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儿童文学 >> 一只聪明的小狐狸>>正文
大路上的财宝

 

 

  上面讲的那件事过了没几天,小狐狸从那棵老橡树旁边的大路上走过,忽然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儿,说香肠味儿不象香肠味儿,说火腿味儿不象火腿味儿。小狐狸决定往树洞里看一眼,万一史别立克又放了什么好吃的在里头呢!
  可是他刚走了几步就呆立不动了。在大路中间,有一个非常奇怪的东西,就是它,正散发出一种好闻的熏制食品的气味儿。
  小狐狸带着极大的警觉,靠近那个怪东西。因为,这很可能是捕兽器呀!
  他使劲闻了闻,没有铁器的气味;他再仔细看看,那东西象是用很柔软的皮革缝制的。尽管这样,他还是先用爪子拨动一下,然后才小心翼翼地拾起来。
  不,这不是捕兽器。可它也不是什么好吃的。他打开来看,里边是一大叠花花绿绿的纸片子。小狐狸一下子想起来。那天看林人告诉他全家,是小狐狸给他挣来的,拿出来的就是这些淡青色的和绿色的纸票子。
  “嗯。”小狐狸自言自语地说,“这就是人们叫做‘钱’的那种东西。看样子,还真不少呢!不该把它扔在路上,我带回去吧,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有用处……”
  当天晚上,小狐狸又悄悄走近看林人的窗户。开始,他什么有趣的事也没听到,看林人问他的小儿子,他白天是怎么过的,做什么游戏了。正在这时候,隔壁响起电话铃声,父亲跑出去了。不一-会儿。他慢慢地走回来,好象有点儿心事。
  “你瞧,咱们这位史别立克有多不走运!”爸爸叹口气说,“这是他打来的电话。今天早晨他从咱们的森林经过,把钱包丢掉了,钱包里有一万块钱!天哪,是一万块钱!他坐着大车去储蓄所,可是到了地方发现钱没了!也不知丢在什么地方。他请求,如果哪个看林人或者猎人拾到了,千万带给他。他已经通知了电台,请他们广播遗失启事。”
  “那干嘛呀?”小儿子不明白。
  “好让大伙儿知道,捡了钱该还给谁。”
  “那样,史别立克先生就会送给那个人一个灌肠,对吗?”
  看林人笑了,说:“不,我的孩子,一个灌肠可不能了事。为了报答送还这钱包,至少会奖给他一千块钱。那个诚实的人用这笔钱,至少能给自己买十个最好的大火腿……”
  小狐狸再也听不下去了。他挑了一条最近的路,飞奔回家。一到家,他就把皮钱包从壁橱里拿出来,回到对着正门的客厅。这儿有色彩鲜艳的碎布条儿,有摔掉一半的小镜子,有光亮闪闪的玻璃片,还有别的宝贝。这些都是到森林别墅里度假的人们丢下的。小狐狸在这儿找出了一副没有玻璃片的眼镜,一本正经地戴上——小狐狸吃什么好东西,办什么重要的事情时,他都要戴上它,觉得这样会更神气一些。
  戴好眼镜,小狐狸就坐下来,打开皮钱包,里边淡青色和绿色的纸子,散发出一阵阵明显的腊肠味儿来。是不是发出腊肠味儿来,就一定是腊肠商人的东西?说不定所有的钱都有这种气味哪!
  可是接下去,他的疑问消除了。因为在皮夹子最里边,他找出一张硬纸片,上面写着:
  安东尼·史别力克  腊肠商人
  诺加维茨城54号

  小狐狸把皮钱包藏到最安全的地方,又坐下来,舒舒服服往后一靠,仔细地想起来。最后,小狐狸自言自语地说:“对,是这样的!史别立克损失这条大火腿,我一点儿也不觉得难受:这是我正大光明的赢来的!可是说到头一回那条大火腿……嗯……简直想一想就别扭,我不该那么做!我还把布热津先生也拉进去了,用他的电话,还冒充他的名字,这实在是不光彩……可是现在,哈哈!现在好了!现在我可以弥补我的过失了。我要跟他把一切帐都算清……当然啦,开头儿不妨开他一个玩笑,一个很小很小的玩笑!”
  小狐狸第二天一大早就等在看林人的窗外。一见看林人出去巡查了,他马上从窗户进办公室,直奔电话机。
  “是诺加维茨城吗?劳驾,我要五十四号……是史别立克先生吗?您好啊!我是小狐狸。对,对!一点儿都不错,就是您的老主顾!我想告诉您,我自己取来的大火腿,实在是太好吃啦!我现在可以替您的商店做广告,把您的商店介绍给我的同族……别!别!史别立克先生,您别骂街呀!对!对!第一次的火腿还没付钱!可这也不能成为您骂街的理由哇!您没给我送帐单来嘛!……什么?什么?找我算帐?欢迎啊!我可以还您的帐,现在我有的是钱啦,就跟树上的树叶那么多!是这样的:我刚好在路上捡了一个黑色的皮包,里边塞满了花花绿绿的纸片子……哎哟,您怎么啦,史别立克先生?您身体不舒服吗?您是在笑,还是在哭?……放在哪儿啦。当然是带回家了呀!您就放心吧,腊肠商人先生!钱,我还给您,因为这是您的。什么?不,我不要酬谢!什么?五只大火腿?谢谢您!我第一次不该那样做……就用这五只火腿还您那一只火腿吧!钱您什么时候来取都可以!现在就来?那好吧!钱还放在老地方,对,树洞里!我怎么会骗您呢……”
  小狐狸挂上电话,赶紧回家,把钱包送到那棵大树那儿去。在洞里放好之后,他又躲在老地方看。
  过了不到一刻钟,一辆马车飞驰而来。史别立克先生不等车停就从上边跳下来。可是跳下之后,他又一步一步,慢慢往大树那儿走,好象生怕吓跑一只鸟似的。
  一把抓住钱包之后,他只是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噢!”
  他急急忙忙打开钱包,数了数,确信全部钱款都在里边时,他又一次发出那声音:“噢!”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