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十一回 徐立献宝铠二峰漏网 石禄擒普莲侠客出山

  且说店中鲁清大家人等,陪着用饭。鲁清说道:“杜林啊,这可是你爷儿俩的功,可不是给你们爷俩拴对儿,办出事来,应有我姓鲁的一点事,我竟替朋友着想。”说完又唤伙计,叫他把鲁清、丁银龙、杜林等三匹马备上,快去中三亩园挂桩。伙计答言说“是”,赶紧帮这爷三个将应用物件拿齐。鲁清说道:“何大哥,咱们这一带有三亩园没有?”何玉说:“有,大概是在东里啦。”鲁清道:“有就好找,你们诸位在店中等候。李翠云龙你二人赶紧四下派人到处去打听去。那石禄回来不回来,没有多大的关系。”刘荣说:“石禄若有三长两短,那可如何是好?”鲁清道:“你放心吧,刘爷,他若有个舛错,我拿人头见您。”说着话,鲁清牵过马匹,辞别众人,上马而去。出了村子,一直正东。杜林看一看,问道:“这附近有一座石桥吗?”丁银龙道:“不错,有一坐石桥,来随我来。”说着在前边打马走去。直到了石桥口那里还是有些个年老的人,在那里说话。”丁大哥您下去,向他们打听打听,这个三亩园离这里有多远。”丁银龙道:“不用打听啦。反正近不了,咱们就往前走吧。”此时鲁清已然下了马,到了人前,说道:“借问声,中三亩园在那里?”当时有人说道:“这个三亩园,离此约有四十多里地,顺大道一直往东,就可以到啦。”鲁清一抱拳,说声“谢谢”,拉马过桥,飞身上马,老爷儿三个,顺大道一直跑了下去。走了二十多里地,太阳已然压了山啦。鲁清说道:“大哥呀,此天已不早,您看前边来了一位老头,您也年长,可以过去向他打听打听,还有多远。”丁银龙一听,也对,这才下了马,迎了过去。眼前来的那个老者,拉着一头驴,驮着两条口袋,一定是上集镇去买粮食,连忙抱拳说道:“仁兄。”那老头一抬头,连忙说:“达官,您有甚么事?”丁银龙道:“我跟您打听打听,咱们这一方,有三亩园吗?”老者说:“但不知您是打听那个三亩园。”丁银龙道:“有几个三亩园呀?”老者道:“三亩园有三个啦。”那老头说道:“您看见路南那片松林没有。那松林东边,南北的村口,就是上三亩园。那上三亩园北口往东有一股大道,这一股大道是穿村而过,那村子便是中三亩园。出中三亩园的东口,再往东去三里,即是下三亩园。”老者便将三亩园的街道地方详详细细的全部告诉明白了他们。丁银龙道了谢,三个人又往前走到了松林之外,翻身下马,进了林中,将马拴在树上。爷三个席地而坐。鲁清道:“老哥哥您已然打听了。依我说,咱们先上这个三亩园打好了店,暗中把咱们人偷偷的运到了店中,然后咱们再上中三亩园拿贼去。您先去打店,咱们必然如此如此。”丁银龙说:“是啦吧,那么我先去吧。”说着他解下马来,拉马出树林,往村内走来。

  到了上三亩园的北口,看那村中还很繁华,在路西有一座店,白墙黑字,上写仕宦行台,安寓客商。水旱两路的镖店,门前有两行小字,左边写着茶水方便,下边是草料俱全,中间店门上有一块横匾,金匾大字,上写丁家老店。丁银龙上前叫道:“店家。”当时从里边出来一个伙计,身高有八尺开外,胸间厚,膀背宽,面如重枣,宝剑眉,斜插入鬓,二眸灼灼的放光,准头端正,四字海口,大耳相衬。光光未戴帽,高挽牛心发鬈,上身穿毛蓝布的贴身靠袄,青布底衣。青鞋白袜子,腰中系着一条半截围裙。出来问道:“客官您住店啊?”丁银龙说:“不错是住店,你们这里可有上房?”伙计说:“有,您随我来。”说着转身往里,丁银龙拉马跟进店内。一进店门,在门洞里边,两边有懒凳,在北边凳子的西头,有柜房的门,门上有青布软帘,挽在西边门坎上。丁银龙从此过,未免的往里看了一眼,见北房山挂着五样兵器,头一件是,长杆的开山钺,第二个是方天化戟,第三件白杆花枪一条,第四个是龙须刀一口,长约四尺七寸五,一寸七宽,护手盘底下有个鹅眉枝走,第五是一对扑刀。店里伙计说:“您将马交给我吧。”丁银龙道:“慢着吧,我这匹马老实,您去拿来一凳子,放在当院把马拴在那腿上就得,旁边放在草菠箩就得。我原是青州府的人,此次我们是三人出外取租,中途路上,被大旋风将我们一马吹散了。将马拴在那院中,容他们从此门前过,看见了此马,自然知道是自己的人,住在了那里,这是我们的暗记号。”伙计答应,便领他到了五间北房的屋中。丁银龙进到屋中,看见迎面有张八仙桌,一边一把椅子,东西各摆一张茶几,配着四个小凳,两旁暗间,挂着青布软帘。伙计拿进一盏灯来,放在八仙桌上,笑问道:“客官爷,您还用甚么呀?”丁银龙道:“你先给我打一盆洗脸水来,好擦一擦手脸。”少时打了来,丁银龙洗完了脸,坐在那时吃茶。此时那村外头的杜林,也拉马走进村来到路西这一个丁家老店,看见院中拴着那匹马,杜林知道丁银龙,住在了此店,他便叫道:“伙丘子,伙丘子。”伙计一听,急来到了外面,问道:“小爷您要住店吗?”杜林道:“你是这里的伙丘子吗?”伙计说:“我不是伙丘子,我是这里的伙计。”杜林说:“你是伙计必须找瓦匠。”伙计说:“这里是店东啊。”杜林说:“你是房东?”伙计说:“我是房东。”杜林说:“你贵姓?”伙计说:“我姓丁。”杜林道:“你是大丁小丁。你是老丁少丁?”这几句话真把伙计给问上气来啦,急了脸问道:“您是打店呀,还是找人呢?”杜林道:“我找人。”丁银龙一听是他。连忙出来说道:“伙计你可别跟他一般见识,我这个侄儿好玩闹。”当时伙计就不言语了。杜林将马拉到那匹马一旁,也拴在那里。向着马说道:“马呀马呀,今天夜里,咱们全不用活啊。我们不是吃板刀面,就是吃馄饨。你们两个准上马杆铺。”伙计说:“这位客官,您说怎么会不能活呢。”杜林道:“今夜店里一闹贼,那不是全完了吗?得啦马呀,没想到咱们全活不了哇。”伙计说:“小爷。您千万别这么打哈哈。我们这店里住着许多的客人,您这么一吓,人家还住不住哇。”丁银龙叫道:“杜林呀,别跟人家打哈哈,快进来吧。”杜林进到屋中说道:“伯父哇,今天夜间咱们一定活不了。”

  伙计在外面听的明白,不好言语,只可到了柜房又给拿来一个茶杯,送到了北房屋中。忽听门外有人喊道:“掌柜得。”伙计一听,心说:今晚真是个麻烦,怎么竟来这些个人呢。杜林在屋中一听,忙说道:“伙计你还不快出去看看去,有人喊你啦。”伙计无法,到了店门口一看,见一人拉了一匹马,连忙问道:“您是打尖,您是住店?”鲁清道:“你是掌柜得吗?”伙计说:“我不是掌柜得。”鲁清说:“那么你是掌柜搭。”伙计说:“我也不是掌柜搭。”伙计说:“掌柜的也不能搭我。”鲁清说:“我不信,你要是死在这里,掌柜的还不把你搭出去。”伙计说:“客官爷您与我有什么仇哇,愿意叫我死呀。我要死了掌柜的还不把我搭了出去。”鲁清道:“搭到那里?”伙计说:“那还不外事。”鲁清说:“搭到厨房去。”伙计说:“得啦,客官爷,您别跟我我打哈哈,我说不过您。您是打尖呀,还是住店呢?”鲁清道:“我看见院中这两匹马眼熟。”伙计说:“是啦,想必全是一块儿的。”说着伸手接过马来,又把那两匹马也解了下来,一同拉到棚去了。鲁清来到北屋,杜林说:“我看此店,有些不照,为甚么柜房中挂着兵刃呢?要是镖店应当把兵刃摆在廊沿底下。您还喝茶不喝啦?”鲁清说:“不喝啦。”杜林说:“我试试他们,叫他摆上一桌酒席来。”遂叫伙计给来一桌上八席,外加山珍海味,伙计答应。杜林道:“以外给我们来一碗汤菜,多来点海海迷字。”伙计一听,忙看了杜林一眼,说道:“这位小爷,您是合字吗?”杜林道:“我是海字。”伙计说:“那么您是线上的吧?”杜林说:“我连一根绳都没有。”伙计说:“我看阁下眼睛挂神,可是乍入芦苇。”杜林说:“我倒没进过苇塘。我时常在竹林里倒睡过觉。”伙计说:“那么阁下怎么知道下海的迷字呢?”杜林说:“我跟赶大车的学的,他赶着车,一共是十几辆车。”伙计说:“车上有东西没有?”杜林说:“有啊,车上不少东西物件,全用绳子拴着。”伙计说:“那赶车的手中拿着鞭子没有啊?”杜林说:“没有。”伙计说:“那么他的鞭子搁在那里呀?”杜林道:“插在了车辕上,头一个车上还插着个旗子。那赶车的说道,我一问他,他说那叫胡椒面儿。我也是叫你多给来点,为是好吃。”伙计一听,知道他是外行,遂冲他一撇嘴。杜林说道:“嘿,你怎么撇嘴,不给不要紧。我们会上外边自己买两包去。”伙计哼了一声,便走了出去。丁银龙见他走了出去,这才说道:“我看他们也许不是贼店,可是他们这军刃怎么放在柜房里呀。再者说,也不应当用真的兵刃呀。”

  不言他们三个人,在此猜疑。书中暗表,原来这个丁家店中,除去打更的与厨子之外,其余全是一姓的人。哥五个奉母命,金盆洗手,在此处开店。这个伙计出来,告诉了别的人说:“北屋来的这些个人,一个好人没有,咱们快给掌柜的送信去。”此人这才来到店门外南隔壁,一个大棚栏门内,伸手进去开了门,往里而去。到了一间大门洞里,一叫门,里边说:“三哥呀。”外边人说:“不错是我,老五吗?”里边说:“是。”外边说:“咱们大哥在家没有?”里边说:“在家啦。”门一开,此人进去,到了屋中,面见他们兄长,说道:“咱们店中北屋,住了三个人,我一问他,他是全不懂。据我看他们全不是好人,要菜要汤,好让我多来请下海的迷字。”他们大爷说:“这是有点诫心吧,来呀,来人。”说着梆子一响,来了许多壮汉,俱都身高九尺开外,正在壮年。各人全身青布衣打扮,短衣襟小打扮,两个人一根练腿绳,还有刀斧手,预备齐备。哥五个会到一处,大家一商量,便将四十名绊腿绳埋伏在东房门口,刀斧手埋伏大西屋过道,哥五个一字排开,各持兵刃。大爷道:“你们千万别乱,咱们是一个一个挨着上,别露出咱们透着急来。他们出来一个拿一个。我打不过他,你们再上手。”哥五个这正里说话,噗的一声,桌子上的灯,忽然灭啦。老三忙用引火之物,过去要点,忽的一声,那灯又着了。一连那灯又接连着了,灭了,一闹三次,吓得他五个人,是瞪目发怔。外面那个溜马的回来了,站在院中说道:“我把你们胆大的畜生,你们还要以小犯上不成吗。交友之道,谁还敢跟你们交啦。”哥五个一听,连忙走了出来,一看说话的人。正是那个溜马的人。他二目瞪直,哥五个没注意。老五将他推到一旁,哥五个各摆军刃,冲着北屋,说了声:“咧,北屋之人,一个好人没有。有甚么事快些出来,吃我一钺。”杜林忙将灯给吹灭,说:“伯父,您看是不是,我早看出来他们是黑店。酒席还没给咱们预备啦,他怔说吃他一个月啦。”丁银龙道:“你这小子,真能惹事。你就不用出去了。”杜林说:“那是,我不出去了,出去小命就得完。这小子兵刃有些扎手,我还留着小命喝豆儿粥,鲁清你出去看看去。”鲁清道:“不是我惹的事,我不出去。”丁银龙说:“杜林呀,往后你可别管他叫鲁叔父啊。你是刚出世的孩儿,他闯荡江湖倒很有些年。今天咱们一点小事,他就从此的往后退缩。明天以后,可别叫他叔父啦,他不够资格了。”丁银龙将大氅脱了,将大衣围在腰中,说道:“老贤侄,你别白叫我伯父,他也别白叫我兄长,待我先出去一战。要是战人家不过,死在他们之手,就求你二人将我尸骨带回青州,那我就感恩非浅。”说完拉刀纵出屋来,抱刀在院中一站,冲着当院持钺之人说道:“看刀吧,你家老爷还能活六十多吗?”吃的一声就是一刀,那人横杆一架,说道:“且慢,快报通你的名姓,你家丁某钺下不死无名的鬼魂。”丁银龙说道:“你就不用管了。”那人说:“不成,你必须说出真名实姓,世居那里。”丁银龙道:“小辈,你家爷,我乃祖辈居住青州府首县阴县东门外,丁家寨的人氏,姓丁双名银龙,人送一匪号神偷小毛遂,左十二门第八门的。”那人一闻此言,往后倒退三四步,说道:“老三呀,快将灯光掌上。”当时明光腊烛,照如白昼。丁银龙此时再一看各屋窗户下,全安着人啦,两个人一根绊腿绳。他往对面一看老者,虽年岁老,可是精神不老,精而有神。他细看了看,说道:“对面老人家,休要发雷霆之怒,虎狼之威。我要跟您打听出来一人,您可认得?”丁银龙道:“对面的小辈,你要问那有名的主儿,我必手下让情,可以告诉你。”那人说:“提起此人可大大的有名。”丁银龙道:“但不知是那一位呢。”那人说:“此人住家也在贵宝地,姓丁双名银凤,外号人称赛彦章。”丁银龙一听,细看了看,想道:我看他年岁,也就有三十上下的岁数,他怎么与他相识。因为那年他小叔嫂吵嘴,那银凤一赌气子走了。如今约有二十多年,是音信皆无。遂含泪问道:“你们与他怎能相识?”那人说道:“老者您可认识此人吗?”丁银龙道:“我焉能不认识此人。我二人乃是一母所生。”那人一听急忙将钺扔在就地,上前跪倒,口中说道:“孩儿不知伯父驾到,多有罪过。”丁银龙道:“丁银凤是你甚么人?”那人说道:“他老人家乃是我们五个人的天伦,早就托人给您带个信,不知道您在那里住。直到如今,这才见着。”他们爷儿俩,正在此地说话,那溜马的李三,大声说道:“兄长。您别生气,那五个畜生无知。”旁边丁家第三个一听,给他一拳,那李三就倒在地上,竟自睡去了。这时那四个人也一齐的过来,跪在地上,给丁银龙磕头。银龙用手一搀他们,双眼就落下泪来,爷六个一同的哭了。屋中杜林知道,全是自己的人啦,他便将灯点上了。鲁清出来说道:“老哥哥不要哭了,爷六个一同到屋中说话来吧。”这哥五个,大爷名叫金面熊丁世凯,第二个叫银面熊丁世平,三爷叫花面熊丁世安,四爷叫赤面熊丁世吉,五爷叫黑面熊丁世庆。五个人一听屋中有人说话,遂说:“伯父呀,咱们一同到屋中说话去吧。”丁银龙说:“也好。”当时他们众人,一齐来到屋中,坐下谈话。

  书中暗表,那丁银龙学的武艺。他弟兄相差十八岁。银龙娶妻李氏,李氏长得有闭月羞花之美,沉鱼落雁之容,头紧脚紧,面色忠正。那丁银凤正在青年二十多岁的时候,乍出世,不知甚么。他们是个财主,家大业大。有一年,丁银龙保了一枝镖,远走他乡。丁银凤永远在外面书房睡觉,那李氏就拿他当作自己亲兄弟一般看他。银龙临走的时候,嘱咐李氏:自己不在家,深恐后面有甚么事情,必须叫兄弟来后面来睡。丁银龙走后,他们吃完晚饭。李氏说:“兄弟,今晚你在后面睡吧。你哥哥有话,怕后边有甚么意外之事。”银凤说道:“我遵我哥哥之言,不能到后面安歇。再者我哥哥并未对我言讲,还是在外边睡觉。”李氏道:“你在前边,有时深夜,睡的沉了,衣被或是盖不到,那时容易着凉。”银凤一听,说道:“姐姐,我兄长在家之时,何人与我来盖呀。”李氏道:“你是不知,你兄长每夜三更,必定到你屋中看你。”银凤道:“满口乱道,我兄去时,我焉能不知,真是岂有此理。”说着他还是出外面去了。李氏无法,自可在后面睡了。睡了一觉,心中不放心,自己忙点上灯,来到前面书房。用手一推,那门未关,当时就开了。李氏到屋中,用灯一照,银凤未在屋中,不由纳闷。原来那丁银凤自从听了李氏之言,他来到前面自己的屋中,心中暗想:我兄长未跟我提,怎么我嫂嫂对我说此话,好叫我丁银凤纳闷。再者我素日拿她当作我姐姐一般,此

  话说不着哇。自己愈想愈不对,后来躺在床上,细一想,或者也许有的,急忙爬起,换好夜行衣,背好扑刀,出了书房。将门带好,飞身上房,一直向后面而来。到了西房后坡,往后一看,正是自己的嫂嫂,从屋中出来,手中提着手灯,走道自言自语,听她低声说道:“竟跟我说,怎么不跟兄弟说呢。兄弟呀,你要把嫂子错放了地方,那你可错啦。”一边说着,一边往外来。银凤看她出了屏风门,直向书房而去。他急忙由房上来到花瓦墙上,往西房观看。就听李氏站在檐下,向屋中问道:“二弟,你又将衣服被子,踹掉地上了吧?”问了两三声,无人答言。她用手一推,门分左右,不由的又说道:“哟,怎么没关好了门,你就睡觉哇。”说着进到屋中,来到北里间打檐一看,床上没有人啦,不由一怔,说道:“我二弟上那里去了呢?好让我放心不下。”又到南里间看了看,还是没有人。自己这才出来,将屋门给他带好,便回到了内宅。银凤急忙跟了下来,到了房上飞身下来,到了窗户旁,用针刺了一孔,往里观看。就见那李氏坐在屋中,双眉紧皱,长叹一口气,说道:“未想到我的命,怎么这样的独哇。想你哥哥走后,恐怕你夜中有个盖的到盖不到,恐怕着了凉,我才前去看你去。怎么他会没在那里睡觉呢?”银凤在外一听,知道自己的嫂嫂是第一的好人,未免的是我错了。后来看见她将手灯熄灭,合衣睡了,自己这才来到西房廊沿下,坐在台阶上。心中暗想,哥哥走后,倘若我嫂嫂发生了意外,那时有何面目见哥哥?莫若在此守夜吧。他坐在那里,后来心中一迷,倚靠柱子,竟自睡着了。更夫交了三更,将他惊醒,正在此时,北房屋中,又有动作。急忙又来到窗前,找着针孔,往里一看,见那李氏又坐起来了,下地点上手灯,还是出了上房,往外面书房而去。他连忙飞身上房,滚着扒坡,来到外面在厨房上偷看。见李氏又来到书房门前,说道:“二弟,你好叫嫂嫂我着急。”说着用手一推屋门,又走了进去。到了北间一看,仍然没有,又到南间一看,也是没有,不由的说道:“他怎么一夜没睡觉哇,真叫人不放心。等他哥哥回来之时,非交代清楚,再让了走。要不然,我真不着人急。”说着他出离了书房,仍回到自己屋中。银凤跟着到窗外偷看,见李氏又吹灭了手灯,合衣睡下。丁银凤连忙返身回来,到了自己屋中,心中暗想:“嗳呀且慢,嫂嫂这样的替我发愁,不放心我吗。倘若急出病来,我怎么对我那兄长。”想到此处,不由后起悔来,只可睡觉明天再说吧,这才睡去。那李氏天亮睡醒之后,起身梳洗,这就做饭。饭已做得,出来开了屏门,叫道:“二弟,吃饭来吧。”银凤在屋中连忙答应,遂即来到上房。他一看他嫂嫂坐在那里青丝散乱,面带愁容,不由问道:“嫂嫂您这是何原故呢?”李氏道:“只因你兄长走后,嘱咐过我,叫我夜间出去照看你。恐怕你夜间,有个盖不到时,一定受病。谁知我两次前去,二弟你全不在屋中。但不知你上那里去了,未免的令嫂嫂我,跟着着急。”说着双眼落泪,如同断线珍珠一般。丁银凤道:“嫂嫂。此言差矣,我哥哥临行之时,怎么未跟我提。再者说弟兄怎么样,也是亲的。您如何也是外娶的,从此请您自行做饭。外边有酒楼,我自己会到外边去吃,不用做我的饭了。等我兄长回来之时,我问他,有此话便罢,若未说,那时我问问他为什么不对我说。”说完了,他转身出来,从此不到内宅。有时出外到各处与人练武,也有时找人着棋。可是到了夜间,二更三更时候,准到李氏住房探望保护,也怕出了意外,对不起自己兄长。这且不言。

  且说李氏有一天在门前买绒线,忽听见西边有人痰嗽一声,连忙抬头一看,见有一人,站在那里,两眼直视自己。不敢再瞧他,便急忙买完就进去了。此人来到货郎身旁,问道:“借问一声,此妇人是那家的?”那货郎一听,说道:“您必不是此地人。”那人说:“对啦,我乃西川之人。”书中垫笔,原来此贼是西川采花贼,紫莲花孔星,路过此地,遇见李氏,他动了心,这才上前打听。那货郎一看,见他头戴六瓣壮帽,是紫缎色的,上绣花贯鱼肠,两旁双搭珠穗,身穿紫缎色,贴身靠袄,蓝缎子护领,上绣子孙万代,五彩丝鸾带煞腰,紧衬俐落。大红中衣,青缎薄底靴子,挖垫八宝,紫缎色英雄氅,上绣花花朵朵。飘带未结,水红绸子里,肋下配带着一口轧把摺铁刀,绿沙鱼皮鞘,青饰件,青吞口,鹦哥绿的绿绸子的挽手。往脸上看,面如傅粉,在左脸颧骨上有块紫记,好像莲花形样,因此得外号,人称紫莲花。那货郎看罢,说道:“您西川甚么地方,贵宝村?”此人说:“我住家西川孔家寨,我姓孔名星。”刚要说外号儿,又咽回去啦。货郎道:“但不知您在那里做何生理。”孔星道:“我在家治土务农。我跟你打听打听,此地唤何名?”货郎说:“此地名唤丁家寨。”孔星道:“我跟你打听一个人,你可知道?”货郎说:“您打听谁?”孔星道:“神偷小毛遂丁银龙。”货郎道:“方才买绒线的那妇人正是他妻。”说着一回头,用手指道:“您看他兄弟回来啦。”孔星忙往西一看,见来了一人,身高不满七尺,细腰扎背,双肩抱拢。往脸上一看,是面如白玉,眉分八彩,目如朗星,通官鼻子,四方海口,大耳相衬。头戴翠蓝色八楞壮士巾,窄绫条,勒帽口,鬓边斜拉茨菇叶,顶门一朵紫绒球,突突乱跳。翠蓝色贴身靠袄,青缎护领,上绣万福留云,青丝鸾带煞腰,双摺蝴蝶扣,走穗相垂。青底衣,青袜子,洒鞋,青布裹腿,外罩翠蓝色通氅,上绣串枝莲。也是飘带未结,鹅黄绸子里,肋下配带一口朴刀,绿沙鱼皮鞘,真金饰件,真金的吞口,黄绒的穗子。这个货郎连忙问道:“二爷您回来啦?这里有人正打听你们大爷啦。”丁银凤一听,上前说道:“但不知仁兄贵姓高名。”孔星说道:“姓孔名星。”刚要一说绰号,连忙又咽了回去。丁银凤说:“那么您往里请吧,我兄长未在家,此地不是讲话之所,大哥家中坐吧。”那孔星问道:“大爷上那里去了?”银凤道:“保镖出外去了。您既然与我哥哥是朋友,那就请到里边吧。”孔星正想要进去啦,得着这个机会,焉肯放过,他便连忙的就走了进去,到了外书房落坐。丁银凤便到了内宅,向李氏说道:“姐姐,外边有我哥哥的一个朋友,来到我家。”李氏道:“二弟,现你大哥哥不在家,别管是他朋友,你的朋友,一概不许往内宅带,在你们外面吧。现下世间,好人少坏人多,倘有一差二错,那时后悔难了。”丁银凤一听,不敢说别的,只可告辞出来,到了书房陪孔星,坐着闲谈。外面有人打门,银凤说:“孔大哥在此少坐,待我出去与他人开门。”孔星说:“请吧。”当时丁银凤来到外面,开门一看,原来是老家人丁祥。丁祥上前行礼,银凤道:“不用行礼啦,你为何去了这么许多的日子呢?”丁祥道:“二爷不知,老奴身体略有不爽,以至回来迟了。”说着话主仆二人,将门关好,一同来到书房。丁祥到了屋中,上下打量孔星。孔星一看这个老家人,有六十上下的年岁,面皮微黄,皱纹堆垒,抹子眉,大环眼,准头端正,四字海口,海下一部花白胡须。头上未戴帽,高挽半心发鬈。身穿一件头蓝布的大衫,腰中结着一根扣儿,青中衣,白袜青鞋,精神不衰。孔星心中暗想,别看他人老,精神倒不老。老家人丁祥说道:“二员外,您先同着这位大爷说话。待我到内宅,与我主母叩首。”说完他来到里院,在廊子底下,大声说道:“大主母,老奴我回来了,特来给您叩头。”屋里李氏说:“老哥哥回来了,快些请进来吧。”丁祥闻言,急忙走了进来。到了屋中,双膝拜倒,口中说:“主母在上,老奴拜见。”李氏道:“老哥哥,快快请起,不要行此大礼。”丁祥这才站起身来,问道:“大主母,外边书房那人是作甚么的?”李氏道:“那是二弟将他同了进来,说是与大爷相好。”丁祥道:“主母,据老奴看,此人必非安善的良民,面带匪气。”李氏道:“对啦,老哥哥所说很是。只因老哥哥未在家,我出去买绒线,那时这个人便从西来,相离不远,他一痰嗽,是小妹一抬头,看见那人二目直向我瞧来,我就急忙的走了回来。不想,二弟倒把他让到家中来了。老哥哥,您出来进去的,可多要留心。”丁祥说:“是啦吧,少时您告诉二爷,少往内宅让就是啦。再说我看大爷没有这样的宾朋,正人君子,那有穿这么花梢的啦。”说完他转身出来,给他们预备晚饭。

  丁银凤年方十八岁,不知道甚么。那孔星见他爱听甚么,就说甚么,为是哄着他。说道:“大爷必须多少日子才能回来呢?”银凤道:“这趟镖须一个月才能回来,刚走了十几天。”孔星说:“是了。”当下用完晚饭,两个人坐到一处闲谈,还很投缘。那孔星在丁寨住了有半个月,他将银凤的皮气摸准了,他便在书房里边随随便便。这一次银凤给他嫂嫂上阴县买东西去了,老家人在门后睡着了。孔星一看,机会已到,他便大胆的竟到了内宅。此时天色正午,他来到屋中一看,外间是佛堂,东里间挂着一个蓝布软帘。他一进来,那屋中李氏问道:“外面何人?”孔星道:“嫂嫂,是小弟孔星。”李氏道:“原来孔兄弟呀,快进到屋中来坐。你有甚么事吗?”孔星到了里面说道:“特来向嫂嫂借剪子一用。”李氏伸手递给他,那孔星并不伸手去接。李氏站在八仙桌的东边。将剪子放在桌上。说道:“兄弟你怎么不接着哇,还不拿走。”孔星道:“嫂嫂不知,想我孔星,来到山东省,为找我那知心对劲的朋友。不想我兄长未在家中,我住在您家,等候了半个多月之久,还不见回来。嫂嫂,我哥哥他可多少日子才能回来啦?”李氏道:“他得两个多月,才能回来啦。”孔星说:“我竟在您这里等他,我可等不了。我竟想念家中,因为您那弟妹她太已的拙笨。”李氏一见孔星两眼不稳,上下直打量自己,知道他不怀好意。又听他说道:“嫂嫂您有那穿剩下的便鞋,赏与小弟一双,拿回去与您弟妹观看。”李氏一听,心中不悦,说道:“兄弟你千万不可说醉言醉语。我这穿坏的旧鞋,早被你哥哥用火焚化啦,别在此屋久待,快到前面书房,去等二弟去吧。”正在此时,外面有人痰嗽一声,原来正是老家人丁祥。丁祥早在他身上注意,今天二主人出外买东西去了,他便躺在床上。忽然听见西屋的竹帘子板一响,他急忙爬了起来,从沙篦子,往外一看,见孔星往内宅去了。他连忙起身,到了西屋一看,果然屋中无人,急忙也追里院,到了当院,听屋中东间李氏正说:“少说醉言醉语”,遂先痰嗽了一声,跟着问道:“主母与何人讲话?”李氏道:“老哥哥,我正与二弟的朋友讲话,他来与我借剪子。”丁祥连忙进到屋中。此时孔星听见老家人已到,不好在此啦,转身出来,并未拿剪子,原来他是另有心意,径自回到书房。丁祥看他走了出去,说道:“主母,可千万留神。这个小子,可不是好人,我早防备他啦。”说着拿起剪子,来到外面书房,说道:“孔爷,给您这把剪子。以后再要用甚么东西,先叫老奴,我去给您去取,自己别往内宅去呀。”孔星说:“我叫你俩声,你没听见。”丁祥说:“你叫谁啦,我在门房,竟听着啦。”正这说着,外面有人叫门,丁祥急忙出去开门,是丁银凤回来了。银凤来到书房,看见孔星面色不正,遂问道:“兄长与何人治气?”孔星道:“我的指甲劈啦,我叫丁祥去到后面取剪子一用,喊了半天,他没来,我自己到后宅去取。”丁银凤说:“那么您使完了没有?”孔星说:“使完啦。”银凤道:“我遵着我父母之命,才将他收养。要不然,我早将他逐出门外。”丁祥一听,走了进来,说道:“二爷,连大爷回来,他都不能说出此话,别说你啦。”丁银凤道:“丁祥,你还敢多留,总是你的耳背。我哥哥叫你,你没听见就是啦。”丁祥说:“得,算我没听见。我的耳背。该削下去啦。”丁银凤说:“你要少说话,还不出去。”那丁祥只可退了出去。银凤看他走后,自己也就随着出来了,直向内宅而来。来到了门口先叫道:“姐姐在屋啦?”那李氏在屋中答应道:“兄弟回来啦,请进屋中。”丁银凤这才来到屋内,先把所买东西物件,交代明白。正脸一看,见李氏面挂愁容,暗含怒意,不由问道:“姐姐与何人治气啦?”李氏道:“二弟呀,你交的这个朋友孔星,他不是好人,你可少往后宅引他。”丁银凤道:“姐姐您可千万别多心,他叫丁祥来的,是他没听见,人家这才往后来。我交一个朋友,您说不是好人,那么我哥哥交的全是好人吗?”李氏道:“兄弟是你不知,那孔星他来借剪子,原没有甚么。不过他在后宅屋中说了些个醉言醉语。以后你在外交朋友,少往里让就是啦。”丁银凤道:“姐姐,我们哥们借给他点胆子,他也不敢呀。”李氏说:“兄弟也别管他敢与不敢,你以后少往后带也就是啦。”银凤道:“姐姐,论起来兄弟我在外交朋友,那可保不着是那路的朋友来,交遍天下友,知心有几人,落下一个就算不错。您别看我叫您姐姐,那也不过是花红彩轿把您给搭到我家。我哥哥有甚么,您管他成啦。我可不能叫您管着。”李氏一听气往上撞,遂带怒说道:“二弟,你看你皮气太涨了。你哥哥不在家,由你反啦。”说着双目落泪,哽咽着说道:“兄弟呀,你哥哥不在家。那么由你调动吧,嫂嫂我当然是管不了啦。”丁银凤转身往外,他便与孔星走了出去,在外边酒楼去吃酒。丁祥将大门关好,来到里面,听见李氏在屋中啼哭,连忙问道:“主母,为何啼哭哇?”李氏说道:“老哥哥,你进来。”丁祥这才来到里面。李氏道:“老哥哥呀,只为方才那孔星,我兄弟银凤,他反倒说我不是。”丁祥道:“主母,据我看他决不是好人,一定是西川莲花党之人,采花的淫贼。老奴我在您府上,没挨过说。方才二爷会暴躁我几句,叫我心中难过。”李氏道:“老哥哥,您倒不用难过,他是个小孩子。有甚么错,您全看在我夫妻份上啦,等到他哥哥回来之时,我必叫您出一出气就是啦。”丁祥这才转身形出来。

  少时外边有人叫门,老家人出来与他们开门,那孔星与银凤走了进来。他二人终天每日在这方近左右,无事闲遛。那孔星看遍了那些少妇长女,总是没有出色的。他便向银凤说道:“兄弟你看,他们真没有嫂嫂好。”银凤一听,心中有些不愿意,可也没说甚么。又过了两天,这一天外边有人打门。丁祥出来问道:“何人叫门?”外边说:“丁祥啊,是我回来了。”丁祥一听是少主人回来啦,连忙将大门开了。丁银龙拉马而进,丁祥忙上前接过马来,口中说道:“您这一路之上,这路遥远,多受风霜之苦哇。”丁银龙道:“这也没有甚么可累的。”说着话便来到了上房屋中,落了坐。那李氏由东屋出来,到了银龙面前说道:“夫主回了。”银龙抬头一看,见李氏头发散乱,面色青白,连忙问道:“你这些日子是怎么啦。”李氏道:“没怎么呀。”说着转身进了东里间,丁银龙连忙跟了进去。到了屋中又一细问,李氏道:“你可有一个西川路的朋友吗?”丁银龙道:“没有没有,西川路我就不交朋友。”李氏一听便将借剪子之事,以及二弟银凤所说之话,一一的说了。丁银龙当时安尉她几句。此时外面银凤带着孔星二人回来一叫门,丁祥出去开了门。一看是他二人,遂说:“二爷,大爷回来啦。”银凤说:“好,待我看看去吧。”说着二人到了外面书房。孔星道:“老哥哥快到后面将大爷请出来,我有

  话说。”丁银凤道:“咱们一同到后院不好吗?”孔星道:“不用,还是把他请出来的为是。”丁祥一听连忙到了后宅,向丁银龙说道:“大爷,外边孔爷请您哪。”丁银龙便随着来到书房,那孔星接到门口,上前跪倒行礼,口中说:“兄长在上,小弟孔星拜见。”银龙忙用手相搀,说道:“贤弟请起。”细一看,自己不认得他,不由心中纳闷,遂一同到屋中落坐。丁银龙道:“我怎么一时想不起阁下来了。”孔星道:“兄长真是贵人多忘事,想当年在金家楼吃酒,您给了钱,那伙计怔说没给,二人捣乱,是我上前解劝,有此事无有。”丁银龙道:“那我忘了,不记得此事啦,或者是我镖局子事忙,一时的忘了。”

  话说完了,心中一想:这小子不定安着甚么心啦。又听那孔星说道:“兄长,我在西川治土务农。听说此地的刀最好,所以我特意前来买刀。又因为我有一个家人,输了银钱,出来找他,故此来到此地。”银龙说:“是啦。”当下命人摆酒款待不提。

  这一天镖局派人来请丁银龙,说:“有一批镖,还得请大爷前去。”丁银龙便到书房,说明此事。又说:“我去了不过十数日便回。”银凤二人说:“好吧,兄长您请吧。”银龙来到内宅,李氏知道了,双目落泪,说道:“夫主哇,你此次出外,但不知去多少日子才回来呢?”银龙道:“至多十几天。”李氏道:“你要晚回一步,你我夫妻就不用相见了。我看那孔星,定非安善之人。你走后他要有不法行为,那时我为保你们家中脸面,我可行其拙志。”银龙道:“你且少安勿躁,待我到了那里少时即回。”说话之间,到了镖局子里,问明白上那里去。他叫人家插上镖旗子,尽管前去,一路无忧。镖店照他的言语,人家走了。他回到家中,命丁祥将银凤唤到内宅,向他说道:“二弟呀,我有一事,向你说明。我可没有孔星那么一个朋友。那西川路上可没有好人,全是莲花党之人。你一死说他是好人,我也无言可辩。这样办,五月十六日北边镇海娘娘庙庙会之期,叫你嫂嫂梳洗打扮,咱们一同前往。他要是到了那里,两眼竟看小男妇女,或是看你嫂嫂有些不规则行动,那时你我就可以明白他啦。你千万别露痕迹。”银凤说:“是啦吧。”当时他出来到了书房,告诉了孔星,要去庙上烧香求子,孔星一听也很喜欢。丁祥给雇好了小轿,到了是日,李氏梳洗打扮,出来上轿。丁银龙弟兄三个人,早有家人给带过马来,三个人一齐上马。到了那庙上,果然热闹非常。来的时候,银龙跟银凤说:“到了庙上多留神他。他要是双目竟看少妇长女,那小子准不是好人。”丁银凤道:“他倘若是淫贼,我要不把他杀了,算不了英雄好汉。”如今到了庙上,果然那孔星两双眼睛不够他用的啦。银龙便暗跟银凤说道:“二弟你看这小子如何?他竟拿别家妇女,比你嫂嫂。”银凤一看,心中不由大怒。当时不便发作。小轿子到了大门外,李氏下了轿,大家一齐往里走来。李氏在当中,孔星在上垂首,银凤在下首,丁银龙在后面。此时孔星两双贼眼,四下里观看。他心中所思:这一庙堂的妇女,全都不如李氏。想到此处,不由的邪火上升。心中又一想,他弟兄二人,也不是好惹的。两双猛虎一般,看守甚紧。不过他们今天前来镇海娘娘庙,烧香求子,叫我跟随前来,也不知他弟兄二人有何居心。那李氏貌美,但是一时不得近身。她长得好看,乃是一团正气,真称得起是女中魁首,恐怕难从心愿。再说一近她,我的性命难保。他一路上是胡思乱想,在殿上烧完了香,四个人往回而来。正走到庙门口,可巧从对面进来一个少妇,长得与李氏一般无二,面貌出众,身穿花花的锦衣,八幅罗裙,足下窄窄金莲,天女一般,拉着一个小孩,旁边跟着一个半大的姑娘。孔星他们出的是东角门,这个少妇是进的是正门。他不住往正门那里去看。银龙唤过小轿车,叫李氏上了轿。那孔星说道:“兄长。”银龙说:“啊,有甚么事?”孔星说:“我方才在大殿之上,看见一个朋友。我二人数载未见面,方才未得说话。我此去与他相见,您请先回,今晚我也许不回去,明早一准回到府上。”银龙说:“好吧。”说完那孔星又来到轿前,说道:“嫂嫂,兄弟我遇见一友,必须前去相见,请您先回去吧。”李氏点了点头,并没言语。那孔星又说道:“兄长跟二弟您就请吧,我们见面后,今晚也许不回去啦。”银龙说:“好吧,任凭你去。”他们便催着轿夫,抬着李氏,往家中而来,弟兄二人在后相随。银龙道:“二弟,你看孔星如何。果然是莲花党不是?你这还有何面目见你那嫂嫂?这可不是她给咱们拆散弟兄的和气吧。”丁银凤说:“是,是小弟的不是了。待我除去此贼。”丁银龙道:“二弟你可带好了东西物件啦吗?”银凤说:“业已带好。”银龙说:“好,给你两封银,暗暗跟在后面,离开此地,到了别的县界,那时亮刀除了此贼,你可得远走些日子。”银凤伸手接过来,带在身上,辞别兄长,径自到庙中去了,按下不表。

  且说丁银龙,跟随李氏小轿,回奔家宅,来到门前,轿子落平,上前打门,里边有人问道:“谁呀?”银龙说:“丁祥,是我回来了。”家人急忙将门开了,打发轿子走后。夫妻二人,向内宅走去。那丁祥将大门关好,一齐奔上房。丁祥问道:“大爷,我那二爷上那里去了?”银龙道:“他随同那孔星去了。”丁祥道:“如何?那贼人是个不法之人不是?如今可洗出主母的心来了。老奴有一事,不是对您夫妻搭我人情。那孔星在咱家住着时候,我是白天睡觉。每天夜间定更已过,老奴便坐在屏门以外,直到四更,才回屋睡觉。今天他走了我才说出,那小子真不是好人。”银龙道:“老哥哥的美意,我很领情。我们夫妻平素可没拿您当外人看待吧。请你看着我那父母的身上,诸事多要指教我才是。”丁祥道:“少主人,您在外保镖为业,甚么人您全见过。人怕久挨金怕炼。老奴我说一件事情,您可依从?”银龙道:“您说吧,有话请讲。我拿您当我亲哥哥一样看待,有甚么话请您说吧。”丁祥说:“少主人,老奴我攀个大说,由起我的天伦,在您宅中,直到了我,传留有四辈。让我出主意,我才说出。要没有甚么好儿的事,老奴我是不敢说出。”银龙道:“虽然说您是奴辈,您跟我天伦是孩童之间,一同长大。我那天伦临危之时留下遗言,叫我有甚么事,全都问你老人家,与您商议。”丁祥说:“少主人,我今天攀个大,抖一回胆,我就拿你当我个兄弟,我算是你个哥哥。由打二弟银凤跟下淫贼孔星去啦,我想他杀死淫贼不杀死淫贼,他也不回来啦。因为他没有脸面回来啦。老奴我今天出个主意。”丁银龙说:“老哥哥您出甚么主意?请说出来,我无不依从。”丁祥说:“少主人,我说出来就得与咱们丁姓有益处,若无益处,对不起我那故去的老主人。我是叫您雇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仆,给您做菜做饭的。再买一个小丫头,为是服侍少主母。平常时候不准她们出去站门上街。你有朋友,让到外边书房,不可以往里相让他等。容等老奴我给他倒茶,看一看他是不是正当的人,那时再令他跟咱们相近。”丁银龙说:“好,我全依从了。”按下他们不表。

  且说丁银凤暗中跟下孔星来,那淫贼做梦他也想不到哇。丁银凤在庙墙垛子一站,用眼注意孔星。少时就见从西配殿里走一位少妇来,满头珠翠,身穿花红招展的衣服,满面脂粉,手中拉了一个小孩,后边跟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大姑娘,长得有几分姿色。书中暗表,这是小姑嫂子。因为婆母病体沉重,所以前来烧香求炉药。在妇女身背后,隔着有四五个人,便是那孔星贼人,直勾勾两双贼眼,向那前边看来。那少妇长女出了庙,拐弯往西而去,离庙不远,有一辆轱轮车,车旁站着一个老头儿,见她们来到,笑嘻嘻的说道:“姑娘你们回来了。”姑娘叫了声:“亲家爹,我们回来了。”原来此老者乃是少妇的娘家父亲。当时搀她们上车,又将小孩抱上车去,拿起鞭子,轰车辆一直正西。在路上走着,向车里问道:“庙里香火怎么样啊?”少妇说:“香火很盛。”一边说着话,一边往西走着。老者回头往后边一瞧,看见有一个少年公子,紧随在后。车辆走的紧,他跟的紧,车走的慢,他也追的慢,不知是何原故。面前有片松林,他们车来到林外,那林中坐着许多老乡。看见他们车到,连忙问道:“庙上人多不多呢?”赶车老头说:“人倒是很多。”说着话那些人站了起来。随他们车后,也往西来。老者说:“列位,往这股道上来,也就是咱们这个村里的人。外人来的可太少啦。你们几位看,后边那个人,他往这里来,必有所为。”说话声音又小,那东边的孔星,他可听不见。那孔星见他们车进了村子,他也跟了进去。看见村子口内,路南有一坐大酒楼,西边有个店。街市上行人不少,买卖铺还真繁华。此时那车到了路北一家广亮大门,门前下车,少妇长女全进去了。老者赶车,便奔了店,赶了进去。孔星来到切近一看,这店名金凤驿。他又回头一看酒楼,乃是二友居,便到了酒楼来吃酒。此时那丁银凤暗跟在后头,看他进了酒楼,自己便到了酒楼旁边一家小饭铺。一进门说道:“辛苦了,掌柜的。”伙计说:“来啦客官,您就坐在这里吧。”将银凤让到一张桌旁。银凤要了点火烧饼子,跟两盘菜,一碗粥,自己用着,向他们问道:“我跟你们打听打听,贵宝村唤作何名?”伙计说:“这里叫作崔守峪。”丁银凤又问道:“您是这里陈住户吗?”伙计说:“不错,我是这里陈住户。”银凤道:“这个路北的那家住户是做甚么的呢?那老者是拉脚的吗?”伙计说:“不是。”丁银凤道:“我从打镇海娘娘庙跟下这辆车来,那么店里住着了保镖啦吗?”伙计说:“没有。”正这说着,过来一个老者,是本铺掌柜的,姓崔,前来问道:“客官您问这里做甚么呀?您贵姓啊?”丁银凤说:“我姓丁名唤银凤,住家在阴县东门外,丁家寨。若提起我的兄长,是大大的有名,我兄名唤神偷小毛遂丁银龙。我方才跟着我兄嫂,到娘娘庙烧香求子。是我们烧完了香,看见方才过去的车辆,拉了少妇长女,有一匪人追随在后。我兄长恐怕他是匪,这才叫我暗中跟了下来。要察出他有不法之时,叫我亮刀斩杀於他。我跟到此处,见他进了村子,上了酒楼。”崔掌柜的一听,连忙的出去,到了酒铺一看,楼底下并没有公子打扮的人。他上了楼一看,果然有一个武生公子,坐在楼梯门一张桌,两眼贼光不稳。连忙抱拳说道:“达官爷,您才来呀?”孔星抬头一看,不认得,遂说:“可不是吗。才来。您坐下咱们一同的吃酒吧。”崔掌柜说:“不用,我早吃完饭啦,您这是保下镖车来啦?”孔星说:“对啦,我是跟下镖车来了。”崔掌柜的说:“镖车怎么没进村子呢?”孔星说:“人太多,没有好意思叫他们进来。叫他们从庄外走啦。”崔掌柜的说:“达官,这笔酒钱让给我吧。”孔星说:“不用不用。”崔掌柜说:“那么回见吧。”说完他就下了楼去,来到自己铺中一看,那位姓丁的已然走去。原来丁银凤吃完了,给了钱,自己出了铺子,到了西村外。一看有密松林,相离很远,这才返回。又到那个大门旁边一看,插上旗子啦。就见在他们墙角下,用粉漏子漏一个莲花,心中明白,这是那小子留下的暗记。连忙去隐身之处,预备夜间前来拿贼。

  而今再说孔星,他在酒楼上正然吃酒,上来一个人猛然认他为达官。那人走后,自己心中直犯狐疑。他就叫过伙计来,问道:“方才这个人是做甚么的?”伙计说:“他是东边火烧铺的掌柜。”孔星说:“他姓甚么呀?”伙计说:“那人姓崔,名叫崔义,是本村的首户。”孔星一听,心中才不疑,遂将包袱解下放到桌上,说:“伙计你给我照管一眼,我下去寻找一个东西,少时就回。”说完下楼,到了外面一看,恰巧无人,便暗暗取出粉漏子,就在墙上打了暗记。二次回到楼上,伙计说:“您找着啦吗?”孔星说:“没找着。”伙计说:“您丢了甚么啦?”孔星说:“丢了一封书信,倒是小不大要紧。”说着坐下照样吃酒,直耗到天色已晚,他才付了酒资,拿了小包袱,出酒铺。到了西村外一看,树林子相离很远。他出村往南绕,到了一个所在,是不大一片树林,自己进去歇坐。耗到二鼓已过,点上白烛捻,他急忙脱下白昼衣服,换好夜行衣靠,青帽帕包头,撮打象鼻子疙疸。打着花布的裹腿,纱包扎腰,背好了刀。又将白昼的衣服包好打成腰围子。低头一看一点物件不短。忙将树干上的白烛捻吹灭,带在身旁,出了树林。书中暗表,丁银凤也在这个林中,暗中监视他。看他换好夜行衣,他才换。那孔星,出树林进了村子,来到这家墙外,往墙里看完,忙又回头,往后来瞧。那丁银凤忙爬在地上,孔星一看四外无人,他毛腰先将墙角暗记擦去了,来到门洞里偷听。在宋朝年间,凡是盖在临街的大家房屋,全是宽大的门洞,外带廊子,为是有个刮风下雨的时候,有那山南海北的行路之人,可以在那里避一避风雨。这全是厚道的地方。

  闲言少叙,且说那孔星用手扶住大门,向里细听,就听见门房里有仆人说话的声音。有一人说道:“今天咱们的小姐跟少奶奶,上庙去烧香,真叫孝顺啊。再说余江他这个女儿,给到咱家,总算门当户对。今天她们回来,一定洗澡,今夜跪香。”孔星听了,转身形到了门外。来到西面墙下,飞身上了墙,蹿房越脊,头一层院子过去,在第二层院子,南房屋中有灯光。他连忙用耳音一找,听见南房的西里间,有人说话。屋中正是那姑嫂说话,那少妇说:“妹妹,少时咱们姐俩到庙堂跪香。”遂叫道:“翠红啊,快将手灯点上,我们好去跪香。”小红答应。孔星在北房后坡,双手扶中脊往前观看,就见小红出来,上北房而去。那翠红到了北屋门前,卷好佛帘,开了门,进屋先点好一对素烛,又点上撮灯。预备好了,出来又到南屋,说道:“小姐啊,主母啊,那佛堂已然预备好了,您快去烧香去吧。”二人说:“好吧,我们就去。”当下由小红引路,姑嫂二人出了南屋,去到北房。孔星连忙从北房绕到西房,往屋内偷看,见她们忙着烧香。孔星心中暗想:“这倒是个好机会,莫若我先到西里间床下躲避,容她烧完香自然的就回来,那时再掸薰香不为晚。想到此处,他便绕到南房西南角上,飘身下来,到了屋门,伸手起帘子。忽然从东北角上,打来一块小瓦岔儿,吧的一声,正打在左肩头,又忙到地上,吧哒一声响,他连忙一回头,就隐到西边明柱之后啦。翻脸往东北一瞧,在那中脊的后头,有条黑影,冲他一点手。孔星这才一长腰奔了东房,来到房下飞身上了房,就见那条黑影儿奔了东边。口中低声说道:“朋友咱们走吧。”孔星不知是谁,急忙也跟了下去。那人走的可是真快,又听那人说:“朋友快跟我走,咱们林中一叙。”孔星说:“前边带路。”说话之间,俩个人一齐到了东边,飞身下了房,一直东村口,出了东村,到松林中。孔星问道:“前边甚么人?”丁银凤先将扑刀取到手中,问道:“来者可是孔大哥吗?”孔星一听是丁银凤的口音,不由一惊,忙问道:“前边可是丁银凤二弟吗?”银凤道:“好耳音,不错,正是小弟。”孔星说:“银凤,你来此做甚?”丁银凤道:“孔二哥,咱们在庙场分别,您不是说有朋友吗,数载未见。您的朋友现在那里?”孔星说:“我由朋友家中而来,追下一寇。”银凤忙道:“呕,我把你这个恶淫贼,你是满口胡言乱道,交朋友你也在五伦之中。我一时不察,误认你为友。你原是西川路上的淫寇,还敢瞒哄於我。”孔星说:“丁银凤,你既然看出我的行迹来,你家二太爷就说明了。不错二太爷在西川就欢喜美色,因为看见你的嫂嫂长得貌美,才与你结交。那妇人太已的节烈,你家中那老匹夫老丁祥,看守的太紧,未得乘虚而入。”丁银凤一听心中大怒,上前劈手一晃,就是一刀。孔星忙往旁一闪,用刀一扎他手腕子。银凤往回一撤刀。说道:“你们西川路上的淫贼,要跟你家二太爷,走个八九个照面,我怎对的起我那兄长?”说着一错腕子,往上一撩,那刀尖就划在贼人星门上啦。孔星手腕挂了伤,他抹头就跑,要打算想法子暗算哪。银凤一见,大声说道:“小辈,我看你往那里逃走。上天追到你灵霄殿,入地追到你水晶宫。”说着飞步追来。那孔星刀交左手,右手就掏出镖来啦。丁银凤追到切近,捧刀对他后身就扎。孔星听后面带着风来啦,急忙往旁一闪。那银凤早飞起一脚,踹贼人一个滚儿。银凤踢他倒下,上前举刀剁他双足。孔星一见,心中大惊,连忙使了个就地十八翻,滚到一旁。银凤伸手掏出一块飞蝗石来,往前打去,忙着一纵身,到了切近,石头打上,刀也到啦,噗哧一声,已将淫贼的双足剁下。当时孔星就嗳哟了一声,疼死过去啦。丁银凤一见,咬牙愤恨,上前伸手,揪住了头发,举刀又将人头砍下,心中这才气平,遂说:“小辈,这就是你们莲花党的下场头。多亏我家还有德行,要不然早将名姓失去。”说完他用刀刨了一个坑,便将入头放在一旁,将他尸身及双足,一齐拉在坑子内,用土埋好,又将新土掩好了血迹。这才提人头出树林,直奔自己家中而来。

  此时天已三鼓,来到了家中,飞身上房,赶奔内宅,从西房下抖身窜了下来。先将孔星的人头,放到院中。一看北上房,灯光明亮。银凤提刀到了廊沿底下,说道:“兄嫂,为何尚未安睡?”老家人丁祥一听,说道:“二爷回来啦。”丁银凤知道他们还没睡啦,这才走了过来,先向丁祥行了一礼,说道:“老哥哥,请你看在我那兄嫂的面上,多多原谅于我。是我不对,有那冷言冷语,请您不要见怪。”又与兄嫂行礼,说道:“哥哥啊,咱们的家门有德,若是无德,早已出了事啦。老哥哥丁祥,以后您得重用他。是小弟一时的朦撞,竟引贼人来家。今夜我已将淫贼斩杀,人头现在院中。兄长可以将他埋了,那尸身早被我在树林埋了。”李氏一听说道:“兄弟呀,可不是嫂嫂我拆你弟兄和美。我早就看出他不是好人,因为你年青,百般的护庇他,我未敢十分得罪於他,怕你错想。如今你看如何,还是堵了你的嘴了不是。”说的丁银凤哑口无言,不由得双目落泪,遂说道:“兄嫂哇,我今天非出去,闯荡江湖去了。家中一切,多求老哥哥关照就是了。”丁银龙一听,上前一把拉住,说道:“贤弟,你年十八岁,乍出世面,休要如此的狂傲。小马出世嫌路窄,大鹏展翅恨天低。在外难免出了意外。”银凤说:“不成,我非出外不可,兄长就不用相拦啦。”丁祥道:“二爷,您太年轻,千万别出去。您走后大爷与我家主母,一定放心不下,那时岂不是个麻烦吗。当时有事,可上那里找你去呀。”丁银龙看他是一定要走的,遂说:“二弟,你要飘流在外,掌中一口刀,能为武艺,倒是不错。可必须往正路上走,千万不准镖喂毒药,身带薰香。倘要做出不义之事,被我访知,那时可别说我意狠心毒,我是亮刀砍下你的人头。”银凤说:“兄长,你请放宽心,我一定不能作那伤天害理之事。小弟此去必定杀赃官灭恶霸,偷富济贫。”银龙说:“好,正应当如此。我看你面上带煞,也不好相拦於你。你可知咱们门户吗?”银凤说:“知道,咱们是左十二门第八门。”银龙说:“咱们的门长,你可知道?”银凤说:“知道,门长乃是镇海金鳌王殿元。”丁银龙:“对啦,那么他住在那里你可知道?”银凤说:“我不知。”银龙说:“他住家在山东青州府南门外,离城八里,大道以东,王家坨。掌中三尖两刃短把钿一支,水旱两路的家伙。”李氏道:“二弟呀,可不是嫂嫂我多心。你与孔星如同生死弟兄一般,就如你一说,你把他杀了,有何为证呢?”银凤说道:“嫂嫂不信,人头现在院中,待我取来。”说完来到院中,拿起人头到了屋中,说:“嫂嫂您请看,这不是恶贼的人头吗。”李氏道:“二弟呀,今天当着你哥哥,是你说的老太太花银钱花红彩轿,将我接到你家,这还不要紧,那么以后老哥哥丁祥,就不许你向他发脾气。咱们要依照我那婆母的遗言,要看了丁祥如同咱们长兄一个样,不准错看了他。”银龙道:“二弟从今以后,你在外交友,可不准往里面带。你有友人可以在外面书房一叙,老哥哥叫你让他见你嫂嫂,你再往里带,见你嫂嫂。如果不叫见,千万不许往里带。”丁银凤说:“是。”李氏道:“二弟你看我有这个记性没有,是你的事,以及在外交友,我是一概不管。婆家娘家的名声要紧。”丁银龙道:“老哥哥先将恶贼的人头,找个地方埋了吧。”丁祥说:“是,是。”银凤此时心中不大痛快,说道:“哥哥啊,照您说来,此后是我交的就是淫贼吗?”丁银龙道:“二弟呀,你太年轻,不知事务。自从你从小长大,直到如今,你看我多怎向老哥哥暴躁过。咱们弟兄二人全是他抱起来的。再说你交友不慎,竟说凭咱俩掌中刃,别人不敢。倘若他们是淫寇,使出薰香,那时你也受不了,不知事啦,他再到后院宅进掸薰香来,不论如何,你我的名声可就栽啦。二弟你就不用提着人头啦,交给老哥哥去把他埋了吧。”银凤一跺脚:“说道:“兄长啊,待我拿着出去吧,省得老哥哥害怕。”丁祥说:“我去埋去,不害怕。”银龙说:“老哥哥你们可要埋在僻静的地方,千万别叫风声外出,免得发生了意外。”丁祥说:“是了。”当下二人,一同来到院中,出了屏风门外,来到影壁头里。丁银凤问道:“老哥哥就将他的人头,埋在此地吧。”说着用刀刨了一个坑儿,将人头脑袋儿朝下埋下。银凤站起身形,又向丁祥施了一礼,口中说:“老哥哥,您多原谅我,我一时的鲁猛。今天既然将此贼斩杀,才出了我心头之恨。以后您在我家多多分心,受累,我要告辞,出外闯荡江湖去了。”丁祥说:“二爷,你走也不要紧,别向我告辞啊,有甚么话去向大爷交代去。”银凤道:“没有那么大功夫。老哥哥您看我兄嫂来啦。”丁祥回头一看,那丁银凤飞出了西屋,飘流在外去了。家人丁祥回头一看,屏风门那里并无有人。容再回头一看,那丁银凤是踪影不见。不由唉了一声,这才往里回报丁银龙。到了屋中,银龙问道:“老哥哥,人头已然埋好了吗?”丁祥道:“二弟总是年轻哟,那兄弟想我主母害怕,他将人头提了出去,到外边去看。”银龙道:“呕,这可是老哥哥您的错哟。他这一来,是羞臊难当,一定远走不回来啦。”丁祥道:“对啦,他临走的时候,还给我磕了三个头。”丁银龙当时心中不悦,面沉似水。李氏一见,忙说:“咱们没叫他走哇。”银龙道:“就是你一句话,将他逼走。”李氏说:“夫主我那一句话,把他说走了。”银龙说:“你说的是二弟,你以后在外交友,是我一概不管。他冲这一句就走啦。”李氏道:“那么他走了,还能找的回来他不能哪?再说,我叫他个兄弟,可不是我娘家的人。他也不姓李,叫他为是近,谁知他一怒走去。那么从此我半夜与他烧一股亮香,保佑二弟在外平安无事。”说完之后,三个人心中各有不安,一夜也没睡觉。第二天,天亮,他们才各自安歇,按下不表。

  且说丁银凤,出了家中,到了外面,心中很是难过。他想一来对不住兄嫂,二来对不住老家人,一气往下走去。白天住店,夜间行路,他这样的住下走去,这天吃完了晚饭,又往前赶路。可巧这时刮起北风,乌云密布,雷声阵阵。丁银凤一看不好,急忙往前飞奔,好容易看见前边有个村庄,连忙跑了进去。书中暗表,这个村子,乃是中三亩园。进了村子,雨就下起来了。他连忙来到路西一家的门洞里躲避,一看外边雨已下大啦。细看这个店房倒屋塌,不像样子了。他正在这里避雨,天已然黑了。里面有人说道:“天到这般时候,没人住店,把门关了吧。”又听有人答言,少时出来一个老头儿,到了门洞里。一眼看见了丁银凤,遂说道:“你是做甚么的呀?”银凤道:“我是镖行里一个小伙计,奉命去送了一封信,回来晚啦,遇雨,这才借您的门道,暂避一时。”老头啪他一下说,一边冷得直哆嗦。那屋中有个老太太问道:“你还不快关上店门,天下雨的与谁说话啦?”老者说:“咱们门道里有个人,在此避雨啦。”老太太说:“你看看他是好人不是。要是好人,可以把他让进屋中。要是歹人呢,趁早找人把他轰了走。”老头在门道里看不甚真,这才将店门关好,将他带到了屋中,往东屋里让。银凤往屋中一瞧,东屋里床沿上坐着一个大姑娘,那床上坐一位老太太。他连忙止住了脚步,说道:“老伯父,我不能进您的屋子。”老太太说:“不碍事,您进来吧,不碍事,这全不是外人,就是我母女二人。”老头儿也说:“小伙子你进屋中去吧,不要紧的。”丁银凤道:“老伯父,您不知道,屋里有我大姐,我不好进去。您这里若是店呢,请您与我找一间房吧。”老头说:“我这里倒是店,只是无钱修理,房屋早已坍塌啦,只有这个三间房啦,你就先到屋里来吧。”老太太说:“那么姑娘你先到西里间内去吧,那位也好进屋来。那姑娘一闻此言,就上西屋去啦。银凤这才进到东屋,老太太下了床。丁银凤面如敷粉,长得一表人材,穿蓝挂翠,浑身衣服全被雨淋湿。遂问道:“你老贵姓啊?”银凤道:“我姓丁,我叫丁银凤。”老太太说:“你在镖行作事吗?”银凤说:“不错。”老太太说:“你吃过饭了吗?”银凤说:“在前村用过。”老头道:“你还用问他作甚么,快给他做碗汤,我还吃呢。”老太太说:“唉,我给他做去,别管他做甚么事,他看见屋中有姑娘,不进来就是个好人,知道尊卑长幼礼节。”说着出去与他们作好了汤,与银凤吃了。老太太说:“你看你身上衣服全湿啦,脱下来换换吧。”说着到了西里间取出来一身,叫他换下。老太太又说:“少时你们爷俩个在屋里睡吧,我们母女在外间。”丁银凤说:“不可,您要是留我,可以找一个单间屋子。”老头说:“没有单间啦,只剩下这三间啦,堂屋还漏呢。”丁银凤说:“老伯您这样恩待我,令我心中不安。咱们素日不相识,家中有我这位姐姐,我怎敢同屋睡呢,与我名誉有碍。这个房山还可以不漏,就可以在此处睡吧。”老太太一看说:“也好,那么你就给他搬过一个铺板吧。”当时就给他支搭好了,又搬出一份铺盖来,说道:“银凤啊,你就在此住吧。夜间解小手,出去往东随便一地方全成。”丁银凤点头,说:“我谢过伯父伯母,我那位姐姐。”老夫妻说:“嗳,不用客气啦。”老夫妻到东里间,银凤自己睡好。谁知第二天,浑身发烧,头胀难受,是卧病不起。这一来不要紧,他才招赘王家。

  书说至此,暂作结束。以后尚有许多热闹节目,如丁银龙伯侄相会,三亩园拿普莲,贼铠入都,普铎火烧何家口,一镖三刀制死何玉,石禄误走火龙观,夏得元火烧穿山熊,种种节目,尽在下文再为表出。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