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三十四回 重情分燕王会天子 闹意气大军退镇江

  燕王朱棣听了韩金虎的话,心里就一翻个儿,心说小皇上就在城楼上,见与不见呢?你说不见吧,可既然是清君侧,也还得尊重皇上啊,想到此他脑子一热,把生死二字置之度外,当时就答应了:“韩金虎,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愿与皇上一见。”“好,那就请吧!”

  “且慢!”马蹄声一响,常茂上前把燕王的马头给拦住了:“主公,你先等等啊,这好比龙潭虎穴呀。韩金虎这小子一贯说人话不办人事,吃人饭不拉人屎,你要中了他的诡计怎么办?现在大功就要告成,咱可不要忙中有错呀。”燕王一听,这话不是没有道理呀,他又停住了。

  常茂拨转马头面对韩金虎:“姓韩的,你小子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你是不是又想耍什么花招啊?”“常茂,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本驸马向来说话都是算数的,我就是奉了陛下所差,来这里传旨的,你小子不要疑神疑鬼。你要想去的话,也欢迎你去跟皇上见见面。”“那你稍等一会儿啊!”

  常茂回来跟田再镖、姚广孝、胡大海三人商议,最好不要让燕王去冒这个险,干脆不去就得了。可是朱棣不同意,非要去不可。他说我们这次兵发南京的目的,为的就是清君侧,咋能说皇上要见我们不去见呢?况且现在城里还有数十万军队,我们不能操之过急呀。大伙一听燕王说的不是没有道理。最后田再镖说:“我得跟韩金虎说几句。”

  田再镖催马来到阵前,冲韩金虎说道:“既然你说圣上要见我家王爷,燕王也愿意见见圣上。可咱得把话说到前头,你倘若要糊弄我们,可是自讨苦吃。这样吧,你先退兵,约好了时间、地点,我家王爷按时去见。”“可以。万岁不能在外久呆,就给你们半个时辰的准备时间,准备完了,赶紧到金川门相见。”韩金虎说完把虎头錾金枪一晃:“收兵!”

  燕王他们怎么准备呢?头一个就是注意安全。由小矬子徐方和徐轮,作为贴身的侍卫,一个在马前,一个在马后,寸步不离;田再镖、常茂、于皋率领三千骑兵保护着燕王,胡大海率一万名精兵为后队,一旦前边发生意外,马上接应,余者由军师姚广孝指挥,架好大炮,做好攻城的准备。燕王为了防备万一,身披三层重甲,里头锁子连环甲,中间大叶黄金甲,外边镔铁甲,再披上战袍。有这三层甲,一般的流矢就射不透。

  等他们做好了准备,时间也差不多了。常茂为先导,众人过江东桥赶奔金川门,来到城下,三千铁甲军在护城河边一字摆开。

  燕王立马横枪举目观瞧,韩金虎的人马早已撤进城中,外边没有一兵一卒。城门紧闭,吊桥高悬,城墙之上布满刀枪旌旗。往城门上边的敌楼一看,密匝匝全是人群。只听静鞭三响,皇上的全副銮驾摆出来了。啥叫銮驾呀?就是皇上的仪仗队。这全副銮驾太气魄了:前边是二十把双龙扇,二十把单龙扇,六个金节,二十六个响节,接着是左边朱雀旗,右边元武旗,这两杆大旗的后边,是什么骨朵、金钺、金镫、卧瓜、立瓜、仪刀、梧杖、班剑、龙戟、班戟各三对,跟着是左边青龙旗,右边白虎旗,又是什么龙扇雉扇红花扇,羽葆豹尾龙头竿,信幡教幡告止幡,黄麾戟氅仪锽氅,后边才是九曲歪把黄罗伞。往伞下一看,站定一人,头戴多宝闹龙冠,身披赭黄袍,正是小皇上朱允炆。文武百官在两旁侍立。

  燕王一见,忙跳下战马,提带撩袍,跪倒在护城河边:“万岁在上,臣朱棣参见吾皇万岁万万岁!”这阵他还不敢不这样称呼呢。

  小皇上朱允炆在韩金虎等百官的陪护下,战战兢兢,往下面观瞧,他也看见朱棣了,可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停了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下面可是四皇叔燕王朱棣吗?”“正是为臣。”“四皇叔,自朕登极以来,待你不薄,你今天领兵带队,围住南京,难道说甘心弑君,要夺朕的江山不成?”“万岁,臣不是这个意思。只为朝中韩、马奸党弄权,屠杀忠良,弄得国固民乏,天怒人怨,臣顺天应民,兴义兵要清君侧,你只要把韩马奸党交出来,臣就马上退兵。”

  还没等燕王说完呢,常茂接上碴了:“呀——呔!”好吗,这一嗓子把护城河都震得哗哗直响,几乎把朱允炆给吓趴下。他往下看了看,不认识,经韩金虎给他介绍,他这才定了定神问道:“下面可是郑国公常茂吗?”“不错,正是茂太爷。皇上,你想想我们为什么要兴义兵呢?为什么要清君侧!就是因为中山王徐达、曹国公李文忠以及武殿章等开国的功臣,遭到了韩马奸党的陷害,都被屈杀了,就连我哥哥常胜、兄弟常林也是死在他们手中,我们这次兴义兵就是要讨伐奸党,为屈死的忠臣报仇雪恨。你要念君臣之宜,下圣旨把城门打开,让茂太爷进去把所有的奸党都给捉住,要能做到这一点,就算没事,我们就收兵。如若不然,战端一开,可就不分什么皇上奸臣了,到那时玉石俱焚,你后悔也来不及了。”于皋、徐方等等将官也跟着喊:“把韩金虎交出来,把马兰交出来,不然的话可就要攻城了!”

  朱允炆吓得一缩脖子:“常茂,且息雷霆之怒,休发虎狼之威,朕自有主张,容等我先跟皇叔说几句,然后咱们再交涉,你看怎么样?”

  常茂还想说什么,田再镖拽了他一把,那意思你先忍忍,常茂一想也只好如此。他瞪了燕王一眼:“我说王爷,你可不能只顾什么君臣的名义,卖弄人情啊,你要做出对不起我们的事情,茂大爷我可翻脸不认人。”

  朱棣又朝城楼上磕了一个头,这才说道:“陛下,方才常将军所言就是我要说的话。您现在被蒙在鼓里,听信了韩、马奸党的话,做了很多错事,望陛下翻然悔悟。常将军说的不错,只要您把韩马奸党交给我们,让我们为死去的忠臣报了仇,就算清了君侧,就算完事,您还是好君,我们还是好臣。陛下,现在就等您一句话了。”

  朱允炆没表态,这回沉默的时间挺长,好半天才说:“四皇叔,你说的条件,待孤回宫以后好好想想,然后再给你答复。我且问你一句话,我还是不是皇上?”“陛下,当然您是皇上。”“好,你要承认我是皇上,那我有个要求,你能不能把大兵往后退一退,三十里五十里都可以,给我留个情面,这样堵着城门太不好看了。”燕王一听这算什么,也不用跟军师、大帅商量,我就能做主:“臣遵旨照办,兵退五十里。”

  常茂一听,气得在马上直晃,心说退五十里地就给他了喘气的机会,你知道他们要玩儿什么鬼点子?要想拦已经晚了,燕王已经脱口而出,不能说话不算数呀。把常茂气得直哼哼。

  朱允炆一听感到满意:“四皇叔,希望你说话算数,即刻退兵。至于你提出的要求,朕三日内给你答复。”“臣遵旨!”

  燕王从地下站起来,把枪一招,吩咐一声:“全军后退五十里!”谁都不满意,但是人家是这支军队的统帅呀,哪个敢抗令不遵呢。燕王看着军兵们往下撤了,回过头往城头一看,黄罗伞移动,皇上已经起驾回宫了。

  燕王的大队人马后退五十里,安营下寨。他进了中军宝帐,迎面正好碰上常茂。常茂把雌雄眼一瞪,过来把燕王的衣服抓住了:“王爷,茂太爷有言在先,就怕你卖弄人情,你结果还是这么干了。你跟谁商议了,就下令后退五十里,你想过没有,这五十里地虽然不长,可事关重大,我们就算把南京的围给撤了,他们正好利用这个机会,缓过气来。倘若调动各地勤工的兵马,对我们进行反扑,我们是大大不利呀,也许就会前功尽弃。朱棣,你可把人坑苦了。看来在你这手下吃碗饭真难,茂太爷告辞了。”

  常茂说罢,甩袖子往外就走。燕王急得过来把他的腿给抱住了:“千错万错都怪小王的错,不过他毕竟还是皇上,向我提出这么个要求,我能拒绝吗?常将军千万别走,小王赔礼了。”燕王说着也急哭了。

  众将官一看怎么办呢?燕王也确实作难呀,就过来再三劝解。不功还好些,越劝常茂越来劲,说什么也要走。胡大海也生气了,过来照着常茂“叭!叭!”就是两个耳光:“别拦他,叫他走。小王八羔子!你上哪儿去?这事要搁到你身上你怎么办?再说我们几十万大兵已经到了南京城下,就退上几十里,他还能怎么样?你这样大吵大闹,成何体统?你是当臣的,燕王是当君的,你以下犯上,该当何罪?就是燕王不怪你,我也不能答应。”

  胡大海又吹胡子又瞪眼,把大肚子拍得叭叭直响,真把常茂给拍住了。常茂一看胡大海真急眼了,他也不走了:“二伯父,你给评评这理,是不是叫人着急?”“着急是着急,可情有可原哪,还不过去给燕王赔礼。”

  常茂没有办法,只好耷拉着脑袋过来了:“王爷,方才我错了,茂太爷脑瓜一热,信口雌黄,说了很多不在规矩的话,请王爷海函,不怪茂太爷吧!”燕王一看也乐了:“怪就怪在小王身上,卿家何罪之有,只要你不走我就高兴得不得了。”

  燕王又召开军事会议,主要将领都参加了。燕王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别的不讲,单说这韩金虎,这小子就诡计多端,是不是他给皇上出的主意,叫我们退兵五十里,他们利用这个机会四处调兵勤王或是逃跑呢?”众人一听,分析的有道理。怎么办呢?咱们应该布下天罗地网,封锁所有的道路、渡口,让城里城外不能联系,叫韩金虎插翅难飞。计议已定,田再镖马上传令封锁了路口。

  他们还真猜对了。现在皇城内乱得是不可开交。不少大臣眼见大势已去,纷纷溜走。朱允炆是留是走,还举棋不定。韩金虎还想孤注一掷,他乘这个机会,派特使携带蜡丸四处催兵。他要催的兵有:在广德的修撰王叔英,苏州的知府姚善,在杭州的御史大夫练子宁,在长江上游的右侍中黄观,宁波知府王琎,徽州知府陈彦回等等。这些人有的是朝中大员,有的是地方官吏,早在半年前就奉旨练兵。要把这些人马都集中起来,也有五十万之众,再加上南京城里的几十万人马,要是和燕王展开一场决战,那还不知道鹿死谁手呢。但是韩金虎派出的人都被燕王的军兵所截获,蜡丸被搜了出来,因此韩金虎是一路人马也没有能够催来。

  从这时候开始,双方都没有亮队。因为谈得清楚,要等三天,皇上才答复呢。光阴流逝,如白驹过隙,转眼三天到了,一点消息也没有。大伙就犯嘀咕,看来我们上当了,再等一天吧。一眨眼这一天过去了,仍然是音信全无。常茂又憋不住了:“王爷,茂太爷又要放炮了。我们不说话你也不说话,咱也退了兵了,四天都过去了,一点消息都没有,咱们等到啥时候算一站呢?三军弟兄都憋不住了。”常茂这一开口,众人七嘴八舌都说开了:“王爷,咱们不能再往下等了。”

  其实朱棣比别人还着急。他就觉着皇上年幼,也许这事没商量好?可是老不答复,也不像话呀。燕王听了大伙的话就问:“以众位之见,我们应该怎么办呢?”大伙就吵吵开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就打吧!”“对,打吧!”燕王方寸已乱,也拿不定主意。

  胡大海见众人瞎嚷嚷,他站起来高声说道:“你们瞎吵吵什么,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你们吵吵半天,能把南京得过来吗?南京城高壕深,里面又有重兵守卫,我们能攻下来吗?我倒有个好主意。”众人一听把眼光全集中胡大海身上了。

  燕王欠身问道:“请问伯父,计将安出?请您当众说一说。”“有道是法不传六耳,在这种场合我不能说,得咱们两人单独谈。”

  燕王一看,不便深问。等退帐以后,把胡大海请进了后帐,屏去左右。胡大海摇头晃脑,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燕王一听,眼睛当时就亮起来了,把大腿一拍:“好计,妙计。我真没想到你有这么两下子。”“我告诉你,我不是自己吹,在韬略方面,我是气死诸葛亮,不让姜子牙。”二人说罢捧腹大笑,燕王就按照胡大海的计策行事。

  第二天,军营之中仍然无声无息,也没有人谈论攻打南京的事。燕王照旧带着亲兵到紫金山行围打猎,军兵每天照例操练。众人都有点纳闷儿,越国公献的什么锦囊妙计,就是这么往下拖呀,现在时间紧迫,这一天天往下混,到哪算一站呢?人们也不敢问。

  这天一早,燕王在辕门外刚要上马去行围打猎,常茂带着常衡、邱福过来了:“等一等!”“常将军,有事吗?”“有点事。请问王爷,咱们准备怎么办呢?几十万军队驻扎在这儿,一天得吃多少粮食,花多少银子?就这么大眼瞪小眼,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这南京究竟还打不打?你说句痛快话。我虽说不懂别的,可我也知道打仗讲究的是一鼓作气,再接再厉,仗就能打胜;一旦要泄了气,就没劲头了,你这么拖下去,要拖到哪年哪月呀。你竟然还有这么大的闲情逸致,丢下军旅不管,跑去行围打猎,你究竟安的是什么心?”

  常茂以为自己身份高,功劳大,平时跟朱棣不分彼此,就是说出的话不那么好听,燕王也不会发脾气。万没料到今天不然,还没等常茂说完呢,燕王把脸往下一沉,“放肆!常茂,你忘记了你是在跟谁讲话吗?你面前站的是燕王千岁,这一支几十万军队的统帅,你竟敢这样信口开河,责备于我!”

  话说的虽然不多,可像刀子一样地扎心哪,常茂倒吸了一口冷气,没想到朱棣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番话来。就见常茂脑筋也绷起来了,脸也胀起来了,把雌雄眼一瞪:“啊,跟茂太爷要官腔哩。我且问你,我问的哪点不对?不错,你是燕王,是我们的统帅,但也得讲理呀,没有我们这些帮手,你给谁当统帅?”燕王气得把马鞭子挂上了:“放肆!你想干什么,想造反吗?”

  两个人越吵声音越大,把四面八方的军兵全给惊动了。十个一群,二十个一堆,大伙探头缩脑,往这看着,人人吓得目瞪口呆。这么多年来,打仗再艰苦,可内部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呀,今天他们俩这样针锋相对,寸步不让,大吵大嚷,这还是头一回呢。

  当兵的当然不敢说话了,有那心眼儿灵活的赶紧跑回去送信,时间不大,当官的都出来了。田再镖、姚广孝、胡大海等,都过来给打圆场:“少说两句,消消气。茂哇,别说了。”

  人哪,还就有这么个毛病,没人劝他,也许吵一会儿就完了,越劝还越来劲。要不怎么叫人来疯。燕王一看更来劲了:“常茂,你别觉着你有功劳,我这大营里头有你不多,没你不少。”说完一甩袖子,猎也不打了,回归中军帐。

  常茂气得一蹦老高,晃着脑袋直叫:“我告诉你朱棣,你别觉着你多了不起,我们老常家就有这么个倔劲,从来不吃下眼食。你不是说了吗?那好,此地不养爷,还有养爷处,茂太爷在哪不能干一番事业,非跟你在一起吗?”

  大伙一听常茂越说越走板,邱福过来把他的嘴给堵上了,还朝他直使眼色:“常将军,别吵了,少说两句吧!”

  燕王的火还没消。回到大帐,吩咐一声:“点鼓升帐!”鼓响三通,燕王满面怒容,升坐大帐,所有的官员都赶来听点。就连偏副牙将,正副指挥,参将游击,都司守备,把总哨官,也都跑来观看。因为谁都知道有事,大伙是又担心又好奇,都想看看结果,所以帐里帐外黑压压站了一千多名。

  人们偷眼一看,就见燕王在桌后坐着,气得脸上的肉突突直蹦,还有人发现燕王的胳膊在发抖,两手乱颤,要不怎以说大气伤身呢。大帅、军师在两旁相陪,余者众将分班站立。

  燕王朝左右看了看,常茂也是怒气不息,他也没等人家让,便拉一把椅子气冲冲往上一坐,绷着脸看着帐外。

  燕王气得把桌子一拍:“常茂!”常茂一看,要报复我呀,今儿个我倒要看看你这戏怎么个唱法。他把脑袋转过来,雌雄眼一瞪:“茂太爷在这儿呢,有话你就说吧!”“常茂,别的你不懂,这君臣大礼你不懂吗?我是当君的,你是当臣的,你竟敢如此傲慢,以下犯上,该当何罪?”

  这话一说,人们的心当时就收紧了。你看在外边吵吵,吵的再凶,那也是私事,一升大帐,这就是公事,要落到公事上面,这事就麻烦了。真要是给常茂安个罪名,不费吹灰之力。人们把目光都落到常茂身上了,看他怎样回答。

  常茂一点都不在乎,这阵他反倒稳当下来了:“我呀,我没罪。”“你怎么没罪?”“听我说说。咱俩私人之间并没有恩怨,你也好,我也好,想的都是国家大事,都是为了攻打南京,清除韩马奸党,茂太爷我着急呀。话又说回来了,你是当王的,是我们最高的首领,整天不务正业,除了打猎还是打猎,这算怎么回事,你给大伙解释清楚。我告诉你,要再这样下去,茂太爷我就不答应。不光吵吵,我还——”“你还怎么的,还敢动武不成?”“那也说不定。茂大爷的拳头和禹王神槊可不认人。”

  大伙一听,这金顶黄罗帐要吵起来可更麻烦了。于皋赶紧过来拽常茂,常茂还是不依不饶。最后燕王厉声说道:“好,常茂,我这庙小住不下你这大神仙,我也不想找个管家让别人干涉我的事,那你就请便吧。”“妥了,天下黄土都养人,告辞了!”

  常茂站起来甩袖子往外就走。来到营门外头,吩咐一声:“来呀,点队,我带来的人我都领走。”那常茂是实力派呀,要和西凉国的九环公主并肩而回,手下有三万多人马,他要走,这帮人自然是跟着。赶紧把战马拉过来,公主吓得也不敢劝,蔫溜溜上了桃红马。常茂吩咐一声起队,放了三声反炮离开紫金山。大家眼睁睁瞧着常茂走了,心里比刀拉的还难受,金顶大帐之中一片寂静。

  等到常茂他们的马蹄声听不见了,人也走得没影了,燕王长长地出了口气:“咳!各位将军,看着没有,我们两个人同床异梦啊,如果把南京打下来,还不一定恶化到什么程度。有他不多,无他不少,走就走了吧!我再问问大家,还有要走的没有?有了报名,我一概照准。”

  胡大海气呼呼地站起来了,把他气得吹胡子瞪眼,青筋直蹦,手指燕王,高声说道:“朱棣,我可不是拍老腔啊,我这人喜欢把话讲到明处,你也别挑我的毛病。慢说是你,就是在先皇面前我也是这么吊儿郎当的。你刚才对常茂说那算啥话呀,虽然说常茂说了两句过头的话,可心还是好的呀,还不是为你的江山社稷着急吗?你这脾气是哪来的?一反常态,就像疯了一样,真是翻脸不认人哪!刚才你们两个吵吵的时候,我在旁边看着,给你相了个面,我这一看,你真是你爹的儿子,你和朱元璋那硬劲、狠劲、无情劲,一模一样,真叫人寒心哪!我老头子为的是什么?八十多岁了,跟着你转战南北,奔波劳碌,受尽鞍马之苦,为的是清除韩马奸党,给死去的功臣报仇。盼着有那么一天,我胡大海也闭上眼睛了。这就叫人为一口气,佛为一炷香。我这么一看,你是个明君,我老头子豁出去了,陪着你。嗨嗨,今儿个一看,我算瞎了眼,认错人了。我这一辈子干了两件错事,头一件错事我不该保朱元璋,二一件错事我不该保你,真叫人寒心哪!这不你说了吗?允许我们讲话,好。我老胡年事已高,无能为力,老骡子老马无用了,耳聋眼花,一天不如一天,恕臣不能奉陪,我要告退了。”“二伯父,据你这么说,还是怪我不对?”“就是你不对,一点都不含糊。”“二伯父,这件事能不能再商议商议?”“没有商议的余地,我已经考虑好了,现在我就走。点队!”

  谁拦也拦不住。田再镖、姚广孝,一人拽老胡一只胳膊,怎么地也拽不回来,胡大海上了牛劲,在辕门外直擦眼泪,怒冲冲上了战马,带着从铁臂山来的一万多名军兵,放三声响炮,扬长而去。

  要说燕王现在有五十多万人马,常茂、胡大海就是带走个三万五万的,也无碍大局,但是这两个人非同一般,那影响可是太大了。常茂是无敌将,头一个的英雄,是这支军队的一根顶梁柱;胡大海是老前辈,智谋又多,威望又高,这两个人一走,整个人心都涣散了。当兵的都傻眼了,很多人急得掉下了眼泪。

  燕王等到胡大海走后,他又问:“众位看着没有?走了两拨人马,很好,我们都不是一条心,早晚得闹分裂。还有人走没有?”这回再问,没人吭声了。很多将官都垂下头在擦眼泪呢。燕王连问三遍,无人答言。他站起来看了一下周围,大声宣布:“方才常茂、胡大海和我们闹了分裂,他们走了,走就走吧!我们是清君侧,不能硬逼皇上啊!他们这一走,势必影响到军心,我看这仗暂时先别打了。一者,给城里再留点考虑的时间;二者,我们再整顿整顿内部,等到有了机会,再发动进攻。现在我决定,兵回镇江。同意的跟着我走,不同意的各自另找出路,本王决不阻拦。点队!”

  大伙一听怎么地,不打了,退回镇江?哎呀,没有一个人不摇头叹气的。可是人家是王爷,得听他的呀,退兵就退兵吧,拔营起寨。这些军兵离开了紫金山,一个个愁眉不展,垂头丧气,往东退去。这一来军心更加涣散了,沿途之上开小差的能有四五千人。这些都是在扬州被改编的部队,原来是韩金虎的人。他们一商议,干脆别上镇江了,看来燕王内部四分五裂,南京是肯定打不下来了,趁此机会咱还回去投靠驸马爷得了。这些人陆续回到了南京。与此同时,韩金虎在鸣凤山退兵时派往燕王军中的不少奸细,也赶回南京,向韩金虎详细报告了燕王军中发生严重分裂的情况。

  单说小矬子徐方。从紫金山退下来,心里头堵的疙瘩比那拳头还大。当天夜间大军宿营后,燕王说精神不好,不见任何人。徐方和徐轮住在一个帐篷。这徐轮不了解情况,就问徐方:“师叔,你们这帮人什么毛病,一阵风一阵雨,把我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平日我看燕王这脾气挺好,怎么突然之间火冒三丈,就这么几句话,弄得大伙全不高兴,这怎么回事呀?看这意思咱要散伙怎么地?要散伙呀,咱爷儿俩还趁早走,他们没地方去,咱有地方去,你跟我到四川峨眉山,咱爷俩修行去。”

  徐方心烦意乱,不想听他瞎扯,便推了他一把:“去去去,让我好好想想。”徐方抱着头,左分析,右琢磨,嗯,不对劲,燕王不是这种人,难道说其中另有文章?我得把这事弄清楚,不然的话我连觉都睡不着。徐方打定主意,他让徐轮休息。徐方周身上下紧衬利落,离开帐篷,赶奔燕王的住宅。徐方心想,我得把这底给摸出来,要是真的,我趁早离开这里。

  徐方来到燕王住的院子,军兵刚要上前打招呼,被他摆手止住了。他抬头一看,只见屋内灯光明亮。徐方迈步上了台阶,啪啪啪叩打门环。“谁呀?”“我是徐方。”“进来吧!”“是。”

  徐方迈步进屋,回手把门关上。他拉把椅子往桌边一坐,开门见山地说:“王爷,咱打开天窗说亮话,紫金山发生的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你得把这底交给我,现在我这心都难受死了。你为什么要发那么大的脾气?这南京还打不打了?韩马奸党还清除不清除?”徐方由于激动,唾沫星子喷得满屋都是。燕王静静地听着,没有表态。等徐方停住了,他才问:“你都问完了吗?”“问完了,现在就请你答复。”

  燕王没有急于问答。他先开开门到外头,围着房子转了一圈,又安排警卫几句,要亲兵远远站着,严加警戒,这才把门关上,二次回到屋里,拉把椅子在徐方对面坐下:“徐将军,你来得正好,这里有一件大功,要你去完成。”徐方一愣,就站起来了:“什么事?”“坐下,坐下。今天发生这个事情,实际是这么回事。”燕王如此这般地讲说了一遍。徐方一听,蹦起老高:“好啊,如此说来我们必能大功告成!”

  此正是:

  与君一席话,

  驱尽心头雾。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