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三十回 冯奎章无奈放二杰 巡山叟诚意送君臣

  冯奎章正要下令把徐方、朱森二人开膛摘胆,突然来了个老者,三说两说,冯奎章就答应了老者的要求,下令把徐方二人放掉。恶道人张天杰见状,甚为不满。这家伙平日一贯专横跋扈,哪能让这个步?他挺身而出,当面质问:“且慢!冯寨主这是怎么回事?这位是谁?你怎么能答应把人给放了?贫道不解,请寨主爷回答。”

  赤发龙神冯奎章一听,把那嘴咧得跟瓢似的。“道爷有所不知,这位老先生是我授业的恩师,江湖人称巡山叟,姓杜名昆,字远泰,这座鸣凤山就是接的我老师的班底,可以说没有我老师,就没有我冯奎章的今天,我师父跟我爹能差多少,我哪敢以小反上呀?道爷,既然我师父提出来了,那就把人给他吧!”冯奎章说到这,也没跟张天杰再商量,吩咐一声:“来人!把徐方、朱森放了,交给我师父处理。”“喳!”张天杰瞪眼搓手,毫无办法,宾不压主嘛!他眼睁睁看着杜昆把人带走了。

  杜昆走后,院里又恢复了平静。张天杰这才问冯奎章:“寨主,这怎么回事?你怎么那么听他的话?你这老师我看不是向着你,好像跟你同床异梦,他若把人给放了可怎么办?”“哎!”冯奎章低头不语,口打咳声:“道爷,你不知道呀!人人有支难唱的曲,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刚才我跟你说了,那位老者非是旁人,是我师父,对我天高地厚之恩,你说当面提出这么个小小的要求,我能不答应吗?我估计他不能把这两个人给放了,退一步说,就是把他们放了,我也没怨言,我不能因为这件事把我师父得罪了。再者一说,在这还有一份字据,得按字据办事。”

  冯奎章说到这,从怀里掏出一块白绫子来,往桌子上一铺,让张天杰、冷然以及其他人都看一看。大伙往字据上一看,嗬!写得很清楚,一共开列了三款:第一款,老寨主杜昆承认把鸣凤山的大权交给冯奎章处理;第二款,全山的财产分作两份,一半归杜昆,一半归冯奎章掌管;第三款,杜昆有权向冯奎章提出种种要求,冯奎章不得拒绝。下边有人名签字,看看日期是三年以前订的。

  冯奎章说:“你们看清楚了没有?我给我师父开过字据,答应过,我师父提出任何要求,我不得反驳,我这是履行义务呀!人生在世,言必信,行必果,说了不算,那还叫人吗!”“是这么回事啊!”张天杰仍迷惑不解。他又问道:“究竟怎么回事?你欠你师父什么情呢?”冯奎章不慌不忙把以往的经过讲述了一遍,大家一听,这才明白。

  原来这座鸣凤山是巡山叟杜昆一手创办出来的,人家是鸣凤山的大寨主。但是人家这个寨主,对百姓不抢不夺,公平买卖,而且凡是鸣凤山周围的村庄,那个村庄出了事,山上还要帮忙。所以受到老百姓的拥护,要提起杜寨主来,没有一个不称赞的。这冯奎章父子是后来的。本来冯奎章是个武举人,文学武艺,都可称为上乘。就因为韩马专权,朝廷乱七八糟,二十年前,遭人陷害,这才带着家眷,打算往北移迁,正好路过鸣凤山,走到山脚下,冯奎章得了伤寒,他是囊中无银,又举目无亲,眼看着就要抛尸异乡,一家人围着痛哭,正好被杜昆发现了。

  杜昆那一天带着几个弟兄,准备采买东西,看到前面有伙人围着车哭,杜昆不明白,过来一问,他们就说,俺们是哪里哪里来的,现在突然得了病了。杜昆为人心善,就把冯奎章一家人接到山上,找名医给调治,这才把冯奎章从死中救活。人心都是肉长的,冯奎章给杜昆跪着,再三表示,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就是我的老师,只要有我三寸气在,必报此恩。杜昆一看,冯奎章谈吐文稚,举止不俗气,对他很器重,就问:“你是哪里人?要到哪里去?”冯奎章就把自己的身世讲说了一遍。杜昆深表同情,“既然你无处投奔,就住在我这鸣凤山吧,以后你想走了再说!”冯奎章急忙跪下磕头。

  三年过后,杜昆发现冯奎章人品还可以,就正式收他为徒弟,又传授他武艺,这冯奎章能耐大增,他一边帮助杜昆料理山寨的事务,一边习武,几年间他也生了四个儿子,也安心在山寨了。五年前,杜昆得了一场病,他一想,我是年过花甲的人了,身体也不好,又无儿无女,这冯奎章也不错,干脆我把山寨的事务交给他,也省我一份心,就这样办了移交手续。哪知道自从冯奎章接管了大权,跟当初就不一样了,而且也结交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人,便产生了不臣之心。

  杜昆虽然把权力给了冯奎章,自己到后山养老,但是这些事情,他还有所闻。老头儿听罢大大不悦,这一天把冯奎章找到眼前,当面提出质问,说:“奎章呀!我把山寨交给你,因为我相信你,能够管好山寨,我也一再交待,我们这个山寨不抢不夺,应当是公道大王,不应当参与外界的事。听说你现在招兵买马,要插旗造反,这可是大错特错啊!我决不允许你干出这样一种勾当来,你要能听我相劝,还继续在这,不听我相劝,你就把山寨交给我,你爱上哪去上哪去。”

  这一顿猛拍,冯奎章没有词了。现在冯奎章还学得挺狡猾,心说我何必跟老头儿抬杠,干脆要个花招。他就说:“老师,我没有这个事,你别听谣言,我哪能干出那种事来,师父你只管放心。”他表面上搪塞,暗地之中,仍然按计划行事。老头儿觉得不放心,有心把权利再收管,那谈何容易,杜昆是追悔不及,后来同冯奎章经过交涉,就订了上面说的三条款。冯奎章想,条款一签,我也算报答你一半人情了;另外,你觉着放心,也不再来找我的麻烦了,我可以放开手脚干我的事。正好这时候张天杰找上门来,两个人一拍即合,经过张天杰的引见,冯奎章又认识了不少的人,他这才与大元搭上关系,跟燕王寻衅作对。

  冯奎章当着张天杰和哭面佛的面,把以往的经过讲说了一遍:“众位,你们看看,人家是我的老师,是我的救命恩人,把这么大的山都给了我啦,就提出这么点要求我怎能够拒绝。也慢说要徐方和朱森,说句不客气的话,就管我要燕王,我也得乖乖地给呀!”

  张天杰听罢冷笑一声:“这话我现在才明白,以前你可没对我说过,闹了半天你这还有太上皇呢!这就冲你的面子,要不这两个人我是坚决不给。不过咱们得把丑话说到前面,这两个人要在他的寨里头,他乐意杀就杀,乐意养着就养着,贫道不管。他要把这两个人给放了,我是坚决不能答应。”冯奎章没有表态:“道爷你放心,我相信我师父不会那么办。”这话说的是模棱两可,大伙弄了个不欢而散。

  按下前面他们怎么议论暂且不说,单表老寨主巡山叟杜昆,把徐方、朱永杰带到了后山金斗寨。这金斗寨就是他养老的地方,老头儿一进寨子,两个徒弟从里面接出来了,一个叫云中燕李斌,一个叫陆地长鹤李杰。李氏弟兄躬身施礼:“师父,你回来了。”“回来了!”“那是谁?”“不必多问,到了里边就知道了。”

  杜昆吩咐一声把寨门关闭,回到大厅坐好。二李不明白又问:“师父究竟怎么回事?看你气色不好。”“儿大不由爷呀!我真没想到冯奎章堕落到这步田地。”杜昆就把前厅的事情讲说了一遍。

  俩徒弟一听:“原来这都是燕王的大将。”“是啊,我听说前山有事,这两天坐卧不宁,我是有目的到前厅看看,正赶上他们要杀人,为师要晚去一步,这俩人的命就没了。”“师父,那么弟子斗胆问一句,你把这两个人要来了打算怎么处理呢?”“你们两个都是四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说出话来跟孩子似的,你们想一想,燕王是有道的明君,燕王手下这些人都是令人崇敬的英雄,我们能袖手不管吗?这就叫忠臣孝子人人敬,佞党奸贼留骂名,为师老了,也得做点好事,我宁愿冒风险,跟冯奎章决裂,也得把这两个人给放了。”“老师,正像您说的那样,我大师兄不像当初了,现在他羽毛丰满了,手下什么人都有,别看您把这两个人要来,他没提出反对意见,您若把人放了,恐怕就得闹翻了脸。”“哈哈哈!徒儿,为师反复思想,这个金斗寨,我也呆到头了,鸣凤山跟我也没缘分了,我打算把这两个人送出去,我也就不回来了,你们下去把东西归拢归拢,明天咱就起身。”“那么,这两个人?”“给我请进大厅。”“是!”

  时间不大,徐方、朱永杰两人从外边进来了。这两个人不了解内情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心想我们跟这老头儿一不沾亲二不带故,他怎么就把我们两个给救下来了呢?不知这老头儿打的什么主意,他跟冯奎章是什么关系呢?杜昆知道他们两个人疑惑不解,赶紧站起来作自我介绍,把自己跟冯奎章的关系以及为什么救他们,说了一遍。二人闻听恍然大悟,朱永杰抢步躬身施礼:“老人家,你是我们的恩人,请受在下一拜。”徐方也跟过来了:“哎哟!老爷子,我是错疑了,闹了半天,你是天下最好的人,请上受我一拜!”“二位免礼!免礼!”让两个人坐下,吩咐摆酒。众人入座,他们边吃边谈。

  徐方就问:“那么杜老先生,这么说你是打算把我们放了?”“正是,休息片刻,天亮咱们就走!”“老先生,能行?”“放心吧,我相信冯奎章他就是一百个不乐意,跟我也不能抓破脸,我一定把二位平安送出鸣凤山。”“不过,老先生,也许我这个人得寸进尺。”“啊!徐方将军,有话只管讲在当面。”“老先生,我们可不是怕死,怕死我们就不进鸣凤山,我们来的目的,是救燕王。既然已经查实,燕王就在这里,我们哪能这样一走了事呢?老人家,我看办好事就办到底,得罪冯奎章索性就一下都得罪了。你能不能把燕王也给救出来?让我们君臣一块儿走。”朱森一听,这矮子多狠,这要求提得有多高。杜昆微微一愣:“徐将军说的也有一定道理,咱就试一试,不过成功与失败,我现在可不敢担保。”

  他们把话说定了,李斌、李杰从外边进来了,先给老师行礼,然后见过徐方和朱森。李斌转向社昆:“按您的吩咐,一切准备完毕!”“先不必着急,为师经过与徐将军、朱将军商量,还要办一件事,把燕王千岁也得带着走。你们两个人拿我一支令,到前边去要燕王!”“师父,这事不好办吧?那冯奎章能答应吗?”“不必跟他打招呼!你们直接赶奔八卦石牢,据我估计,燕王肯定在那押着,跟守门的说清,就说老寨主有令,要审讯朱棣,让他们把人交给你们带回金斗寨。”“是!不过,师父,万一他们不给人怎么办?”“不给也没关系,给我杀!”“是!”

  李斌、李杰转身到了外面,周身上下紧衬利落,把兵刃背在身后,带了八个人,拿着金斗寨的大令直奔八卦石牢。

  这个八卦石牢在哪里呢?就是鸣凤山的山环里,离前寨和金斗寨都不远,建在山脚下,离远处看,好像一座古堡,周围古树参天,用条石修的围墙,门还是铁的,里面房间错落,现在改为石牢,以前这里是放珠宝玉器的仓库,临时把燕王押到这里了,你要不知内情的,根本不会想到这里能押人。

  李斌和李杰领几个喽罗兵,迈步刚进石牢的院,迎面碰着个人,借灯光一看,是个出家的老道,这老道非是旁人,正是火龙祖张天杰。张天杰看了看李氏弟兄,他俩暗自吃了一惊。他们也认识张天杰,知道他最不是东西,心里纳闷儿,他来干什么?哎哟不好,夜猫子进宅不祥之兆。不容他们多思考,一闪而过,张天杰往外走,他们往里走,就这样分了手了。哥俩互相看了一眼,那意思是别耽误,咱们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到了石牢的院里头,李斌把掌中的大令往空中一举,高声断喝:“呔!谁在这值班?”

  东屋里头出来几个人,为首的是巡捕寨的一个寨主,此人姓文名中。文中一看是李氏弟兄,赶紧过来了,“二位,有事?”“嗯!这不是文寨主吗?”“正是我。”“寨主爷有令,要来提犯人朱棣,麻烦麻烦,把人交给我们吧!”“哟!这!请问是哪位寨主爷?”“寨主就是寨主,还有哪位?你看看大令!”“哎!是是!”李斌把大令往前一递,这巡捕寨的寨主把令接过来看了看:“哎呀,二位,这可不行!”李斌和李杰一瞪眼睛:“此话怎讲?这支令无效吗?”“不,不不!是这么回事,前边冯寨主有令,你没有看见吗?刚才来个道爷,特为传达冯寨主的令箭,说没有冯寨主的大令,这人谁也不能给!所以你拿的这支令不是冯寨主的,是老寨主的,还请恕小人……”

  他这话还想往下说,把李斌气急了,抡起手往脸上“啪”!就是一个耳擂子,把文中打得就地转了三圈。“哎哟哎哟”双手捂着肋帮子,鲜血顺着嘴角流出来了,打得眼前直门金星。

  李斌往前大跨了一步:“该死的东西!我问你,谁允许你这么放肆,老寨主的令箭反而不好使了,冯奎章的令箭倒统辖了一切,这谁给订的规矩?文中,别人不清楚,你还不清楚?这个鸣凤山是谁的?在创办这座山的时候就有你,你说这座山归谁管?”“二位,且息雷霆之怒,我什么都知道,不过呢,县官不如现管,老寨主现在退归林下,养老了,不是把权力都给了冯寨主了吗?所以我呢,就得听冯寨主的。”“放屁,我今天告诉你,我们是奉老寨主之命来的,老寨主有话在先,要把人交给我们处置,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抗令不遵者,杀!你想怎么的吧!要想活命,乖乖地把朱棣交给我们,要想死你说话!”

  这哥儿俩说着,一伸手“锵啷啷”拽出单刀往前一纵,就要下手。文中把嘴一咧,就跟吃了黄莲似的,“等一等,让我想一想。”文中双手抱着脑袋一琢磨:我这当官的尽受夹板气,你看,刚才张天杰来了,传达总寨主冯奎章的指示,说什么没有他的手今,不准把燕王交给任何人,你看看,放屁这么个工夫,老寨主又派人来了,非要朱棣不可,我怎么办?哎呀!他一看李氏弟兄白眼珠子挂血线了,看意思,我要不给人,他俩就动手了,我哪能打过他们哪!好汉不吃眼前亏,干脆我就给他们,然后去禀报冯寨主。冯奎章要有能耐,张天杰要有本事,你们去找杜昆算账去,跟我毫无关系。唉!就这么办。想到这,文中破涕为笑。

  “二位呀!你得谅解我的处境,你说怎么办?你们谁提人,我都没有说的。二位,我现在就开门,把人交给你们,怎么样?”“嗯!这还差不多。你要这么做,回去禀报我们老寨主,必有嘉奖!”“哎!我也不图嘉奖,只要二位不怪我就行了。”说着话,他甩过身子,“来人!”“有!”“把铁门打开!”“是!”

  这里靠着山,掏了几个洞,三层铁门,上边有象鼻子大锁,你就是有通天的本领也出不来,何况外面还有高大的院墙,还有人在守着。当兵的拿着钥匙,把三道铁门打开到里面去了。一会儿,四个人用软床把朱棣抬出来了,李斌和李杰一看,燕王昏迷不醒,身上盖着被子。“这是怎么回事?”文中说:“我也不知道,把这人交给我的时候就这样,里屋都不准进,我就在外面看着,谁知他是有病呢?还是给灌什么药了,跟我没什么关系。”“这是朱棣吗?”“那还错得了吗?寨主爷是这么说的。”

  李斌看看李杰,李杰瞅瞅李斌,两个人有点犹豫,心说这事坏了,不知道这是不是朱棣?若弄个以假乱真,可麻烦了,可事先又没见过燕王。又一想,抬回去看吧,但愿没有什么变化。“好吧!就这样吧,我们就走了!”“是是是!不远送!”

  李斌众人回到金斗寨,有人往里头通禀。徐方和朱森一听,半信半疑,就跑到院里去了。巡山叟杜昆也领着喽罗兵到了院里头。院里头是明灯亮烛,照如白昼。徐方先过去,把这被单子撩开,定神瞧看,确实是燕王,没有假,徐方的心放下来了。但再看燕王跟死的一样,摸摸心口,还有点热呼气,那脸上,面如黄铅纸,唇如靛叶青,两腮深凹,眼窝都塌下去了。徐方壮着胆子把眼皮撩开看看:“哎呀!眼珠瞳仁都快没了!”把他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回头问朱森:“你看!这怎么回事?”朱森也是门外汉,对医道是一窍不通,摸了摸还有点脉。徐方和朱森商议,不管怎么的,先尽快离开这里再说。

  众人把燕王抬到里屋,李斌把刚才的经过讲述了一遍。徐方一听,脑袋嗡的一声:“怎么?你们两个人看到张天杰了?”“是的,我们往里走,他往外走。”“坏了,坏了!老寨主呀,现在连我们带你们如同在虎口之中,你看着吧,一会儿非出事不可,三十六招,走为上计,咱们快快离开这里!”朱森也站起来了:“徐将军说的不假,现在你的处境也危险了,张天杰肯定不会拉好屎,那个姓文的寨主也肯定去告发,估计一会儿,他们就能来人。”

  杜老寨主坐在那里手捻长髯,眼睛不断地转悠:“嗯!二位不必着急,本寨主早就做好了打算,这个地方我不呆了,我宁愿赶奔扬州府,给燕王拉马坠镫,我也不愿意当这个寨主了,何况我要救你们出虎口。来人!传我的命令,全体集合!”

  这老头儿手下还有五六百人呢!到了这阵子,也不必保密了。就听得锣声响亮,一会儿院里黑压压站了一片。这里的喽罗兵都是原来的老人,都跟杜昆有一定感情。杜昆站在台阶上,高声宣布:“各位,我有件事跟大家谈谈。燕王千岁被妖道拿到这山里,我已把他救出来了,想把他送出山去。咱们都是老弟老兄的了,希望各位捧我一场,助我一臂之力,把燕王送回扬州府。哪位要能办的到,功劳可不小。但是,如果不乐意担这个风险的,我也不勉强,这里有的是金银财宝,你随便拿,只要你不阻拦我们的去路,你就是我的好朋友。诸位!乐意跟我走的,马上收拾东西,现在我们就要起程。”

  这五六百人,平日受老寨主恩惠,都跟杜昆是一条心,大伙恨透了赤发龙神冯奎章,没有不骂他是白眼狼的。如果老寨主不打救你冯奎章,你能有今天吗?啊!你现在有权有势,就跟老寨主作对,真是恩将仇报。

  老寨主话音一落,众人齐声喝喊:“寨主爷,你走到哪我们跟到哪,誓死相随!”杜昆十分感动。当即下令,“准备出发!”大家只带了些金银细软,随手应用之物。这时候车也套好了,这辆车就是给燕王准备的。现在朱棣人事不省,还得有人看护着。老头儿见车套好了,令人轻轻地把燕王抬上车,告诉徐方和朱森,“二位,老朽有个要求!”“你说吧!”“你们二位就专门在车上护理王驾千岁,别的什么也不要管。比如说,在下山途中遇到麻烦,你们也不要管,自有老朽和两个弟子承担。我们就是把天捅漏了,把地砸塌了,你们也不要管。要没有你们什么事都好办,你们要一露面可就麻烦了,懂吗?”“好吧,一切听您的安排。”

  燕王上的这挂车是新车,大白马驾辕,一匹大青骡子拉长套,两旁两匹大红马拉着帮套。车老板要驾驭得好,一天一夜就能回到扬州府。两人进了车,把车帘子撩下了,里头一团漆黑,朱森在左,徐方在右,扶着燕王。他们心里着急啊!盼望能回到扬州府,找名医给燕王调治,可能这命能保住,要一耽误,那就全完了。徐方撩开帘子往外看,外面都集合好了。杜昆、李斌、李杰也都上了战马,众喽罗后边跟随,离开金斗寨,直奔后山。

  杜昆是鸣凤山的创办人,自幼在这山里长大,对山上的地理环境特别熟悉,哪儿有近道,哪儿有密路,哪儿没关卡,哪儿易通过,他是了如指掌。走前山虽近,但是哨卡太多,不易通过;后山虽远,但只有两道关口,硬闯也能闯过。只要过了口子,一上官道,冯奎章再追也来不及了。老寨主心中着急,催促众人加快脚步。“弟兄们!大家辛苦一点,快!前边快走!”只听得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马蹄声。人们知道形势紧张,都紧趱了一程,约半个时辰,就出了后山。前面有一座山口,叫乱石沟,转过乱石沟,地势就好走了,再往前去二十里地,就上了官道。

  杜昆眼前一亮:“弟兄们,快!”可是大伙刚走到乱石沟的边上,冷不丁就听见一棒串锣响,并放出两道烟火,接着伏兵四起,把道路给拦住了。杜昆一愣,心里头拧了一下,坏了,冯奎章在这设下埋伏了。杜昆在马上伸脖一看,人不多,也就百八十人,为首的是黑胖子,手中提着斩马刀,脸上带一道伤疤,头发有点发红。这人四十来岁,杜昆还认得他,是巡捕寨的副寨主陆朋。老头子琢磨陆朋在这儿,这是例行的公事,平常这也有卡子。他让喽罗兵往左右一闪,马往前提到了这伙人的面前:“对面是陆寨主吗?”陆朋一看,怎么这么多人,原来是老寨主驾到。陆朋赶紧把刀交给喽罗兵,来到老寨主的马前,一抱拳:“老寨主,有失远迎呀,请恕罪。您半夜上哪儿去?又有车,又有人的?”“陆寨主啊!有很多话我没法说,我打算串个亲戚,溜达溜达,要借路而行。”“是是!是这么回事,您多久回来?”“多则三月五月,少者半月十天,就回来了!”“请问老寨主,您这次远行,冯寨主知道不知道?”“我业已跟他打过招呼了。”“呵!那!您可有那个?这么长、这么宽、这么厚的这……”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着,杜昆看出来了,他比划的是要大令。杜昆把眼睛一瞪:“陆朋!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我离开鸣凤山还得有冯奎章的大令吗?嗯!”“不!我不敢这么说,当然您是不用啦,可后面这么多人呢?”“都是我的人,如果冯奎章怪下来,由老朽承担,快把道路闪开!”

  老头说着话一抬腿,“咯(口楞)”把大枪摘下来了,二话没说,在马上练了两趟枪:“陆寨主呀!这两天我可有点脾气暴躁,老想杀人,手可有点刺痒,谁要是惹我的麻烦,叫我不顺心,我可不客气了,你明白吗?”“哎哎!明白!明白!”陆朋琢磨这老头子可够厉害的了,干脆我把道闪开得了,别找麻烦。他往旁边一纵身:“老寨主,请!请!”这人往左右一分。

  如果这时出去也就出去了,就这么一道关卡。哪知正在这么个关头,就听身边背后,马挂銮铃的声音,有人高喊:“别放他们过去!拦住!冯寨主来了!”“不能让他们过去!我来了!”夜深人静,这声音传出很远。陆朋一听,是总寨主赤发龙神冯奎章的声音,这小子马上横刀,把去路给拦阻住了:“老寨主,不是我不让你过去,你听见了吗?总寨主来了,有话你跟他去说。”这时候赤发龙神催马就赶到了,双手一抱拳:“师父!慢走!弟子特来送行。”

  此正是:

  早知今日多磨难,

  当初何必把权交。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