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四回 揭皇榜云李入府当差 雪私恨金花太岁盗铠

  话说李翠、云龙弟兄二人,奉了师父之命,携带家眷,来到京都。到了三元店中,那个店小说:“您随我来。”又到了北里间,他挑起帘子,说道:“您往里请。”李翠一看迎门一张大床,上有蓝绸床围。店小将床围掀开,往里再看,东头一个床帘子,上面有五个小抽屉。东头一个小柜橱,西边一个小柜橱,当中也有一个,西头也摆一个床桌,与东头这个摆的一样。北里间后房沿有一张连三抽屉桌,左右各配两个褥凳,前槽月牙棹一个。李翠看明白了,遂同着店小来到外面,门口上横楣子卷着虾米须斑竹帘一个。店小又将他带到南房西房山,叫他看那边有板隔子一个,是女着的厕所。到了南房廊沿底下,店小伸手拉风门。进到屋中一看,东西里间是荷叶门,堂屋是迎面八仙桌一个,榆木擦漆的板凳是迎面一条。到了西里间,店小将铁吊摘开,推开荷叶门,里面是棋盘炕一铺。西房山有家伙格子一个,前槽有一个连屉,有一口大水缸。二人又到了东里间一瞧,原来是空房,店小说:“您要有仆人,可以叫他们住在此间。若用甚么,缺少甚么,都可以说话,我们可以给您预备。”李翠说:“伙计你贵姓啊?”伙计说:“我姓张,我们这里同事的全管我叫张二,因为我没念过书,所以没有名字。”李翠说道:“伙计你们这里有仆人没有?千万你将那女仆给我找来四个人,千万要能做吃的两个。”伙计回答说:“有,我可以给您找。”当时他二人往外走来。李翠道:“这个西跨院,无论多少钱我留下啦,我看你这个人很勤俭。”张二说:“不敢。”李翠说:“我们外面有驮轿车辆,你必须派几个人出去帮助搬下东西来。”伙计说:“是啦吧。”当时叫出张王李赵四个人来,叫他们随行听使。李翠来到店门外将云龙等唤入,这才一齐往下卸东西物件。李老太太婆媳三人下了驮轿车辆,连同东西物件,一齐到了西跨院之中。当时管家李增查点一切物件,零碎物件俱全,并未缺少。李翠云龙二人将师父的家人王会叫了过来,说道:“王会呀,我们已然到了此地,你将驮轿车辆带回原籍,千万向我师父多给美言几句。”当时命人取出白金六十两,向王会说道:“这十两给您,叫你一路受累啦。这五十两全给他们,一路上人吃马喂,算给他们得啦。”王会说:“二位壮士,您就不用费心啦。我们临来的时候。我家员外每人给了他们二十两银子,外赏我十亩旱地。我王会倒盼您高官得坐,骏马任骑,荫子封妻,我花您银子的日子在后头呢,这个您请收回吧。”说着他带领那驮轿马匹,扬长而去。伙计张二便出去给他们找了四个婆子去。这里李老太太等,全都进到屋中,安置一切。李翠便将张二等五个伙计叫来,每人赏纹银五两,大家道谢。张二叫他们走后,他自行给找来四个仆妇,来侍候这婆媳三人。张二进来问道:“你二位是那里人氏呢?”李翠道:“我们乃是山东青州府浦江县的人氏。”张二又说:“那么您二位到此地,是投亲是访友。还是谋事做呢?”李翠说:“我二人身怀武技,我们打算在此地打把式卖艺。张二忙给他们二人道喜。李翠说:“我们喜从何来?”张二说:“此地张贴皇榜,招募文武全侠,到府内当差。你二人可去揭下皇榜,自有看榜之人,将你们引到王府,在银安殿前试艺。王爷看着艺业出众,自能奏明圣上。赏官加封。”李翠云龙出店口问张二道:“那皇条在甚么地方啦?”张二道:“那榜文就贴在十字街前,要路口上,自有许多人观看。”

  哥俩个一听此言,便向大街而来。走到十辽街前,果然看见有许多的人,在那里围着。二人来到人群之中,向众人道劳驾,来到里面一看。见墙上贴有榜文,写的是:八主贤王谕下,外面张贴榜文。他二人一看那张榜上之文,写的是苏松常镇、吕奉淮阳上溪、两江、两广、南北三湖、陕西一概等处、黄河两岸、回汉两教、僧门两道、诸子百家、文武全侠,有妥实铺保者,入府当差,银安殿前试艺。本爵看技术如何,再为奏明圣上,赏官加封等语。李翠云龙忙上前将榜文揭下,旁边过来一穿青衣小帽之人,上前将二人拦住。李翠说道:“我二人会些乡下粗拳,会些技术,要打算入府当差,求您多给美言几句。”那当差之人问道:“你姓字名谁?”二人各通名姓,差人便将他们引到八主贤王府。李翠云龙定睛观看,见王府门前有上马石、下马石,坐北向南的王府,是广亮大门,前面有八字大影壁,俱是方砖铺地,门洞里东西有两条懒凳,站着许多当差之人,高矮胖瘦,黑白丑俊不一,正在那里闲谈。就见那看守榜文差人,上前说道:“外管家,请您代为回禀,现有李翠云龙,将榜文揭了,要入府当差。”早有外差之人进去禀报外回事处管家燕顺,那燕顺即行跑到外面,看榜差人给他们引见道:“李云二位,此位便是我们外管家姓燕名顺。”又说:“这二位便是李翠云龙。”燕顺一看李翠,身高八尺,一身月白衣裤,面似姜黄,粗眉阔目,大耳相衬,头戴月白扎巾,月白布贴身靠袄,蓝布护领,黄绒绳十字绊,青抄包煞腰,紧缠俐落,月白布底衣,大甩裆青洒鞋蓝袜子,花套裹腿,外罩月白布通氅,青线勒出来蝴蝶闹梅,青布里子。助下佩定一口朴刀,黑沙鱼皮鞘,真金饰件,黄吞口,蓝布挽手往下一垂。再看那云龙,身高七尺开外,细腰扎背,双肩抱拢,面如娃娃脸,宝剑眉斜插入鬓,两眸子光华乱转,灼灼放光,准头端正,四字海口,大耳相衬,头戴青布八棱壮士巾,月白绸子条勒帽口,鬓边勒有茨菇叶,顶门一朵紫绒球,突突的乱跳。身穿青布紧身靠袄,月白护领,黄绒绳十字绊,蓝丝鸾带腰折蝴蝶扣,青底衣薄底靴子,外罩青布大氅,用蓝线勒出来的斜象眼,里面纳的是轱辘线,月白布里。肋下佩定一口雁翎刀,绿沙鱼皮鞘,真金饰件黄吞口,青布挽手,往下一垂。二人俱有英雄的气概。连忙说:“你们二位先在此少等,容我往里回禀。”燕顺当时来到了内回事处,禀与李明知道。李明便跟他到了外面,燕顺又给他们引见道:“这位是我们内管事的,姓李单字一个明字。”李翠云龙二人一闻此言,急忙上前,双膝拜倒,口称:“大仁兄在上,小弟们李翠云龙,这厢拜见。”李明一听此言,心中不快,连忙往旁一闪,说道:“你二人为甚么跟我呼兄唤弟的呢?”二人道:“你有所不知,您的义父,乃是我二人的授艺恩师,故此弟兄相称。”李明忙问:“你师父是那一位呢?”李翠道:“我师父姓王,双字殿元,他老人家在镖行有一美名,人称镇海鳌便是。”李明道:“那么他老人家有几位师兄弟呢?”李翠道:“他老人家是没有师兄弟,倒有把兄弟。”李明说:“但不知把兄弟几位,排行在几呀?”李翠道:“大哥您盘问这个,是何道理呀?”李明道:“你是不知,因为前人扬沙,迷后人眼,早有好几位盗用师父大名,前来揭榜。到银安一试艺业,当场败下阵来,坏了师父的名声。你把你师父的根派门户说了出来,我好给你回禀王爷。若有一差二错,我好一个人担。”李翠说:“我师父住家在山东青州府南门以外,离城八里,地名王家坨。他老人家乃是左十二门头一门,把兄弟哥四个,他排行在二。他大哥住家山东青江西海岸,尚家台,复姓上官号叫子泉,外号万丈白涛。圣手擒龙,上官老侠,掌中一对万字莲花铎。三爷住家在上江江口,陈州管辖,高家寨,姓高名叫佩章,外号撤水金蝉便是。四爷住家在中江,郝家庄的人氏,姓郝双名佩洪,人送外号踏海鸟龙。”李明一听又说道:“我来问你,咱们大师爷,有几个徒弟?”李翠道:“有五个徒弟,一个儿子,大徒弟海狗子杜成龄,二徒弟高跳龙门于成凤,三徒弟海马朝云华成龙,四徒弟是自己儿子上官成安,外号闹海金鼍,第五个便是徒弟震八江沉底牛胡成祥,第六个徒弟姓蒋双名成林,外号人称劈水海鬼。前四个人各人手使万字莲花铎一对,胡蒋二位,每人象鼻飞镰刀一口。”李明又问道:“那么高佩章,又有几个徒弟?”李翠说:“有三个。”李明说:“都是谁呢?”李翠说:“大徒弟是混海泥鳅杨清,执掌二龙山竹子岛,二徒弟闹海老虎李茂,三徒弟巡海猫李志。”李明又问:“那郝佩洪又有几个徒弟?”李翠说:“咱们四师叔一个没有。”李明一闻此言,这才点头,准知道无错啦,遂说道:“二位贤弟往里请吧。”当时他弟兄三个人,一齐来到里面,分宾主落坐。李明道:“二位贤弟,先把百宝囊军刃,全都解下来,再把大衣的钮扣扣好,等我先给你们回禀王爷一声。少时王爷升坐银安殿,一定叫你们去见。”二人说:“是啦吧。”李明出屋中,到了里面,见王爷跪倒叩头,口中说:“李明参见王爷。外面有李翠云龙,将榜文揭啦。”王爷的谕下:命他二人上殿。李明连忙退了出来,到了内回事里。嘱咐二人道:“你二人跟我来,咱俩来见王爷。少时见了王爷,你们看我的靴子底,只要一点地,你们就磕头。王爷叫抬头再抬头,不叫抬头,别抬头。问你们话你们再说,千万别抢话。”二人答应,遂随他来到银安殿。李明靴尖一点地,李翠云龙连忙双膝拜倒,口称:“王驾千岁在上,草民李翠云龙与王驾千岁叩首。”王爷定睛观看,说:“下面跪的李翠云龙,你二人抬起头来。”李翠云龙说:“草民貌恶,恐怕冲撞你老人家虎驾,草民等耽架不起。”王爷说:“本爵恕你无罪。”李翠说:“谢过王驾千岁。”王爷说:“你二人那一个叫李翠?”李翠说:“草民叫李翠。”王爷说:“你二人站起身来。”二人说:“现有千岁的虎驾在此,焉有草民扎足之地。”王爷说:“你等起来吧。”李翠云龙连忙谢过王爷,挺彪躯站起身形。王爷一看二人,真有几分英雄的气象,遂问道:“你二人可有几合技术,可在银安殿下与我左右的健将,插拳比武。”二人忙跪倒,口尊:“王驾千岁,我二人拳脚纯熟,与您健将大人比武,倘若是有个手脚冒犯,那时反倒有罪。”王爷说:“你们只管去比武,本爵恕你二人无罪。”二人忙说:“谢过你老人家。”说完站了起来,倒退三步,抱拳拱手。往左右一看,又倒退三步,左右瞧,便来到了银安殿下,一旁站立。王爷出口说道:“左边曹太,与李翠前去比武。如果李翠甘拜下风,你的官职上升。”曹太说声:“遵王爷命。”便来到下面,将头巾摘下,脱了大氅,收拾紧衬俐落,遂低低的说道:“李翠云龙,你二人在外面,不过是贼草寇,插草为标,立刀为寇,拦路打抢,抢些个资财,在山上无事,乘跨坐骑,来到京都游逛。你们看见十字街前,张贴榜文,你二人真来胆大。曹某不与你善罢甘休,你们可要小心了。”李翠道:“大人多多的原谅。”说着便将大氅脱去,遂说:“请大人进招。”曹太施展跨虎凳山不用忙,斜身鹞步逞刚强。上打蔡花式,下踢抱马椿,鹊雀登枝沿边走,金鸡独立站中央。霸王举鼎千斤重,拜佛童子一炉香。李翠施展进步齐身拉四平,倒步斜身逞英雄。双拳一分开花式,抬头看正江红,低头看草上绒。垫步拧腰翻金斗,抬腿一绷定太平。曹太一见战不过,几个照面他就甘拜下风。李翠连忙来到殿前,双膝拜倒,口尊“王驾千岁,草民一时失手,罪该万死。”王爷说:“本爵恕你无罪。”当时谕下,又拿下垂首秦横与云龙插拳比武。秦横答应,连忙将头巾摘去,大氅脱下。云龙道:“大人请。”秦横说:“你可小心了。”云龙说:“求您手下留情。”当时秦横上步,左手一晃,右手穿心掌到。云龙往旁边一闪,二人打在一处。云龙走开行门,秦横让过步眼。二人直打得棋逢对手,将遇良材。云龙是高人的传授,那秦横也受过名人的指教。云龙心中暗想,逢强者智取,遇弱者活捉,必须用巧计胜他才是。忙往旁边一闪,那秦横太岁压顶双拳到。云龙伸手接住他的腕子,往前一拉,神人留下铁门坎,又名顺手牵羊,秦横爬伏在地。云龙便来到案前,跪倒,口称:“王驾千岁,草民失手。”王爷说:“你起来吧,本爵不怪罪於你。你二人可有妥实的铺保?”云龙道:“草民有妥实铺保。”王爷命李明领本爵之谕,随他二人到外面去对妥实的铺保,将水印对好,再把他们带来。李明谨遵王谕,带他二人,来到了内回事处,头巾大氅收拾齐毕。李翠口尊:“恩兄,我二人乍来都京,那有妥实铺保。”李明说:“贤弟你说话已错,有所不知,我那义父结交镖行十老,你随我到南门以外,路西兴顺镖行。”李翠云龙点头,同定管家大人,三个人出了府来到了南门外兴顺镖行,给他们大家引见一番,便将王爷要铺保一事,细说一遍。十老弟兄当时认可担保,签了名字,又将水印按上。蒋兆雄口尊:“管家大人,在银安殿前替我十老美言几句。李翠云龙诸所的事情,若有一差二错,拿我十老的首级是问。”李明点头,带回二人到王府银安殿下,命二人旁边站立。李明上前将水印在案上,说请王爷过目。那八贤王爷虎目一看,叫李翠道:“本爵放你二十四名健将,身为首领。”又叫云龙,赏你二十四名健将,也身为首领。你二人带领四十八名健将,看守万佛殿,里面供定为祖父四宝。李明给他二人拿去纹银五百,上外面沐浴更衣。”

  二人当时谢过王驾千岁,李明便将他二人带到万佛殿。前去看一看,将那里的规矩,交与他齐毕。李明领王爷的谕下,来到外面,赶奔万佛殿,命二人在外站着。李明伸手探囊取出钥匙将门锁挑开,将铁吊摘下,双扇门往里一推,说:“你二人随我来。”来到里面定神观看,原来此院是北上房五间。南北为进身,东西为面宽,进身长。面宽大,顶脊高大,上面有大廊沿,画栋雕梁,汉白玉台阶五层,杏黄色佛帘,上中下三道硬木夹板,每夹板上九颗金钉。青缎色走水,蓝缎色飘带。往上一看,挂着一块匾,四周围万字不到头,蓝地金字,上写万佛殿。便将隔扇一推。当时门分左右。李翠云龙二人进来,定睛一看,里头有楠木的大龛一个,上面五供一份,四块杏黄缎色佛帘,是三个明间,两个暗间,上面一对桌灯,下面一对撮灯。李明道:“你二人先在此站着,等我打开让你看一看。”李明上前打开佛帘,令他们观看,乃是盘龙棍一条。第二格打开一看,里面是盘龙枪一条。第三格打开一看,里面乃是九楼凹面金装锏一对。再将第四格打开,里面是一个硬木架,上有一个黄包袱。李翠一见,连忙问道:“师兄,这里面是甚么呢?”李明道:“这里是金书帖闹龙宝铠。”李翠说:“您可以把包袱打开,我弟兄看一看。”李明上前忙将包袱打开。李翠弟兄二人上前观看,心中暗想:此物来历不小,此铠是锁子连环甲,金银丝串出来的领子,仿照大马褂的情形,短袖,下摆过腰带大襟。此铠能护住身体,要穿上此铠,周身能善避刀枪。看此物金光万道,瑞彩千条,霞光侵人。李翠道:“师兄您把此铠叠上吧。”李明便将宝铠叠好,依然用包袱包好,放在了里面。李明说道:“二位贤弟,你们可第一的紧要,此铠注意留神。这是王驾千岁的祖父遗留,传家之宝。想当初是开国皇帝赵太祖、赵太宗,所用此物,争斗宋朝九省,传流已然九代。王爷每月是初一正午,必然来到万佛殿烧香,祭奠四宝。十五日是夜内子时,烧香祭尊。他每次来此处设祭,归我李明收拾这里东西物件。”

  说完他弟兄三个人,转身形来到外面,将双扇隔扇倒带,料吊挂上,又行锁好,佛帘放了下来,又将万佛殿的里外门通盘上齐毕。李翠道:“师兄您回禀王爷,说我二人跟他所求纹银四百,我们好买点技艺的军刃,好教给这四十八名健将长枪短刀,打拳踢腿,腰腿灵便,我二人所保王府里面,一草一木不能失去。”李明遂去回禀王爷。王爷一听此言,心中甚为喜悦,当时赏下白金四百,叫他们前去置买这些东西物件。李翠二人拿银子到外边把东西物件,通通买来,便在万佛殿后,传艺他们。

  书要简断,他们非止一日,他二人入府当差没有半年,王爷在六月初一的这一天,来到了万佛殿参见四宝。王爷站在外面等候,李明进到里面收拾东西物件,上下的灯点齐,拜毯预备齐毕,一块一块掀起佛帘,掀到第四根佛帘,李明仔细视瞧,不由大吃一惊,原来宝铠失去,直吓得目瞪口哑木在那里,胆战心惊,呆呆的发怔。王爷等了半天,李明还不出来,急忙的叫道:“李明。”李明连忙来到外边拜倒。王爷一看他面上颜色更变,忙问道:“你为甚么胆战心惊。”李明赶紧回答:“你老人家休发雷霆之怒,慢发虎豹之威,容我禀告於您。”王爷说:“讲来。”李明说:“宝铠已然失去。”王爷一听,气往上撞,不由冲冲大怒,忙下谕将李翠云龙二人上绑,领本爵之谕送到三法司,严刑审讯:你二人明着入府当差,暗自是看守自盗此铠,何人与你们主谋。李翠二人回答道:“王爷,我二人天大胆也不敢。”王爷道:“你快将他二人送走,量我也难问出。”李明将他二人当时便送到三法司。那三法司当差之人,一看他二人,颜色更变,便将他二人接到班房。三法司的班头问道:“管家大人,为何李翠云龙他二人上了绑啦。所为那般?”李明说:“宝铠失去,因此获罪。”张三李四两个班头将他两个捆绳摘下。李翠云龙二人连忙双膝拜倒,口尊:“兄长替我二人求请,您回禀王驾千岁,我二人要出外跟差办案。”李明说:“你二人要有口过之处,也可以想一想。”二人说:“没有。”李明说:“那么你们在山东一带,得罪了毛贼草寇。”二人说:“也没有。”李明说:“那么你二人在此少候,我见王爷去求情,求下来也别喜欢,求不下来,也别恼。”二人说:“那是当然。”李明这才转身出来。前去见王爷。他回到王爷府,到了银安殿,正赶上王爷坐银安殿。原来王爷叫李明带走二人后,坐银安殿,审问四十八名健将,四十八个人通行跪倒。王爷问道:“李翠云龙他们二人性如何?”大家异口同音说道:“他二人平素安分,天大胆也不敢。您要斟查详情,他二人要有盗铠之意,请您拿我们四十八个治罪。”王爷正在此处问他们之时,李明来到。他看王爷面似垂水,急忙双膝拜倒,口尊:“王驾千岁,休要着急。奴才李明有一拙见。”王爷说:“当面讲来。”李明道:“请示王驾千岁,一来他二人有妥实的铺保,二来有满门家眷,奴才李明领你老人家谕下,带四十八名健将,前去万顺店将他二人家眷,全行抄来,送到三法司,搁到南牢,作为押账。您批下王谕,放他二人出外寻拿盗宝之寇,连宝铠及盗宝之贼,一齐带回,那时再将他家眷放出南牢,将功折罪。”王爷听到此处心中喜悦,说道:“那么就依你之见吧。”当时李明将健将带了走,出王府雇了三辆大车,每车四吊铜钱。众人来到十字街以东,万顺店之内,令大家在店门外等候,遂叫道:“张二,你快去往西跨院打信,就说我李明求见。”店小一听,连忙上西跨院,见了老太太一说此事,老太太忙叫:“姑娘们,快将你兄长请到里面。”姊妹二人当时走出,便将李明迎接到了里面。李明见了老太太行礼完毕,说:“婶娘您别着急,有件事禀报您。”老太太说:“有甚么事呢?”李明便将丢铠之事,细说一遍:“请您满门暂到三法司,住在南牢,稍等几日。我同着我两兄弟,行差访案。我李明指他一条明路,可以将此案访明,全家不用担惊,无有危险。”老太太一听,遂令两个媳妇收应用东西,一齐完毕,便随着他到了外面。大家上了车,由此动身赶奔三法司。李明令张二,把西跨门锁好,交代齐毕。张二说:“这里事您不用分心,全交给我办啦。”李明嘱咐他:“无论何人,来此打听,千万别说,你给他个一问三不知,神人都没奈何。”张二答应。当时李明把李翠云龙二人的家眷,送到三法司,交与南牢。当时问那牢头:“你姓甚么?”牢头的阶级道:“我姓张,叫张环。”李明说:“这家眷可不是外人,这位老太太是我的婶娘,你可千万多照看一二。”张环道:“得啦,管家大人,您请放心吧,反正我不能叫他们老娘几个受委屈。”李明托付好了,这才回到班房,带走李翠云龙,回到王府,叫二人在外回事处相等。李明转身形往里去,回禀王爷。此时王爷正在银安殿,李明上前跪倒,口尊:“王爷在上奴才李明叩见。”王爷说:“你所办之事,俱已办齐了吗?”李明忙将方才之事,一一禀明。王爷忙下谕叫把二人带到银安殿。李明说声“遵谕”。转身形来到外回事处,见了李翠云龙,说:“二位贤弟随我来。”当时三个人一同到了里面。二人上前见过王爷。口称:“您老人家开天地之恩,放我二人出去查访。”王爷说:“你二人抬起头来。”李翠说:“奴才有罪,不敢抬头。”王爷说:“恕你二人无罪。”当时二人一正面,老王爷一看他们的脸上是惊慌失色,忙问道:“你们二人是谁造的柬帖,从实证来。”李翠说:“我二人天胆不敢私造柬帖。”王爷说:“好。”遂叫李明将笔墨纸砚递与他们。李明答应,忙将四宝送在二人面前。王爷说:“你二人各自把名姓写上。”李翠伸手接过笔,把自己的名字写完。交与云龙。云龙也将自己的名字写好了,一齐交了上去。王爷伸手接过,这明中是令二人写上自己名字,这暗中是要看看笔体,跟那柬帖上笔迹,一样不一样。王爷细一看,两下笔迹,全不一样。遂说道:“待我批下行文王谕,令你二人在外飘拿盗宝之寇,本爵我与你二人,逢州府县下滚单,各处协助。你二人若将宝铠找回,是将功折罪。”二人答言:“谢过王爷。”王爷立时赏每人纹银五十两,做为盘费,两人叩头谢恩。李明便将二人带到外回事处,李明说:“二位贤弟,我指你们几条明路。要上南路去找,必须先拜见那左臂花刀联登,联茂真。他是南路的达官,叫他一见此柬帖,他自然知晓。你们要上东方找去,到济南府莲水县,东门外何家口,拜望分水豹子何玉。令他人一看此帖,他便知分晓。他要说没有,你们再上北路去找,先上庭河县,正定府所管,北门外佟家寨,找花面鬼佟豹。他是北路的达官,他那里也说没有,那时你们再上西路去找。西路是大同府东门外,尤家屯,亮翅虎尤斌。他是西路的达官,一问他便可知晓。你们知道是被拦路贼人盗去。你二人快将东西物件拿齐,赶路去吧。”二人答言,忙将夜行衣带好,以及兵刃等,满全收拾齐了。李明又嘱咐他二人道:“第一千万多注意,那王谕柬帖,不要失啦。”二人答言:“谨记。”从此拜别了李明,起身走了。

  当下他们离开临安,一边走一边闲谈。李翠道:“兄弟,你我二人素常没有得罪人之处,一不多说,二不少道。咱二人先不用上别处去找,咱们从山东来的,还是先回山东去找。”云龙说:“咱们奔山东,先上那里去呢?”李翠说:“咱们莫若上大哥何玉那里看看去吧。我与大哥分别以来,十年未见,这一番前去,正好相会。”云龙说:“好吧,那咱们就先上他那里去。”二人行走,一路无书。这一天来到了何家口西村头,李翠站住一看,这何家口不像当年形相,遂说:“贤弟,咱们先在此打听打听。”正说之间,正东来了一位老者,李翠赶紧上前,抱拳拱手,口尊:“老丈,请问贵宝庄,唤作何名?”老者道:“此庄唤作何家口。”李翠说:“您在本街住吗?”老者说:“对,我在本街住。”李翠又问道:“再跟您打听一位,本街上可有一位分水豹子何玉吗?”老者说:“不错,有一位,乃是我们本处的庄主。”李翠说:“他住在那个门首,请您相告。”老者用手指道:“从此往东路北第二座大店,吉祥宝号的便是。”李翠道:“谢谢您。”老者说:“你二人打听他,莫不成与他相认吗?”李翠说:“我们乃是盟兄弟,因为多日未来,所以忘怀了。”老者说:“是啦,那么你二人就去吧,只不定在家不在家。”二人当时来到吉祥店门前一看,在他对过有一杂货铺,在他东隔壁有一三间门面的杂粮店,西边有一酒铺。二人站在店前,叫声“店家”,从里面出来三四个人,问道:“您二位找谁呀?”李翠说:“我找你们这里掌柜的。”伙计说:“您找姓甚么的呀?”李翠说:“我找何玉,我们是神前结拜,特来访他。”伙计说:“二位来的不巧,我们掌柜的未在家,你们找人为甚么不早来?”李翠说:“我还来得晚吗?”伙计说:“他昨天已然乘着小船游山逛景去了。”李翠道:“那么他几时回来呢?”伙计说:“没有准儿,十天八天也不一定,一两个月也没准儿。”当时旁边有一个伙计答言:“后天走的,前天回来的。”李翠一听,心说:“这是哥哥不愿意见呀。”当下二人转身形就走了。他们走后,两个伙计说道:“你瞧这个形景,不是求财,就是问喜。”不言二人,在旁说话,私下讲究人。如今且说李翠云龙二人,由店往西半里多地,路南有片松林。二人来到松林里面,找了一颗歪脖槐树。李翠说:“兄弟这一颗歪脖槐树是为我所来。”说着伸手从兜囊之中将王谕柬帖取出,交与云龙。云龙说:“哥哥,您将这物件交给我做甚么呀?”李翠说:“兄弟,你将这两件东西带好,回到都京,找背静之处,找一家店,暗到王府你去等候,多怎哥哥李明出来,你将咱二人被屈含冤之事,详情说明,请师哥李明回禀王爷,叫王爷开天高地厚之恩,将咱们家眷放出南牢。你们领家眷回故土原籍吧。”云龙说:“兄长,我回故土原籍,您哪?”李翠说:“这个松林便是我的归宿。”云龙说:“咱们哥俩,乃是一师之徒,又是表兄弟。您要一死。我活着岂不是落骂名千载。”李翠一听到这里,心中难过,不由的双眼落泪。二人这才各将绒绳解下,找了块石头,拴在一头,搭在了松枝之上。栓了一个搭连套。二人面向都京,进膝拜倒口称王爷:您待我二人。恩重如山。今生今世,主仆不能见面,皆因为您那祖遗宝铠,寻找不着,故此我二人死在了外面。”又叫了声:“生身的老娘,指望孩儿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想不到你老人家,在南牢身死。今生今世母子不能相逢见面。如要相会,那除非是半夜三更,鬼魂相见了。”说完站起身形,伸手抓住上吊的绳。

  二人长叹一口气,将要往里伸头,忽听正西有人说话:“你们千万别死,临死要找垫背的。我与你没仇没恨,是这一路的树林,随我辖管,你们为甚么单在这里上吊呢?”二人一听忙往西看,听说话的口音是南方人,忙走到西边松林以外,抬头观看。从正西来两个人,说话的这个人,他不认识,那一个人正是他拜兄。李翠说:“兄弟,咱们拜兄到了。如今叫咱们死,咱们也不死啦,你快上前给大哥磕头。此位便是抱刀手宋锦,刀法最快,所以叫抱刀手。虽使的是宝刀,可不称为宝刀手,抱刀叫白了成了宝刀手。”闲言少叙,当下李翠道:“大哥,这个是我兄弟,追云燕云龙。”宋锦道:“好,二位贤弟,我给你们致引致引,快上前与你二哥磕头。此人住家在江南,会稽县,北门外赵家庄,姓赵名庭,字华阳,九手真人李玄清贺号,神偷赵不肖,八门人头门,排行在二。”二人上前施礼,赵华阳赶紧用手相搀。当下宋锦、赵庭、李翠、云龙,四个人就到了松林。宋锦说:“你二人先将绒绳解下来,为甚么在此上吊呢?”二人便将入府当差,丢宝铠之事,向他们细说了一遍。宋锦问道:“那么你们二人,没上大哥何玉那里去吗?”二人说:“我们二人去啦。那店中伙计说,何大哥未曾在家。”宋锦说:“不能,我们哥俩个跟他们爷六个,前后脚走的,他们还先走六天啦。走,咱们看看去。”此时李翠云龙将绒绳拉下带在身上,随他二人出了树林。宋锦道:“丢去宝铠,可有柬帖?”李翠道:“有,请您观看。”说着将那王谕柬帖送与宋锦。宋锦接了过来,说道:“此柬帖只要叫咱们二哥一看,就可以知道,被那路贼人盗去。”说话之间,便将二物带好,说:“你弟兄三人随我来吧。”

  四个人当时进了何家口的西村头。路南有个酒铺,伸手拉门,四个人一齐到了里面。东面三张八仙桌,西边也是三张八仙桌。弟兄四个人,就到了西面南边这张桌,一边二人就坐下了。酒保忙过来擦抹桌案,笑问道:“你们四位吃酒,我这里可是不卖荤菜。”宋锦说:“有甚么我们吃甚么吧。”赵华阳说:“你们这里都有甚么酒哇?”酒保说:“有十里香、状元红,有莲花白,还有女贞陈绍。”宋锦说:“你把女贞陈绍,先给打上一罐。”酒保答应了,少时摆上鸡蛋鸭蛋、豆腐干等等,又问道:“四位您要吃凉菜,我给您抖几张粉皮。”宋锦看酒保,说话实在是谦恭蔼和,看他年长也就在四十里外,黄白镜子,抹子眉环眼,鼻直口方,大耳相衬,光头未戴帽,高挽牛心发卷。化木簪别顶,蓝布贴身衣服,蓝布底衣,青鞋白袜子。遂问道:“酒保你贵姓呀?”酒保说:“我姓何。”宋锦又问道:“你台甫怎么称呼?”酒保说:“我叫德山。”宋锦说:“我跟你打听点事情,你可知晓。”德山说:“您要打听村外头的事,我可不知,村里的事略知一二。”宋锦说:“别的事情,我也不打听。我就跟你打听,你们本村的何玉,你可认识。”何德山说:“那是我们庄主,我焉有不认识的道理。”宋锦说:“他在那里居住哇?”酒保说:“他在吉祥店居住。”宋锦说:“那么你家庄主在家没在家?”酒保说:“前天回来的。”宋锦说:“前天从那里回来的?”酒咻说:“从苏州。”宋锦说:“他上苏州做甚么去啦?”酒保说:“皆因有位江南蛮子赵华阳爬碑献艺,偷花带花,庆贺哥八个的提名。”宋锦说:“那哥八个呢。”酒保说:“听我家庄主爷所提,大爷姓宋名锦,号叫士公,别号人称抱刀手镇东方。二爷姓赵名庭,号叫华阳,别神偷赵不肖。三爷姓苗名庆,号叫锦华,别号人称草上飞。四爷姓白名号叫胜公,王爷姓张名明,号文亮,别号人称夜行鬼。六爷姓陶名金,字遇春,外号人称威镇八方鬼偷。七爷姓阮名通,字洪芳,别号人称钻天猴。八爷姓阮名林号叫弱芳,别号人称入地鼠。他们八位是八门头一门,河南巨龙庄,北村头路西紫云观,观主金针八卦左云鹏的弟子。一针定八卦,分为八八六十四门,各门有各门的门长,头门的门长宋锦,第二门门长林希斌,三门的门长方佩云,四门的门长清爪熊左麟,五门的门长过江龙林凤,这为上五门,全是英雄好友。在外边除霸安良。那下三门就是九手真人李玄清,二门是一文钱谢亮,三门是钻云燕余良。三个人在西川,独立莲花党。六十四门人。不论他是那门的,配带我的薰香,镖喂毒药,来到我下三门,右肩头刻字,为我弟兄三人所辖。那一门的门长不服,我与他人分别优劣,较短量长。”宋锦道:“你家庄主全都与你说明?”酒保说:“他老人家拿我不当外人。”宋锦说:“我这个兄弟前来打听,他们怎么没在家呢?”酒保问道:“您贵姓呀?”宋锦说:“我就是宋锦。”酒保大吃一惊心说:多亏我没说别的,要说别的,人家就许挑了眼。酒保连忙陪罪。笑道:“原来您就是宋锦宋大爷,小人不识,多多原谅。那么您作甚么还打听啊,不会亲身去吗?”宋锦道:“我方才不是已经说了吗?他那店里伙计说,没在家吗。他们小弟兄可在家否?”酒保说:“我家大庄主他们哥四个上正北黄龙岭送镖去啦,是昨天走的。水中蛇谢斌,是我家大庄主的徒弟。翻江海龙神手太保何斌,是我庄的二庄主。”宋锦问道:“那么你大庄主二庄主在家?”酒保说:“大庄主方才在这坐了一会儿,现在已经回家吃饭去啦。”他们二人正在这里讲话,由柜房内出来一位老者。宋锦兄弟四人抬头,往脸上一看,面如重枣,浅抹子眉,二眸子光华乱转,鼻直口方,大耳相衬,光头未戴帽,高挽牛心卷,竹簪别顶,青布衬袄,青布底衣,白袜青鞋,浑身上下紧衬利落,来到他们切近问道:“阁下贵姓啊?”宋锦说:“我姓宋名锦,号士公,别称人称抱刀手镇东方,八门人排行在大。”老者一听是鼓掌大笑,说道:“久仰阁下的美名。如春雷灌耳,皓月当空,久仰久仰,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子人啦。我跟您打听一位朋友,可曾认识。”宋锦说:“有名便知,无名的不晓。但不知您问的是那一位。”老者道:“此人住家在湖北武昌府,江夏县北门外李家坡的人氏,姓李名刚,混号人称青面兽。”宋锦道:“您与李刚,怎么认识?”老者说:“我与他们是四个人,结为一盟,金兰之好。”宋锦说:“呕,那么您贵姓呀?”老者说:“我姓何名润,别号人称无鳞鳌。”何润遂说:“您宋锦可别怪罪我们大庄主二庄主这里有事。因为他们有一个本族的侄子,在店里头掌杓,大家给他起了一个外号,他叫假高眼,名叫何不着。店里又有一个伙计姓范名叫范不上,他的外号叫全不管。他们俩个人就把我家何庄主的宾朋,满给得罪啦。本庄之人知道他二人好打哈哈,外庄来人他们不知道。宋爷您可千万别怪我们大庄主,原是有这种隐情。您要是不知,好像是我们庄主告诉好了他们是的。他们是无故的给得罪宾朋。”他们在此讲话,外边有人拉开风门,走了进来,说道:“你们几位在这里吃酒啦。”宋锦回头观看,瞧此人身高七尺,脸上搭一块手巾,看不见脸面。那人就坐在一进门的旁边了,说道:“酒保,快给我打两壶酒来。”酒保答言说:“您要两壶甚么酒哇?”那人说:“两壶莲花白,女贞陈绍再来两壶。”酒保说:“要甚么酒菜呀?您可自己瞧,就是在地的。”那人走过去看了看。就是鸡蛋鸭蛋豆腐干,说:“你给我各样来点吧。”酒保当时给他预备完了。他一个人坐在那里,用完了酒,站起身形,说:“你们四位让与我吧。”宋锦回头瞧,他脸上的手巾没动,连忙说:“不用让,不用让。”那人说:“你们哥四个酒饭账,我给啦。”宋锦说:“不必。”遂说:“酒保你可千万别收他人的钱。”吃酒之人说:“大哥我谢谢您啦。”扭脸就走,宋士公不由一怔。不知此人是谁,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