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外国名著 >> 青鸟>>正文
第 三 幕

  第四场 夜之宫

  一个广阔的、仙境般的大殿,气象严肃刻板,光闪闪,阴森森,颇象希腊或埃及的庙宇;柱子、柱头、石板、装饰都是黑大理石的、金的和乌木的。大厅呈梯形。玄武岩的台阶几乎占据了横的一面,分为三个平面,渐次而上,直达背景。左右两侧,分别是列柱和好几扇幽暗的青铜大门。背景也设一扇巨大的青铜大门。照亮这宫殿的只有隐约的微光,仿佛是从大理石和乌木自身的光泽闪射出来似的。

  幕启时,面容姣妍、身穿黑长裙的夜坐在第二级台阶上,左右各有一个小孩,其中一个近乎裸体,有如小爱神,在酣睡中微笑着,另一个直立不动,自顶至踵蒙着轻纱。

  猫从前台右侧上场。

  夜 谁在那走动?……

  猫 (颓然倒在大理石台阶上)是我,夜娘娘,……我累坏了……

  夜 怎么回事,我的孩子?……你脸色苍白,瘦骨嶙峋,连胡须上都沾满污泥……你又在檐霤里,雨雪下打过架了?……

  猫 同檐霤沾不上边!……这同我们的秘密有关!……大事不好了!……我设法逃出来一会儿给你报信;可我担心已经无法可想了……

  夜 什么?……发生了什么事?……

  猫 我已经告诉过您,就是那个樵夫的儿子小蒂蒂尔和那颗魔钻……现在他到这儿来问您要青鸟了……

  夜 他还没有获得青鸟呀……

  猫 我们要不是显现神通,他就会马上得到……事情是这样的:光给他作向导,把我们都出卖了,因为光已经完全站到人那一边,光刚刚知道,有许多梦幻的青鸟,靠月光生活,一见太阳就要死去,而那只独一无二的真正的青鸟是见了日光也能活着的,这只青鸟就藏在这儿,混杂于其他青鸟之间……光明白她被禁止踏入您的宫殿的门坎;可是她差孩子们到这儿来;您又不能阻止人打开您的秘密之门,我真不知道这会怎么了结……不管怎样,要是出现了不幸,他们得着了青鸟,我们就只有灭亡了……

  夜 主呀,主呀!……眼下是什么年头呀!我没有一刻安宁……近几年我再也不了解人了……人究竟要走到哪一步?……什么都得知道吗?……人已经夺走了我三分之一的秘密,我所有那些恐怖都心里害怕了,再也不敢出门了,我的那些幽灵四散奔逃,我的那些疾病也多次欠安……

  猫 夜娘娘,我明白眼下的年头很艰难,差不多只有我们在同人作斗争……我听见孩子们已经走近了……我看只有一个办法:因为这两个都是孩子,只要吓唬他们一下,他们就不敢坚持,也不敢打开后面这扇大门,也就找不到月亮之鸟……其他岩洞的秘密满可以转移他们的注意力,或者把他们吓跑……

  夜 (倾听外面的声响)我听到什么啦?……他们来了好几个?……

  猫 没有什么要紧的;是我们的朋友:面包和糖;水身上不舒服,火也不能来,因为他是光的亲戚……只有狗不是我们的人;但也没有办法把他支使开……

  [蒂蒂尔、米蒂尔、面包、糖和狗从前台右侧怯生生地上场。

  猫 (急忙赶过去迎接蒂蒂尔)打这儿走,打这儿走,我的小主人……我已经先通报过夜了,她很高兴接待你们……不过要谅解她,她有点儿不舒服;所以不能出来迎候你们……

  蒂蒂尔 夜夫人,白天好……

  夜 (被触犯)白天好?我可听不惯这个……你满可以对我说:晚上好,至少要说:黄昏好……

  蒂蒂尔 (克制地)对不起,夫人……是我不懂……(指着夜左右那两个孩子)这是您的孩子吗?……他们真可爱……

  夜 是挺可爱的,这是睡眠……

  蒂蒂尔 干吗他这样胖?……

  夜 因为他睡得好……

  蒂蒂尔 遮住自己的那个孩子呢?……干吗他要戴面纱?……他有病吗?……他叫什么名字?……

  夜 这是睡眠的姐妹……最好不说出她的名字……

  蒂蒂尔 为什么?……

  夜 因为这个名字人人都不爱听……还是说点别的事情吧……猫刚才告诉我,你们到这儿来,是要寻找青鸟?……

  蒂蒂尔 是的,夫人,您肯让我们找吗?……请您告诉我,青鸟在哪儿?……

  夜 我一无所知,我的小朋友……我所能断定的,就是青鸟不在这儿……我从来没有看见过……

  蒂蒂尔 在这儿,在这儿……光告诉了我,青鸟在这儿;光不会瞎说的……您肯把钥匙交给我吗?……

  夜 我的小朋友,你要明白,我不能把钥匙这样随便交给别人……我守护着大自然的一切秘密,要负责任的,我受到约束,绝对不能把这些秘密泄露给任何人,更不用说泄露给一个孩子……

  蒂蒂尔 可是那个要求知道这些秘密的人,你没有权利拒绝他……这个我知道……

  夜 是谁告诉你的?……

  蒂蒂尔 是光……

  夜 又是光!总是光!……她怎么样样都管?……

  狗 你肯让我把钥匙从她手里抢过来吗,我的小神仙?……

  蒂蒂尔 住口,别吱声,有礼貌一点……(对夜)得了,夫人,请把钥匙交给我吧……

  夜 至少你有个凭证吧?……凭证在哪儿?……

  蒂蒂尔 (戳着自己的帽)瞧这钻石……

  夜 (只得无奈)好吧……这把钥匙能打开所有的门……你要遇到不幸那是活该……我可不负任何责任。

  面包 (十分不安)有危险吗?……

  夜 危险?……这样说吧:有的铜门打开就是深渊,连我自己也要束手无策……自从开天辟地以来,凡是成为人生祸患的一切罪恶,一切灾害,一切疾病,一切恐怖,一切灾难,一切秘密,都一一藏在这个殿堂四周的玄武岩石洞里……我依靠命运的帮助,才好不容易把他们统统都关在里面;不瞒你说,我在这些无法无天的家伙当中能维持一点秩序,实在不容易呀……要是有一个逃脱出来,出现在人间,会发生什么事,大家是知道的……

  面包 以我的高龄、我的经验和我的忠心,理所当然我是这两个孩子的保护者;因此,夜夫人,请允许我提一个问题……

  夜 说吧……

  面包 遇到危险,该从哪儿逃呢?……

  夜 没有办法逃。

  蒂蒂尔 (接过钥匙,往上走几步)我们从这儿开始吧……这扇铜门里面有些什么?……

  夜 我想是些幽灵吧……我好久没有打开了,幽灵也好久没有出来过……

  蒂蒂尔 (把钥匙插入锁孔)我来看看……(对面包)您拿着装青鸟的笼子吗?……

  面包 (牙齿格格作响)我并不是害怕,不过,您不要开门,先在锁孔里瞧瞧,不是更好吗?……

  蒂蒂尔 我没有征求您的意见……

  米蒂尔 (突然哭起来)我害怕!……糖在哪儿?……我要回家!……

  糖 (殷勤、奉承)小姐,我在这儿,我在这儿……您别哭,我这就掰下一个指头,给您尝尝麦芽糖……

  蒂蒂尔 别说了……

  [他转动钥匙,小心地把门打开一点儿,立即跑出五六个奇形怪状、各各不同的幽灵,四处散开。面包吓得扔下鸟笼,躲到殿堂的尽里处。夜一面追赶幽灵,一面对蒂蒂尔嚷着。

  夜 快,快!……快把门关上!……他们统统都跑出来,我们就没有办法抓回去了!……自从人不再把幽灵当成回事,他们在里面就憋得慌……(她一面追赶幽灵,一面用蛇行的鞭子竭力把他们赶回牢门)给我帮帮忙!……这边走!……这边走!……

  蒂蒂尔  (对狗)你去帮帮她,蒂洛,快过去!……

  狗 (吠叫着纵跳过去)好的!好的!好的!……

  蒂蒂尔 面包在哪儿?……

  面包 (在大殿的尽里处)在这儿……我靠近门,不让幽灵出来……

  [有个幽灵往他那边跑去,他拔腿就逃,吓得大叫。

  夜 (揪住三个幽灵的衣领,冲着他们)你们打这儿走!……(对蒂蒂尔)把门打开一点儿……她将幽灵推进岩洞)在里边好……(狗追回两个)还有两个……快,挤进去……你们不是不知道,要到圣徒节才能出来。

  [她关上门。

  蒂蒂尔 (走向另一扇门)这扇门里面有些什么?……

  夜 何必费事呢?……我已经对你说过了,青鸟从来没到过这儿……好吧,随你得便……你想开就开……里面是疾病……

  蒂蒂尔 (把钥匙插入锁孔)开门时要小心提防吗?……

  夜 不,用不着……疾病非常娴静,这些可怜的小东西……她们并不幸运……最近以来,人对疾病猛烈开战!……特别是发现了微生物以后……打开门你就会看到……

  [蒂蒂尔将门敞开。什么也没有出现。

  蒂蒂尔 疾病怎么不出来?……

  夜 我对你说过了嘛,她们差不多都很不好过,十分泄气……医生对她们可不客气……你进去瞧一瞧吧……

  [蒂蒂尔走进岩洞,马上便退了出来。

  蒂蒂尔 青鸟不在里边……您的疾病都是病病歪歪的……连头都抬不起来……(一个小不点的疾病,穿着拖鞋、睡衣和睡帽,从岩洞跑出来,在大殿开始手舞足蹈起来)瞧!……有个小不点溜出来了!……这是什么?……

  夜 也没什么要紧的,这是最小的一个,名叫感冒……她受到的迫害最少,身体最好……(叫感冒)小家伙,到这儿来……现在还太早,要等到春天……

  [感冒打喷嚏,咳嗽,擤鼻涕,回到岩洞去,蒂蒂尔把门关上。

  蒂蒂尔 (走向旁边的一扇门)看看这扇门吧……里面是什么?……

  夜 小心……里面是战争……如今她们变得空前的可怕和威力强大……要是逃出来一个,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幸亏她们十分臃肿和迟钝……你向岩洞快点瞥上一眼,而我们都准备好,一起把门推上……

  [蒂蒂尔万分小心,只打开了一条缝,刚够他往里瞧。他随即靠在门上叫起来。

  蒂蒂尔 快,快!……用力推!……她们瞧见我了!统统都涌了过来!……要把门打开!……

  夜 大家都来使劲!……用力推门!……喂,面包,您在干吗?……大家都来推!……她们真有力气!……啊!瞧!行了……她们推不过了……刚好堵上!……你看见了吧?……

  蒂蒂尔 看见了,看见了!……一个个那么庞大,那么可怕!……我想她们不会有青鸟……

  夜 当然没有……她们会马上把青鸟吃了……那么,你看够了吧?……你瞧,没有什么可看的了……

  蒂蒂尔 我所有的地方都得看……光这样说的……

  夜 光这样说的!……胆怯害怕,躲在家里,说说是容易的……

  蒂蒂尔 我们去开下一扇门吧……里面是什么?……

  夜 这里面我关着黑暗和恐怖……

  蒂蒂尔 可以打开吗?……

  夜 当然可以……她们都很沉静,象疾病一样……

  蒂蒂尔 (有点儿不信,打开一条缝,往里瞧了瞧)她们不在里面……

  夜 (也往里瞧了瞧)喂,黑暗,你们在干吗?……出来一会儿,对你们会有好处的,可以活动一下筋骨。恐怖也出来吧……没有什么可害怕的……(几个黑暗和恐怖,妇人打扮,前面几个戴着黑面纱,后面几个戴着浅绿色面纱,欲行又止地走出岩洞,一见蒂蒂尔做了个手势,便赶忙缩了回去)嗨,别怕……这是个孩子,不会伤害你们的……(对蒂蒂尔)她们变得胆小极了;除了那几个长得高高大大的,你瞧就在最里面……

  蒂蒂尔 (往最里面看)噢!她们多可怕呀!……

  夜 她们都上了锁链……只有这几个不怕人……把门关上吧,免得她们发火……

  蒂蒂尔 (走向下一扇门)瞧!……这一扇门更加阴森森……里面是什么?……

  夜 里面关着几个神秘……如果你一定要看,也可以打开……不过别进去……千万小心,我们得准备好推门,就象刚才对付战争那样……

  蒂蒂尔 (非常小心地打开一点门,胆怯地把头伸进门去)噢!……真冷!……我的眼睛都冷痛了!……快关门!……用力推!……他们也在推!……(夜、狗、猫和糖把门推上)噢!我看见了!……

  夜 看见什么呢?……

  蒂蒂尔 (惶然)说不出来是什么,这这真可怕!……他们象无眼怪物一样坐在那儿……想抓住我的那个巨人叫什么?……

  夜 大概是沉默;他看守这扇门……看来这很可怕吧?……你现在脸上还刷白,浑身发抖……

  蒂蒂尔 是可怕,我没有想到……我从来没有看到过……我的手都冻僵了……

  夜 你继续看下去,那只会更糟……

  蒂蒂尔 (走向下一扇门)这一扇呢?……里面一样可怕吗?……

  夜 不,里面是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我放上用不上的星星,我自备的芬芳,归我所属的几种光亮,如磷火、白萤火虫、黄萤火虫;还关着露水、夜莺之歌,等等……

  蒂蒂尔 正要这些:星星、夜莺之歌……大概就是这扇门了。

  夜 你要开就打开吧;里面没有什么凶恶的东西……

  [蒂蒂尔把门敞开。星星穿着美丽少女的服装,她们的面纱发出五颜六色的闪光;她们马上奔出牢笼,散至大殿,在台阶上,在柱子旁,围成一个个好看的圆圈,身上忽明忽灭。隐约难辨的夜的芬芳,磷火、萤火虫、通体透明的露水同星星汇合,而夜莺之歌象潮水般涌出岩洞,遍布夜之宫。

  米蒂尔 (高兴地拍手)噢!多漂亮的太太!……

  蒂蒂尔 她们舞跳得多好!……

  米蒂尔 她们身上多香呀!……

  蒂蒂尔 她们唱得多好听呀!……

  米蒂尔 那些隐隐约约的人是谁?……

  夜 这是夜的芬芳……

  蒂蒂尔 还有那边穿着玻璃丝的人呢?……

  夜 那是森林和平原上的露水……不过这已经够了……他们没完没了……一跳上了舞,就不容易把他们赶回去……(拍手)得了,星星,快点!……现在不是跳舞的时候……天空浓云密布……得了,快点,大家都回去,要不然我去找一缕太阳光来……

  [星星、芬芳等惊惶奔逃,进入岩洞,门随即关上。夜莺之歌也消声匿迹。

  蒂蒂尔 (走向背景那扇大门)这是中间的大门……

  夜 (庄重)别打开这扇门……

  蒂蒂尔 为什么?……

  夜 因为禁止打开……

  蒂蒂尔 青鸟正是藏在这里面;光对我说过……

  夜 (慈爱)我的孩子,你听我说……我一直很和蔼,很巴结……我对你所做的还从来没对别人做过……我给你透露了我所有的秘密……我非常喜欢你,我可怜你年幼天真,我象母亲一样对你说话……你听我说,我的孩子,相信我的话,放弃你的念头,别再往前闯了,别去碰运气了,不要打开这扇门……

  蒂蒂尔 (有点动摇)可是究竟为什么?……

  夜 因为我不愿意叫你送命……你听着,因为凡是打开这扇门的人,哪怕只打开头发丝那么一条缝,一到日出,没有生还的……因为这个深渊没有人敢给它一个名字,人的目光一接触到它发出的威胁,一切可以想象的恐怖,人间的一切可怕事物,便都没有什么了……因此,如果你不顾一切,坚持要打开这扇门,那么我请你等一下,让我躲进那没有窗户的塔里去……现在你该明白了吧,你该考虑一下了吧……

  [米蒂尔吓得又哭又叫,想把蒂蒂尔拖走。

  面包 (牙齿格格作响)别开这扇门了,我的小主人!……(跪下)可怜可怜我们!……我跪下来求您了……您要知道夜说得对呀……

  猫 您这是要拿我们大家的生命当儿戏呢……

  蒂蒂尔 我应该打开这道门……

  米蒂尔 (一面哭一面跺脚)不要开!……不要开!……

  蒂蒂尔 糖和面包,你们拉上米蒂尔,同她一起离开这儿……我马上要开门了……

  夜 大家逃命吧!……快走……现在还来得及!……

  [她溜走了。

  面包 (没命地逃)至少得等我们跑到大殿的尽头!……

  猫 (也奔逃)等一等!……等一等!……

  [他们都躲在大殿另一头的列柱后面。只有蒂蒂尔同狗站在大门旁边。

  狗 (因抑止恐惧而喘气、打嗝)我呢,我留下,我留下……我不怕……我留下!……我呆在小神仙的身边……我留下!……

  蒂蒂尔 (抚摸狗)很好!蒂洛,很好!……拥抱我吧……我们是两个……现在我们得小心!……(他把钥匙插入锁孔。从那些逃跑者躲藏的那一头发出一声惊叫。钥匙刚碰到大门,那两扇高门板便打开了,徐徐向两旁滑行,最后隐入墙内,突然间,现出一座充满夜间闪光的梦幻般的花园,虚无缥缈,无边无际,难以形容,意料不及;成群仙境中的青鸟出没于星星之间,所触之物都被照亮,它们不停地飞翔于宝石闪烁和月光之中,持续地、和谐地组合变化,直至天际。青鸟多的不可胜数,仿佛就是气息、空气、仙境花园本身。——蒂蒂尔目眩神迷,站在映照花园的亮光之中。)噢!……天呀!……(转向逃走的那一群)你们快来!……青鸟在这儿!……是青鸟!是青鸟!是青鸟!……我们终于找到青鸟了!……几千只青鸟!……几百万只!……几十亿只!……青鸟太多了!……米蒂尔,快来呀!……蒂洛,快来呀!……大家快来呀!……来帮帮我!……(扑向青鸟)青鸟可以满把抓!……青鸟并不凶!……也不怕我们!……打这边儿走!打这边儿走!……(米蒂尔和其他人都跑过来。他们走近这个光彩夺目的花园,除了夜和猫)你们瞧呀!……青鸟太多了!……都飞到我的手里来!……你们瞧呀,青鸟吃的是月光!……米蒂尔,你在哪儿?……蓝翅膀那么多,羽毛那么多,要落下来,什么都看不见了!……蒂洛!别咬青鸟……别伤青鸟!……要轻轻地捉住!

  米蒂尔 (满身落满青鸟)我已经抓住七只!……咦!青鸟要拍打翅膀!……我抓不住了!……

  蒂蒂尔 我也抓不住!……我手里太多了!……青鸟飞跑了!……又飞回来了!……蒂洛也抓住青鸟了!青鸟要把我载走!……载到天上去!……来呀,我们从这儿出去!……光等着我们!……她会高兴的!……这边走,这边走!……

  [他俩逃出花园,满手是扑打着的鸟儿,穿过大殿时,鸟儿的蓝翅膀发狂地搧动着;他俩从右边下场,即从上场的地方出去,面包和糖紧跟在后,他们没有捉鸟。留下的只有夜和猫,一起登上最高台阶,忧郁地望着花园。

  夜 他俩抓到青鸟了吗?……

  猫 没有……我看到青鸟在那片月光上面……他俩够不到,青鸟所在的地方太高了……

  [幕落。光从左边马上来到幕前,与此同时,蒂蒂尔、米蒂尔和狗从右边跑上,满手都是刚抓到的鸟儿。可是,鸟儿这时已经一动不动,头耷拉晃荡着,翅膀折断,仅仅是一堆毫无生命的猎获物。

  光 怎么样,你们抓到青鸟了吗?……

  蒂蒂尔 抓到了,抓到了!……随便你抓……有好几千只!……在这儿!……你看看!……(瞅着自己递给光的鸟儿,发觉鸟儿已经死了)怎么!……鸟儿死了……谁弄死的?……米蒂尔,你的也死了吗?……蒂洛的也死了。(气恼地把死鸟掷到地上)啊!这太恶作剧了!……谁弄死鸟儿的?我太倒霉了!……

  [他抱头大哭起来。

  光 (慈爱地搂抱着他)别哭了,我的孩子……你并没有抓住那只在白天也能活的青鸟……这只鸟已经飞到别的地方去了……我们以后会抓到的……

  狗 (瞧着死鸟)这些鸟儿能吃吗?……

  [他们从右边下场。

  第五场 森 林

  一座森林。黑夜。月光。各种各样的老树,特别有一棵橡树,一棵山毛榉,一棵榆树,一棵白杨,一棵枞树,一棵柏树,一棵菩提树,一棵栗树。

  猫上场。

  猫 (一一向树鞠躬致意)向各位致意!^

  树叶声 向你致意!……

  猫 今天是个重大的日子!……我们的仇敌要来释放你们的能量,他是自投罗网……他叫蒂蒂尔,是那个叫你们受够了苦的樵夫的儿子……他要寻找青鸟,正是你们自从开天辟地以来对人隐藏至今的那只鸟,只有这只青鸟知道我们的秘密……(树叶细语声)您说什么?……哦,是白杨在说话……是的,他有一颗钻石,能把我们的灵魂暂时释放出来;他能强迫我们交出青鸟,到时候我们就得最终受人摆布了……(树叶细语声)谁在说话?……哦,是橡树……您身体好吗?……(橡树叶沙沙声)总是感冒?……甘草不再照看您了吗?……老是风湿痛?……请您相信我的话,这是因为苔藓的缘故;您的脚上苔藓太多了……青鸟一直在您身上吗?……(橡树叶沙沙声)您说什么?……对,如今没有犹豫的余地,必须利用这个机会,把他干掉……(树叶细语声)能行吗?……行,他同妹妹一起来;她也得死去……(树叶细语声)是的,狗陪伴着他俩;没有办法把狗调开……(树叶细语声)您说什么?……腐蚀狗?……这办不到……我什么法子都试过了……(树叶细语声)啊!枞树,是你说话吗?……是的,准备好四块板……是的,还有火、糖、水、面包……他们都是我们的人,除开面包,他很靠不住……只有光全站在人一边;不过光不会来……我哄那两个孩子,等光睡着的时候偷偷跑出来……机会只有一次……(树叶细语声)哦!这是山毛榉的声音!……是的,您说得很对;要事先通知群兽……兔子的鼓还在吗?……兔子在您这儿?……好,叫他马上打鼓……他们来了!……

  [兔子的鼓声渐渐远去。

  [蒂蒂尔、米蒂尔和狗上场。

  蒂蒂尔 是在这儿吗?……

  猫 (奉迎、甜蜜、殷勤地,跑过去迎接孩子们)啊!您来了,我的小主人!……您气色真好,今儿晚上您多漂亮!……我比您先到一步,宣布您要到这儿来……一切如意。这一回我们会得着青鸟了,我拿得稳……我刚派兔子去打鼓,把当地主要的野兽都招集起来……可以听到他们踩踏落叶的声音了……您听一听!……他们有点儿胆怯,不敢走过来……(各类兽类的声音,如母牛、猪、、马、驴等——猫把蒂蒂尔拉到一旁说话)您干吗要把狗带来?……我早对您说过,狗同所有的人,甚至同树木都要闹别扭……我真担心他在这里讨人厌,把什么都弄糟了……

  蒂蒂尔 我摆脱不了他……(威胁狗)滚开,畜生!……

  狗 说谁?……说我吗?……为什么?……我怎么啦?……

  蒂蒂尔 我对你说滚开!……非常简单,你在这儿没用,……最后还要碍事!……

  狗 我一句话也不说……我远远跟着……别人看不见我……你要我用后腿站起来耍把戏吗?……

  猫 (低声对蒂蒂尔)您能容忍这样的不听话吗?给他的鼻子几棍子,真是叫人忍无可忍!……

  蒂蒂尔 (打狗)叫你学学服从得快些!……

  狗 (哀叫)嗳!嗳!嗳!……

  蒂蒂尔 你还有什么话说?……

  狗 既然你打了我,我就得跟你亲热亲热!……

  [狗抱着蒂蒂尔,一个劲地抚摸他。

  蒂蒂尔 得了……行了……够了……走开吧!……

  米蒂尔 不,不,我要他留下……他不在我什么都害怕……

  狗 (扑过去,几乎把米蒂尔撞倒,急促地、热烈地抚摸她)噢!好心的小姑娘!……她多漂亮,她多善良!……她多漂亮,她多和气!……我得抱吻她,再吻一下,再吻一下!……

  猫 多傻呀!……说实话,我们等会儿瞧吧……别浪费时间了……快转动钻石……

  蒂蒂尔 我该站在哪儿?

  猫 站在这片月光里;您可以看得更清楚……就在这儿!轻轻转一下……

  [蒂蒂尔转动钻石;马上响起一阵树枝和树叶的颤动声。最壮观的古树干从中裂开,让包在里面的灵魂走出来。可以看到,这些灵魂按她们所代表的树的外表特性而各各不同。比如,榆树的灵魂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侏儒,性急暴躁;菩提树的灵魂和善、亲热、快活;山毛榉的灵魂高雅灵活;桦树的灵魂白皙,矜持,惴惴不安;柳树的灵魂瘦弱,长发,凄楚动人;枞树的灵魂修长瘦削,沉默寡言;柏树的灵魂神情悲怆;栗树的灵魂自命不凡,打扮时髦;白杨树的灵魂活波,饱满,叽叽喳喳。有的灵魂从树身徐步而出,手脚麻木,仿佛经过长年幽禁或百年沉睡,要伸伸懒腰。还有的灵魂轻快急速地蹦跳而出。所以灵魂都环绕在两个孩子的周围,而又尽可能靠近自身那棵树。

  白杨 (第一个跑出来,高声喊着)是人!……是小人儿!……可以同他们说话了!……沉默结束了!……结束了!他们打哪儿来?……他们是谁?……他们是什么样的人?……(菩提树沉静地抽着烟斗走过来;对菩提树)菩提树老爹,您认识他俩吗?……

  菩提树 我想不起见过他俩……

  白杨 见过的,嗨,见过的!……您认识所有的人,您总在人的屋子四周散步……

  菩提树 (端详孩子们)没有见过,我要对您实说……我不认识他俩……他俩年纪还小……我只认得在月光下来看我的情人,或者在我的树枝下碰杯的酒鬼……

  栗树 (冷冰冰地戴上单片眼镜)这是什么人?……是乡下的穷人吗?……

  白杨 噢!是您,栗树先生,您早就只光顾大城市的林荫道……

  柳树 (穿着木头鞋,唉声叹气地走过来)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他们又来砍掉我的头和胳膊去当柴烧了!……

  白杨 别说了!……瞧,橡树从他的宫殿里出来了!……今儿晚上他好象心里不好受……你们不觉得他变老了吗?……他有多大年纪了!……枞树说他有四千岁;但我拿的准,他夸大了……注意,他要对我们说什么了……

  [橡树缓步向前。他象寓言中那样老态龙钟,头戴寄生槲,身穿苔藓镶边的绿长袍。他是瞎子,白胡须迎风飘拂。一只手拄着根虬结的拐棍,另一只手扶着一个年轻的小橡树,那是他的引路人。青鸟栖息在他的肩上。当他走近时,排列整齐的各种树都鞠躬致意。

  蒂蒂尔 青鸟在他身上!……快!快!……这边走!……把鸟给我!……

  群树 别说话!……

  猫 (对蒂蒂尔)把帽脱了,这是橡树!……

  橡树 (对蒂蒂尔)你是谁?……

  蒂蒂尔 我是蒂蒂尔,先生……我多喒能得到青鸟?……

  橡树 你的父亲给我们那么多伤害……单是我一家,他就弄死我六百个儿子,四百七十五个叔伯姑姑,一千二百个堂表兄弟姐妹,三百八十个媳妇,一万二千个曾孙!……

  蒂蒂尔 我不知道这些事,先生……他不是故意这样做的……

  橡树 你到这儿来干吗?你为什么让我们的灵魂都走出住屋?……

  蒂蒂尔 先生,请原谅打扰了您……是猫告诉我,您要对我们说出青鸟在哪儿?……

  橡树 是呀,我知道你在寻找青鸟,就是说,寻找一切事物和幸福的感觉,好让人类使我们的奴隶地位变得更加难熬……

  蒂蒂尔 不是这样的,先生;那是为了贝丽吕娜仙女的小姑娘才来寻找青鸟的,她病得很重……

  橡树 (不让他说下去)够了!……我没有听到群兽的声音……他们在哪儿?……这件事既关系到我们,也同样关系到他们……不该只由我们来承担这样重大措施的责任……有朝一日人类知道了我们要干多什么事,那就要下毒手的……我们应该取得一致,免得以后彼此责怪……

  枞树 (越过群树的头上望着)群兽来了……跟在兔子后面……瞧,有马的灵魂,公牛的灵魂,阉牛的灵魂,母牛的灵魂,狼的灵魂,绵羊的灵魂,猪的灵魂,公鸡的灵魂,山羊的灵魂,驴的灵魂和熊的灵魂……

  [群兽的灵魂依次上场,枞树每数一个,就走上前去,坐在群树中间,只有山羊的灵魂在走来走去,猪的灵魂在寻找草根。

  橡树 大家都到齐了吗?……

  兔子 母鸡不能丢下她的蛋,野兔要奔跑,鹿的角犯痛,狐狸身子不舒服——这是医生的证明——鹅怎么说也不明白,火鸡发火了……

  橡树 这样弃权实在令人遗憾……然而,我们已够法定人数……我的兄弟们,你们知道我们要商量什么事。就是这个孩子,从大地的威力那儿偷到一道符咒,靠它能夺走我们的青鸟,我们从生命起源之日起保持至今的秘密就会这样被夺去……我们很熟悉人类,不用说,只要人类拥有了这个秘密,等待着我们的命运是可想而知的。因此我以为一切犹豫既很愚蠢,也是犯罪,……现在是紧要关头;必须及早干掉这个孩子……

  蒂蒂尔 他在说什么?……

  狗 (绕着橡树打转,向橡树呲牙咧嘴)你这个老不死的,你看见我的牙齿吗?……

  山毛榉 (恼怒)他侮辱橡树!……

  橡树 是狗吗?……撵他出去!我们这儿不能容忍一个叛逆分子!……

  猫 (低声对蒂蒂尔)把狗赶到远处去……这是一个误会……让我来干,我会把事儿安排好……不过要尽快把狗赶到一边去……

  蒂蒂尔 (对狗)你快滚开!……

  狗 让我来撕破这个患风湿痛的老家伙的苔藓拖鞋!……出出他的洋相!……

  蒂蒂尔 住口!……快滚开!……快滚开呀,畜生!……

  狗 好,好,马上就滚……你用得着我的时候,我再回来……

  猫 (低声对蒂蒂尔)最好把他锁起来,否则他要干蠢事;那时群树会发火,就没有好结果了……

  蒂蒂尔 怎么办呢?……我把牵狗的皮带丢了……

  猫 可巧常春藤带着结实的绳子来了……

  狗 (低声地嗥叫)我要回来的,我要回来的!……患痛风症的家伙,患支气管炎的家伙!……这堆长得歪七扭八的老家伙,这堆老树根!……是猫在那里操纵一切!……我要报复她一下!……你这样咬耳朵要干什么,你这个犹大,老虎,巴泽纳①!……汪!汪!汪!……

  猫 您瞧,他侮辱所有的人……

  蒂蒂尔 不假,狗真叫人讨厌,没有什么好商量的了……常春藤先生,您愿意把狗栓起来吗?……

  常春藤 (怯生生地走近狗)他不会咬人吧?……

  狗 (低沉地嗥)不会!不会!……他会好好拥抱你呢!……等一会儿你就会瞧见的!……走近点,走近点嘛,你这堆老藤条!……

  蒂蒂尔 (用棍威胁狗)蒂洛!……

  狗 (摇着尾巴爬到蒂蒂尔脚边)我该怎么样,我的小神仙?……

  蒂蒂尔 趴下!……你要听从常春藤的摆弄……让他把你捆上,否则……

  狗 (常春藤捆绑他的时候低沉地嗥叫)细藤条!……上吊的绳!……牵牛的绳!……拴猪的绳!……我的小神仙,你瞧呀……他扭我的爪子……他要把我憋死了!……

  蒂蒂尔 活该!……你自己招来的!……住嘴,别吱声,你真叫人讨厌!……

  狗 无论如何你是做错了……他们不怀好意……我的小神仙,要小心提防呀!……他封住了我的嘴!……我不能说话了!……

  常春藤 (象捆包裹一样把狗捆结实)该把狗放到哪儿?……我捆了个结实……他说不了话了……

  橡树 把他牢牢地绑在我后面那个大树根上……待会儿我们再来看该怎么对待他……(常春藤在白杨树的帮助下,把狗背到橡树后面)绑好了吗?……好,现在我们摆脱了这个碍事的目击者,这个叛逆分子,我们就按照我们的正义和真理来讨论一下……我一点儿不向你们隐瞒,我非常激动,到了难受的地步……这是破天荒头一遭我们能够审判人,让人感到我们的威力……我认为,人给我们那么多伤害,我们惨遭骇人听闻的不义对待,所以人该受什么判决,那是毫无疑问的……

  群树和群兽 毫无疑问!……毫无疑问!……绞刑!……死刑!……太伤天害理了!……太无法无天了!……时间太长了!……砸死他!吃了他!马上动手!……马上动手!……

  蒂蒂尔 (对猫)他们怎么啦?……他们不高兴?……

  猫 别担心……他们有点生气,是因为春天来迟了……让我来干,我会把一切都安排好……

  橡树 全体一致是势所必然的……现在问题是要知道,为避免报复,采取哪一种刑罚最切实可行,最合适,最简便,最稳妥,而且当人们在森林里找到小尸体时,最无迹可寻……

  蒂蒂尔 说这些干什么?……他要干吗?……我已经听够了……既然青鸟在他那儿,他给我就是了……

  公牛 (向前)最切实可行和最稳妥的刑罚就是对准他心窝用角狠狠顶一下。——我顶过去行吗?……

  橡树 谁这样说话?……

  猫 是公牛。

  母牛 你最好安静地呆着……我呀,我可不插手……你看那边月光底下的一片草地,我都得啃光……够我对付的了……

  阉牛 我也是够忙的。不过,我预先什么都赞成……

  山毛榉 我呀,我提供我最高处的树枝用来吊他俩……

  常春藤 我提供活结……

  枞树 我呢,我拿出造小棺材的四块板……

  柏树 我提供永久墓地……

  柳树 最简单的办法莫过于把他俩淹死在我的一条河里……这事交给我办……

  菩提树 (和解地)得了,得了……难道非要走极端吗?他俩年纪还很小……干脆把他俩关在一块空地上,我负责围上四周,这样就可以不让他俩为害……

  橡树 谁这样说话?……我好象听出是菩提树优美的嗓音……

  枞树 确实是菩提树……

  橡树 那么我们中间也象群兽中一样有一个叛逆了?……至今我们只惋惜果树的背叛,但果树不是真正的树……

  猪 (滚动着贪馋的小眼睛)我呀,我想应该先吃掉小姑娘……她一定很嫩……

  蒂蒂尔 这家伙在说什么?……等一等……

  猫 我不知道他们在干吗;不过,苗头有点不对……

  橡树 别说话!……现在要决定我们当中最先动手的荣誉归谁所有,因为他要使我们免去自有人类以来我们所经历的最大的危险……

  枞树 这个荣誉当然属于您,我们的树木之王和众木之长……

  橡树 是枞树在说话吗?……唉!我太老了!我是个瞎子,是个有残疾的人,我的手臂麻木了,不再听使唤……而您呢,我的兄弟,您四季常青,永远笔挺,这儿的树大半您都看到怎样生长,现在我不行了。解救我们这个高尚行动的荣耀应该落到您的身上……

  枞树 谢谢您,可尊敬的家长……但是,埋葬这两个牺牲品的荣耀如果落在我身上,我担心要引起我的同伴有理由的嫉妒;我认为,除开我们俩,年纪最大、最有资格、拥有最好的大棒的,要数山毛榉……

  山毛榉 您要知道,我被虫蛀了,我的大棒已很不可靠……而榆树和柏树拥有强大的武器……

  榆树 我当然是求之不得,但我连站都几乎站不直……昨晚有只鼹鼠扭了我的大脚趾……

  柏树 我呢,我已经准备好了……不过,正想我的兄弟枞树一样,我虽没有埋葬他俩的特权,但至少总可以优先在他俩的坟上哭一场……我兼职太多怕不合适……还是请白杨去吧……

  白杨 让我去?……您想到哪儿去啦?……可我的木质比小孩的肉还嫩呢!……再说,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身上烧得发抖……瞧瞧我的叶子吧……一定是今儿早上日出时受凉了……

  橡树 (勃然大怒)你们是怕人呀!……这两个孤立无援、手无寸铁的小孩子也竟然引起你们神秘的恐惧,正是这种恐惧才是我们一直做奴隶的呀!……也罢!……机会难得,既然如此,我虽然年迈体衰,肢体麻木,巍巍颤颤,双目失明,也只能单身前往,去对付我们的世仇!……他在哪儿:……

  [他用拐棍探路,走向蒂蒂尔。

  蒂蒂尔 (从口袋掏出小刀)这个拄着大拐棍的老家伙,是对着我来的吗?……

  [群树见刀,吓得惊叫起来,因为刀是人神秘的、不可抵御的武器;群树上前劝阻,拉住橡树。

  群树 刀!……小心!……刀!……

  橡树 (要挣脱)放开我!……我无所谓!……管它是刀是斧!……谁拉住我?……怎么?你们都在这儿?……怎么?你们想怎么样?……(扔掉拐棍)那就好吧!……让咱们丢脸吧!……让群兽来解救我们吧!……

  公牛 就等这句话!……让我来干!……只要用角顶一下!……

  阉牛和母牛 (拖住他的尾巴)你干吗插手?……别干蠢事!……这不是件好事!……没有好收场的……我们会倒霉的……随它去吧……这是野兽们的事……

  公牛 不,不!……这关我的事!……等着看吧……要不拖住我,我就要给她好看!……

  蒂蒂尔 (对吓得尖叫的米蒂尔)别害怕!……躲在我背后……我有刀……

  公鸡 这小家伙挺有胆量的!……

  蒂蒂尔 这么看来,是肯定对着我来了?……

  驴 还用说,我的小不点儿,你看了那么多时间,也该看出来了!……

  猪 你可以做祷告了,嘿,你的末日来临了。可别挡住那小姑娘……我要把她看看够……我要先吃她……

  蒂蒂尔 我得罪你们什么了?……

  绵羊 什么也没有,我的小不点儿……吃掉我的小兄弟,我的两个姊妹,我的三个叔叔我的姑母,我的爷爷和奶奶……等着瞧,等着瞧,你躺倒在地,就会看到我也是有牙齿的……

  驴 我是有蹄子的!……

  马 (傲然趵蹄)有你好看的!……你情愿我用牙齿撕碎你呢,还是用蹄把你踢死?……(马神气十足地向蒂蒂尔走去,蒂蒂尔对马扬起刀子。马骤然吃惊,转身奔逃。)啊!不成!……这不公道!……这不合规则!……他要自卫!……

  公鸡 (流露出赞赏)说实在的,小家伙一点儿不胆怯!……

  猪 (对熊和狼)我们一起冲上去……我来殿后……把他们俩撞倒,小姑娘一倒地,我们就分吃了她……

  狼 你们在这面逗引他俩……我来绕到背后去……

  [他绕到蒂蒂尔背后,把蒂蒂尔撞个半倒。

  蒂蒂尔 你这犹大!……(一只腿跪着,挥动刀子竭力保护他的妹妹,米蒂尔急叫着。群兽和群树看到蒂蒂尔半倒在地,都围了拢来,企图攻击他。舞台突然转暗。蒂蒂尔没命地喊救。)救人呀!救人呀!……蒂洛!蒂洛!……猫在哪儿?……蒂洛!……蒂莱特!蒂莱特!……快来呀!快来呀!……

  猫 (伪善地呆在一边)我帮不了……我的爪子刚扭伤了……

  蒂蒂尔 (挡住攻击,竭力自卫)救人哪!……蒂洛!蒂洛!……我顶不住啦!……他们人太多!……有熊、猪、狼、驴、枞树、山毛榉!……蒂洛!蒂洛!蒂洛!……

  [狗拖着挣断的绳索,从橡树树身后面跳出来,挤进群树和群兽之中,扑到蒂蒂尔面前,奋力保护蒂蒂尔。

  狗 (四处乱咬)我来了!我来了!我的小神仙!……别害怕!加把劲!……我咬起来可厉害着呢!……熊呀,这口咬在你的大屁股上!……嗨,还有谁要来一口!……猪,给你一口,马,给你一口,牛尾巴也来一口!瞧!我撕破了山毛榉的短裤和橡树的围裙!……枞树溜号了!……天实在太热了!……

  蒂蒂尔 (支持不住)我顶不住了!……柏树在我头上狠狠打了一下……

  狗 嗳!柳树打了我一下!……他打折了我的爪子!……

  蒂蒂尔 他们又冲上来了!都涌过来了!……这回是狼领头!……

  狗 等着瞧,让我给他一口!……

  狼 傻瓜!……我们的兄弟!……他的父母亲淹死过你的孩子呀!……

  狗 他们做的好!……好极了!……他们很象你们!……

  群树和群兽 叛逆!……白痴!……叛徒!变节者!傻子!……犹大!……让他去吧!这是死神!和我们在一起吧!

  狗 不!不!……我独个儿也要反对你们大家!……不,不!……我要忠于天神!忠于最优秀的人!忠于最伟大的人!……(对蒂蒂尔)小心,熊来了!……提防公牛……我要扑向他们的咽喉……嗳!……我挨了一脚……驴踢断我两只牙齿……

  蒂蒂尔 我顶不住了,蒂洛!……嗳!……我挨了榆树一下……瞧,我的手流血了……不是狼,就是猪……

  狗 等一下,我的小神仙……让我亲亲你。这儿,我好好舔舔你……舔了你会舒服些……好好躲在我的背后……他们再不敢靠近了……不对!……他们又来了!……啊!我挨了一下,这下可厉害了!……咱们要顶住!……

  蒂蒂尔 (倒在地上)不行,我支持不住了……

  狗 有人来了!……我听见了,我嗅到了!……

  蒂蒂尔 在哪儿?……谁来了?……

  狗 那边!那边!……是光来了!……她找到我们了!……我的小国王,我们得救了!……亲亲我吧!……我们得救了!……瞧!……他们都慌了!……他们散开了!……他们害怕了!……

  蒂蒂尔 光!……光!……快来呀!……快一点儿!……他们造反了!……他们攻打我们!……

  [光上场;随着她向前,曙光升起在森林的上空,森林明亮起来。

  光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啦?……可怜的孩子!你怎么这样糊涂呢!……转一下钻石嘛!他们就会返回静寂和黑暗之中;你也不会看到他们的各种情态了……

  [蒂蒂尔转动钻石。群树的灵魂纷纷奔回树干,树身随即合拢。群兽的灵魂也消失了;远处可以看到有头母牛和一头绵羊在悠闲地吃草。森林重又变得静谧无邪。蒂蒂尔十分惊讶,环顾四周。

  蒂蒂尔 他们都到哪儿去了?……是怎么一回事?……他们发疯了吗?……

  光 没有,他们就是这样的;因为平时人们看不到,所以不知道会这样……我早就告诉过你:我不在,唤醒他们是很危险的……

  蒂蒂尔 (擦他的刀子)说实在的,要没有狗和这把小刀,真不知会怎么样……我真没想到他们会这样凶恶!……

  光 你要明白,人在这世界上是单独对付一切的……

  狗 你没有受多少伤吧,我的小神仙?……

  蒂蒂尔 没事……他们没有碰着米蒂尔……而你呢,我的好蒂洛?……你嘴上流血,爪子折断了吧?……

  狗 算不了什么……明儿就没有伤痕了……这可是一场恶战呀!……

  猫 (从矮树丛跛行而出)可不是!……阉牛给了我肚子一角……虽然看不出伤痕,却痛死我了……橡树把我的爪子也打折了……

  狗 我想知道是哪一只……

  米蒂尔 (抚摸猫)我可怜的蒂莱特,当真?……你呆在哪儿?……我怎么没看到你……

  猫 (伪善)好姑娘,那头丑猪想吃你时,我去攻打他,马上受了伤……就是在这时橡树重重地打了我一下,打得我晕头转向……

  狗 (细声对猫)你呀,要知道,我有几句话要对你说……不会叫你白等的!……

  猫 (对米蒂尔抱屈)好姑娘,他欺侮我……他要伤害我……

  米蒂尔 (对狗)你能让她安心吗,畜生……

  [众人下场。

  [幕落。

  ①巴泽纳(1811-1888),法国元帅,1870年曾任法军洛林地区的统帅,被普军大败。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