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名人传记 >> 共和国十大将军传 >> 粟裕传>>正文
第十四章 放长线缚苍龙 淮海决雌雄
济南战役以后,粟裕将军脑子里又开始酝酿一场更加激烈、更加重大的战役。

  粟裕经过长时间思考,决定向最高统帅部进言,他果敢地提笔致电毛泽东:

  ..建议即进行淮海战役。该战役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以苏北兵团(须加强一个纵队)攻占两淮并乘胜收复宝应、高邮,而以全军主力位于宿迁至运河车站沿线两岸,以歼灭可能来援之敌。如敌不援或被阻,而改经浦口、长江,自扬州北援,则我于两淮作战结束前后,即进行第二步,以三个纵队攻占海州、连云港,结束淮海战役,尔后全军转入体整..1948 年9 月25 日。西柏坡。中共中央机关。

  周恩来拿着刚收到的粟裕来电,就来到毛泽东办公室,边递电文,边说:

  “主席,粟裕同志来电,建议打淮海。”毛泽东忙放下手中的《资治通鉴》,接过电报说:“好,我来看。”看过电文,微笑着说:“恩来,粟裕是有远见的,淮海战役是该考虑了。我们给粟裕回个电报吧。”

  毛泽东略一沉思,提笔写到:

  饶粟,并告许谭王,刘陈李:

  我们认为举行淮海战役,甚为必要。目前不需要大体整,待淮海战役后再进行一次休整。淮海战役可于十月十号左右开始行动。你们应利用目前半月时间,使攻济部队获得短时休息,然后留一个纵队位于鲁西南起牵制作用,吴化文亦应移至鲁西南,其余全部南下,准备进行几个作战:(一)估计不久邱兵团将退回商砀地区,黄兵团将回至新安镇、运河车站地区,你们第一个作战应以歼灭黄兵团于新安、运河之线为目标。(二)歼灭两淮高宝地区之敌,为第二个作战。(三)歼灭海州、连云港、灌云地区之敌,为第三个作战。

  进行这三个作战是一个大战役。打得好,你们可以歼敌十几个旅,可以打通山东与苏北的联系,可以迫使敌人分散一部兵力去保卫长江,而利于你们下一步进行徐州、浦口线上之作战。因此,你们应在酉灰以前做好有关这一战役的充分的准备的工作,要开一次像上月曲阜会议那样的干部会,统一作战意志,调整内部关系。毛泽东草罢电文,递给周恩来道:“恩来,你看看。”周恩来阅过电文后说;“主席见解很对。”

  10 月23 日。济南。粟裕指挥所。粟裕一大早就接到了毛泽东为军委起草的要他和谭震林速赴南线指挥作战的电报:

  陈邓,饶粟谭:

  (一)陈邓养亥电悉。占领郑州甚慰。你们休息两天即东进攻占开封甚好。(二)请粟谭在济南不要留住太久,济南方面一切问题交漱石处理。粟谭速赴南线指挥,以便按预定时间(戌微)发起战斗。(三)淮海战役最紧张时间是戌微至成哿约两星期左右。陈邓酉有东进,估计月底可能攻占开封。如开封之敌东逃,则陈邓月底可能进至商丘附近,可以适时密切配合淮海作战。(四)请粟谭即令三纵、广纵及鲁西南地方兵团准于月底进至商、砀以北,并受陈邓指挥。(五)陈邓东进与三纵、广纵诸部会合后,第一个目标是歼灭孙元良兵团,第二个目标是攻占宿蚌。不久,粟裕、谭震林指挥的华野已把黄百韬十二万人马包围在碾庄地区约十八公里的一块恰似荷叶型的圆圈里。但究竟怎么打呢?

  10 月31 日,粟裕致电毛泽东并陈毅、邓小平: ..

  (二)淮海战役当遵命于十一月八日晚同时发起战斗,但不知陈军长、邓政委所部能否于八日晚发起战斗,请陈邓示复。

  此次战役规模很大,请陈军长、邓政委统一指挥。

  11 月1 日,毛泽东致电陈邓、粟并告华东局、中原局:“整个战役统一受陈邓指挥”;

  11 月2 日,陈毅、邓小平提出三个作战方案: 3 日,刘伯承、邓子恢、李达向军委和陈邓建议:“似应力求首先斩断徐、宿铁路,造成隔断孙兵团,会攻徐州之势。”夜晚,陈邓二人在警卫人员的护送下,由杨城西北的刘楼进至毫县:

  5 日,陈邓所部进入商丘及马牧地区,亲自指挥中野一、三、四纵队, 华野三纵、两广纵队、冀鲁豫军区部队,并举汴(开封)徐(州)段会战,在张公店地区歼敌第一八一师五千余人,俘虏了敌中将师长米文和。

  更大的会战即将在眼前展开。

  徐州。

  刘峙坐着他的黑色轿车来到机场迎候顾祝同、郭汝槐。他从汽车上出来后,军官和土兵们哗的一声,一个整齐的军礼,使他心中多日来的忧烦烟消云散。他注视着自己面前那整齐的方队,心中生起一种优越感。

  他在随从们的簇拥下,缓步走向飞机舷梯,此时,顾祝同和郭汝槐已走下飞机。他们相互寒暄后,刘峙陪顾祝同检阅军队,军乐声中,他让顾祝同享受了总统才能享受的辉煌。

  阅兵之后,他们驱车直奔“剿总”司令部,由作战厅厅长郭汝槐部署兵力。顾祝同挺直腰板始终保持着军人姿态,在肃穆气氛中,他的目光从与会将领们的脸上一一扫过。

  端坐在他左手的是己略微秃顶的黄百韬,黄百韬眼中有一种凄苦之情,在座的这些将领中,他和黄百韬有着某种特殊的关系。

  黄年轻时也算得上眉清目秀,但大约和出身寒微、营养不良有关,身材比较瘦小。他早年是北洋军阀李纯的传令兵,李纯见他勤敏好学,便将爱婢许配给他,并送他到金陵军官教育团学习。从此开始了宦海中的沉浮生涯。

  军阀混战中,他为张宗昌所俘,成为张宗昌的部将。后来蒋介石北伐,他又投靠了蒋介石。蒋介石解除杂牌军将领兵权的惯用手段是保送到陆军大学学习。于是黄百韬成了陆大学员。但黄百韬不死心,仍然兢兢业业地研究军事,以图东山再起。果然,在他任军事委员会中将高参时,因为写了一篇极为漂亮的军事论文,备受当时军政部长何应钦的赞赏。黄百韬因此与蒋介石有了瓜葛。1941 年他进入了顾祝同的圈子,当了顾祝同第三战区的参谋长。但因终非嫡系,在以后的日子里,他的命运犹如狂涛中的一叶扁舟,几遭杀身之祸,也几次被捧上巅峰。几乎每一次中原大战都把他推到幕前。这次大战他的命运又将如何呢?顾祝同不动声色地吐了口气,把目光向下移去。

  第二兵团中将司令官邱清泉端庄而坐。顾祝同太了解他了,因为黄埔时他们就是同学。这位雨庵弟可不像黄百韬,他从少尉排长一步步擢升为中将兵团司令,一直为蒋介石所宠信。他东征西讨,成了中央军嫡系中的嫡系、精锐中的精锐。他那受过伤的上唇被缝了数针,留下了一条深深的沟痕,一说话嘴就歪,一脸的骄横不羁。

  这时,正值郭汝槐宣布“第二兵团以永城、砀山为中心集结”。邱清泉听后满脸喜色。目前他兵驻河南商丘,尽管他出身书香门第,素以儒将自居,但却迷信得很。他觉得商丘这个地名与他姓氏相克,是“伤邱”的谐音,因此屡请国防部,要求换防,苦于无什么理由,国防部一直未准。现在他要离开这个不祥之地了,他心里多少有些安慰。

  郭汝槐继续宣读着:“第七兵团应确保运河西岸,与第一、三绥靖区密切联系..海州驻军向西撤退..。

  作战方案是顾祝同参与拟定的,他自然不听便知,此刻他依然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用锋利的目光打量着会场上的每个人。

  李弥、孙元良、冯治安..

  郭汝槐讲完后退到一边。顾祝同毫无表情地提出想听听在座各位的意见。

  会场上出现了瞬间的沉寂之后,黄百韬站起来,带着浓重的鼻音说道:

  “职部坚决执行命令。但据侦察报告,这次陈、刘合流,野心在于图战第七兵团。我已发现共军的主力正从临沂一线向我扑来..”他认为第七兵团远离徐州,地处孤立,易被击破,“唯有仿效拿破仑的困式集中法,将第七兵团收扰于徐州近旁,方能解除共军的威胁。”

  “不对!”只听一声大叫,邱清泉几乎拍案而起,他歪咧着大嘴,不屑地斜了黄百韬一眼,“总座,我已抓住共军第三纵队侦察员,目前陈刘‘共匪’已对我部形成东西夹击之势。”

  “总座!”李弥站起来,目不斜视,一字一顿他说,“我部也侦察到共军主力正向我逼近。”

  冯治安吞了唾沫,欲言又止。他深知他的部队才处在最前沿,要说受到共军威胁,首先得是他。但他不好说,自己的部队是杂牌军,历来就是当炮灰的,说也没用,黄百韬尚且受邱清泉等辈的轻慢,何况自己呢?

  比冯治安更高明的是第十六兵团中将司令官孙元良,他虽身出黄埔,血统高贵,但却从不做物凌人,像这样有伤和气的争论他从不参与。

  “各位,共军真正垂涎的乃是徐州!”刘峙出来讲话了,他那苍老的声音在会场上嗡嗡作响,“徐州是‘剿总’所在地,徐州不保,群龙无首。因此,城内必须拥有雄厚的兵力,万万不可大意!”

  共军主力到底在哪里?他们的作战意图何在?顾祝同见将领们各执一词,莫衷一是,只得草草散会。

  11 月6 日晚,李以励在李延年的陪同下来到黄百韬的兵团指挥部,他们没有寒暄,更没有热情的奉承之言。黄百韬把二李带到军事地图前,愤怒他说:“二位请看,顾总此次的部署是不是扯淡,是不是有意在偏袒邱清泉。

  粟裕的部署分明是打我七兵团。可徐州会议上,邱清泉硬说共军打他,简直是扯淡。我部若在新安镇与共军决战,势必会造成孤立无援。如果速撤徐州,二兵团又还未在这河上架桥。堂堂中原大地,几乎成了华山一条道黄百韬说道这里,“啪”的一声将红木指挥棒往桌上一扔,端起一杯水一饮而尽,然后又说:“国防部计划朝令夕改,命令变化无常,以致于我军处处被动,却怪将帅无才。”

  李以励安慰到:“老兄不要太紧张,你现在下辖五个军,十万人马,粟裕能奈你如何?”

  李延年满脸笑容,拍拍黄百韬的肩头说:“焕然,这也是你建功立业的时候。”

  黄百韬满脸苦笑:“我黄百韬对党国是忠心耿耿,不计个人名利,到头来,唉!..暂且向西转移吧。”

  11 月7 日,徘徊在新安镇一带的黄百韬兵团,向西逃跑。

  粟裕发出命令:“敌人跑到哪里,我们就追到哪里,把他们消灭在那里!”

  华野一、六、九纵队和鲁中纵队及中野十一纵队从新安镇以西地区沿陇海南侧向西追击。

  新安镇的群众,知道解放军来了,纷纷走出家门,为战士们送来热水。他们边给战士们诉说黄百韬兵团的罪行,边叹息道:“你们早来一步就好了。老广(六十三军)下午三点才从这往西跑了。”

  粟裕命九纵队二十七师:“继续向新安镇西南的马家围子追击,截住六十三军!”

  二十七师战士紧一紧裤带,不顾饥寒,不顾疲劳,直追出一百三十华里,在堰头镇一带截住了敌一五二师。

  就在华野围攻黄百韬时,何基沣、张克侠率部起义了。第三绥区的突变,给在劫难逃的黄百韬当头一棍。

  黄百韬心想:“第三绥区的倒戈,不等于为共军打开了东北大门吗?这下,粟裕南下徐州,切断陇海线,没什么问题了。”

  黄百韬率部继续撤退。

  黄百韬命第一百军掩护第四十四军,第二十五军掩护一百军,依次撤离。

  但撤至运河时,黄百韬傻眼了。顾祝同原来明明答应派工兵团来搭浮桥,却不见人影。黄百韬,看着远河铁桥上蠕动的人流,心乱如麻。

  眼下,粟裕炮兵部队向运河铁桥猛轰。顷刻,残臂断腿在烟雾中横飞。

  黄百韬声泪俱下:“何基沣、张克侠,不该在此关键时刻叛变!还有顾祝同,怎么能背信弃义,隔岸观火呢!”

  见状,李弥走至黄百韬面前、笑笑说:“老兄,你不要着急,刘老总特别关照,要你注意贾汪方向的共军的动向,同时,命令我部、邱清泉部、孙元良部向徐州靠拢,我们要在徐州与陈毅、粟裕决一死战。”

  黄百韬无奈他说:“打就打吧。我想邱清泉是靠不住的,我们弟兄可要好好协作啊!”

  黄百韬的意思是他的部队先过河,让李弥的部队掩护。可李弥想的却正好与之相反。

  李弥道:“没问题,你我弟兄还用客气吗?不过,我先走了。刘总催得紧啊!”说完,李弥钻进了汽车。

  黄百韬看到李弥绝情的样子,长叹道:“完了,大势已去!”黄百韬强打精神吩咐身边的副官:“通知各军军长,速到碾庄议事。”

  11 月9 日。华野指挥部。

  华野代司令员粟裕正在读毛泽东发来的电报:

  陈邓,粟陈张,并谭王:

  齐电悉。(一)徐州敌有总退却模样,你们按照敌要总退却的估计,迅速部署截断敌退路以利围歼是正确的。(二)陈邓直接指挥各部,包括一、三、四、九纵应直出宿县,截断宿蚌路,四纵不应在黄口附近打邱清泉,而应迅速攻宿县,一纵在解决一八一师后,应立即去宿县。华野三、广两纵的任务是对付邱清泉,但应位于萧县地区以南面向黄口、徐州县攻击,以便与宿县我军联结。如敌向南总退却时,则集中六个纵队歼灭之。(三)

  粟陈张应今谭王集中七、十、十三纵及由南向北之十一纵,以全力向李弥兵团攻击,用迅速手段歼灭该兵团的全部或大部,控制并截断徐州至运河车站之间的铁路,运东主力则歼灭黄兵团。(四)只要以上几点办到,就能破坏敌人总退却的计划,遭我全部歼灭,并占领徐州。现在不是让敌人退至淮河以南或长江以南的问题,而是第一步(即现在举行之淮海战役)歼敌主力于淮河以北,第二步(即将未举行的江淮战役)歼敌余部于长江以北问题。(五)敌指挥系统甚为恐慌混乱,望你们按照上述方针,坚决执行,争取全胜。此时我军愈坚决,愈大胆,就愈能胜利。

  读罢电文,粟裕又拿起地图。深思一顿后说道:“张克侠、何基沣两个冒着生命危险,率五十九、七十七军官兵起义,这下可挫了黄百韬的锐气。

  命令部队,乘胜追击。”

  正当黄百韬碾庄被围,战事吃紧之际,杜聿明由北平回到了南京,并得到了蒋介石的嘉勉。但他预感到,在此刻获嘉勉令总是又有赴汤蹈火的差事了。

  果然, 12 日晚,刘峙打来了电话。杜聿明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刘峙说:“光亭,你回来了,你快点来吧。”接着,刘峙在电话中将徐州的处境加以详细说明。陈邓粟裕主力威逼徐州,何基沣、张克侠又倒戈,黄百韬被粟裕围在碾庄。黄维来援,却后为追兵,路又不畅。如此等等。

  杜聿明越听越感到为难。他先对刘峙说:“好吧,我先见过老头子之后再谈。”

  杜聿明刚放下电话,顾祝同又来电话了:“光亭,你怎么样?还好吧?共军主力陈兵于徐州城下,徐州危在旦夕,黄百韬退至碾庄,实已无法西撤。光亭,你出山吧!”

  杜聿明压住恼怒缓缓他说:“国军将领中的能人大有人在,光亭不才,我想最好是另选高明,免得误国误事!”

  顾祝同坚持道:“除你老兄,眼下谁还能担此大任呢?光亭,在党国危难之际,你不会不管吧。”

  杜聿明勉强说:“那自然是。只是我刚从北平回来,身心都感到非常劳累,还是请顾总长在总统面前另荐他人吧。当然,若非光亭不可,光亭当然愿为党国尽忠!”

  顾祝同道:“也好,我再看看。不过,你还是做好去的打算。我当然会在总裁面前替你说话的。”

  顾祝同倒是真的向蒋介石说了杜聿明的难处,但蒋介石不容说情,说:

  “谁再动摇军心,格杀勿论!”

  杜聿明第二天一大早又到何应钦府上去讨教,但何应钦同顾祝同的观点一样,劝他立刻去徐州。

  杜聿明自知如果再不去的后果是什么。

  13 日下午,蒋介石在总统府召开军事会议,蒋介石问杜聿明:“光亭, 你对解救黄百韬兵团有什么看法,不妨直说。”

  杜聿明一怔,啪地一个立正,直挺挺地站立在蒋介石面前,说道:“光亭没有意见,唯校长意见为己意见。”

  蒋介石还是沉着个脸道:“那好,你明日就去徐州,一定要解黄百韬兵团的围。”

  “是!”杜聿明答道。

  11 月11 日,战斗进入白热化状态。

  华野四、六、八、九、十三共五个纵队在特纵的配合下,由粟裕直接坐镇指挥,从四面八方向黄百韬兵团发起收缩性进攻。

  12 日,中野三纵陈锡联部完成对宿县的包围。华野完成包围敌第七兵团第四十四、一百、二十五、六十四师的艰巨任务,并歼灭了担任侧翼掩护的第六十三军,开始对第七兵团进行围攻战。

  黄百韬仍然受困于碾庄。

  黄百韬知道:此时能救他的只有邱清泉,可邱清泉过去曾与他有过矛盾和积怨。靠邱清泉来相助,显然不大可能。李弥倒是蛮忠心的,但李弥力量有限。近日从南京来了杜聿明,但杜聿明能救出我吗?”

  黄百韬思来想去,不免有些绝望。

  炮声不停,火光满天,一片厮杀。黄百韬眼里布满了血丝11 月19 日。周家寨,华野司令部。

  粟裕看了一下手表,说:“现在是上午10 点,总攻碾庄圩应该开始了!” 粟裕拿起电话,向各纵司令员下达了攻击命令。

  万炮齐轰,硝烟弥漫。

  炮击了半个小时后,冲锋号响起。八纵战士从战壕内冲出,扑向敌阵。

  敌人的火力越来越猛,怎么搞的?八纵司令员张仁初赶到前沿一看:原来六百发炮弹就没有命中目标。

  张仁初怒冲冲地拿起了电话,摇通了炮团团长武鸣亭的电话:“武鸣亭,你怎么打的?!半个小时了,你连黄百韬的火力也找不到,你到前沿着看,再给你半小时,还消灭不了敌之火力,我就毙了你!”

  武鸣亭慌忙跑到前沿一看,傻眼了。敌人的火力点原来并不在第三道鹿寨的盖沟处。“他妈的,好鬼的黄百韬,让老子白费了六百发炮弹!”武鸣亭边骂边回到炮兵指挥部。

  炮兵再次猛射后,前沿的步兵又开始冲锋,喊声震天撼地。

  华野八纵向碾庄纵深突进。

  华野九纵在艰难地渡过水壕之后,直逼黄百韬兵团指挥部。

  碾庄。国民党第七兵团黄百韬指挥部。

  黄百韬忐忑不安地在指挥室内来回踱着步。

  突然,二十五军副军长杨延宴匆匆忙忙地跑来:“黄司令,黄司令,快走吧!”

  黄百韬见杨延宴这副样子,一脸不高兴:“慌什么!共军打到什么位置了?”

  杨延宴回答:“碾庄南门已被突破。”

  “邱清泉现在何处?”黄百韬问。

  “原地未动!我们只剩下了尤家壶和大院上两个村子。”杨延宴惊慌地答道。

  黄百韬若有所思他说:“孟良岗一战,我军若能齐心协力救张灵甫,张灵甫是不会死的。今天我是第二个张灵甫,这是报应!”

  杨延宴连忙解劝:“司令,您不能想不开呀,党国需要您,弟兄们需要您!”

  黄百韬拉住杨延宴的手,感慨他说:“我老了,无所谓,你们还年轻,一定要冲出去。走吧,你们走吧!”

  说完黄百韬掏出手枪,闭上眼睛,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11 月23 日。华野司令部。

  粟裕坐在小椅子上,微偏着头,望着墙上的地图出神。

  副参谋长张震轻轻走过来,压抑着无比的亢奋,小声说:“粟司令,谭(震林)、王(建安)报告,碾庄战斗圆满结束了!”

  “嗯?”粟裕放下双手,脖子直了,怔怔地看着张震。

  “碾庄战斗已经结束了!”张震再也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放开嗓门大声说,“黄百韬兵团已被全部歼灭了!”

  “哦!”粟裕平淡地应了一声,他的脑袋突然一歪,身子一软,椅子嘎吱一声几乎倾倒。

  张震急忙上前搀扶住粟裕,呼喊着“粟司令、粟司令...粟裕晕了过去。

  若干年后,粟裕对妻子楚青谈起此事时说:“那时太紧张了,上至中央军委,包括主席,下至我们,开始都对黄百韬兵团的战斗力估计不足,后来我们碰了钉子,可又不敢向主席叫苦,只有豁出来打。主席天天来电催问战况,我心里很急。部队打得很苦啊..”

  直到掌灯时分,粟裕才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慢慢地醒过来。半个多月来,他从未这样从容地睡过觉。醒来后,他觉得筋舒体泰,神清意爽,伸了个懒腰,问:“什么时候了?”

  守候在床边的张震告诉他,已经晚上了。

  “开始工作。”

  “你一天没吃饭了。”

  “真的!”粟裕突然觉得是有点饿了,“有鸡吗?”

  这晚,华野司令部灯火通明。粟裕和谭震林、陈士榘、唐亮等人一起,在总结歼黄作战经验,大家的心情既兴奋,又沉重,因为几个主要作战纵队,如四纵、七纵、八纵、九纵、十纵、十一纵、十三纵伤亡均在二千人以上,有的竟达五千余人。

  “这一条经验非常重要,是我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粟裕的一个指头在桌子上点着说,“在江淮平原作战,由运动战,转入攻坚战的时候,不可急于求成,而应加强对壕作业,隐蔽接近敌人,将堑壕挖到敌人眼前再发起攻击,逐点争夺,逐个歼灭。”

  谭震林笑着说:“这就叫吃一堑长一智!”

  会议结束后,粟裕将棉衣一裹,走了出来。这是一个月黑天,天空的星斗密密麻麻,一片淡淡的薄云,远处有点点火光摇摇晃晃地移动着。粟裕凝神谛听,一片吱吱哑哑的声音,像车轮滚动。他往四周看看,若明若暗,到处都有火光移动,还隐隐地传来吆喝牲口的声音。他心头猛地一热,多好的人民!

  11 月21 日。小李家。中野指挥部。

  黄百韬兵团被歼,砍掉了蒋介石在徐蚌会战主力的一只臂膀。

  黄维兵团此刻正通过北淝河,先头部队至浍河,在南坪集与中野遭遇。

  陈毅、邓小平巧妙用兵,利用河流,将黄维引入布袋阵。

  稳住黄维后,陈毅、邓小平当即致电毛泽东及中央军委:

  “..歼击黄之时甚好,而李延年、刘汝明仍迟迟不进。因此,我们意见除王、张十一纵队外,请粟、陈、张派两三个纵队对李、刘防御,至少以四个纵队加入对黄维作的。只要黄维全部或大部被歼,较之歼灭李、刘更有利。如军委批准,我们即照此实行。”

  很快,中央军委复电:

  刘陈邓,并告粟陈张:

  接二十二时电悉。(一)完全同意先打黄维;(二)望粟陈张遵刘陈邓部署,派必要兵力参加打黄维;(三)情况紧急时机,一切由刘陈邓临时处置,不要请示。陈邓接电后,即命陈赓、杨勇、秦基伟、陈锡联、王维纲、王近山等到小李家开会,研究部署作战任务。

  粟裕派陈士榘率华野三纵、十一纵、鲁中南纵队支援中野作战。他们马不停蹄,星夜兼程,直扑双堆集,协同中野围歼黄维兵团。

  杜聿明到任徐州后,尽管使尽浑身解数,但仍无际于事。他令黄百韬碾庄待命,黄百韬碾庄被歼;令邱清泉、李弥限时东援,邱、李徐东受阻;令黄维赴援徐州,黄维中途被围;令南北对进,打通徐蚌,南北两军寸步难行,..命令几乎没有一个生效。及至今日,处处受制,处处被动,战局每况愈下。

  眼看徐蚌战场大势不妙,蒋介石急召杜聿明南京议事。

  杜聿明走进总统官邸会议室时,军政要员顾祝同、刘斐、王叔铭、郭忏、郭汝槐等早已云集于此,大家嗡嗡嘤嘤地议论着。杜聿明的出现,把一双双充满忧虑的目光全都吸引过来。

  “来,光亭!”顾祝同将杜聿明一把拉进小会客室,神情颓丧,“局势危险啦!我们得另做计议。”

  杜聿明也没了往日的尊卑森严,大声责问:“原来决定再增加几个军,为什么一个军也没有见到?弄到这骑虎难下的局面,责任在谁?”

  顾祝同似有难言之隐:“你不了解呀!到处牵制调不动啊!”

  “既然知道调不动兵力决战,当初就不该决定打!现在黄维兵团陷入重① 见《毛泽东军事文集》第五卷军事科学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第269 页。

  围,如何挽救?目前挽救黄维的唯一办法就是集中一切可以集中的兵力,和敌人决战。否则,黄维完了,徐州不保,南京亦危矣!”

  “老头子也有难处啊!一切办法都想了,连一个军也调不动。”顾祝同用商量的口气说,“你看如果先放弃徐州,出来再打,你们能不能安全撤出?”

  既然无兵力可增援,打下去也没多大意思。杜聿明沉吟良久,思索着说:

  “既然这样,从徐州撤出来问题倒不大。只是,放弃徐州,出来再打,更没把握。只有让黄维牵制敌人,我将徐州部队撤出,经永城到达蒙城、涡阳、阜阳地区,以淮河为依托,再向敌人进攻,以解黄维之围。”

  顾祝同点点头,叹了口气。他明白,这样一来,黄维兵团很可能葬送掉,但能救出徐州集团,也不失弃卒保车之良策。

  12 月16 日。徐州。杜聿明指挥部。

  杜聿明在召集各部官长商议撤离徐州事宜。

  此时,副官把刘峙的电报呈到杜聿明面前。

  杜聿明在读电文:“黄维兵团昨晚突围,李延年兵团撤回淮河南岸,贵部今后行动听委员长指示..”读着,杜聿明两手发抖,读不下去了。

  邱清泉马上关切地问道:“杜总,你没事吧?”

  杜聿明坐下,摆摆手道:“没事。”

  邱清泉从李弥手中接过电报,看罢,忿忿他说道:“我就搞不懂,既然命令黄维突围,为什么还命我们一直南攻为其解围?”李弥也附和道:“杜总本打算趁共军主力被大量吸至南线,我们从西部突围,现在看来恐怕不行了。”

  邱清泉又说:“黄兵团已经突围,共军定会全力对付我们,突围恐怕不行了。”

  接下来,七嘴八舌讨论突围的事。

  有的说:“我们夜间突围。”

  有的说:“我假投降真突围。”

  最后,杜聿明道:“先都回去吧。具体怎么突,我和邱司令、李司令再作商定。”

  各将领愤愤散去。杜聿明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躺在床上,又想起了前天收到的陈毅、粟裕、谭震林写给他的劝降信:

  杜聿明将军并邱清泉、季弥、孙元良司令:

  贵军现已粮弹两缺,年部混乱,四面受围,身临绝境。希望增援乎?则黄维兵团已被歼大半,即将全部覆没..希望突围乎?则我军早已布下天罗地网,连日事实证明无望。

  继续抵抗乎?则不过作无益牺牲,必然与黄百韬遭受同一命运。当此千钧一发之际,本军特提出如下忠告,希望你们立即命令部下,停止抵抗,切实保护武器弹药资财,实行有组织的缴械投降..“识时务此为俊杰”,望三思之。时机危迫,幸早作抉择。

  陈毅 粟裕 谭震林

  1948 年12 月8 日杜聿明的恩绪在翻腾:投共军可能会保全性命,但是,就戴上了叛将之名的帽子了。“还是突围吧!”

  12 月17 日。华野指挥部。

  粟裕正在细细领会刚刚收到的毛泽东的电报:

  粟裕,并告刘陈邓:

  (一)黄维被歼,李延年全军退守淮河南岸。(二)我包围杜聿明各部可以十天左右时间休息调整,并集中华野全力,然后发起总攻。(三)向杜邱李连续不断地进行政治攻势,除部队所做此外,请你们起草口语广播词,每三五天一次,依据战场具体情况变更其内容,电告我们修改播发,①粟裕命令华野将士抓紧时间休整,同时也做一些思想策动工作,要求敌人放下武器,向人民解放军投降。

  粟裕、谭震林边看地图边在商定发起总攻杜聿明的作战方案。

  陈官庄。杜聿明兵团指挥部。

  毛泽东和粟裕围而不打的战术使社聿明陷入困境。杜聿明曾多次准备在粟裕攻打的时候,实施突围,但粟裕就是按兵不动。

  粟裕的夹而不攻,围而不打,使杜聿明想到了黄百韬和黄维 的惨败。他知道,这不打并不是兆头,待拖尽我军粮草后,肯定要打。

  杜聿明向副官问道:“现有粮食还能维持多久?”副官答道:“不瞒杜总,顶多还能维持三天。”杜聿明说:“看来得寻机突围呀,不然就被粟裕把我们困饿死在这里了。”

  当日,杜聿明在收音机里听到了中原和华东两大解放军司令部敦促他投降的广播,一面非常恼火,一面坐卧不安,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广播里传出的声音像击鼓一样敲打在他的心坎上。

  杜聿明将军、邱清泉将军、李弥将军和邱李两兵团诸位军长师长团长:

  你们现在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黄维兵团已在十五日晚全军覆没,李延年兵团已掉头南逃,你们想和他们靠拢是没有希望了。你们想突围吗?四面八方都是解放军,怎么突得出去呢?你们这几天试着突围,有什么结果呢?你们的飞机坦克也没有用。..十几天来,在我们的层层包围和重重打击之下,你们的阵地大大地缩小了。你们只有那么一点地方,横直不过十几华里,这样多人挤在一起,我们一颗炮弹,就能打死你们的一堆人。

  你们的伤兵和随军家属,跟着你们叫苦连天。你们的兵士和很多干部,大家很不想打了。

  你们当副总司令的,当兵团司令的,当军长师长的,应当体惜你们的部下和家属的心情,爱惜他们的生命,早一点替他们找一条生路,别再叫他们作无谓的牺牲了。

  ..你们应当学习长春郑洞国将军的榜样,学习这次孙良诚军长、赵壁光师长、黄子华师长的榜样,立即下令全军放下武器,停止抵抗,本军可以保证你们高级将领和全体官兵的生命安全。只有这样,才是你们的唯一生路。你们想一想吧!如果你们觉得这样好,就这样办。如果你们还想打一下,那就再打一下,总归你们是要被解决的。

  中原人民解放军司令部

  华东人民解放军司令部

  这广播槁是毛泽东亲手起草的。

  杜聿明听着这广播,心里很不是滋味:不投降吧,眼看大势己去;投降吧,坏了一世声名。

  杜聿明陷入了矛盾之中,被困的大兵,在粟裕所部解放军战士的宣传呼喊下,也已人心动摇。更有甚者,以为末日来临,在做最后的疯狂。

  徐州西南永城东北。

  1948 年12 月4 日至1949 年1 月10 日,在雪枫(豕城)东北,有一活 ① 见《毛泽东军事文集》第五卷军事科学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第410 页。

  “地狱”。

  这个“地狱”里没有树木,没有五谷,人们都生活在洞里。此处虽只有十多华里见方,人口却有二十多万。人口中有随杜聿明的军阀、官僚、资本家、银行家、地主、太太、小姐、教员、学生、农民、士兵、戏子和妓女等等。

  杜聿明的指挥部即在这“地狱”里。

  “地狱”有着骇人听闻的黑市交易。

  当官的指挥“亲信”用机枪扫开士兵,把飞机丢下的香烟、粮食、馒头抢来囤积起来,以高价卖给士兵。

  一块大饼五块银洋。

  一支香烟一块银洋。

  一只金戒指一块大饼和两个麦饼子。

  官员们刮的钱怎么花?赌博。每天聚赌的有大小官兵二、三百人。

  1949 年1 月6 日正时30 分。华野指挥部。

  粟裕手拿电话,正在发布总攻命令。

  粟裕坚定他说:“宋时轮、刘培善吗?我命令你们率三、四、十纵、渤海纵、冀鲁豫军区独立一、三旅向敌阵地东部发起攻击。”

  “谭震林、王建安吗?现命令你们指挥一、九、十二纵由北向西进击。”

  “韦国清、吉洛吗?我命你们指挥二、八、十一纵由南向北攻击;另以六、七、十三纵、鲁中纵队、两广纵队及第三十五军外围拦截部队,截歼突出之敌。”

  各将领命,按计划行事。

  不大功夫,包围圈里烈火冲天,烟尘翻滚。

  东集团已攻克窦凹、金丝庙、后刘园、许小凹、李楼;北集团夺取了李明庄、范庄、左寨;南集团占领了夏庄、万庄、小闫庄。

  到9 日上午,陈官庄已完全暴露在华野枪炮之下。

  杜聿明连续发出求救电报,蒋介石虽已退位,但他即命空军副司令王叔铭前往救援。

  王叔铭仅9 日一天,就出动一百架(次)飞机对华野阵地进行轰炸。

  9 日傍晚。粟裕下达了总攻命令。

  解放军数以万计的大炮,昼夜不停地轰鸣,轻重机枪和手榴弹声,一阵紧似一阵。

  杜聿明集团已溃不成军,纷纷四处逃窜。

  兵败如山倒。二十万之众组成的逃命太军,被解放军打得一片混乱。

  邱清泉被击毙了。

  杜聿明被俘了。

  1 月10 日,杜聿明全军覆灭。

  淮海战役结束了。解放军以十八万伤亡之代价赢得了战争的胜利。

  l 月17 日。海海大战结束一周后,中共中央从西柏坡发电祝贺大捷: 刘伯承、陈毅、邓小平、饶漱石、张云逸、粟裕、谭震林、陈赓诸同志,华东人民解放军和中原人民解放军全体同志们:

  淮海战役自去年11 月7 日开始,至今年1 月10 日已完全结束。在这六十五天作战中, 你们消灭了国民党反动政府在南线的主力黄百韬兵团全部五个军十个师;黄维兵团全部四个军十一个师(内有一个师起义),杜聿明所率邱清泉、李弥、孙元良三个兵团全部十个军,二十个师(年有一个骑兵旅),冯治安部两个军四个师(内有三个半师起义),刘汝明部一个师,孙良城部一个军两个师,宿县和灵壁守军各一个师,以上共计正规军二十二个军、五十五个师,加上其它部队,共消灭敌兵力约六十余万人,至此,南线放军的主要力量与精锐师团业已就歼。你们生俘了战争罪犯国民党徐州“剿总”司令部副总司令杜聿明,国民党第十二兵团司令黄维及国民党军其他军级将领多名,击毙了国民党第七兵团司令黄百韬。你们击退了李延年、刘汝明两兵团的增援,迫使他们向沿江一线逃窜,从而使淮河以北地区完全解

  放,使淮南一带地区大部入我掌握。凡此巨大战绩,皆同我人民解放军指挥员与战斗员、人民解放军与人民群众,前后方党政军民团结一致,艰苦奋斗所获得结果,特向你们致以热烈的祝贺和慰问。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1949 年1 月17 日粟裕读罢贺电,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粟裕让部队休整、补充。自己又筹划着下一个伟大战役—— 渡江作战了。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