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外国名著 >> 基督山伯爵>>正文
第19章 第三次发病
  长久以来,神甫一直在沉思默想这个宝藏,现在,他终于能用它来保证他爱如己子的唐太斯的未来的幸福了。于是,在法利亚的眼中无形中宝藏的价值增加了一倍,他每天絮絮叨叨谈论它的数目,向唐太斯解释,在当个这个时代,一个人拥有了一千三百万或一千四百万的财富,能如何如何地为他的朋友造福。可是唐太斯的脸却阴沉起来,因为他脑海中复仇的誓言又出现了,他也想到,在当今这个时代,一个人拥有了一千三百万或一千四百万财富,能给他的仇人带去多大的灾难。
  神甫不知道基督山岛在什么地方,但唐太斯却知道,而且常常经过那个地方,甚至还曾上去过一次,它离皮亚诺扎只有二十五哩,在科西嘉岛和厄尔巴岛之间。这个岛以前一向是,而且现在也还是荒无人烟的地方。它像是一块圆椎形的大岩石,似乎是某次海底火山爆发把它推到海面上来的。唐太斯把那个岛画了一张地图给法利亚看,法利亚则指导唐太斯应该用什么办法去找到那宝藏。不过唐太斯却远没有老人那样热情和有信心。不错,法利亚确实不是一个疯子,他的发现让人以为他疯了,可是发现这个秘密的艰苦经过更增加了唐太斯对他的敬仰。同时,即使那笔宝藏的确存在,他也不能相信现在它是否依旧还存在着,虽然他认为那宝藏决不是想象出来的东西,可是他相信它已不在那儿了。
  即使他相信那宝藏还在那儿,但命运仿佛有意要剥夺这两个囚徒的最后的一些希望似的,象是要让他们懂得他们已命中注定要一辈子坐牢似的,一次新的灾难又降临到了他们头上。靠海的那条走廊,早已有坍陷的危险,近来又重新加固起来。他们用许多大石头填没了唐太斯已经填过了一半的洞。
  要是没有采取神甫建议过的这一预防措施,他们就会遇到更大的不幸,因为他们逃走的企图一旦被发现,他们俩肯定被隔离开的。现在,他们被关在一道新的一更坚固的牢门里面了。
  “你看,”年轻人带着一种悲哀的、听天由命的口气对法利亚说,“你说我肯为你牺牲,但上帝认为这种赞誉我是不应该接受的。我答应过永远和你在一起,现在即使我想违背我的诺言,事实也不允许了。我和你一样得不到那宝藏了,我们俩谁也出不了这个监狱。但我真正的财富并不是那个,我的朋友,并不是在基督山岛阴森的岩石底下等待着我的那些东西,而是和你会面,虽然有狱卒,我们每天仍可以共同度过五六个钟头。是你那些智慧之光启发了我的头脑,你的话已深深根植在我的记忆里,会在那儿成长,开花,结果的。你教给了我各门科学知识,你对它们有着深刻的认识,所以才能把它们变得明白易懂,使我很容易便掌握了它们,这才是我的财富,我敬爱的朋友,就凭这一切,你已经使我富足和幸福了。相信我吧,请放心吧!对我来说,这比成吨的黄金和成箱的钻石更加珍贵,即使那些黄金和钻石确实存在,不象我们在早晨看到深浮在海面上的,以为是陆地,而向它渐渐走近的时候就消失了的海市蜃楼。可能长时间地与你呆在一起,倾听你那雄辩的声音来丰富我的头脑,振作我的精神,使我的身心能在一旦获得自由的时候经受得住可怕的打击,它们丰富了我的心灵,使快要向绝望让步的我,自从认识了你以后,不再伤心绝望,这些才是我的财富,真正属于我的财富。这一切都是你赐给我的。世上所有的帝王,即使是凯撒·布琪亚,也休想从我这儿把它们夺走的。”
  于是,这两个不幸的人往后的日子,虽然说不上幸福的日子,但也一天天地过得很快。法利亚对那宝藏以前多年来一直保守着秘密,现在却不断地谈到它。果然不出他所料,他的右臂和右腿依旧麻痹不能动,他自己已放弃了享受那宝藏的任何希望。然而他仍不断地在为他的年轻伙伴考虑逃走的办法。
  他怕那张遗嘱说不定哪天会失落或失窃,所以强迫唐太斯把它熟记在心里,使他能逐字背出来。然后他把另一半毁掉了,以保证即使前一半被人弄了去也没有人能够猜透其中的真意。有时候,法利亚以整小时地整个小时指教唐太斯,指教他在得到自由以后该如何如何。如果一旦获得自由,从获得自由的那一天、一时、一刻起,他应该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想方设法到基督山岛去。并找一个不会引起怀疑的借口独自留在那儿。
  一到了那,就得努力去找到那神奇的洞窟,在指定的地点去挖,读者还记得,那指定的地点就是在第二个洞口最深的一个角落里。
  在这期间,时间的消逝虽说不上很快,但至少不致于令人难以忍受。我们已经说过,法利亚身体一侧的手脚虽不能恢复活动了,但他的头脑仍然很清醒,理解力也已全部恢复,除了我们已详述过的那种为人处世的种种教诲以外,他还逐渐地教导他的年轻伙伴,教他应该做一个耐心和高尚的犯人,怎样懂得从无所事事找些事来做。因此他俩永远是有事可做的,法利亚借此来忘却他自己的逐渐衰老;唐太斯则借此避免去回忆那以前曾一度几乎熄灭,而现在却象夜里漂荡在远处的一盏明灯那样浮动在他记忆里的往事。日子就这样平平静静地过去了,再也没有新的灾难降临,在上帝的庇护之下,时光机械地、宁静地流逝了。
  在那年轻人的心里,或许也那老人的心里,在这种表面的宁静之下,隐藏着许多被压抑了的愿望,和被窒息住了的叹息。每当法利亚独自一个人时,当爱德蒙回到他自己的牢房里时,它们就都表露出来。有一天晚上,爱德蒙突然醒来,他好象听到有人在呼唤他。他睁开眼睛,尽力在黑暗中张望。他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或者确切地说,是一种费力地呼喊他名字的呻吟声。“天哪!”爱德蒙自言自语地说,“难道真的发生了?”
  他迅速移开他的床,搬起那块石头,钻入了地道,爬到那一端,那秘密洞口已经打开。我们提到过的那可怜的摇曳的灯光下,唐太斯看到神甫脸色苍白地抓住了床架。他的脸上可拍地抽搐着,唐太斯熟悉这可怕的证状,当他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曾非常惊惶。
  “唉,我的朋友,”法利亚用一种听天由命的口吻说道,“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对吧?我不必再向你解释什么了。”
  爱德蒙痛苦地惨叫了一声,他失去了理智,冲到门口,大喊起来,“救命!救命!”法利亚用最后一点力气阻止了他。
  “别出声!”他说,“不然你就完了。现在指望你自己吧,使你的狱中生活过得好一点,使自己还可以逃走。我在这里所做的一切你得花几年功夫才能完成,假如狱卒知道我们互相有来往,一切就都完了。放心吧,我亲爱的爱德蒙,我就要离开的这间牢房,是不会长期空着的,另一个受难人不久就会来接替我的位置的,他将把你看作是一个拯救天使。也许他也同样年轻,强壮,能吃苦耐劳,就象你一样,他可以帮助你一起逃,而我却只能妨碍你。你不再会有一个半死的身体绑在你的身上,使你动弹不得。上帝终于为你做了件好事,把你被剥夺的一切加倍偿还了你,现在是我该死的时候了。”
  爱德蒙只能紧握着他的手大声说道,“噢,我的朋友!我的朋友!别这么说!”因为他的脑子被这一下打击给搞昏了,他的勇气也在听了神甫的这些话以后消失了。过了一会儿,他又振作起一点来说道,“噢,我救活过你一次,我还可以再救你一次!”于是他拆开床脚,取出了那只瓶子,瓶子里还有一点红色药水。
  “看!”他说道,“这种救命药水还有一点呢。快,快!快告诉我这一次该怎么办,有没有什么新的办法?说呀,我的朋友,我听着呢。”
  “没有希望了,”法利亚摇摇头说道,“不过也没什么。上帝在人的心里根深蒂固地种下了对生命的爱,不论生活是多么痛苦,总还是让人觉得它是可爱的,上帝既然这样创造了人,他总会尽力使他存在的。”
  “噢,是的,是的!”唐太斯说道,“我已经说过了,我会再救活你的!”
  “好呢,那就试试看吧。我已经觉得愈来愈冷了。我觉得血在向我的脑子里流。我颤抖得厉害,牙齿直在打战,我的骨头快要散架子了,这病五分钟之内就会达到最高点,一刻钟之内,我就会变成一具僵尸了。”
  “啊!”唐太斯喊道,心里感到一阵绞痛。
  “你还是照上一次那样做,不过不要等那么久。我生命的源泉现在已经枯竭了,而死神要做的事”他望着他那麻痹了的手臂和腿继续说道“只剩一半啦。这一次要给我往嘴里倒十二滴,不是十滴,假如你看我还不醒过来,就把其余的都倒到我的喉咙里。现在,你把我抱到床上去因为我已经支持不住啦。”
  爱德蒙把神甫抱起来,放到了床上。
  “现在,朋友,”法利亚说,“你是我悲惨的生活中唯一的安慰呀,你是上天赐给我的一个无价之宝,虽说迟了一点,却依旧还是把你给了我。为了这,我衷心地感谢上帝,我要永远地和你分离了,我希望你获得你该得到的一切幸福,希望你万事如意。我的孩子,我为你祝福!”
  年轻人跪了下来,把头伏在神甫的床边。
  “现在,听我在临终时说几句话。斯帐达的宝藏的确存在。
  承蒙上帝的仁慈,对于我,现在已不再有所距离或障碍了。我看到了那洞窟的深处。我的眼睛穿透了最深厚的地层,这么多财宝简直耀得我眼睛都花啦。如果你真能逃出去要记住那位可怜的神甫,全世界的人都说他疯了,但他并没有疯。赶快到基督山岛去,去享用那宝藏吧,因为你受的苦难实在够多的了。”
  一阵剧烈的颤动打断了神甫的话。唐太斯抬起头,看到法利亚的眼睛已充满了血,似乎大量的血已从脑腔里涌到了他的脸部。
  “永别了!永别了!”神甫痉挛地紧紧抓住爱德蒙的手,低声地说,“永别了!”
  “噢,不,不!”他大声叫道,“别抛下我!噢,快来救救他呀!救命呀!救命呀!”
  “嘘!嘘!”垂死的人低声说道,“假如你能救活我,我们就不会分离了!”
  “你说得对。噢,是的,是的!相信我吧,我一定会把你救活的!而且,虽然你很难受,但看来你没有上次那样严重。”
  “你错了!我所以不那么难受,是因为我已经没有力气来忍受了。在你这个年纪,对生活是充满信心的。自信和希望是年轻人的特权,但老年人对死看得比较清楚。噢!它来了!来了来了我看不见了我的理智消失了!你的手呢,唐太斯!永别了永别了!”他集中起所有的力量,作了最后的一次挣扎抬起身来,说道,“基督山!别忘了基督山!”说完他倒在了床上。这一次发作十分厉害。神甫的四肢僵直,眼皮肿胀,口吐带血的白沫,身子一动不动,在这张痛苦的床上,再看不到刚刚还躺在那里的那位智者了。
  唐太斯拿起那盏灯,把它放在床边一块凸出的石头上,颤动的火苗把它那异样而古怪的光倾泻到了那张变了形的脸上和那僵硬的身体上。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等待着那施用救命药水的时机的到来。
  当他确信那时刻已经到了的时候,便拿起小刀去撬开牙齿,这一次牙齿没象上次那样咬得紧,他一滴一滴地数着,直数到十二滴,然后等着。瓶子里大概还有两倍于滴下去的数量。他等了十分钟,一刻钟,半小时,一点动静都没有。他浑身发抖,毛发直竖,额头上凝着冷汗,他用自己的心跳来计算时间。然后他想到作最后一次努力的时间到了,他把瓶子放到法利亚那紫色的嘴唇上,这一次不必再去撬牙关,因为它还是开着的,他把全部药水都倒进了他的喉咙。
  药水产生了一种象电击的效应。神甫的四肢开始剧烈地抖动。他的眼睛渐渐地瞪大,令人害怕。他发出一声象尖叫似的叹息,然后颤动的全身又渐归于死寂,眼睛依旧睁得大大的。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一个半小时过去了。这时,悲痛万分的爱德蒙斜靠在他朋友的身上,把手按在他的心脏上,觉得那身体正在逐渐变冷,心脏的跳动也愈来愈弱,终于完全停止了。心脏最后的跳动一停止,脸色就变得铁青,眼睛仍然睁着,但目光无神。此时是早晨六点钟,天刚刚亮,微弱的晨曦穿入黑牢,使那将熄的灯光显得更加苍白,异样的反光映射在死者的脸上,使人看上去还有点生气。在这日夜交接的时刻,唐太斯还曾有一线希望,但一到白天到来的时候,他明白了,现在只有自己和一具尸体在一起了。于是,一种无法克服的极端的恐怖摄住了他,他不敢再去握那悬在床外的手;不敢再去看那对一眨不眨的,茫然的眼睛,他曾多次想使它合上,但没有用,它仍然张开着。他吹灭了灯,小心地把它藏了起来,然后他钻进了地道,尽可能地把他进入秘密地道的那块大石头盖好。
  真是千钧一发,因为狱卒正好过来了。这一次,他先到了唐太斯的地牢,离开唐太斯以后,就向法利亚的牢房走去,他手里端着早餐和一件衬衣。显然那个人还不知道已经发生了什么事。他径自走去。
  唐太斯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难以形容的焦急情绪,他迫切想知道他那不幸的朋友的牢房里,发生的事。于是他又钻进地道里,当他到达那一端的时候,恰巧听到那狱卒在连声惊喊,叫人来帮忙。不一会儿,几个狱卒来了,接着又听到种均匀的脚步声,一听便知是来了士兵,他们即使不在值班的时候也是习惯地这样走路的。在他们的后面来了监狱长。
  爱德蒙听到床上发出吱吱格格的声音,知道他们在搬动那尸体,然后又听到了监狱长的声音,他叫人往犯人脸上洒水,看到这种办法无法使犯人苏醒时,就派人去请医生。然后监狱长走了,唐太斯的耳朵里传进了几句怜悯的话,还夹杂着残酷的哄笑。
  “行啦,行啦!”有一个人喊道,“这疯子去找他的宝藏去啦。祝他一路顺风!”
  “他虽有百万,却买不起一条裹尸布!”另一个说道。
  “噢!”第三个接上一句,“伊夫堡的裹尸布可并不贵!”
  “或许,”先前那个人说道,“因为他是一位神甫,他们说不定会为他多费一点。”
  “他们或许会赐他一条布袋。”
  爱德蒙一个字都不漏地听着,可是其中有些话却听不大懂。说话声不久就停止了,那些人似乎都已离开了地牢。但他仍然不敢进去说不定他们会留下一个狱卒看守尸体。所以他仍然一声不响,一动不动地呆着,甚至屏住了呼吸。一小时以后,他听到一阵轻微的声音,渐渐地愈来愈响。这是监狱长带着医生和随从回来了。房间里沉寂了片刻,显然是医生在检查那尸体。不久,问话就开始了。
  医生分析了犯人所得的病症,宣布他已经死了。接着就传来了一番漠不关心的问话和答话,唐太斯听了非常气愤,因为他觉得全世界都应该象他那样怜爱那位可怜的神甫。
  “我听了您的话觉得非常遗憾。”在医生断言那老人真的死了以后,监狱长说道,“他是一个性情温和,安份守己,傻里傻气自寻开心的犯人,简直用不着看守他。”
  狱卒接着说:“完全不用看守,我敢说,他在这儿住上五十年也不会逃走的。”
  “不过,”监狱长又说道,“我虽说您有把握,但还是再确定一下吧。这倒并非因为我怀疑您的医道,而是出于我们的责任,我们应该对犯人的死亡十分确定才行。”
  房间里又鸦雀无声地沉默了一会儿,唐太斯一直在偷听着,他推测医生正在第二次检查尸体。
  “您放心好了,”医生说道,“他确实死了。这一点我敢担保。”
  “您知道,先生,”监狱长坚持说,“这种事,我们是不能单凭检验就可以满足的。不论外表看上去怎样,还是请您按法律规定的手续办理,来了结这件事吧。”
  “那么,去把烙铁烧烧拿来,”医生说道,“不过这样做实在没有必要。”
  这个烧烙铁的命令使唐太斯打了一个寒噤。他听到了匆忙的脚步声,门的格格声,人们的来来去去的走动声。过了几分钟,一个狱卒进来说;“火盆和烙铁拿来了。”
  房间里静默了片刻,接着听到了烙肉的丝丝声,那种令人作呕的怪味甚至穿透了墙壁,传到了正惊恐地偷听着的唐太斯的鼻孔里。一闻到这种人肉被烧焦的气味,年轻人的额头便冒出了冷汗他觉得自己快要昏过去了。
  “您看,先生,他真的死了,”医生说道,“烧脚跟是最厉害的。这个可怜的疯子这一来倒把他的疯病治好了,他从监狱生活里解脱出来啦。”
  “他的名字不是叫法利亚吗?”一个陪监狱长同来的官员问道。
  “是的,先生。照他自己的说法,这是一个世家的姓氏。他很博学,只要不涉及他的宝藏,也还明辩事理,但一提到宝藏,他就固执得要命。”
  “这种病我们叫做偏执狂。”医生说道。
  “你没有听到他抱怨什么吗?”监狱长对那负责看管神甫的狱卒问道。
  “从来没有,先生。”狱卒回答道,“是从来没有的事,相反的,他有时还讲故事给我听,有趣极了。有一天,我老婆病了,他给我开了一张药方,果然把她治好了。”
  “哦,哦!”医生说道,“我还不知道这儿又增加一位与我竞争的同行呢,我希望监狱长先生,您尽可能妥善地给他办理后事。”
  “是的,是的,您放心吧。我们尽力找一只最新的布袋来装他。您满意了吧?”
  “当然罗。但要快!我可不能整天呆在这儿。”于是又响起了人们进进出出地脚步声。一会儿之后,一阵揉蹭麻布的声音传到了唐太斯的耳朵里,床在格吱格吱地作响,地上响起一个人举起一样重物的脚步声,然后床又受压咯吱地响了一声。
  “就在今天晚上吧。”监狱长说道。
  “要做弥撒吗?”随从中有人问道。
  “不可能了,”监狱长答道,“监狱里的神父昨天向我请了假,要到耶尔去旅行一周。我告诉他,在他离职期间,我会照顾犯人的。要是这可怜的神甫不是走得这么匆忙,他是可以听到安魂曲的。”
  “唔,唔!”医生说道,干他这一行的人大多是不信鬼神的,“他本来就是神父。上帝会考虑他这种情况,不会派一个教士来给他送葬,和他开这么一个鬼玩笑的。”这个残酷的玩笑引起了一阵哄堂大笑。这时,把尸体装进麻袋的工作仍在继续着。
  “就在今天晚上。”监狱长在工作完成了的时候说道。
  “几点钟?”一个狱卒问道。
  “十点或十一点吧。”
  “要我们看守尸体吗?”
  “何必呢?只要把牢门关上,就算他还活着就得了。”
  于是脚步声走远了,声音渐渐变校门链格格地响了一阵,接着是上锁的声音,然后就没有声音了,接下来是一片比任何孤独的环境里更萧肃的寂静,死的寂静,它渗透了一切,甚至渗透了那年轻人的冰冷了的灵魂。他小心翼翼地用头顶起那块大石头,谨慎地环顾室内。室内空无一人。唐太斯一跃钻出了地道。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