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中国名著 >> 洗澡>>正文
第三部 沧浪之水清兮 第十一章

    彦成回家后慨叹说:"恋爱还有实用呢!倾吐内心深处的痴情,就是把心都掏出来了。"

    丽琳说:"你有他的勇气吗?你不肯暴露呢!"

    "我不信暴露私情,就是暴露灵魂;也不信一经暴露,丑恶就会消灭。"

    "可是,不暴露是不肯放弃。"丽琳并不赞许余楠,可是觉得彦成的问题显然更大。

    彦成看着丽琳,诧异说:"难道你要我学余楠那样卖烂疮吗?"

    "我当然不要你像他那样。可是我直在发愁。我怕你弄得不好,比他还臭。"

    彦成不答理。

    丽琳紧追着说:"你自己放心吗?我看你这些时候一直心事重重的,瞒不过我呀。"

    "丽琳,说给你听不懂。我只为爱国,所以爱党,因为共产党救了中国。我不懂什么马列主义。可是余楠懂个什么?他倒是马列主义的权威么?都是些什么权威呀!"

    丽琳说:"彦成,你少胡说。"

    彦成叹了一口气:"我对谁去胡说呢?"

    丽琳只叫他少发牢骚,多想想自己的问题。

    偏偏群众好像忘了许彦成还没做检讨。施妮娜和江滔滔土改回来,争先要报告下乡土改的心得体会。余楠的检讨会他们俩都赶来参加了。两人面目黧黑,都穿一身灰布制服,挤坐在一个角落里,各拿着笔记本做记录,好像是准备洗澡。

    范凡很重视她们的收获。施妮娜讲她出身官僚地主家庭,自以为她家是开明地主,对农民有恩有惠。这次下乡,扎根在贫农家,和他们同吃同住同劳动。控诉会上听到他们的控诉,真是惊心动魄。她开始从感性上认识到地主阶级的丑恶本质。她好比亲自经历了贫雇衣祖祖辈辈的悲惨遭遇。她举出一个个细节,证实自己怎样一寸一分地转移立场观点,不知不觉地走入无产阶级的行列。江滔滔讲她出身于小资产阶级,学生时代就向往革命,十七岁曾跟她表哥一同出走,打算逃往革命根据地去,可是没上火车就给家里人抓回去。她只有一颗要求革命的心,而没有斗争的经验,虽然是燃烧的心,却是空虚的,苍白的,抽象的;这次参加土改,比"南下工作"收获更大。她自从投入火热的实际斗争,她这颗为革命而跳跃的心才有血有肉了。可见一个作家如果没有生活,没有斗争,就不可能为人民写作。她热情洋溢,讲得比施妮娜长。主席认为她们都收获丰富。她们好像都已经脱胎换骨,不用再洗什么澡。大约她们还是在很小的澡盆里洗了洗,只是没有为她们开像样的检讨会。

    朱千里在她们报告会的末尾哭丧看脸站起来,检讨自己不该和群众对抗,他已经知罪认错。帮助的小组曾到人事处查究他的档案,他的确没有自称博士。据他出国和回国的年月推算,他在法国有五六年。他也没当汉奸,只不过在伪大学教教书,他检讨里说的多半是实话,只是加了些油酱。他们告诫朱千里别再夸张,也不要即兴乱说,只照着稿子一句句念。他的检查也通过了。他承认自己是个又想混饭吃,又想向上爬的知识分子,决心要痛改前非,力求进步,为人民服务。

    彦成这天开完会吃晚饭的时候,忽然对丽琳说:"明天就是我了。"

    "你怎么?"

    "我做检讨呀。"

    "叫你做的?"

    "当然。"彦成没事人和一般。

    丽琳忙问是谁叫他做检讨。

    "我不认识他。他对我说:明天就是你了。"

    "这么匆忙!他说了什么时候来和你谈话吗?"

    "他只说:明天就是你了。"

    "态度友好不友好呢?"

    "没看见什么态度。"彦成满不在乎。

    丽琳晚饭都没好生吃。她怕李妈吃罢晚饭就封火,叫她先沏上点儿茶头,等晚饭后有人来和彦成谈他的检讨,可是谁也没来。丽琳像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直到临睡,还迟迟疑疑地问彦成:"你没弄错吧?是叫你做检讨?"

    彦成肯定没弄错。丽琳就像妈妈管儿子复习功课那样,定要彦成把他要检讨的问题对她说一遍。

    彦成不耐烦他说:"进步包袱:我在旧社会不过是个学生,在国外半工半读,仍然是学生,还不到三十岁。什么老先生!"

    "你怎么自我批判呢?"

    "我受的资产阶级影响特别深啊。事事和新社会不合拍。不爱学习,不爱发言,觉得发言都是废话。"

    丽琳纠正他说:"该检讨自己背了进步包袱,有优越感,不好好学习等等。"

    彦成接下说:"自命清高,以为和别人不同,不求名,不求利。其实我和别人都一样,程度不同而已。"

    丽琳说:"别扯上别人,只批判你自己。"

    彦成故意说:"不肯做应声虫,不肯拍马屁,不肯说假话。"

    丽琳认真着急说:"胡闹!除了你,别人都是说假话吗?"

    "你当我几岁的娃娃呀!你不用管我,别以为我不肯改造思想。我认为知识分子应当带头改造自我。知识分子不改造思想,中国就没有希望。我只是不赞成说空话。为人好,只是作风好,不算什么;发言好,才是表现好,重在表现。我不服气的就在这点。"

    丽琳冷冷地看着他说:"你是为人好?"

    彦成说:"我已经借自己的同伙做镜子,照见自己并不比他们美。我也借群众的眼睛来看自己,我确是够丑的。个人主义,自由散漫,追求精神享受,躲在象牙的塔里不问政治,埋头业务不守纪律……"

    "就这么乱七八糟的一大串吗?"丽琳实在觉得她不能不管。她怕彦成的检讨和余楠第一次检讨一样,半中间给群众喝住。

    彦成说:稿子在他肚里,反正他决不说欺骗的话,他只是没想到自己这么经不起检查,想不到他的主观客观之间有那么大的差距,他实在泄气得很。

    丽琳瞧他真的很泄气,不愿再多说,只暗暗担心。

    许彦成的检讨会是范凡主持的。他的问题不如别人严重,所以放在末尾。丽琳觉得很紧张。不过彦成虽然没底稿,却讲得很好,也不口吃。做完大家就拍手通过了。他没说自己是洋奴,也没人强他承认。

    范凡为这组洗澡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做了短短的总结,说大家都洗了干净澡,也得到不同程度的提高,勉励大家继续努力求进。

    年轻人互相批评接受教育,不必老先生操心。老先生的洗澡已经胜利完成。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