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二十八回 访燕王夜宿桃花寨 探虎穴深入鸣凤山

  徐方和朱永杰随着张平化来到桃花沟的桃花寨。徐方借着月亮光一看,哟!这里风光太美了,如果三月到这,桃花盛开,那就美如画了。这里两面是山坡,当间是平川,这座村庄就在平川上。有那么十几家住户,也在高坡上散落着,周围都是桃树。等他们来到街心,到了一座门楼的前头,车子停住了,张平化先下了车,请徐方、朱永杰下来,这阵有人叩打门环,时间不大,里面挑灯笼出来不少人,为首的一个小伙子,二十多岁,头带纱巾,身穿箭袖,外面披着斗篷,腰里挂着把刀,一边往外走一边喊:“爹!上午我就接着你的信了,你怎么这样晚才回来?”张平化说道:“儿呀,咱俩差点见不着面了啊!话长了,到屋里再说吧,恩公来了。”“谁?”“这二位。”张平化用手往后一指,这小伙子也摸不清怎么回事,过去行了行礼,“往里请吧!”

  大家进了厅堂,家人们卸车,往家里搬运东西,不必细说。张平化吩咐一声:“多点几颗蜡,让屋里亮点。”徐方借着灯光看明白了,小伙子长得挺漂亮,面如银盆,扫帚眉,大眼睛,太阳穴鼓鼓的,两只眼睛雪亮,一看就是练武的。而且,很有点武功,从这眼睛就可看出来。张平化把儿子叫过来一介绍,儿子叫张绍山,另外指了指徐方和朱永杰:“这二位,我还未来得及问二位尊姓大名呢!孩儿,这是我的恩公。是这么这么回事……”他把路上遭劫,怎样遇险,这二位怎样帮忙的经过讲述了一遍。张绍山一听,眼睛瞪的多大:“哎呀!是这么回事,好险哪!爹,若没有这二位帮忙,你们这些人都回不来了!”“可不是吗!”小伙子二次过来,跪倒给徐方、朱永杰磕头。徐方说:“起来起来!甭客气了,这点小事,行大礼干什么!”这小伙很热心,含着泪说:“如今我一家人能团聚,都是二位给的,不然我们是家败人亡呀!二位别走了,无论如何在我们庄子上多住几天。”吩咐手下人,准备酒宴。张平化利用这机会到内宅看看老伴儿和女儿,一家子都见了面,没多说什么,又到前厅来陪伴客人。

  时间不大,酒宴摆好,请朱永杰、徐方上坐,这爷俩在侧座相陪。三杯酒入了肚,张平化满面春风:“哈哈哈!恕老朽直言,这一路上,我没敢动问二位尊姓大名,现在在这酒席宴前,有这时间唠这事了,敢问二位是谁呀?能不能把尊姓贵名赏下来?”

  徐方看看朱永杰,本不愿意报名,别的倒是不怕,一旦有人认出来,麻烦,但又一想,这父子非常至诚,要说瞎话吧,觉得不合适。“唉!好吧,也谈不到尊名贵姓,拿我来说吧,免贵姓徐,我叫徐方,这位姓朱,叫朱森,字永杰。”

  徐方这话刚脱口,这爷俩噌就站起来了。“哎!那么请问,你就是明太祖朱元璋手下有名的上将徐方吗?听说这位姓朱的还是当今皇上的本家爷爷,也是了不起的英雄,是他吗?”“对呀,二位坐坐,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唉呀!恕老朽眼拙,我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是你们二位,我就烧高香请,也请不来呀!”重新又要行礼,让徐方死说话劝给拦住了。给这爷儿俩乐得手舞足蹈。觉得家里头能来这样的客人是无尚的荣光,家人们也交头接耳,面有喜色,敬酒敬得更勤了。

  张平化给他们俩满完酒才问:“二位,我可不该问这话呀!怎么金身大驾到了深山野岭之中,你们有事吗?不然绝不会到这地方。”“唉!一言难尽哪!我看你们爷俩也是正人君子,那就无话不说了,是这么回事。”徐方也没隐瞒,就把燕王丢了前后的经过详细向他们爷俩说了一遍。最后他说:“二位,你们是本地人,也不用报我们别的恩,能不能给我们指点迷途。倘若能帮着我们把燕王请回来,你们就算报了恩了,另外也立了大功。请问,附近有没有什么贼寇?有没有什么可疑之人?请你们如实告诉我们。”

  老头儿瞅瞅他儿子,张绍山就一愣,徐方看他那一停顿,就知道有话,但是还不敢说。“怎么的?小兄弟,有话说吗,咱们都是自己人。”“唉,徐将军,既然如此,那我就说啊!燕王千岁在什么地方这我可不知道,我就知道一件事,在桃花沟正北,有一座大山,是鸣凤山的主峰,叫金斗山。金斗山上有几家寨主,这头把金交椅的总辖大寨主,外人送号赤发龙神,叫冯奎章。冯奎章有四个儿子,冯云龙、冯云虎、冯云彪、冯云汉。现在这老冯家父子,整个控制着鸣凤山,手下能有一万多人马,听说他们还要造大旗,造锣鼓帐篷。另外上他们这山上来的人有和尚、老道、尼姑、外国人,什么样的人都有。我为什么清楚呢,因为我们这个桃花沟是个咽喉要道,往来的人多数在我们这里打尖儿。你明天白天就看清楚了,我们这有好几座店房,因此,我从侧面得知这个消息,我方才是这么想的,是不是燕王失踪能与鸣凤山的贼寇有关?但是又怕没在那,因此我吞吞吐吐不敢说。”

  朱永杰把酒杯一蹾就站起来了,这可是重大发现:“那么请问少庄主,你跟这鸣凤山有什么往来吗?”“没有!咱们是奉公守法的良民,怎么能跟贼人往来呢?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他现在是山头占住了,手下人马也多,咱也得罪不起,官军又不敢剿山,如今这成了三不管的地方了,它就成了气候。这冯家父子,表面上称为公道大王,说好狗护山林,好汉护山村,兔子不吃窝边草,所以他手下的人,一般都不在鸣凤山作案,如果说作案的,那都是外来的,像我爹遇上的那一帮,那就不是鸣凤山的人。另外,冯家父子都公买公卖,你比如说吧,摊派粮,要款,都是公平合理,不瞪眼,也不发威,上我们这里征集粮食来了,该给多少钱就给多少钱,我们送去牛羊,他也加倍给钱,就这么的我们是互相利用,他也不愿得罪我们,我们也得罪不起人家。”

  朱永杰跟徐方一咬耳朵:“这么办吧,现在咱俩也没事,不如就到鸣凤山溜达一下,看看这冯家父子是干什么的,与燕王的丢有没有关系。如果燕王在这,就更好了,要不是他们干的,也没有功夫捅马蜂窝,干脆咱们另想主意。”

  他们俩这一小声说话,张家父子听见了。张平化把椅子往前挪了挪:“二位,老朽本不该多事,但是我插两句,因为你们二位是恩公,我得另眼看待,你们二位刚才商议是不是打算进鸣凤山呀?”“对,我们打算去看看,找找燕王的下落。”“不行啊!我也不怕你们二位不爱听,那可是龙潭虎穴,去不得呀,我儿经常跟我说,现在鸣凤山修的,有外罗城,石头城,一步一个哨兵,一步一个埋伏,那是铜墙铁壁,天罗地网。方才我儿也讲了,他们跟许多外国人都有交道,你们二位要上那里溜达,是凶多吉少。”“哈哈哈!罢了!我说老头儿,你的心还是不错,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呀?我们如果不亲自去看看,怎么能知道燕王在那还是不在那里呢?”

  张绍山说话了:“爹,二位,我出个主意,如果二位相信的话,明天我替你们上山去看看。”“你管?怎么回事?”“有这么个原因,山上现在又要粮食又要草,三天以前给我们桃花沟下了个通知,要二百担粮食,一百车草,如果有牛羊也要送几头去。现在我正在给征集,快够数了。是不是就借这个机会,我进一趟鸣凤山,打听打听燕王在没在那,这就省得你们二位去冒险了。”“这个主意好是好,不过,我说少庄主,我不是不相信你,你没有见过燕王,你怎么能知道他在没在那?再说,这是军事秘密,你怎么打探得出来呢?还是我们跟着你去为妙。”“怎么?你二位也去?”“对,我们也去。”

  小矬子眼睛一亮:“我们两人化化装,夹在你们送粮草的人群中,带我们进了鸣凤山,到了山上你就甭管了,这事交给我们俩了,你看怎么样?”“那太冒险了。”“这你不要管,你不必担心我们,你敢不敢吧?你若怕受我们的株连,我的话算白说,要不怕,你就这么办。”“我不怕,方才我不是说吗,我爹是二位给救的,没有你二位帮忙,我们不是家败人亡了吗?这点小事,我能害怕?”就这样,他们又商量了一些具体的细节,各自安歇。徐方、朱森几天乏累,今天算睡了一个安稳觉。

  第二天,张绍山把一切准备就绪,日上三杆,徐方和朱森才起来。洗漱吃饭,不必细表。

  徐方个小,打扮成张绍山的书童,朱永杰扮作保镖。装扮完毕,众人赶着车,拉着粮草,牵着牛羊,这才上了路。

  张绍山在队伍前边,骑着马,挂着刀,还带了一条大花枪。徐方和朱森紧紧跟随,一边走一边想,但盼燕王能落到鸣凤山,如果这一次再扑空了,找不着,越往后越麻烦了。他们屈指一算,燕王从丢失那天到现在,快十天了,这人还在不在人世,难说啊,想到这,心里跟开了锅一样。当日头偏西的时候,徐方抬头一看,远远看着山口了。再到近前一看,这两座山口,真是鬼门关,山头上军旗飘摆,影绰绰看着人了。这地势十分险要,两座山头横架一座天桥,在天桥上有巡风放哨的喽罗兵,真是一夫当关,万夫难开呀。在两座山峰的前面,挖了一条沟,这条沟长约有几里地,宽约三丈,深不见底。

  张绍山一行人马到了沟边,被天桥上巡逻的军兵看着了。双手拢在一起喊:“站住!干什么的!再往前来,要开炮了!”张绍山把丝僵带住,马鞭挂好了,大声喊道:“弟兄们!大家不要误会,我是桃花寨来的,我叫张绍山,给你们寨主爷送粮草来了!”有的喽罗兵认识,因为一年得打几次交道:“少庄主来了,赶紧请进,我们这就放吊桥。弟兄们,都是自己人,放吊桥!”有人摇辘辘把,吱呀呀、吱呀呀……吊桥放下来了。这个巡逻放哨的小头目,单手提着鬼头刀,也到了对岸,来到张绍山马前,笑哈哈一抱拳:“少庄主,挺好?”“哎哟!托大家福,很好很好!”张绍山甩镫下马,小头目向后看看,“送来这么多东西!还有牛羊?”“可不是吗,我要见你家寨主,把东西如数献上。”“哈!我们寨主爷正等信儿呢,老实对你说吧,人家其他的地方早把东西送来了,你们桃花寨落后了!”“这两天因我家里有点事,我爹刚从瓜州回来,这事耽误了几天。”“没说的,没说的!往里请,往里请。”说着话,过了吊桥。众人也推着车,一辆挨着一辆,紧跟着那牛羊也过了吊桥。

  张绍山进了外罗城,把这数目往上一献,头目经过验收之后,把一切手续给办完了。“少庄主,一会儿你就到巡捕寨来开钱。寨主爷关照,今日给双份,一斤粮给两斤的钱,一头牛给两头牛的钱。”“寨主爷怎么这样大方?”“哈哈,我们山上有喜事,另外少庄主,你算来着了,今儿个你可不要走,我们山上要开英雄大会,大请客,你算来着了。”

  徐方一听,心里一动,嗯,无缘无故他们开什么英雄会?为什么请大伙吃饭?会不会与燕王有关?徐方是胡想乱猜。

  张绍山和众人在小头目的带领下,越过一道道哨卡,顺着盘山道,就来到鸣凤山主峰的半山腰。这个地方群山环抱,是一块盆地,地势较为平坦。中央大寨就修在这里。本来这地方原来有一座大庙,叫玉佛寺。现在把玉佛寺改成了鸣凤山发号施令的总机关,经过大兴土木,修了前八寨,后八寨,左八寨,右八寨,外加中八寨,占的地方不小哇。徐方他们跟着往里走,穿过两道大门,正中央进了中庭大厅的院子,门上有八名削刀手,一看是小头目领来的人,不敢阻拦。进到院里,小头目一笑:“少庄主,稍候片刻,容我通禀。”

  张绍山带着人就站在这里,徐方和朱森利用这一个机会,放眼往四外观看,就见这院里头,一色用青条石铺地,非常平滑,四外是高高的围墙,都是就地取材用条石修成,光这院子占地约有三亩左右,靠着房下一拉溜还有四口养鱼大缸,靠着墙还种有各样的花草,再一看中庭大厅是十间,把玉佛寺的牌子摘了,换上聚义厅三个大字,每个字都有一人高,完全用金色把它涂了。廊檐之下,挂有八个宫灯,每盏灯下都站着两个当兵的,别看是喽罗兵,年龄都在二十岁往上,二十五岁往下,一个个精神抖擞,每人手中都拿着斩马刀。正门那挂着珍珠帘子。

  等了片刻之工,就听到大厅之中有人连说带笑走出来了。“哈哈哈!客人在哪里?”“回寨主爷,就在院里等候。”“待我观看!”珍珠帘子有人给撩起来了,从里面一闪身,走出五个人来。徐方偷眼观瞧,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五个人的个头一般高。为首之人约五十多岁,只见他肩宽背厚膀阔腰圆,平顶身高能有一丈一尺还挂零,头如麦斗,眼赛铜铃,阔口咧腮,颏下一副须髯,满头红发,往身上看,穿着对花员外氅,腰里系着丝绦,下面是胖袜云鞋。在他身后那四个人都是年青的,一个是黄脸,面如淡金;一个是白脸,面如美玉;一个是红脸,如同晚霞;一个是黑脸,好像是锅底。就见四个年青人,真是高人一头,奓人一膀,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头上都顶着牛皮盔,身穿牛皮坎肩,下边是牛皮战裙,脚上蹬着牛皮战靴,每人的腰里都挎着一把利剑。这四个人,一点表情都没有,瞪着眼睛往左右一分。正中央这老者下了台阶,奔张绍山来了。徐方心里暗想,好凶啊!这是谁呀?难道说,这就是老庄主向我介绍的,冯家父子?一点不错,这正是鸣凤山的总辖大寨主冯奎章父子。

  就见赤发龙神抢步来到张绍山面前,一抱拳:“少庄主,欢迎光临。”张绍山急忙以礼相还:“寨主爷,你太客气了,我算个什么东西,还劳你金身大驾亲自迎接。”“别客气了,你身后这是……”“这都是带来的人,四个书童,四个保镖。”“啊!那都是自己人喽!往里请。”说着话携手揽腕,把张绍山让进聚义大厅。徐方和朱森,低着头也跟着进来了。

  分宾主落座之后,徐方就站在张绍山身后,他个小,比那椅子靠还矮那么一寸,谁对他也不注意,所以他在后头可以看一看大厅里的形势。徐方瞪眼一瞅,大厅的正中有八扇屏风,屏风前面是一张办公桌子,兰绣屏金的桌围子,桌子的后面,是一把高脚椅,蒙着虎皮,这是赤发龙神冯奎章的座。往两旁观瞧,雁翅排开,全是桌案,每个桌案的后面都有一把高脚椅。徐方一看,大厅里的人们几乎都坐满了,黑的、白的、丑的、俊的、高的、矮的、瘦的、胖的,什么模样的都有。对别人他不注意,里面有几个人他太眼熟了,不看则可,小矬子一看出了一身冷汗。什么原因?他往上首这张桌上一看,坐着个出家和尚,这家伙跟吃了苦瓜似的,面无表情,大嘟噜腮,蛤蟆眼,正是韩宝的老师哭面佛冷然。往下垂首一看,坐着个老道,这个老道大身材,大鼓包,驴脸大下巴,须髯飘撒前心,两只三角眼,放出两道寒光,正是火龙祖张天杰。在他旁边坐着一人,头上带着斑卷荷叶乌金盔,体挂掩心甲,外罩皂罗袍,腰悬着宝剑;往脸上看,长的豹头环眼,这正是苏州大帅张九诚。张九诚在苏州政变之后,因为部下不服,发生内乱,他儿子张大刚、张大强也被人杀死,他逃到这里来了,徐方对这几位太熟了。

  徐方只觉这眼前一黑,双腿发软,心说不好,怎么这些王八蛋都凑合一块儿了。哎呀,幸亏我们来了,今个我们要不来,谁知道这帮小子在这里聚会。你看着吗?这事还麻烦了。徐方心里头这么盘算着,偷眼看看朱森。朱森瞅着徐方微微点点头,两个人都心领神会,都记在心里头了。在这个场合里他们不敢说话,恐怕被人认出来,因此把那头低得更低了。

  赤发龙神冯奎章坐在正座上,跟别人介绍:“众位,方才我又来个好朋友,这位姓张,双名绍山,是桃花沟桃花寨的少庄主,我跟他的父亲有多年的交情。可以说是有连山之好,数年来,我们不是要粮就是要草,都是桃花沟供给,没有一次耽误的,因此我们两家交情莫逆,既然是我的朋友,也是在座的各位的朋友,大家不要另眼看待。”“寨主你放心吧,咱都是自己人。”张绍山站起来向大家施了个罗圈揖,表示敬意,然后归座。

  张绍山把礼单拿出来往上一递:“寨主爷,我爹刚出远门回来,本想亲自把东西送来,但是上了年纪的人了,心有余力不足,因此派我来的,望求寨主海涵,这是礼单一份,上面开列的数目,请过目。”冯奎章拿过来一看上面写着送了多少粮,多少草,另外还有牛、羊若干只。张绍山说:“粮食任凭寨主爷给赏,你给多少钱都行;我爹讲的,牛羊我们分文不收,是奉送给寨主爷的。”他一说这话,冯奎章乐坏了:“少庄主,我没少沾光呀,你们父子动不动就不要钱,让本寨主于心何忍哪,今天可不行,我要给双份的钱,一点都不能少。另外请你回去转告老庄主,希望他改日到我山上来做客,我们山上有喜事,你呀!也不要着急回去,也要住个三天两天的,我让你开开眼,见见世面。”张绍山一听,这话里就有话,他嘴里含糊其词:“那好,好!”又归了座了。不便多问,大家寒暄了几句,一边喝着水,一边闲谈。

  徐方心里着急,今日我来是为燕王来的,怎么都不提燕王这茬呢?到底在没在这?若不在,我们赶紧另打主意,别捅这马蜂窝;若在这里,我把这帮家伙都宰了,要救出燕王。他一着急,把手指头伸出来了,就捅座上的张绍山,正好捅在张绍山的腰眼上,张绍山一回头,看见了徐方的眼神,马上就领会了徐方的意图。“嗳!寨主爷!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少庄主你怎么还客气呢?有话就说嘛!”“寨主爷,方才你说让我开开眼界,长长见识,不知此话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没有什么急事,我打算告辞,我爹身体不太好,我回到庄里还有事。”“少庄主,你不要急,你现在不明白,一会儿就明白,我给你介绍一个人。诸位,你们想开眼吗?”“想开眼,寨主爷,这位庄主没来以前你就说了,既然庄主已问到这里了,你不是让咱大家都开开眼吗?干脆,现在大伙已都来了,你就让大家开开眼吧!”

  赤发龙神点点头:“众位少坐片刻,来人!”他一回头,把他大儿子冯云龙叫过来了:“拿我一支令箭,到后边,如此这般。”“遵令!”冯云龙带着八个军兵下去了。赤发龙神照样在这说笑。

  过了有一顿饭的功夫,冯云龙回来了,把令箭往桌子上一放:“爹爹,儿交令。什么时候把他带进来?”“你退在一旁。来人,把人带进来!”“喳!是!”有人把帘拢一挑,就见架进一个人来。这个人用黑布口袋装着,口袋嘴扎着,谁也看不清五官,往大厅地当央一放,把口袋嘴给打开了,往下一褪,把里面的人露出来了,就见此人散发披肩,昏迷不醒,眼窝深陷,颧骨突出,两只手被绳子捆着,两条腿也捆着。后边的人看不见,哗啦一下都站起来了。徐方他们这座是末座,离门不远,靠前边,所以他们看得清楚,此人并非他人,正是燕王朱棣。朱永杰脸都涨红了,热血沸腾,恨不得往前一纵,把燕王夹起来逃出鸣凤山。但是,脑袋稍微这么一热又冷静下来了,这是不可能的事,你再着急,头脑也要保持清醒,因此他俩急得汗珠子都下来了。燕王现在身体还没复原,你别看这么些天了,看来这个病还加重了,瘦得都有点脱像了。赤发龙神用手一指:“各位,看见没看见,有没有认得他的?大概有很多人没见过,本寨主向你们介绍介绍,此人就是老皇帝朱元璋的四儿子燕王朱棣!”“啊!朱棣?……”一阵大乱,众人交头接耳,议论不止。

  冯奎章继续说:“那么有人要问,燕王怎么会落到鸣凤山?你们用什么办法把他弄来的?把他弄来的目的想干什么?我下面要谈这几个事。众所周知,乱世出英雄,有道是天下者,人人之天下,不是一人一姓之天下,有德者居之,无德者失之。当今,英雄辈出,各霸一方,能兴风的兴风,能行雨的行雨,我不隐讳我的观点,我也打算当当皇上,我想在座的诸公也皆有此心哪。那光在这说,不行啊,得干真格的,因此,我搬出个人来,这人又搬出一个高人,深入虎穴,从扬州府把他给弄出来了。”“是呀!寨主爷,谁这么大的胆子?哪位高人,能不能让我们见识见识呀?”“对呀,哪位干的这样漂亮的活?”徐方和朱森也有这个心思,究竟是谁进的扬州府,把燕王给背出来的?这小子是罪魁祸首,不能饶他。众人一喊,代表了他俩的心愿。

  冯奎章点点头:“我今天就是想给诸位介绍介绍此人,来呀,请壮士!”其实那人在外面等着呢!时间不大,有人一打帘栊,“噔噔噔”走进来个人。徐方和朱森一看,也吃了一惊,闹了半天走进来这人是个女的。再看这女子,周身上下火炭红,头上是大红色绢帕幧头,身上穿的大红色紧身小袄,扎着十字袢,汗巾煞腰,大红的弯弯战鞋,鞋上还有一朵红绒球,外面披着大红的披风,腰里挂着宝剑,斜背着百宝囊,往脸上看,瓜子脸,尖下颏,弯弯的眼眉,一对大眼,鼻似悬胆,面如桃花,满嘴整齐发亮的白牙,也就在二十五岁上下。就见这女人,满脸带着严肃,从外面进来一直来到桌案的前头,飘飘万福:“参见寨主爷!”“免礼平身!请坐请坐!”这个女人在侧座坐下了。冯奎章给大家介绍:“众位,这位可是个了不起的英雄,是在我们这乱世之中飞出来的一只彩凤。我给大家介绍介绍,她有个绰号,叫飞天魔女,名叫龙云凤,乃是火龙祖张天杰的得意门徒。”

  这时就见火龙祖捻着须髯,三角眼转着,满面带笑。徐方和朱森一听,闹了半天是张天杰的徒弟,这个女淫贼,你放着正道不走,干这种邪阴的事,我二人岂能容饶于你。把徐方气的忘了什么场合了,往前迈了一步,吓得张绍山狠劲掐了徐方大腿一下,他才返回原位。徐方自己也吓得偷眼看众人,觉得没人注意他,这心才放下来,暗中想道,总算没有捅了娄子。

  此正是:

  忠心耿耿,一心只为救英主,

  侠肝义胆,哪顾个人安与危。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