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其它阅读 >> 百家讲坛 >> 走进动物世界>>正文
天下奇兽—麋鹿-郭 耕
主讲人简介

  郭耕,北京麋鹿生态中心暨北京生物多样性保护研究中心副主任,从事灵长类动物饲养繁殖、野外生物考察及动物保护教育;一九九八年至今在北京麋鹿生态中心工作,专职出事地位保护教育和科学普及工作。

  主讲内容

  首先麋鹿是一种哺乳类动物。作为全世界不到五千种的哺乳类中,麋鹿是一种非常奇特的动物。麋鹿又叫“四不像”,所谓“四不像”,就是脸似马非马;蹄似牛非牛;角似鹿非鹿;尾似驴非驴。

  1865年麋鹿从科学的角度被一个西方人发现,就是法国的阿芒.大卫。当时也就是清同治四年,他到北京南郊来做动植物考察,当时他隔墙相望,见到很多鹿。可是他作为动物学家,竟然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鹿,就引起他强烈的好奇。可是皇家猎苑是禁地,不让外人进去,于是他花了二十两银子,买通了守卫皇家猎苑的官员,拿到两套麋鹿的头骨、角的标本。经过巴黎自然博物馆的馆长叫米勒。爱德华的鉴定,发现这不但是一个新种,而且是一个单独的属。为了表彰大卫的发现,麋鹿的外文名字,就叫大卫神父鹿。

  可是到了1894年,由于永定河泛滥,永定河的泛滥冲垮了皇家猎苑的围墙,大概里边有120多头麋鹿散失出皇家猎苑,被灾民给吃掉了,最后所剩无几的麋鹿熬到了1900年八国联军进入,最后麋鹿在中国就没有了,这就是我们说的麋鹿的灭绝。

  麋鹿虽然在中国本土灭绝了,但是在灭绝之前被运到了欧洲,放在欧洲的很多动物园。但是麋鹿它是一种湿地特有的物种,动物园不具备湿地的特点。所以麋鹿在动物园是越养越少,眼看麋鹿就要在异国他乡也要完全灭绝了。这时候出现了一个使麋鹿绝处逢生的人,这个人叫贝福特。他拥有一个庄园叫乌邦寺,他就花重金把各地所有的麋鹿,全都买下来,养在他的庄园叫乌邦寺中。

  但是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德国空军轰炸伦敦,这时候乌邦寺的主人怕麋鹿再次毁于战乱,就把麋鹿输送到了英国、欧洲以至世界的很多地方。但是惟独没有给中国,因为那时候正是抗日战争,兵荒马乱。那么直到1985年,麋鹿才终于结束了这段寄人篱下的侨居生涯,才开始回到了北京南海子。

  “萧瑟秋风今又是”。现在徜徉于麋鹿苑的麋鹿,仍在以沧桑多舛的命运和迷途而返的余悸告诫着行色匆匆的世人:人类称我为“麋鹿”,但愿人类自己不要“迷路”啊!

  《天下奇兽——麋鹿》 (全文)

  首先它是一种哺乳类mammals,哺乳类。作为全世界不到五千种的哺乳类中,麋鹿是一种非常奇特的动物。那么它的奇特,不仅表现在奇怪的形态,奇特的习性,而且还有奇异的经历。麋鹿其实就是一种鹿科动物,但是大家可能都知道,麋鹿又叫什么呢?“四不像”。其实从麋鹿的名字本身来说,就非常有意思。它有好几个名字,首先古名就是麋或者是麋鹿;麋鹿的俗名叫“四不像”,它的拉丁学名叫长尾鹿,它的英文名字呢,叫Pere David’s deer“大卫神父鹿”。那为什么呢?从中国古代的文字的分析,麋鹿它是从鹿,米声,或者说它的目上有眉,因此为名也,所以叫麋鹿。那么另外又说,麋性淫迷,淫鹿,所以叫麋鹿。或者说糜、泥相近,在鹿沼中行走。麋鹿,它是一种典型的湿地鹿种。

  大家不知道听说过没有,1865年,麋鹿从科学的角度被一个西方人发现,就是法国的阿芒.大卫。1900年由于八国联军的进入,以及洪水泛滥。麋鹿在中国本土的最后一群终于在北京南海子灭绝了,那么世界动物史上就增加了新的一页。到了1985年,它终于结束了将近一个世纪的华侨生涯,回归故里。图片中所见到的就是当年被大卫神父运到了法国巴黎自然博物馆的那副模式标本,那是麋鹿的骨架。

  那么说到大卫神父,现在给大家展示,在大家面前的这位老头,虽然穿着中国官员的服装,但是实际上他是一个法国的传教士。1865年也就是清同治四年,他到北京南郊来做动植物考察。当时他隔墙相望,什么墙呢?是皇家猎苑的围墙。当时大卫神父隔墙往里一看,见到很多鹿。可是他作为动物学家,竟然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鹿,就引起他强烈的好奇,难道这是一种没有被科学发现、认识、新的物种吗?可是皇家猎苑是禁地,不让外人进去,他从里边更拿不走一只鹿。可是他又放不下这个事。你想想,在两个世纪之前,正是整个世界上的物种大发现的时候,这些科学家们,这些动物学家们,以发现物种作为一种莫大的荣耀。那么大卫神父虽然进不去,他一直也舍不得离开。直到第二年,1866年1月,他花了二十两银子,买通了守卫皇家猎苑的官员,在一个月黑风高夜,皇家猎苑的官员从墙头给他吊下来两套麋鹿的头骨、角的标本。大卫神父如获至宝,把这两套东西,就送到了法国。这是巴黎自然博物馆,经过巴黎自然博物馆的馆长叫米勒。爱德华的鉴定,他一鉴定,大吃一惊,发现这不但是一个新种,而且是一个单独的属。那么他发表论文以后,就轰动了西方的科学界。为了感谢,或者表彰大卫的发现,麋鹿的外文名字,就叫Pere David’s deer,大卫神父鹿,这是大卫引以为荣的事情了。

  刚才一来就说了,麋鹿,它又叫“四不像”。所谓的“四不像”,就是脸似马非马,它的脸很长;蹄似牛非牛,蹄子很宽;角似鹿非鹿;尾似驴非驴。其实最后一条是非常重要的。我想,各位一下就能记住。麋鹿跟其他鹿科动物一眼就能看得出来的区别,就是它的尾巴。因此它的拉丁学名叫长尾鹿,是非常贴切的。它在鹿科动物中是尾巴最长的,尾巴达到四十到六十厘米。那么这么长的尾巴是干什么用的呢?就是因为它生活在湿地,湿地多蚊蝇。所以它要驱赶蚊蝇,抡来抡去的。你们要是有机会到北京麋鹿苑就可以看到,特别是夏天的时候,蚊蝇多的时候。其实这“四不像”并不是一些人以为它是四种不同动物的组合,它是一种非常奇怪的奇兽,神兽。实际上它的“四不像”的特征完全是对湿地环境的适应。比如说你看,它的蹄子这么宽,就便于在你沼上行走,不至于陷下去。

  现在给大家展示了一幅南苑的旧图,这个地方,从元、明、清三代都是皇家猎苑,而麋鹿恰恰是这个皇家猎苑中最大的哺乳动物。这个地方从明朝开始,名字叫南海子,所谓南海子就是位于北京之南,汪洋成海。那么今天,我们用今天生态学的术语,实际解释这个地方的生态环境属于什么呢?湿地。为什么展示这个呢?大家可能就不知道,为什么麋鹿一直在皇家猎苑中得以幸存,而成为中国当时的最后一群。这是一幅清代著名的一个宫廷画家,其实是个意大利人,叫朗士宁他画的一幅画,叫南苑行围图,也叫围护涉猎图。这就是乾隆皇帝,在皇家猎苑中进行狩猎活动。这就给人一个奇怪的疑问,为什么麋鹿偏偏在这皇家猎苑中呢?那么皇家猎苑对我们今天,跟我们自然保护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在强调麋鹿得以幸存的时候,那么考虑的第一个原因,麋鹿之所以能够生存下来,就是因为它存在于皇家猎苑中。皇家猎苑本来是皇帝或者统治者的一种游猎的,或者是休憩的,甚至是习兵演武的场所。那么跟自然保护到底有没有关系,可能各位都很清楚,全世界的号称是第一个自然保护区,那么在美国叫National park,就是国家公园了,号称是黄石公园。是1872年。但是中国的皇家猎苑,它的年代在三千年以前就有了,可能在春秋战国时候就有,尽管它的目的不是自然保护,但是这种皇家猎苑却因为繁衍和保存珍禽异兽,包括麋鹿在内的很多动物,得以延续下来,这就是我们说的皇家猎苑它的正面作用。

  那么麋鹿我们刚才我说它不是神兽,但是确实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有很多记载,各位有没有看过《封神演义》,《封神演义》姜子牙的坐骑的就是“四不像”,而且有诗为证,叫“身骑四不像,手持剑锋枭”,这是说姜子牙的坐骑,就是他骑的那个“四不像”。可是说实在的,“四不像”是不是麋鹿,我也没有把握。因为在中国的民间被称为“四不像”的动物还很多。那么大卫神父当年在北京的皇家猎苑发现了麋鹿,我有时候说,大卫神父他在冥冥之中跟麋鹿有着非常深刻的关系。因为他发现了那么多种动物,上百种,惟有麋鹿是用他的名字来命名的,叫“大卫神父鹿”,麋鹿是1900年在北京南海子灭绝的,而大卫神父也是1900年11月10号在法国巴黎去世的。但是大卫神父到死恐怕都很难说清楚,麋鹿为什么在中国大地上只存在于一个小小的皇家猎苑。那么说小小的,实际上也二百多平方公里呢。但是中国的大陆版图大了,而且他到大江南北去的地方很多,北到内蒙,南到福建,到四川,到处都有大卫的足迹,可是偏偏麋鹿怎么就存在于这么一个小小的皇家猎苑中,这就是麋鹿背后的文化内涵。

  那么现在就可以在这儿介绍一下,有时候我说,你们可能都非常熟悉这两个成语:一个是“鹿死谁手”,一个是“逐鹿中原”。那么这些“鹿”指的是什么呢?我说就是麋鹿,我把道理说一下。在远古,那些远古的统治者,当时历法还不太发达,他们对星象、天文,还不是太熟悉的时候呢。当时是以物候的变化,来判断这些植物年代的开始和结束。那么麋鹿,它跟别的鹿恰恰不一样的地方,它脱角时间是在冬尽春来的时候。那时候等于在长江流域, 它的角一脱落,那么新的植物年就开始了,万物呈现生机。所以那些统治者就把麋鹿的脱角作为一个非常吉祥的象征。后来那些统治者就是在周文王、周武王的时候,干脆就说别到野外观察麋鹿脱角了,干脆就把麋鹿给圈到了皇家的苑囿之中,那么由此就开始了苑囿动物,特别是麋鹿,作为苑囿动物,那就开始了,叫“建灵囿,筑灵台”。逐渐它就形成一种仪式化,皇家饲养麋鹿。结果它就成了皇权的象征,叫“承天受命,以行王狩”。结果那个麋鹿从皇家院落中跑出去,被别的统治者就去追。他认为,这既然是皇权的象征,我要抓住了,我就是正宗的皇帝统治者。所以就出现了“逐鹿中原”,你们可以翻一翻字典有这样的解释,叫“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那个“逐鹿”不是为了吃肉,不是为了打猎,而是一种皇权的象征,它有一个特别重要的意义。

  第二,作为它的生态与习性。麋鹿,实际上它发生的年代并不是太早,在整个鹿科动物中,都是属于比较年轻的一个物种,才两、三百万年,而它的鼎盛时期,也就是在三千年以前。所以在中国很多的古籍中都有这样的记载,包括屈原在他的作品《九歌》之中都有“麋何食兮庭中,蛟何为兮水裔”这样的记载。那么大家可能更听过这样一句话吧,叫“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下一句,“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这些古人为什么都把麋鹿这种话挂在嘴头呢,其实还有很多的内容。庄子就说过这样一句话,他说,“毛嫱,丽姬人知所美也”,在古代,有两个著名的美人,一个叫“毛嫱”,一个叫“丽姬”,大家都公认她是美人。但是这俩美人要来了,鸟见之高飞,鱼见之深入,麋鹿见之决骤,麋鹿见了美人就跑,你不信各位去试试,到我们那儿,你们去了,麋鹿见了你们就跑,麋鹿是一种非常害羞的动物,very shy,见了你们就跑,最后庄子说了一句话,“四者孰知,天下之正色哉”,说这四种不同的动物,你们说谁能说谁最美呢,各有各的审美,我们不能强求。或者用人的标准强求其他动物。

  那么我还是从天下奇兽的角度来把麋鹿,麋鹿它为什么奇?为什么最呢?给大家做一个介绍。首先麋鹿在全世界的四十种左右的鹿科动物中,怀孕时间是最长的一种鹿。它的孕期能达到285天到300天,而大家比较熟悉的一种叫梅花鹿呢,它的怀孕时间是230天,这麋鹿怀孕时间怎么这么长呢,有点跟人挑战了。麋鹿,刚才已经说了,它是一种非常典型的湿地鹿种。那么它表现在湿地,甚至比湿地一般的动物还湿地呢,就是在于它是最出色的游泳能手。1997年长江发大水,麋鹿在这儿待不住了,横渡长江,到了湖南,到了江南去了,有的甚至游泳游了二十三个小时,没有被淹死。我说洪水猛兽都奈何不了它,这是一种非常特别的麋鹿之最。恐怕是在鹿科动物中,游泳能力是最强的之一。那么它又是人工圈养时间最长的。从周代开始就有统治者圈养麋鹿,一直延续到元、明、清,到了民国就没有了,民国统治者就不是封建统治的,可能不再作为皇权的象征了。那么麋鹿也是一种最温顺的鹿。有机会欢迎你们去看看,但是人一来,它就跑,非常怕人。其实在远古有很多这样的记载,比如在《孟子》中,有孟子见梁惠王,顾鸿雁麋鹿曰,“贤者以乐此乎”。这些贤良之人互相聊天,他们在湿地,在沼泽之上,有鸿雁,有麋鹿,有鸟,有兽,它们都是湿地特有物种。然后还认为贤者以乐此乎,这些对动物感兴趣的人,一定都是很贤达的人。

  咱们再看看,麋鹿的食性在鹿科动物中也是非常特殊的。它主要是以吃湿地植物为主,不仅是草本的,而且非常爱采食禾本植物,甚至我们有过这样的尝试。就是说有精料、有青草,一般都认为这些动物,特别饲养的动物爱吃精料,但是有青草的时候,它宁愿去吃青草,而且它还有自己的特征,它脸比较长,蹄子又比较宽,便于在湿地泥沼中行走,可以吃到其他动物吃不到的那些湿地的植物,不管是挺水植物,还是浮水植物,它都能够有效地采食。那么这儿,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佳宾,鼓色吹笙。麋鹿在青草上,草地上觅食。那么这幅就是在每年四、五月份的时候,分娩的场面。大家可以看到这个叫舐犊之情。这幅照片是非常典型的,小鹿刚刚生出来不久,腿还有点哆哆嗦嗦的,那么它在喝奶的时候,母鹿,在舔舐它的臀部来刺激它的消化。而且这时候在麋鹿苑经常是能听到这种母鹿和小鹿之间的呼唤,真正的是呦呦鹿鸣,就是那种声音。小鹿经常发出娇滴滴的声音,这个非常好玩的。有一次,我悄悄地在我们观鹿台那儿,看着一群鹿从我眼前过,然后我就跟那些鹿开了个玩笑,我没露面,我藏着,等它们都快过去了,我一叫,那些母鹿全回头了,我没想到,我的回头率这么高。结果还有一只母鹿,不但回过头来,还走回来绕了几步,我知道它的意思,谁家的孩子丢了,回来看一看,一看,没有,我也没敢露出来,我不能去欺骗它,没敢露面。这就是母子之情,这是母子的一种行为。那么这边就是雄性之间,每年在它们求偶期的时候,雄性之间要发生争斗。但实际上这两只雄性都是亚成年的,它们实际上这是一种练习,不是真正的在争王。那么下一个你们看到了,这是真正的鹿王,披挂上阵,角上卷着草的那个,它的行为叫角饰。就是我们说,一般动物的这种炫耀,大部分动物都有炫耀行为,但是鹿王这种地位很高的,或者有争鹿王倾向的这种鹿呢,它的这种行为就通过把那些草叶卷在自己的头上,然后就是所谓的披挂上阵,然后在母鹿的面前跑来跑去,显得很威风凛凛,像个大将军。那么更有甚者,它们用角把那些泥挑在自己的背上,把自己的身上弄得黑糊糊的,这样就显得更酷了,肯定母鹿的回头率就更高了。垂柳依依,荻花瑟瑟,麋鹿在绿荫上非常祥和,就给大家一幅非常有诗意的一个景观。

  那么第三,我要给大家介绍一下关于麋鹿的事件。麋鹿是1900年在中国本土,也就是北京南海子灭绝的。那么这种灭绝是在中国一个局部的灭绝,因为毕竟在它灭绝之前,有少数的麋鹿被运到了欧洲。麋鹿的灭绝其实不是简单地说就是1900年八国联军的进入使它灭绝,而是应该在野外,在野外的灭绝记录估计在明末清初的时候。它的原因,由于人口过度发展。因为大家知道,到了清朝,中国的人口首次进入了一亿以上,那么随着人口的增加,对自然的开发,对湿地的开发,所以使麋鹿终于失去了它赖以为生的环境,麋鹿在野外就灭绝了。最后在皇家猎苑中苟且安生,所以才存在下来了,可是到了大概是1894年,由于永定河泛滥,永定河的泛滥冲垮了皇家猎苑的围墙,大概里边有120多头麋鹿散失出皇家猎苑,被灾民给吃掉了,最后所剩无几的麋鹿熬到了1900年八国联军进入,最后麋鹿在中国就没有了,这就是我们说的麋鹿的灭绝。所以我用了一句歌词,叫“百年前一个宁静的夜,四面楚歌是姑息的剑”。这就是八国联军。

  麋鹿虽然在中国本土灭绝了,但是刚才我说了,在灭绝之前被运到了欧洲。实际上在大卫神父把麋鹿介绍给欧洲之后的十年左右,欧洲的很多动物园从巴黎到伦敦到汉堡,到安特卫普,这些动物园相继都从北京的南海子,就是皇家猎苑中购买、索要、交换,一时这些动物园都有了麋鹿。但是麋鹿它是一种湿地特有的物种,动物园不具备湿地的特点,就是个围栏,所以麋鹿在动物园是越养越少,眼看麋鹿就要在异国他乡也要完全灭绝了,这时候出现了一个使麋鹿绝处逢生的人,这个人叫贝福特,他是英国的一个公爵,他拥有一个庄园叫乌邦寺,他就花重金,把各地所有的麋鹿,欧洲各动物园的麋鹿全都买下来,最后就买到了18头,那么这18头麋鹿就成了世界上的最后一群麋鹿,就养在他的庄园叫乌邦寺中。虽然说麋鹿是寄人篱下,但是毕竟绝处逢生,不仅幸存下来,而且慢慢地恢复起来了。从18头,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已经繁衍到了88头,到了二战的时候,已经繁殖到了250多头。因为乌邦寺这个地方水草丰美,沟岔纵横,非常适合麋鹿。虽然它们是华侨,但是这个地方确实也能够苟且偷生,但是比较安全。但是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又出事了。各位可能都知道,二战的时候,德国空军轰炸伦敦,乌邦寺离伦敦才三十多英里,这时候乌邦寺的主人怕麋鹿再次毁于战乱,就一改不给别人麋鹿的习惯,把麋鹿输送到了英国、欧洲以至世界的很多地方。但是惟独没有给中国,为什么就不给咱们呢?不还给咱们。因为那时候正是抗日战争,兵荒马乱。所以麋鹿那时候回来也得让日本鬼子拿刺刀给挑了。所以麋鹿作为咱们的老乡,一直就没回来了。那么直到1985年,麋鹿才终于结束了这段寄人篱下的侨居生涯,才开始回到了北京南海子。

  那当时讨论这个麋鹿回归的时候,中外的很多学者是莫衷一是,麋鹿应该回到哪儿呢?因为在中国的历史上,北到辽河,南到钱塘江,东到台湾,西到山西,都有麋鹿化石的发现。当时在选择的时候,后来就把目光落在了北京南海子。这个地方是别的地方都比不了的。首先这是麋鹿的模式标本的产地,大家还记得, 1865年,大卫神父是在这个地方发现物种的。第二,这个地方是1900年麋鹿在中国的灭绝之地。那么这个意义也是极为特殊的,就是从科学史的内涵上,从文化上来说,这个地方历经了元、明、清三代的皇家猎苑,更重要的当时大家到那一看,垂柳依依,荻花瑟瑟,欧鹭翔集,就缺呦呦鹿鸣了,觉得麋鹿要是到这儿来,条件太好了。确实当时1985年还是名副其实的南海子,一片水乡泽国。于是大家就决定,麋鹿还家就还到这儿,后来果然是非常成功,这个选择也是非常完美,国际上一些著名的人士就把麋鹿回归,称为最准确的“重引入”工程。

  现在给大家看一看,这些都是麋鹿回归的情景。你看,当时夕阳西下,一派水泽的南海子。第二幅照片,中英两国签署了回归的协议,这儿开始建大门。1985年8月24号,麋鹿就是乘着这架飞机回到了故里的。其实很多人把麋鹿还家都作为中国在国际外交上,政治上的一个胜利。其实我们这些自然保护工作者,我们在实践着一个什么呢,就是国际合作的一个濒危物种的拯救工程叫“重引入”,英文叫Reintroduction,我想各位可能都知道,这个“重引入”它是生物多样性保护中一个重要的措施。“重引入”,那何为“重引入”呢,就是当一个物种在它的原产地,由于某种原因消失了。但是原产地之外又被引出去了,有少量的剩存,经过人工繁育,风土驯化,再把它引回到它祖先曾经生活的地方,这种拯救措施叫“重引入”。现在全世界有130多项“重引入”拯救,那么只有15项成功了。中国只有三项“重引入”,中国的三项“重引入”,就是赛加羚羊,普氏野马和麋鹿。那么现在宣布成功的只有麋鹿,麋鹿不仅在1985年和1987年分别有38头回到了北京南海子,然后在1986年还有39头到了江苏大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然后1993年北京南海子的麋鹿又开始输送到了湖北石首自然保护区,包括去年我们又有30头麋鹿送到了湖北石首自然保护区,还有另外30头麋鹿送到了黄河边上的原阳自然保护区。现在在中国的自然保护区中,麋鹿已经不会再灭绝,而且它已经回到了它祖先生活过的地方。所以麋鹿的“重引入”拯救,基本上可以说是成功了。那么不管是麋鹿的回归,还是这些物种的“重引入”,它很大程度上是跟动物园又有了很大的关系,包括刚才说了,麋鹿被运到欧洲,就分别养在动物园之中,那么乌邦寺现在也改成了一个对外开放的动物园了。那么动物园这种现象,我们怎么理解,从比较强烈的自然保护的这种角度来看,包括我都一再说动物园就是动物的监狱。可能大家听说过没有,在中央电视台《动物世界》赵忠祥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其实我在说这句话之前,我想跟大家说这么一句话是10月4号号称是“世界动物日”。那么在今年动物日的时候,有一些朋友在说,我们要给动物过节,后来我发言的时候我说,10月4号是“世界动物日”,但它不是动物的节日,为什么这么说呢?它只是爱动物人的节日,因为赵忠祥说,当有一天,所有动物园中的动物,都冲破牢笼奔向其祖先生活过的地方,那一天才是动物的节日。所以我觉得,我们的目的,就是让它回到野外,回到它祖先生活过的自然保护区。但事实上,这么多年了,动物园其实它也起到了一个物种的延续作用,特别是由于在野外,使它同种的个体灭绝之后,动物园就成了它的庇护所,所以我们说,今天动物园的目的,它既是动物的庇护所,又是知识的奉献者,更是公民素质的影响者,教人怎么样善待生灵。

  大家可以通过这个简单的图,就可以看到麋鹿的轨迹了。它原来就是野生的,在自然状态下的。但是在三千年以前,开始被苑囿,被苑囿之后呢,到了明末清初的时候,野生完全灭绝了,就剩这苑囿的这些奄奄一息了。后来刚才说了,由于八国联军的进入,使它在中国本土灭绝了,被送到了动物园中。然后1985年才回到了北京南海子,然后从南海子又到了保护区这么一个过程。那么回到保护区也就是回到了我们所谓的野外,又恢复了野生的状态。

  那么我们说最后一部分,就是关于麋鹿的价值。说到麋鹿的价值,很多人特别是一些很多非常功利的成人,不免都会问,到我们那里都要问,你们养这鹿干什么用的,或者有人来电话,你们那儿是养鹿的吧,有鹿肉吃吗?能喝鹿血吗?我就告诉他们,没有,我们这儿不是养鹿的。你们那不是好多鹿吗,所以大家不认识我们这儿。我想跟大家说这么一句话,这里不是动物园,尽管有很多种动物,这里也不是养鹿场,尽管您能看到各种各样的鹿,我们说又不是动物园,又不是养鹿场,那是干什么的呢?我们就是围绕着麋鹿的保护,或者是生物多样性保护,开展科研和科普工作。简单地来说,就这两个功能。说到麋鹿角,麋鹿茸的价值,那么我应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故事。这是一副鹿角,就在我们麋鹿苑博物馆,有展览,展览这副鹿角。那么这副鹿角,你们大家仔细看这儿,有好多小字。这个小字是当年乾隆皇帝鉴别的一副鹿角。那么乾隆大家都很熟悉了,这个人不仅是文武双全,既善于写诗做赋,而且善于骑马射箭,他的理科也不错,他非常善于探究自然现象。他曾经就写了一个东西叫《鹿角记》,不是《鹿鼎记》。他就在《鹿角记》中,他就说“既辨明鹿与麋皆解角于夏,不于冬”,他很武断地认为,它们脱角都是夏天。“既有其言而未究其故,常耿耿焉”。虽然这么说,他一直耿耿于怀。“昨过冬至,陡忆南苑有所谓产者,或解角于冬,亦未可知。遣人视之,则正值其候”,他当时派他的御前侍卫叫五福,“策马南来”,就出了皇宫到南苑来看,正好麋鹿脱角,“持其已解者以归”。把刚脱的角拿到故宫让皇帝一看,乾隆皇帝“乃爽然自失”,原来我说的不对。结果他说了这么两句话,我觉得,他说的这两句话,我觉得今天我们作为搞科学的人,对我们有很深刻的指导意义,因为我们都说一句话叫“格物致知”,但是他说什么呢?他说“天下之理不易穷,而物不易格者,有如是乎”,他承认天下的道理真是一会儿,半会儿琢磨不透,活到老学到老。结果他就让工匠把他说的这些话就刻在这顶鹿角上,现在大家到那儿,不但能看,还能摸一摸,这就是《麋角解说》。

  其实刚才说到麋鹿的价值,我认为麋鹿的价值至少有三点,这是我仅仅能够分析出来的。第一,它可以说是一个湿地的代表种,或者是湿地的奇见物种。我们如果保护好麋鹿,同时保护好它赖以为生的湿地,那么也就是呵护好了我们赖以为生的家园。可能在座的朋友都知道,湿地对我们人类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把森林称为大地之肺,把湿地称为大地之肾,它的这种提供水源,降解毒素,还有生物多样性的这种功能都是非常丰富的,我们一言难尽。那么第二,麋鹿至少是我们的祖先传承给我们,那么我们还有责任必须让它传承下去的一份珍贵的遗传基因,那不应该因为我们的口腹之欲就把它都吃掉了,都给它杀光了。所以它作为一个珍贵的遗传的基因,我们也要有责任使它传承下去。

  那么第三,我从来没有把麋鹿看成是一团肉,一张皮,或者一副骨架,而把它视为一个活的自然文化遗产,在这《麋角新解》中,我说麋鹿曾失而复归,是劫后余生,作为国运兴衰的真实写照,作为生态质量优劣的标志生物,能够活生生地展现在我们面前,是悲剧中的喜剧,不幸中的万幸。俗名“四不像“的动物,在烟雨空蒙、芳草萋萋的水畔徜徉、驻足、回首,发出了粗粝的吼叫,昂起苍凉的巨角,一投足一摆尾,招招式式尽在传递着亘古信息,诉说着坎坷的经历,“岁月与俱深,麋鹿相为友”这是乾隆说的,那是与人类共同进化而来,历时二百万年的深邃之处。它们古典神秘的气度和厚重丰饶的内涵,无不有待我们以一种超凡脱俗的价值观去评估、去感悟,去诠释,去解读。“萧瑟秋风今又是”,现在徜徉于麋鹿苑的麋鹿,仍在以沧桑多舛的命运和迷途而返的余悸告诫着行色匆匆的世人:人类称我为“麋鹿”,但愿人类自己不要“迷路”啊!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