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回 遭猜忌朱棣离南京 逢厄运燕王遇强人

  元季腐败黑暗,各地遍起狼烟。元璋兴兵赶鞑靼,建立一统江山。立藩本为卫国,岂料适得其反,燕王征南要“靖难”,天下刀兵又见。

  上面西江月一首,引出评书一段,主要讲的是朱元璋的四儿子燕王朱棣,遭人猜忌,被逼离京,后又挂孝出征,扫除奸党,取得江山的故事。

  公元一三六八年的正月初四,曾是横笛牛背的小牧童、沿街乞讨的游方僧的朱元璋,在文武群臣的劝进下,于应天府奉天殿登临大宝,君临天下,登上了皇帝的宝座,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的又一个封建王朝——大明帝国。后改应天为南京,建元洪武。

  洪武年间,朱元璋虽然为发展社会经济,巩固中央集权,作了一些努力,但是他同历代的皇帝一样,为了保住他子孙后代的万世基业,对于曾经跟随他出生入死、南征北战,为大明帝国的建立立下血汗功劳的元勋宿将,猜忌日深,先后以左丞相胡惟庸、凉国公蓝玉的谋反案为名,大搞株连,许多功臣宿将被指为逆党,有的被抄家灭族,有的被赐死、杀头,朝堂之上,人人自危,公侯将相,杀戮殆尽。就连功勋卓著的中山王徐达也不能幸免。徐元帅生了背疽,据说这种病最忌吃蒸鹅肉,而洪武皇帝在他病重时特赐蒸鹅肉。皇上送的东西就是御赐之物啊,那就是一杯毒酒,你也得日呼万岁饮下。徐元帅知道皇上是要自己的命了,不由得泪流满面,悲愤难忍,在谢过“皇恩”之后,眼含泪水当着使臣的面把蒸鹅肉吃了下去。没过几天,中山王就一命呜呼了。功臣们人人寒心,有的辞官不做,退归林下,有的挂印封金,不辞而别,留下者寥若晨星,这些人也是噤若寒蝉,不敢多说一句话。

  朱元璋屠杀功臣的同时,对那些阿谀奉承、溜须拍马的奸佞小人,则是委以重任。国舅马兰、驸马韩金虎等,便利用同马皇后的关系,扶摇直上,位显权重,他们拉拢肖小,结成死党,杜塞言路,独揽朝纲,骄横跋扈,恣意妄为,只弄得朝政日非,人心惶惶,刚建立的大明王朝便危机四伏,弊窦百出。

  按下别人暂且不表,单说四殿下朱棣。他是朱元璋的四儿子,可不是昭阳正官马皇后所生,他是瓮贵妃所生。朱元璋一共有二十四个儿子,就是朱标、朱樉、朱㭎、朱棣等等。在他这些儿子当中,要讲究最不错的,还得数朱棣。首先说人样子,个头不高不矮、不胖不疲、眉分八彩、目若朗星、额头丰满、四字阔口,真是威风凛凛、相貌堂堂。要论人品,那是忠厚老实、谦恭下士、尊卑长幼、次序分明。文有文才、武有武艺。要论志向,他曾向天子上书,陈述革除弊政。特别对于洪武帝杀戮功臣表示不满,并曾婉言劝阻。因此,忠正的文武官员,甚至嫔妃、太监,没有一个不喜欢他、尊敬他的。在册立太子的时候,朱元璋认为朱标软弱、优柔,便有意立朱棣为太子,认为他能够继承自己的大业。

  但是,朱元璋的这个想法遭到了以马皇后为首的韩马奸党的坚决抵制。马皇后认为,朱棣不是自己生的,跟自己能一个心眼儿吗?将来他要当了皇上,母以子贵,那瓮娘娘就凌驾到自己的头上了,还会有自己的好吗?说什么也不能干。她在下面极力地活动,所以京营殿帅驸马韩金虎、国舅马兰等等,一致向皇上建议,他们的理由是:废长立幼,是取乱之道。打开历史看看,没有一个好结果的,四殿下再聪明,也不能立他。朱元璋弄了个耳软心活,便册封朱标为太子。

  后来由于朱元璋身体虚弱,一病不起,便把朝中大事,都交于马皇后处理,马皇后利用这个机会,以分封诸王、屏藩皇室为借口,来了个夜封十王,把朱元璋的几个儿子封为藩王,其中,朱棣被封为燕王,并要他们马上就离开南京。要朱棣领一支人马前去扫北,到北平府就藩。

  那位说了,扫什么北呀?元朝不是平灭了吗?不错,是平灭了,但是元顺帝死后,皇子爱猷识里达腊在扩廓帖木儿的保护下,逃往和林,继续称帝,四宝大将脱金龙死里逃生,也到了和林,他们仍然保持有相当的实力,不时侵犯中原,与大明朝为敌。别看表面上大明朝统一了河山,实际上边患仍在。

  马皇后叫燕王扫北,看起来名正言顺,实则不然。这是马皇后的一条毒计,打算陷害燕王于死地。且不说边患频仍,就拿拨归燕王的这支人马来说,就不像个样子,人数名义上是三千,实际上老的老,小的小,老的上不去能行马,小的拉不开宝雕弓,一个个面黄肌瘦,亚赛病夫,甲杖不全,器械短缺,衣服不整,哪里有半点战斗力呀,简直是一支花子队。慢说扫北,恐怕一听鼓声就都趴下了。

  朱棣本来打算到皇宫向父皇、贵妃母亲告告别,连去三次都被黄门官挡驾了,说什么皇后有旨,受封藩王要立刻上路,不得停留,也不准进宫。朱棣在宫门外磕了仨头,挥泪回到自己府第,暗自思想:这一定是马皇后和驸马捣的鬼,可是圣旨已下,自己也不敢抗旨不遵呀!咳!走就走吧,离开你们也好,这笔账咱们以后再清算!

  燕王朱棣离开南京,领着这一支不成样子的军队向北进发。上路五日,这一天日头往西转,该是宿营的时候了,燕王也觉着乏累,从马上跳下来,吩咐一声:“安营扎寨,埋锅造饭。”

  时间不大,管粮官王奎过来了:“启奏王驾千岁。”“何事?”“王爷,粮食都没了。”“你怎么不早说呢?”“早说也没用,怕您着急上火。”“今天有多少就吃多少,明天咱们再想办法。”“多少也没有了,连熬粥也不够了,剩下几百斤好粮食,给您老人家留着,别人都不能吃了。”“是吗?待我观看。”

  燕王挎着宝剑,到了军需营。一检查,可不是吗,粮食大半都霉烂了,根本就不能吃,就是自己这点口粮还比较不错,也都发了霉了。把燕王气得一跺脚:世界上有这么缺德的人吗?这是什么口粮啊!经过询问,燕王得知,皇后并没传旨,所过的路府州县没有得着命令,不给供应粮草。这不是逼人于死路吗?燕王一看,这北是没法扫了,人以食为天,不吃饭怎么能行呢?他心中一阵难过。吩咐一声:“把我这点粮,分散给军兵弟兄,哪怕每人喝口粥呢,表表我的心意。”

  管粮官王奎哭着,把这点米下到锅里了。每个士兵就将就着喝了那么半碗粥。等喝完了,燕王吩咐一声:“全体集合。”

  时间不大,老弱病残的三千军兵这才列队站好。燕王站到高处,看了看弟兄们,心中刀绞一般。高声说道:“各位军兵弟兄,都怪我朱棣无能,连累了大家,看来这个北我是扫不成了,我不能牵连诸位。从现在开始,你们有家的投家,有友的奔友,大家散了吧。”燕王说到这说不下去了,眼泪掉下来了。

  当兵的大部分也哭了,有几个领兵官心里头有数。其中有一人姓邱名福,乃凤阳人氏,此人勇略过人。邱福见状,挺身而出:“王驾千岁,我说两句。我也不怕掉脑袋,人要到了这一步,也没什么可怕的。别看我们是当兵的,心里头都有本账,谁好,谁坏,谁忠,谁奸,我们都有数。韩金虎、马兰算什么东西!在建立大明帝国的时候,他们寸功未立,寸土未得,如今都是身居显官,飞扬跋扈。你好也行,你得叫大伙好啊,今天害这个,明天害那个,把好端端的大明江山搅了个一塌糊涂,听说徐元帅也死得不明不白,很多人都被指控为胡、蓝奸党惨遭杀害,这个我不说了。就说咱们眼前的事吧,您是皇上的亲儿子,这叫奉旨扫北呀?看一看咱这北能扫吗?咱要饭都要不到北平去,累死都爬不到长城的边上。殿下,明明有人害您呀。按理说,我们大伙应该散去,不过人心都是肉长的,您这人太好了,我们死也要死到一块儿,活也要活在一起,众位,你们说呢?”

  俗话说,人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这邱福慷慨激昂一番演说,大家的情绪就上来了,大伙一致高呼:“我们不能走,一定跟四殿下在一起,死活都在一起呀!”

  几千人的呼声震天动地,燕王深受感动,赶紧分褟尾撩战裙,在高坡上就跪下了:“如此说来,各位请上,受朱棣一拜。如果早晚我有得势的一天,我决不忘诸位的大恩。”

  燕王这一磕头,大伙全跪下了。到这阵,众人是拧成一股绳,都是一个心眼。哭罢多时,朱棣站起来了,决定继续进军。

  转过天来再往前走,路过一段河套地带。沟沟岔岔全是水,道路泥泞难行。邱福领着一支军队在前边开道,燕王督着大队在后头跟着。没吃的怎么办呢,一路之上买粮,把随身带的银子几乎都花净了。燕王一边走一边计算,再这么走两天,就什么也没有了。怎么办呢?燕王的心里跟油烹一般,低着头,这马哒哒哒无力地往前走。眼前出现一条大河,两旁的芦苇长得挺高,往前一瞅,多远也看不到人家。

  正在这个时候,就听芦苇里头“叭!吱——堂啷啷!”连响箭带串锣就响成了一片,把燕王吓了一跳,三千军兵都站住了。与此同时,就见芦苇丛中跳出七八百人来。这些人都是绢帕幧头,黑灰抹脸,手中拿着刀枪,看这样子,都在二十岁往上二十五岁往下,一个个精明强干。为首的两匹马上坐着两个人,这两个人虽然也抹了黑灰,但还能看得出是一个黑脸,一个红脸,每人手里都端着一柄夹钢板斧。就见这两个强人马往前提,把大斧子一晃:“呔!不要走了,给我站住,哇呀呀——”

  燕王一看,遇上劫道的了。怎么办呢?他正在踌躇,邱福主动请令:“千岁,您别害怕,这都是乌合之众,待小将把他们撵跑也就是了。”燕王心里明白,咱们这些人哪个能打仗?都比不了这些土匪呀。到了现在咱们谁也惹不起,还得说好的,摆手止住了邱福。

  燕王双脚点镫,马往前提,来到这两个土匪头子的面前。勒住坐马,满面赔笑,冲着这两个人一抱拳:“二位辛苦了,小王这厢有礼了。”

  两个强盗头子四只眼珠子一瞪,上一眼下一眼看看四殿下:“你是什么人,点头哈腰,嬉皮笑脸,你要干什么?”“二位,话不能这么说。我姓朱,我叫朱棣,乃是当今皇上的四殿下,受封燕王的爵位。这一次我领兵带队要赶奔北平,前去戍边,不期我们狭路相逢。望求二位高抬贵手,放我们过去。二位如愿归顺,小王可奏明朝廷,加封你们的官职,你们也成了国家的命官,军队也成了官军。如不愿归顺,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我也决不深究。二位看怎么样?再者一说,你们是江湖好汉,打家劫舍,也许情有可原。但是你们劫的是行商客旅,能截国家的军队吗?这本身就是不赦之罪呀。何去何从,望二位深思。”

  燕王话音刚落,只见两个强人相视一笑,黑脸大汉高声说道:“慢说你是四殿下,就是皇上也不行,我们不听这一套,我们就靠劫道为生。什么朝廷的王法,统统见鬼去吧。朱棣呀,废话少说,看你这个人也挺聪明,你就放明白点,把所有的东西都给我留下,光着屁股过河,咱算一笔勾销,没有话说;倘若不听我的命令,你来看哪!”他把板斧抡开,挂定风声,只听“喀嚓”一声,一株碗口粗的大树被他一斧拦腰砍断:“我让你在斧下做鬼!”

  燕王看到这,知道光说好的是不行了,一伸手,从乌翅环得胜钩上把大枪摘下来了,他抖大枪高声断喝:“土匪,毛贼!再不听良言,我枪下可无情!”

  这俩土匪一看,相视大笑:“哈哈哈,小白脸,怎么,你还想动武吗?好嘞,不宰了你,你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你就过来吧!”黑脸大汉催马抢斧直奔四殿下,两个人就在河边上战在一处。

  朱棣觉着自己不含糊,一伸手差多了。就见这位黑大汉把大斧抡开,雪片相似,嗖嗖嗖寒光缭绕,愈战愈勇,把朱棣累得吁吁带喘,十几个回合过去,便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朱棣一看不好,三十六招走为上计,他投转马头顺着河边落荒而逃。邱福见燕王败阵,催马晃大刀直奔黑脸大汉,被那个红脸大汉舞动宣化斧战住不得脱身。要论邱福的能耐,这红脸汉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可是他现在既挂念燕王,又担心军兵,回头一看,三千军兵被这帮土匪一哄而散,剩下车辆马匹、军需用具,全叫人家给截去了。邱福不由得叫苦连天。精力一不集中,一个没注意,被红脸大汉一斧把他的盔缨削掉了,邱福也是拨马而逃。

  单说燕王朱棣败阵之后,催马没命地奔逃。要说朱棣骑的黄骠马,也是一匹宝马良驹,可是有一样,这些日子人不得战饭,马不得草料,宝马填不饱肚皮也跑不快呀。冷不丁这么一跑,这马四蹄抽筋还跑不快。跑出没有五里地,马失前蹄,“扑通!”整个把燕王从马上给掀下去了。这一下可把朱棣给摔坏了。枪也撒手了,脸也战破了,要没有头盔护着,恐怕把脑袋都摔漏了。燕王就觉着“嗡”的一声,轱辘轱辘,在地下滚出有一丈多远,想起来也起不来了。正在这个时候,那黑脸的强盗也赶到了。说时迟那时快,马到跟前他把大斧子往空中一举:“朱棣,你就给我死到这里吧!”欻!抡斧就往下劈。

  就在这一刹那,燕王想起点事来。想什么呢?临死我也得把话说清楚,我也得落个明白鬼。就这么糊儿八涂地死了,连自己都对不起呀!假如说要有阎王爷的话,问我是怎么回事,我都难以回答呀。想到这儿,朱棣强打精神喊了一嗓子:“等一等。斧下留情,小王有话要说。”“你有何话讲?”“咳!英雄,咱这么办。你说你是劫道的,我是过路的,咱们把官不官的先放在一边,你不就是为这些东西吗?如今我败下阵来,把东西都答应给你了,一人怕了一人也就是了,你为什么非得要我这条命呢?难道说你们绿林人做事都非做得这么绝断不成?我跟你远日无冤,素日无仇,这是何苦呢?”

  黑脸强盗闻听此言,往左右看看无人,把大斧子往身后一背:“嘿嘿,殿下,你怎么糊涂啊,干脆,我让你当个明白鬼,就跟你实说了吧。我们俩呀,根本不是什么山大王,这哪来的土匪呀!你没看我们脸上都抹着黑灰吗?我们都是国家的将官,这是化装改扮哪!我姓张,名玉,祥符人氏,在京营殿帅韩金虎手下任事,官拜指挥金事;那位红脸汉姓王名真,咸宁人氏。也在韩大帅帐下供职,官拜右护卫。我们这是奉了皇后的密旨,韩元帅的令箭,在此截杀于你,你死了也别埋怨我们,这是上命难违呀,你到阎王那儿可别合我们,就告马皇后和韩驸马得了。话已给你说清了,你就死到这儿吧!”张玉说着话又一次抡起大斧,朝燕王砍去。

  正在这千钧一发的紧急关头,突然有人喊了一声:“呀——呔,住手!我看你敢砍王驾千岁,某家到了。”就这一嗓子,好像晴天一个霹雳,说时迟那时快,声音一落,连人带马就到了。这马像旋风一样,卷到张玉的马前,把掌中蛇矛枪一晃,“欻”就是一枪。

  张玉一看,如果斧子落下去,自己这条命也就交待了。赶紧把板斧抽回,来个怀中抱月往外招架:“开呀!”铁矛和板斧碰到一块儿,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你说这一下能有多大劲,把张玉震得栽两栽晃两晃,嗒嗒嗒,战马倒退了七八步。他强打精神,双腿夹紧马的两肋,这才没掉下去,急忙勒住丝缰,“什么人?”甩脸观瞧。

  他看哪,燕王也没闲着。双手拄着地,长起身抬起脸,也要看一看。一看来的是个黑袍小将军,人长得黑,马也黑,使的家伙也黑。就见这个人平顶身高八尺左右,圆盘脸、方脑门、扫帚眉、铜铃眼、塌鼻梁、方海口,光嘴巴没胡。头顶镔铁盔,体挂镔铁甲,外挂皂罗袍,胯下乌雅马,掌中蛇矛大铁枪,背后鹿皮套里背着一条打将铁鞭。燕王不看则可,这一看可把他乐坏了。来的这个人是谁呀?正是小太岁常衡。

  书中代言,常衡是谁呀?乃是开明王常遇春的孙子,郑国公常茂的侄子,平乡侯常胜的儿子。他这是从哪来呀?咱还得再交待几句。这小太岁常衡也是生性暴躁,爱打抱不平。马兰、韩金虎等奸党的家奴,狗仗人势,横行不法,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只要被常衡碰见,常常被常衡打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常胜夫妇深为担忧。后来夫妇俩又发现朝纲不正,功臣宿将常遭陷害,为了保住老常家一点血脉,决定让常衡到北平府找他二叔郑国公常茂。常衡听说不让他在南京了,要他到北平去,心里甭提多高兴了,赶紧收拾收拾行囊,带着川资路费,还有一个家人常忠,就偷偷地离开了南京。谁知道常衡走到半道,就听说京城里发生事了,说是左丞相胡惟庸要谋反,朝廷捉拿参加谋反的逆党,许多功臣都成了逆党,老常家也被牵连进去了,还要画影图形捉拿在逃的人犯。常衡闻知此事,真是痛断肝肠啊!他顶盔贯甲,罩袍束带,非要杀回南京,给一家人报仇,被家人常忠死劝活动给劝住了。后来他冷静地想一想,办不到啊。自己浑身是铁,能捻几颗钉,何况是个肉人。现在南京那是在韩马奸党的控制之下,就凭自己单人独骑前去报仇,谈何容易呀!干脆我到北平找我二叔去吧。让我二叔领兵带队杀回南京,给我爹、我叔叔报仇雪恨。常衡是哭了好几天哪,最后情绪才安定下来,急急越路,赶奔北平。说来也巧,在这儿正碰上燕王朱棣。朱棣连喊带叫,把常衡给惊动了。他仔细一看,哟,这不是四殿下吗?他怎么上这儿来了?这黑大汉是谁呀?他怎么要杀四殿下呢?事在危急,常衡来不及多想,催马摇矛冲到跟前,这才把燕王救下。

  书接方才。张玉也认识常衡,都在京城多年,咋能不认识呢?而且他还知道常衡武艺高强。他一看是常衡,吓得拨马要走。那哪能走啊,这小太岁常衡,那脾气就像他爷爷年轻的时候一样,沾火就着啊,环眼圆翻,挺矛就追,张玉只得回马接战。也就是十几个回合,张玉就被走马活擒。常衡把他往胳肢窝里一夹,拨马来到燕王面前:“小子你给我下去吧!”扑通一声扔到燕王的面前,紧跟着他跳下征驹,把张玉的绊甲绦解下来,四马倒攥蹄给捆了个结结实实。

  正这时候,红脸大汉王真战败邱福也赶到了。一瞅张玉被人抓住了,不由得火往上撞,催马抡斧,奔常衡冲来。常衡听见马蹄声响,急忙绰枪上马,王真一看是常衡也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有心不战,可是张玉被拿,他又不甘心离开,壮壮胆抡斧就剁,常衡接架相还。两个人斧去枪来战了十几个回合,也被他走马活擒。往燕王面前一扔,也被捆了起来。后边跟上来的军兵一看,全都傻眼了,既不敢上前,也不敢逃去。

  常衡大声说道:“你们谁要敢过来,我就先把这俩人给扎死!”张玉、王真急忙喊道:“谁也别管我们,别过来!”

  常衡戳枪下马,到燕王面前行了大礼参拜,把燕王乐得嘴都闭不上了,拉着常衡的手:“常将军,难道说你是从天而降不成?若非是你前来相救,我命休矣。”“千岁您别说了,这叫吉人自有天相。咱们就说眼前的吧,你看这俩小子多么缺德,你说吧,是抠眼睛,是挖心,是把他们大卸八块,为臣马上动手。”

  朱棣一想,这样不行。他抖抖尘土,来到张玉、王真二人面前,一伸手给他们解开了绑绳:“二位将军,如果我没记错,好像你对我说过,你叫张玉,他叫王真,在韩金虎手下官拜指挥佥事和护军使之职,对吗?”“一点不错。”“咱们远日无冤,近日无仇,二位,我哪点得罪你们了?大概没有吧!你们这是上命难违呀,不得不这么办,小王岂能怪你,今天把你们释放,赶紧逃命去吧!”

  常衡一听,什么,费了这么大劲给放了?“千岁,这可使不得,这俩小子狼心狗肺,哪能放啊,放虎归山,必要伤人。”“小王话已出口,决不更改,二位将军逃命去吧。”

  张玉看看王真,王真看看张玉,他俩心里一想,燕王真是好人哪,这才叫有道的明君。就拿我们两个人的所做所为,说什么也不能活,你看人家多懂人情啊,先替我们两个着想,可不是吗?我们跟王爷有什么仇啊,这都是韩金虎逼的,限令我们在一个月之内,把燕王的人头给摘回去。说什么人头在,我们俩能升官;要杀不了燕王,就杀我们两个人,这小子有多缺德呀,逼着要我们昧着良心干这缺德事。现在燕王把我们两个放了,这人多好啊!他们两个又一想,我们俩上哪去呀,就这么回去缴令,韩金虎把那猴眼一翻,非宰了我们不可,不行了,归路是没有了。两个人小声一商议,干脆,就保燕王千岁一块儿扫北去得了。两个人想到这,二次跪倒,磕头带响:

  “王驾千岁,罪臣该死,我们不走了。王爷您方才说的话不多,可是说中了要害,我们确实是被逼无奈,跟您老人家一点仇恨都没有。既然您肯放我们,我们感恩不尽,但是不能回去了,回去韩金虎也饶不了我们。我们愿带着手下人马,跟着您一块儿扫北,希望您能把我们收留下来,王爷,不知您意下如何?”

  燕王这阵儿正缺人哪,他那些军兵都是老弱病残,能打仗吗?张玉、王真手下的人有七八百名,都是精壮的士兵,要能编到自己的队伍里,那力量可就大了。燕王满心喜悦,点头答应:“二位将军,若不嫌弃,小王答应就是。”

  “谢王爷大恩。”两个人又磕了阵头,这才站起来。然后转身来见常衡。他俩见着常衡,心头发憷,头发根发奓,直起鸡皮疙瘩。要想笑,比哭都难看:“常将军,往后咱们就在一起了,请您多加关照。”常衡把眼珠子一瞪:“我告诉你们,燕王千岁法外施仁,把你们恩赦了,你们可要记住,人心都是肉长的,从今以后不准变心,如果有三心二意,就是千岁不要你的命,从我这也说不过去,可知道我常衡的厉害?”“知道,知道。常将军你放心,我们是铁了心了,一定保燕王千岁到底,福祸与共,决不变心。倘若口不应心,叫我们死到乱刃之下!”两个人说罢又嗑破中指,起了大誓。在那个年头人们都信迷信,只要起了誓,就有人相信,常衡这才放心。

  张玉、王真把燕王扶到马上,转身赶奔河套。就见张玉一声呼哨,时间不长,人马集合齐了。当兵的一看,这怎么回事啊?两位将军奉命来截杀朱棣,怎么又跟燕王凑到一块儿了?众人迷惑不解,赶紧列队集合。燕王叫常衡、邱福把自己带来的军兵也都集中起来,这三千人散去了一百多名,时间紧迫,无暇寻找。张玉、王真站到队伍前边,当众宣布:“各位弟兄,从今以后我们哥俩要保着燕王前去扫北,有乐意跟着的,我们欢迎;有不乐意跟着的,我们也不强迫,这儿有的是金银财宝,你们可以拿着各自回家,现在我们可要保着燕王千岁起身了啊!”

  当兵的一听,这才明白怎么回事。绝大多数愿意跟着去,也有那么一少部分不乐意去的,这些人偷偷商议,就要散伙。可是,他们要一走,就会牵动整个大局呀,常衡立马横矛在旁边看着:“你们要干什么,难道说给韩金虎送信不成?”“不不,我们要回家。”“什么回家,保着燕王千岁去扫北你们反对?哪个要走看我的长矛答应不答应。”他这一喊谁还敢走?“不不,我们就是活动活动胳膊腿,一块儿跟着去扫北,谁也不走了。”

  燕王一看,心里暗笑。心里说常衡啊,你这哪叫自愿,这叫强迫呀!可又一想,人就是这么回事,在一定的时候,还非得强迫不可,常衡做的也不是不对。就这样重新编了队,张、王二将也加入了扫北的行列。

  书说简短。这一天大队人马正往前走,突然间乌云翻滚、狂风大作、雷电交加,眨眼之间,滂沱大雨,直泻而下。军兵们甲杖不全,根本没有防雨的设备,都得在大雨中挨浇。连燕王也被浇得跟落汤鸡一样。燕王一看,我们没有防雨的设备,大家吃不好,睡不好,再叫雨这么一淋,要病了怎么办?燕王心里头难过,跟常衡商议,快往前走,哪怕有个小村庄咱们也得安营扎寨,先避过雨头。

  常衡点头,带着几个人就下去了。在傍晚时分,路过两山夹一沟的地带,透过雨幕往前观看,影影绰绰好像有个村庄,高低错落,散在山坡下面。常衡心中高兴,打马进庄进行联络。燕王众人又走了一程,常衡转回来了,在常衡的身后,还跟来了十几个人,都骑着骡马。为首的这个人,年约五十挂零,身上披着蓑衣,头上戴着斗笠,后边带着几个人,每人手中都拿着一捆雨伞和油布等防雨之物。常衡来到燕王马前:“千岁,找着地方住了。过来过来,我给你介绍介绍,这就是本庄的庄主,这位就是燕王千岁。”

  就见这位五十多岁的人,急忙从马上跳下来。跪在泥泞的地上,朝燕王磕头:“王驾千岁在上,草民迎接王驾千岁来迟,望您恕罪。”燕王赶紧叫常衡把他搀扶起来,燕王就问:“你叫什么名字?”“草民姓刘,贱字魁一。”“哪里人氏?”“祖居本地。王爷,您看到前边那个庄子没有?我就是本庄的庄主。因为我们这儿大部分都姓刘,所以叫刘老庄。”“那太好了。刘庄主,天降大雨,又已傍晚,本王打算在贵庄借宿一夜,不知你意下如何?”“欢迎欢迎。常将军已经跟小民说过,小老儿特为迎接王爷而来。王爷,您身上都淋湿了,这儿有防雨的东西,请您披上。”说着话刘魁一把雨伞、蓑衣都递过去了。其实这有什么用呢?衣服都已经湿透了,不过这也是表一表人家的心意。

  刘魁一领队,一直把燕王等人接到刘老庄。看来这个庄主十分精明能干,因为时间不大,就把这三千多人全都安排好了。他又带着燕王、常衡、邱福、张玉、王真等人来到自己的家里。到府门外燕王一看,不禁啧啧称赞,没想到在这山村之中,竟有这么漂亮的庄宅。青条石砌的地基,卧砖到顶、磨砖对缝、黑漆门楼,十分气魄。门早开了,有不少家人提着灯笼在这等着:“庄主回来了?”“回来了。你等回避。”“是。”

  刘魁一陪着燕王进了府门。虽然天已经黑了,燕王马马虎虎也能看出来,这一家起码能有四五层院子。直接把他让到三层院子的大厅,先把湿衣服脱掉,亲兵过来把包打开,又给燕王换了套干服装,燕王觉得这个舒服劲就甭提了。刘庄主吩咐手下人马上摆排酒席,给燕王接风洗尘。

  时间不大,酒席摆开,燕王一看,烧鸡、烤鸭、七个碟子八个碗,你别看这是山村,吃喝可真全哪。猴头燕窝沙鱼翅,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水里游的,什么都有。张玉、王真、常衡、邱福这些天也没吃过一顿好饭哪!包括燕王在内,自打离开南京,就没有见过这种饭菜。这些人甩开腮帮子,一顿狼吞虎咽,犹如风卷残云一般,一会儿把菜就吃下去一半。刘庄主一边命人上菜,一边殷勤劝酒。

  燕王边吃边问:“庄主贵庚多少啊?”“小民五十有三。”“一直就住在这儿吗?”“一直就在这住,祖宗都五代了。”“一向以何为业?”“世代务农。我就是种地出身,家里有几百亩薄田,日子也还过得去。”“很好。庄主放心,我们住到这,吃多少东西,一块儿算账,是分文不欠。”“哎哟,王爷说的哪里话来。您是当君的,我们是当民的,要不是遇上雨,请您还请不来呢。方才我没说吗,我有几百亩薄田,打的粮食吃不完,孝敬您老人家几顿,这不是应该的吗?再说当兵的弟兄,受的这种苦,为的是谁呢?吃我几顿饭,我还能说要钱吗?王爷,我是分文不取,不但不要,临走我还有许多粮食奉赠,略表我的寸心。”

  众人吃过晚饭,天已定更。安排住宿的问题,三千多军兵就分散在各家各户,由张玉、王真负责查夜。常衡、邱福就住在刘宅的前院,负责警卫燕王的安全,燕王朱棣就住在这个院子的上房。众人受命而去。刘庄主亲自指挥仆人给燕王收拾床铺,闪缎褥子闪缎被,又沏上了一壶茶水,仆人们也退了出去。

  燕王端起一杯茶,面对蜡烛,就想开了心事。

  此正是:

  奸党专权,有多少忠臣良将遭陷害;

  贵为皇子,也落得前途茫茫难自知。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