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二回 刘老庄设摆牢笼计 破道人降伏刘魁一

  燕王朱棣借宿刘老庄。他面对孤灯,不住地摇头叹息,想起了心事。他想什么呢?首先想起了自己的母亲瓮贵妃。朱棣知道,母亲虽然身为贵妃,但在那皇宫大内,跟个小媳妇没有两样,因为马皇后独掌内宫,她又手狠心黑,对自己的母亲是百般刁难和欺压。母亲简直没有自由,话说得多了不行,少了也不行;对皇上近了不行,远了也不行。母亲为人忠厚老实,常常生些窝囊气,暗地里没少掉眼泪。燕王对自己的母亲深表同情,每当想起这些就十分难过。他又想到:父皇偏信马皇后,重用马兰、韩金虎等一班奸党,残害忠良,连兴大狱,把开国的元勋宿将几乎一网打尽,这还有一点儿人味儿吗?别人不说,就说自己吧,贵为皇子,也受他们的陷害。名义上叫自己领兵扫北,实质上是逼自己去死呀。这件事有目共睹,他也非常清楚,身为皇子落到这步田地,心里头能好受吗?燕王越想心里越难过,不由得气堵咽喉,他哭开了。这眼泪一双一对,湿透前襟。

  燕王愁闷多时,谯楼上鼓打二更。他觉着有点乏累,刚要宽衣就寝,就听有人轻声叩门。燕王心中一愣:“谁呀?”“我。”燕王一听,是娇滴滴一个女子的声音,有心不开门,又猜不透是怎么回事,最后决定,还是开门看看。他刚把门开开,就见一闪身进来一个年轻的女子。这女子慌慌张张,反手把门叩好。朱棣借着灯光一看,这个女子个头不高,周身上下穿青挂皂,外面披着黑色的斗篷,腰里挎把弯刀,看年纪不超过二十岁。就见这女子神色慌张,胸脯一起一伏,连气都喘不上来了。

  燕王疑惑不解,就问:“这一女子,你是何人,深夜叩门,所为何故?”“您是不是燕王千岁?”“对呀,正是小王。”“哎呀王爷,大事不好了!”

  这一句话把燕王吓得脑袋“嗡”的一声,他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惊疑不定地问:“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究竟是什么人?”“哎呀殿下,你不认识我,我爹就是刘老庄的庄主刘魁一,我是他的独生女儿刘锦屏。”“原来是贵宅的小姐到了。”“王爷,我夤夜见你,有一件迫在眉睫的要事相告。我爹曾在奸贼韩金虎手下任事,他现在听了韩金虎和马兰的话,在刘老庄周围设下了重兵,今夜晚间三更天要里应外合,一齐动手,劫杀千岁,你还不快走!若是迟慢一步,慢说是您,就连您带的这几千人一个也活不了,快走吧!”说着话连拉带拽,就住院里推。

  书中代言,刘锦屏所言句句是真。原来这刘魁一当年曾在韩金虎帐下任中军副将之职,是韩金虎的贴身侍卫,所以对韩金虎的为人处世,非常了解。但这刘魁一为人耿直,日久天长,他就发现韩金虎这人阴险狡诈,他就厌烦这位驸马,想方设法要离开他。正好这阵把大元平灭了,马放南山,刀枪入库,奏凯还朝。刘魁一就利用这个机会提出辞呈,说自己的母亲年纪大了,家里头脱不开身,在戎马年月自己不敢提,现在太平了,打算解职回家,韩金虎怎么留也没留住。

  刘魁一衣锦还乡,回到刘老庄。其实他是借口,实质就是不愿当这个官。刘魁一很明白,现在朝中分成了两大派:以功臣宿将为一方,以马皇后跟驸马等为一方,双方互相攻击,勾心斗角,朝廷上风云变幻,早晚必要发生重大变故。我干脆解职回家,免惹是非,吃口太平饭,过个太平日子算了。刘魁一回到家里以后,利用手中这些钱,治了不少的产业,当了这儿的庄主。这几年小日子混得还不错。老夫妻所生一个女儿,就是这个刘锦屏。他是与世无争,一日三餐,逍遥自在。

  哪知道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这一天,突然门上的庄客向他禀报:“庄主爷,南京来人了。国舅马兰领着两个儿子马得山、马得海,奉万岁的旨意,来到我们庄前,说有急事要见您。”刘魁一听后不禁打了个寒战,心说我现在是平民百姓,又不吃国家的俸禄,钦差来此何干?他满腹狐疑,赶紧整装迎接,把国舅马兰爷儿仨接进了大厅。

  马兰与刘魁一寒暄已毕,分宾主落座,马得山、马得海也坐在了侧座,仆人献茶。马兰奸诈地笑了笑:“刘庄主,恭喜你了。”“国舅不要取笑。我乃一芥草民,只知虚度光阴,这喜从何来?”“你呀,升官发财的机会到了。我这次是奉皇后的密旨和韩殿帅的令箭而来,有一件特大的功劳送于你,要你去做。”“什么事?”“实不相瞒,四皇子朱棣受封为燕王,要到封国去,近日会从你这儿路过。皇后和大帅的意思,想要你截杀于他。如果你要能把他杀了,哈哈哈,何愁不飞黄腾达呀!封公封侯就在此一举了。快,接旨吧!”

  马兰这一番话犹如晴天霹雳,五雷轰顶,把刘魁一惊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没说出话来,浑身上下冷汗直流。他就为这件事才退出的官场,没想到又找上门来了,让自己截杀燕王,那还了得,那是皇上的四儿子,我敢杀吗?这不是强人所难吗?刘魁一思前想后,不敢接旨,但又不敢得罪马兰,只得婉言说道:“皇后和殿帅这么器重小老儿,我是感恩匪浅。怎奈我心有余力不足,我要能耐没能耐,要人手没人手,我怎么能干得了呢?恐怕误了皇后的大事,国舅您还是另请高人吧!”

  马兰听罢马上就猜透了刘魁一的意图,当时把猴眼一瞪,桌子一拍:“刘魁一,别他妈地给脸不要脸。想躲呀,没那么容易!既然叫你动手,我们心里就有底,怎么不找旁人呢?因为你是韩殿帅的中军副将,为人可靠,这才想到你头上,拿着贵冠往你头上戴,你还直扑棱脑袋。我告诉你,这个事你干倒还罢了,如若不干,就休要怪我无情。既然这样机密的大事让你知道了,就不能从你嘴里走漏了消息。来人,把他们一家子都给我绑了!”“喳!”马兰的亲兵往上一闯,封闭了门户,马得山、马得海也各拽宝剑逼了过来。

  刘魁一一见这个阵势,吓得“扑通”就跪下了:“国舅息怒,国舅息怒,容我三思。”“嗯,要这么说话还行,你等暂且退下。刘庄主,你到底同意还是不同意?”“我同意,不过刚才我说的也是真的。朱棣离京,身边一定会有人跟随,小老儿武艺平常,我手下人又不足,我怎么动手呢?”“要为这事咱好商量,你起来吧。”刘魁一战战兢兢地站起身来,又向马兰作了一个揖,这才坐在一边。

  马兰告诉刘魁一:“我知道你手下人不够用,早就给你安排好了,我带来五千军队,就埋伏在刘老庄周围,你呢,从我的军队中挑选一百名精壮士兵,扮作庄客,作为内应。你也不用公开动手,只要在朱棣来了以后,热情招待,把他稳住,要能把他灌醉更好,然后出其不意将他抓住,这你还办不到吗?抓住之后你放起三把大火,我领大兵前来支援,你我里应外合一举告成,你说这有什么难的?完了你还能弄个侯爷当当,何乐而不为呢。”“侯爷不侯爷我倒不敢想,只要国舅和驸马满意就行,你说什么时候动手呢?”“很难说。朱棣什么时候到了什么时候动手,咱们随时随地打招呼,到时候三更天动手,你可记住啊!”“记住了,我一定照办。”这事算定下来了。

  马兰统兵五千,埋伏在刘老庄的周围,派出探马蓝旗,轮番打探燕王的行程,所以燕王没有进村,他们已经作好了一切准备。

  刘魁一送走马兰之后,把老头儿急得饭都吃不下去了。老两口一商议,这事逼到这里了,不干是不行啊,不然的话,马兰把嘴一歪,咱们老刘家连祖坟都保不住了。这件事情遭到姑娘刘锦屏的激烈反对。她苦苦规劝爹爹,不要他这样干。尽管姑娘讲了很多道理,可刘魁一只为自己着想,对姑娘的话一句也听不进去,最后父女俩闹翻了脸。姑娘一想,不行,马兰就在周围,庄里还有他的人,我还得忍耐一时,待到燕王真的来了,我再想方设法放他逃走。这样等了半个月,今天燕王果然来了。她一见燕王进入圈套,急得如坐针毡,现在瞅个空子,这才来给燕王送信儿。

  燕王仍然半信半疑,就被这姑娘连拖带拽拉到当院。走了没几步,就见门口红灯一闪,有人进来,把刘锦屏吓得闪目观瞧,来人正是他爹,挎着口宝剑,带着四个家人,奔这院里来,刘锦屏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原来刘锦屏一来到这个院,就被马兰留下的人发觉了,他们飞奔给庄主送信儿。刘魁一满腹怀疑,这才来到院中。他抬头一看,啊,只见姑娘拉着燕王,他就预感到不好,但他无论如何没想到姑娘能出卖自己。当时他张着嘴,瞪着眼,用手一指:“丫头,你怎么到这里来了?”“爹,万语千言我只说一句话,你还不过来认罪,放千岁逃命,更待何时?要再执迷不悟,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这一句话把事情给挑明了,刘魁一暗咬钢牙,心说这哪是女儿,这不是冤家吗?你就这一句话可要了我的老命了。事到如今,他也恼羞成怒,不顾一切,一伸手拽出三尺龙泉剑,飞身往上一蹿,奔姑娘就来了:“丫头,你竟敢胡说八道,待我宰了你。”

  刘锦屏见状也顾不得许多,一松手把燕王推到一边,甩斗篷按绷簧把弯刀拽出来了,爷儿俩就在院里头战在一处。刘魁一心想,我先把这丫头砍伤,然后再杀朱棣;刘锦屏心说,我一定要抵住我爹,决不能叫他伤着燕王。这爷儿俩是拼出全力,各不相让。刘魁一加快攻势,招招紧逼;刘锦屏闪转腾挪,巧接巧拆。刘魁一虽然精通剑术,刘锦屏也是酷爱武艺,况且是跟她爹学的刀法,因此父女俩打了三十几个回合,也没分出输赢。

  燕王愣在一边不知道帮谁是好,马兰留下的人也不敢上前。

  正在刘魁一父女交手的时候,只见从后院晃晃悠悠来了个人,这个人一边走一边伸懒腰:“无量天尊。怎么回事呀,放着觉不睡,跑到院里折腾什么呀,我睡得正香呢,让你们给吵醒了。”

  院内众人借灯光一看,只见来了个破老道,这老道的穿着打扮简直破得没法再破了。就见他头上戴开花道帽,身上穿开花道袍,这道袍是五颜六色,由形状不等、新旧不一的破布片缝缀着,跟和尚的百衲衣没啥两样,所不同者人家和尚那百衲衣是特制的,他这是补缀的。腰里系着丝绦,这丝绦也是圪塔挨着圪塔。再看他斜背着一个兜子,这兜子也是补丁摞着补丁,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脚上穿一双烂草鞋,也是一走三掉。手里边拿着一个拂尘,这拂尘就剩下二十几根毛了。往脸上看,皱纹堆垒,满脸渍泥,年逾古稀;两只手犹如刚从染缸里出来,指如炭条。要看他的双眼,能使你大吃一惊,二目炯炯有神,灼灼发光。就见他晃晃悠悠,来到院中。

  这个破老道从哪来呀?原来就在燕王他们刚一进庄,他也就到了,在这叩打门环,说天下大雨,无处安身,要在这投个宿。门上人本不愿理他,也不想留他,因为燕王在这里呀,可这老道就是不走,没办法告诉了庄主。刘魁一一想,咱们家有的是破房子,天又下着雨,借一宿就叫他借一宿吧,因此便答应了下来。要庄客把破老道领到了后院,在一间破仓房里给他弄了个铺,送他点残茶剩饭,老道就住下了。前院这么一伸手,老道就知道了,他见姑娘战不下她爹,常衡等人又不在身边,怕时间耽误久了,这才口诵道号,来到院中。

  这破老道摇摇摆摆来到当院,站定身形,把手中没毛的拂尘一晃:“无量天尊。姑娘,你往旁边闪闪,把这老头儿交给我吧。”

  刘锦屏打垫步,“噌”往外一纵,合单刀定睛观看。刘魁一也扭脸观瞧,这不是借宿那破老道吗?“我说花子,你少要来管闲事,增加烦恼。”“什么,少管闲事?你怎么忘了,天下人管天下事呀。我说刘魁一呀,念起你对我不错,留我住了半宿,贫道饶你不死,赶紧扔宝剑过来认罪。不然的话,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到了。”

  刘魁一闻听火往上撞,晃宝剑往上一蹿:“吹!出家人,老杂毛,你既管闲事,就休怪本庄主无情,休走着剑!”欻拉一剑,奔老道分心便刺。老道说了声:“来得好!”猛一转身,宝剑走空,破老道正好转到他的身后,没容刘魁一回身,老道的左手便抬起来了,伸食指在刘魁一胳肢窝捅了一下,喊了声:“别动!”就这一下,刘魁一像木桩一样戳到那儿,动不了啦,只觉得半身麻木,张嘴瞪眼,难以出声。哎呀,老道这个快劲真使人惊奇,不过眨眼之工,就把刘魁一制伏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点穴的功夫,武功要不高,哪会这个呀!所以燕王、刘锦屏无不惊叹。

  老道一转身,来到燕王面前:“王驾千岁,这一回你可以没事了,不过今后为人处事还应小心在意。另外这是非之地不可久呆,迅速离开为妙。”还没等燕王从惊异中清醒过来,就见他脚尖点地,“噌”上了房顶,冲前院高声喊喝:“都起来吧,别睡觉了,后院出事了。”老道喊罢,三晃两晃便踪迹不见。

  这老道的嗓音声若洪钟,这一喊把常衡、邱福给惊动了。他们俩由于路途乏累,加上刘魁一热情招待,多喝了几杯酒,到前院便沉沉大睡。后院发生的事,根本就不知道。让这破老道一喊,他们这才从梦中惊醒,翻身爬起来,各拿兵刃奔后院而来,亲兵卫队也来了一群。

  到后院一看这个架式,把两人闹愣了。常衡赶紧来到燕王面前:“殿下,这是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常将军,是这么这么回事。”燕王把经过简要述说一遍。

  常衡闻听气冲两肋,一下子便蹿到了刘魁一的面前。这刘魁一,还是直着脖子瞪着眼,手里拿着宝剑,一动也不动。常衡用铁鞭一指:“老家伙,你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竟敢对我家千岁下毒手,这就犯下了不赦之罪,我打死你得了。”说着话抡鞭就打。

  燕王手疾眼快,过来把常衡拦住了:“常将军,等一等,问清楚再说。”常衡这才怒气冲冲,照刘魁一屁股上来了一脚,把刘魁一踹了个爬虎。这一脚刘魁一也会动了,原来点穴这功夫只要一动就破解了,要没人动,他就老在那站着,一直到死。亲兵过来把刘魁一捆上了。在刘锦屏的指引下,邱福带人把马兰安插在庄上的人大部分都抓住了,有三个人跑掉了。刘魁一是追悔不及,低头不语,就等着死了。

  燕王并无心杀他,不管怎么说,得看在他女儿的分上,这刘锦屏还不错呀。燕王过去,亲自把刘魁一扶起来,命军兵解开绑绳,百般安慰。说什么咱们无冤无仇,你是被逼无奈,本王同情你,过往之事我决不追究,请你放心。

  人心都是肉长的。燕王这么一说,刘魁一深感内疚,磕头带响:“王驾千岁,小民罪该万死。王爷如此宽宏大度,饶小民不死,我宁愿肝脑涂地,以报万一。”他就把马兰怎么逼自己行凶的经过说了一遍。“王爷,马兰留下的人,已经把你到庄里的消息报告给他,三更天他就会领大兵杀来,此地已十分危险,您快走吧。”

  常衡一听,十万火急呀,赶紧让手下亲兵通知张玉、王真,马上集合队伍,离开刘老庄。

  燕王就问刘魁一:“我们走了,你怎么办呢?”“王爷,我是个罪人,怎么死都应该。如果王爷不嫌弃的话,我打算舍弃家产,保着您一同扫北。”“欢迎欢迎。你放心,不管你有多大损失,只要小王能到达北平,我是如数包赔。”“看王爷说的,只要有我的命在,我就感恩不尽了。”

  刘魁一说完了,赶紧命人召集庄客,通知大家愿走者随行,不愿去者逃命。又让女儿到她母亲房中,帮着收拾金银细软,带着房照地契,余者一律留下,迅速离开刘老庄。

  这阵雨已经停了。张玉、王真已把人马集合齐了,刘老庄的人大部分愿意跟着走,这样军队中又增加了四百多名老百姓,不到三更天,人们便离开了刘老庄。

  燕王众人离庄不过五里,就听后面人喊马嘶,灯球火把亮子油松,铺天盖地而来。原来马兰得到军兵的报告,知道刘老庄发生了变化,便亲自率队追来。常衡一边催促大家快走,一边与邱福断后,不一会儿两下便接上手了。虽然常衡、邱福骁勇,无奈马兰人多势众,看看抵挡不住。正在危急时分,就听一人大吼一声:“马兰贼子休要猖狂,某家来也!”话到马到枪也到。只见他剑舞处人头落地,枪指处人仰马翻,马兰的二儿子马得山也被刺伤落马。马兰见势不好,一声令下,全队狼狈逃去。

  常衡这边人少,也不便追赶。他喘息片刻,定睛观瞧,一看不认识来人。互通姓名,才知道来者乃是大名鼎鼎的金眼刁岳轮。当年岳轮曾帮助朱元璋大败元将脱金龙,因为岳轮对朱元璋不满,弃官不做,流浪天下,不期在此相遇,大败马兰。常衡再三邀他一同扫北,被岳轮婉言谢绝,信马而去。常衡把此事告知燕王,燕王叹息不已。

  单说燕王领着军队,再往前走,比较平安。穿州过府,没遇上什么事,这一天就到了济南地区的老黄河边上。为啥说是老黄河呢?因为明初的黄河,和今天的黄河走向不同,那时候黄河到徐州向东,偏东南流入淮河,与淮水一道汇入大海。虽说这里是老黄河,可也不小啊,只见波涛翻滚,浊浪连天,犹如万马奔腾,咆哮不已。可是大河上下百里之内,见不到任何船只。要没有船这可是难以飞渡啊。燕王愁锁双眉。燕王一打听,说是鲁王朱擅有旨,所有的船只都进行封锁,没有鲁王爷的话,一律禁止动用。

  燕王一听,噢,原来是鲁王把船封起来了,这好办,鲁王是我十弟,那我就派人跟他联系联系吧。他跟常衡等人一商议,大军就在黄河岸边扎下营寨。要按燕王的本意,打算亲自拜会十殿下鲁王朱檀,被常衡给拦住了:“王爷,用不着您去,您一路之上也乏累了,就在军营之中休息,让我走一趟,替您前去跟鲁王交涉。”燕王一听也行,这才在军营之中未动。常衡带着张玉、王真,还有八个亲兵,拿着四殿下的亲笔信,起身赶奔济南府。

  几十里的路程,催马就到了。他们进城先找王府,见到门吏,常衡抱拳秉腕:“劳驾给通报一声,我叫常衡,受四殿下燕王所差,求见你家王爷。”门吏赶紧以礼相还:“常将军,你们来得不凑巧,我家王爷不在府里。”“他上哪里去了?”“是这么回事。我们济南府缺少个副元帅,王爷在千佛山摆下一座擂台,要通过比武选拔副元帅。现在已经进行二十几天了,听说还得几天。你要有事,就到千佛山去找吧。”

  小太岁常衡一听,心说借船的事没办出头绪来,我们心急火燎还要过黄河,那得等到什么时候。既然他在千佛山,干脆我就找他去得了。他跟张玉、王真一商量,他俩也同意,于是这十几个人又奔千佛山而去。

  当天中午,常衡众人就来到千佛山下。举目一看,嚄,人山人海,万头攒动,拥挤不堪。支着伞的,搭着棚的,做买卖的,看热闹的,简直是水泄不通啊,他们这马是没法骑了。众人跳下马,穿人群往里边挤。挤来挤去,挤到离擂台不远了。就见这座擂台要比普通的擂台高大,用芦蓆搭着盖,上面高挂红灯彩球。五寸多厚的木板铺着台板,上边还有半尺多高的五色栏杆。擂台的后面,挂着一道幕,兰绣屏锦。在前边摆着张方桌,一边一把椅子。再往两旁一看,就是兵刃架子,上边插着十八般兵刃。常衡往台上一看,站着几个管事的,这几个人穿青挂皂,挽着白袖头,手里都拿着蟒鞭,一个犄角一个,看那意思像在维持秩序。他跷着脚拔着脖再看,在擂台的对面还有座看台,看台上还有不少的人,他不知道哪个是鲁王,况且也挤不过去,再加上人困马乏,他跟张玉、王真一商量,干脆就歇歇再说。我们先到茶楼喝杯茶,把这马也喂一喂饮一饮,歇够了咱们再办公事。他们让亲兵把马鞍子卸下来,草料袋子摘下来,在这饮溜。他和王真、张玉奔茶楼而来。

  这茶楼就在看台左侧,位置甚好,观看擂台是一目了然。三人来到茶楼一看,窗明几净,墙上字画,倒也清雅,微风一吹,使人赏心悦目。待到他们往周围一看,不由得愁锁双眉,为啥呢?人太多了,座无虚席呀!三人正在犹豫,茶博士过来了。这掌柜的眼力不错,看这三位穿着打扮不俗,又都威风凛凛,相貌堂堂,悬刀佩剑,知道不是凡夫俗子,急忙笑脸相迎:“欢迎光临。三位要喝茶吗?”“喝是喝,怎么没闲座?”“这好办,您别看没闲座,是您三位来了,我一定给您摆上一张。伙计,快来给支张桌子。”伙计应声上楼,一会儿桌凳摆放整齐,又摆上了上好的香茶,几样点心。三人这才入座,坐下一看,还真不错,坐在这地方就可以看到擂台的全貌。三个人边吃边喝,等着看热闹。

  刚一过晌,就听擂台上云牌响亮,全场马上静了下来。就见那四个人在犄角收回脚步,一字排开,这时候从擂台下“噌”地一声蹿上一个人来。常衡一看,此人跟自己长得差不多,也是五短身材,车轴汉子,项短脖粗,圆肩膀,走路还有点晃悠,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练武练的。就见他撇着大嘴,拔着脖子,瞪着眼睛,先在台上转了三圈,左看看,右看看,欻,甩掉外面青缎英雄靠氅,摁了摁六棱抽口壮士巾,紧大带提靴子,活动活动筋骨,往后一摆手,闲杂人都退了下去。就见此人来到台口,先往四处瞅了一眼,跟着一抱拳:“呔!我说天下的各位英雄听真:打过一拳踢过一腿的老师弟子,戳杆子撂场子的师傅们,咱也不管五行八作,三教九流,回汉两教,僧门各道,今儿个你光临,我就表示欢迎。有认识我的,也有不认识我的,我先来个自我介绍。在下祖居济南府城南孙家庄,家父名叫孙严,外人送号神拳太岁,我是他儿子孙拐,人称神拳太保。最近王爷要选拔副元帅,应选报名的有好几百个,后来选来选去,选出了八个,这八个人经过比试,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大概有人清楚,在这几天当中,无人是我的对手,今儿个是最后一天了,奉劝诸位,你们也就不必登台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刮风下雨你不知道,自己有多大能耐你总是清楚吧。你登台也是白给。擂台可有规定,打死白打死,这可不带偿命。人这一条命都是吃咸盐长大的,可不是喝西北风长大的。你说你撇妻子闪爹娘,在台上被我一拳给打死,冤也不冤?当官是不错,你也没有那个命,是不是?我这可是好话啊,大概没有登台的了,如果没有登台的,这副元帅可就是我的了。我这人哪,最讲礼貌,话虽然这么说,我还得让一让,有没有登台的,没有了吧?”

  常衡一听,把鼻子都气歪了。心说这位会说话吗?你这牛皮都吹破了,还吹呢,你怎么知道就没有登台的?怎么知道别人上台就得死?这是哪里蹦出这么个神拳太保,我呀,就是有公事在身,要没有公事,非得登台跟他会会不可。

  神拳太保孙拐连问三遍见无人答言,他又高兴起来,手舞足蹈:“哈哈哈,果不出我所料,没人报名,这副元帅可就是我的了。对不起,再见!”说完了他刚要走,就听台下一阵大乱,“闪开闪开,我要登台!姓孙的你别走,把狗命给我留下!”声音一落,就见一人脚尖点地,拧身往空中一纵,“噌!”登上擂台。这人手中掂着一把明晃晃的鬼头刀,不容分说朝着孙拐搂头便剁。

  此正是:

  莫道天下无敌手,

  自有登台打擂人。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