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中国名著 >> 洗澡>>正文
第三部 沧浪之水清兮 第四章

    朱千里回到家里,他老婆告诉他:"他们要我帮助你,我可没说什么。咱们胳膊折了往里弯!我只把你海骂了一通。"

    "海骂?骂什么呢?"

    "家常说的那些话呀。"

    "哪些话?"

    他老伴儿扭过头去,鼻子里出气。"瞧!天天说了又说,他都没听见。"

    朱千里没敢再问。想来,稿费呀什么的,就是他老婆说的。

    他虽然从群众嘴里捞得不少资料,要串成一篇检讨倒也不是容易。他左思右想,东挖西掘,睡也睡不稳,饭也吃不下。他原是个瘦小的人,这几天来消瘦得更瘦小了。原先灰白的头发越显灰白,原来昏暗的眼睛越发昏暗,再加失魂落魄,简直像个活鬼。他平日写文章,总爱抽个烟斗,这会子连烟斗都不抽了。他老婆觉得事态严重,连"海骂"都暂时停止。

    朱千里觉得怎么也得洗完澡,过了关,才松得下这口气。权当生了重病动手术吧,得咬咬牙,拼一拚。

    专门帮助他的有两三人。他们找他谈过几次话。

    "帮助"和"启发"不是一回事。"启发"只是不着痕迹地点拨一句两句,叫听的人自己觉悟。"帮助"却像审问,一面问,一面把回答的话仔细记下,还从中找出不合拍的地方,换个方向突然再加询问。他们对伪大学教授这个问题尤其帮助得多。他们有时两人,有时三人,有"红面",也有"白面",经过一场帮助就是经过一番审讯。

    朱千里从审讯中整理出自己的罪状,写了一个检讨提纲,分三部分:

    1.我的丑恶。下面分(1)现象;(2)根源。

    2.我的认识。

    3.我的决心。

    他按照提纲,对帮助他的两三人谈了一个扼要。凭他谈的扼要,大体上好像还可以,也许还不大够格,不过他既有勇气要求在大会上做检讨,他们就同意让他和群众思想上见见面。他们没想到这位朱先生爱做文章,每个细节都不免夸张一番,连自己的丑恶也要夸人其辞。

    他先感谢革命群众不唾弃他,给他启发,给他帮助,让他能看到自己的真相,感到震惊,感到厌恶,从此下决心痛改前非。于是他把桌子一拍说:"你们看着我像个人样儿吧?我这个丧失民族气节的准汉奸实在是头上生角,脚上生蹄子,身上拖尾马的丑恶的妖魔!"

    他看到许多人脸上的惊诧,觉得效果不错。紧接着就一口气背了一连串的罪状,夹七夹八,凡是罪名,他不加选择地全用上,背完再回过头,一项项细说。

    "我自命为风流才子!我调戏过的女人有一百零一个,我为她们写的情诗有一千零一篇。"

    有人当场打断了他,问为什么要"零一"?

    "实报实销,不虚报谎报啊!一人是一人,一篇是一篇,我的法国女人是第一百名,现任的老伴儿是一百零一,她不让我再有零二——哎,这就说明她为什么老抠着我的工资。"

    有人说:"朱先生,你的统计正确吧?"

    朱先生说:"依着我的老伴儿,我还很不老实,我报的数字还是很不够的。"

    有人笑出声来,但笑声立即被责问的吼声压设。

    有人愤怒地举起拳头来喊口号:"不许朱千里胡说乱道,戏弄群众!"

    群众齐声响应了一两遍。

    另一人愤怒地喊:"不许朱千里丑化运动!"

    接着是一片声的"打下去!打下去!"

    朱千里傻站着说不下去了。帮助的他的那几个人尤其愤怒。一人把脸凑到他面前说:"你是耍我们玩吗?你知道我们为了研究你的问题,费了多少心血和精力吗?"

    朱千里抱歉说:"我为的是不辜负你们的一片心,来一个彻底的交代呀。"

    五年十年以后,不论谁提起朱千里这个有名的检讨,还当作笑话讲。可是当时的朱千里,哪会了解革命群众的真心诚意呢!哪会知道他们都经过认真的学习,不辞烦旁地搜集了各方揭发的资料,藉合他本人的政治表现,来给予启发和帮助,叫他觉悟,叫他正视自己的肮脏嘴脸,叫他自觉自愿地和过去彻底决裂,重做新人。朱千里当时远没有开窍,以为使出点儿招数,就能过关。大火烧来,他就问罗刹女借一把芭蕉扇来扇灭火焰,没知道竟会越扇越旺的。他尽管自称是来个彻底的检查,却是扁着耳朵,夹着尾巴,给群众赶下来。

    愤怒的群众说:"朱千里!你回去好好想想!"

    朱千里像雷惊的孩子,雨淋的蛤蟆,呆呆怔怔,家都不敢回。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