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外国名著 >> 且听风吟>>正文
第02节

    4

    我同鼠初次相见,是3年前的春天。那年我们刚进大学,两人都醉到了相当程度。清晨4点多,我们一起坐进了鼠那辆涂着黑漆的菲亚特300型小汽车。至于什么缘故,我实在记不得。

    大概有一位我俩共同的朋友吧。

    总之我们喝得烂醉,时速仪的指针指在80公里上。我们锐不可挡地冲破公园的围墙,压倒盆栽杜鹃,气势汹汹地直朝石柱一头撞去。而我们居然丝毫无损,实在只能说是万幸。

    我震醒了过来。我踢开撞毁的车门.跳到外面一看,只见菲亚特的引擎盖一直飞到十米开外的猴山栏杆跟前,车头前端凹得同石柱一般形状,突然从睡梦中惊醒的猴们怒不可遏。

    鼠双手扶着方向盘,身体弯成两折,但并未受伤,只是把一小时前吃的意大利馅饼吐到了仪表板上。我爬上车顶,从天窗窥视驾驶席:

    “不要紧?”

    “嗯。有点过量,竟然吐了。”

    “能出来?”

    “拉我一把。”

    鼠关掉发动机,把仪表板上的香烟塞进衣袋,这才慢吞吞地抓住我的手,爬上车顶。我们在菲亚特顶棚并肩坐下,仰望开始泛白的天空,不声不响地抽了几支烟。不知为何,我竟想起理查德.伯顿主演的装甲车电影。至于鼠在想什么,我自然无从知晓。

    “喂,咱们可真算好运!”5分钟后鼠开口道,“瞧嘛,浑身完好无损,能信?”

    我点点头:“不过,车算报废了。”

    “别在意。车买得回来,运气可是千金难买。”

    我有些意外,看着鼠的脸:“阔佬不成?”

    “算是吧!”

    “那太好了!”

    鼠没有应声,不大满足似地摇了摇头。“总之我们交了好运。”

    “是啊。”

    鼠用网球鞋跟碾死烟头,然后用手指朝猴山那边弹去。

    “我说,咱俩合伙如何?保准无往不胜!”

    “先干什么?”

    “喝啤酒去!”

    我们从附近的自动售货机里买了六听罐装啤酒,走到海边,歪倒在沙滩上一喝而光,随即眼望大海。天气好得无可挑剔。

    “管我叫鼠好了。”他说。

    “干嘛叫这么个名字?”

    “记不得了,很久以前的事了。起初给人这么叫,心里是不痛快,现在无所谓。什么都可以习惯嘛。”

    我俩将空啤酒罐一古脑儿扔到海里,背靠防波堤,把粗呢上衣蒙在脸上,睡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睁眼醒来,直觉得一股异样的生命力充满全身,甚是不可思议。

    “能跑100公里!”我对鼠说。

    “我也能!”

    然而当务之急是:将公园维修费分3年连本带利交到市政府去。

    5

    鼠惊人地不看书。除了体育报纸和寄到信箱里的广告,我还没发现他看过其它铅字。我有时为了消磨时间看看书,他便像苍蝇盯视苍蝇拍似地盯着书问:

    “干嘛看什么书啊?”

    “干嘛喝什么啤酒啊?”

    我吃一口醋腌竹荚鱼,吃一口青菜色拉,看都没看鼠一眼地反问。鼠沉思了5分钟之久,开口道:

    “啤酒的好处,在于它能够全部化为小便排泄出去。一出局一垒并杀,什么也没剩下。”

    说罢,鼠看着我,我兀自继续吃喝。

    “干嘛老看书?”

    我连同啤酒一起把最后剩下的竹荚鱼一口送进肚里,收拾一下碟盘,拿起旁边刚读个开头的《情感教育》,啪啪啦啦翻了几页:

    “因为福楼拜早已经死掉了。”

    “活着的作家的书就不看?”

    “活着的作家一钱不值。”

    “怎讲?”

    “对于死去的人,我觉得一般都可原谅。”我一边回答,一边看着柜台里手提式电视机中的重播节目“航线66”。

    鼠又思忖多时。

    “我问你,活生生的人怎么了?一般都不可原谅?”

    “怎么说呢,我还真没认真用脑想过。不过,一旦被逼得走投无路,或许是那样的,或许不可原谅。”

    杰走过来,把两瓶新啤酒放在我们面前。

    “不原谅又怎么着?”

    “抱枕头睡大觉。”

    鼠困惑地摇摇头。

    “奇谈怪论,我可是理解不了。”

    鼠如此说罢,把啤酒倒进杯子,再次缩起身子陷入沉思。

    “我读最后一本书是在去年夏天。”鼠说:“书名忘了作者忘了,为什么读也忘了,反正是个女人写的小说。主人公是有名的女时装设计师,30来岁,固执地以为自己患了不治之症。”

    “什么病?”

    “忘了,癌什么的。此外还能有不治之症?……这么着,她来到海滨避暑,从来到去一直手淫个不停。在浴室,在树林,在床上,在海里,简直不分场所。”

    “海里?”

    “是啊。……你能信?何苦连这个都写进小说,该写的题材难道不多的是?”

    “怕也是吧。”

    “我可不欣赏。那种小说,简直倒胃。”

    我点点头。

    “要是我,可就来个截然不同。”

    “比如说?”

    鼠用指尖来回拨弄着啤酒杯,思索起来。

    “你看这样如何:我乘坐的船在太平洋正中沉没了,于是我抓住救生圈,一个人看着星星在夜海上漂游。静静的、美丽的夜。正漂之间,发现对面也有一个年轻女子抓着救生圈漂来。”

    “女的可漂亮?”

    “那是的。”

    我呷了口啤酒,摇头道:

    “像有点滑稽。”

    “老实听着好了。接着,我们两人就挨在一起,边漂边聊。

    聊来时的途径,聊以后的去处,还有爱好啦、睡过的女孩数量啦,电视节目啦,昨天做的梦啦,等等等等。并且一块儿喝啤酒。”

    “慢着,哪里能有啤酒?”

    鼠略一沉吟:

    “漂浮着的,从轮船食堂里飘来的罐装啤酒,和油炸沙丁鱼罐头一起。这回可以了吧?”

    “嗯。”

    “喝着喝着,女的问我往下怎么办,说她往估计有海岛的方向游。我说估计没有岛屿,还不如就在这儿喝啤酒,飞机肯定来搭救的。可是女的一个人游走了。”鼠停了一下,喝口啤酒”“女的连续游了两天两夜,终于爬上一个孤岛,我么,醉了两天后给飞机救出。这么着,好多年后两人竟在山脚一家小酒吧里不期而遇。”

    又一块儿喝啤酒了?”

    “不觉得感伤”“或许。”我说。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