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外国名著 >> 暗算>>正文
第22节

  三天后,伊晴再度斜倚在海豚沙发上。她正在跟蕾秋聊天时,翠欣飘然而入。

  “你觉得怎么样,伊晴?”她在脱帽时问。

  “很好,谢谢。”伊晴说。“我的肩膀还有点痛,但伤口愈合得很好,多亏了伍顿和他的白兰地疗法。”

  “别提了,”翠欣扮了个鬼脸。“我永远忘不了伍顿把白兰地倒进你的伤口里时,麦修脸上的表情。”

  伊晴精神一振。“什么样的表情?”

  “一副想杀人的表情。”翠欣坐下来伸手去拿茶壶。“在那一个刻里,我明白他为什么会被叫做‘冷血柯契斯’了。““我猜他是担心我。“伊晴略感遗憾地说。她原希望翠欣会把麦修的表情形容为怜惜。蕾秋注视着容光焕发的翠欣。“你看来心情很她,亲爱的。兜风愉快吗?”

  “噢,很愉快。”翠欣的脸红了起来。“宇格的驾驶技术一流,我们在公园里成了注意力的焦点。对了,伊晴,他要我代为问候你,还说很遗憾今晚不会在施家宴会上看到你。”伊晴皱起鼻子。“麦修不准我离开屋子两个星期。他对这件事的态度很坚决,到目前为目,我都无法说服他改变主意。”

  “他说你前两天把他呸坏了。”翠欣倒完茶,把茶壶放下。“他告诉我他认为他脆弱神经得经过几个星期才能复原。”

  “嗯,“伊晴啜了一口茶。“最近我发现柯契斯只有在对他方便时,才宣称他有杞人忧天神经过敏的倾向。其余的时候,他似乎浑然不觉。”

  防护笑了起来。“我认为你可能是对的。但是真可惜你会错过这个星期的宴会和舞会,你和我哥哥会成为每项社交活动上的首要话题。今天在公园里,我和宇格一次又一次地被拦下来,每个人都想知道萨玛博物馆事件的惊人内幕。”

  蕾秋轻声低笑。“我猜这才是柯契斯坚持两个星期不让伊晴参加任何社交活动的主要原因,他没有兴趣满足社交界的好奇心。”

  “你说的对极了,蕾秋。”麦修在书房门口说。“我还不至于无聊到拿一件严惩影响我神经的事去跟随人客套。”

  “你回来啦,柯契斯。”伊晴微笑道。“我们一直在等你。你朋友菲利有没有你想要的情报?”

  “有。”麦修穿过房间来到沙发旁,弯腰亲吻伊晴一下。

  “什么情报?”翠欣问。

  伊晴望向她。“当然是关于在北方发生的事的情报。雷亚泰和好妹妹拒绝认罪。他们猜中了露西并没有把她发现的秘密白纸黑字地写在书记里。”

  “但是综合伊晴、我和葛菲利的各项情报,我终于想办法把整个故事组合起来了。”麦修坐到伊晴身旁的沙发上,他把目光转向蕾秋。“你一定会觉得很有意思。”

  “此话怎讲?”蕾秋问。

  “记不记得登拓堡恶魔双胞胎那件骇人听闻的惨案?”

  “当然记得。”蕾秋杏眼圆睁。“雷先生和林夫人不可能是那对恶魔双胞胎。”

  “事实上就是。”麦修说。

  翠欣大惑不解地皱起眉头。“但他们不是双胞胎。““双胞胎未必长得过且过模一样。“伊晴伸手去拿来茶壶,准备替麦修倒杯茶。“没错。“麦修皱眉。“让我来,你还不能太劳累。”他拿走伊晴手中的茶壶。“莲娜和亚泰在用火烧死老登拓爵士后逃离火场,就像谣传的一样。除此之外,他们还带走了登拓爵士库存的珠宝首饰。过去三年来他们一直靠变卖那些珠宝首饰所得的钱过日子。”

  伊晴的想像力开始填补空缺的部分。“他们改名换姓,搬到伦敦来。他们有足够的钱维持体面,又有精湛的演技可以演出他们选定的角色,没有人对他们的来历起疑。”

  麦修倒好茶,入下茶壶,往后靠在椅上。“但他们抵达伦敦时,发现社交界的每个人都在谈论恶魔双胞胎。一对来历不明的兄妹突然出现,一定会引起疑心。因此,为了保险起见,他们决定隐瞒彼此的关系。”

  “在流言平息之后他们不得不继续保密。”蕾秋说。“他们不可能在让人们认为他们没有亲戚关系几个月后,突然宣布他们是兄妹。”

  “正是。”麦修说。“但后来雷亚泰跟露西有了暧昧关系,他一时失言引起她的疑心。可能是说了一些关于剧院或他表演才能的话。无论如何,露西雇用了一个警探查出雷亚泰的秘密。”

  伊晴若有所思起来。“过了三年,范奈克发现了露西的日记。他并不知道秘密到底是什么,但知道是很重要的秘密就是了,他需要钱,于是决定勒索雷亚泰。”

  “因此惹来了杀身之祸。”麦修结论道。“上流社会对雷亚泰和她妹妹来说比什么都重要,他们不惜杀人也要保住他们在社交界的地位。”

  翠欣打了个哆嗦。“他们会被吊死吗?”

  “流放到澳大利亚去比较有可能。”麦修说。“现在我们不能再运罪犯去美洲了。”

  伊晴扮了个鬼脸。“我有预感,莲娜和亚泰在殖民地会如鱼得水。”

  这次她置身在一间阴暗的卧房里,她知道时间是接近午夜。窗户敞开着,冷风吹得烛火忽明忽暗,麦修不见踪影。她缓缓转身,呼唤着他的名字,没有人应声。

  她突然惊慌进来,她必须找到麦修,她冲出卧室,在塞文叔叔阴森恐怖的屋子里奔跑着。她又着急又害怕,如果她没有找到他,他们两个就会永远迷失在这可怕的陵墓里。

  她搜寻了屋子的每个房间,最后只剩下书房没有找,她望着紧闭的房门,不敢打开它。万一麦修不在里面,她就永远找不到他了,他们两个将孤独一生。

  “早安,亲爱的。”麦修说。

  梦在刹那间粉碎,伊晴睁开眼睛看到麦修站在床尾,他腋下挟着一个雕花小木箱,手里拿着一份“萨玛评论。”

  “抱歉吵醒你,”他说。“但我想你会知道最新一期的‘萨玛评论‘刚刚送到。你绝对猜不到那个傲慢专横的石易钦这次写了什么。”伊晴打个呵欠坐起来,她偷偷打量着麦修,他看起来非常真实,阳光在他黑发间的银白上闪闪发亮。她突然发觉房间里很亮。“天啊!几点了?”她问。“还不到十点。”麦修微笑道。“不可能,我从来不会睡过头。”好瞪着梳妆台上的钟,发现确实差五分就十点了。“都是你的错,你害我整晚没睡。“他咧嘴而笑。“是你坚持要练习萨玛婚姻指南卷轴里,插图说明的半数姿势。”伊晴羞红了脸。“不到半数,只有几种看来特别有意思的。”“我记得那些姿势全都是女上男下。”麦修笑得更淘气了。“别担心,亲爱的,你知道。;由你发号施令时,有多么令热血沸腾。”他绕到床头把“萨玛评论”递给她。“你叫醒我就是为了给我看我自己写的文章吗?”她翻开“萨玛评论”。“这个嘛,我叫醒你其实是另有原因。”“哦,麦修,你看,编辑把我的文章排在你的前面。”“我知道。”他说。“至于我叫醒你的原因,伊晴——”“这是他们第一次把我的文章排在你的前面。”她热切地说。“也许他们终于发现我的评论跟你的一样精辟有趣,爵爷。”“我打算跟他们好好谈一谈这件事,他们似乎忘了这份期刊是我创办的。”麦修在床沿坐下。“但是首先我想送你一样东西。”“等一下,让我看看有没有关于我上篇文章的读者投书。”“我有东西送你,伊晴。”“啊哈!那个姓顾的白痴写了一封信来,我就知道他会诬陷试图反驳我的论点。”伊晴停顿一下。“你刚才说什么?”他淡淡一笑。“我有礼物送你。““真让人高兴。“她感觉出他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她。“在那个盒子里吗?””是的。”他把雕花木盒放在她手上。她缓缓地打开盒盖往里面瞧。摆在黑绒上的是一个她手掌大小的物体。它是黄金铸造的,一侧刻有繁复的古萨玛正规文字铭文,另一侧镶有珍贵绝美的宝石和水晶。它们的清澈光芒使伊晴几乎不敢相信它们是真实的。“萨玛女王玉玺。”她低声说。“你正注视着使卢乔治企图杀害我的那件古物。”她审视他的眼睛。“它一直在你手里?你把它收藏着,任凭传说滋长?”他耸耸肩。“我认为它代表一个鬼魂。““为什么送给我?”“因为你把我从无数的鬼魂手中救出来。”他轻抚她的脸颊。“你是我的萨玛妮拉。”“哦,麦修,我好爱你。”伊晴把无价之宝的玉玺随手一扔,伸手去抱他。“我很高兴你这样说。”麦修及时接住滚落床铺的玉玺,他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床头柜上。“因为我也爱你,我会爱你今生今世,来生来世。”“那是诺言吗?”“是的,我这一生中最重要的诺言。”伊晴欣喜若狂地搂住他的脖子把他拉到她身上,全世界都知道柯契斯从不违背诺言——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