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六回 雷一呜因伤卧病 云万峰仗义复仇

  话说雷一鸣,祖籍山东城武人氏,薄有田园,自幼爱习枪刀拳棒,十六岁上曾入武庠,十八岁中了一名武举,榜名雷震,为人好侠,性直气爽,平居凛然有不可或犯之色,待人却甚和易。他的父亲名雷声远,是一个博学鸿儒,因见一鸣一心好武,遂与他聘个教习,教他一身武艺。最妙的是百步穿杨,能于空中斜射飞鸟,百发百中,又使得好一对八角紫金锤,每个约重五十余斤,舞动时如万道金光,浑身盘绕。后来父亲死了,母亲封氏相继而亡。其时一呜尚未娶妻,孑然一身,十分伤感。村中有一个同年,姓云,名峻,别号万峰,本领非凡,为人慷慨。一鸣与他最是莫逆,故此结为异姓兄弟,招他住在一家,朝夕讲论韬铃兵法。只恨朝中秦桧弄权,金兵入寇,所以不愿再取功名,也不愿投军效力,二人唯创办团练,保障一村,倒也地方一带,甚是安静。

  自从朝廷派了秦应龙的卧虎营兵来到此间,奸盗邪淫,无恶不作,反扰得鸡犬不宁,兵丁等又不时与团勇作对,动辄倚官托势,欺压善良,一鸣怎肯容他,也曾使团勇入营控告,秦应龙们甚护短,屡次被逐出营,不曾准得一状,因此纵容得手下兵丁愈形撒泼。一鸣乃与万峰商议,纠集地方绅士耆民,至城武县动了一纸公呈,叙述种种劣迹,享请县官据实出详。那县官姓甄名卫,虽然两榜出身,乃是秦桧的门生,焉肯触犯师门。况且告秦应龙的状纸,除了公呈之外,那些百姓也有告他强抢女儿的,也有告他强占妻子的,也有告他调戏妻女、妻女不从被杀或被辱自尽的。至于手下人的强赊硬买,妄作妄为,尚是余事。积案层层,何止百数十张。甄卫看了,不是批斥不准,使是捺搁下去,一概置诸不理。所以这众绅民的公禀,也如未动一般。内中有几个有气性的乡民,大是不平,屡欲雷一鸣统领团勇,把应龙杀了。一鸣告诉他们说:“秦应龙纵然万恶。乃奉朝命而来。我等俱是安分良民,何可擅杀统兵大员,致于重谴。这事断断使他不得。”乡民等说:“若据雷爷如此的讲,难道我们平白地多受他糟蹋不成。”一鸣道:“为今之计,只有自保身家一法。俺这里雷家堡上二十余里居民,幸已练有乡团,自应协力同心,不使歹人入堡。以后凡是卧虎营中的人路过此地,且是由他,若果有为非作歹之人,戮力上前,不论是兵是将,拿住几个,送官听办,那时音这甄知县尚有何法与他开脱。只要这样的三番两次,料那秦应龙不敢轻觑俺们小小村庄。但愿一年半载之后,朝廷把他调回,保得个太平无事,这就罢了,何苦与他一般见识。”众乡民闻言,那一个不说雷爷讲得甚是。

  从此各自留心,凡有秦营中人人堡,倘果无事生非,必被众民鸣锣聚众拿送当官。甄知县见是众百姓送来的,深知众怒难犯,那得不略尽人事,把这人要打要办的呵斥一番。又说:“你莫自恃着是秦大人营内兵丁,本县奈何你不得。我今派差将你解到大营,侍秦大人用军法重治。”立到备齐文牍签差,把这人送到秦营而去,就算两面光彩,完了他的事了。那知秦营不法人多,今日雷家堡拿了一个张三,明日又拿了一个李四,渐渐的连什长哨官多被捆送到县。甄知县要说百姓的不是,一则来的人多,二则凡送来的必有真实罪案,一连几次,竞弄得没了法儿,只得暗下写了一封书信,差个亲信家丁送与应龙。书中详述雷家堡民风强悍,须要约束兵丁,不可到彼生事。应龙看了,也晓得堡中利害,写了复书,打发来人回去。一面传齐五营四哨一众兵了,晓喻一番,说:“自今以后,不许在雷家堡胡作胡为,如再有人被他们拿住,送官解到营中,立按军法,枭首示众。”各兵丁听主帅如此吩咐,谁敢以身试法,果然一个个多不去了。所以秦应龙在卧虎营驻扎十年有余,扰得四乡八镇处处不安,独有雷家堡始终秋毫无犯,实出一呜调度有方,处置得法之故。但是秦营中人虽然不敢入堡扰事,一鸣常虑堡中兵力单弱,方今世乱民荒,万一有甚不测,安能临得大敌,每日里留心求访奇才异能之人,要想藉资臂助。

  一日,黄衫客自登州云游到此,闻村人盛称雷一鸣的英雄盖世,豪侠过人,特地踵门往访。相见之下,一鸣叩问名姓,黄衫客只说是姓黄,名珊。

  一鸣见他仙风道骨,气字不凡,与他谈论兵机,又出自己之上,心中十分敬慕,定要留他在堡小住几时,云万峰也殷殷相劝。黄衫客一口应允,下榻堡中,一连住了十有余日。见雷、云二人为人正直,作事端方,暗地要想选他一个收作门徒,只是主意尚在未定。后于月夜出游,在截云山与红线相遇说起白素云父母兄弟被应龙所害,素云现欲报仇,红线已收他为徒,黄衫客便允在晴中相助。天明回到雷家堡时,遂把夜间之事,细细述与一鸣、万峰得知,叫他两人留心在意,并于下弦之后,每日请人往秦营中打探消息。夜间及黎明时,一鸣与万峰两个轮夜在堡前各处巡逻。素云探营的这一晚,轮是万峰巡夜,直至天色大明,始回堡中安息。一鸣清早起来,嘱咐团丁密赴秦营细探:“昨夜可有动静。”自己单身来至堡前散步。此时红日已高,不防素云始被应龙杀败追来,以致手无寸铁,急拔道旁大树拦救,却被应龙伤了一镖,好生疼痛。素云心中甚是过意不去,陪他回至堡中。那些庄丁及团勇等见雷爷不知如何同着一个女子回来,肩上又着了重伤,无一个不来问候。一呜无心答话,急急返至上房,倒卧牀上,吩咐:“请云爷及黄道长进来。”少顷,万峰先到,素云也顾不得嫌疑,急忙上前行一个半礼,说声:“难女白素云参见云爷。”遂把上项事情略略述了一遍。万峰还礼不迭,回说:“小姐休得如此。雷贤弟古人天相,谅无妨碍,待俺看过伤痕,取金创药来与他将镖起出。”素云低头称是。万峰走至牀边,连呼:“贤弟可好?”谁知一鸣人事不知,绝不答应,不由不心下着慌,仔细看他面色,黄得如金纸一般。那肩上镖伤之处,四围肿起,紫黑异常,分明中了毒镖,回庄时又身子劳乏,冒了些风,血脉冲动,以致昏迷不醒,命在呼吸。万峰见此光景,也觉无了主意,素云在旁泪落如雨。

  正在手足无措之时,庄丁报称:“黄道长进房。”万峰、素云慌忙迎将出来,各自见过了礼。素云泪汪汪将前事重述一遍。黄衫客略把二人安慰几句,来到牀前,命庄丁等把一鸣扶起,“休放他眠在榻上,恐怕伤痕口的毒血上攻。”又说:“一鸣所中之镖名『竹叶镖』,锋尖有毒,幸得不曾拔出,否则见血即亡。”伸手在道袍袋中取出一服药来,就是那獭髓膏,用酒化开,把伤痕的四围涂住,俟那肿势退了些儿,然后轻轻将镖拔动,渐拔渐松,脱然而出,忙又倾出好些的膏,将创口涂满,不使他有一些血出。只听得一鸣大叫一声:“痛死人也!”悠悠的醒了回来,素云等始放了心。一鸣睁眼见黄衫客等多在面前,说声:“有劳道长及各位施救,不知中何药镖,这样利害。”道言未毕,忽又双眉一皱,昏晕过去。黄衫客知是伤口被瘀血内攻所致,须得用药解散,叮嘱众人不必惊惶。一面命庄丁速取一大壶热陈酒来,斟了一杯,又在身旁取出一服金创起死回生丹,化入杯中,叫左右把一鸣的牙关撬开,灌下肚去,余剩的酒用新花衣蘸着,在伤口四周细细揩擦,直至皮肤紫色泛红为度,然后扶他上牀稍息。不多时,腹中一阵阵的响动,下了许多便血,始又渐渐苏醒,只觉身热如火,害起病来。素云问黄衫客:“看雷恩公的大势,可能无甚妨碍?”黄衫客道:“照这光景,不过须得卧病数日,那性命是可保了。想你师尊在山悬望,何不快些回去,且俟日后再日报仇未迟。”素云也知道红线此时必不放心,恨不得身主双翅飞了回去。因回说道:“谨遵师怕之命。”遂向黄衫客与万峰各打了一个稽首,又与一鸣说了几句感恩保重的话,自回截云山而去。自然将始未情由诉知红线,由红线细细的劝慰了一番,命他养息精神,于下月初择期再去复仇。且俟下书交代。如今再说雷一鸣卧病在牀,粒米不进,一连三日,只恼得云万峰暴躁如雷,深恨秦应龙入骨,几次要到卧虎营杀他。黄衫客因见他面有晦纹,只怕凶多吉少,所以屡屡相劝。到了九月初二那夜,一鸣的病已是略好了些。可以进些薄粥,伤口也平复了。万峰于晚膳后在一鸣房中坐着闲谈,黄衫害到截云山看红线去了。二更已过,忽听得庄外一阵阵喊叫之声,闹个不住。万峰恐是团勇扰事,着庄丁出去打探。少顷,庄了回说:“并非团勇滋闹,乃秦应龙不知又从何处强抢得一个女子,打从庄门经过,故此人喊马嘶,禀爷得知。”云万峰听罢此言,只气得虎眉倒竖,豹目圆睁,大喊一声:“反了,反了,俺云万峰不来寻你,因是雷贤弟的病体未痊,怎么你敢抢了女子,竟在庄门经过。这是你自来送死,俺也顾不得你是朝廷的统兵大员了。只要留得抢着的那活口女子,俺便杀你有名,不但除了大害,也好与俺雷贤弟报这一镖之仇。”口说着话,将长衣一脱,飞步出房而去。一鸣要待阻时,怎阻得及,心下好不着惊,急忙传出话去:“着各团丁快随云爷出庄御敌,只许将秦兵逐散,不许妄杀一人。”自己勉强挣扎起身,提了紫金锤,带着众人一拥出庄。

  那云万峰本来性如烈火,看他手执着两支四五十斤重的竹节钢鞭,独自一人飞也似的冲出庄门,没有一人拦得他住,直扑秦应龙的营前而来,大叫:“负国奸徒,虐民贼子,快来受死!”拦腰就是一鞭。应龙因从那日被雷一鸣伤了,胸口尚未复原,今日出营,并不提防与人厮杀,手无兵刃,怎好对敌。幸亏得手下带有亲兵一百多名,看见雷家堡庄门开处,奔出一个人来,身长丈余,面黑如漆,声若巨雷,手握双鞭,向主帅乱打,各人发一声喊,围将拢来,秦应龙因见来人势猛,急忙把马一拍,向众亲兵身旁飞逃出去。万峰一鞭落了个空,众亲兵正要动手。那知他左手一起,又是一鞭,正打在秦应龙坐骑的后腿之上。这马顿时筋断骨折,大吼一声,把秦应龙掀下地来。万峰一见大喜,举起双鞭住下便击。应龙惊得魂不附体,慌使个神龙掉尾之势,跳起身来,在亲兵手中抢了一枝长枪,拼命招架。无奈万峰的钢鞭来得沉重,但听得豁喇一声,应龙那一杆枪已断为两截,震开虎口,鲜血直流,好个万峰,乘着这势,又是一鞭,向应龙左肩打来。其时那些亲兵恐防主帅有关,刀的刀,枪的枪,不得不一拥上前,纷纷拦救。恰好雷家堡的一众团了也多到了,两下里正接个住,彼此混斗。一鸣深恐万峰有失,高叫:“云大哥,且请回庄,有话商议说知。”万峰杀得十分性起,勇纠纠提着这两支鞭,左起右落,宛似双龙搅海一般,触着的马仰人翻,砸着的血飞肉裂,只打得众亲兵叫苦连天,拥护着秦应龙一路败去。万峰那肯相饶,一步紧一步的在后赶来。正是:

  穷寇莫追须着意,英雄无命欲如何。

  要知云万峰追赶应龙后书若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