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外国名著 >> Facebook效应>>正文
第7章 令人痴迷的图片功能上线

  他正以一种越来越广泛的理论来诠释facebook的真正涵义。

  随着2005年秋季学年的到来,facebook已有效地覆盖了美国大学市场--85%的美国大学生是其用户,其中有60%的大学生每天不止一次登录该网站。现在扎克伯格想把网站成员拓宽到新的用户群中,但公司里有很多人怀疑这样做是否合适。公司董事吉姆·布雷耶回忆道:"当时的争论围绕着'下一步是什么'展开,我们要走国际路线吗?我们的策略是不是保住将要毕业的用户而同时争取年轻的成年人用户?但我们知道,如果要做出好成绩,就必须开始去赢得高中生的心。"

  扎克伯格和莫斯科维茨发现facebook慢慢地朝"无处不在"发展。对他们而言,高中显然是下一个要拿下的市场。美国有大约1 600万高中生,而只有差不多1 100万大学生,所以,这一计划可能为facebook带来大量的用户增长。而这对遏制myspace是重要的,myspace正在高中学校里迅速攻城略地。一旦你知道扎克伯格是怎么认为的,你就知道董事会将如何投票。

  所以facebook在那个夏季开始计划把高中生纳入用户之中。投资人布雷耶和科勒--公司里年纪较大的人,都提出争议说,facebook的品牌不可改变地与大学联系在一起,大学生不愿看到高中生加入到他们中。他们指出,对高中开放的facebook应该独自运营,名字也不能一样。他们认为"高中facebook"是个不错的名字,但facebookhigh.com这个网址由一个投机者持有,而他又漫天要价。

  如果高中生连上了facebook,服务器将怎样确定用户的身份?保护实名制和真实身份这种文化教养是极为重要的。到此时,大学发放的后缀为.edu的电子邮件地址保证了用户身份的真实性。这是facebook有能力保护其用户信息的基础条件--你只与你认识的人分享资料。多于一半的用户如此地信任他们信息的安全,他们甚至把手机号码都放在了个人简介上。

  然而,只有少数高中(大多数为私立学校)向学生们发放电子邮件地址。公司的新法律顾问克里斯·凯利(chriskelly)发起了一个小活动,希望借此说服高中学校,将其视为一项在线安全措施而向学生们发放电子邮件地址。这些学校得出结论,这种方法不太可能行得通。然后,facebook考虑创立其自有的国家高中学校电子邮件服务。最终,facebook拿出了一个折中方案。该方案包括:在facebook上鉴定你的真实身份,实际上即是作为你的在线好友,要担保你身份的真实性。这也鼓励了大学一年级学生和二年级学生邀请他们仍在读高中的朋友们加入facebook。然后,这些新用户就能够邀请他们的朋友加入。这实际上是一个高中版facebook,进展比较慢。服务器为美国的37 000所公立和私立中学创建了单独的"网络"或用户群体。

  最初,这个面向高中的网站作为一个独立的"facebook"运营。尽管高中生用户也在facebook网址上登录,但他们不能看到大学生用户的个人空间。开始,用户增长的速度慢得像龟爬,但在2005年10月底,每天加入该服务器的高中学生数以千计。(在那时,每天总共有差不多2万名新用户加入facebook。)

  facebook不再仅仅是一个"大学现象"。在莫斯科维茨的大力支持下,扎克伯格不久就坚持认为这两项业务应该合并。到2006年2月,他们准备好了摒弃差异化,用户从此可以自由地建立友谊,无视年龄或年级的限制向任何人发送消息(最低年龄被设为13岁)。科勒、布雷耶和一些年龄较大的员工仍然十分担心,当大学生看到高中生在网站上与他们为伍时,facebook对他们的吸引力可能会急降。

  当公司把两套体系合并的那天,他们情绪非常激动。但结果是,注意到这个情况的大学生们一般都感到高兴,因为他们能够与更多的人交流了,并有可能多结交一些朋友。当facebook扩张了用户群时,有一些人抱怨,其实一直都有抱怨。一个新的群,名叫"你还只是高中小屁孩,竟敢加我为好友?太难堪了……滚蛋吧你'。但数据告诉了扎克伯格和他的团队他们想知道的情况,在高中生和大学生之间不断开展着大量的交流,而且合并的结果总体来看是涨势喜人。到了2006年4月,facebook拥有了超过100万的高中生用户。

  帕洛阿尔托的爱默生大街上"中国快乐"餐馆楼上的狭窄房间,已经装不下不断增多的fac.elxx~员工。公司搬到了离斯坦福大学不远的地方,而且就在g0091e公司第一个总部的街对面。facebook所在的大夏是一座现代化玻璃办公楼,象征着公司的一个新的庄严形象。搬迁过程显示出facebook典型风格的多样化即兴发挥。每个人都自己动手搬自己的东西。结果出现了如下场面,一排穿着t恤、衣冠不整的年轻工程师们向前推动他们的办公椅?沿着人行道走过一个街口的路程,他们每个人扛着一个特大号电脑显示器,人数并不多:

  2005年10月, 当facebook达到500万用户时,公司在董事彼得'泰尔位于旧金山的俱乐部"战栗"中举办了又一场派对来庆祝--这在突破100万用户的那次庆祝派别之后才仅仅过了10个月。每天都可以越来越明显地看到,用户们对facebook入了迷。在该学年开始时,facebook几乎把其开放注册的学院的数量增加了一倍--超过了1 800所。在几乎所有开放的学校中,学生注册车都迅速超过了50%。多于一半的用户至少每天登录一次--对任何互联网商业公司来说,这都是了不起的统计数据。而在办公室里, 员工们被电子邮件发送来的鹌鹑图片猛烈"轰炸"。

  用户们注意到在facebook搜索页面的最底部,引用了一句来自(婚礼段客)的台词:"我甚至都不知道鸽鹑长的是什么样。"用户们正试图帮上点忙。要不然就是在开玩笑,或者两者皆有。其实这个引言并不重要。但用户们在乎。

  用户们每天在facebook浏览2.3亿个网页,而网站收益攀升至每月约100万美元。收入主要来自网络广告,广告主在facebook上投放廉价的陈列广告。得到赞助的群组,例如苹果公司和"维多利亚的秘密"内衣公司管理的赞助群带来数千美元的收入,而在私立学校发布的公告也带了一些收益。但由于其成本每月达到将近150万美元,所以facebook平均每年会花掉不少资金,大约600万美元。资金主要是来自阿克塞尔公司的投资,但扎克伯格并不太担心这件事,达斯汀·莫斯科维茨也一样。莫斯科维茨继续拼命地工作,不办公的时候,他会骄傲地驾着在9月购买的宝马6系轿车到处兜风。

  公司里很多人感觉到,他们正在参与创造一项历史。马特·科勒与这个管理团队的大多数人不同,他毕业于耶鲁音乐系,事实上获得了学位,他看到了一些相似之处。他说:"这是独特的创造性时代思潮的其中一个时刻,比如说,20世纪40年代纽约的爵士乐,70年代的庞克摇滚乐,或是18世纪晚期的第一所维也纳学校。"员工们笃信自己正在缔造历史,这使得他们工作起来更加卖力。

  但历史并不是靠facebook独家制造。该公司周围的其他公司,也创立了一个更加喜爱交际的互联网络。就在拐角处是ning公司,由马克·安德森投资,公司创建软件来使任何人都能够建立起自己的私人小社交网络。向北45分钟的车程,旧金山的digg公司正在开发一个新工具,允许人们分享他们在网页上发现的文章和其他媒体文件。其他像bebo和hi5这样的社交网站则是小荷才露尖尖角,它们以facebook的用户为相同目标客户。但无论如何,全世界的用户们都想要的是好的产品。

  达斯汀·莫斯科维茨更感兴趣的是现今的用户数量,而不是历史类比。他总是对竞争者保持警惕,myspace的用户数从1月份的600万增至现在的2 400万,对此他感到担心。某一天,莫斯科维茨问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去他的myspace。"扎克伯格回答。

  在这之后不久,他有一个机会以稍微礼貌的语言直接向myspace管理者们表达一种相似的蔑视见解。扎克伯格和科勒坐飞机到洛杉矶,在那里,他们与罗斯·莱文索恩(ross levinsohn)坐在一间餐馆里,莱文索恩是鲁伯特·默多克新闻集团旗下福克斯公司的互动小组组长,负责监管myspace。他们的竞争者再次担忧了起来。莱文索恩正在与扎克伯格拉近关系,因为他想买下facebook,把它和myspace添入其数字投资组合中。但扎克伯格像往常一样,只是在引他人局。在安格文的《偷取myspace))一书中,她叙述了莱文索恩似乎质疑facebook可以处理好其快速增长引发的问题。扎克伯格对这个评论和莱文索恩的企业均表示了蔑视。"这就是一家洛杉矶公司与一家硅谷公司的区别,"他说,"我们打造这个公司是为了持久,而这些家伙(指myspace的家伙们)什么也不懂。"

  在facebook达到500万用户之后又过了几个星期,它增加了一个新功能,这将转化其服务的性质。到此时为止,facebook成功的一个原因是其

  "简单到傻瓜都能操作"(一个员工这么说)--所有你能够做的是填写你自己的个人简介,浏览其他人写到他们空间的信息,但有一个方法可用来定制和修订你的个人空间,这渐渐变得非常流行。尽管用户只被允许粘贴一张简介图片,但学生们频繁地改变那张图片,有时一天修改好几次。他们明显希望能够张贴更多图片。

  在互联网上,图片存储网站疯狂猛增。当年早些时候,雅虎收购了flickr,flickr在这一行是一个先锋,它只允许用户上传免费图片,但其称为"标签"的功能很有创意。摄影者在上传某张图片时,会在图片中嵌入一个标签,根据其内容标记。单张图片可能会被标记为"风景"、"威尼斯"、"敞篷车",然后用户们可以根据它们的标记来搜索图片。

  随后而来的是一场冗长的争论,讨论facebook开展图片存储业务是否明智。早期扩展wirehog应用程序的部分目的在于使用户观看彼此电脑上的图片,但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当wirehog的功能被激活的短暂时间里,很少有用户尝试它。当业务像过去一样疯狂增长时,扎克伯格担心胡乱调整facebook的简易特性是冒险行为。但最终帕克和其他人说服了他,创建一个facebook的图片功能是值得一试的。"支持开发图片功能的依据是,"帕克说,"它用在facebook上比作为一个独立的应用软件用处更大。"

  公司一些最优秀的新雇员承接了这项工程。阿伦·西锡格监督用户界面和设计,工程师斯科特·马利特编写了上述软件。管控设计流程的是新雇用的产品副总裁道格·赫什(doughirsch)--罗宾·雷德辛辛苦苦招聘到的人才。赫什是一名网络公司老将,曾经是雅虎公司前30名员工之一。

  几周之后,西锡格、马利特和赫什很快制订出一个精心设计但略嫌死板的图片存储业务。与互联网上的许多网站一样,它允许用户上传图片,将其收入到在线影集中,使他人能够对图片进行评论,但他们知道这个方案并不完全正确。赫什在互联网产品设计方面有着多年经验,建议他们采取一套不同的方法,一套facebook独有的方式。

  "我希望存在一个真正的社交功能,我们可以把它加入到这其中。"他在一次会议中说。西锡格,这个非常严肃的年轻人,额前垂着金色的留海,形象犹如纯纯的海滩男孩般漂亮,但其脸上瞬间即逝的苦笑很少能为其加分,想想那是什么意思。"我回去想了一会儿,"他回忆道,"我在想,'你知道吗,在图片中,我最在乎的是里面都有谁。"'

  这是一个突破。他们决定,facebook的图片将只能采用一种方式标记--使用图片中人物的名字。这听起来本该如此,但以前从来没这么做过。你只能标记那些已经被证实了是你朋友的人。被标记的人将会收到一条信息,提醒他们这件事,而在彼此的页面显示的好友列表中,他们的名字旁边会显示出一个图标。

  图片项目组做出了两个其他重要的决定。为了看下一张图片,你需要做的仅仅是点击你正在查看的图片的任意一处。你不需要点击一个小的"下一张"按钮。他们试图鼓励"facebook着迷症"--保持人们不断点击浏览服务页面。这使得查看图片简单方便而且容易上瘾。他们还冒了一个险,决定压缩图片为小得多的数码文件,因此当图片在facebook上呈现时,比起原作品,其解析度会低很多。但这也意味着,图片的上传速度会更快,因此用户能够从他们的个人电脑上选择大量图片,并在几分钟内就能在网上看到它们。

  人们愿意接受低清晰度的图片吗?他们愿意使用标记吗?在10月底的一天,当团队把图片功能开通时,他们紧张地看着一个大的显示器,上面显示着其时每一张上传的图片。第一张图片是一幅包含一只猫的卡通画。他们担心地望着彼此。然后,过了差不多1分钟,他们开始看到女孩子们的图片--群组中的女孩们,派对中的女孩们,女孩们为其他女孩们拍的照,而且这些图片被打了标记!这些女孩不停地发图片。女孩们的图片每次达到满屏时,只有几张男孩的图片。女孩们在庆祝她们的友谊。因对用户上传的图片数并没有设限,女孩们贴出了好多。

  实际上,普通的图片已经变得更生动形象了。它们传达了一个不经意的信息,当图片被标记后,它就表达了对你的朋友关系的详细说明。"很快,我们知道,人们分享这些图片基本上是表示'我认为这些人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想让所有人知道,我与他们关系很近'。"西锡格说。到这时,在facebook有两种方式展示你有多么受欢迎--你有多少好友,你在图片中被标记过多少次。

  在这个数码照片的时代,西锡格、马利特和赫希也已经碰巧发现了图片的--个最适当的新用途。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随身携带内置摄像头的手机,用其拍下每天日常活动的快照。如果你总是随身携带一个摄像机,你就可以照下一张照片,只是为了记录生活中发生的事件,然后把它放到facebook上,并让你的好友们知道。照片上的标记会自动链接到网站-e的相关人等。这与myspace上通常使用照片的方式非常不同。myspace上的照片都是精挑细选的热门快照,用户上传这些照片是为了使自己显得有吸引力。在facebook上,图片不再是业余者的艺术作品,而是一种基础的沟通形式。

  在短时间内,facebook变成了互联网上最炙手可热的图片网址,图片功能也成为该网站上最受欢迎的功能。在开通1个月后,该项业务85%的用户至少在1张图片上被标记过。不论他们乐不乐意,每个人都被标记入了图片中。大多数用户设置了他们的个人空间,当某人把他们标记入一张图片时,他们就会收到一封电子邮件来通告这一情况。一旦他们收到这种邮件时,谁都忍不住会亲眼去看看那张新图片。在图片功能开通后,用户们开始更频繁地访问facebook,因为那里有更多的新东西去看。这使得扎克伯格激动起来,他判断服务器是否成功的主要标准是用户的访问率有多频繁。整整70%的学生现在每天都访问facebook,至少85%的学生是每周访问一次。在这一方面,对任何互联网服务来说,或是对任何一种商业公司来说,这都是了不起的客户忠诚度。

  很快,问题转换为facebook是否能处理好所有的新数据和庞大的信息量。在存储和服务器方面,它带来了沉重的负担。在6个星期内,图片功能的运用占用了facebook计划供以后的6个月使用的所有月良务器。幸好facebook拥有杰夫·罗斯柴尔德这样的数据中心软件熟手。他每晚都工作到夜深人静,尽力保持公司的服务器不越过"红线"--超过服务器的容量和可能性的崩溃。来自公司各个部门的人都被抓壮丁似的派到数据中心,帮助插上新的服务器。大多数同事都认为马利特是一个编程天才,他的工作重心是重新编写图片软件编码,使其更健全和更有效率。2009年末,facebook上已经发布了300亿张图片,成了目前世界上拥有图片最多的网站。

  图片功能的成功导致facebook自扎克伯格而下的每个人,都产生了顿悟。功能开发团队建立了一个绝不是普普通通的照片存储应用程序,他们把它和facebook结合起来的方式产生了神奇的魔力--把一种普通的在线活动与一批社交关系叠加了起来。

  在facebook内部,他们第一次亲身体验了facebook的影响力。扎克伯格开始谈及用什么来标明"社交图表",其意思是,由于用户与他们的好友联络,在facebook中形成的关系网清楚地说明了彼此的关系。有了facebook图片功能,你的好友们--你的社交图表,提供了更多的信息、上下文背景以及友谊之情。由于图片以人的名字标记,而facebook当用户被标记时会提醒他,只有在这种条件下图片功能才能完全实现。标记决定了这些图片如何被分配出去。"看着标记的增长,"马特·科勒说,"对我们来说,那是第一次惊讶于社交图表能够被用来当作一个分配系统,分配的途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也许这套社交图表应用到其他在线活动上会更有趣、更实用,但facebook怎么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呢?如果图片功能是facebook平台上一个最新的应用程序,那另外一些应用程序算什么?扎克伯格发现这些是很令人兴奋的问题,而它们与他和德安杰罗在facebook诞生前探讨过的想法相吻合,这个想法是关于整个互联网需要怎样才能变得更"社交化"。wirehog的梦想终于结出了果实。"看到图片功能带来的成果,"肖恩·帕克说,"是使马克的梦想具体化的重要一环。他正在以一种越来越广泛的理论来诠释facebook的真正定义。"

  哈佛继续出现在facebook的故事中。随着图片功能的成功,扎克伯格开始谋划在服务上做出更多生动的改变,但为了贯彻这些计划,他需要大量最高水平的新编程人员。他对硅谷中提出求职申请的那些人感到失望,他们与facebook的文化格格不入,太过公式化,没有完全打破旧习俗的观念,而且在他看来,他们的创造能力不佳。因此,他找遍facebook,寻找以前在哈佛大学给他留下印象的人--当过助教和主修计算机科学的一些人。他写下了一个列表,把它交给了职业招聘人罗宾·雷德,罗宾开始打电话给表上的人,结果他们中的很多人都住在西雅图。

  2010年1月,facebook雇用了4位计算机科学系的前任助教,来自哈佛2003至2004届--其中3位在微软工作过,一位来自亚马逊网上书店。扎克伯格认为,来自微软的查理·奇弗(charlie cheever)是个与他志趣相投的人,因为奇弗曾经因为下载学生信息到一个数据库中而受到哈佛行政委员会的处理。奇弗让几位朋友使用他的程序搜索,可以查到谁与谁是隔壁邻居,某个漂亮女孩住在哪个宿舍里。这是一个不符合传统的行为,与扎克伯格的facemash相比没什么大不同,但要更早一年。

  热门快照的大量涌入立即为facebook的工程技术方面带来了新的严格要求和关注。首先,他们够年轻,能够理解开放性和透明度--这是公司价值观的中心部分。而且,他们在最好的软件公司有过几年的工作经验,他们期望的只是参与开拓性的互联网创新。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