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儿童文学 >> 哈尔罗杰历险记 >> 亚马逊探险>>正文
19、老虎夜访
  日子一天天过去,“鳄鱼头”那帮家伙没露面。他们还在追,却不知道他们所追踪的人正跟在他们后头。但他早晚会知道真相,那时,他就会在前头某个地方埋伏起来等着“方舟”。对此,哈尔一直非常警惕。

  船上陆续添了许多新乘客,不过,大都是些小乘客:一只漂亮的猩红色的朱鹭,一只玫瑰红的蓖鹭,一只金色的锥尾鹦鹉,一只岩栖伞鸟,还有一只凤冠雉,这只凤冠雉很快就成了大家的宠物。

  哈尔并不满足。

  “这些小东西不错,但我们还应该逮一条南美大森蚺,还有,一只虎。”

  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艾克华。渐渐地,他越来越信赖这位忠诚的印第安年轻人。在船上度过的漫长时光中,艾克华一直在教两个孩子讲印第安普通话。每个亚马孙部落都有自己的语言,但在整个宽阔的亚马孙流域里,还有一种印第安人都听得懂的普遍使用的语言。每个探险者都必须熟悉它,因为许多印第安人不会讲葡萄牙语,至于英语,几乎没有一个印第安人听得懂。

  “我相信,你很快就会抓到一只虎,”艾克华说,“我们已经进入虎的王国。”

  “我怎么也搞不清楚,”罗杰埋怨说,“到底是虎还是美洲虎?”

  “美洲虎是它的学名,”哈尔肯定说,“但在这儿,没有人用这个名称,南美的人都管它叫虎。我认为,它既然是南美的野兽,南美人就有权给它起名字。我呢,也就把它叫做虎。叫虎也好,叫豹也好,总之,我们要抓它一只。”

  “你说,是南美的,”罗杰提出异议,“可我听说,亚利桑那州也发现过一只。”

  “不错,墨西哥也有许多。但它们不一样,个子小,很少有超过200磅的——这儿的虎,最重的有700磅呢、墨西哥的虎皮色是黑色的,这儿的虎皮色是鲜亮的明黄上面起黑斑,当然,不是条纹状黑斑,而是一种带缺口的圈状黑斑。墨西哥的那种虎,你不惹它,它就不会惹你;而我们这儿的虎却随时都会袭击人和动物,它们体格强壮,性情凶猛。我刚刚在看一本萨沙·西缪尔写的关于南美虎的书,他说,南美虎能咬死一头非洲狮。”

  “他就是人们叫做‘伏虎汉子’的那家伙吗?”

  “对。北美的大牧场雇用他。虎对牛群危害极大。由于虎害,一个大牧场一年要损失3000头牛。西缨尔打虎用的是长矛,他认为这比枪可靠,因为要打许多枪才能把一只虎打死。即使一枪就打中虎的心脏,它还会继续挣扎进攻,直到把猎手咬死,它自己才会倒毙。”

  “我倒想欣赏一下,你怎么样用长矛逮住老虎。”罗杰笑嘻嘻地说。

  “我怕你没那眼福。那是一种古老的印第安打虎法,我将让艾克华来干。不过,我希望没那必要:我们要逮的是活虎,不要死的。”

  虎出没得越来越频繁。夜里,总听得见它们的吼声,即使虎远在两三英里以外,它的吼声听起来都像近在咫尺,这是最令人感到恐怖的。虎吼开始时仿佛是一连串的咳嗽,咳嗽声越来越响亮,越来越急促,最后,变成震撼整座树林的雷鸣般的吼叫,不用说,这吼叫也震撼着每个聆听者的神经,一会儿,吼叫声逐渐低下去,以一阵呼呼噜噜的沉闷的喉音告终。虎叫停息了,但周围的空气却仍然在颤抖。

  根据那呼噜呼噜的尾声,你大致可以判断出虎离你有多远。

  “要是听不见这种尾声,虎还远着呢,”艾克华说,“要是听到了这尾声,虎就在眼前了!”

  吼叫声忽高忽低,像警笛,叫人听了毛骨悚然,吼声在耳边响着,你就无法安睡。现在,他们大都是晓行夜宿,并且总把吊床挂在岸上,篝火彻夜不熄。这篝火真能阻止野兽靠近吗?或者,它反而会把野兽引来?哈尔可说不准。也许,它只能吓跑较为胆小的野兽。不过,一天夜里,他从吊床往外望去,看见离他不到20英尺的地方有个黄黑相间的脑袋,虎正凝视着篝火,没看见他。虎显得很好奇,它那双黄色的大眼睛在火光映照下熠熠发光。过了一会儿,那虎趴下了,舒展着四肢,活像一只伏在壁炉旁的巨猫。它张开大口,像猫一样打了个呵欠。

  对于这只虎的来访,哈尔还没有充分准备,没有现成的箭,没有网,他的人马也都还在梦中,几个睡在岸上,几个睡在快艇上,还有几个不怕小蟒蛇往身上爬的,睡在“方舟”上。

  要是喊他们,他就要惊动虎。枪就在他身边,伸手就拿得到,但他不许自己用枪,他不愿意打死这只超级动物。不过,有只虎就蹲在离自己不到20英尺的地方,他实在睡不着。老虎呢,看来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一个印第安人起来往篝火上添柴,老虎蹲起来,饶有兴致地看着。哈尔几乎不敢呼吸,他偷偷拿起他的“野人”连发来福枪,瞄准了虎,但他没按扳机。一颗子弹只会把一只温和的猫变成一个狂暴的魔鬼。

  他希望那猫至少是温和的。他暗自思忖,除非是遭到伤害或者被逼得走投无路,否则,野兽很少主动袭击人类哪怕最凶猛的野兽也是这样。但他知道,这一规律不大符合美洲豹的习性,美洲豹吃人的事件记录在案的太多了。经常听说伐木工和割胶工被虎吃掉。一位水手死里逃生,却丢掉了一只胳膊。三个神父在教堂里碰上老虎,其中两个丧生,只有一个逃脱。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动物园里,一只虎咬死过三个人。还有一位阿根廷科学家,他宿营地上的帐篷天天夜里都有老虎光顾,因为帐篷里有牛肉干。科学家把牛肉干挂到虎够不着的地方,老虎大失所望,转身向科学家扑去,口一张,嘎扎一声咬碎了他的头盖骨。

  从书本上,哈尔还读到过好几十宗这一类事件。现在虽然不能一一记起来,但他却清楚地记得博物学家艾泽雷报道的一起事件:六个人围着一堆篝火入睡,第二天早上,其中四个人醒来,发现两位同伴已被老虎拖到远远的密林里,他们的尸体已被虎吞吃了半拉。

  印第安人在老虎和篝火之间走来走去。哈尔的食指按在扳机上,他感觉得到额头上在冒冷汗。老壳伸出鼻子,好像在嗅着什么,这个两条腿的棕色家伙会变成虎的一顿佳肴吗?老虎没有动弹。

  后面的灌木丛里突然传来貘的高声嘶叫。老虎立刻朝那个方向扭过头去,它立起身,不慌不忙地踱走了,听不见一点儿脚步声。

  不一会儿,丛林里传来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吵闹声——貘痛苦刺耳的尖叫和森林之王雷鸣似的咆哮。

  营地里的人全都惊醒了。

  罗杰用颤抖的声音说:“啊呀,幸亏我们有这堆火,它还真能使野兽不敢靠近呢。”

  哈尔不想让弟弟知道他夜里看到的惊险的一幕,免得他害怕。五分钟后,罗杰又睡着了。哈尔却彻夜难眠。他一直留神着四周的动静。

  天亮以后,他找到了壳迹。虎的足印几乎是圆的,足有汤盘大,足趾间的距离很均匀,没有爪的印痕。美洲虎走路时,爪子缩进肉垫里,收得很紧。

  完全看不出这会是一种如此凶残的野兽留下的足迹,足印柔软光滑,好像有人把一小块天鹅绒垫子摁进土里。哈尔把这种想法告诉艾克华。

  “虎爪是柔软,”艾克华说,“但有力!给它抽打一下,牛也得死。”

  在艾克华的指点下,哈尔和罗杰顺着虎迹跟踪到密林里,最后来到显然是虎貘相斗的现场。一大片草地被践踏得狼藉不堪,泥上全翻起来,矮灌木丛的枝条被压断。但是,找不到貘的残骸。

  哈尔大夫所望。本来,他满以为在这儿能逮住老虎。这种巨猫把大个儿的动物弄死、吃够以后,通常会把剩下的残骸留在原地,过几小时再回来吃,这时,足智多谋的猎人就会准备好枪支或兽笼,在那儿等着老虎回来。

  这一回,老虎却比猎人狡猾。“看,那儿有条路,”罗杰叫道,“肯定有印第安人来过。”

  “不是印第安人,”艾克华说,“这是老虎蹚出来的。”

  “可这比三只虎的身体还要宽呢。”

  “它在拖那只貘。”

  哈尔睁大了眼睛,这实在难以置信,从被踏平的搏斗现场蹚出一条宽达三四英尺的路,路上的矮树丛全都压平了,仿佛蒸汽压路机在上面碾过。

  “一只美洲虎怎么拖得动一头貘?”他万分惊讶,“貘重得像头牛呢。”

  但是,这却是不容置疑的事实。南美的原始森林,树深林密,荆蔓丛生,即使是不带行李的人,拿着大砍刀穿过这种森林,也是困难重重的。但是,美洲虎却把南美最大的野生动物拖过了原始森林。

  他们追溯着虎迹。有些地方,与其说是路,不如说是隧道,因为老虎站起身来还不到3英尺高,它在茂密的树丛里蹚出的通道很矮,他们只好弓着腰,勉强地钻过去。

  每时每刻,他们都希望找到貘的残骸,也许,还会碰到那只虎呢。但虎迹一直蜿蜒了一英里多,通到亚马孙河岸,又延伸到水边,这才不见了。

  哈尔的目光越过河面,往对岸望去。河宽好几英里。他不由得对这只美洲虎肃然起敬。

  “原来美洲豹会游水,我以前不知道,”罗杰说。

  “游得比你还好呢。美洲虎喜欢水。也许,它的妻子儿女住在河那边,它想让它们与它共享这顿美味佳肴。但是,想想看,它竟拖得动比自己重一倍的东西,还游了那么远!”哈尔忽然想起他在一本动物指南里读过的一篇有关美洲虎的报道,一只美洲虎弄死了一匹马,拖着马游过了亚马孙河;他还想起巴西著名的罗顿将军的报告,报告提到一匹马被老虎拖了一英里,穿过密密的灌木林,拖到一个水坑边,在那儿,那只美洲虎就着水,享用它的美餐。

  这只美洲虎的智慧和体力几乎不相上下。本来,它可以穿过哈尔他们的营地直奔河边,但为了避免冒丢失它的猎获物的风险,它绕了个大圈。

  回营地的路上,艾克华把一间老虎的“修甲室”指给两个孩子看。那是一棵大树,离地约六七英尺的树干上,布满美洲虎爪子留下的深深的抓痕。

  艾克华解释说,美洲虎就是用这种办法把它们的爪子磨利的,它们的习性与家猫一样。它们靠着树干,用后腿支撑着直立起来。前爪在树皮上反复抓挠。它们的胸脯经常摩擦的地方已经变得很光滑。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