看Susan,Susan淡淡一笑,扭头看窗外。

  第二天清晨,林雨翔睁开眼看天花板。昨天爱国的内容可以忽略不计,记忆止于到南京后与Susan分别那里。这次出游只在记忆里留下了一个好老师,一首叫《青春无悔》的歌,一个快要握到手的遗憾,一个像设在冥界的厕所,几座青山,几条绿水,几间农舍,最直接的便是几只板鸭。

  过一会儿林雨翔接到一个电话,他"喂"了半天,那头只有游息缕缕。

  "喂,是林雨翔吗?我是——"

  林雨翔一听到这个声音,心像掉在按摩器上,狂跳不止。Susan约他一小时后大桥上见。林雨翔喜从天降,连连答应。接下来的时间里林雨翔像花木兰回到老家,梳妆打扮不停。计算安了时间以后要了一辆三轮车过去。车夫年事已高,和三轮车一起算怕是已到期顾之年。他上桥有点困难,骑一米退三米。林雨翔怕这样下.去,不多久就可以回老家了,忙说算了,下车给了钱后往桥上跑。看着天高地阔,心情也开朗明媚,想应该是去郊游谈心。他正琢磨着怎样才能将心迹袒露得像高手杀人后留下的痕迹般不易让Susan察觉。突然一惊,看见Susan已经站在桥上,微风吹过,头发微扬。

  "昨天睡得好吗?"Susan问。

  "好——好!"林雨翔不敢正视,默着一江冬水向东流。

  Susan没说什么,从地上捧起一叠书,调皮道:"'哎哟,好重啊——"

  林雨翔要过去帮忙,Susan把书往他手里一交,说:"好了,这些都是我做过的习题——别笑我,应试教育嘛,没有办法,只好做题目了。记住嗅,对考试很管用的,有的题目上我加了五角星,这些题目呢,要重视嗅,为了进个好一点的学校,只好这样子了,做得像个傻瓜一样,你不会笑我吧?那——我走了,再见——"

  说完拦了一辆三轮车,挥挥手道别。

  林雨翔痴痴地站在原地,想还谈心呢,从头到尾他一共说了一个"好"字。低头看看手里一叠辅导书,惊喜地发现上面有一封信,激动得恨不得马上书扔河里信留下。

  你好。前几封信我都没回,对不起。别跟教育过不去,最后亏的是你。这些书可以帮你提高一点分数。你是个很聪明的男孩子,相信你一定会考取市重点的。愿我们在那里重逢。

  林雨翔看过信大为吃惊,自己并没和教育过不去,只是不喜欢而已。他只属于孟德斯鸠式的人物。不喜欢教育,但思想觉悟还没到推翻现行教育体制的高度。因为一旦到这个高度他马上会被教育体制推翻。

  雨翔拿着信想,愿望是美好的,希望是没有的。林雨翔现在正繁华着,并不想落尽繁华去读书。他不知道许多时候"繁华落尽"就仿佛脱衣舞女的"衣服落尽",反能给人一种更美的境界。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