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人传记 >> 共和国36位军事家>>正文
第12章 叶剑英(第2页)

  1915年,秋去冬来,北风劲吹。眼看东山学第一届学生就要毕业了。

  身为学生会长的叶剑英在准备迎接毕业考试,同时也在为筹办编辑这一届毕业生《同学录》忙碌着。一切就绪之后,同学们委托他来写一篇“序言”。按理,这篇领衔之作,应该由校长和教师来写。叶剑英和学生会的理事请求多次,校长和老师认为叶剑英才学高,文笔好,最后还是落在他的头上。

  在云南陆军讲武学校学习期间的叶剑英。冥冥长夜,叶剑英坐在一盏油灯下,握笔沉思,写下了一篇火热的文字:

  “声华之友,以利相交,见利则争先,利尽交疏。道义之友,团结不懈,成则为周武三千,败则为田横五百,可常可变,可生可死……”

  “他日东西异地,南北异途,显晦异时,荣枯异遇,回忆东山风雨,渺若江河。”

  1916年秋,叶剑英为谋求生路,漂洋过海,到达马来亚西怡堡,寄居在伯父家里。堂兄叶宜相带着他到处找事做,但求告无门,屡遭白眼。正在走投无路的时候,云南督军唐继尧为扩充实力,派人赴南洋宣抚华桥,并招些华侨子弟回云南讲武堂就学。叶剑英毅然报考被录取,于1919年夏回国,进入云南讲武堂第十二期炮科学习。

  叶剑英在学校勤学苦练,成绩优异。他不仅炮科学得好,对其他的军事课目学习也很努力,尤其对战术、兵器学、枪剑术更是苦心钻研,学有所得。

  在云南讲武堂,尽管学习空气沉闷,叶剑英还是尽量与外界取得联系。关心政局,准备学成报国。

  1919年底,叶剑英从云南讲武堂毕业回到广东,一心想追随孙中山从事革命活动。

  当时,中国革命出现了新的曙光。孙中山将中华革命党改组为中国国民党后,不屈不挠地继续领导民主革命。叶剑英对孙中山这位伟大革命先驱提出的革命政纲及其革命精神十分敬佩。但不料当他回到广东时,孙中山早已被桂系军阀排挤到了上海。后来,他打听到在福建有孙中山组建的“援闽”粤军,便星夜赶往漳州,投奔“援闽”粤军,在总司令部任见习官。“援闽”粤军总司令陈炯明,在孙中山的多次敦促下,于1920年8月,率“援闽”粤军回粤,进攻桂军,叶剑英被派往汕头地区策动刘志陆部队两个炮兵连起义。以后,他又前往香港,协助孙中山的代表吴铁城、陈策等,做护国军第二军师长陈得平的工作,使陈得平率部起义参加驱桂战斗。粤军占领广州后,孙中山从上海回到广州,重新组织军政府。叶剑英留在军政府副官处工作。1921年4月,中华民国政府在广州成立后,非常大总统孙中山积极准备北伐,打倒军阀,统一全国,实现民主共和。叶剑英作为大总统的一个随员,与大总统孙中山一起到广西桂林,参与北伐的准备工作。后来他被任命为海军陆战队营长,随江防舰队护卫孙中山经梧州东下广州。

  1922年6月16日凌晨,陈炯明公然举兵叛变,指使叛军数千人围攻总统府,炮轰孙中山的越秀楼住所。孙中山和夫人宋庆龄化装脱险,到达长堤码头江防司令部。叶剑英和江防司令陈策等人护卫孙中山,登“宝璧舰”避难,随后孙中山亲自率领舰队从黄埔向广州附近的白鹅潭挺进,打击叛军,并且邀请云南讲武堂旅粤同学通电声讨陈炯明,引起了广泛反响。

  在孙中山广州蒙难55天的日子里,叶剑英始终忠于职守,率领士兵护卫着这位民主革命的领袖。孙中山临危不惧,威武不屈,为了革命事业丝毫不顾及个人安危的高尚品德,给了他极大的鼓舞和教益。

  孙中山离开广州后,叶剑英避居香港。1922年秋天,他从香港到福州,参加许崇智领导的北伐部队,后被委任为东路讨贼军第八旅参谋长,于1923年随军入粤,参加讨伐陈炯明作战。在孙中山指挥下,叶剑英协助八旅旅长张民达频繁战斗在惠州、博罗一带,特别是反攻泰美之役,给敌军以致命打击,受到孙中山的褒奖。

  文武兼备之才,受托筹办黄埔军校。事无巨细,每必躬亲,最有威望敦言之,参加两次东征,平定香洲反革命政变,频立战功。

  1924年春天,孙中山根据过去几十年革命的经验,决定另筹办陆军军官学校,指派蒋介石为黄埔军校筹委会委员长。

  蒋介石当时虽被委派担任军校筹委会委员长,但真正负责实际筹备工作的是廖仲恺。廖仲恺从粤军中物色军事人才参加军校的筹办,王柏龄、邓演达推荐了年轻有为的叶剑英。廖仲恺早已听说第八旅参谋长叶剑英是文武兼备的将才,欣然同意调他前来。

  正当邓演达、叶剑英等人起劲地为筹备军校日夜奔忙的时候,发生了一个意外事件。

  2月下旬的一天下午,蒋介石的英文秘书王登云忽然来到筹备处,召集大家开会。他故意拉长声调、一板一眼地说:“本人奉蒋委员长命令,特意奉告诸位,军校从今天开始停办。”

  叶剑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座的同志眼望着这个突如其来的使者,半晌没有吭声。

  黄埔军校教授部副主任叶剑英。邓演达一向正气凛然,不苟言笑。这时面色严肃地说:“请问,蒋先生这个决定,总理和廖先生知道吗?”

  王登云傲气十足,不屑一顾:“这个无可奉告,本人的职责只限于传达命令。”

  叶剑英站起来,打量了一下众人,气愤地说:“王秘书,停办军校是件大事,究竟为什么停办呢?请你向蒋先生传达我们的意见,要求他将此决定转报大元帅。创办军校是党代表大会的决定,不宜任意宣布停办,再说现在筹备工作已经就绪,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即使不办了,也要说个明白才是。”

  众人听了,觉得理直气壮,同声附和。

  王登云觉得理亏,避开正题,用坚定的语调说:“现在蒋委员长已经离开广州。军校不办是肯定了,没有什么好议论的。筹备处马上解散。委员长走前交待,参加筹备的同仁一律发给遣散费。”

  邓演达和叶剑英交换了一下眼光,提出抗议:“王秘书,此事事关重大,我们不能不明不白地停办散伙!”然后向大家说;“请诸位暂留一步,即使要停办散伙,有些事情也要从长计议,不必这样匆忙嘛!”

  王登云觉得十分尴尬,夹起皮包,溜之乎也。

  停办军校,筹备处散伙,像一阵旋风在广州和黄埔岛的上空刮起来,一时弄得人心惶惶。邓演达、叶剑英等人摸不清底细,经过商量,觉得此事颇有蹊跷,决定请示廖仲恺。不料廖不在广州,去香山县参加农民代表会议去了。他俩只好回来做大家的工作,稳住情绪,坚持照常筹备开学事宜。

  廖仲恺从香山县回来以后,叶剑英等去见廖仲恺,问他怎么办,他坚定地回答:“黄埔军校是要办的,而且一定要办成,你们中间有不少人是蒋先生邀来的,你们应该以君子爱人以德的态度帮助蒋先生。如果党要办,蒋先生不要办,或因此办不成,蒋先生要怪罪于全党,将来他如想回来再参加革命,怕也很困难了。所以筹备工作要正常进行。”

  由于王柏龄在蒋介石走后,三心二意,无心办学,筹备处有关教授方面的军务多半落在叶剑英的肩上。从制定教授计划方案,招聘教员、招考学生、编写教材,到置办教具,事无巨细,他都要亲自操办。许多重大问题还要同王柏龄、邓演达等商量,请示廖仲恺才能得到解决。

  为了编制和修订第一期学生教育计划,确定军事教育科目,叶剑英和筹备处的几个教官,常常从南堤来到东山,向苏联顾问请教。

  训练教育计划制定之后,叶剑英协助王柏龄、邓演达组织教授部和教练部的教官,开始忙于编写典、范、令和战术、兵器、筑城、地形、交通、通信学等五大教程。编写过程中,参阅苏联军事顾问提供的红军最新教程、教令,并吸收中国的几个著名军事学校的有关资料。

  叶剑英作为教授部的一个负责人,除了参与指导整个教程、教令、教材的编写外,还亲自编写兵器等方面的教材,进行认真备课。

  与此同时,叶剑英还要腾出手来,兼做筹备处的招生准备工作。

  经过一段艰苦曲折的奋战,黄埔军校在5月5日终于开课了。在校长和党代表之下设6个部,即政治部、教授部、教练部、管理部、军需部和军医部。教授部主任王柏龄、副主任叶剑英。他们除兼任教官外,还聘请了一批教官(包括苏联和日本教官),组成一支阵容相当可观的教员队伍。

  按照军校法规规定,教授部分工负责全校教授学生事宜。开学初期,教授部管的范围很宽。叶剑英肩上的担子是很重的,除了王柏龄交代的杂七杂八的事务性工作外,他把全部精力都用在教授业务方面。他一心按照孙中山、廖仲恺确定的办校方针办事,献身于军事教育事业。当时凡是接触过叶剑英的人,无不称赞他在教授工作方面所付出的劳动和取得的成绩。

  那时,除政治教官在政治部外,所有的军事教官都在教授部。各学科、术科的课程安排协调,各教官之间的联络沟通,教学、生活保障,以及备课和课后检查等活动,叶剑英都要积极参与。除此之外,他还亲自担任几个队的兵器学等课程的讲授。为了讲解步兵武器,叶剑英亲自回到二师借一些真枪实弹,辅助教学。他还制作和利用兵器实物模型和彩色挂图,进行形象化的讲解说明,率领同学到广州兵器、火药制造厂参观见习。有时,还率领大家到部队见习实弹射击,然后结合射击的实效,讲评提高,讲得通俗明白,受到学生的欢迎和好评。

  军校日常生活和作风是严格紧张的。叶剑英常常黎明即起,亲自检查教官、学生的军训和生活情况从军容风纪、整理内务、擦拭武器到出操、晚点等起居作息的各个环节,都认真检查。叶剑英要求学生做到的,自己都首先做到,他以辛勤的劳动赢得学生们的爱戴。“他是全校最有威望的教官之一。”聂荣臻的这个评语反映了当时的实际情形。

  叶剑英担任军校的教官,还担任粤军第二师的参谋长,兼管二师的训练。

  7月间,盘踞在粤北地区的林虎,率部首先向广州方向进犯,配合惠州叛军一起出兵,威逼广州。叶剑英奉命调回二师,协助师长张民达,偷袭建平,击毙敌师长,守城叛军大部被俘,缴获无数。这次战斗的胜利,保证了黄埔军校的正常教学,巩固了广东革命根据地。

  二师建平大捷后,挥师广州。叶剑英奉廖仲恺之命,创办粤军第二师独立营,配合黄埔军校培训军士,以壮大革命的骨干力量。他亲自到香洲创办这个“小黄埔”。叶剑英一改旧军队“抽丁拉夫”的办法,派人到各地向群众宣传革命军的宗旨,动员农村青年参军,招募新兵。不久,一个黄埔式的独立营诞生了。

  叶剑英和教官们一起参照黄埔军校的大纲,制定了具体训练计划,建立了各种制度,确定军事训练与政治训练并重的原则,努力使独立营士兵经过培训成为革命的基层骨干,强调“军国以党化,党以军成”,要求革命军人服从革命政党,贯彻革命党的主张和政策,不闹个人意气,不要军阀作风,不坑害老百姓。不久,独立营与前山的缉私营合并,扩大为新编团,叶剑英兼任团长。新编团开始了更加的严格的军事训练,为后来的两次东征胜利作了充分的准备。

  1924年底,孙中山为了统一中国,应冯玉祥电请北上,共商国策。败退在东江的陈炯明一看反扑时机到来,便在汕头召开军事会议,自封“救粤军总司令”率部大举进犯广州,阴谋推翻广东革命政权。

  广东留守政府在中国共产党的推动和支持下,为了巩固广东革命根据地,决定出师东征,讨伐陈炯明。叶剑英曾经跟随孙中山对陈炯明叛军进行过几次征讨,他十分痛恨这个背叛孙中山,破坏革命统一的新军阀,热烈响应广州留守政府和共产党的号召,全力投入了东征作战。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