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三回 服仙丹素云换骨 衍宗派红线传拳

  话说红线女斩了郝天彪,又把剑光连指数指,向群盗头上斩来,吓得众强徒一个个哀呼饶命,跪了一地。那女子也苦苦代求道:“且请仙姑息怒。此事罪魁祸首,乃黑脸盗与着这穿黄的盗魁,今既俱已伏诛,还望仙姑饶恕他们。勿因难女一人,有伤数十百人性命。”红线一来本只要儆儆众人的下遭,并不是定须斩尽杀绝;二来听这女子苦求,手也软了好些。因对众盗言道:“尔等在此落草,平时罪恶不问可知。本当一概斩了,为民除害。姑念此女代求,暂饶尔等性命。以后须要改恶从善,勿再为非,免贻后悔。”说毕,将手一招,那剑冷飕飕打了一个盘旋飞了回来。只苦得剑光飞过之时,众强盗不知不觉也有削去头发的,也有失去了须的,也有飞去眉毛的,竟把这百数十人弄得无一个没有记识。因此大众战兢兢的尚跪着,不敢起身。红线道:“尔等受此惩创,谅也不敢再作这强盗生涯。如今快把地下死尸收拾出去,传话山上山下、山前山后一众强徒,各自散伙,改邪归正,不准再在此地逗留。如违,立斩不赦。”众人听了此言,好似半天里得了恩诏一般,谢了一声,各自起来,七手八脚将郝天彪及吴头目的尸首搬去掩埋,一面果然传出话去。顷刻间,把截云山五百余名大小强人散个干干净净。

  其时,天已渐渐黑了,厅中只有红线与女子两人。红线见桌上放着现成的灯烛,遂敲石取火,点了一支烛儿,把这女子仔细一看。见他生得面似梨花,腰如杨柳,风姿娬媚,骨肉停匀,只惜两眉太竖了些,略带三分杀气。年约二十上下,不长不短身材,穿一件半旧半新的元色窄袖小祆,外罩月白罩衫,下系天蓝裙子,里边湖绿裤儿.足上一双红缎弓鞋,约略三寸左右,乃是一个花枝般的人儿。正要问他姓甚名谁,并问独自一人到此深山何事,那女子先双膝跪下,叩谢了活命之恩。又问红线:“仙居何处,是何道号,也好日后图报。”红线微微一笑,双手扶起道:“山野之人,本无名字,图报一说,更是休提。但不知你是何人,至此甚事,却被群盗拿上山来?”那女子含泪答道:“难女白氏,小字素云,乃本处曹州府城武县人,父名受采,耕田度日,祖传连环弩箭,时至山中猎些鸟兽。母亲青氏,生难女姊弟二人,弟名如玉,年方十岁,祸缘此起。偏东道上十里之遥有座高山,名卧虎山,绵亘百有余里。东界济宁,南界武定,西北界海,乃东省咽喉要道。近日金兵犯顺,各处水陆戒严。此山新来一支官军在彼驻扎,那统兵官姓秦名虬,别号应龙,乃当朝首相秦桧的堂弟,年纪不到三十,善使一柄九股托天叉,有万夫不当之勇,奈是一个酒色狂徒,外人因此与他起个混号叫做花花太岁。自从那厮驻兵此山,名虽控扼金人,实则扰害百姓。凡近方略有姿色的妇女,时被他抢入营中,玷污清白,有几个三贞九烈之人,誓死不从,也不知断送了多少性命。今日午后,那秦应龙不知从何处饮酒回营,经过难女门前,适兄弟开着门儿在街玩耍,被他一眼望至屋中,瞧见难女,乘着酒意闯入门来,以查察奸细为由,欲与难女提亲。父亲岂肯容他,略略与他斗口,被他叱令从人,谓为不应藐视官长,不服稽查,欲将父亲拘进营去。后在家中搜出打猎所用钩枪、弩箭,竟又指为私藏军火,罪上加罪。不由分说,把一家人拘至卧虎营中,兄弟害怕啼哭,竟被秦应龙一掌打死。难女同着父母进得营时,共拼一死。谁料秦应龙回营之后,酒冲上来,呕吐交作,因着暂押营门,听候酒醒发落。难女与父母乘着看役偕众营勇在营房赌钱之隙,出其不意,商议脱逃。那知不上半里之遥,见后面尘土飞天,竟被勇丁追至。父亲见事已如此,令难女在前逃命,自己与母亲在后断路。不多一刻,大队人马竟如潮水一般涌来,口中大喊『快拿逃犯』。竟把父女三人冲散。难女情急智生,伏在道旁荆棘丛中,未被他们看见,幸脱虎口。母亲当时被兵勇拘回,父亲奋身抢救,不得已与众兵交手,寡不敌众,也被他们拿去。难女此时肝肠寸断,进退无门,直至贼兵远去,方敢出来。因此孤身逃至这里,不想又遇黑脸强徒,拿上山头,见了盗魁,竟与秦营通同一气。正欲使黑脸盗押解赴营,幸得仙姑搭救。”说罢,泪如雨下。

  红线女道:“原来如此。但尔伶仃弱女,现欲何往,可是想到官署告他?”素云道:“此地离城较远,况秦应龙官居统制,又是当朝首相之弟,纵使告到当官,也是断断无益,所以他敢这般的无法无天。刻下难女实不瞒仙姑,意欲觅一熟识亲邻,打探父母下落。如幸安然无事释放回家,尚得骨肉团聚,乃是万千之喜。倘有三长两短,惟有毁容保节苟活人间,伺秦应龙出营之时,仗着我家传弩箭,报这不共戴天之仇,事成,俟觅父母尸骸,好好安葬,即当披剃入山,永高尘世。不成,惟有一死而已。”红线道:“听你之言,能发连珠弩箭,不知尚有何技,乃想报此冤仇?”素云道:“弩箭是看父亲施放,略略知此法儿。别的技艺,何曾学得?”红线道:“你今年有几岁了,父母曾否为你对姻?”素云两颊一红,道:“今年一十九岁,尚未联姻。”红线重把他身材面貌细细的估量了一番,又想他的父母一定凶多吉少,心中便有收他为徒、使他日后得报亲仇之意。但不知他的心术究竟如何,所以一时未便出口。素云见红线两眼直瞧着自己,不言不语,且先时问他姓名,只说:“山野之人,并无名姓”,明是不肯直说,心下不禁疑惑起来。因又重新细细动问,且言:“今日天色已晚,不知仙姑当往何处安身?”红线此时也不再隐,便把来踪去迹细述一番,并说:“今夜天已晚了,此间现有房屋牀铺,我不妨相陪着你暂宿一宵,明日再说。”素云听是上界剑仙下凡,怪不道有此绝技,不禁破愁为喜,重复跪下地去,端端正正拜了四拜。红线慌又扶起,连称:“不必如此。”

  二人又谈有一个更次。红线问素云:“腹中可饥,山中谅有厨房,何不煮些饭吃?”素云答称:“晓得。”举火寻至厨中,果然有肴有饭,不要说是一餐,足够一二年粮草。素云盛了一大碗饭,端了一碟子火腿,一碟子咸鸡,又另寻了两碟子笋蔬,找一个盘儿装好,端上厅来。红线见了道:“难为你取到此间,奈我不食人间烟火已久,你请自便。”素云也不相强,略略用了些儿。因有心事在身,再吃不下。少停,将杯盘收拾,来请红线安睡。红线道:“我在山中打坐惯了,你可自去寻上房睡罢,休来候我。”素云不肯相离,在旁坐着。红线反觉过意不去,坐了一会,陪着他同觅上房略睡片时,天已大明。素云起身时,也不梳洗,泪汪汪的跪在红线面前声称:“便要下山去探父母消息。”红线劝住道:“休得这样悲伤。你且在山稍待,我与你走一遭儿若何?”素云听得此言,纳头便拜。红线又安慰了一番,说一声:“我去去就来。”立刻驾起剑遁之法,一道寒光竟往卧虎营而去。素云见了,又惊又诧,又喜又悲。不消片刻,红线已回,告诉素云道:“探得你父被擒进营,因袖中藏有弩箭,欲射秦虬,被手下乱棒打死。你母痛夫情切,骂贼触柱而亡,现在两个尸首俱藁葬在山脚之下。”素云听罢,大哭一场,咬牙切齿的道:“我白素云不报此仇,有何面目见父母兄弟于九泉之下。”红线苦苦相劝,素云仍哭个不住,后来竟哭得泪也干了,声也哑了。

  红线暗忖:“好一个孝烈女子,我如收他为徒,日后谅来不至误事。只是一个娇怯怯的人儿,如何学得剑术?”眉头一皱,暗说:“有了,何不给他吃一服换骨金丹,把他凡骨换去,然后传他技术,报仇未迟。”主意一定,伸手向胸前虎皮袋中取出一粒桂圆大的丹药,金光耀目,香气扑人,拿在手中递与素云道:“你既要想报此深仇,倘然苦坏身子,反是误事。我有丹药一丸,你且吃了,与你易过筋骨,即在此间缓住几日,侍我慢慢授你仙剑,使你报仇可好?”素云听了,正中下怀,急问仙姑:“此语可是当真?”红线道:“谁来哄你。”素云顿时止住了哭,翻身拜了八拜,改称恩师。将丸接来纳入口中,觉有一股香气直透入泥丸宫,回到丹田穴内而去。少停,觉得手足酸麻,坐立不安。红线道:“你既服此丹药,即须身子作热,快些起来入房安息,休再悲伤。”素云道:“谨遵恩师吩咐。”遂勉强挣扎进房,昏昏沉沉的倒头便睡。直到半夜方醒,身上热得浑如火炭一般,翻身时骨节之中格格作响,一连三日三夜,精神恍惚,茶饭不思。到第四日早上,红线进房问:“服药后身子如何?”素云伏在枕上诉了一番。红线道:“你服的名换骨丹,吃了下去浑身三百六十骨节一节节皆须换过,此后便可身轻于叶,纵跳自如。但须卧牀七日,且半个月内不可劳动。你要安心静耐等待,过了半月,为师传你的技术精了,方可报仇,万勿心焦。”素云诺诺连声。红线又叮嘱了些寒暖当心的话,出房自去。素云足足在牀卧了七昼夜,四肢不能展动。直至第八日早上,略觉松动了些,起到外边厅上见过红线,红线命他吃些茶饭,依旧回房养息。一连又是八天,已是半个月了。此时素云精神百倍,行路也比先时快了好些。因念父母已亡,未经穿孝,好得山寨中尽有银钱,取了两锭白银,下山去买了一套素色衣裤,一件白灰布道袍,一个女道冠儿,一双豹皮底小云鞋,竟改了道姑装束,发誓:“报仇之后,定当随师修道,超拔父母升仙。”红线见他这样精心,十分欢喜。

  一日.清早起身,命素云在高山顶设了一副香案,供上公孙大娘所赐的桃花宝剑。红线先自向西拜了四拜,后命素云跪下,叩头发誓道:“弟子白素云,今拜红线为师,传授道术,志在报复亲仇,广行大道。日后如有为非作歹,妄杀生灵,一切愿受五雷击顶。”誓毕起来,撤过香案。红线将剑授与素云,先传了他些收发操纵之术。素云一一领受。红线又道:“凡学剑术之人,第一要心术端正,不许无事生非。第二要诣力坚固,不得有初鲜终。第三要涵养深沉,不可逞能嗜杀,有此三者,方许大道能成。但是剑学一法,全在以胆识为君,勇力为佐,拳脚为阶。若无胆识,遇事必慌;若无勇力,临场心怯;若无拳脚,焉能舞动风生。如今你已服了换骨金丹,筋骨既俱换过,灵府亦必洞开。这胆识、勇力,二者皆可,无须顾虑,惟有拳脚一门,须得用心习练,方能日有进境。你须耐苦,待为师的细细授你。”素云道:“恩师似此提携,弟子敢不唯命是听,有负栽培大德。”红线道:“话虽如此,须知拳脚一法,又非剑术可比。第一要心灵手敏,第二要脚步从容,第三要进退有度。三者之中缺一即难胜敌。况拳经又有内堂、外堂之分。内堂以静制动,全在服气,练气各法,尤非旦夕所可收效。若外堂纵然精进,究是浮功,学也无益。这却如何是好?”素云道:“弟子闻父亲传说,近世拳法当以张三丰为宗,此拳别有门径,恩师谅知,可否传授一二。”红线道:“张三丰系本朝武当山丹士,相传朝廷飞诏召张时,适道阻难进,夜梦神人授以拳法,厥明单身下山,空手毙贼百余,因是以拳法鸣时。但此乃近代之事,彼时我在一线天修真,焉知他的拳脚门径,不过是列仙中有游戏红尘的回山言及,故得略知梗概。就是少林内堂,当我幼时亦未有此。我今且授一个不传之秘与汝,果能尽心学习,将来自足拔帜人间。”遂把外罩衣服脱下,就在山顶拣一块平阳之地,使出一路拳来,命素云在旁仔细观看,留心习练。正是:

  莫言技术相传易,须晓功夫苦习难。

  不知红线授素云的是怎么拳,素云即能领悟与否?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