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中国名著 >> 贾平凹作品集 >> 老西安>>正文
带着一块佛石回家(4)
  世上不走的路也要走三遍,当年离开夏河,我是怎么也想不到还会有再回来的今天。奇妙的是这一次居住的竟就在上一次居住过的房间。我站在玻璃窗前,看到的几乎与五年前相差无几,只是一个是早晨,一个是下午罢了。我拍了拍床,这床是曾睡过我的,那时同眠的是×,现在我却为了她来,世事真是如梦幻一般不可思议。
  佛石被摆在了桌上,燃上了一炷香,我就拨她的电话。手机没有开通。驱车满县城去找
  ,转了几个来回,把她可能去的地方都去了,还是没有,我们就分头去各家旅社、宾馆、客栈、旅游点的毡房去找,整整到了半夜,回到宾馆,大家见面都是耸耸肩,摇摇头。莫非她压根儿就没来,或许她来过已经走了?!
  女人是不能宠惯的,小路发出感慨;而宗林得出的结论是:你瞧这累不累?!
  我能说什么呢,我只好宣布不要再找了。第二天我们参观完拉卜楞寺,我突然感觉应该再去一下牧场,那里有大块草原,草原上有马——— 一提起马我就情不自禁———咱们再看看马吧。但在牧场,我没有去骑马,而坐在了一个杂货摊点上和摊主拉话。拉着拉着心里跳了一下,便认定她是来过了夏河,而且来过了牧场,我说:这几天来过一个女人吗?高个,长发。摊主问是不是开着小车,像个外国人,走路大踏步的。我立即说是的是的,她来过了?!摊主说,来过,骑了一个上午的马,她说她是从未骑过马的,但她不要导游在上马时扶她,更不要牵着,骑了马就在草原上奔跑,像是牧人的女儿!我问她人现在哪儿,回答是“ 这谁知道,她是向我打问过貂蝉的故乡,我说貂蝉是临洮人,在潘家集乡的貂儿崖村”。我再问她你们还说了些什么,摊主说:“ 问她买一件皮帽子吧,你戴上这皮帽一定漂亮,她说我这长发不漂亮吗,这可是为一个人专门留的长发!就走了。”我怅然若失,摊主却不会说话,说了一句:她是你的女儿?这话让我丧气,我恨恨地瞪了一眼,脑子却清醒了:我是老了!但是,我真的是老了吗?
  我们的车往回返,经过了临洮。我没有说出去找那貂儿崖。望着车窗外冰天雪地,作想着貂儿崖的那个貂蝉。在陕西,人们一直认为貂蝉是陕北米脂人,在甘肃,却是认为貂蝉是临洮的,但是,甘肃人采取了模糊说法,说貂蝉的生身父母无人知晓,八岁上被临洮的一个樵夫收养,长大后心灵手巧,又唱得一口“ 花儿”,因此名扬四方。一强盗就把她抢去,貂蝉用酒灌醉了强盗逃走,被巡夜的哨兵相救,送到狄道县做了县令的侍女。再后,县令在一次士兵哗变中被杀,她随县令夫人王氏去长安投奔其族史司徒王允,又被王允收为义女。又再后,王允与人合谋,以她做饵,使用美人计杀死了董卓。这个中国历史上著名的美人,曾经以美丽和智慧结束了一个时代,可她最后是被关羽杀掉了,至今并不会在故乡留下什么塔楼庙台。她为什么会去貂儿崖呢,是倾慕了貂蝉的绝世之美希冀自己更美丽呢,还是感叹美丽和聪明使女人往往命运不济?
  来到了临洮县城,在河岸上,我们有幸看到了天下最奇绝的洮河冰珠:河面上一团团一簇簇冰珠,冰珠晶莹圆润,玲珑剔透,酷似珍珠,而且沙沙作响。我们惊呼着停车,全跑到了河边,我捧起一掬,爱怜不已,就用嘴去吞,竟冰凉爽口,未曾咬动便滑入喉下。我们谁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河水里会有冰珠?岸边的一个老头一直在看着我们,过来说,洮河上游有九旬峡、野狐峡、海巅峡,峡窄谷深,水流很急,加之落差又大,腾空飞溅的浪花、水珠因受奇寒立即凝为冰珠降落水面,这样,水流经过的深山峡谷多了,河面上就形成了一层冰珠。但是,老头说,民间却一直流传着一个故事,说是有位仙女爱上了一个山里的少年,两人相约在山岩上相会,正谈得兴浓,少年不小心拉散了少女的项链,颗颗珍珠落入洮河,少年着了急,便一跃跳入河中去捞,怎奈水流太急,葬身河中。少女悲痛至极,也就把剩下的珍珠全倒入洮河,自己也跳河自尽了。这一对情人到了天上,玉帝念他们心诚,封了降珠仙女和仙子,从此洮河上面就有了流不完的“ 珍珠”。
  “ 我宁肯相信传说!”我说,抬起头来,河对岸的路上一辆小车正缓缓开过,在开到那座桥上的时候,车停了,车里走下了一个人来,拿着相机对着河面拍照。我顿时张大了嘴呆在那里,然后双腿发软,跪在地上。我那时的动作是头颅仰天,双手高举,感谢着上天的神灵。庆仁见状,不知我怎么啦,我把他抱住,憋了半天,终于说:庆仁,你瞧瞧那是谁?那是谁?!
  满河满沿的水往下流,冰珠层越来越厚,沙沙和铮铮的响声轰天震地,我听见庆仁叫了一声:我的天呀!

  草于2000年12月14日改于2001年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