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儿童文学 >> 哈尔罗杰历险记 >> 亚马逊探险>>正文
16、半夜枪声
  一阵蛇雨兜头淋下,给不速之客洗了个蛇澡。小蟒蛇从他们头上往下爬。按在扳机上的手指紧张地拨动了枪栓,“砰,”左轮响了,子弹穿透了岛上的一棵树。“鳄鱼头”的人马惊恐万状,鬼哭狼嚎,浑身上下使劲儿拍打,极力要把那些从天而降的古怪的小爬虫打掉。谁知道它们是不是会咬死人的毒蛇呢?

  为了双手一齐与爬虫搏斗,独木舟上站着的人抓住“方舟”舷边的手松开了。但是,没等他开始拍打身上的蛇,身体就失去了重心,掉入水中,独木舟也被他掀翻了。

  “嗨,我不会游泳,”掉水里的人哭喊着。哈尔可不愿意为救他而耽误时间。船队的全体水手,腰拱得低低地拼命划桨,船闪电似地向前驶去,跟踪的那只船也扬起了帆。

  从追踪那班人的喊叫中,哈尔发现,他们当中只有极少数人讲西班牙语或葡萄牙语,大多数人讲的是一种码头英语,也许“鳄鱼头”把杀手从美国带到南美来了,但更有可能是到了伊基托斯城才雇的。伊基托斯沿海的码头,停靠着许多远洋货轮。它们从大西洋出发,沿亚马孙河上溯2300英里。这些船上有许多从北美或欧洲来的歹徒,为了钱,这些人随时都肯干犯罪的勾当。除了这帮杀人不眨眼的暴徒,“鳄鱼头”肯定还雇了一两个熟悉亚马孙的印第安人或卡波克鲁人,他们当中的一个可能在控制帆,船帆正以最佳角度利用着每一阵风。

  但那几个水手肯定不是河上人。他们对货轮甲板可能非常熟悉,但对“蒙塔莉亚”快艇上水手的位置却非常陌生。船的两边各有一排桨,每排四支。当然,要想船走得快,桨手们的动作必须一致。但他们的桨却老打架,只听到咒骂声在密密的林墙间回响。

  “鳄鱼头”被迫停下船来,把从独木舟掉下水的两个人捞起来,把独木舟翻好,用缆绳系在大船的尾部。这样,他就耽误了很长时间。

  “罗杰,好小子!”看到弟弟的战绩,哈尔说。他们所赢得的每时每刻都可能决定着成败,每时每刻都生死攸关。

  子弹开始从穷追不舍的船上飞来,哈尔着急了。子弹在身边呼啸而过,冲力很大,哈尔从它们飞来的惊人速度知道,它们肯定是威力很猛的来福枪射来的,这种枪的射程不是可怜的500英尺,而是足足半英里。

  一颗子弹打中了船尾,另一颗打穿了“托尔多”,还有一颗打断了舵手台的一条腿,平台歪了,摇摇欲坠。班科扔下舵,踉踉跄跄地从平台上爬下来避难。“方舟”偏离了航线。

  “回去,掌好舵,”哈尔命令说。

  班科爆豆子似地说了一连串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就缩头缩脑地钻进了“托尔多”。

  哈尔一个箭步跳上舵手平台,抓住舵柄,把“方舟”的航向拨正。但他们已经失去了宝贵的一瞬。

  子弹在他的周围炸响。“我站在这儿当活靶,肯定像个傻瓜!”他想。在高高的舵手台上,在背后星空的映衬下,他的身影肯定十分清晰,他迟早会被子弹打中,除非他能想出办法使“鳄鱼头”的船停下来。

  “罗杰!”他喊,罗杰马上跑来。“把独木舟的缆绳砍断。”

  “干嘛?”

  “快!把独木舟的缆绳砍断,把它横在河上。”

  罗杰马上领会了哥哥的意图:用这段沉甸甸的空心圆木挡住“鳄鱼头”的船。损失一条独木舟,但却值得。

  他把缆绳拽过来,手一摸到独木舟的船头,他就把缆绳砍断,把船斜着往后一推,独木舟停下来,漂浮在河面上,左舷正对着快驶近的那条船。

  “那肯定能耽搁他们一两分钟,”哈尔兴高采烈地说。

  话音未落,一颗子弹射穿了他的裤子,差点儿打中屁股。子弹惊动了哈尔裤袋里的小蟒,它蠕动了一下,又舒舒服服地依偎着哈尔温暖的腿,安静下来。

  他原以为黑色的独木舟与黑糊糊的“方舟”会融为一体,这样,“鳄鱼头”那帮家伙看不见独木舟,也就来不及躲开它了。

  只差一点儿,他的神机妙算就奏效了。“鳄鱼头”的船离横在水里的独木舟只有10英尺时,他们发现了它。有人哑着嗓子吼出一声命令,船猝然往旁边一闪,刚好从独木舟的尾部擦过。

  装满杀手的船上传来嘲弄的尖叫。有人用葡萄牙语警告了一句,声音却被尖叫声淹没。这人熟悉航道,他放开喉咙大喊,想让其他人听见。水手们使足劲儿划,船直向一片沙洲冲上去。龙骨掠过沙滩发出刺耳的摩擦声,船搁浅了,但船帆仍然把船往前拖,一转眼,船翻了,船上的人有的滚到沙洲上,有的滚落水中。

  哈尔的人稍微歇了一会儿,欣赏这一情景。

  “加油哇!”哈尔喊,“向前划哇!只要坚持,我们一定能打败他们!”两艘船沿着黑暗弯曲的河道飞快向前驶去,快艇在前,“方舟”在后。班科重新握住“方舟”的舵柄,沙洲上的人又打了一两枪,都没打中。恼怒狂暴的呼喊声终于消失在远方,哈尔又能从容自如地呼吸了。

  但他知道,他很难总保持领先的地位。“鳄鱼尖”匪帮看来有八至十个人。他们也许不算好水手,但他们的帆好,划的是一条“蒙塔莉亚”快艇;而哈尔他们呢,连他和罗杰在内也只有八个人,却划着两条船,其中一条还是笨重的“巴塔老”。“鳄鱼头”那帮家伙肯定能够划得比哈尔他们快。

  哈尔的帆指望不上。“方舟”上的那张帆很大,如果风从后面吹来,它能起很大作用。但是,两张帆都与桅杆成直角,如果风不是从后面来,它们简直就不起作用。

  此外,他的任务是搜集动物,这意味着频繁的停留。不,单靠拼命向前划摆脱不了“鳄鱼头”匪帮,还得继续跟他们捉迷藏。但是,这么大的两条船,桅杆和船上的“托尔多”又这么引人注目,要隐藏起来很不容易。

  船队从狭窄的航道冲入一望无边的水域。这儿的航道宽约五英里,并且越来越宽,河里没有岛。到天亮,如果他们仍然在这片水域里航行,一定会像玻璃窗上的一只苍蝇一样暴露无遗。

  林莽里的动物们已经开始宣布早晨的来临。东方天空上的星星渐渐隐去,一道灰色的寒光弥漫在水面上,天空中淡淡的几小片云开始闪现粉红的曙光,接着,热带的太阳忽地从地平线上跃起。

  船队的人都注视着身后的河道,河面上远远的一个小黑点都极可能是“鳄鱼头”的船。如果他们看得见他的船,“鳄鱼头”匪帮也就能看见他们的“方舟”。

  不幸的是,河道越来越宽,两岸距离已达十英里,河面从来也没有现在那么像一面镜子,而在镜面上是无法藏身的。

  哈尔在研究地图。前头不远应该有一群小岛,但过了这片岛,又将是一大片使他处境尴尬的开阔水域。

  后来,在一个看来像是陆地又确实是陆地的地方,他发现了一道表示航道的蓝线。他暗自感谢命运的星辰,幸亏他带了这样一幅高精度的地图。他向北岸望去,看不见有航道,但他相信航道就在那儿。于是,他让他的小船队改变航向。

  “那边什么也没有,”班科说。他惯于顺主航道走船,不知道有那么一条岔道。

  但是,那儿确实有一条航道,他们找到了它岛屿形成的屏障挡住了这条航道的入口。现在,船队暂时摆脱了“鳄鱼头”匪帮的追踪。哈尔希望,为了搜寻他们,“鳄鱼头”会在这些小岛中间钻来钻去,耽误很多时间。他希望,他们不会发现这条林莽中的小小水路。

  航道狭窄,两岸的树木在头顶上合拢。它们硕大的白树干一直长到200英尺高,才舒展枝桠与对岸树木的枝叶缠绕合抱,形成房顶似的浓荫。他们仿佛驶进了一座大教堂的中殿,只是任何教堂都不会这样充满生机:毛色绚丽的鸟儿在婉转啼鸣;猴子在吱吱喳喳地聊天。森林密不透风,船帆在这儿用不上。但是,这儿风平浪静,划桨不用费劲儿。

  船只掀起的波浪,撞击着鳄鱼,它们哼哼着。河岸上,两只高贵的巨鹳单腿立着,“高跷手”跟它们打着招呼。

  “看!一条蜥蜴在水上走!”罗杰喊道。水手们一齐停下了桨,要亲眼看看这奇妙的景象。那蜥蜴从头到尾长约3英尺,它用后腿站着,尾巴贴着水面,保持身体平衡,带爪的前足像手一样举得高高。

  不过,蛇怪现在一心想着的不是找东西吃,而是逃跑,它飞快地溜过甲板,跑了十英尺水路,登上附近的河岸,爬到一棵树上。船还在继续前进,绳子立刻紧紧地缠在灌木丛上。“方舟”只好调转船头,靠近岸边。哈尔解开绳索,把拼命挣扎的蜥蜴拉上船。

  看着哈尔的窘相,班科咧嘴笑了,“我看,还是让我造个笼子吧。”

  但哈尔坚持他的理论。“等我们抓到老虎,你可以给它造个笼,但这只不伤人的蜥蜴不需要那玩意儿。”

  关在笼子里头死去的动物他见得太多了。眼下,甚至在动物园里,都时兴给动物提供与它们的生长栖息地尽可能相像的露天公园。

  他有四只用绳索缚住的动物:貘、巨鹳、鬣蜥和这条蛇怪。当它们互相绞缠到一块儿时,他总是不顾班科的挖苦,一次又一次耐心地帮它们解开。

  这条林间水路长8英里。从地图上看,它流入纳波河和亚马孙河主流汇合的地方。

  在这段水路上有没有人跟踪他们,哈尔摸不准。但是,他想出了一条新对策来迷惑他的对手。到了这段水路的尽头,他没让船驶出亚马孙主流辽阔的水域,在那儿,他们必将又一次在开阔的水面上暴露无遗。他指挥船队向左拐进纳波河,逆流而上。

  不一会儿,船队就隐没在纳波河的河湾里,在亚马孙河上行船的人谁也甭想看得见它们。哈尔挑了一道宁静的河湾,打算就在那儿打发掉那一天余下的时光。

  “是蛇怪!”哈尔大声说。

  “样子真凶啊!”罗杰说。

  “它其实并不凶猛,给它取这个名字的人以为,它肯定是古老传说中的那种猛兽。你知道,人们都以为,蛇怪只消呼一口气或瞪一眼就能把人弄死。它站立的姿势像人,或者更像鬼。肯定是这一点,使它显得更加神秘。

  “它准是个幽灵!”罗杰说,他开始觉得这只神秘的幽灵正在把他的头脑搞昏。“尘世的东西怎么能在水上跑?”

  蛇怪正在觅食,它在水上往返穿梭,忽而左岸,忽而右岸,忽而顺流而下,忽而逆流上行,根本没留意船队。它的速度令人目眩。只要一停下来,它就开始往水里沉。

  “它的身体很轻,”哈尔说,“你看它的脚掌多大多平,像漂在水上的睡莲叶一样宽大。只要它不停地跑,就能一直浮在水面上。啊,它要是能在动物园里表演,该多妙啊!”

  于是,他开始动手抓它。他设法让他的两条船分别驶到这轻巧的动物的两侧。蛇怪开始警觉。它头上、背上和尾巴上的火红冠子全都竖了起来,那模样像只雄火鸡,不过,它身上飘扬着的是三面红旗而不是一面。

  蛇怪突然从水上跳起来,躲进一棵树的枝叶丛中,一些贴着水面的嫩枝儿被它撩起。哈尔用一张绑在长棍上的网扑它,它跳进水里,半天不浮上来。突然,它像玩偶盒里的玩偶一样倏地从水里冒出来,开始狂奔。

  印第安人当中,有个年轻的小伙子叫艾克华,他总是主动干些份外的事。此刻,他从小快艇飞身跃起,端端正正地落在蛇怪身上。转眼间,人和蛇一起没入水中。艾克华再次浮出来时,两手空空,蛇怪已经挣脱他的手臂,这会儿正从水里往外冲,使人想起那种倒着放的电影:在银幕上出现的跳水运动员是从水里往外跳,而不是从跳台跳进水里的。

  现在,蛇怪真的被惹恼了。它的三片冠子红得好像燃烧的火陷。它张着大口,伸出尖利的爪子,向着艾克华直冲过来。即使是吃斋的蜥蜴也会发火的,艾克华摆出自卫的架势,但是,如果不是哈尔救了他,他就会被抓伤了。

  网从头顶上落下,正好及时地把蜥蜴和那印第安人的头一起罩住。新的袭击使蛇怪大吃一惊,它把艾克华撂下,伸出爪子去撕网。印第安人从网里挣脱出来,哈尔把网和里头的活物往船上拖。

  这位体型庞大的新乘客拖起来竟这么轻,真是不可思议。哈尔惊叹它身上美丽的色彩,绿褐相间的皮色上带有黑色横纹;头、背和尾巴上点缀着红艳艳的冠子。在陆地上,这动物跑得和在水面上一样快。它既是个游泳能手,又能像猴子一样灵巧地爬树。天才啊!任何一个大动物园都会乐意出100至150英镑买它。

  啊,只要他能把它送到动物园!那个人显然打定主意要盗走哈尔的全部收藏,否则,就毁掉它。一想到他,哈尔就恨得直咬牙。

  蛇怪企图带着网逃跑。两个人把网紧紧抓住,哈尔冒险把手伸进网里,悄悄地把套索扣往那畜生头上。畜生张嘴便咬,套索好不容易避开那张着的大口,滑到头冠后面,再往前滑,套住前腿。哈尔又打了个结,使套索扣得更紧。蛇怪扭动着身子,拼命用爪子把套索扯开,但这一回,套索怎么也不会松开了。

  哈尔取下网子。蛇怪就像一条用绳索系住的狗,不过这绳索有30英尺长,绳的另一端绑在“托尔多”的一根柱子上。

  “为什么不关在笼子里?”班科问。

  “你喜欢被关在笼里吗?只要情况许可,我愿意给我的动物尽可能多的自由。另外,不关在笼里,它们就能自己找点儿吃的,也给我们省点儿时间。”

  船停泊在离岸约20英尺的地方。因为怕小蟒会顺着跳板往岸上逃,他们没搭跳板,船上的人都蹚水上岸。

  第一个踏上河岸的是罗杰,因此,第一个碰上麻烦的也是他。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