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回 王府密谋

  明成祖永乐十二年的元宵之夜,为欢庆太平,举国上下,大放花灯。虎踞龙盘的帝都南京,更是五色缤纷,耀眼夺目。一座座灯山,千姿百态,形状各异,使人流连忘返。入夜之后,观灯的人群熙熙攘攘,摩肩接踵,拥上街头,叫好声,呼喊声,评论声,赞叹声,不绝于耳。大街小巷,人声鼎沸,一张张数不清的笑脸,被天空中闪烁的焰火、地面上摇曳的彩灯,映得时红时绿。

  皇城外的东西御街,自然是欢乐的中心。这儿人海如潮,连衽成帷。御河对岸的五凤楼上,凭栏端坐着永乐皇帝和徐皇后、沈贵妃。东海王胡大海、定国公姚广孝、勇安王常茂、肃国公田再镖等王公在两侧陪王伴驾,其他文武大员皆侍立于左右,一个个红紫朝服,貂帽玉带,显得格外威武端重。那些宫嫔才女,更是花团锦簇,婀娜动人,她们不停地添菜送茶,来去穿梭,好像蝴蝶飞舞一般,使人眼花瞭乱,心醉神迷。

  永乐帝面带微笑,神采奕奕,他的心情舒畅极了。是啊,自从北平起兵“靖难”以来,不但肃清了韩、马两党,还铲平了永王之乱,戈壁滩一战,使元人亡魂丧胆,瓦刺人拱手请降。漠北塞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安定过。如今老百姓得以丰衣足食,安居乐业,库府充盈,积粮满囤,有谁不颂扬天子圣明、文治武功啊!

  然而,人心叵测,防不胜防。此刻,正有一只魔爪,不,确切地说,有几十只魔爪,正在编织一张罗网,挖下深不见底的陷阱,随时随地要捕捉永乐皇帝,更换他治理的江山!

  在京师南京城的东南角,有条宽阔平坦、绿树成荫、青石铺路的街道,名叫隆福大街。这儿远离闹市,环境幽雅,高宅大院,错落有致。以建筑精美、气势宏伟而闻名京师的怀王府,就处在街中,并且占去了隆福大街的一半。碧瓦红墙,金顶朱户,巍峨高大的门楼,披甲执锐的卫士,衣冠楚楚的宾客,更给这条古老的街道增添了不少威严的色彩。

  怀王名珺字偶然,他是太祖朱元璋的第五子,罗淑妃所生,年交三十五岁。在洪武十一年秋,太祖驾幸雨花台,附马韩金虎、大将军罗镖护驾随往。一日太祖在山中转悠,忽见山坳里有一村寨,树木繁茂,房屋错落,流水潺潺,甚是清幽,遂问罗镖道:“此庄何名?”罗镖躬身答道:“此庄叫罗家峪,乃是微臣祖居之地,祈请陛下进庄歇驾。”太祖点头。罗镖急忙命人进庄传旨。

  罗家峪的百姓们听说圣驾要来,一个个欣喜若狂,以极其隆重和虔诚的礼节,把这位赫赫有名的开国君王迎请进庄中。朱元璋兴致勃勃地来到罗家,破例允许罗氏宗族谒见。忽然,他在人丛中发现了一名少女,妩媚动人,妖娆可爱,遂问罗镖:“此女何人?”罗镖回奏道:“臣妹罗春姣。”“妙龄几何?”“一十六岁。”“可聘过人家?”“因小妹年幼,尚未聘定。”太祖大喜道:“想不到罗爱卿还有这样一个天仙般的胞妹,真是深山出凤凰啊!”

  当晚,太祖有意宿在罗家。他独对孤灯,思想罗女,如醉如痴。时值驸马韩金虎入室问安,见太祖这般模样,惊愕不止,连问数次,太祖全然不理,却手捻须髯吟诵道: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韩金虎生性乖巧,善察人意,闻听此言,顿时猜透了皇上的心事,忙退出去找到罗镖,笑道:“恭喜大将军,贺喜大将军,该着你官运亨通、扶摇直上啊。”罗镖不解其意,追问根由。韩金虎笑道:“难道你没看出皇上喜欢令妹吗?”

  罗镖闻听此言身子不由一震,双眉紧蹙道:“胞妹年幼,满身稚气,又十分任性,不懂规矩,怎敢承奉天子?况且……况且马皇后又岂能容得?”韩金虎笑道:“这个你放心,哪有猫儿不喜欢吃鱼的?只要圣心欢喜,令妹即使有些不到之处,皇上也决不会怪罪。至于马皇后嘛,醋意是难免的。不过生米做成熟饭,皇上再册封为妃,名正言顺,她不高兴又能如何?”尽管韩金虎口吐莲花,罗镖仍是双眉紧锁,露出不快的神色。

  韩金虎见罗镖不肯答应,哼了一声,冷笑道:“怎么,你还怕委屈了令妹不成?皇上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无论是谁,要惹他老不痛快,可没有好结果啊。慢说你我之辈,他的把兄弟开明王又如何呢?”

  罗镖闻听此言,真如炸雷轰顶一般,额角上登时沁出了一片冷汗。那件事发生在洪武七年。开明王常遇春大败元兵于野马岭,胜利班师。太祖出凯旋门迎接,当日在武英殿设宴,为开明王贺功。入夜,太祖命人从后宫选出十名美女,用香车送到开明王府,并传旨曰:“吾弟凯旋,重入香馨,裙衩十名,轮流侍寝。”开明王常遇春一向与兰氏王妃感情笃厚,是满朝文武当中惟一不纳妾的王爷。他不敢接旨,忙命人把这十名美女送回皇宫,并拜本谢恩曰:

  微臣虽然出寒门,圣洁二字牢记心。

  无福承受花容女,留在天庭侍帝君。

  朱元璋见此心中大怒,以为常遇春是在讥讽自己,本想降旨问罪,但又顾及结拜的情义和常遇春在朝臣中的威望,不敢轻易动手,遂把一腔怒火撒到了十名宫女身上,立刻传旨把她们的双手砍下,拔牙割舌,派人把二十只血淋淋的断手、牙齿及舌头,送到常府,并降旨曰:

  贱女违旨犯天颜,本应凌迟肃宫苑。

  念及多年侍君侧,暂留残生看来年。

  朱元璋这一手叫敲山震虎,杀鸡吓猴儿,开明王常遇春焉有不晓之理。他是又气又恨,又羞又恼,返回边关后郁闷成疾,险些没丧掉性命。

  罗镖乃是大明的开国宿将,对这件悲剧记忆犹新。特别是多年的宦海生涯,更使他领悟到“伴君如伴虎”的险恶处境。他思谋来考虑去,这位身经百战的大将,在皇权面前屈服了。为了生存和荣华,罗镖软硬兼施,终于把十六岁的胞妹,送到了年逾半百的朱元璋身旁。

  朱元璋沉于酒色,不想回銮,可急坏了马皇后与百官臣僚。后经再三敦请,朱元璋不得已,挨到年底才起驾回京。临行的头天晚上,罗春姣向皇上奏说,自己怀了身孕。朱元璋心中大喜,回京后立刻降旨,册封罗春姣为淑妃,用宝马香车接入皇宫伴驾。

  马皇后醋性大发,又哭又叫,扬言要处死罗淑妃及其满门。太祖向马皇后百般赔礼,马皇后仍然不依不饶,最后她提出了个条件:罗淑妃若生下男孩儿,算为主立功;若生个女孩儿,决不宽容。罗淑妃百般祷告,果真生了个男孩儿,才躲过了这次杀身灭门之祸。

  朱元璋老来得子,对此儿十分钟爱,取名为“珺”,其中包含着将来非王即君的隐意。自古以来,作为帝王的后宫,都是争位夺宠最激烈、最残酷的地方,即使是性情懦弱的罗淑妃,也不得不施用权术,以保护母子的安全。首先她竭尽全力向马皇后讨好,同时紧拉太祖的袍襟,取悦圣心,以防失宠。另外,她还用重金向附马韩金虎、国舅马兰等人行贿。在后妃中,她对所有的人既亲热友好,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绝不卷入互相倾礼的旋涡之中。

  常言说工夫不负有心人,罗淑妃母子果然躲过一次又一次的灾难,安全地活到洪武三十一年。罗淑妃做梦也没想到,朱元璋临死之前,留下了一道残酷的遗诏,要罗淑妃等九名妃子,随他一起“升天”!就这样,徐娘半老的罗淑妃,成了太祖的牺牲品,而她的儿子朱珺,却被晋封为世袭怀亲王。按照太祖的遗诏,给他建造了一座金碧辉煌的怀王府。

  朱珺是个权欲狂。他身居王位仍不满足,梦想爬上皇帝的宝座,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无论是韩马两党还是开国的功臣宿将,支持他的都寥寥无几。建文帝死后,皇位又由燕王朱棣取而代之,真使他忍无可忍,几乎到了发疯的程度。他认为同是先皇的儿子,你朱棣敢弑君夺权,我就敢来一场宫廷政变,把你赶出朝廷,我也当几年皇帝。不过理智告诉他,这是绝对办不到的,自己势孤力单,起码几年内没有什么指望。于是他效仿起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的策略,表面上对永乐帝毕恭毕敬,暗地里却私蓄死士,收买、拉拢对朝廷怀有不满的文臣武将,还真有人上了他的贼船。

  原车骑大将军、平阳侯罗镖,是朱珺的亲娘舅。太祖驾崩后,罗淑妃奉旨殉葬,这两座靠山一倒,他也跟着走了下坡路。皇权由朱允炆那儿转移到朱棣手中后,永乐帝虽然没有惩处罗镖,但也没再重用,只是让他当了个挂名的右军副都督之职。为此,他对永乐帝极为不满。他认为假如朱珺能入承大统,自己不仅是皇亲国舅,还是第一位开国元勋,到那时还不是执掌朝纲,位极人臣哪!基于这种利害关系,他便成了朱珺的死党,也是最活跃、最卖力的人。

  铁天池,字厚山,原任水军都督,追随韩马两党,祸乱朝纲。燕王举兵靖难时,他见势不妙,被迫率部投诚。燕王称帝后,撤了他的原职,改任为应天府督标副将。对此,他怀恨在心,便投身到怀王门下,成了朱珺颠覆朝廷的得力干将。

  丘殿坤,字仲魁,绰号铁塔天王,两臂如铁,有举鼎拔山之力。他是元朝降将丘彦臣的侄儿。丘彦臣降明后,屡立战功,很受太祖赏识,加封他扬威大将军、靖逆侯。燕兵南下时,曾受到丘彦臣的竭力抵抗,因此,朱棣称帝后,对丘的看法很不好,抓了一着之错,把他连降五级使用。丘彦臣暗气暗憋,一命归天。丘殿坤受叔父的牵连,官运不济,虽然武艺超群,兵法烂熟,却得不到朝廷重用,只当了个小小的羽林军参将。为此,他怀恨在心,甘愿投靠怀王,充当心腹爪牙。

  薛长策,人称飞将军,白马银戟,有万人不当之勇,现任京城十三门水旱都指挥之职。在怀王一党中,他称得起是凤毛麟角、才华横溢、独一无二的最有实力的将军,也是武艺最高的虎将。薛长策是原京营殿帅薛凤稿的小儿子,年方二十八岁。永乐帝很器重他们父子,薛凤稿去世后还追赠为武毅侯,重用薛长策,破格提拔他担任了拱卫京畿的要职。按理他应该忠君报国才对,然而,薛长策妄自尊大,目空一切,私心很重,忌妒心也很强,他对永乐帝驾前的功臣宿将都瞧不起,尤其忌妒胡大海、常茂两家,总觉得皇上不识贤愚,使自己大才小用。他想,不把胡大海、常茂等人扳倒,就没有我薛长策的出头之日。狡猾的怀王看穿了他的心思,遂对他百般引诱,金银财宝、美女娇娃,不断地送进坐落在三山街的都指挥府。薛长策经不住这样的诱惑,终于投靠到朱珺门下,成了怀王叛乱的核心人物。

  除了上面介绍的几个主要人物之外,还有应天府丞赵光、前军都督府都督同知黄赞、兵马司副指挥叶永昌、羽林军参将周景宽、武英殿主簿太监刘欣、岳州太守韩炯、衡阳太守苏长禄、昆阳总兵司马尚信、兵部郎中何忠厚等四十余人。此外,怀王还广纳武林高手、江湖游侠,甚至江洋大盗、职业杀手以及亡命之徒,也成了他的座上客。

  就在这喧腾欢闹的元宵之夜,怀王称病不出,躲在王府的赏月楼上,正同几个心腹干将秘密商议着颠覆朝廷的具体方案。

  赏月楼上的门和窗子全挂着厚厚的帘布,这不仅保持室内的温度,还可以遮住灯光,不使外边看到楼内的情景。

  怀王朱珺斜靠在雕花嵌宝的安乐椅上,白嫩肥胖的大脸上闪着油光。由于精神过分集中,五官几乎靠拢在一堆儿,八字胡高高翘起,活像是一只黑蝴蝶落在鼻头下。他头戴软巾,一领鹅黄色龙袍裹着魁梧的身躯,肚腹高高隆起,使他难以坐直和前倾,粗壮的双腿搭在两名爱妾的怀里,四只娇嫩的小手,不停地给他按摩着。另有两名小妾给他揉胸捶背,端茶递水。

  上垂首坐着罗镖、铁天池、丘殿坤、黄赞,下垂首坐着薛长策、叶永昌、周景宽和老太监刘欣。楼外侍卫密布,戒备森严。

  怀王活动了一下胖大的身躯,问刘欣:“你说的消息可靠吗?”刘欣急忙欠身答道:“千真万确,是奴才亲耳听到的。”怀王抚掌大笑,连声说:“好!太好了!我佛慈悲,该着孤大功告成!哈哈哈!”“哈哈!”罗镖、薛长策等随声附和,楼堂里响起一阵笑声。

  原来永乐帝决定四月初十朝泰山,举行封禅大典,借以提高身价,宣扬国威。泰山远在山东省的泰安州,距南京千里之遥,必须提前一个月起驾。永乐帝还打算借机游览一下沿途的名胜古迹,查访一些民情,至少还要提前一个月。司天监启奏说,二月初二上道大吉大利。二月二还是龙抬头的日子,所以永乐帝准奏,决定在这一天起驾登程。同时决定:凡大明朝的元老重臣,一律从行,只留下肃国公田再镖、勇安王常茂留守京都,着怀王朱珺监国,总理朝政。这件事是永乐帝和东海王胡大海、定国公姚广孝在武英殿商议的。刘欣是该殿的主簿,那天又是他轮值,因此提前得知了这件极重要的消息。第二天刘欣就向怀王作了密报。怀王欣喜至极,立刻通知他的党羽三日后来府邸议事。这是因为这天正是正月十五上元节,朝臣放假三天,与民同乐;晚上观灯的人又多,街头杂乱,选在这时候集会,不会引起他人的猜疑。尽管如此,他们还是非常谨慎,有的乔装打扮,陆续来到王府。除心腹之外,任何人不得靠近赏月楼。

  众人听刘欣介绍了这件机密消息之后,无不欢腾雀跃,只有薛长策还比较冷静,他清了清嗓音,严肃地说:“诸公切莫乐而忘忧,古往今来,很多大事都坏在这句话上了。”怀王也收敛了笑容,沉声问道:“你是说咱们不能成功?”薛长策毫不客气地说:“这就要看咱们的时运了。运气好则成,反之就得失败!”怀王容颜突变,两腮的肥肉沉了下来,一对由小变大的黑眼珠,怒视着这位飞将军。

  众人屏息凝神,注视着怀王的脸,都替薛长策捏着一把汗。

  薛长策只作不知,接着说:“请诸位冷静想想,田再镖是好对付的吗?这个人能文善武,威望高,权势重,一支令可以调动京畿的全部军队,而且身经百战,老谋深算,我们要没有超人的计划,不失败才怪呢。

  “说到常茂其人,在座的比我更清楚。我给他归纳了八个字:勇、猛、悍、强、奸、狡、嘎、坏。论武艺无人出其右,论才干也无与伦比。在他手下还有常兴、常衡、常勉、常孝、常林、常显、常贵、常奎等人组成的常家班。可以说他们是能征惯战,能攻善守,试问,要想战胜这样的对手,是简单易行的吗?”

  怀王喘着粗气说:“好不容易才等来这么个机会,照你所言,咱们是成功无望了?”罗镖也皱着眉说:“那咱还折腾个啥劲儿。”“是啊,照这么说我们干脆别动了。”有人附和着。

  薛长策站起来,冷酷的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视了一遍,冷笑道:“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逢强智取,遇弱活擒。只要咱们有充分的准备,避实就虚,以己之长,克敌之短,给他们来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照样可以取得成功。”

  怀王焦躁地说:“薛爱卿,你能不能说得具体些?”“遵命。”薛长策命人取来纸和笔,又准备下红、绿、黄、黑、白五种彩墨,稍加思索,便画出了一张南京城的简图,并用不同的颜色标出紫禁城、皇城、京城、外城、军械库、仓禀、元帅府、五军都督府、京城十三门戍所,以及文武衙门、各要塞方位、城外驻军等。画好后他手捧草图说道:“咱家前日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认真思考了一下,初步定出了一套行动方案,一切都在这张图上,请王爷过目。”说着话把图呈给怀王。

  朱珺看了几眼,挠着头皮说:“光看图顶什么用,你就给大家讲讲吧。”“是。”薛长策把图铺到一张大方桌上,四角用镇纸压好,而后指点着说:“诸位上眼。这是一份京城的城防图。要想克敌制胜,首先必须把这上面的一切记牢。据我所知,守卫京城的军队,常年保持在二十万人左右,其中京营和侍卫上直军,一部分要随驾北上,约有八万人驻扎远郊,京城内外的全部军队约在十万人上下。守卫皇城的约有六千人,守卫十三门的军队为二万一千三百五十人,城里各衙门的人马还有一万五千七百人左右,剩下的五万余人驻扎在城外紫金山、富贵山等处。”薛长策说到这儿略微停顿了一会儿。楼堂里鸦雀无声,几十只眼睛都注视着他,不知是钦佩还是妒忌。

  薛长策喝了两口香茗,把胸脯一挺,接着说:“我手中掌握着八千五百人,还可以裹胁近万人,我们如果起事,我完全有把握在最短时间内控制住十三座城门,切断京城内外的联系!”

  罗镖急不可待地说:“我手中还有五百三十人,全是一顶十的壮汉,可以充当敢死军!”

  丘殿坤、黄赞、叶永昌也争先恐后地报称自己手中的兵马数。

  刘欣伸着脖子,扯着不男不女的嗓音说:“到时候我在皇城里头当内应,只要把东华门一开,大军不就可以长驱直入了嘛。”

  怀王晃着胖手说:“大家安静点儿,听薛将军的安排!”

  薛长策胸有成竹,以命令似的口吻说:“二月初二朱棣离京,初十的四更天,咱们就全面发难,具体步骤是:掌灯后,王爷以议事为名,把在京的重要官员都请到这儿来,尤其要把田再镖、常茂二人请来,他们不来也得来。到时候丘将军以保护大臣安全为名,用他的人马把这座王府团团围住,等到四更天,信炮一响,丘将军就动手,火烧、刀砍均行,总之,勿使一人逃脱。假如一切顺利的话,丘将军哪儿也不要去,留下来专门保护怀王千岁。”

  丘殿坤赶忙起身答道:“没问题,此事不成,拿我是问!”

  薛长策对罗镖说:“老将军,您既是旧朝的元老,也是未来新朝的栋梁,抢占皇城的重担,自然要由您担承了。您听见信炮之后,指挥本部兵丁,迅速攻占洪武、东华、玄武等六座城门,而后杀入紫禁城,对负隅顽抗者杀无赦,反之,就尽可能不杀或少杀。尤其对那些有姿色的红粉娇娃,要格外保护,将来还要她们服侍新君哩。”

  怀王一听,眉飞色舞,口水流出多长:“嗯,想得周到,料得详细,好好好。”

  薛长策受宠若惊,不住地称谢,又接着说道:“切记,凡是冲入紫禁城的人,一不准放火,二不准私分财宝,三不准有越轨的行为。要尽量使皇宫内一切完好无损,尤其要保护好皇王玉玺。天亮之后,我们就保新君登极,诏告天下!”

  罗镖激动地直捶大腿:“好嘞,这件差事我包了,管保没错!”

  薛长策继续说道:“铁将军,你的任务是负责抢占各文武衙门,首先要攻占五府六部,不让他们发出任何号令。”“遵令!”铁天池移动了一下身躯,黑脸绷得挺紧。

  薛长策往两旁看了看,对叶永昌和黄赞交代任务说:“二位都是当今的虎将,必须勇挑重担。听见信炮后,要各带本部人马,分头攻占田、常、胡、姚四家府第,不问男女老幼,一律斩尽杀绝,可以让弟兄们放纵些,喜欢什么拿什么,以此来鼓舞士气!”二将答道:“明白了!”薛长策盯着他俩冷笑道:“咱可把丑话说在前头,这件事要是办砸了,你们就甭想活着了!”“是,末将清楚。”

  薛长策好像有点累了,坐在椅子上休息了片刻,对众人说:“方才我说过,攻占十三座城门是我的事,我还要负责解决外围要塞及京畿的驻军,确保新朝的安全。此外,我还要抽出两千名弟兄为接应部队,随时援助薄弱环节,看来担子是不轻啊,人手也明显不足,这是最不让人放心的。”

  罗镖道:“这没什么,他们在明处,咱们在暗处,到时候人喊马嘶,火光烛天,他们能知道咱有多少人马?再说咱又打他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我看可以取胜。”

  薛长策苦笑说:“但愿如此。为了防备万一,现在就得派专人通知岳州太守韩炯、衡阳太守苏长禄和昆阳总兵司马尚信,叫他们同期举事,与咱们遥相呼应。这样做不仅声势大,而且还可以给咱留条后路,万一事败,也有个立足之地。”怀王连连点头:“是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看这件事交给何忠厚去料理吧。”

  薛长策问朱珺道:“王爷,您看刚才的安排行吗?”“我看可以。你们说呢?”众人同声道:“王爷洪福齐天,薛将军运筹帷幄,挺好,挺好。”

  怀王费了挺大气力,才从椅子上站起来。众人忙垂手侍立。怀王眼露凶光、咬牙切齿地说:“孤所以卧薪尝胆,盼的就是这一天,愿与诸公同心协力,开创新朝,事成之后,同享富贵荣华!”“臣等誓死为王爷效劳,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