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二十回 黔宁王兵发两军阵 郑国公阵前劝沐英

  朱沐英领兵带队到了南京,太皇太后亲自把他接进宫中。由光禄寺安排,大摆宴席,小皇上和在京的四品以上的官员全部作陪,给朱沐英接风洗尘。当晚送他到会同馆休息。

  第二天,太皇太后在养心宫又召见了朱沐英,沐晟也去了。朱沐英现在有三个儿子,长子叫沐春,长得非常漂亮,相貌酷似他母亲宁彩霞,现在留守云南;三子叫沐昂,年方十二岁,也在云南府中,还是习武攻书的时候。只有这个二儿子沐晟跟着他一块儿来了。朱沐英还特别喜欢他这个二儿子,一者沐晟和自己的长相一般无二,二者他生性爱动不爱静,好走马舞锤,而且锤法也好,和自己的性格相同,所以朱沐英对他就有点偏爱。这些情况太皇太后也知道。她为了笼络朱沐英,为她这摇摇欲坠的朝廷出力卖命,对沐家父子表现了特殊地亲近。她当时便亲口加封沐展为定远王,小皇上当然得照准了,有人问了,按照大明朝的规定,不是皇子不能封为亲王,沐晟咋封了定远王呢?这事也有它的根据。咱不是说了吗?朱沐英是朱元璋的干儿子,也沾了点皇室的边,何况现在朝廷正在用人,这样可以叫沐家父子为他们读命呀,所以沐晟也被封成了亲王。这沐晟那简直是高兴得不知道东西南北了。太皇太后又赏给沐晟一面金牌,金牌上錾着“横勇无敌”四个字,亲手挂在沐晟的脖子上。沐晟这回更是飘飘然了,他就认为我们爷们受到这种礼遇,谁能比得上?我要到了阵前就得玩儿命,就得亲手抓住朱棣、田再镖和常茂,才能报答太皇太后对我们的恩德。

  朱沐英还没有发兵呢,韩金虎二次告急的文书又到了。朱沐英一看,不能再呆了,便进宫觐见太皇太后,请求兵发扬州。太皇太后那是求之不得呀,自然是正中下怀,马上照准。当天下午,太皇太后和皇上又赐宴奉天门,百官饯行于龙江驿。朱沐英父子又一次谢恩,这才带着二十万大军浩浩荡荡赶奔扬州。

  韩金虎事先已经得着消息了。一听说是朱沐英来了,他心里就堵了一块圪塔。为什么呢?第一,他与朱沐英向来不和,而朱沐英过去和常茂等人则是感情甚笃,一旦朱沐英口是心非,背叛了朝廷,和常茂等人勾结起来,将是不可设想啊!第二,他这个人是骄横惯了,平时目空一切,盛气凌人,如今要是朱沐英一来,他还敢吗?因为朱沐英是王爷,先皇的干儿子,而且手握重兵,他无论如何也不敢和朱沐英碰啊,那就得点头哈腰去听朱沐英的了。他又觉着憋气。这时候他又接到了太皇太后的密诏,一方面说朱沐英父子这次表现很好,要他们俩通力合作,别闹矛盾,我们现在就指望着朱沐英了。另外又告诉他,要监督朱沐英的行动,如果他念及与常茂等人的旧情,有反叛朝廷的苗头,韩金虎便可以不用请示朝廷而当机立断,进行全权处理。还没有打仗呢,两个人就分了心了,这仗还能打好吗?

  这一天,朱沐英的大队人马来到扬州城外,韩金虎亲自出城迎接。见了朱沐英是甜言蜜语,一味地奉承。朱沐英本来瞧不起韩金虎,看着他就别扭,可是想起太皇太后的嘱咐,不得不与他寒喧两句。

  朱沐英传令,中军随他进城,其余的人马在城外扎下八门金锁大阵。一会儿工夫,营寨扎下。韩金虎一看,嗬,这朱沐英比以前长能耐了,看他排兵布阵非常老练,调动有方,杂而不乱,军队训练有素,进退有序,也不禁暗挑大拇指,他也不敢小瞧了。

  韩金虎陪着沐家父子进到帅府,当晚设宴款待两位王爷。韩金虎表现得非常殷勤,也很谦恭,过去那种狂妄自大的神情一扫而光。酒席宴前,朱沐英详细询问了自从开兵以来的情况,韩金虎一一作了说明。朱沐英听罢不住地点头:看来是一场硬仗啊!没想到常茂、田再镖、花茂、丁世英、于皋等等这一帮小哥们儿都在对面,保了燕王了,而且老英雄胡大海也在那边,现在我们都成了两国的仇敌,这要见了面可怎么说呢?叫我怎么开兵见仗啊!朱沐英心情茫然,不愿多饮,草草收席。

  第二天,燕王的大军开始了进攻。那位说了,高邮城夺下来以后,这么些天燕王怎么没有打扬州,等到朝廷大兵来了,才来攻打呢?你哪里知道这打仗的路数啊。扬州是个大城,那里城高壕深,本身也有好几万人马,是那么容易夺取的吗?燕王和田再镖他们是分兵夺取江北的其他城市,比如东台呀,海安呀,泰州呀,等等,这些地方是传檄而定,现在扬州就成了江北的一座孤城了,因此今天才来进兵。

  朱沐英听到城外炮声震天,急忙升坐大帐,韩金虎、马兰都来了。所有战将两旁侍立。蓝旗官进帐禀报:“报王爷和监军得知:反叛朱棣领人马杀到扬州城下,讨敌骂阵,请令定夺。”“再探!”“得令!”

  韩金虎急忙欠身问道:“王爷,朱棣来势甚汹,我们该怎么办呢?”“有什……什么说的,兵来将……将挡,水来……来上掩,你守住扬……扬州府,待本王……王出兵。来呀,点……点队。”

  朱沐英点了三万生力军,带着儿子沐晟,开城门来到两军阵。阵势摆好了,朱沐英立马纛旗之下,手分双锤往对面观瞧,头一眼他就看见常茂了,老了,雌雄眼还是那么大,可是胡子长得不短了。再往两边一看,又看见了田再镖、徐方,他恨不能跑过去和他们抱在一块儿,好好地亲近亲近,但是不行啊,现在是两国的仇敌。朱沐英勉强控制住激动的感情,把心情平静下来,这才双脚点镫马往前提,两柄大锤一晃,向对面喊话:“呔!对面可……可是燕……燕王朱棣吗?既然……然叫阵,为何不……不来答……答话。”他避免跟那些好朋友照面,这才点名叫燕王出阵。

  朱棣早就知道是黔宁王朱沐英来了。沐家父子在南京受的那种礼遇,细作已经向燕王作了详细的报告,为这件事他们还开了好几次会,主要就是讨论如何收降朱沐英。常茂和田再镖在燕王的面前打了保票,说朱沐英来,肯定不是出于自愿,而是被逼无奈,我们哥们儿交情不错,而且他也深明大义,也恨韩金虎,我们一定能够把他收降。最后决定,与朱沐英开兵几仗,最好是不伤他手下的人,以免抓破脸不好收场。所以燕王这次出兵亮队,不是为了抢夺扬州,而是为了收降朱沐英。

  燕王一看朱沐英指名点姓要找自己答话,也明白他的意思,便把黄骠马一提,来到阵前。两个人相距不过两丈,燕王把马带住,躬身施礼:“前面是哥哥黔宁王吗?小弟朱棣礼过去了。”

  朱沐英一看,现在的朱棣也跟当初大不相同了。当年那是一个白面书生,温文典雅;现在一看,真是饱经风霜,飒爽英姿,不愧为三军的统帅。他从心里讲还是赞成朱棣的,可是现在见了面,要动手打仗,说什么好呢?他眼珠转了转,想了一套词:“免礼。你是我……我兄弟?”“不错,正是小弟朱棣。哥哥,你是从云南来吗?路途之上辛苦了。”“朱……朱棣呀,不用说……说这些废……废话,这都没……没用。我这……这次来,主要是跟你……你说件事。我们都……都是藩王,吃着朝……朝廷的俸禄,你怎么能……能以下犯……犯上呢?口口声声挂……挂孝出征,你这样……样做对……对吗?我知道……道你是个……个明白人,一时激……激动,做点过……过头的事,也不奇……奇怪。你要能拿……拿我当哥哥,能听我……我一句话,收兵撤……撤队,你我还……还是好……好兄弟,两边的军……军队还……还是一家人,从今以……以后,咱们共……共同建设大……大明帝国,共同对……对付藩邦,要不咱……咱们自家动……动手,两败俱……俱伤,叫外人乘……乘虚而……而入,那你就……就是千古……古的罪人,我说这道……道理你明……明白吗?”朱沐英真长出息了,磕磕巴巴还讲出了一番道理呢。

  朱棣听完了,长叹一声:“哥哥,你远在偏邦,不知道朝中的事情啊,我要有一线之路,能这么铤而走险、挂孝出征吗?你看看我军阵上的两杆大旗,我要清君侧扫除韩马奸党,重整朝纲。有韩金虎、马兰一班奸党在朝,大明朝的江山好不了。我且问你,中山王怎么死的?刘先生怎么出走的?李文忠怎么被害的?武殿章、傅友德、康茂才以及尊翁宁伯标是怎样被金瓜击顶的?鲁王、齐王、周王又是怎么被废的?他们都是遭了韩金虎之流的陷害啊。你不要以为你们父子现在都是亲王,说不定明天他就会把你废掉,甚至说你现在和我打仗,韩金虎也敢在你的背后捅刀子,为什么呢?他对你不放心呀,哥哥,你要能听我的话,回去把韩金虎、马兰抓住,然后咱们兵合一处将打一家,共同到南京把奸党清除,你放心,我一定跪在皇上面前,任凭发落。要不然的话,我怎么能与韩金虎之流同殿称臣呢?望哥哥二思。”

  朱沐英听罢是沉吟不语,他正在品味朱棣这番入情入理的话呢。他正在犹豫,突然间朱沐英背后一马飞出,直奔燕王。燕王一看,来者是一员小将,看年纪也就是十六七岁,手中提着一对八楞梅花亮银锤,往脸上看,嗬,跟朱沐英那长相一般无二,不用问,这就是沐晟。沐晟在阵后听他爹跟燕王讲话,那些道理他也不懂,他就知道朱棣以下犯上是乱臣贼子,看我爹这意思迟迟不肯动手,他的手却早都痒痒了,心说干脆我过去一锤把朱棣砸死得了。沐晟也没请令,便催马直奔燕王,抡双锤就砸。

  燕王没防备会有人突然袭击,可把他吓坏了。赶紧一点马镫躲开了这一锤:“来者小将军你是何人?”“呸!我乃大国天朝的无敌小将军、皇封定远王的沐晟是也,我是你祖宗,特来取尔的狗命,着锤!”呜!大锤又下来了。

  燕王气得浑身栗抖,心说真乱了伦了。朱沐英一看,我这儿子算什么东西呀,满嘴喷粪。他把眼睛一瞪:“我说小……小子,你小小年……年纪说……说什么话?还不……不给我……我退下去。”沐晟还不服他爹:“爹爹,他是反叛,跟他讲什么!你忠厚老实,非吃亏上当不可。赶紧请回后队给我观故瞭阵,待孩儿捉拿于他。”说着话他又连着砸了几锤。朱沐英一看,还真就不管了,这叫顺水推舟。因为自己抓破脸不好办,这才把儿子推到前面了。

  常茂在阵角看得清清楚楚。一看是朱沐英,常茂心如刀绞,想不到好哥们儿落到了这一步,成了两国的仇敌。他有一肚子话想跟朱沐英说。你别看双方亮了队了,拿常茂来说,没有把朱沐英当外人,仍然是当年那个感情。但是现在一看,朱沐英学乖了,你躲到后边把你儿子推到前边,这是成心与我们为仇哇,既然你不仁,就许我不义。他向田再镖请了令,晃动禹王神槊就冲上来了。马到阵前,正赶上沐晟抡大锤又要砸燕王。常茂满腔怒火,抢大槊使了个海底捞月往上一接,耳轮中就听见锵啷啷一声响亮,双锤正砸在槊杆上,把常茂和沐晟都震得倒退了几步,燕王乘机拨马回归本队。

  沐晟一看燕王走了,他可气坏了。这孩子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也不管来者是谁,他是一百二十个瞧不起。他把尖嘴巴撇得跟那瓢一样,乜斜着眼睛打量了半天。他一看来将手使禹王神槊,一只眼大一只眼小,甭问,准是常茂。心说看你这长相,衣冠不整,那副邋遢劲,你怎么成的名呢?那阵可惜没有我沐晟,我要早出世十几年,哪能显着你呀!你说这沐晟有多狂吧!他看罢多时,把两柄梅花锤往一块儿一碰:“呔,对面你可是常茂?”

  常茂一看,这孩子真做啊,看他摇头晃屁股,好像天底下都装不下他,比当年那朱沐英狂得多得多呀。常茂心里头好笑,遇到这种场合,他反倒更平稳了:“哈哈哈,不错,正是茂太爷。小娃娃,你是朱沐英之子沐晟吗?”“不错,定远王的便是。”“沐晟啊,你就是再狂,也是我的晚辈,我也不能跟你动手。你快点回去,把你爹换过来,茂太爷有一肚子话要跟他说。”“常茂,两国的仇敌,有什么要讲的,要想见我爹不难,你必须赢了我掌中的双锤。”“好好好,今天茂太爷就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来吧小子,你就亮亮你的家伙头吧!”

  小沐晟双脚点镫马往前催,两手抢开双锤,用了十足的力气,锤打流星式,奔常茂就来了。常茂一看,这小子有把子力气,先让他一招吧。他左脚一点马镫,右脚一碰马的前胛膀,这匹马滴溜一转圈,沐晟的双锤就走空了。沐晟把手腕子一翻,使了个野马分鬃锤,直奔常茂耳根台便打。雌雄眼仍然没有还手,往下一低头,大锤擦着他背后的掩心镜就过去了。二马一打对头,沐晟把双锤并在一起,泰山压顶,呜!又下来了。常茂还是没有还手,一拨马又躲开了。

  连着让他三招,可把沐晟气坏了:“常茂,你怯阵不成?”“怯阵我还会来吗?”“你怯敌不成?”“有名的上将被我战败过无数,向来没有怯过敌。”“既然不怯阵不怯敌,因何不还手?”“孩儿嘞,还是那句话,你不念仁义二字,茂太爷还念呢。谁叫我跟你爹有交情。你赶紧回去,叫你爹过来,跟我见见面,然后咱们再动手。我这叫话符前言。”“你少废话,着锤!”他又抡起了双锤。

  后阵上的朱沐英一看常茂出马了,心里也不好受哇,他跟常茂出生入死、并肩作战多少年了,好得不分彼此,如今老了,却闹了个翻脸,心里能是滋味吗?他一看常茂还真够意思,连着让了自己儿子四五招,他明白,这还是念起当初之情。要不然常茂能让这个吗?他是瞪眼就宰人哪。朱沐英一想,我要再不过去,实在交待不下去了。另外他也替他儿子着想,真要把常茂惹急了,未必能讨出便宜来。想到这,朱沐英吩咐一声:“来呀,鸣金。”

  军阵上锣声一响,沐晟心里就是一翻个,我还没打哩,怎么叫我回去?军命不敢违抗,万般无奈,他虚晃一锤:“常茂,搁着你的放着我的,等我回去问明情况,咱们再分高低。”沐晟来到朱沐英的马前,把双锤一分:“爹爹,你怎么叫我回来了?”“你懂得什……什么,退在一……一旁,没我的……的话,不准你……你伸手。”“爹爹!”“大胆!再犟嘴我割……割你的舌……舌头。”沐晟不敢言语了,气呼呼在门旗下看着。

  朱沐英催马往前,跟常茂见面了。说点什么好呢?朱沐英有点磨不开。强打精神,一抱拳:“前边是……是茂吗?一向可……可好?沐英礼……礼过去了。”在马上打了一躬。

  常茂扛着禹王槊,一看朱沐英,抬头纹也多了,脸上也见折了,胡子里头稀不棱登也见几根白的了,他的心也不好受,他也是重感情的人哪。常茂赶紧一抬腿,把禹王神槊挂上,以礼相还:“前面是小磕巴嘴吗?我可真想你呀。几年前一别,我做梦都想着你的影子,没想到今日在扬州府相遇。沐英啊,真把我想死了。”常茂说到这眼圈见红了。

  朱沐英也是口打咳声:“茂啊,你想我……我何尝不……不想你呀,王命难……难违呀,只可地北天……天南。我也没……没想到今个在……在此相遇,不过我……我也挺高……高兴,总算还能……能遇上……上你。茂啊,说点什……什么好……好呢!你叫我过……过来,干脆说……说痛快话……话吧,有什么你……你就讲……讲什么。”

  “行行行,沐英啊,别看咱们表面上是两国的仇敌,我拿你还当自己的兄弟。你这是干什么呢?想跟燕王为敌?想跟茂太爷开兵见仗?你真是大错特错呀。沐英,别人不知道朝廷中的内情,你还不知道吗?多少元勋宿将惨遭杀害,你上云南还不是被排挤走的吗?现在燕王的大兵到了长江边上,他们又想起你来了,把你抓来当挡箭牌使。慢说你赢不了我们,即使你赢了,那韩金虎能放下你吗?早早晚晚他也得收拾你呀,沐英啊,你可不能听人家说两句恭维话就吃亏上当啊。我也不是说保了燕王,就说燕王好,他可真是有道的明君哪。要说我常茂糊涂了,田再镖、于皋、徐方等等众人难道也糊涂了吗?怎么也保了燕王呢?那胡大海有多聪明,人家多会办事,他怎么也保了燕王呢?这些道理你还是好好想想吧。沐英啊,你过这边来,咱们哥俩也不伤感情,早晚把天下统一,也有你我的好处,起码免遭奸臣陷害。如果你执迷不悟,将来有你后悔的那一天。兄弟,你能过来吗?”

  朱沐英把头低下了。常茂说的话虽然不多,但这个道理是真的。他从心里头讲,恨太皇太后和韩金虎。但是他想,人家正在危难的关头,对我们父子也还不错,我要再推她一把,显得太不义气了。尤其太皇太后在宫中接见我们时,声泪俱下,也怪可怜的,因为这个我才出兵。但是一见着常茂,他又磨不开了。怎么办呢?最后他把心一横,牙关一咬,脑袋抬起来了:“茂哇,你有你……你的看……看法,我有我的看……看法,你再听我……我说两句。人非圣……圣贤,孰能无……无过,皇上总……总是皇上,臣下总是……是臣下,我们不……不能以下犯……犯上。你们不就……就是为了清……清除奸党吗?那好,你赶紧劝……劝燕王收兵撤……撤队,然后咱们手……手拉着手,到南京找……找皇上辩理……理去,让皇上把……把韩马奸党清……清除,那有多……多好,要不然落……落个以臣弑……弑君的罪……罪名,岂不被……被天下人耻……耻笑吗?”

  “废话。小磕巴嘴,我们历尽千难万险,好不容易才打到了长江边上,能随便收兵吗?你这不叫笑话吗?真要听了你的话,燕王收兵回到北平,咱们手拉手到南京,那妥了,太皇太后马上就得收拾我们。我又不是小孩儿,能上这当!沐英啊,你要听我的话,这么办,你把扬州府让出来,让我们过长江打到紫金山,兵扎南京城下,然后咱们手拉手再找皇上辩理,怎么样?”“那可……可办不……不到。”

  两个人一开始说得挺好,还挺难过,越说越激烈,最后冰炭不同炉,两人闹翻了。常茂一伸手,把禹王神槊摘下来了:“小磕巴嘴,好嘞,既然你听不进茂太爷的良言相劝,那咱们就得武力解决。”朱沐英也摘下了双锤,两个人各抡兵器就战在了一处。锤槊并举,打了个难解难分。你别看他们两个人声色俱厉,而且是真打实斗,可都互相让着三分呢。就这样,两个人马打盘桓,大战五十多个回合没分输赢。

  沐晟伸着脖子瞪着眼给他爹现敌瞭阵,两只手急得直冒汗。有心冲过去,又怕他爹责怪,因为爹有话在先,他要敢违犯,爹可是翻脸不认人哪。有心不过去,万一爹要出点事怎么办?他一想,你不是让我回来吗,好,我也让你回来得了。他吩咐左右:“来呀,鸣金。”

  锣声一响,朱沐英就猜到了儿子的意思,那是替自己担心哪,确实我也赢不了常茂。他呀,正巴不得收兵呢。他虚晃一锤,拨马跳出圈外:“茂啊,我城里头有……有事,恕不奉……奉陪,咱们改……改日见。”他拨马回队,传令收兵回城。城门紧闭,吊桥高悬。

  常茂发现朱沐英心神不宁,能以不把脸抓破还是不抓破为好,要给他留点余地。因此常茂也拨马归队。田再镖传令收兵。

  众人回到连营,燕王对常茂说:“你做得非常对。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收降沐家父子。要能把他们收降,咱们的势力就大多了,韩金虎就更没有咒念了。”

  朱沐英回城之后,韩金虎、马兰、铁公然等等,纷纷过来道惊。韩金虎假情假意地说:“黔宁王真是威风不减当年哪,也就是您能顶得住常茂,要换个旁人早就献丑了。”“你太客……客气了,我也就……就是勉强对……对付,这一仗还……还看不出……出上下,明个再……再说吧。我头……有点疼,打算早点休……休息。”一摆手把众人都打发出去了,朱沐英退归内室,睡觉了。能睡得着吗?他的脑袋瓜嗡嗡直响,怎么办?这仗是真不好打。最后朱沐英琢磨,干脆,明天我拜本进京,你们另调能人吧,我确实不是常茂的对手。但是太皇太后能旨准吗?她要硬逼我怎么办呢?他心里七上八下,迷迷糊糊就想开了。

  再说金锤太保沐晟。一看爹躺下不言语,自己心里也堵了个疙瘩,背着手在院里溜达。正溜着呢。就见眼前红灯一闪,有脚步的声音。一看,是韩金虎来了。沐晟赶紧上前,给韩金虎施礼:“监军大人,你还没有休息?”“我来看看你爹。他现在怎么样?”“我爹睡着了。”“那我就不进去了。定远王,你在干什么呀?”“心中烦闷,在这溜个圈儿。”“你要觉着烦闷的话,能不能到我那儿坐会儿?我有点事跟你说。”

  沐晟一想,韩金虎是全国兵马大元帅,那是朝里的实力派呀,我们父子虽然封为亲王,也没有人家权力大呀,他叫我去,我就去坐一会儿吧。于是沐晟就跟着韩金虎去了。

  进了韩金虎的屋子,他一摆手,屏退左右,屋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韩金虎把脑瓜一晃,狗眼一翻,就拉开话匣子了。先表扬朱沐英,又表扬沐晟。韩金虎这一顿夸赞,小沐晟就有点飘飘然了,听着那么舒服。

  韩金虎最后说:“定远王,你爹为人太忠厚了,老念及旧情。可他就忘了对面都是些什么人,都是豺狼啊!你念旧情人家念不念?你说常茂那小子能有多狠,见你爹就下毒手。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得替你爹着想啊。”“我都急死了,你说我怎么办?我要做出越轨的事情,怕我爹不答应。”“这不是在家,这是两军阵,你受了皇封了,是定远王,无敌将军,有金牌在身,地位比我还高呢,和你爹是一样的亲王,你怕什么呢?你要能听我的,我给你出个主意。”“什么主意?”“今夜晚间你前去偷营劫寨,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闯进连营,打他个措手不及,人仰马翻。你要能把燕王生擒活拿,或者把他打死,你不就立下了首功一件吗?那时候你爹就不能责怪你了,本大都督在太皇太后和皇上面前重重保举于你,你们爷儿俩就更露脸了。你敢干吗?”“我倒是敢,就怕我爹怪我。”“没关系,他那方面包到我身上。我在前线是奉旨的监军,可以指挥全军,你是奉我的命令去的,他能说什么呢。”“那么说去得?”“去得。”

  沐晟一想,这真是个好主意。趁常茂他们没注意,我就来个偷营劫寨,把燕王抓住,我爹自然也会高兴。小沐晟打定了主意,吩咐一声:“来呀,给我带马抬锤!”

  此正是:

  奸诈之人,偏能花言巧语;

  少年气盛,难免上当吃亏。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