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中国名著 >> 三重门>>正文
第九节
  第二个讲话的是体育组教研组长刘知章,这人不善言谈,上场后呆头呆脑直冲台下笑:

  '我说些实际的话,成绩要靠训练,过会儿五点钟训练,每天早上六点也要训练,早晚各一次训练,其他时间自己安排,晚上九点前要回寝室,回寝室点名,早点睡,不要闹,注意身体,不要乱跑,好了,就这些话,五点钟集合。"

  这几句话众人每句用心听,漏掉一句上下文就连不起来。站在一旁的钱校长心里略有不快,稍息式站着,十只手指插在一起垂于腹下。不快来自于刘知章的卷首语,照他说的推理,自己说的岂不是不实际的话?钱校长坚信自己的话都是实际的话,只是长了点。就仿佛布雷内斯山脉两侧的巴斯克族人,虽然不爱说谎,却喜欢说废话,废话不是不实际的话。钱校长推理半天,艰难借得外国民族圆了说法,为自己的博识强记折服,心里为自己高兴。他想学生想不了那么深远,脸上表情一时难摆,不知要笑还是不笑,弄不好还让学生以为学校内部闹矛盾,故大步奔向刘知章与他寒暄,借形体动作来省略表情。

  散会后,雨翔随胡军他们回寝室换衣服训练。~想到要训练,雨翔不由为自己的前途担忧,宽慰自己道:雨翔别怕,十个里有五个是假,你一定能跑过他们!这番自我暗示作用极大,雨翔刹那间感到自己天下无敌。

  胡军是跳远的,先走了一步。余雄和宋世平约而翔一起走,雨翔问两人到底是不是跳远队的,余雄大笑,一拍雨翔的肩,拍得雨翔一抖,宋世平见余雄在笑,无暇说话,替余雄说:"我们两个是长跑队的。"

  雨翔惊异两个人腿与身体的比例早已超过青蛙,不去跳高真是可惜,这种腿去长跑,怕跑一圈不用迈几步,兴许余雄一步要抵雨翔三步。这样一来,雨翔又要退后两名,真是人不可腿相。

  操场上已聚了一些人。刘知章等在操场上,给体育生指明教练。雨翔的长跑队教练就是刘知章。刘知章第一天的第一堂课就是原地跳五百次。

  林雨翔数学不佳,跳五百次体力尚能够支撑,但脑力却不济,数到四十后面全部乱套。六十后面是五十。跳过一百,小腿有点僵,再跳一会儿,小腿适应了,倒是头颈有点酸,雨翔边跳边奇怪怎么酸得不是地方,跳完五百次,长跑队五个人全瘫在地上。雨翔这才发现本届高一长跑特招生就三个,即他本人,余雄和宋世平。另外两个是高二的学生,这两人边跳边谈英超比赛,以表示对新体育生的蔑视_

  第二个项目是测一个一百米,测完后解散。余雄百米跑了十一秒九,刘知章赞扬不断,宋世平十二秒八。刘知章对其点几个点。雨翔看人挑担不吃力,他看余雄的速度不过如此,不想自己跑时心里尽是力气但落实不到腿上,两只腿就是加不快频率,结果跑了十三秒二,脸面全部丢光。刘知章帮雨翔纠正一次跑姿,道:"我是个直话直说的人,出钱进来的吧?不过你的体型挺适合长跑,以后多练练,兴许会出点成绩,去吧!"

  雨翔听完,觉得刚从地上抬起来的面子又丢尽了,他原本想保这个秘密三年,不料第一天就被拆穿,吓得不敢久留,追上往寝室走的余雄和宋世平,还没开口就被宋世平反将一军:"怎么?跑得不够快,挨骂?"

  雨翔撒个谎,道:"我的脚伤了,跟他说一声。"

  余雄一笑,把上衣脱了,团在手里,对雨翔说:"今晚有什么打算?'

  雨翔一听到"今晚",心里涌上一阵孤寂,"今晚"对雨翔而言是一个压抑在胸口的未知数,盛夏的校园固然美,但依然像个囚牢,囚牢再美也只是个囚牢,雨果堂要再过半个月才开放,连晚饭都像中世纪的秘密宝藏不知在什么地方。

  洗完澡余雄要去吃肯德基,宋世平说这种偏远之地不会把山德士上校引来,还是随便找个地方解决一下。寝室走到校门口要十来分钟,夏日的傍晚是最美的,雨翔在市南三中那条大路上走着,边看夕阳边叹它的美,他本想让来世平和余雄一起看,可两人正在争论李若彤和赵雅芝谁漂亮,恶战下来,结果仍是没有结果。雨翔也懒得惊动两人,遥望北方那片天突发奇想:也许清华园正在云下。走出市南三中的校门是一条空旷的马路,马路边上小吃店零星有几家,宋世平饿得像狗扑食,就近挑了一家"夜不眠"餐厅。

  雨翔一看"夜不眠"的招牌,觉得好像见到过,想起时把自己吓一跳。当初梁粹君就栽在上海"夜不眠",莫非这黑店生意兴隆又开了分店?不及多想,雨翔被宋世平拖了进去。他呆坐在位置上回忆往事——梁梓君也真是,一个暑假电话都不来一个。还有Susan也不知怎样了,消息都没有。

  宋世平推几下雨翔,盯着他笑道:"想你马子?"

  雨翔对这个词很厌恶,说:"什么马子?"

  宋世平咬几下牙签道:"你真是上啊!马子就是姐夫!"

  雨翔更听不懂,问:"什么,'马子就是…··'?"

  宋世平道:"你也真是笨,女朋友英语怎么念来着?"

  Bonne_Ie啊。"

  来世平一听挥手说:"你肯定搞错了,换个。"

  "那只有Girlfriend了。"

  "对了嘛,什么,'剥拿阿秘',Girlfrind就是了嘛!"

  "那又——"

  "你又不懂了,Girlfriend由哪两个词组成?"

  "Girl和Friend"

  "对了,取每个字第一个字母呢?"

  "GF"。

  "念一遍,快一点,像姐夫了吗?"

  雨翔一念,果然"姐夫"兴趣被勾起,笑个不止。宋世平又遭:"再教你一个。知道什么叫'上世界杯'吗?"

  "什么——上…"

  '称又不懂了,'世界杯'英语里怎么念?"

  "Worldcup啊。'

  "对了,各取一字母。"

  "对了嘛,上世界杯就是上厕所的意思步!"

  雨翔趴在桌上笑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他不想英语被砍头去尾后还有这么多用处。

  点的冷面很快送了上来,但这冷面比钢水凉不了多少,三人边吹气边吃。雨翔想起刚才的英语新解,喷了几次面。来世平洋洋得意,小调哼个不停。余雄是个少言的人,一心一意在吃面。朋友相聚最快乐就是饭前,最尴尬是在饭后结涨,各付各的未免太损感情,但往往就这么憋着等愿付账的救世主出现。雨翔把面吃到大结局时墓地放慢速度,宋世平也在调戏最后几根面。余雄一拍桌子道:"我请了。"宋世平马上感激涕零,说大哥真有气度,小弟自叹不如。店主借机狂斩,每碗面收了六块钱。

  三人同行在校门口的马路上,而且不敢拐弯,惟恐迷路。

  雨翔笑过后又重新沉默,空荡的大街助长了隐藏在心里的孤独,三人一起走却没话说,像三具干尸,宋世平被余雄所感动,打破沉默,一个劲追问余雄的身世。余雄被问得受不了,透露说他爹几年前死了,母亲再嫁个大款,就这么简单。

  宋世平再要问个详细,问不出来索性在原有事件基础上续貂,说被后父虐待,每天追着余雄打,才把余雄的速度追得那么快。

  余雄叫来宋世平别说了,宋世平收住嘴转而打听雨翔底细,雨翔被逼得无奈,说自己是孤儿,宋世平自讨没趣,不再说话。

  这条路柳暗花明,尽头竟有一家大百货店,难怪路上行人稀少,原来都聚于斯!雨翔进门就是一阵扑面而来的凉。找到空位置后,余雄说要喝酒,吓得雨翔忙要了一林果汁证明自己清白。宋世平说一个人喝酒易醉,为了表示对余兄的爱护,所以也决定会身相助,曲线救国,跟他一起喝。

  余雄买来两听啤酒,边喝边抒心中大志,把雨翔衬得像个姑娘。两人虽然举杯邀不到明月,但"对影成三人"的条件是符合的,只是美中不足其中之一正在喝果汁。余雄显然不善酒,半听下肚已经眼神乱飘,拉住而翔的手叫他喝酒,雨翔正在享受"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快乐,推说肚子痛。余雄手一挥说:"不管他,我们喝我们的。"然后一口一口往嘴里灌酒,但不敢一下子咽下去,把酒含在口里让肠道有个准备,决心下定后方才闭眼吞酒。

  宋世平喝酒像猫咪舔牛奶,每次只用舌尖沾一些,见余雄不行了,凑上去套话:"你的女朋友呢?"

  余雄勾住宋世平道:"我要传授你一些经验,这个东西不能全心全意,要……要三分真心,七分退路。"

  宋世平隐隐约约听出这乃是遭受失恋重创男人的悲观之话,又要去套其背后的内容,不料余雄推开他,道:"这个我不说,你自己想,妈的,困死了,几点了2"

  十二点十分。"

  "差不多了,去市南三中睡觉。"余雄揉几下眼说。宋世平想来日方长,再问不迟。三人一出门,一股热浪顿时从四面八万包来,又把三人通了进去。雨翔忧心忡忡地说:"今晚怎么睡!"宋世平的目光比老鼠更短,道:"今晚的事今晚再说!现在要回去。"三人再憋足力气,数一二三冲了出去。门外极闷热,雨翔觉得每根汗毛都在燃烧,问:"怎么回去?"

  宋世平想出一个饮鸩止渴的办法:快跑回市南三中,跑的过程中会很凉快。雨翔笑宋世平想问题像遇到危急情况把头插在沙里的驼鸟,顾前不顾尾。讨论到最后,三个长跑特招生都懒得跑,路边叫了一辆机动三轮车。

  雨翔轻声问宋世平:"这么小的车坐得下吗?"这句话被车主听见,忙一拍三轮摩托车说:"怎么不行,里面可大呢!别说三个——"车主本想说哪怕三十个也塞得下,一想这个牛吹得像一个嚏打掉一个克里姆林宫一样不合实际,改口道,"就算四个,也是绰绰有余!"雨翔惊叹他会说"绰绰有余"这个成语,当是一个下岗知识分子,同情心上来,劝宋世平说:"将就将就!一定坐得下!"

  余雄第一个坐进去,就占掉其一半的空间。宋世平马上爬进去,堵填剩下的另一半。车主见这样要拉下一个,忙去指挥调度,教来世平和余雄怎样节约占地面积,两人照车主教的收腹缩脚提腰,竟无中生有省下一块空地。雨翔猫腰钻了进去,三个人手脚相绕。仿佛酒精灯的灯芯。车主怕三人反悔,忙把车子发动了,表示生米已经煮成熟饭。

  车主问:"要从哪里走?"宋世平不知道这话的厉害,中计道:"随便,只要到市南三中就可以了。"

  车主闷声不响开车。宋世平第一个发现方向不对,偷偷告诉雨翔。雨翔没想深奥,安慰宋世平条条大路通市南三中。那三轮摩托车几乎把县城里的所有街道都开一遍才慢悠悠找对方向。雨翔直催车主,说只剩十多分钟,车主道:"保管你够时间!"嘴边一笑,边开边唱。

  余雄一开始端坐在中央,突然头往宋世平肩上一靠,宋世平当余雄死了,不住捏余雄的皮,余雄嘴巴动几下,证明自己还活力犹存。宋世平拍几下雨翔轻声说:"你听他嘴巴动了像在说什么,听听!"

  于是雨翔把耳朵贴在余雄嘴边,只听余椎动嘴不出声,宋世平再拍他几下,雨翔终于听出个大概,说:"他在说什么'小爷'还是'小野'。"这时车子经过一块砖头,猛跳一下,余雄睁开眼说:"快到市南三中啦?"这个问题雨翔和宋世平无一能回答。余雄又推开来世平的手说:"天太热了,大家分开点。"

  宋世平给金雄一个神秘的笑。问:"小野是谁?"

  余雄一听,嘴巴本想张大,再问宋世平怎么知道,一想还是不说好,嘴唇颤一下,反问:"小野是谁?"

  宋世平以为听错,摆摆手说算了。

  三轮摩托停下来,车主下车道:"市南三中。"雨翔跳出车吃了一大惊,想明明出来时是向西走的,而这辆三轮车的停姿也是车头向西。

  车主伸出两个指头晃一晃,说:"二十块。"

  宋世平怒目道:"这么点路程……"

  车主想既然生米已经不仅煮成了熟饭,而且已煮成了粥,砍几刀不成问题,理直气壮道:"你看我跑了这么多路,油钱就花掉多少?"

  雨翔接话道:"这是你自愿多跑的路。"

  车主当市重点学生好骗,头仰向天说:"你们又没叫我怎么走,这么晚了,你们哪里还拦得到车?亏得有我,别说了,爽气点,二十块摸出来。"

  金雄道:"你一一一一*-一说一遍。"

  车主道:"有什么好讲,快交H十块啊,想赖掉?乘不起就别乘,自己跑回来。"

  余雄掏掏耳朵说:"什么?你说一遍。"

  "你干什么?"

  余雄瞪车夫一眼,左臂一挥,一拳横扫在载客的铁皮厢上,"吮"一声,四个凹印,然后把指关节弄得咋咋作响,笑一声说:"你一一一一*xH说一遍。"

  车主吓一跳,想自己的身体没有铁皮硬,今天倒霉,碰上一个更黑的,但又不愿马上放弃让自己脸丢光,像一个人从十层楼掉下来,自知生还无望,最后要摆几个动作,使自己不至于死得太难看。车主的语气马上像面条放在沸水里:"这,你干什么要打坏我的车,大家好商量。"

  余雄向前一步,一字一顿道:"你——再说一遍!"

  车主大恐,生怕车上会有八个凹印,把前一句话也删掉了,再加个称谓,道:"小兄弟,大家好商量。"

  余雄在口袋里掏半天,掏出一枚一元钱的硬币,两只手指捏着在车主眼前晃一圈,扔在他的手里,对雨翔和宋世平说:"走。"雨翔脑海里竟有梁梓君的影像掠过,呆滞几秒后跟余雄进了市南三中的大门,宋世平夸:"好你个余雄,你没醉啊,我真是崇拜死你了。你手不痛?"

  余雄揉揉他的左手,说:"废话,当然痛。"

  宋世平说:"你刚才那几句话就杀了那老秃驴的威风,你不像是混饭吃的。"

  余雄微微一笑,把自己扮得像神仙中人,说:"哼我当年……"

  宋世平想听"当年"怎样,不料下面没有内容了。雨翔告诉宋世平:"别问了,当年他肯定是老大。"

  市南三中的夜十分恐怖,风吹过后不仅草动,树木都跟着摇曳,地上千奇百怪的树影森然欲搏人。但恐怖无法驱散内外的热气,雨翔不禁抱怨:"今天热成这样,怎么睡呢!"

  宋世平要回答,突然身体一抖,手指向前方说:"看,人影!"

  余雄林雨翔循指望去,果然五个黑影在向体育室潜伏,手里都拽着一个长条。余雄一惊,飞奔过去,五个"夜行军"人察觉到了,停下脚步看半天,笑着说:"你扮鬼啊,高一新生怎么都跑在外面吓人。喂,朋友,热成这个样子你也去寝室,脑子烧坏啦?跟阿拉体育室里挤~挤,那里有空调。"

  余雄摆摆手退后说:"谢了,我们再说吧。"

  宋世平要睡体育室里,余雄道:"你热昏了,三中的校现多严你知道吗?你想处分?忍一忍,走。"

  宋世平依恋不舍地向体育室门口望儿眼,一个影子正在爬门。雨翔忍住心中俗念,跟余雄一起走向寝室。

  到了寝室门口,十几个人正带着席走出来说里面太热,听者有心,宋世平更叨念要去睡体育室。余雄冷冷道:"你忍不住你去睡。"

  雨翔左右为难不知要睡哪里,最后人本性里的懦弱战胜了贪一时之乐的欲望,决定跟余雄去受罪。两个人像大灾难时的救世英雄,逆着大流向前走。宋世平也折回来说好友有难同当,来遮掩自己的胆怯。

  寝室大楼人已散去一大片,只剩几个人坚守岗位,时不时发出几声怪嚎,回声在大楼里飘荡。三人回了寝室,洗刷完后躺在席上,强迫自己睡着。三人连话都不敢说,此时最小的动作都会引发最大的酷热。宋世平忍不住又去擦了一个身,回来后问:"你们有谁睡着了?"

  "屁话,睡着都被你吵醒了!"

  "余雄,你呢?"

  "你说呢?"

  "你们两个都没睡着?"

  "废话。"

  "那我们一起去体育室睡吧,那里有空调,想想,空调啊!"

  "你要去你去。"

  "现在去也晚了。"

  "不如你们两个到阳台上来聊聊天吧。"

  雨翔第一个起床,冲个凉后上了阳台。余雄也英雄难过高温关,爬起来搬个椅子坐在阳台门口。雨翔望着星空,说:"其实我不想来这里,我也没想到会来这里。"

  宋世平一脸不解,说:"这么好的人人要进来的学校,你还不想进?"

  雨翔苦笑道:"不过也没有办法,既来之则安之,没爸妈管着,一帮同学住一起也挺开心的。"

  余雄在暗处笑几声。雨翔惊异于他在这么热的天竟能发出这么冷的笑,刨根问底要把这个笑解拆掉,问:"笑什么!"

  余雄问他:"你以前没住过寝室吧?"

  雨翔答没有。金雄再发一个冷笑,道:"是啊,你刚来,觉得什么都新鲜。你看着,刚住过去一个礼拜保你每个人礼让三分宽宏大量。过久了你看着,骂你碰他床的,阻他路的,用他水的,哎哟,这才是对了。"

  雨翔不信,说:"我看学生小说里的……"

  余雄打断说:"你连这个也相信?那些浅的文章是浅的人写出来的,叫'美化',懂吧。"

  雨翔死守观点,说:"大家让一下就没事了。"

  余雄道:"让?谁让?人的本性是自私的。"

  宋世平一个人置身话外,心有不甘,要体现自己的存在,激余雄说:"听你的话,好像你住过宿舍似的。"来世平只等余雄叹息道:"其实我也只是想象,被你看出来了!"不想金雄说:"是啊,我住过,小学以后我在体校念书,住三年了。"来世平事与愿违,本想这话像武侠小说里的断龙石,不料被余雄当成踏脚石,一下子热情被扑灭,眼里写满失望。

  余雄由宋世平帮忙承上启下后,滔滔不绝道:"我刚去体校那会儿,大家过得挺顺。后来就开始大家计较了,用掉别人一点热水就会拳来脚往的,人是这样的。"

  雨翔仍对集体生活充满憧憬,道:那时候是你们人小,不懂事吧,进了高中也许就不一样了。"

  余雄摇摇头道:

  "也许会,但懂事只是指一种克制,不让自己的本性露出来,本性终究是本性,过久了就会自己露出来。"

  雨翔为余雄的话一振,想余雄这个人不简单,看问题已经很有深度,不像美国记者似的宋世平。雨翔对余雄起了兴趣,问:"你怎么会去上体校的?"

  余雄道:"我小的时候喜欢读书,想当个作家,但同时体育也不错,被少体校一个老师看中,那时亚运会正热,我爸妈说搞体育的有出息,以后——可以赚大钱,就把我送去少体校,就这样了。"

  雨翔拍马屁道:"难怪你的话都不简单,现在还要当作家?"

  不等余雄回答,宋世平在一旁拍马的余屁:"真的很不简单!"

  余雄思索一会儿,道:"现在难说了,大概不想了吧,不想了。"

  宋世平又是一脸失望,他本想马屁新拍,无奈余雄说了这么一句丧气话,弄得他有力无处拍,只好手掌扇风说:"好热啊。"

  这话提醒了本来忘却了热的余雄和雨翔,顿时觉得一股奇热袭来。热不能耐下,雨翔大声道:"你是看破红尘了四日!"

  余雄说:"怎么叫'看破红尘',我看不起那种悲观的人,所谓看破红尘就是把原本美好的红尘看成了破烂!"

  雨翔笑着拍手,说:"好,好!"拍几掌觉得这句话似曾相识,但肯定不是名人名言,因为名人是说不出这种一语破天机的话的。仿佛以前谁说的就在脑子里的一个显眼处,但偏偏又找不到。雨翔用出吃奶的力气想,但"想"这个东西是加二十分蛮力也无济于事的。不想时自己会自动跳出来,要想时却沓无音讯,但正因为曾经"自己自动跳出来"过,所以雨翔不愿放弃努力。这种体验是很痛苦的,要想的东西往往已经到了舌尖却说不出口,仿佛自来水龙头口那一滴摇摇欲坠却又忽长忽短坠不下来的水滴,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只好任它悬在那里。

  正在雨翔的思绪前不着村后不挨店时,突然"想通了",这种爽快如塞了半天的抽水马桶突然疏通,闻之也令人心旷神怕。雨翔想起一开始说那句话的人是梁梓君,是梁梓君一次开玩笑时当成语曲解告诉雨翔的。

  雨翔心疾自愈,但一想到梁梓君,脸上就笑不起来。余雄也叹一口气,那口气为夜谈收了一个尾,三人趴在阳台上不知何时睡着了。

  第二天雨翔第一个被痒醒。阳台外面有些风,这风十分难得,吹散了他心里的一些忧郁。雨翔突然想起要训练,把其余两人叫醒,再看时间,佩服自己醒得恰到好处——还差二十分钟。第一次在异地醒来,雨翔有点落寞的感觉,觉得许多事情无所适从。洗脸的池子太低,弯腰时在家里习惯了,往往要撞水龙头;洗脸和洗脚的毛巾也时常放错地方;走路常和屋子里的摆设过不去,如人无人之境,撞得桌仰椅翻也已不下两次,一切都乱了。

  三人出寝室大门时外面已经细雨绵绵,宋世平说:"太棒了,不用训练了!"余雄白他一眼说:"想得美,下雨照练。"慢跑到操场,刘知章正站在跑道上,手持秒表道:"昨天热,辛苦了,我向学校反映,他们终于肯开放体育室。今天记者来采访,大家照练,采访到谁,别说空话大话,有什么说什么。好,慢跑两圈!"慢跑到一圈,操场旁杀出一个扛摄像机的人,镜头直对雨翔,雨翔浑身不自在,欲笑又不能,只求镜头挪开。摄像师瞄准了一会儿后又将镜头对着市南三中的建筑,亏得胡适楼不会脸红,让摄像师从各个角度拍遍。随后同摄像师一起出现一个记者,那记者像刚出炉的馒头,但细皮嫩肉很快经不住初升太阳的摧残,还没做实际工作就钻到轿车里避暑,她在车里见长跑队两圈跑完在休息,伺难时机赶过去采访。

  宋世平故意坐在最外面,记者跑来第一个问他:"你们对暑假的训练有什么看法?"宋世平不假思索,张嘴要说话,记者一看趋势不对,轻声对宋世平说:"等等,摄像师说开始就开始。"然后对摄像师打个手势,自己说:"开始!"宋世平刚才想说的话现在一句也找不到,竟支吾道:"这个——它能提高……我的……体育成绩,使我进步。"女记者表示满意,谢过后走到刘知章面前,问:"老师您好,您也十分辛苦,要冒着酷暑来组织训练,您有什么话要对我们的观众朋友说吗?"刘知章用夹生的普通话说:"这个嘛,训练在于长久,而不在于一时的突击。今年的体育生质量比往年好,他们也太辛苦啊!"

  女记者放下话筒,思忖这些话好像不对味,咀嚼几遍后找出问题之根源,对刘知章说:"您可不可以再说一遍,把最后一句'他们……也太辛苦'的'太'字那个,最好不说'太'。可以开始了,谢谢。"

  刘知章摇摇头,把"太"去掉说一遍。女记者再想一遍,凑上去说:"这个——您最好再加一点,比如结合学生的素质教育和跨世纪的人才培养计划之类。"

  刘知章表情僵掉,推开话筒道:"我说不来,你们找别人吧。"

  记者也一怔,续以一个笑退下说:"那谢谢您。"收起话筒的线,走出三十米,确定安全后对摄影师说:"他当他是谁,采访他给他面子,他自己不要胜。要前面那段算了。"摄影师道:"那素质教育和跨……"

  记者道:"跨什么呀,他不说有人说,台里面自会写一段让主持人读,叫'观后小议',还会说得比那老头清楚。"说罢热得受不了,加快步伐向采访车跑去。

  刘知章让体育生起来,说:"别去管他们",然后令每个人跑十圈,林雨翔装作平静地系鞋带,腿却平静不了,抖个不停。跑了一圈,觉得不过如此,加快了速度,但第二圈时就眼睛鼻孔一齐放大,体力却渐少渐小。刘知章在一边问情况,带头跑的两个高二男生为显示其耐久力,抢着答:"可以,没问题。"据说抗战时美国ABC的著名评论员伊拉克·杀蛙累了(EriCSe-vareiol)采访重庆行政院孔祥熙博士,孔说那时中国通货膨胀情况好比一个人从三十楼掉到十五楼,他在空中喊"SOfar,SOgOOd!"(迄今为止,还好!)如果孔祥熙有命活到今天,定会收起那个比喻送给这两个高二男生。

  果然那两个男生说话太多,气接不上来,开始落后。雨翔咬住前面一个,但不敢超,生怕引发了他的潜能,跟了半圈后,觉得速度越来越慢,好胜心上来,像试探水温一样在他身边掠一下再退后,见那男生并无多大反应,只是脸上表示憎恨,无力付诸行动,便放心大胆超了过去。跑过五圈,极限了好几次,眼看被余雄拉开了大半圈,斗志全无,幸亏后面还有一个倒霉蛋在增强雨翔仅有的信心,让雨翔有个精神支柱,不料那根柱子没支撑多久,就颓然倒地休息,把倒数第一名的位置让给雨翔。雨翔仅有的可以用作安慰的工具也没有了,觉得天昏地暗,跑一步要喘两三口气,手脚都没了知觉,胸口奇烫,喉咙如火燎,吸进去的气好像没进肺里,只在口腔里绕一圈就出来了,最后的毅力也消失,但不甘心去得像第一个那样光明正大,用手捂住肚子,用这个动作昭告人们他林雨翔只是肚子病而不是体力不支,把腿的责任推卸给胃,再轰然倒地。目眩一阵后,从地上半坐起,看其他人的劳累,以减轻心里的负担。宋世平原来也构思好捂住肚子装痛再休息,万没想到被林雨翔先用掉,只好拼了老命跑,证明自己体力无限。他面对南翔时一副悠闲如云中漫步的神态,一旦背对,压抑的表情全部释放出来,嘴巴张得像恐吓猎物的蛇,眼睛闭起来不忍心看见自己的痛苦。十圈下来,宋世平瘫在地上一动不动,以诈死来博人同情,余雄艇上漠然无表情,俯身拍几下来世平,再走到雨翔面前说:"你怎么会这里痛?一定是跑前水喝得太多了!"

  雨翔道:"是啊,口太渴了!"

  余雄脱下衣服,挤出一地的汗,说:"洗澡去吧。"

  雨翔笑道:"光你挤出的汗也够我洗个淋浴!你受得了?"

  余雄淡淡一笑,说:"在少体校都是三十圈,一万二千米一跑的。"

  雨翔吓一跳,不敢去想,脱掉上衣,撑地站了起来,走几步,两脚感觉似悬空点水。三人洗好操打算去三塔园消暑,到门口见大批大批学生涌进来,吃了一惊,以为刚才跑得太快,超过了光速看见了未来的开学情景,证实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一看门口的通知才知道是高一分班的考试。校门口车子停了几百米,见头不见尾。宋世平不平道:"我们怎么没分班考试?"余雄说:"我们?你也不想想我们是什么人,像拣剩的肉,随便搭到哪个班就哪个班。"

  三人相对笑笑,继续往三塔园去。三塔园据说是古时托塔李天王下凡界镇妖,抛三塔把妖压在下面而成。三人进了三塔园,浑身一凉。园里除了树还是树,树多降温,但美中不足的是园里扑面的虫子,那些虫过去不用交门票,都聚在园里发威。园里游人稀少,最大的参观团就是雨翔三人。

  雨翔道:'没想到人这么少,而且虫那么多——"他做个赶虫动作,"哪像我们看景色,像是虫子看我们。"

  三人行至一烈士塑像处,虫子略少,坐下来休息。雨翔指着烈士塑像下一块牌子说:'严禁攀登",语气表示迷惑,想现代人室外攀岩运动已经发展到了这地步。宋世平说:"这牌子有屁用,呆会儿保管有人爬上面去拍照!"三人聊一会儿,兴趣索然,没有雅兴去欣赏李靖扔的三座塔,赶回学校去睡觉。此时分班考试第一门已经结束,人往外散开来。余雄见胡军正跟高二体育生勾肩谈天,对雨翔说:"以后你少跟他在一起。"身旁一个家长在给孩子开易拉罐,见后对其说:"喂,听着,以后不可以和体育生在一道,看他们流里流气的,进了市南三中也不容易。今后他们跟你说话你就不要去理…

  宋世平听了气不过,要去捍卫自己所属团体的名誉以捍卫自己,被余雄拉住,说:"何必呢。"

  日子就在早上一次训练傍晚一次训练里飞逝。暑假集训期已过大半,学校里的草草木木都熟悉了,不再有新鲜感,日子也就一天比一天难捱。晚上一个体育室里挤了二十几个体育生,连桌上都睡满了人,睡不了那么高的人只好在地上打个铺,用粉笔画个圈表示是自己的领土,闲人不得进人,仿佛狗撒尿圈领地,半夜上厕所像是踏着尸体走路。不打呼噜的人最犯忌睡时有人打呼噜,因为那很有规律的呼噜声会吸弓;人的注意力去数而忘却了睡,二十几个体育生白天训练疲劳,晚上专靠打呼噜排遣心里的不满,呼噜声像十九世纪中期的欧洲资产阶级起义一样此起彼伏,往往一方水土安静了,另一个角落里再接再厉;先东北角再西南方,这种环绕立体声似的呼噜更搅得雨翔一个梦要像章回小说般一段接一段做。

  梦里有许多初中时的人,使身处异地的雨翔苦闷难耐。

  第H天下午雨翔鼓足勇气给Susan打个电话,一直没人接。一想该是去军训了,心里惆怅难言。

  再过三天就是新生报到兼军训。今年的炎热后劲十足,不见有半点消退之势。该在上海下的雨都跑到武汉那里凑热闹去了,空留一个太阳当头,偶然也不成气候地下几滴雨,体育生都像阿拉伯人,天天求雨,天天无雨。冒着烈日训练的后果是全身黑得发亮,晚上皮肤竟可反射月光,省去学校不少照明用的电费。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