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十八回 出奇制胜

  小矬子徐轮恨不能肋生双翅飞到山口,与叔叔徐方会合。朱珺却跟他相反,恨不能盼来救兵把自己救走。因此他躺在地上装起病来,“哎呀呀,我的肚子疼死了,哎呀,疼死了。”

  徐轮急得直跺脚,朝他屁股上踢了一下说:“你他妈的别装蒜,快滚起来跟我走,要不我可不客气了!”朱珺咧着嘴说:“官不打病人,我当真肚子疼,实在是走不动了,要不你就杀了我吧。”徐轮一看也没辙了,能杀他吗?当然不能。把徐轮气得踢了他一脚说:“好吧,就让你休息一会儿。”徐轮也找了块平整的石头,坐下歇腿。

  正在这时,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徐轮觉着有点不对劲儿,抬头看时,来人已到面前,为首的正是偷天换日绝命叟马敬一,后边跟着圣手乾坤宫道陵和铜头铁背黑霸王兰廷玉。

  原来胡金堂的死讯传到前山,果然引起了骚动,许多人来找二寨主蒋雄。时间不长又有人报信儿说,五当家的梅少良也被杀了。蒋雄大惊,立刻把姜楚、陶行祖、郭景波和大小头领召集起来商讨对策。

  三寨主大叫道:“朱胖子反客为主,杀死大寨主和老五,其目的就是要霸我山寨,吞掉你我弟兄,如不及早动手,恐怕咱们谁也活不了。”

  陶行祖也大呼道:“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可商议的了,咱们应当先除朱珺和薛长策,后杀罗镖及其党羽,把山寨大权夺回来才是。”“对,马上就动手吧!”“赞成!”“同意!”众匪徒又喊又叫,前寨一阵大乱。

  二寨主蒋雄却不像他们头脑那么简单,现在大寨主不在了,他就是一家之主,几百个弟兄生死都掌握在他手里,错走一步,就要造成难以收拾的后果,因此他不能不慎重行事。他把手一招对众人说:“弟兄们,我跟你们的心情是一样的,不过,在事情还没弄清之前,咱可不能乱来。请你们先把家伙准备好,扼守山寨,听从指挥,哪一个胆敢胡来,我就宰了他!”他又对郭景波说:“老六,你再到后寨详细打探一下,速报我知。”“好嘞。”郭景波提刀在手,领着几个人去了。

  时间不大,郭景波和尹兆国一起回来了。尹兆国对蒋雄说:“二哥,千万不可造次。”“兆国你说,大哥和老五是怎么死的?究竟是为了啥?”尹兆国就把知道的一切都说了,最后说道:“大哥酒醉失德,纯属咎由自取。五当家的不问青红皂白,怒闯寝宫,结果也把命送了。不是我替怀王辩护,杀他们都不是怀王的本意,大哥是被徐轮杀死的,五哥是死在马敬一之手。”

  蒋雄紧皱双眉,问道:“你说咱们该怎么办呢?”尹兆国说:“眼下山上的形势错综复杂,咱们只有死心塌地的保怀王才是正路。假如耗子动刀窝里反,官军再趁机而入,那咱们可就走到死胡同里了。”蒋雄点点头:“好吧,听你的。”尹兆国说:“你应当入宫去见见怀王,表明心迹,才能免去彼此间的猜忌。”“好,我这就去。”“我陪着你去。”他们刚走出去不远,就见眼前灯光晃动,脚步声杂乱,原来是薛长策、罗镖和新来的客人马敬一等。

  按罗镖的意思,想陪马敬一等几位及早休息,可是马敬一却坚持要见见薛长策。罗镖无奈,只得把他们带到议事厅。这会儿薛长策已被铁天池唤醒,正向他禀报后寨发生的事情。薛长策一听怀王把胡金堂和梅少良杀了,真好像五雷轰顶,深悔不该吃酒过量,心说这要激成大变,我等皆死无葬身之地。薛长策一面派铁天池快去整顿兵马,一面亲自带上十几名军兵去看怀王,正好罗镖领着马敬一他们来了。彼此见过,马敬一说明来意,最后表示,愿听大帅的调遣。薛长策大喜,拉着他的手说:“老英雄真是及时雨,眼下就是人手不够用,尤其是像你们这样的。本帅非常欢迎。”

  罗镖问:“薛大帅这是去哪里?”薛长策道:“听说胡金堂、梅少良已死,前山有人哗变,我要向怀王请示。”马敬一说:“是啊,我也觉得山上的情况不对劲。”就这样他们一块儿去寝宫,路上遇上了尹兆国和蒋雄一伙。

  尹兆国怕薛长策对蒋雄等人起疑心,便主动上前禀报了方才的经过,薛长策听罢长出了一口气,拍着蒋雄的肩膀说:“二当家的深谋远虑,胸怀全局,真世间少有的良将。眼下你我应同心协力共御官军,事成之后怀王定会重赏诸位的。”蒋雄称谢,于是众人齐奔寝宫。

  他们进屋一看全傻了。薛长策问婵婵:“王爷到何处去了?”婵婵说:“被徐轮救走了。”“啊?!”薛长策心中一震,忙问道:“奔哪个方向走的?”“不知道。”薛长策把手一招:“快随我来。”众人一阵风似地来到徐方的住处,进屋一看没人!找了半天还是没有。尹兆国顿足道:“坏了,坏了,咱们上当了。”薛长策也发现事情不妙,马上传令封锁山口和要隘,又把军兵分成几路,寻找怀王。人们领命去后,薛长策返回议事厅。

  时间不大,有人来报,常茂率大军讨敌骂阵。薛长策无心出战,传令挂出免战牌。又一个报事的跑进来说,梁泰把大队人马拉出山外,不知是何缘故。薛长策闻报吓得魂不附体,又一想,不可能,没有我的大令,谁能调动军队?急忙把把守山口的头目传来询问,那头目说:“方才梁泰拉着弟兄们下山去了,手中拿着大帅的令箭,他说是奉了大帅的差遣,另有安排。”薛长策感到奇怪:“他是从哪儿弄到令箭的?”立刻叫中军查验大令。不多时中军来报,丢了一支寅时的令箭。薛长策又羞又恼,又气又怕,立即把人召集起来,重新进行了布置,紧守大寨不战。山上仅剩八百多人,形势岌岌可危。薛长策就等着朱珺的消息,同时他也做好了转移的准备。

  马敬一、宫道陵、兰廷玉三人奉命从西南一路寻找朱珺。这三个人全有飞檐走壁的功夫,爬山越岭如履平地。他们找了半天,终于把朱珺找着了。

  朱珺一见三人,好像见了救命的菩萨,顿时就有了精神,高呼道:“卿等来得正是时候,快快救孤!”徐轮明知事情糟了,但他仍不死心,一纵身向朱珺猛扑过去,打算一轮把他扎死。哪知手腕被马敬一扭住了,说什么也伸展不开。他这才知道马敬一有鹰爪力的功夫。兰廷玉飞起一脚把徐轮踢了个嘴啃泥。宫道陵用脚踩住他的后背,没费劲儿就把小矬子给捆上了,接着三人向怀王道惊。

  朱珺感动得涕泪交流:“功高莫过救驾,计狠顶数绝粮,三卿听封。”

  三人一起跪倒,朱珺思索片刻说:“特加封马敬一平寇大将军、江东侯;宫道陵为站殿大将军、靖递侯;兰廷玉为武卫大将军、列侯。”“谢主龙恩,千岁、千千岁!”

  徐轮在一旁冷笑道:“真是吊死鬼抹脂粉——不知死的鬼!光他妈的封官,上哪儿关饷去?真是的。”

  朱珺怒道:“矬鬼!你三番五次戏弄本王,心黑手狠,笑里藏刀,十恶不赦。三位卿家,快把他乱刃分尸!”“遵命!”马敬一冲宫道陵和兰廷玉一使眼色,三个人同时拔出尖刀,奔徐轮走来。

  徐轮见事不妙,扯开嗓子喊叫道:“救命啊——!徐大将军要归位了——!”

  “住手!我看你们哪个敢伤徐轮!”这一嗓子亮如铜钟,响彻山谷。随着喊声,有一人快似闪电,飘落在马敬一三人面前,掌中宝剑冷气逼人。但见:

  来一人,面前站,

  细腰奓臂肩膀宽。

  立剑眉,豹子眼,

  鼻直口方耳垂肩。

  身上穿,一身蓝,

  五彩大带腰中缠。

  二眸子,亮如电,

  三皇宝剑手中端。

  傲骨英姿一团正,

  奸邪之辈心胆寒。

  来者是谁?正是朱森朱永杰。

  朱永杰安徽毫州朱家庄人,自幼被普陀山的道士景玄真人罗道爷收养,学会了马上步下各种技艺。后来奉命辅佐朱元璋北赶大元,曾在黄河岸大破金龙搅尾阵,一举成名。他还是朱元璋的本家兄弟,威望很高。

  朱元璋即位后,虽然在打击地主豪强方面做了一些好事,可是却不择手段地屠戮功臣,大兴冤狱。朱森看不惯,一怒辞官不做,回归故里,过起隐士生活。燕王靖难时,朱森再次出世,为明王朝又立下不少战功。徐方,田伯超的辞职,对他刺激很大,永乐七年他又二次归隐。

  前些时,活神仙刘伯温找到朱森,劝说他应该继续为国出力,朱森慨然应允。伯温走后,朱森把家安顿了一下,他才起身上路。可巧路过琅琊山,听当地老乡说,最近琅琊山有战事,官军把山口堵了,要捉拿一个姓朱的反王。朱森问带队的是谁?乡亲说是勇安王常茂。朱森大喜,因为他与常茂相处多年,感情比较深厚,为此他加快速度,一直来到常茂的大营。不过时间晚了点儿,见着常茂时,已是昨晚三更天了。

  常茂乐得雌雄眼睁得老大,拉着朱森的手摇个没完。当朱森说明来意之后,常茂更高兴了,说:“你来得正是时候,朝廷正在用人之际,我这儿的人手也不足,你这一来真是雪中送炭啊!”朱森笑道:“自家兄弟,你怎么客气起来了?想叫我干什么,尽管分派就是了。”朱森是朱元璋的本家兄弟,论理常茂应以长辈称呼。由于他俩交情深厚,就打破了俗礼,故以弟兄论之。

  就在他们谈话的时候,有人禀报:“田伯超求见。”常茂又惊又喜,亲自接出大营,拉着他的手一同走进中军大帐。田伯超一看朱森也在这儿,急忙近前施礼。朱森双手相搀,阔别多年,自然又有一番亲热。常茂问伯超,这是从哪里来?田伯超便从宝慧寺说起,一直把徐方定计、要里应外合大破琅琊山的事简要讲了一遍。常茂这才知道徐方叔侄几经周折落到了山上,真是又钦佩又担心。

  田伯超把梁泰绘制的草图交给常茂,常茂大喜,当即与朱森、田伯超协商,决定由常茂、田伯超率兵从正面进攻琅琊山,与徐方、梁泰会合,朱森单独进山去接应徐轮。这是因为常茂担心徐轮毛嫩,怕他捅娄子坏了大事。

  再说朱永杰,奉常茂之命,从侧翼爬进琅琊山,寻找小矬子徐轮。他几乎把所有的山沟和树林都搜到了,累得通身是汗,头晕目眩,也没见到徐轮的影子。正在着急,忽听有人喊叫,这才循声音来到众人面前。小矬子徐轮一看朱森来到,不由得长吁了一口气,大喊道:“大叔来得正好,俗话说功高莫如救驾,快来救我!”朱森冷笑道:“这是什么时候,你还有心开玩笑!”

  马敬一用长剑一指,喝问道:“你是什么人,难道活腻了不成?”宫道陵、兰廷玉也晃动兵刃,逼视朱森。

  朱森道:“有话好说,无需要野。在下朱森是也。”

  马敬一迟怔了片刻,猛省道:“噢,听说过、听说过。你不是太祖皇帝的御弟吗,当年北赶大元,破过金龙搅尾阵,八月十五破燕京,逼死元顺帝的不就是你吗?”

  朱森一听他说的也对也不对,也不愿与他分辩,乃厉声答道:“既知某家大名,何不俯首投降?”

  马敬一说:“朱森你是皇族,跟旁人可不一样。怀王朱珺与你乃是骨肉至亲,你就应该设法辅佐他,保护他才对,为什么不分里外,骨肉自残?”朱森冷笑道:“道理很清楚,用不着你在这儿胡扯。奉劝你们三个放聪明点,把家伙扔了,免得我动手。”

  马敬一冷笑道:“忠言逆耳不肯听,就只有死路一条了,你就拿命来吧。”“刷!”剑锋一指,奔朱森哽嗓刺来。朱森使了个海底捞月,以剑迎剑,“锵啷”一声把马敬一的长剑削成两段。马敬一吓得倒吸冷气,退出去一丈多远。朱森利用这个机会,用三皇剑割断绳子,救起徐轮。小矬子乐得一蹦多高,捡起五行轮,又抖起了威风。

  宫道陵一晃铁伞,猛击徐轮头顶,徐轮闪身跳到朱森后边,说:“大叔,打他,这样的小丑不值得我打。”朱森也不理他,横剑往上招架。宫道陵知道他的宝剑厉害,急忙抽回铁伞,手腕子一翻,横扫朱森的双腿。朱森使了个“旋风腿”,腾身而起,腿随身转,正踢到宫道陵肩头上,把他踢出去两丈多远。

  兰廷玉大吼一声,摇钢鞭冲了过来,与朱森战在一处。五个回合刚过,被朱森一剑刺破肩头,血流如注。宫道陵见势不妙,在后边喊道:“风紧,扯呼!”同着兰廷玉一前一后窜进树林逃命去了。

  朱森收住宝剑举目观看,不知何时马敬一和朱珺也不见了,把脚一顿说:“咳!大鱼又脱钩了。”徐轮摇摇脑袋说:“可不是吗,大概是天意吧,活该他多活几天。”朱森道:“走吧,赶紧回营交令,大伙儿都惦记着你呢。”

  两个人一直奔前山,边走边谈,迎面正遇上野人熊胡强。徐轮心说这个傻家伙干啥来了?就见胡强一边擦汗一边说:“你们叫我找得好苦哇,总算把你们找着了。”徐轮忙问:“啥事?”胡强说:“咱们已经攻占了琅琊山,叛军整个垮了,常茂叫我来找你们。”

  原来朱森离开大营后,常茂使点兵二千,放炮攻山。刹时炮声隆隆,惊天动地。常茂正指挥官军攻打山口,突然斜刺里来了一队人马,为首的正是梁泰和徐方。原来徐方偷出大令,暗中交给梁泰,梁泰便以监军的身份,招集叛军集合。他说奉了元帅大令,另有公干,把人马拉出山口,在树林中待命。约半个时辰之后,徐方也来了。因为他到处找徐轮没找着,无奈只好来找梁泰询问,梁泰一听也吓了一跳,知道徐轮准是遇上了麻烦。正这时常茂引军来到,梁、徐二人才引军来会。

  常茂听说徐轮尚无消息,便说:“打仗就免不了有危险。为今之计,只有攻上琅琊山,那时一切就都清焚了。”众人点头称善,并力攻心。

  梁泰拉出来的一千多名叛军,到现在才知道上了当,但是大势所趋,只好俯首贴耳地听从指挥。两路人马合在一起,声势浩大,再加上梁泰熟悉地形,因此没到一个时辰,官军就攻占了三道山口。叛军节节败退,最后退入山顶上的清风寨。薛长策见势不妙,亲临第一线指挥,他们凭借寨墙坚固,死守不放,结果双方互有伤亡,僵持不下。最后官军绕到后寨,来了个前后夹击。薛长策一看顶不住了,才夹着尾巴逃之夭夭。

  朱森等听胡强说罢心中大喜,三人赶奔清风寨。但见山头上插着大明的旗号,军兵们正往山下搬运东西,武尽忠、武尽孝站在高处指挥。人来人往,穿梭不断,欢笑声,喊叫声不绝于耳。

  朱森、徐轮跟着胡强走进议事厅,见常茂、徐方、梁泰、田伯超都在,不知正商议什么事。胡强道:“我回来了。看,把他们也找回来了。”朱森紧走几步见过众人,又把经过说了一遍。

  常茂道:“你们那儿没抓住朱珺,这儿也没逮住薛长策,大鱼都漏网了。”

  徐方说:“虽然大鱼脱了钩,小虾小鱼可抓了不少,共抓获俘虏四五百人,粮食给养,各类物资,往少说也得拉几百车。”

  徐方说着说着,一转眼看见了徐轮,他明知朱珺已经逃脱,却话题一转问道:“你把朱珺拿住了吗?”徐轮说:“拿住了,不过又叫他逃跑了。”“混帐!饭桶!废物!”徐方怒道:“我是怎样向你交代的?”

  徐轮噘着嘴说:“你叫我活捉朱胖子,在头道山口不见不散。”“还有呢?”“还有就是拿不住他,就找我算账。”“行,你记得挺清楚,现在你说怎么办吧?”

  徐轮说:“你们派的活儿都轻,顶数我的活儿重,难道还怪我不成?”徐方怒道:“强词夺理,一派胡言!人家该办的事都成功了,惟独你办不成。若非你朱叔搭救,连你都回不来了,差一点坏了大事,还有什么可说的?”

  常茂道:“算了、算了,人有失手,马有漏蹄,下不为例吧。”

  徐方道:“你们是不清楚,这小子现在有点耍滑,要不好好整治整治他,他越发上脸了。”他转过脸问徐轮:“你是认打还是认罚?”

  徐轮想了想说:“认打怎么说,认罚怎么讲?”徐方说:“认打,按军法从事,违令者斩!”徐轮摇摇脑袋:“就这一颗脑袋,割掉了怎么吃饭呢?还是听听怎么罚吧。”徐方说:“认罚的话,现在就赶你出山,去探听朱珺的下落,倘若打探得准确,又能设法将他拿获归案,就可以将功补过。”徐轮问:“要办不成呢?”徐方说:“那你就不用活着回来了。”

  众人听了又好气又好笑。

  常茂说:“算了吧,给他记一过就得了。”“不行,我说话是算数的,非这么办不可!”徐方使劲儿摇头,拒绝了众人的要求。

  徐轮思索了多时,抬起头说:“好,我认罚了。”徐方说:“你什么时候起身?”“你不是说了吗,现在就走。”“什么时候回来?”“这可说不准。”“不行。我就给你七天期限,七天之内必须把消息送来,过了七天你就不用回来了。”“明白了。”徐轮把衣服拾掇好了,向常茂要了五十两银子,冲众人一拱手:“诸位,回见。”说罢转身就走。田伯超刚想说什么,被徐方拦住了。

  徐轮下了琅琊山,越想越有气,回头看看,连个人送也没有,不由嘟嚷道:“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谁也不拿我当回事,等我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叫你们看看!就不信我办不成事情!哼!”徐轮边说边走,中午过后,已远离琅琊山。往前看有座不大的村镇,心说,管他呢,先填饱肚子再说。他迈步走进小镇,看了看也就是五六十户人家。路北有一家饭馆儿,两间门面,倒也干净。徐轮走进去,找了张空桌坐下。

  小二跑过来笑着问:“客爷用点什么?”徐轮说:“辣子鸡,爆肉丁,熘三样,闷肘子,再来碗三鲜汤。”“喝酒不,是吃米饭还是吃馒头?”“二两白干,一碗米饭吧。”“是喽。”

  伙计一头扎进厨房准备去了,不多时把两双碗筷摆上,又送上一把锡壶和两只酒杯,摆上松花蛋、小肚、花生米、五香豆腐丝四碟酒菜。

  徐轮不悦道:“我说小二,你也太放肆了,我也没要这些菜呀,再说,我又是一个人,你摆两双筷子,两只碟子干什么?”

  伙计笑着说:“大爷息怒,小人敢自作主张吗?这是有人交代过的。”小矬子一怔:“什么人交代的?”伙计往另张桌子一指说:“就是那位。”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