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诗词散文 >> 诗 歌 >> 闻一多诗集>>正文
末日

  露水在笕筒里哽咽着,
  芭蕉的绿舌头舐着玻璃窗,
  四围的垩壁都往后退,
  我一人填不满偌大一间房。
  我心房里烧上一盆火,
  静候着一个远道的客人来,
  我用蛛丝鼠矢喂火盆,
  我又用花蛇的鳞甲代劈柴。
  鸡声直催,盆里一堆灰,
  一股阴偷来摸着我的口,
  原来客人就在我眼前,
  我眼皮一闭,就跟着客人走。
  (原载 1925 年 9 月 22 日《晨报副刊》第 1277 号,后收入《死水》)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