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儿童文学 >> 哈尔罗杰历险记 >> 亚马逊探险>>正文
18、年轻人,到西部去!
  “火!”哈尔惊呼。

  他的船队回到亚马孙河主流,顺流而下。拐过一个小河岬时,他们看见岸上猛烈的火光映照在水里。

  “一个印第安村庄失火了?”罗杰猜测说。

  “不是印第安村庄,”班科说,“是里约来的年轻人。他在这里建了个农场。也许遭到印第安人的袭击。”

  “靠岸!”哈尔下令。

  班科没动舵柄,“印第安人可能还在那儿,我们全都会被杀死。”

  “我们可以帮他把火扑灭,”哈尔坚持说,“靠岸。”

  班科固执地坚持己见。哈尔爬上舵台,夺过舵柄。那位墨西哥印第安混血儿嘟嘟哝哝地走下甲板。

  两艘船都停泊在离岸几英尺的地方,因为哈尔没忘记船上的小蟒,要是船挨着岸,它们都会跑掉,所以,船上的人只能跳上岸。

  哈尔和罗杰手中各拿着一支来福枪以防不测。印第安人则带上弓、箭和长矛等武器。

  班科装模作样地用手指试着他那长刀的刀锋,当人们都往岸上爬时,他却故意落在后面。他不想参加械斗。瞅准似乎没人看见他的机会,转过身要走回船上。

  但是,哈尔一直留意着他,他倒不一定认为班科会砍断缆绳把船开走,而留下他们任由命运摆布。但他要预防万一。

  “过来,到前面去!”他厉声命令,“快,到前头去。你得给我们带路。”班科嘟嘟哝哝地抱怨着,但他最后还是和自觉自愿的艾克华一起走上前去,在队伍的前头呆了一会儿。

  一爬到坡顶,火势就看得一清二楚了,一幢木质结构的农舍着了火,没见有印第安人。一个男子势单力孤地用桶从井里汲水,徒然地想泼灭那熊熊大火。

  哈尔飞奔过去。他仍旧监督着班科,用左轮的枪口顶住他的肩胛,逼他一道跑。在枪口的刺激下,班科以惊人的速度疾跑。

  那男子回头一看,见一帮全副武装的家伙向他跑来,他完全有理由以为他们要向他进攻。他急忙伸手去抓左轮手枪,但枪不在老地方。

  “你还有桶吗?”哈尔大声问,他忘了该尽量用葡萄牙语说这句话。

  那人大大松了口气儿。“在棚子那边有,”他用英语回答。

  哈尔和他的船员奔向棚子,找来一大堆勺斗、提桶和铁罐。

  他们急忙跑到井边。井上安有一根循环链,链上系着六个桶:转动轱辘,盛满水的桶就被绞上来了。哈尔他们轮流把自己的桶装满,飞跑着去把水泼在火上,然后,又跑回井边再装上水。

  小农舍的房顶用波纹状的铁皮搭成,本来就不怎么好看,被亚马孙的雨水锈蚀之后,就显得更难看了。但这种屋顶具有防火的优点。救火勇士们来回奔跑着,像在进行接力赛。蔓延到墙上的火很快被扑灭了。那位年轻的农场主走进昏暗的屋里,点着了灯,接着,就跌跌撞撞地摔倒在地上。

  哈尔和罗杰把他抬到床上。他闭着眼睛,毫无生气地躺着。哈尔弯下腰去给他作检查,看他有没有受伤。艾克华从墙上拿了条毛巾,跑到外面用水把它浸透,又跑回屋里,把湿毛巾敷在那筋疲力尽的人的额头上。

  这位年轻的农场主身强力壮,眉清目秀,显得很聪明,哈尔很喜欢他。年轻人的眼睛眨了眨,张开了,苍白的脸上露山疲惫的微笑,嘴唇翁动着,说出了两个字:“谢谢。”

  罗杰端来一杯水,他们扶起那人的头,给他喂水,他们的病人的眼睛在屋里转来转去,随着他的目光,他们看到屋里一片狼藉,空箱笼扔得遍地都是,柜子洞开着,里面空空如也。显然,这人遭了抢劫,屋子已洗劫一空。值钱的东西都抢光了,屋里只剩下一些破破烂烂。报纸上、地板上到处溅满血污。哈尔捡起一个钱夹子,钱夹子是空的。

  “你肯定经历了一场恶斗,”哈尔眼睛盯着摔碎了的椅子和血迹说。

  农场主点点头,“不错,一场恶斗,”他无力地说。

  “你一个人住在这儿吗?”

  又点了点头。

  “这不危险吗?在印第安人的地方?”

  “他们不是印第安人。”

  “不是印第安人!那么是谁,”他猜到了真相,是“鳄鱼头”那帮匪徒,“他们讲什么话?”

  “英语,大都讲英语。他们问我有没有看见过一支带着许多动物的船队,我说没有。他们问我要吃的。他们有八到十人,我尽其所有,供他们吃喝。但他们还要,于是自己动手,把我所有食物全部抢光,搬到他们船上。我不让他们抢,他们中间的一个大块头就一脚把我踢倒。”

  “这人的脸长得像吸血蝙,对吗?”

  “对,你怎么知道的?”

  “我见过他。事实上,他沿着亚马孙河追逐的正是我们。我们就是他所说的带着动物的人。我希望,那是他的血。”

  “恐怕不是。我进屋拿枪,但他们已经把枪偷走了。我抓起一把刀,那大个子看见了,连忙闪到别人背后,让那个人当替罪羊。被我扎伤的那个人发誓说要报复。他放火烧着了房子。他们把我弄出去,抓住我,直到火势越来越猛,我无法再扑灭时才放开我。接着,他们就上船走了,一边走一边狂笑,他们肯定以为这很好玩。”

  “你怎么会说英语?你不是英国人吧?”

  “对,我是巴西人。我叫比洛·索塞。我的英语是在里约的中学学的。”

  “听说里约是世界上最美的城市,”哈尔说,“你为什么要离开那儿呢?”

  年轻的拓荒者微微一笑,静静地躺了好一会儿才回答说:“在里约的街上,到处都贴着标语,标语上的口号和当年在北美看到的一样——‘到西部去,年轻人!’不同的是,里约的标语是用葡萄牙语写的。我们的政府需要我们来开发这片边远地区,于是,我就来了,也许,我很傻。”他又闭上眼睛,默默地躺着。

  过了一会儿,他张开眼睛,双眼闪着热情的光辉。“不,我不傻,”他热烈地说,“哥伦布当年西行发现了新大陆,能说他傻吗?我不傻,除非美国最早一批在普利茅斯石登陆的英国清教徒是傻瓜;除非当年向西部开拓进军,从而建立起美利坚合众国的美国先驱也是傻瓜。”他用胳膊肘撑起身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哈尔,“想想看,对于像你我这样的年轻人,这儿的前程多么远大!这是世界最后一大片未开垦的处女地,它还有许多地方未经考察。它有丰富的矿藏,有世界上最大的细叶林,还有世界最长的河流替它把产品运往大洋,亚马孙河流域养得起全世界。但它必须有人——许多许多的人。现在,这儿每平方英里的人口还不到一人。想想吧!美国的人口密度是每平方英里43人,可没有人认为那个国家太拥挤。我们需要人——不只是巴西人,还有你们国家的和世界各地的人。这儿的财宝正等待着所有愿意工作的人。”

  “现在,你最好歇一歇,”哈尔劝道。

  “财宝!”比洛又说,“但是,我们从这儿获得的最重要的东西不是钱,而是世界和平。我们为什么得不到和平?因为这世界的饥饿、苦难太多。如果亚马孙流域得到开发,饥饿和苦难也就能得到缓解。”

  “我明白,”哈尔说,“不过,难道你不觉得你最好先歇一歇,睡一会儿吗?”

  比洛笑了笑,躺回他的枕头上。“这一切,在你听来肯定像空话大话。明天早上,我带你到我的农场到处走走,耳听是虚,眼见为实。你会看到这片土地所创造的奇迹。”

  哈尔看着周围那些被火烧毁了的墙壁,破碎的家具,墙上的空枪架,被洗劫一空的抽屉箱笼,还有那个一文不值的钱包。

  “你已经被抢了个精光,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他说,“你没有了枪,没吃的没穿的,也没钱去买种子和农业机械。看得出来,你受过良好的教育,在城市里也能干得很好。干嘛不回里约去呢?我们的船顺河而下,可以把你带上。今天发生的事儿,保不住还会有第二次。那种匪帮这儿还有很多。再说,还有印第安人。孤身一人是无法对抗这儿的林莽的。明天早上跟我们一块儿走吧。”

  但是,比洛只是疲倦温和地微笑着。“谢谢你,我的朋友。但我仍然要留在这儿,等天亮了,你就会明白为什么了。”

  第二天早上,哈尔果然明白了他坚持留下的原因。比洛没能让哈尔看他养的猪,猪全都被偷走了;牛羊也没有了,全都宰掉了,肉都喂了“鳄鱼头”那帮歹徒。但是,歹徒们抢不走菜园子,菜园里的豆子、稻子、包谷、莴苣、黄瓜、红萝卜和青萝卜都长得很茂盛。哈尔惊讶不已。

  “我听说,由于多雨,这儿的水土流失很严重,什么也不长。”

  “那只是传闻,”比洛大笑,“现在,是真是假,你可以自己作出判断罗。这儿只有一个问题,就是东西长得太快,总得想方设法抑制灌木丛和杂草的生长。竹笋一夜之间能长一英尺。我绝不开玩笑。在美国,玉米播下地得两三个星期才发芽,在这儿,三天就发芽了。看看那些橙子有多大个儿吧。”

  哈尔惊讶地盯着一棵果树,树上结满足球大的果子。“这不会是橙子!绝不会有这么大的橙子。”

  “确确实实是橙子。在加州,人们管它叫华盛顿脐橙(译注:一种一端有脐状凹陷的无核橙子),加州的脐橙是从巴西引进的,个儿只及这种脐橙的三分之一。”

  农场到处是果树,芒果、鳄梨、可可、面包果、还有香蕉,全都硕果累累。一片上好的牧草地,长满鲜嫩碧绿的天南星草。在比洛领地内的树林里,有木质坚硬的细叶树,有红木、雪松、橡树。高耸入云的树上结满巴西坚果和做奶油用的硬壳果。巨大的无花果和蒜梨树绿荫如盖。树木中有价值很高的油料树木,在工业发达的北部需求量很大,比洛说得对,世界需要亚马孙地区。那些勇于开发亚马孙流域并把它的财宝带给人类的人正是在创建卓著的功绩。

  “我来告诉你开发亚马孙地区有多重要吧,”比洛说,“现在,连联合国都参与了。他们已经从所有对亚马孙河的财宝感兴趣的国家那儿筹集到了好几百万美元的巨款。他们组织了亚马孙学会。他们还将派出几十位采矿、森林、农业和所有其他方面的专家到这一地区来考察,在地图上标出最有发展前途的地方。有些专家已经来了,他们喜欢我的农场。”

  哈尔伸出手去紧握着比洛的手。

  “我不能责怪你的固执。祝你走运!”

  当哈尔和他的船员们启航时,船上少了一支左轮手枪和那支宝贵的温彻斯特式270连发枪。它们留在比洛的小屋里,挂在墙壁的枪架上。到时候,比洛就会发现这两支枪,还有一箱供它们用的弹药和几件衣服。在一件衣服的口袋里装着他自己的钱包,不过,不再是空的。

  但是,从比洛身上,哈尔所得到的东西远远多于他给予比洛的东西,他获得了一种新的、志在必取的决心,一种不管是人还是莽莽丛林都阻挡不住的决心。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