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中国名著 >> 李家庄的变迁>>正文
10
  新从县里派来的自卫队长也是牺盟会会员,来到村里,除不妨碍牺盟会开会,自己又参加在里边,每天晚上要跟大家在一处谈谈--有别的事,就谈别的事;没别的事,就谈打游击,既不误会里的事,对训练自卫队也有帮助。牺盟会的工作更顺利了。王安福实行减息以后,大家要求李如珍跟王安福看齐,不要只造表不干实事,弄得李如珍无话可说,只盼望敌人早些来把这事耽搁一下。

  果然不几天消息更吃紧了,平汉、正太两路已被敌人打通,牺盟会只顾动员大家空室清野,把减租减息的事暂且搁起来。租虽说暂且可以不减,李如珍也没有沾了光,从平汉、正太两路退下来的五十三军、九十一师、骑四师、孙殿英的冀察游击队、张仁杰的什么天下第一军……数不清有多少番号的部队都退到山西上党一带的乡间来。这些部队,不知道是谁跟谁学的,差不多都是一进村就打枪,把老百姓惊跑了他们抢东西,碰上人就要东西,没有就打。受过“孝子”训的村长偷跑了,区长也偷跑了,李如珍平素的厉害对这些老总们一点也用不上,结果被孙殿英的侯大队绑了票。

  把李如珍绑走了,这里情愿花钱去赎,可是找不上个说票的人--村里的好人只恨他死不了,谁还管他这些闲事;坏人又找不上个胆大的,春喜不敢去,小毛更是怕死鬼,别的烟鬼赌棍,平常虽好跟来跟去吸口烟灰,遇上这事,谁也躲得不见面了。家里人跟春喜、小毛商量了半天,都说非小喜不行,才打发人到田支队把小喜找回来。小喜巴不得碰上这些事,便满口应承去找侯大队。他去了三天没有回来,家里人正在发急,也找不上个探信的。第四天,小毛、春喜仍到李如珍家计划觅人探信,到了晌午李如珍跟小喜都回来了。大家问起怎样回来的,小喜洋洋得意道:“我一去了,他们打发了个参谋跟我打官腔,说'部队里生活困难,请你叔父来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请他捐几个”救国捐款“'。我说:'这个容易,我管保能想出办法来给部队里补充些东西。我叔父虽有几顷地,可是没有现钱,这些年头卖地又没人要,不要在他身上打主意。'这个参谋见我是个内行人,就排开烟灯让我过瘾,两个人在灯下说了一会实底话。他说先叫我帮他们弄些东西来再放人,我也答应了。破了两三天工夫,黑夜也下了点劲,花布油酒,帮着他们弄了几十驮子,他们高兴了,请我跟叔叔吃了几顿酒饭,就打发我们回来了。”李如珍家里人听说没有花一个钱,自然十分高兴,春喜、小毛听了,也都佩服了小喜的本领。小毛还要问在哪里弄的那几十驮东西,小喜说:“这你不用问!'黄河岸上打平和,几时不是吃鳖啦?'”

  阴历年节到了,因为时候不对,谁也无心过年,差不多都连个馍也没有蒸。亲戚们也不送节了,见了面不说拜年,先问“你村住的是什么队伍”,“抢得要紧不要紧”。将就过了正月十五,日本飞机到县里下过了弹,不几天敌人就通通嘡嘡从长治打过来了。村子离汽车路虽然只有十来里,敌人的大部队却没有来,只有护路的骑兵,三三五五隔几天来绕一趟。凡是有个头目的队伍,抢人时候虽然很凶,这时一听炮响,却都钻了大山,只剩下三五成群的无头散兵比从前抢得更凶些。

  村里的自卫队一来没有打过仗,二来没有家伙,只有一条步枪两个手榴弹,不能打,只能在村外放个哨,见有敌人来了,土匪来了,跟村里送个信,叫大家躲一躲。

  李如珍是输过胆的,听说有个什么动静就往地洞里钻。春喜因为家里没有地洞,成天在李如珍家借他的地洞藏身。一天,太阳快落的时候,小毛跑来跟李如珍、春喜说:“那个王工作员又来了,听说他当了咱这一区的区长。”李如珍道:“区长不区长那抵什么事?多少军队还跑得没影子啦!”才说了几句话,外边有人说来了十来个溃兵,吓得李如珍、春喜、小毛把大门关起来躲进地洞里。停了一会没动静,李如珍打发小毛到楼上的窗窟窿去瞭望。小毛才上去,就见有一个兵朝着大门走来。吓了他一跳,正预备去报告李如珍去,忽然又看见是小喜,便轻轻喊道:“继唐!”小喜听出是小毛的声音,便答道:“是你呀?快开门!”小毛道:“听说有十来个散兵?”小喜道:“没有事!你放心开开吧!”小毛开了门放他进来,又到洞里去把李如珍、春喜都叫出来。

  李如珍问小喜道:“喜!你跟哪里来的?田支队驻在哪里?”小喜道:“我在侯大队住了几天,日军就来了,田支队也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侯大队开到陵川大山里去了,我就留在附近,后来碰到个熟人,是豫北人,姓王,从前在太原会过面。”又望着春喜道:“这人你也许知道:民国十九年,老阎要成立四十八师,他们手下有一把子人想投老阎,那时候他在太原住过几天,我在四十八师留守处当副官,和他谈过几次,后来老阎失败了,没有弄成。这次他们跟着孙殿英的冀察游击队到咱们这边来。近几天孙军往东山去了,他拉出几十个人来住在白龙庙,又收了些散兵,自称王司令,我在他那里算参谋长,就在附近活动。”李如珍道:“我这几天闷在家里哪里也不敢去,究竟咱们这地方是个什么局势?你可以给我谈谈!”小喜道:“大势是这样:汽车路和县城是日军占了。城里有了维持会,会长姓卫。”又望着春喜道:“这人你也许知道,是个大胖子,在太原时候常好到五爷公馆去,后来在禁烟考核处当过购料员。”春喜道:“认得。”小喜接着道:“城里秩序就靠他来维持。一出城,汽车路上每隔十里八里就有个日军的哨棚,多则一两班人,少则三五个人,巡逻的骑兵常常来往不断,有时候也到附近各村去走一走。汽车路旁的村子也都有了维持会,日军过来也招呼一下。”李如珍道:“你们跟日军跟维持会取什么关系?”小喜道:“还没有关系,白龙庙在山上,离汽车路二三十里,我们不到汽车路上去,他们也不到山上去,见不了面!”李如珍道:“家里实在不好住呀!光散兵一天不知道就要来几次……”小喜道:“散兵没关系!别的部队都走了,附近三二十里,凡是三个五个十个八个零兵,都是我们的人,见了他们,只要一说你认得我,管保没事。”李如珍道:“虽是那样说,心里总不安,城里要是有个秩序,还不如搬到城里去住。你能不能给那姓卫的写个信介绍一下?”春喜抢着道:“要是他,我认得,我可以替叔叔去打听一下,要合适的话,我跟叔叔同去,说不定还能找点事干!”

  正说着,听见外边好多人乱吵吵的,小毛跑到门边去听了一下,回来说:“街上人说捉住十个逃兵,缴了六条枪。”小喜跳起来问道:“谁捉的?”小毛道:“听说是自卫队捉住的。”小喜道:“糟了!我走了!”说着就往外走,又摸了一下腰里的手枪。小毛追着问道:“什么事?”小喜头也不回,只把手伸回背后来摆了一摆,开开门跑出去了。李如珍看春喜,春喜看李如珍,小毛跑回来问他们两个人,谁也弄不清是什么事。大家闷了一小会,听见好多脚步声咕咚咕咚越来越近,小毛赶紧去关门,已经来不及了。李如珍跟春喜只当是土匪,赶紧钻地洞。进来的不是土匪,原是王工作员跟自卫队长带着一二十个自卫队员--队员们背着新缴到的步枪,觉着很神气。冷元背着一条枪领着头,一进门就一把抓住小毛问道:“小喜来这里没有?”小毛吓得说不出话来,结结巴巴说:“没没没有来!”后边有好多村里人也挤进来,有人说:“来了!我还碰见来!”冷元端起枪来逼住小毛道:“说实话!来了没有?”小毛缩成一团道:“来是来过,又走了。”王工作员道:“搜一搜!不要叫漏了!”大家就在李如珍家搜起来。搜到地洞里,搜出李如珍和春喜,只是没有小喜,问了他们两个人一下,都跟小毛说得一样,知道已经跑了,也就算了。

  自卫队长、王工作员、自卫队员和村里的人们一大伙人从李如珍家里出来回到更坊门口。这更坊门口,早已有两个队员拿着枪站岗,把捉住的十个散兵关在更坊里。冷元指着更坊门问王工作员道:“这十个人怎么处理?”王工作员道:“我看趁这会人多,还不如先开会,这十个人留在会后处理。你们可以再分头到各家去召集一下人,最好是全村人都来。”这时敌人离得不很远,开会也不便再打锣,冷元铁锁们一大伙热心的人就跑到各家叫人去,好在这时候捉住了散兵,谁也想来看看,因此人来得反比平常时候更多。人齐了,村长早半月就跑了,李如珍和春喜,一个是村副一个是公道团长,又因为有小喜的事没有敢来。铁锁见村公所没有一个人来,想起自己是牺盟会村秘书,应该来主持会场,就走到更坊的阶台上向大家道:“王同志现在成了咱区的区长了,今天来咱村里工作,先跟大家开个会。现在就先请王同志讲话。”

  王工作员走上去讲道:“老乡们!同志们!现在敌人已经到我们这里来了,我们的县城和交通大道已经被敌人占领了,正像常特派员上次和你们谈的,我们这里已经成了敌后抗战的形势了。敌人虽然占领了我们的城市和交通要道,可是广大的乡村还在我们手里。我们以后就要凭着这广大的乡村来和敌人长期斗争,熬着打,打着熬,最后把敌人熬得没了劲,才能收复失地。大家不要因为看见许许多多中国军队都走开了,就灰心丧气。现在我给大家报告些好消息:大家都知道大战平型关的八路军吧?现在别的军队往南撤退,这八路军反向北开,收复了宁武、广灵、灵丘、唐县、繁峙、左云、右玉、宁晋、朔县。这些地方,现在都成了敌人的后方,八路军就要在这些地方建立抗日根据地来长期抵抗敌人。现在这军队已经从洪洞赵县到咱们这里来,要和咱们老乡们共同建立抗日根据地,抵抗敌人。可惜旧日的行政人员不争气,平常时候跟老百姓逞威风倒可以,遇上这非常时期就没了本事了。前半个月,消息一吃紧,各路军队一往这里退,县长吓病了,各区区长、各村村长吓跑了,扔下各地的老百姓,任敌人欺负,任溃兵糟蹋,没人管。打电给阎司令长官,阎司令长官才从临汾退出来,连自己也顾不住,他手下的'孝子'们都紧紧跟着他只怕掉了队,派谁谁不敢来,后来才由咱们牺盟会举荐了个县长。这新县长上任才三天,敌人就打来了。县政府转移出来以后,地方上毫无秩序,区村长没有一个,没办法才由咱们的常特派员举荐了几个牺盟会的工作员当区长,咱这一区就派的是我。咱这一区也和别的区一样,受过训的'孝子'村长们,跑得一个也没有了。我这次到各村来,先要作这两件事:第一是补选抗日干部,第二是布置眼前工作。这村里,各种救国会还没有成立起来,只好以后再说。现在最重要的村干部,先得有村长,大家可以马上补选一个,现在就选!”大家有的提王安福,有的提杨三奎,冷元跳起来道:“我有个意见:我觉着这会是兵荒马乱的世界,当村长不只要热心为大家办事,还要年轻少壮能踢能跳才行!我提张铁锁!”大家不等主席说表决,都一致喊道:“赞成!”后来王区长又叫举了一下手,仍然是全体通过铁锁当村长。村副虽然不缺,可是大家都说李如珍包庇小喜,不叫他再当村副,非改选不行,结果改选了王安福。提到自卫队长,大家一致都说队长好,可不敢调换了。干部选定以后,就布置工作,不过这里离敌人太近,除叫大家宣誓不当汉奸以外,其余的抗日戒严等工作,只能留在干部会上讲。王区长把他的事情宣布完了以后,大家要求报告一下怎么捉住那十个逃兵,并且要求区长处理,区长就让自卫队长先报告经过。自卫队长报告道:“今天才吃过午饭的时候,王区长来了。王区长召集牺盟会的同志们在福顺昌开会,村外有自卫队站岗。到了半后晌,一个队员来报告,说村西头山上的小路上来了十来个散兵,到村西头的土窑里刨福顺昌埋的东西,我就集合了几个队员去看。我和队员们在远处看见只有一个站岗的,冷元说这土窑只有一个门,只要把站岗的捉住,就能把其余的人困在窑里。他说他可以去试试看捉得住哨兵捉不住。他慢慢走到哨兵背后的地堰上,猛一下跳下去拦腰把那哨兵抱住就推着跑,别的队员上去把哨兵的枪夺了。那哨兵虽然喊了一声,窑里的人可没有听见。那时我带着队里的两颗手榴弹上在窑顶上,先扔下一颗,响了,里边出来一个头,身子还没出来就叫我喝回去了。我捏着手榴弹上的火线说:'回去!谁动炸死谁!'他们不动了,我又喊:'把枪架到门口!不缴枪我把土窑炸塌了,把你们一齐埋在里边!'他们不说话了,一会,一个人出来把五支枪架在门外。我当他们还有,我说:'为什么不缴完?'他们一个人说:'我们只有六条枪,放哨的拿走一条。'在村外站岗的一个队员说他们就只是六条枪,也就算了。冷元下去把枪收了,才叫他们出来。我问他们是哪一部分,他们说原来不是一部分,后来叫侯大队一个王连长收编了,驻在白龙庙,这村的李继唐--就是小喜--就是他们的参谋长。这次来刨窑洞,就是小喜领他们来的。小喜怕本地人认得他,把窑洞指给他们就躲开了。完了……这十个人就是这样捉住的。”自卫队牺盟会的人早就都知道了,后来的人不知道,听了队长的报告,都问小喜躲到哪里去了,知道的人告他们说躲在李如珍家,后来又跑了。

  大家又讨论了一会怎样处理这十个人,最后都同意把这十个人交给区长发落,可是以后捉住了小喜,非当着村里人的面枪毙不可。后来这十个人由区长把他们带回县政府,经过了教育又补充了队伍。

  小喜领得十个人出来抢东西,把人也丢了枪也丢了,不好回白龙庙去见姓王的,就跑到城里找着了卫胖子,在维持会当黑狗去了。他自从当了黑狗,领着巡路的日本骑兵回村子里去扰了好几次,把村里人撵得满山跑,把福顺昌的房子也烧了,把春喜叫到城里去给敌人办事,又在村里组织起维持会,叫李如珍当会长,小毛当跑腿的。从这时起,村里的自卫队不能在家里住,年轻妇女不能在家里住,每月要给城里的敌人送猪送羊送白面,敌人汉奸来到村里,饭要点着名吃,女人要点着名要。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