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诗词散文 >> 目送>>正文
母亲节

  2009年09月24日15:02

  收到安德烈的电邮,有点意外。这家伙,不是天打雷劈的大事──譬如急需钱,是不会给他母亲发电邮的。不知怎么回事,有这么一大批十几二十岁左右的人,在他们广阔的、全球覆盖的###络里──这包括电邮、MSN、FACEBOOK、Bebo、Twitter、聊天室、手机简讯等等,“母亲”是被他们归入spam(垃圾)或“资源回收筒”那个类别里去的。简直毫无道理,但是你一点办法都没有。高科技使你能够“看见”他,譬如三更半夜时,如果你也在通宵工作,突然“叮”一声,你知道他上网了。也就是说,天涯海角,像一个雷达屏幕,他现身在一个定点上。或者说,夜航海上,茫茫中突然浮现一粒渔火,分明无比。虽然也可能是万里之遥,但是那个定点让你放心──亲爱的孩子,他在那里。

  可是高科技也给了他一个逃生门──手指按几个键,他可以把你“隔离”掉,让那个“叮”一声,再也不出现,那个小小的点,从你的“爱心”雷达网上彻底消失。

  朋友说,送你一个计算机相机,你就可以在计算机上看见儿子了。我说,你开玩笑吧?哪一个儿子愿意在自己计算机上装一个“监视器”,让母亲可以千里追踪啊?这种东西是给情人,不是给母子的。

  我问安德烈,你为什么都不跟我写电邮?

  他说:妈,因为我很忙。

  我说:你很没良心耶。你小时候我花多少时间跟你混啊?

  他说:理智一点。

  我说:为什么不能跟我多点沟通呢?

  他说:因为你每次都写一样的电邮,讲一样的话。

  我说:才没有。

  他说:有,你每次都问一样的问题,讲一样的话,重复又重复。

  我说:怎么可能,你乱讲!我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

  打开安德烈的电邮,他没有一句话,只是传来一个网址,一则影像──“我很无聊网”,已经有四千个点击,主题是“与母亲的典型对话”。作者用漫画手法,配上语音,速描出一段自己跟妈妈的对话:

  我去探望我妈。一起在厨房里混时间,她说:“我烧了鱼。你爱吃鱼吧?”

  我说:“妈,我不爱吃鱼。”

  她说:“你不爱吃鱼?”

  我说:“妈,我不爱吃鱼。”

  她说:“是鲔鱼呀。”

  我说:“谢谢啦。我不爱吃鱼。”

  她说:“我加了芹菜。”

  我说:“我不爱吃鱼。”

  她说:“可是吃鱼很健康。”

  我说:“我知道,可是我不爱吃鱼。”

  她说:“健康的人通常吃很多鱼。”

  我说:“我知道,可是我不吃鱼。”

  她说:“长寿的人吃鱼比吃鸡肉还多。”

  我说:“是的,妈妈,可是我不爱吃鱼。”

  她说:“我也不是在说,你应该每天吃鱼鱼鱼,因为鱼吃太多了也不好,很多鱼可能含汞。”

  我说:“是的,妈妈,可是我不去烦恼这问题,因为我反正不吃鱼。”

  她说:“很多文明国家的人,都是以鱼为主食的。”

  我说:“我知道,可是我不吃鱼。”

  她说:“那你有没有去检查过身体里的含汞量?”

  我说:“没有,妈妈,因为我不吃鱼。”

  她说:“可是汞不只是在鱼里头。”

  我说:“我知道,可是反正我不吃鱼。”

  她说:“真的不吃鱼?”

  我说:“真的不吃。”

  她说:“连鲔鱼也不吃?”

  我说:“对,鲔鱼也不吃。”

  她说:“那你有没有试过加了芹菜的鲔鱼?”

  我说:“没有。”

  她说:“没试过,你怎么知道会不喜欢呢?”

  我说:“妈,我真的不喜欢吃鱼。”

  她说:“你就试试看嘛。”

  所以……我就吃了,尝了一点点。之后,她说,“怎么样,好吃吗?”

  我说:“不喜欢,妈,我真的不爱吃鱼。”

  她说:“那下次试试鲑鱼。你现在不多吃也好,我们反正要去餐厅。”

  我说:“好,可以走了。”

  她说:“你不多穿点衣服?”

  我说:“外面不冷。”

  她说:“你加件外套吧。”

  我说:“外面不冷。”

  她说:“考虑一下吧。我要加件外套呢。”

  我说:“你加吧。外面真的不冷。”

  她说:“我帮你拿一件?”

  我说:“我刚刚出去过,妈妈,外面真的一点也不冷。”

  她说:“唉,好吧。等一下就会变冷,你这么坚持,等着瞧吧,待会儿会冻死。”

  我们就出发了。到了餐厅,发现客满,要排很长的队。这时,妈妈就说,“我们还是去那家海鲜馆子吧。”

  这个电邮,是安德烈给我的母亲节礼物吧?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