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七十回 追元兵直出咸阳

  四将乘夜冒雪而行。天色将明,已到五台山下。正要上山求见张三丰,恰有一个小童在门外扫雪,便对汤和说:“四位将军,莫不是大明徐元帅差来,谒见三丰师父的么?”汤和听了这话,便道:“你师父真好灵异,原何得知我们到此?我四人正是来见三丰师父的,烦你指引。”这童子道:“我们师父昨日早间,在庵中与天目使者周颠、铁冠道人张景华、不坏天童张金箔三人,软流对养饮酒,杯中忽见火光两道,直冲西北,便对他三位说:‘今日大明之兵,以火攻取太原了,我们四人即可跨鹤下山,乘势引着朱亮祖、薛显追赶元兵,涉历了潞州、汾州、崞州、忻州、朔州、代州、岚州,使这些地面望风而降,庶几三府十八州,都属大明,以成一统之业;且救了多少生灵如何?’他三人应声道:‘好。’我师父跨鹤将行,吩咐我说:‘明日黎明时候,有四位将军,冒雪来此寻我,你可直以此言回复,说我保护了朱、薛两将军,随到扬州琼花观看花,叫他们旋师之日,到琼花观中,便知分晓。此书一封,可付与汤、郭、傅、华四公开看。又有书一封,即烦四公带去,付与常遇春将军收拆。’这书都在这里。”四人听了消息,便知朱、薛二将军的事情,便带笑拆开前书来看。只见上面写诗一首,道:

  琼枝玉树属仙家,未识人间有此花。

  清致不沾凡雨露,高标犹带古烟霞。

  历年既久何曾老,举世无双莫漫夸。

  便欲载回天上去,拟从博望借灵搓。

  右咏扬州琼花观一律,请政。汤、郭、傅、华四位将军麾下。

  四人看罢,也不知其中之意,便将香烛礼仪,送在童子面前,说:“此是徐元帅的下情。今日不见师父道范,敬留此山,以表微忱。”那童子对四将收了,因清上山清斋供养。四将说:“军情重大,不敢迟延。”即刻辞了童子,跨马紧紧的走着。一路上雪雾天晴,风和日朗,处处是堪描堪画的人世蓬莱,种种是难说难穷的幽奇景致。未及下午,已到营中,恰值常遇春也在座。四人将前事备细说了一遍。徐达说:“既如此,朱、薛两将军必有下落了。”四人又将书一封,递与常遇春说:“此书是张三丰送与将军开拆的。常遇春急急开来看时,也是四句诗:

  一世多英武,胸中虎豹藏。

  先于和里贵,后向柳中亡。

  常遇春见了惊得呆了半晌,因向众位说:“这诗是当初老母生下不才之时,方才三日,忽有一位老人,走到堂前说道:‘你家新生令郎,大有好处,我有小诗一首,是他终身谶兆,你可收而留之。’言罢,便不见了老者。后来不才长大,老母就将此诗,置在锦囊之中,付我收留。不才承命外出,也带之而行。今看此诗字迹,与前诗字迹毫无两样,因此心下惊奇。”一面说,一面就在左手佩带中,取出紫囊内的诗来看,果然无差。众人也都惊讶。恰好营前报道:“朱、薛两将军到来。”徐达连忙出帐接道:“两位将军那里去来?我等在营中,寻觅不见,十分焦躁。”朱亮祖、薛显便说:“我二人同诸将追逐王保保之时,意下也要收兵,忽遇一个道人,将手指说:‘两位将军,前面骑马的不是王保保么?你两位趁此不捉了他更待何时!’我们二人便纵马去赶,那王保保飞烟也似去,我们两马也飞烟也似的随着他,及至天晚,已过了潞安等府。只听路上人说:‘真是神兵从天而降,那个敢不顺服。’夜间也止不住马头,惟见一个头陀,三个道士,驾鹤而行,便觉七八万人,拥护在后边随着。因此潞州、汾州、朔州、忻州、崞州、代州、岚州,所有山西地面,三府十八州,俱皆纳款。今早旋马而回,来见元帅。”徐达不胜之喜。此是洪武二年已酉春正月,平定了山西,便一面差官申奏金陵,一面设宴与朱、薛二位将军称贺。把酒之中,说起张三丰神异等事,各人神情竦然。

  次日徐达便领兵下陕西。兵至潼关,与唐胜宗、陆仲亨相会,议取陕西诸郡。众将俱说:“张思道之才,不如李思齐,且庆阳势弱,易于临洮。不如先取庆阳,后从陇西进取临洮为是。”徐达说:“那庆阳城险而兵悍,未易猝破。彼临挑之地,西通陇右,北界河湟,得其人民,足以备战斗;得其地产,足以供军储。我以大军蹙之,李思齐必然束手就降,临洮既克,诸郡自下矣。”诸将悦服。遂进兵克了陇州、泰州及巩昌地方。因集马骑步卒,一齐直趋临挑府正东五里紧兰滩安营。徐达对诸将说:一我想思齐其势已穷,得一人谕以利害,必来投顺。”只见蔡迁欲往。徐达便令轻装,直至城下,与思齐相见。蔡迁委委曲曲的劝他纳款。思齐犹豫未决,又有养子赵传相阻说:“如果不胜,尚有西番可连。”惟是诸将齐声道:“还是早降,可免杀伤之厄;况今元兵百万,且不能胜,纵连西番,亦无用武之地,不如降为上策。”思齐便随蔡迁奉表乞降。徐达待以国士之礼。安抚了百姓,便起兵攻庆阳。

  那城池是张思道同弟张良辅把守。朱军阵上,郭英扣城溺战。思道即欲率兵出迎。良辅向前说:“大明兵势如山,李思齐尚且降伏,兄将何为!弟意不如假意献城,图个空隙,刺了徐达,以报元主,也显得我们的忠心。不然,孤军出战,既无后援;弃城而走,又遗耻笑,兄请度之。”思道从计,遂开门出降。郭英引见了徐达。徐达留了部将,镇守庆阳;令张思道等,随军中向西征平凉府。在路二日,军至延陵地界,思道自恃兵精将悍,且有王保保为声援,贺宗哲为羽翼,平章姚晖为爪牙,见徐达前军已行,便随后杀了军卒数千人,截了粮草一半,径向北而走。哨子报知徐达。徐达大惊,说:“真个是海枯就见底,人死不知心。不料思道兄弟,如此奸毒。”即令郭英、朱亮祖、傅友德,各带兵马三千,分着三路追赶。

  且说思道同弟良辅,杀死朱兵三千有余,抢得粮草数万,心中甚是快乐,向北而行,恰到径州地面,当先一军,正是催粮骑将廖永忠,便勒马横枪来问。良辅不知情由,便道:“吾乃张良辅同兄思道,近以庆阳降大明徐元帅,今奉军令,上山西、河北催粮。”廖永忠心下思量:“我奉军令催粮,岂有用他再催之理?况从来钱粮重事,元帅决无差托新降之将,且原何更无他人同催,径用他兄弟两个?”便大叫道:“你既催粮,何不向前行,反从北走,必是降而复叛之贼,劫我粮草的。”良辅被永忠说破,无以为应,便挥刀来敌。永忠奋力敌住他兄弟二人,战未数合,恰好郭英、朱亮祖、傅友德三人赶至,两下夹攻。良辅兄弟力不能支,遂逃入径州,士卒死者过半。徐达便遣四将抄他出入之路,俞通源略其西,傅友德略其东,朱亮祖略其南,顾时略其北。良辅着人夜半缒城往宁夏求救,又被巡军所拿,于是音信隔绝。城中乏食,只得煮人汁和泥食之。徐达四下着人布令,说:“反叛的只是张良辅兄弟,其余皆是良民。如有生擒来献者,赏银千两;斩首来献者,赏银五百两;开门投降者,赏银一百两。如终抗拒,城破之日,尽行诛戮。”良辅部下万户挥使姚晖与子姚平商议,诈称西门城垣将倾,请良辅上西城市探修茸。良辅只道是真的,果然往到西门。他父子上前一刀砍死,乘势开门纳降。徐达统兵入城。张思道因挈妻正要投井被军士枭首来献。徐达令将首级一路号令前去,出榜安民。于是陕西八府,悉皆平定。次日上表奏捷。差官出得城来,恰报有圣旨到来。未知何事,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