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外国名著 >> 去中国的小船>>正文
第07章 悉尼的绿色大街
  1

  悉尼的绿色大街,并不如你从这名字上所想象的——我猜想你难免这样想象——那么漂亮。先不说别的,这条大街上一棵树——哪怕一棵——也没有。没有草坪没有公园没有饮水点,却取名为“绿色大街”。至于原因,那就只有天晓得了。天都可能不晓得。

  直言不讳地说,绿色大街即使在悉尼也是最煞风景的街。狭窄、拥挤、污秽、寒伧、破败、环境恶劣、一股难闻味儿。且气候差劲儿:夏天冷得要命,冬天热得要死。

  “夏天冷得要命冬天热得要死”这说法是有些奇怪。因为,就算南半球和北半球季节相反,作为现实问题也应该热的是夏天,冷的是冬天。也就是说,八月是冬天,二月是夏天。澳大利亚人都如此认为。

  但是,作为我却不能把事情想得这么简单,因为这里边有一个大问题:季节究竟是什么?也就是说,是到十二月就是冬天呢,还是变冷了是冬天呢?

  “那还不简单,变冷了不就是冬天吗!”或许你会这样说。不过且慢,如果说变冷了就是冬天,那么到底摄氏多少度以下是冬天呢?假如隆冬时节一连有几天暖洋洋的日子,莫非就该说“变暖了就是春天”不成?

  喏,糊涂了吧?

  我也糊涂。

  可是我认为“冬天就必须冷”这一想法未免过于片面,所以,即便为了打破周围人的僵化观念,也要把十二月至二月称为冬天,将六月至八月唤作夏天。而这样一来,就成了冬天热夏天冷。

  结果,周围人都认为我是怪人。

  不过也罢,随别人怎么看好了。还是说绿色大街吧。

  2

  前面也说了,悉尼的绿色大街即便在悉尼也是最煞风景的街,没准在南半球都是最煞风景的。就说现在吧,在这十月里的一个下午,我正从位于一座大厦三楼的事务所窗口,往下打量绿色大街大约正中间那里。

  看见什么了?

  看见好多好多。

  晒得黝黑的酒精中毒流浪汉正一条腿伸进污水沟里睡午觉——或动弹不得。

  打扮新潮的无赖少年把锁链揣进夹克口袋,弄得“哗哗啦啦”地在街上游来逛去。

  毛掉了一牛的病猫在寻找垃圾箱。

  七八岁小孩手持尖锥一个接一个猛扎汽车轮胎。

  砖墙上千巴巴地沾着五颜六色的呕吐物。

  所有商店都几乎落着铁闸门。人们早已对这条街忍无可忍,关起店铺逃之夭夭。至今仍营业的只有当铺、酒馆和查莉比萨饼店。

  脚蹬高跟鞋的年轻女郎怀抱黑漆皮手袋,带着“咔嗒咔嗒”刺耳的足音在路上全速行进,就好像被谁追赶似的,但根本没人追赶。

  两条野狗在街心擦肩而过。一条由东向西,一条由西向东。都边走边看地面,擦肩而过时头都不抬一下。

  悉尼的绿色大街便是这样一条街。我常常心想,假如必须在地球的什么地方挖一个特大特大的屁股眼儿,那么场所就非这里莫属了——这就是悉尼的绿色大街。

  3

  我在悉尼的绿色大街开事务所,当然有其相应的理由的。不是因为穷。这里的房租固然便宜到极点,可是我不缺钱.不仅不缺,简直多得花不过来,足可以一古脑儿买下悉尼繁华大街上的十幢十六层高的新大楼,甚至最新式的航空母舰连同五十架喷气式战机都不在话下。反正钱多得一看都心烦。毕竟父亲是砂金王,两年前给我扔下全部财产死了。

  钱派不上用场,统统放进银行,这下利息都用不完,所以又把利息也放进去,结果是利上生利,一想都烦得不行。

  我所以在悉尼的绿色大街开事务所,是因为只要找在这里,熟人什么的就一个也不会找来。正经人断不至于来什么悉尼的绿色大街,大家都怕这条街怕得要命。因此,既没有亲戚来絮絮叨叨说三道四,又没有喜欢指手划脚的朋友来访,眼睛专盯着钱的女孩也不会来。既没有律师顾问来商量财产如何运作,又没有银行行长来寒暄致敬,罗尔斯—罗伊斯(注:Rolls-Royce,英国汽车公司及其商标名。)的推销员也不至于抱着一堆宣传资料来敲门。

  没有电话。

  来信一撕了之。

  安安静静。

  4

  我在悉尼的绿色大街开私家侦探事务所,就是说我是私家侦探。招牌上这样写道:

  私家侦探,收费低廉,但只受理有趣之案件

  招牌用平假名(注:日文字母的一种,原文是用平假名写的。),写当然有其道理,因为悉尼的绿色大街上认得汉字的人一个也没有。

  事务所是六张榻榻米大小的房间,脏得一塌糊涂,墙壁和天花板到处是令人讨厌的黄斑。门安得差劫儿,开了很难关上,关了又不易打开。门玻璃上写有“私家侦探事务所”字样。门拉手上挂有一块正反两面分别写有“住”与“不在”的牌子,“在”朝外时我在事务所,“不在”朝外时我外出。

  不在事务所时的我或在隔壁睡午觉,或在比萨饼店一边喝啤酒一边同女服务员闲聊,非此即彼。查莉是个比我小几岁的可爱的女孩,有一半中国血统。虽说悉尼城很大,但一半是中国血统的女孩,除了查莉没第二个。

  我非常喜欢查莉。估计查莉也喜欢我,究竟如何不得而知。别人想什么我哪里晓得。

  “私家侦探什么的可有得赚?”查莉问我。

  “不赚。”我回答,“有得赚不就是说有钱进来么!”

  “好个怪人。”查莉说。

  查莉不知道我是大阔佬。

  5

  挂出“在”的牌子时,我大体坐在事务所的人造革沙发上边喝啤酒边听格伦·古尔德的唱片。我特别喜欢格伦·古尔德的钢琴,光他的唱片就有三十八张。

  早上第一件事就是把六张唱片放在自动转换唱机上,绵绵不断地听格伦·古尔德,喝啤酒。格伦·古尔德听腻了,有时放平·克劳斯比的《白色圣诞节》。

  查莉喜欢《AC/DC》。

  6

  说是“私家侦探所”,但几乎没什么顾客。悉尼绿色大街的居民压根儿没想到要花钱解决什么,况且他们要解决的问题实在太多,给人的感觉似乎与其一个一个解决,还不如相互协调来得快。总而言之,悉尼的绿色大街对于私家侦探来说决不是容易活命的地方。

  偶尔,在“收费低廉”字样的吸引下也有客人赶来,但大部分——当然是对我而言——都是无聊透顶的案件。

  什么“我家的鸡两天只生一次蛋是怎么回事”啦,什么“每天早上我家牛奶都被偷走请把犯人逮住”啦,什么“朋友借钱不还请跟他好好说说叫他还回”啦,如此不一而足。

  此类无聊委托我统统一推了事。还用说,我又不是为了照看谁家的小鸡、牛奶和催还几个小钱才当私家侦探的!我所追求的是更富有戏剧性的要案,比如身高两米的镶着蓝色假眼的大管家开着黑漆高级轿车跑来说“为了保护伯爵千金的红宝石您能助以一臂之力吗”,要这等事件才行。

  可是澳大利亚没有什么伯爵千金,休说伯爵,子爵男爵也没一个。伤透脑筋!

  这么着,我每天每天都闲得发慌。或剪指甲,或听格伦·占尔德的唱片,或修理已成古董的自动手枪,或在比萨饼店同查莉聊天,以此消磨时光。

  “你别干什么私家侦探了,干点正经事儿如何?”查莉说,“印刷工什么的。”

  印刷工?那也不坏,我想,和查莉结婚当印刷工,不坏不坏。

  但时下我仍是私家侦探。

  7

  一副羊模样的小个子男人从门口进来是在星期五下午。羊模样小个子一闪进屋,先确认是否有人盯梢,然后关门。门很难关严,我上前帮忙,两人一起把门关好。

  “您好!”小个子说。

  “您好!”我应道,“您是……”

  “请叫我羊男好了。”羊男说。

  “初次见面,羊男先生。”

  “初次见面。”羊男说,“您是私家侦探吧?”

  “是的,我是私家侦探。”说罢,我关掉唱机,把格伦·古尔德的《创意曲》放回唱片架,收拾了空啤酒罐,把指甲钳扔进抽屉,劝羊男坐在椅子上。

  “我在找私家侦探。”羊男说。

  “原来这样。”

  “但不晓得去哪里才能找到。”

  “呃呃。”

  “在拐角那个比萨饼店提起来,那个女的告诉我来这里就行。”

  是查莉。

  “那么羊男先生,”我说,“请把事情说给我听听。”

  8

  羊男身穿羊皮罩衣。虽说是罩衣,但不是用粗纹布做的,而是地地道道的羊皮,尾巴和角都带着,惟独手、脚和脸的部位空缺。眼睛蒙着黑眼罩。我不明白这小子何苦非这副打扮不可。入秋到现在已有很多日子了,这副打扮肯定出汗不少,再说走起路来岂不要给小孩子们取笑?莫名其妙!

  “要是热的话,”我说,“就别客气,唔——,就请把上衣脱下。”

  “不不,不客气,”羊男说,“早已经习惯了。”

  “那么羊男先生,”我重复道,“请把事情说给我听听。”

  9

  “其实我是想请您把我的耳朵找回来。”羊男说。

  “耳朵?”

  “就是我衣裳上连着的耳朵。喏,这里!”说着,羊男手指脑袋的右上端,眼珠也同时往右上端翻去,“这边的耳朵被揪掉了吧?”

  的确,他的羊皮衣裳右侧的耳朵——从我这边看为左侧——被揪掉不见了。左耳好端端连着。这以前我还一次也没想过羊有怎样的耳朵。羊耳那东西应该是扁平扁平的,忽扇忽扇地往两边支出,

  “所以想请您把耳朵找回来。”羊男说。

  我拿起桌子上的便笺和圆珠笔,用圆珠笔头“橐橐”地敲着桌面。

  “请谈一下具体情况。”我说,“被揪掉是什么时候?谁揪的?还有,你到底是谁?”

  “被揪掉是三天前,羊博士揪的。还有,我是羊男。”

  “得得。”

  “对不起。”羊男说。

  “再说详细点儿好么?”我说,“说是羊博士也罢谁也罢,我可是全然摸不着头脑。”

  “那么就说详细些吧。”羊男说,“在这个世界上,也许您不晓得,生活着大约三千个羊男。”

  10

  “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着大约三千个羊男。”羊男说。

  “阿拉斯加也好玻利维亚也好坦桑尼亚也好冰岛也好,到处都有羊男,但都不是类似秘密结社啦革命组织啦宗教团体啦那样的存在,没有会议没有会刊。总之我们仅仅是羊男,仅仅希望作为羊男过和平日子,希望作为羊男想问题、作为羊男吃东西、作为羊男成家生子。正因如此,我们才成其为羊男。您明白了?”

  虽然还不大明白,但我还是“唔唔”了两声。

  “可是也有几个人挡住我们的去路,其代表人物就是羊博士。羊博士的真名实姓、年纪、国籍都不知道,是一个人还是几个人也不清楚。不过,是相当上年纪的老人这点可以肯定。而且,羊博士活着的目的是揪羊男的耳朵来收藏。”

  “那又何苦?”我问。

  “羊博士不中意羊男的生活方式,就揪耳朵来作对,还为此欢欣鼓舞。”

  “这人真是乱弹琴!”

  “其实倒也不是多么坏的人,我觉得。大概是在哪里倒了霉,性格变得乖僻起来了吧。所以,作为我只要他还回耳朵就行了,不恨羊博士的。”

  “好的好的,羊男先生。”我说,“把你的耳朵讨回好了。”

  “谢谢。”

  “费用一天一千日元,讨回耳朵五千日元。请预付三天费用。”

  “预付?”

  “预付。”我说。

  羊男从胸前口袋里掏出蛙嘴式大钱包,抽出三张折得工工整整的千元钞票,不无悲怆地放在桌子上。

  11

  羊男回去后,我按平千元钞的折痕,放入自家钱夹。千元钞上沾满了污斑和怪味儿。然后我去比萨饼店,要了沙丁鱼比萨饼和生啤。我一日三餐都是比萨饼。

  “总算有人求上门了?”查莉说。

  “是的,要忙啦。”我边吃比萨饼边说,“得找羊博士。”

  “羊博士不用找的呀,就住在附近嘛。时不时来这里吃比萨饼呢。”查莉说。

  “住在哪里?”我吃惊地问。

  “那谁知道!自己查查电话号码簿不好?你是侦探吧?”

  我半信半疑,但为了慎重起见,还是查了电话号码簿的“羊”页。羊博士的电话号码赫然在目。羊男的电话号码也在。这世道也真是匪夷所思。

  羊男(无职业)…………………363—9847

  羊亭(酒馆)……………………497—2001

  羊博士(无职业)………………202—6374

  我掏出手册把羊博士的电话号码记下,之后喝啤酒,吃没吃完的比萨饼。看来事情将意外快地获得解决。

  12

  羊博士的家位于绿色大街的西头,砖结构小房子,院里开着蔷薇花,在绿色大街上算是整洁得很难找出第二家了。当然已相当旧了,也有毛病,但看上去起码像座房子。

  我确认一下腋下自动手枪的重量,戴上墨镜,一边用口哨吹着《小丑》序曲,一边绕房子转了一圈。没什么特殊之处,里边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窗口挂着白色花边窗帘。简直静得不能再静。很难认为里边竟住着揪掉羊男耳朵的人物。

  我转到房门口。名牌上写着“羊博士”。没找错。信箱里什么也没有,只贴了一张纸,写道“报纸、牛奶等一概谢绝”。

  羊博士家固然找到了,但拿不定主意往下到底该怎么办。也是找得太容易了的关系。本来应该这个那个费尽周折,绞尽脑汁再三推理之后才勉强找到,不料竟找得如此毫不费力,致使我的头脑一下子运转不灵了。这样子真个伤透脑筋。我用口哨吹着巴赫的《主啊,你意即我愿》,考虑着究竟如何是好。

  最简单的是按响门铃,羊博士一出来就对他说“对不起请还回羊男耳朵”。简单之极。

  就这么干。

  13

  我按了十二下门铃,在门前等了五分钟,没有回应,房子里依然静悄悄的无声无息,麻雀在院子草坪上蹦来蹦去。

  正当我转念要回去时,门突然“啪”一声开了,大个头白发老人猛然闪出脸来,样子实在叫人害怕。如果可能,我真想拔腿逃回。但不能那样。

  “嗷——,讨厌!”老人吼道,“人家好容易睡个舒坦的午觉,你们又……”

  “是羊博士吧?”我问。

  “那里不是贴着纸吗?你不认得汉字?听着,报纸、牛奶等……”

  “汉字认得。我不是报纸或牛奶的推销员,我是私家侦探。”

  “私家侦探?一路货色!跟你没事。”说着,羊博士就要“啪”一声把门关上。我伸脚顶住。门撞在踝骨上,痛不可耐,但我忍住了没有形之于色。

  “你没事可我有事。”我说。

  “还不知趣?”说罢,羊博士用皮鞋尖踢我的踝骨。痛得就好像骨头都碎了,但我继续忍耐。

  “冷静点谈谈吧!”我冷静地说。

  “吃你的屎去!”言毕,羊博士拿起手边的花瓶狠狠地砸在我头上。万事休矣。我当即失去了知觉。

  14

  我梦见在井边打水。我用吊桶把井水打上来,倒进大盆里。盆里水满以后,鳄鱼赶来“咕嘟咕嘟”一口气喝干。再次水满,又一条鳄鱼赶来“咕嘟咕嘟”一口气喝干。如此反复不止。我数鳄鱼数到第十一条,随后睁眼醒来。

  四周漆黑一团。天空星斗闪烁。悉尼的夜空着实漂亮。我倒在羊博士门前。周围鸦雀无声,钱包和自动手枪都在。

  我爬起身,“啪嗒啪嗒”拍去衣服上的土,把墨镜揣进胸袋。本想再按一次门铃,无奈头痛得厉害,今天只好暂且作罢。我已经做了不止一天份额的工作:听委托人介绍情况、收预付金、把犯人堵在家里、被踢了踝骨、被砸了脑袋。其余明天继续不迟。

  我顺路到比萨饼店喝啤酒,让查莉处理头伤。

  “好大的肿包!”查莉边用冷毛巾擦我的头边说,“到底怎么搞的?”

  “给羊博士砸的。”我说。

  “不至于吧?”

  “真的!”我说,“刚按门铃做完自我介绍,就挨了一家伙花瓶。”

  查莉独自沉思了好一会儿,这时间里我揉着脑袋喝啤酒。

  “跟我来。”查莉说。

  “往哪里去啊?”我问。

  “还不是羊博士那里!”

  15

  查莉一下接一下按了二十六下羊博士家的门铃。

  “嗷——,讨厌!”羊博士探出头来,“管他报纸牛奶还是私家侦探……”

  “有什么好讨厌的,你这个傻瓜蛋!”查莉吼道。

  “喏喏喏,这不是查莉吗!”羊博士说。

  “你用花瓶砸这个人的脑袋了?”查莉指着我道。

  “嗯,是的吧。这、这又怎么说?”羊博士说。

  “怎么好那么胡来?他是我的恋人!”

  羊博士一脸困惑,“咔嗤咔嗤”搔着脑袋。“那是我不好,不知道的嘛。要是知道,不会那么干的。”

  我也不知道,不知道自己是查莉的恋人。

  “啊,反正进来吧!”说着,羊博士把门整个打开。

  我和查莉进到里边。关门时,这回是我自己撞了踝骨。真是倒霉。

  羊博士把我们领进客厅,端出葡萄汁。杯子脏兮兮的,我只喝了半杯,查莉不管三七二十一喝个精光,连冰块也嚼了。

  “你看你看,我该怎么道歉好呢?”羊博士对我说,“头还痛吧?”

  我默默地点头。用花瓶狠砸人家脑袋,还有脸问什么痛不痛!

  “干嘛又砸又打的嘛,简直是!”查莉说。

  “说来也是,近来我讨厌人讨厌得不行。”羊博士说,“再说卖报的卖牛奶的也的确烦人。结果见到生人就忍不住砸了起来。哎呀,都怪我。不过还年轻吧?我可是一不看报二不喝牛奶。”

  “我一不是卖报的二不是卖牛奶的,我是私家侦探。”我说。

  “对了对了,原来是私家侦探,忘了。”羊博士道。

  16

  “其实登门拜访,是想请您归还羊男的耳朵。”我说,“博士您三天前在超市收款机那里把羊男耳朵揪掉了吧?”

  “那是。”羊博士说。

  “请还出来。”

  “不成。”

  “耳朵是羊男的。”我说。

  “现在是我的。”博士道。

  “那就没办法子。”说着,我从腋下拉出自动手枪。我这人性子急得很。“那么我就要毙了你把耳朵带回去。”

  “喂喂喂,”查莉上来劝阻。“你这人也真是欠考虑。”她对我说。

  “正是正是。”羊博士说。

  我火冲头顶,险些扣动扳机。

  查莉慌忙制止,使劲踢了我踝骨一脚,把枪一把夺走。

  “你也有你的问题,”查莉转向羊博士,“干嘛就不还羊男的耳朵?”

  “耳朵绝对不还。羊男是我的敌人,下次见了还得把另一只揪掉!”

  “为什么那么恨羊男呢!他不是好人吗?”我说。

  “哪里有什么原因,反正就是恨那家伙,一看到他怪模怪样还活得那么洋洋自得,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怨恨情结!”查莉说。

  “哦?”羊博士不解。

  “唔?”我也讶然。

  17

  “实际上你自己也想成为羊男,却又不愿意承认这点,所以才反过来恨羊男的。”

  “是吗?”羊博士显得心悦诚服,“没意识到呀。”

  “你怎么晓得?”我问查莉。

  “你俩可看过弗洛伊德和荣格?”

  “没有。”羊博士道。

  “遗憾。”我说。

  18

  “那么说,我恨的决不是羊男。”羊博士道。

  “是那么回事。”我说。

  “那还用说!”查莉道。

  “果真那样,我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十分对不起羊男君的事。”

  “有可能。”我说。

  “当然!”查莉道。

  “那意味着我该把羊男君的耳朵还给主人喽?”羊博士说。

  “啊,那怕是的。”我说。

  “现在马上还!”查莉道。

  “问题是已经不在这里了呀。”羊博士说,“说实话,早已经扔了。”

  “扔了?……扔哪里了?”我问。

  “哎呀,这……”

  “快说!”查莉大喝一声。

  “唔,其实是放在‘查莉’店的冰箱里。和意大利香肠混在一声。啊,歹意倒是没……”

  没等羊博士说完,查莉就抡起手边的花瓶毅然决然地朝羊博士头顶砸去。作为我就别提有多开心了。

  19

  最后,我和查莉终于找回了羊男的耳朵。当然,找回来时耳朵已经变成褐色,沾了“红辣椒”酱油。一位客人点了意大利香肠比萨饼,在那一片即将入口的瞬间我们把它扣了下来。真是险而又险。我们把耳朵上面的奶酪冲洗干净,但“红辣椒”酱油的污痕无论如何也弄不掉。

  对于耳朵的返回羊男自是欢天喜地,但看到它已变成褐色且沾了“红辣椒”酱油——固然没有说出口——多少像有点失望,于是我少收了两千日元费用。查莉用针线把耳朵缝在衣裳上。羊男站在镜前拨动两三下,耳朵忽扇忽扇的,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20

  顺便补充两句。羊博士幸运地变成了羊男。他每天都穿着羊男衣裳来查莉店吃比萨饼。看上去羊男/羊博士甚是幸福,这也全托了弗洛伊德的福。

  21

  事件解决之后,我开始和查莉约会。我们吃完中华料理,在闹市区的电影院看鲁奇诺·维斯康提的《诸神的黄昏》。黑暗中我想吻她,她用高跟鞋跟使劲踢我的踝骨,痛不可耐,嘴却未能完全张开。

  “可你不是说我是你恋人么?”十分钟后我说。

  “那时是那时。”

  不过我想查莉其实喜欢我。只是,女孩子有时候好多事情都正话反说。我是那样认为的。

  “对不起。”电影放完后我说。

  “你还是别干什么私家侦探那种傻勾当了,找个像样的工作存一点钱。那样,我可以重新考虑。”查莉说。

  前面也说了,我的存款多得叫人心烦,但查莉不知道,我也无意告诉她。

  我非常喜欢查莉。所以当印刷工也未尝不可。

  但眼下我还是私家侦探,继续歪在悉尼绿色大街的事务所沙发上等待顾客。音箱里淌出格伦·古尔德的钢琴声——勃拉姆斯的《间奏曲》,我最喜欢的唱片。

  如果你有什么问题,请在我当印刷工之前敲我绿色大街的事务所的门。收费非常便宜,而且可以讲价。只是,要案子有趣才行。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