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外国名著 >> 青鸟>>正文
译本前言

  郑 克 鲁

  莫里斯·梅特林克(Maurice Maeterlinck,1862—1949),比利时象征派戏剧家。出生于公证人家庭,早年学习法律,毕业后随即到巴黎小住,结识了一些崇尚象征派诗歌的朋友,从此决定了他的文学生涯和创作倾向。他的第一部作品《温室》(1889)是象征派诗歌集。同年发表的剧本《玛莱娜公主》得到了法国评论界的重视,这个剧本第一次把象征主义手法运用到戏剧创作中。此后,梅特林克接二连三地发表剧作。九十年代是他创作的第一个时期,这时期最有名的作品《佩莱亚斯和梅丽桑德》(1892)是根据中世纪骑士故事改写的一个爱情悲剧。从二十世纪初到他最后一个剧本(写于1929),梅特林克进入一个创作新阶段,除代表作《青鸟》(1908)外,较优秀的作品还有《莫娜·瓦娜》(1902)、《圣安东的显灵》(1919)等。《莫娜·瓦娜》描写同名女主人公为避免生灵涂炭,毅然作出自我牺牲,《圣安东的显灵》抨击争夺遗产的种种丑态。梅特林克写过二十多个剧本,在二十世纪初已成为最重要的象征派剧作家,1911年获诺贝尔文学奖金。

  梅特林克一反以往的传统戏剧手法,他对现实生活的反映不是采用直接的具体的描绘,而是经过了一层象征手法的折光。这种象征手法的新颖之处,在于丰富的想象:抽象的无形的事物都按其特征赋予生命和个性。这种对现实生活和自然界事物的描述方式颇能发人深省,给人以科学上和哲理上的思考。他对下层人民饱含同情之心,愤恨社会上的不正义现象,但这种同情和不平有点怨而不怒,往往一触即过,反映得不够深广,加之他的描绘充满诗情画意,他的剧作便具有一种柔和的温情的色彩。而他对现实的失望则导致了他对人类命运采取悲观主义的态度,并接受了神秘主义的观点。但他后来的创作对这些弱点有所克服,反映的社会生活面也较为宽广。

  《青鸟》就是这样一部作品。它通过两个小孩寻找青鸟的故事反映了作者对穷人生活的同情、对现实和未来的乐观态度和幢憬。剧中运用了意味隽永的各种各样的象征手法。青鸟包含着几层象征意义,它是独一无二的人类幸福的体现者,它又包含着大自然的奥秘,因此它既体现着人类精神上的幸福,同时又体现着人类物质上的幸福,既关系到现实生活,又关系到未来生活。作者用青鸟这样具体的事物来表示抽象的观念,他要说明,人类幸福是存在的,虽然我们总不能发现,以为离我们很远,但经过千难万险最终是可以找到的,即使会得而复失,也能再次找到。这种象征手法似乎比正面的述说具有更强烈的艺术效果。在剧中各种有形和无形的物质、各种动植物、各种思想情感、各种社会现象、甚至抽象的概念和未来的事物都拟人化了,给人的启发具体而形象。它具有童话剧的优美诗意,而一般的童话剧却没有它深邃的哲理意味。这些都是《青鸟》一剧成功的所在。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