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外国名著 >> 暗算>>正文
第21节

  “但他为什么要杀你?”伊晴轻声问,使麦修回到现实之中。

  麦修凝视着靠在石棺侧面的黏土面具。“自从我在两表前有了相当宝贵的发现后,他就变得怪怪的。”

  “图书馆吗?”

  “不是,别的东西。现在都不重要了。我跟卢乔治曾经约定好,谁发现的东西就归谁。但卢乔治迷上我发现的那样东西,不惜杀人也要得到它。”麦修抬头望向伊晴。“问题是,只要他开口,我会毫不考虑地把那样东西送给他。”

  伊晴双手插腰开始用脚轻拍地面。“也许卢乔治跟可怜的露西一样精神错乱了?”

  “不,”麦修说。“我认为他从一开始就在利用我。他甚至比我自己还要早发觉我很可能会找到萨玛古国遗址的线索。他主动跟我交朋友,让我任意使用他的图书室,陪我去找寻古萨玛,然后在用不着我时企图杀害我。”

  “但他是你朋友。”

  “从那件事后,我择友时更加谨慎了。”麦修苦笑道。“当年的我真是个大傻瓜,竟然因卢乔治对我的研究深具信心而引以为荣。不知道为了什么,我想得到他的赞许。”

  伊晴的眸中浮现温柔的了解。“也许是因为他给了你你父亲——”石头磨擦声打断她的话,她猛然转身环视周遭。“那是什么声音?”

  麦修放下笔记本,缓缓站起来。“我相信我们有同伴了。”

  雷亚泰从房间另一侧一具半掩的石棺里爬进来。“我一直很好奇卢乔治到底出了什么事。”

  “雷亚泰。”麦修看到他跨出石棺。

  “原来是你把他推下楼梯的,对不对,柯契斯?真聪明。”亚泰露出迷人的微笑,把手中的手枪瞄准麦修。“可惜你再也无法亲口告诉别出心人事情的经过。”

  “亚泰,”伊晴目瞪口呆地望着他。“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认为应该很明显了吧。”亚泰说。

  “的确。”麦修后悔地瞥向他的大衣,大衣挂在伸手可及的范围外。他暗中咒骂自己把手枪留在大衣口袋里。“你迷人的姊姊在哪里?”

  “在这儿,柯契斯。”莲娜优雅地从覆盖几座雕像的一块帆布后面走出来,她的手里握着一把小巧的手枪。“我们一直在恭候大驾。我们监视你家好几天了,知道机会迟早会来临。”

  亚泰对伊晴微笑。“我相信你会很高兴知道,你和你的丈夫将以最合适的方式结束你们的古萨玛研究。你们将被传为卢氏诅咒的最新受害者。”

  伊晴感到胸口发紧,这才发现她紧张得忘了呼吸。她焦虑地瞥向麦修,他仍然若无其事地斜倚在石棺边缘上。他的脸孔像一张冰冷没有表情的面具。这个是赢得“冷血柯契斯”称号的那个男人,她心想,现在她知道为什么了。

  她纳闷自己怎么会认为麦修神经过敏。

  他幽灵般的灰眸与她短暂相遇,灰眸中的冷酷决心令她不寒而怵。她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可能脱困,麦修一定做得到。

  这个是“萨玛柯契斯”。事态的发展证明她当初没有看走眼,她早就知道他是勇于冒险犯难的实践家。

  伊晴又开始呼吸了。他们是同志、伴侣、搭挡,她必须准备好在麦修构思的计划中扮演好她的角色。

  “我猜测希望你们两个会逃往欧陆是太奢求了。”她希望她的语气听来像是厌恶。

  “要我们放弃努力得来的一切?”莲娜冷笑一声。“别痴人说梦了。我们兄妹俩好不容易才在社交界得到今日的地位,我们才不打算因为你这种卖弄学问的怪人,或你比较危险的丈夫而让三年的心血付诸流水。”

  伊晴严肃地点点头,好像莲娜的话很有启发性,“原来如此。柯契斯说过类似的话,但我告诉他你们太聪明,不会在发生了这些事之后还留下来。”

  “你显然高估了他们的智力,亲爱的。”麦修轻声说。

  怒火在亚泰眼中窜升,他抽搐似地举起枪管。“闭嘴,你这个傲慢自负、多管困事的混蛋!你和你的夫人马上就要躺进其中一具萨玛石棺里了。我想稍微挤压一下,应该能够把你们装进同一具石棺里。那样不是很浪漫吗?”

  “这就是你们的计划?”麦修嘲讽地扭曲一下嘴角。“你们打算把我们塞进这种东西里?”他拍拍石棺边缘。

  麦修的小动作使亚泰皱起眉头。等麦修的手静止不动时,他的眉头才舒展开来。“行得通的。”

  “你比我想像中还要白痴,雷亚泰。”麦修说。“要知道我在伦敦不是没有朋友,他们很快就会推断出发生了什么事,还会知道事情是谁做的。”

  “不大可能。”亚泰眯起眼睛。“就算你的朋友,比方说葛菲利,推断出发生了什么事,他也无法证明什么,他甚至无法找到你们的尸体。”

  伊晴瞪着他。“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亚泰微笑。“装着你和柯契斯的石棺将在今天深夜被抬上掏粪式的马车,跟几座粪坑里面的东西一起被运出城。我已经从贫民窟雇了一群粗壮的农奴来办这件事,他们不会多问不该问的问题,更不会撬开密封的棺材偷看里面的尸体。”

  “你们俩会消失在某处田野的某个无名坟墓里。”莲娜说。“非常简单又令人满意。”“才不会那么容易。”伊晴激动地说。“我们的车夫会在两个小时内来接我们,他找不到我们时会找人搜遍整个萨玛学会。”

  “这会儿已经有人带口信去你家说你们今天下午不需要马车。”亚泰的眼里有兴奋与得意。“你的仆役长会被告知你们因天气晴朗而决定散步回家。”

  麦修露出微感兴趣的样子。“你凭什么认为有人会相信?”

  莲娜微笑。“今天下午人们会看到一男一离开萨玛学会,男的会穿着你的大衣和马鞍,爵爷。女的会穿着柯契斯夫人著名的萨玛绿衣裳和戴着她可笑的软帽。”

  伊晴皱眉。“你们要穿着我们的衣服离开这里?”

  “然后消失在伦敦的人群里,从此不再出现。”莲娜说。“卢氏诅咒又害死了两个人。”

  “人们会议论纷纷。”伊晴说。“柯契斯的朋友会起疑心。”

  “调查永远不会有结果。”莲娜向她保证。“社交界会猜测谈论一阵子,然后整件事会逐渐为人所淡忘。几个月后亚泰和我就可以回到伦敦继续以前的生活,没有人会把我们跟你们的失踪联想在一起。”

  “或是跟露西的死扯在一起?”麦修动了动身子,靴子拂过靠放在棺材边上的面具。

  亚泰吓了一跳,目光立刻转向麦修的靴子,然后他放松下来。“看来你推断出来了,是不是?聪明。”

  “在看过露西的日记后并不难。”伊晴说。“你杀了她,因为她企图胁迫你跟她无走高飞到意大利去。”

  亚泰扮个鬼脸。“露西不再有趣了,我想要好聚好散,但她死缠着我不放,她一心想去意大利,但我无法理解她怎么会认为我会愿意陪她去。”

  “露西不肯放过亚泰,”莲娜握紧手中的小手枪。“后来她还企图勒索他。我们不得不采取行动。”

  “幸好她没有发现我和莲娜是兄妹,但她设法得知了一正些在北方发生的事。”亚泰耸耸肩。“她知道得太多了。”

  “我们不得不除掉她。”莲娜解释。“还有她雇用的那个博衡警探险。”

  伊晴望向亚泰。“我猜杀死那个警探的强盗就是你?”

  “我打扮成强盗的样子还不难看。”亚泰说。“但露西的问题就比较棘手了。她的死不能牵扯到我或莲娜,我们花了不少心血才演她那场戏。”

  “还陷害我成为戏中的主角。”伊晴忿恨地说。

  麦修交抱起双臂。“果然跟我们推断的一样,亲爱的。他们使露西的死看起来像是你和范奈克造成的。”

  “你也别太难过,柯契斯夫人,范奈克跟我一样不知情。”莲娜说。“他到那间卧室时以为是要跟他当时的情妇幽会。”

  “我猜那个情妇就是你吧?”伊晴说。

  “没错。”莲娜微笑。“幸运的是,露西始终没有发现我跟亚泰的关系,以及我在北方那件事里扮演的角色。她在日记里显然没有提到我,因为在几个月前范奈克发现日记后,他企图勒索的只有亚泰。”

  伊晴在莲娜的证据中听出一丝犹疑,好像莲娜并不十分肯定露西的日记里没有提到她。伊晴用眼角余光瞧向麦修。他微微摇了摇头,伊晴立刻明白他不要她证实莲娜的猜测,麦修打算用日记作为他们保命的谈判筹码,伊晴心想。

  “你和范奈克在那间卧室里,亚泰故意带一个朋友经过走廊。”莲娜说。“亚泰恰如其分地装出震惊和反感的样子。”

  伊晴猛然转身面对亚泰。“你和你的朋友立刻到处散播范奈克与他妻子的密友有染的谣言,然后你设法说服露西服下过量的鸦片酊。”“那很容易。”亚泰向她保证。“我告诉她杯子里有安抚她神经的新药水。她连问都没有多问一句就喝下去了。”

  “而大家都称之为自杀。”伊晴说。

  “恭喜你终于明白了。”亚泰嘲弄地微微鞠个躬。

  “好一对该死的演员。”麦修说。

  “你怎么猜到的?”莲娜笑首这。“亚泰和我在北方时确实是演员,但三年前我们决定自行编剧在伦敦演出。你不得不承认我们的演技精湛。”

  麦修垂下双臂抓信石棺的边缘,他的动作再度使亚泰浑身一僵。

  麦修轻蔑地注视着他。“你们演出第二出杀人戏码时,又企图指派伊晴和范奈克为主角,对不对?你们还把我列入你们的演员阵容,安排我当范奈克的行刑者。”

  “如果你们之中有人想到跟我商量。”麦修说。“我就可以告诉你们,范奈克不是那种会赴约决斗的人。”

  莲娜的跟中冒着怒火。“我早就知道他软弱,但发现他是十足的懦夫时已经来不及了,决斗前夕我去找他,准备演出眼泪汪汪、心烦意乱的情妇。”

  “你想确定一切都照你们的计划发展。”麦修说。“我可以想像得出来你看到他准备离开伦敦时有多么懊恼。”

  “比你想像中还糟。”莲娜说。“我到达他家时,他刚刚坐下来要写信给伊晴。他发现伊晴把露西的死怪罪于他,他打算告诉她他怀疑是亚泰害死了露西。他认为那个情报能说服伊晴阻止你,柯契斯。如果那天晚上我没有去找他,后果真不堪想像。”

  “你开枪打死了他,对不对?”麦修说。“就在他的书房里。”

  “我别无选择。”莲娜说。“他打算逃到乡下去。”

  伊晴忿忿不平。“你杀了范奈克之后叫来亚泰帮你把尸体抬进马车,你们把他留在决斗地点,希望大家会认为是柯契斯残酷地杀害了他。”

  亚泰耸耸肩。“或者是拦路抢劫的强盗杀害,只要范奈克死了,是谁杀的并不重要。”麦修再度改变姿势,靴尖再度擦过面具。这一次亚泰似乎没有注意到。

  伊晴发觉麦修在过去几分钟里做了许多这种无关紧要的小动作,这样的焦躁不安跟他平时的冷静自制大相迳庭。

  他的目光与她交会了一秒,她轻而易举地看出他眼神中警告。他显然是计划着采取某种行动。

  在那无声沟通的一瞬间里,伊晴恍然大悟那一连串看似无关紧要的动作是在诱使亚泰和莲娜习惯他的微小动静。

  “有件事令我大惑不解。”伊晴慢吞吞地说。“你们为什么等了这么久才对范奈克下手?露西三年前就被你们谋害了。”

  莲娜的眼神一暗。“那个混蛋不久前才发现露西的日记。在女仆整理露西的遗物前甚至没有人知道它的存在,直到范奈克搬家时它才曝光。”

  “三年来莲娜和我都认定没有人知道我们的秘密。”亚泰说。“两个月前范奈在来找我,说他发现了露西的日记和知道了她所知道的事。他说只要我定期付钱,他就会保守秘密。我不得不同意,但莲娜和我一直在想办法除掉他。”

  莲娜对伊晴微笑。“后来你突然带着古萨玛宝物和藏宝图的荒唐朝故事重回社交界,还使柯契斯对你大献殷勤。”

  亚泰瞥向麦修。“老实说,你对伊晴和她的藏宝图流露出认真的兴趣时,莲娜和我都大吃一惊。当你变本加厉地引诱她和宣布订婚时,我们知道你相信她的藏宝图是真的。没有别的方法可以解释如此荒谬的结合。”

  “是吗?”麦修轻声问。

  莲娜自顾自地往下说。“当你一心想染指伊晴的藏宝图时,我们很快就看出我们可以利用你和范奈克的敌对状态来促成范奈克的死亡。”

  “但日记仍是问题。”麦修说。“你们必须毁灭证据,于是你们到范奈克家搜寻它。”亚泰皱眉。“然后遇到了你。但你怎么会知道日记的事?”

  “啊,问得好。”伊晴说,退后一小步来到她几分钟前堆的土简塔旁边。“另外还有多少人知道?”

  “等你们消失后,我们会设法拿到日记的。”

  “也许吧!”麦修说。

  “说服你伤心欲绝的妹妹丢掉那本受诅咒的日记应该不难。”莲娜说。

  “那可不一定。”麦修微笑道。“我已经做好了安排,万一我或妻子出了事,日记就会落入适当的人手里。”

  “我不信。”莲娜厉声道。

  麦修扬起眉毛,但一言不发。

  亚泰皱起眉头。“莲娜?”

  “他在吓唬人,亚泰,不要理他。我们会得到日记的。”

  “你们也许有兴趣知道我们怎么会知道日记的存在。”伊晴从容不迫地说。“要知道,那绝不是偶然。”

  亚泰和莲娜同时转向她,从他们的表情中明显地可以看出他们没有考虑到那一点。

  “你在说什么?”亚泰问。

  莲娜怒目而视。“一定是范奈克告诉你的。”

  “事实上,不是范奈克。”伊晴说。

  “那么是谁?”亚泰叫道。

  莲娜斥责地看他一眼。“冷静一点,亚泰。”

  “可恶!还有其他人知道日记的事。”

  “不,她在说谎。”

  莲娜和亚泰的心思一时之间被新出现的忧虑所盘踞,麦修乘机又动了一下。这次的动作既非出于焦躁不安,亦非无关紧要。

  伸手抓起靠在石棺边上的沉重面具,准确无比地朝亚泰仍过去。

  “你在做——”莲娜首先有反应,她把枪口转向麦修。“亚泰!小心!”

  亚泰开始转身,但他的反应太慢了。他发出一声模糊的叫喊,举起手臂抵挡飞向他的沉重面具,但还是被面具击中而摇晃后退。手枪从他手中飞脱而出,麦修以闪电般的速度向他冲去。

  “混蛋!”莲娜美丽的脸蛋在愤怒中扭曲,她开始扣扳机。

  伊晴把手用力一挥,挥中身旁的那叠土简。它们倒向莲娜,在她能够扣下扳机前吓了她一跳。

  “你这个笨手笨脚的怪胎!”莲娜猛然转身面对伊晴。“这所有的麻烦都是你惹出来的。”

  伊晴转身逃跑,她的膝盖撞到石棺边缘,她被绊倒时,莲娜扣下了扳机。

  伊晴往前栽进石棺里时,感到一个冷冰冰的东西擦过她的手臂。她听到身后传来激烈的扭打声和莲娜愤怒的叫喊。

  伊晴坐起来,不知何故,她的左肩不大能动,她专心用右手臂把自己撑出石棺。

  她惊骇地看到亚泰和麦修小心翼翼地互绕圆圈,亚泰手里握着一把小刀,莲娜蹲着想要够到亚泰落地的手枪。

  “这次我要宰了你,柯契斯!”亚泰用小刀佯攻虚击。

  麦修以奇怪的横扫动作抬脚踢腿,狠狠地扫中亚泰的大腿侧面,亚泰痛呼一声,身体突然歪向一侧。

  伊晴看到莲娜就快抓到落地的手枪了。“你休想!”她爬出石棺,纵身扑向莲娜,重重地撞上她。

  伊晴的冲力带着她和莲娜笔直地撞上耸立的萨玛利斯像,冲撞使巨大的雕像颤抖起来,它草率修补的手臂在肩膀处裂开。

  “伊晴,退后。”麦修大叫。

  伊晴手忙脚乱地滚向旁边。一秒钟后,雕像的巨大手臂哗啦落地。

  莲娜闪避不及,被石臂砸中肩膀,压在地上无法动弹。她发出一声破碎的叫喊,然后就一动也不动地躺在那里。

  伊晴缓缓坐起来,她的耳朵在嗡嗡叫,她的肩膀感到疼痛。她心想自己一定是在跌进石棺里时擦伤了肩膀。

  室内陷入一片死寂,她转头寻找麦修,看到他从静止不动的亚泰身旁站起来。

  “麦修,”伊晴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你没事吧?”

  “没事。你呢?”

  “没——事。”她在疼痛来袭时,倒抽了口气。

  “亲爱的,你总是令我吃惊。”麦修开始走向她,他的目光落在莲娜身上。“她死了吗?”

  “我想没有。”伊晴瞄莲娜一眼。“应该只是昏了过去了。亚泰呢?”

  “一样。看来他们两都可以活到接受审判。”麦修蹙眉。“伊晴,你确定你没事吗?”“当然没事。”她好不容易站起来,但不得不抓着雕像的腿来支撑自己。“我说过几百遍了,我不是容易神经过敏的人。”“你的坚强神经令我羡慕,夫人。”麦修苦笑道。“就我而言,我觉得有点虚脱。”

  伊晴用力吞咽一下。“别指望我会相信你的话,爵爷。你一直故意让我误以为你神经过敏。”

  “正好相反,一想到你刚才差点送命,我就两腿发软。”麦修的眼神突然一暗。“伊晴,你的肩膀。”

  “别紧张,爵爷,只不过是在石棺边上擦破了点皮。”

  “才怪!”麦修快步走向她。“莲娜射伤你了。”

  伊晴低头向受伤的肩膀,她看到鲜血。“天啊!她真的射中我了!”这时她才感到真正疼痛。

  生平第一次,伊晴昏倒了,麦修在她倒地前接住她。

  伊晴醒来是发现自己置身在麦修怀里,她听到他在萨玛学会门口命令两个工作人员报警和把博物馆里的两个人绑好。

  麦修把她抱上出租马车时,她又感到天旋地转起来。她把脸埋进麦修的肩窝,咬紧牙关忍耐着疼痛,她感觉到他更加用力地抱紧她。

  在仿佛永无目尽地疼痛后,她发觉马车停了下来。麦修抱着她拾级而上,前门打开。

  吵闹声从客厅附近传来,显然有人在吵架,伊晴心想。

  “放开她!”宇格怒吼。“否则我打烂你的脸。”

  “她是我的外甥女,”另一个男人大吼。“我爱对她怎么样就怎样。”

  “除非我死,否则你休想带翠欣走。”宇格说。

  “伍顿!”麦修大吼。“你跑到哪里去了?”

  “来了,爵爷。”伍顿说。“对不起,没听到你回来。我们有点小麻烦要处理。”

  “等一下再说,伊晴被射伤了。”

  伊晴睁开眼睛,看到伍顿满脸担心地望着她。“嗨,伍顿。”她被自己的虚弱声音吓了一跳。

  “立刻带她到书房去。”伍顿说。

  争吵声再度在客厅里响起。

  “那一定是翠欣可怕的舅舅柏先生,对不对,伍顿?”伊晴说。

  “是的。他说他来接翠欣小姐回迪文郡。”伍顿打开房门说。“贝先生不答应。”

  伊晴微笑。“好个宇格。”

  另一声激动的叫喊声又在客厅里响起。一个高高瘦瘦、头发油腻的男子冲过敞开的客厅门口,跌在玄关地板上。

  那个男子头昏眼花地在大理石地砖上躺了一会儿,然后他摇摇瘦削的头,皱着眉头,用一对不怀好意的眼睛瞪着麦修。黄牙在他的胡须里若隐若现,他使伊晴想到老鼠。

  “你想必就是柯契斯。”獐头鼠目的男子揉着下鄂坐起来。“我姓柏,是翠欣的舅舅。来接那小妞回去,爵爷。客厅里的那个小混蛋说你告诉翠欣她可以跟你住。”

  宇格走出来站在客厅门口,翠欣焦虑不安地站在他背后。

  “事实如此。”宇格揉着历手指关节,低头瞪着挨了他一拳的男子。然后他抬头直视麦修。“你答应翠欣不送她回这个人渣家,对不对,柯契斯?”

  “没错。”麦修抱着伊晴走进书房。“解决他,贝宇格。”

  “乐意之至。”

  伊晴模模糊糊地看到宇格伸手准备把姓柏的从地板上拎起来。

  “不要碰我。“姓柏的连滚带爬地逃向前门。宇格尾随在后,等他一出去就砰地一声关上前门。翠欣快步穿过玄关。“伊晴怎么了?”

  “莲娜夫人开枪打伤了她。”麦修把伊晴放在海豚沙发上。

  “我的天啊!”翠欣低呼。“她……不会……有事吧?”

  “不会。”麦修发誓道。

  伊晴斜倚在沙发扶手上,挤出笑容安慰翠欣。“我不会有事的,你用不着这么担心。”“让我看看伤得如何。”伍顿费了一番力气才推开挡路的麦修,仔细检查了一下伤口。

  “怎么样?”伊晴问。她不再觉得天旋地转,心想自己已经好多了。

  伍顿点点头,好像很满意。“只是皮肉伤,夫人。你很快就会好起来。”他伸手去拿来白兰地酒瓶。“麻烦你喝一大口好吗,夫人?”

  伊晴眨眨眼。“好主意,伍顿。“她让伍顿灌了她一大口白兰地,烈酒火辣辣地一路流进她的胃里使她全身都暖和起来。她咽下最后一滴酒后又眨了眨眼睛,朝麦修露出安祥的笑容。他不但没有回以笑容,表情反而凝重了。“麻烦你按住她,爵爷。”伍顿说。

  麦修坐到沙发扶手上,温柔而坚定地把伊晴按在他腿上。

  “原谅我,伊晴。”他说。

  “为什么?”伊晴柳眉微蹙。“你又没有做错事,事实上,你今天英勇极了。我心里始终很清楚你是个勇于冒险犯难的人。”

  伍顿把白兰地倒在伤口上,伊晴尖叫一声,生平第二次昏倒了——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