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十三回 韩金虎出榜求良将 胡大海上阵会周兴

  韩金虎贴出的招贤榜,被一个卖柴的小伙子揭下来了,小伙子自称能够战败燕王的人马。两个看榜文的小头目不敢怠慢,急忙引着揭榜人赶奔帅府。小伙子架起小车,跟着小头目来到帅府门外:“小伙子,你先在这儿等会儿,我们到里边禀报,要是监军大人传呼,你再进去。”“好吧,快一点啊!”

  小头目整整衣服,迈步进入帅府,在小花厅见到了韩金虎的亲兵。只见这八个亲兵垂手侍立,花厅里鸦雀无声。小头目刚要说话,亲兵头目打手势制止住了:“轻声点,监军大人正在午睡。”“烦劳你通报一声,有人揭了榜文,说是能退燕王的兵马。”“是吗?你先等一等。”

  亲兵头目蹑手蹑脚进了屋。韩金虎躺在床上,正闭日想心事,盘算着这个仗怎么打法。他听到脚步声,睁开了眼睛。亲兵见他醒了,这才躬身施礼,把事情说了一遍。韩金虎一听就坐起来了:“这人在哪?”“在府门外等候。”“速速命他前来见我。”“是。”

  亲兵头目出来传了话,小头目急忙把周兴引进了花厅。

  韩金虎衣冠楚楚,正襟危坐,手端茶碗,等候来人。时间不大,就见进来一人,年约十八九岁,五短身材,两眼炯炯有神。韩金虎一看就知道是个练武的行家,也是他求贤心切,对这个年轻人没敢小瞧。他破例站起身来,满脸带笑:“小英雄,请坐请坐。”年轻人很懂礼貌,往后一撤身:“在监军大人面前,哪有草民的座位。”“嗳,你说这就不对了,快快坐下来说话方便。来人,献茶。”小伙子又施一礼,这才坐下。

  韩金虎一边品茶一边问话:“年轻人贵姓啊?”“免贵姓周,贱名兴。”“贵庚几何?”“虚度一十八春。”“年轻有为啊。府上还有何人?”“我与母亲相依为命。”“靠什么生活?”“靠打柴狩猎度日。”“你自告奋勇,能退朱棣的军队,不知你是凭文、凭武,还是凭韬略?”

  小伙子闻听站起身来,朗声答道:“监军大人,在下虽出身寒微,但是也念过几天书,练过几趟拳棒。要讲究排兵布阵,我可以说无一不晓,一字长蛇,二龙出水,天地三才,四门兜底,五虎群羊,六丁六甲,七星北斗,八卦金锁,九字连环,十面埋伏,我是样样精通。要讲究兵书战策,逗引埋伏,我是运用自如,天衣无缝;要讲究上阵拼杀,取大将首级,我是视为探囊取物;要讲究攻城掠地,简直是易如反掌。你不就是惧怕那田再镖、高彦平吗?我视他们如草芥,就是燕王军中所有的将军轮番上阵,我也能日不移影,就把他们杀得片甲无回。”

  韩金虎听罢几乎笑出声来。心说怪不得这年头天下大乱,连十几岁的娃娃都敢吹大话呀,那田再镖、高彦平都是何等的人物,你就能日不移影,杀人家个片甲不回?他又转念一想,这小孩也可能真有本领,一旦他的话是真的,那我不是捡着了一个宝贝吗?想到这儿他又高兴了:“小英雄,你善使什么兵器?”“枪。”“你练趟枪我看看行吗?”“行。”韩金虎吩咐一声:“通知马国舅和各位偏副将军,一道来院里观赏周兴练枪!”亲兵答应一声匆匆而去。

  韩金虎这哪是观赏,实质上就是要考考周兴的武艺。不一会儿,四五十名将军都来了。廊檐下摆好桌子,韩金虎、马兰坐在桌后,众将军两旁站立。韩金虎吩咐开始。

  周兴领命,不卑不亢,摁了摁虎头巾,紧了紧围裙,周身上下紧衬利落,抬胳膊踢腿没有半点绷挂之处,一伸手从兵刃架子上抽出一条大枪,院中一站,开始练起来。他先抖了个乌龙摆尾,又练了个怪蟒翻身,上练一趟插花盖顶,下边使个枯树盘根,接着来个金鸡乱点头。这几趟枪练出来,只听呜呜风响,但见抢头盘绕,真是干净利落、身手不凡。特别是这金鸡乱点头,手腕子一抖只见有十八个枪尖舞成一片,使人难以分辨真假。这些将军里头有不少使枪的,有的人至多也就能抖出三几个枪头,韩金虎也不超过十个,看到这众人无不喝彩,韩金虎也是鼓掌叫好:“好!太好了!接着往下练,本监军决亏待不了你。”

  周兴走行门迈过步,继续往下练,那真是身如蛇行腿如钻,猫蹿狗闪,兔滚鹰翻,跟一座枪山相似。最后周兴把枪招一收,又放回兵刃架上。他面不改色、气不粗喘,来到韩金虎面前,施了一礼:“小生献丑了,请监军和众位将军指教。”

  院子里又是一片赞扬声。打从韩金虎兵败以来,还没有过这样热烈的场面。韩金虎起身离座,笑呵呵来到周兴面前,拍着他的肩膀:“周兴,你可真有实才呀!本监军现在就任命你为前部正印先锋官,并马上拜本进京,让太皇太后和皇上加封你的官职。你现在就在我的军前听用,立了战功,另行封赏,你看如何?”“谢监军大人恩典。”“你有盔甲吗?”“没有。”“来人,把库房打开,让周将军任意挑选。”韩金虎这小子最忌妒人才,要不是他到了山穷水尽的分上,才不会这样呢。

  这么说吧,周兴随着管库的,挑了一套合身的衣服:凤翅鎏金盔,金锁连环甲,百花团练袍,凤凰裙,牛皮靴,护背旗,全挑好了。他穿戴整齐,二次来见韩金虎。嚄,真是人配衣服马配鞍韂,这回真是一派威风凛凛的英雄气概。

  韩金虎连声称赞:“真大将也。周将军,你不用回家了,从现在起就在我的帐下听令。”“大人,我还有话要说。”“什么事?”“我今天是进城卖柴,我娘在家还等着我买米下锅呢。我现在入伍,我娘也不知道。是不是让我回去把我娘接来,你再给我们两间房子,安排我娘住下。我这个人,一天不见我娘都不行,只有这样我才能安心为您办事呀。”“孝敬老人,是英雄本色,本监军非常同情。你也不用回去了,我现在就派人去把你娘接来,在后院给你拨二十间房的一个独院,拨十名侍女侍候你娘。”他随即都做了安排。

  太阳没落,周兴的母亲就被接来了。母子俩都很高兴。

  当夜晚间,韩金虎盛摆宴筵,欢迎周兴为国家出力。韩金虎带头敬酒,众将军频频举怀,一直饮到深夜,尽欢而散。

  第二天一早,就听见城外炮号连天,蓝旗官飞步来到帅厅,刀尖点地:“报监军和大将军,朱棣指挥十万雄兵,在我北关外五里下寨,请令定夺。”“再探。”“得令。”

  韩金虎吩咐擂鼓聚将。头卯点过,便一个不少。韩金虎、铁公然在帅位后坐下,周兴、铁宝山、铁宝元等众将官两旁站立。韩金虎往两旁看了看:“各位将军,朱棣统十万大军逼我高邮下寨,看来一场恶战就在眼前。我奉太皇太后和天子的明诏,在此抵抗朱棣,望诸公齐心协力,共破朱棣,为国效力。”“谨遵监军口谕。”“周兴!”“末将在!”“我给你一支大令,领人马一万,在城东北下寨,与铁元帅左右对峙,同高邮城形成三角之势,互为声援。今天不必出战,明天上阵擒拿朱棣,本监军亮全队为你观敌瞭阵。”“末将得令。”韩金虎退帐,各将军行事不提。

  第二天平明,周兴饱餐战饭,带五千军兵,来到燕王营前讨敌。韩金虎、铁公然都在后边观阵。

  燕王营中炮响三声,列开旗门,朱棣、田再镖、高彦平、徐方等等众将都到了阵前。徐方一看,哎哟,对面阵上这员小将不是周兴吗?他怎么保了韩金虎了?徐方赶紧过来:“王驾千岁,这个小将军我认识,他叫周兴。”接着便把黑瞎子沟相遇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这周兴可是力大无穷,更兼箭法极准,有百步穿杨的手段。”众人听罢,无不以惊奇和怀疑的目光往对面观瞧。徐方主动请令:“大帅,我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徐将军,你要多加小心。”

  徐方跳下马来到阵前。因为他是个步下将官,骑马打仗不方便。他把铁棒槌往一块儿一碰:“恩公一向可好,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周兴带住坐骑,横大铁枪低头观看:“是你呀,咱们是老朋友了。”“可不是吗。要没有恩人搭救,我早就成了黑瞎子粪了。我说周兴,你怎么也来干这玩儿命的买卖?”“这个你管不着。上次我没有问你,你叫什么名字?”“徐方啊!”“徐将军,咱俩有一面之交,我不忍与你动手。你回去,叫朱棣、田再镖过来,我要一枪一个把他扎死。对了,我再问你,那个常茂来没来?先叫常茂出来见我,我非把他挑了不可!”

  徐方一看,怪呀,怎么一提到老常家他就两眼冒火?我问他他还不说,这是啥原因呢?徐方真摸不着头脑。他脑瓜晃了晃又说:“周兴啊,你先压压火,能不能听我说几句?”“讲!”“你是一块美玉,可惜掉到粪坑里了。你这人那么聪明,怎么不打听打听韩金虎是什么样人呢?他依仗太皇太后的势力,垄断朝纲,上欺天子、下压群僚,飞扬跋扈、无恶不作、狼心狗肺、残害忠良,国人皆曰可杀,可你怎么偏保了他呢?我都为你难过呀。不过呢,知错就改,乃为俊杰,你能不能倒戈归顺,扶保燕王,共灭逆党,这样做才能名垂青史呀。怎么样,能不能听我的?”

  周兴没等徐方说完就变了脸了:“徐方,你废话少说,韩金虎坏不坏,朱棣好不好,我都不管,我就是为了找常茂报仇。你赶快滚回去,叫那常茂前来见我,如若不然,本将军要马踏你们的连营,杀个鹅鸭不剩,鸡犬不留!”

  不管徐方怎样劝解,周兴执意不听。“周兴啊,我可是好话说尽了。你要不听,只能由你去了,你我就是两国的仇敌,也不用别人会你,我徐方就能要你的小命,你就伸手吧。”“既然你要跟我动手,请吧!”“请!”

  徐方忍无可忍,双脚点地,使了个旱地拔葱,蹦起来一丈多高,抡双棒搂头便打。周兴一不慌二不忙,使了个举火烧天势,又叫横担铁门拴,往上招架。徐方久经大敌,可不吃这亏。他知道周兴力大无穷,这要碰到我的棒上,双棒非飞了不可,急忙收招换式,手腕子往下一压,双棒奔周兴华盖穴便点,周兴往旁边一扭身,使了个犀牛望月,又往外一崩,这回徐方没躲利落,正碰着铁棒,嗖的一声,双棒飞出三丈开外。把徐方震得手腕发酸,两膀像掉了环似的,撒脚如飞,把双捧捡回来,他还不认输,继续接战。这回他不往上蹦了,专打马腿。周兴能让他打上吗?做大将的,上护其身,下护其马,倘若战马受伤,就有再大的能耐,也施展不开了,所以徐方要想打伤人家的坐骑,那谈何容易。就这样,两个人一来一往大战二十个回合,未分输赢。

  燕王阵前的众将,无不伸着脖子瞪着眼,聚精会神往阵上观看,他们谁也没有想到周兴这么年轻,武艺竟如此高强。田再镖、高彦平更是吃惊。他们发现周兴两膀一晃,力大绝伦,而且这条大枪招数精奇,神出鬼没,变化无常。看这个路数好像是上三门的,就是易经、八卦、太极,再仔细看看又不像,究竟是何门何派,不得而知。田再镖人称花枪太保,在使枪上也堪称一绝,他也不懂周兴的枪法。众人不由得替徐方捏着一把汗。

  徐方这阵汗珠子往下直淌,湿透了前后衣襟。徐方心想,看来我今天要在人前丢丑了,非得栽跟斗不可。这小子翻脸不认人,我也得来点厉害的。真杀真斗我战不过你,就用枣核镖赢你。我也不要你的命,给你放点血就得了。想到这他右手就伸进了镖囊。徐方这枣核镖是北侠唐云的真传,百发百中。这枣核镖个头很小,两头带尖,而且是用毒药喂过。他先戴上了鹿皮手套,迅速把镖拿在手中。二人一照面,徐方虚打一棒,冷不丁身子一转,扬手一扔,枣核镖直奔周兴面门。

  周兴虽然占了上风,他也挺赞赏徐方,这小矬子蹿蹦跳跃,闪转腾挪,急如闪电,快似猿猴,还真不好对付。今天是遇上了我,要换个旁人,早已败在他的手下。周兴正然想着,忽见徐方右手一扬,一道寒光扑奔面门,周兴知道对方要使暗器,尽量把身子一扭,脸一甩,哧——这支镖贴着鼻子尖就过去了。把周兴吓得一头冷汗,刚一愣神,第二支镖又到了,奔他的哽嗓。周兴使了个金刚贴板桥,这一支镖又落空了。他把马拨回来刚坐稳,哧——第三支又到了,扑奔前心。周兴往后一仰,躺在马身上,镖又走空。

  就这样,徐方连发六镖,连周兴的汗毛也没伤着。周兴忙得通身是汗,徐方也抖手无策,他这脸皮还真厚,一哈腰把那六支镖都捡起来了:“罢了罢了,你是真高,我徐方甘拜下风,后会有期。”说完了转身败回本队。周兴觉着他挺有意思,又没啥仇恨,因此也没有追他。

  徐方回到本队,大把擦汗:“王驾,元帅,周兴这小子太厉害了,我丢脸而回。”高彦平忙过来说道:“徐将军,你打得不错,就你这岁数,他那年龄,能打个平手就很不错了。元帅,下一阵交给我吧!”田再镖点头。

  高彦平催马晃戟来战周兴。周兴一看,来将穿白挂素,白马银戟,长得十分漂亮,他不知道是谁。把大枪一抖:“呔,某家的枪快,不挑无名之鬼,来将报名再战!”“某家乃银戟太岁高彦平是也。”“你就是高彦平?我听说你是当世的英雄,压盖武林无敌手,俺周兴倒要会上一会,着枪!”抖大枪分心就刺。高彦平也是十分狂傲,他一不躲二不闪,使了个怀中抱琵琶,用方天画戟往外招架:“开!”两件兵刃碰在一起,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勉强把大枪崩出去了。他们两个人这是先较量一下力气,试试对方有多大劲,好做到心中有数。就这一下,两个人都是暗自佩服。二马一错镫,又战在一处。战场上一红一白,红的似火炭,白的似白云,战在一处。两边阵上鼓声如雷,为他们助威。二人大战五十余个回合,没有分出输赢。周兴一想,这高彦平真是名不虚传哪,看来光凭我这大枪难以取胜,不如用箭赢他。

  周兴与高彦平又战了几个回合,拨马就走:“某家不是对手,败阵去也!”高彦平不舍,在后就道:“娃娃你往哪里走!”奔西南方向就下去了。周兴偷眼一看心中暗喜,抬腿挂上大枪,伸手拽出铁臂铜胎弓,抽出三支透甲锥,一拧朱红搭上弦扣,冷不丁使了个犀牛望月,“嗖”的一箭射出,直扑高彦平。

  高彦平已经注意到了,他知道周兴没有战败而拨马下去,其中必有奥秘,他就加了谨慎。见周兴肩膀一晃,弓弦声响,一道寒光扑奔哽嗓,高彦平急忙把大戟一摆,这支箭就落地了。他刚要催马,第二支箭又到了,他忙一翻手腕,又被拨落在地。周兴一看两箭没有射中,他就用了劲了,但他并不想要高彦平的命,只是把他射退就行了。第三支箭微微高了一点,疾如闪电快似流星,没待高彦平反应过来,就听“喀吧”一声,箭穿盔缨,高彦平伸手一摸,天哪,这支箭还在头盔上扎着呢!把他吓得“哎呀”一声,拨马败回本队。脸一红:“元帅,末将不才,大败而回。”

  田再镖看得非常清楚,知道周兴留了情了,要不然高彦平就回不来了。田再镖这才知道周兴不但能耐大,箭法精,而且心还不坏。看来自己是非出马不可了。他把令旗令箭交给燕王,抖丝缰就要上阵。

  胡大海急忙把他的马给拦住了:“再镖,你先等等,杀鸡焉用宰牛刀,有事老朽服其劳,这小毛孩子有什么难对付的,把他交给我吧!”

  大伙儿几乎都笑出声来。心说人老了大概糊涂了,你胡大海有没有能耐自己还不清楚,高彦平都不是他的对手。你去不是白送死吗?燕王也是连连摇头:“二伯父,用不着您,有道是大将压后阵,凭您这个身份和岁数,站这助助威就可以了。尤其敌将是个年轻人,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不懂道理,性情粗野,万一把您伤着就不好了,还是让再镖过去吧!”

  胡大海一听不乐意了:“我说朱棣,你别给我耍心眼儿啊,有话就明说行不行?言下之意我不中用,我是个饭桶,我去了准死,是这意思不是?”燕王一听,他还真说对了,可是又不能那么说呀。“二伯父,我没这个意思。”“我告诉你啊,人要到老了就是能,你们的一举一动,眼神一转,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你放心,我要讨令出战,必有我的办法。都把心放到原来的地方,看我的。”人们不知道胡大海什么主意,也没办法再阻拦了,只好任由他去。

  胡大海把马一拨,嗒嗒嗒嗒,来到周兴的马前。他人高马大,派头也足,稳稳当当,像座小山一样。未曾动手,先把花白的胡须一甩,叫唤了半天:“哇呀呀!呔!对面可是周兴吗?”

  周兴反把马倒退了几步,端着大铁枪定睛瞧看。他一瞅这个老头子可真威严,肚子腆起多高,跟那庙里的弥勒佛差不多少。就见他顶盔贯甲,罩袍束带,大黑脸蛋子,两鬓络腮胡子,这人是谁呀!他开口问道:“这位老将军贵姓?难道说要与我周某动手不成?”“你这小子真是太狂了,连我是谁你都不知道,就问我跟你动手不,你配不配呀?真是太不懂礼貌了。”周兴一听,只得耐着性子:“老将军你是何人?”“要问我呀,你在马鞍鞒上可要坐稳当点啊!因为我的名声太大了,不要把你给吓得趴下了。要问我,乃甫虹人氏,姓胡名通字大海,当初随洪武万岁南征北战平定天下,按军功受封为越国公,就是我呀!”“你是谁呀?”“胡大海呀!”

  老胡没觉着怎么地,可是就见周兴听他报罢,面带惊异之色,勒战马倒退了几步,又看了半天,这才满面堆笑,抱腕当胸:“胡老前辈在上,恕晚辈凡眼不识真人,多有冒犯。因为甲胄在身,不能全礼,您要海涵。”

  胡大海一听,也愣了,心说好吗,我胡大海这仨字没白起呀,你瞅着没,我一报名就把他吓成这个样子,还得给我请安施礼。又一想,不对呀,这哪能是吓得,就他那能耐还能害怕?这里头有文章,我得弄清楚。

  胡大海想到这儿把大肚子一腆:“孩儿,免礼免礼。我看着咱爷们儿就投缘。你给我说说,你也知道我老头子吗?”“那怎么不知道呢!不但是我,可以说四海皆知呀。我娘常给我讲,要讲究大明朝老一辈的英雄,您得数头一位,谁也比不上您。这不是说您武艺天下第一,那算什么,武艺再好也是一勇之夫。可您的人品好,为朋友肝胆相照,两肋插刀,坚持正义,不怕权势,因此谁提到您都得伸大拇指,没有一个不尊敬您的。”

  胡大海一听,心里这个舒服,跟吃了八副顺气丸一样,他把肚子腆得更大了。

  周兴接着又说:“老人家,我对您尊敬,这是没说的,但是对老常家,可有血海深仇。特别是那个常茂,他在什么地方?别人不知道您肯定会知道。倘若您告诉我真情,不管千山万水钻天入地,我也要把他抓住,以泄我胸中之气。”

  胡大海一听,这周兴一上阵就骂常茂,张嘴有血海深仇,闭嘴是不共戴天,到底为着啥呀?想到这他就问:“周兴啊,咱爷儿俩能不能说句实话?”“能啊。”“那好。我问你,你跟老常家到底有什么仇恨?能不能一五一十地给我讲讲,只要你讲的有理,我一定给你出气。怎么样?”“这个——老人家,恕我不能从命,我不见到老常家的人是不能说。你回去吧,快叫常茂出来。”胡大海磨磨蹭蹭就是不走。

  韩金虎见周兴连胜了两阵,心里挺舒服,可是一看胡大海上阵,而且和周兴光顾说话,就不动手,他心里犯嘀咕了,因为周兴的出身家世他并不清楚,他知道胡大海又能乱说一通,一旦叫胡大海挑拨得发生了意外,可怎么办?因此他吩咐一声:“来呀,擂鼓催阵!”“喳!”

  军阵上金鼓大作,周兴可就发了毛了,他知道这是催他快点动手:“老人家,你听着没有?监军大人让我赶紧动手,您就快回去吧!”胡大海就是不走,非得问明白不可。周兴一急,把脸沉下来了:“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我说不说就是不说,早晚您自然清楚。您要再不走,可休怪我无礼。”说着话他把大枪抖三抖晃三晃。胡大海一看:“小子,你要干什么?说翻脸就翻脸,你想扎我吗?给你扎吧!”他知道人家不扎他,他可来了劲了,大肚子往前一腆,逼得周兴马往后退。

  正在这个时候,就见高邮的东北方向卷起了一阵狂飙,慢慢地近了,众人这才看清,原来是一彪人马。但只见旌旗招展、绣带飘摇、人喊马嘶,眨眼之间到了阵前。燕王和韩金虎无不颜色更变,不知道这支精兵由哪而来,是要帮助哪一家。

  此正是:

  两军对垒,尚未分出输赢胜败;

  尘头起处,又见大军卷地而来。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