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诗词散文 >> 诗 歌 >> 闻一多诗集>>正文
叫卖歌

  朦胧的曲巷群鸦唤不醒,
  东方天上只是一块黄来一块青。
  这是谁催着少妇上梳妆?——
  “白兰花!白兰花!”
  声声落入玻璃窗。
  桐阴摊在八尺的高墙的,
  “知了”停了,一阵饭香飘到书房里。
  忽把孩儿的午梦惊破了——
  “薄荷糖!薄荷糖!”
  小锣儿在墙角敲。
  市声像沸水在铜壶里响,
  半壁金丝是竹帘筛进的淡斜阳。
  这是谁遮断先生的读书声?——
  “老莲蓬!老莲蓬!”
  满担清香挑进门。
  黄昏要拥住金城去安,
  纷飞的蝙蝠仿佛是风吹落叶。
  这时谁将神秘载满老人心?——
  你听啦!你听啦!
  算命瞎子拉胡琴。
  (原载 1925 年 9 月 19 日《晨报副刊》第 48 期)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