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五回 皂袍将砸死紫禁城 八总兵就率队进潼关

  李世民坐在金殿等待法场的报告。追魂炮响过两遍,过了很长时间听不到第三声炮响,心中发急,不知文武百官又闹了什么名堂,正要派人查问,忽见殿头官急急禀道:“启奏万岁,老元帅尉迟恭上殿见驾来了!”李世民闻报腾地从龙椅上站起来,多天的愁绪一扫而光,他也太想尉迟恭了,完全忘记了法场之事,急忙传旨宣他上殿。殿头官一声高喊:“圣上有旨,宣熬国公尉迟敬德上殿!”“臣遵旨。”敬德提带撩袍,走上金殿,程咬金后边紧跟,相随着来到龙书案前。“臣尉迟恭参见万岁,愿吾皇万岁万万岁!”李世民起坐相迎:“爱卿平身,一旁落坐!”“臣谢坐。”内侍打好座椅,敬德坐下,老程站在敬德身旁。皇上一见程咬金,又想起法场的事了,心中又是一阵不快,对敬德的来意也就明白了八成。

  皇上看了一下敬德,见他满脸征尘,精神疲倦,颧骨突出,消瘦了许多,心中一阵怜悯:“老爱卿,燕云之事怎么样了?”“托我主洪福,将士用命,业已平定了。”敬德把平叛之事说了一遍。“老爱卿鞍马劳累,朕自有重赏,下殿休息去吧!”“臣谢恩。”敬德嘴上这么说,身子并没有动。他停了停问道:“万岁,臣有一事不明。适方才臣路过午门,见那里摆着法场,说是要杀薛仁贵,不知他身犯何律,万岁因何将他问斩?”皇上一听,问到这事了,心里既难过,又难说,还不得不讲,未曾说话,口打咳声:“老爱卿,提起此事也叫寡人伤心哪。孤对薛礼的恩德,爱卿最为清楚,怎奈人心叵测,薛礼竟干出了伤天害理之事,打死了朕的御妹翠云公主。”皇上又把经过说了一遍。“现在人证、物证、口供俱在,尽管薛礼功劳大,但是作出这种不法之事,国法难容啊。功是功,过是过,孤王只得忍疼把他问斩,想来老爱卿也会同意的吧!万岁,臣以为薛礼并非酒色之徒,决不会干出这等之事,其中是否另有隐情?求万岁高抬贵手,另行审理吧。”“老爱卿,朕知你与薛礼不错,孤也十分喜爱他,但法律无亲哪!我们咋能感情用事呢?爱卿一路辛苦,不必过于劳心,下殿休息去吧。”

  尉迟恭见皇上态度坚决,一时语塞,程咬金在背后捅了他一下,你不能就这样呀!尉迟恭也明白,这才说:“万岁,这个事谁也没想到。我就认为着薛仁贵决不会办这种事。万岁您想,我们跟薛仁贵相处一十二载,他是什么为人,您比我还清楚。此人一身正气,财色不贪,从来没有因酒误事,捅过漏子。另外,他与成亲王初次见面,岂会贪杯?您说他吃酒不过三杯两盏,以薛仁贵之量,怎么烂醉?他与公主素不相识,又怎敢初次见面就行无礼?这些疑点,都没弄清楚。既然陛下不愿意草菅人命,因此臣要求您老人家格外开恩,恕了薛仁贵的死罪,然后重新调查。如果此事真是薛仁贵干的,咱们再想方设法处置于他,要不是他办的,把真正的杀人凶手查访出来,有何不可呢!再者,陛下知道,虽然说现在马放南山,刀枪入库,四海太平,难道说将来就不打仗了吗?倘若再起了战争,什么人领兵带队替国家出力报效?什么人替主分忧?您还要高瞻远瞩哇。另外,臣说句过头的话,退一万步,即使薛仁贵真正吃酒带醉,把公主打死了,我想万岁念他的功劳,也不应当将他处死。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念薛仁贵为大唐立下的功劳,再看在老臣的分上,就将他饶恕了吧!”

  尉迟恭说到这儿,李世民有点不爱听了,当时把脸往下一沉:“尉国公,你说这话可不对呀。打死人命我还得开恩,留着他为的是叫他领兵带队,难道说我唐朝就这一个薛仁贵吗?没有他,别人就不能领兵了吗?没有他大唐朝就不存在了吗?这不是笑话嘛!英雄背后有英雄,好汉背后有好汉。他的事情已经落实了,没有什么留他的余地了。你是只重感情而不看事实,这件事情,你实在要强人所难,我是办不到的。”

  尉迟恭一听,真好像冷水泼头。他没想到李世民竟会这样驳他的面子。老元帅往殿下一看,三班文官,四班武将,都伸着脖子瞪着眼,闭着呼吸,在看着他。如果碰了壁,保不下本,不但薛仁贵活不了,自己往后还怎么抬头见大伙,岂不威信扫地?“万岁,您看这样行不行,我尉迟恭保了您几十年,鞍前马后立下血汗战功,能不能将臣的官职一撸到底,把我贬家为民,用我的功劳保薛礼不死,您看如何?”“爱卿,这不是笑话吗?不但你这么说,鲁国公、扫北王也这么说,真是太糊涂了。你是你,他是他,你尉迟恭立的功劳,怎么能搁到薛仁贵身上。相反的,薛仁贵的罪,能不能折到你身上呢?二者决不能混为一谈。朕不是驳你的面子,国法无亲,孤不能徇私舞弊。”尉迟恭听到这,腾地站起,高声说道:“万岁,臣说两件事您可记得?”“这第一件?”“可记得当年您做秦王之时,领兵带队攻打洛阳,久攻不下,五月五日端阳节您传令放假三天,然后您与军师徐懋功游览御果园。王世充的大将单雄信,闻报后偷开城门,领兵带队将您困在园内,逼您投降。您正在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之时,臣得到了警报,那时我正在河边饮马,身上一丝未挂,只有金鞭一条。臣闻讯大吃一惊,骣骑战马赶奔战场,闯入重围,杀散敌兵,单鞭夺槊,战败单雄信,从虎口中把您救出。您那时扶着我的肩头,掉着眼泪说:你是我大唐朝的保障,将来无论何时何地,不论你提出何等要求,本王决无不允之理。万岁可还记得?”李世民点了点头。“二一件,当年削平群雄,天下归一,您秦王功劳最大,高皇帝想传位于您,遭到建成、元吉的忌妒,他们勾结张、殷二妃,作出下贱之事,被您发现,您念及手足之情,没在高皇帝面前诉说此事,只是宫门挂玉带,以示警告,让其自消自灭。建成、元吉反颠倒事实,倒打一耙,并唆使张、殷二妃撕破凤袄,挠破粉面,到高皇帝面前告您一状。高皇帝病榻之上不明真象,要将您开刀问斩。万岁,您难道没有受过不白之冤?那时我尉迟恭出使河北,闻信后为救您昼夜兼程往京里赶路,活活累死了我的宝马良驹。臣进京后连家都没回,先奔天牢探监,又连夜进宫为您求情,结果误中建成、元吉毒计,把我打得通体鳞伤,九死一生,这些旧伤,现在还时常发疼。若没有程咬金、侯君基、王君可众人,臣早已不在人间。以后真象大白,高皇帝处置了建成、元吉,您才登坐大宝。您那时又对我说:老爱卿,你对朕的救命大恩,朕永世不忘,以后你不论提什么要求,朕决无不准之理,请问万岁有无此事?”李世民又点了点头。“数十年来,臣只知为社稷、为陛下南征北战,可以说从未向您提过什么要求。请问陛下您欠不欠我的人情?我今天重提往事,是为了保薛仁贵不死,臣就提这么一个要求,算不算过分?”

  尉迟恭愤怒之下把往事—一提起,李世民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也觉着对不起敬德。他想来想去,觉得看在尉迟恭的分上,应该把薛礼饶恕才是。皇上的心里刚有了点活动,李道宗上殿了。他知道敬德功高望重,皇上有时也听他的,怕事情有变化,这才没有奉旨就上了金殿。他来到龙书案前一跪:“万岁,我女儿死得冤哪!”李世民一见,活动的心又收回去了。“老爱卿,你方才所讲句句是真,孤是欠你的人情。但爱卿应该知道,朕当初所讲,是指你尉迟家族而言,你与薛礼虽名为父子,实并非一家,二者不可混为一谈。爱卿应该明白。”敬德一听更急了:“万岁,那么说今天我算白说了。这么办,你敢说三个要杀?”李世民一听,嘿嘿,和程咬金一样,他的气也大了:“熬国公,江山是我的,社稷也是我的,慢说三个,三百个又有何难!对薛仁贵我就是要杀!杀!杀!”

  尉迟恭一瞧顶上牛了,他真想上去抓住李世民打他一鞭,但在封建年代他哪敢哪!只得把火压了压:“万岁,臣是个粗人,说话不讲规矩,求陛下见谅。”“朕不怪你,只要你明白事理就行。”“陛下,臣今天为薛礼保本是保定了,若万岁不饶,臣跪死在这里就不走了。”说着话他上前一步,扑通一声跪在御案下,不住地磕头。李世民真有点左右为难,看看敬德心头有点动摇,看看程咬金又有点生气,看看李道宗又坚定下来了。他袍袖一摆,退殿回后宫去了。

  敬德正在不住磕头,老程拉住了他的肩膀:“大老黑,别磕了,歇会儿吧。”敬德转脸一看见是老程:“你因何拦我?”“老黑呀,你只顾磕头哩,看皇上还在吗?”敬德抬头一看,皇上已经走了。老元帅惊呆半晌,问老程怎么办。“哎呀,我看这皇上都是卸磨杀驴,转脸无情,我们给他讲好听的根本没用,干脆就瞪眼玩儿横的。”程咬金一句话把正在气头上的敬德的火点得更旺了,“对,皇上不讲理,咱就来横的,他跑了咱就追,不饶薛仁贵决不罢休。”敬德说罢转身向后宫追去,程咬金也跟在他的后边。

  李世民为什么走呢?他左右为难哪!饶了薛仁贵,那是绝对不能;不饶吧,眼瞧着尉迟恭一个劲儿地磕头,怎么对付呢?后来一想,惹不起躲得起,我干脆回宫,你磕一会儿头觉着泄劲了,自然就回府了,然后我再传旨杀薛仁贵。他奔后宫一边走着,一边想着近来朝中的事,心情也真不好受。他没估计到尉迟恭会在后边追来。听到后边有脚步声,回头一看,敬德来了。就见他胡子飞起来了,两眼发直:“万岁,您留步!您往哪里走!”一边喊着,一边追。现在的尉迟恭不是当年的尉迟恭了,腿脚都笨了,因此跑起来有点迟钝。要是当年,三蹿两纵,就把李世民给抓住了。李世民的岁数比他小,腿脚都挺利索。李世民见势不好,撒腿就跑,一会儿就进了紫禁城。这里是皇上的生活区,外臣不经宣召绝对不得进入,他认为进了紫禁城就保险了,便吩咐一声快掩门。宫中太监把城门吱呀呀一合,还没有来得及上拴哩,老元帅尉迟恭就到了。由于事情仓促,李世民跑得又快,被风一吹,袍子在后边,门一关,把龙袍给掩住了,尉迟恭一伸手,抓住了龙袍。李世民走不了,在里边靠着城门,吩咐太监在里边把门顶住,说什么不能让他进来。几十个太监用肩膀顶着门。尉迟恭抓住龙袍,对里边说:“陛下,您躲得好,看来臣不值得您一见了,但是您有决心我也有决心,您是不饶,我非叫您饶不可。万岁呀,您躲了八宝金殿,躲不开紫禁城,我宁愿跪死在城前。”尉迟恭说到这儿,“扑通”又跪下了。

  李世民靠在城门上,心里说这个蘑菇头啊,他折腾来折腾去,一会儿文武百官都跟着折腾,我怎么办呢?“尉迟爱卿,朕旨意已经传出,断无更改之理,你抓住龙袍,我也不饶,赶紧撒手。”“臣就是不撒手。您不饶,我说什么不能放您走。”“你要不撒手,朕可对不住你了。”“万岁,您说什么我也不撒手。”李世民实在没办法了,一转手,从太监的手中把龙泉剑接过来了。“嘎嘣”一按绷簧,亮出宝剑,对住身后的龙袍,“喀哧”把袍子给拉断了。尉迟恭往外一拽,用力过猛,老头子摔了个仰面朝天。再看手中有龙袍半幅。在封建年代讲究什么“割袍断义”,划地绝交。如果一个人跟一个人不好了,哪怕是君臣、弟兄、父子、师徒,不管什么,把袍子拉下一块,表示下了决心了,你走你的,我走我的,绝交。尉迟恭一看皇上狠心把龙袍拉了,那甭问,这就叫割袍断义,君臣的感情就此结束了。尉迟恭坐在地上半天,最后一狠心,老头子站起来,想起来方才程咬金说的那几句话,看来不动武力不行了,这是个贱骨头,你越求他,他越端架子。老元帅一伸手,锵啷啷从背后抽出十八节紫金鞭,往空中一举:“陛下,休怪臣无礼了。”“啪!啪!啪!”把城门打得直冒火星。紫禁城的城门一尺多厚,门上还包着铁皮,铁皮外边有碗大菊钉,尉迟恭打算凭这根紫金鞭把门给打裂,谈何容易!由于用力过猛,“喀吧”一声,紫金鞭断了三截。尉迟恭大吃一惊:“啊!”把他疼得心里乱蹦。他有几件最喜爱的东西,一是盔甲,二是战马,三是宝鞭。他又迷信。当初打好这鞭的时候,就发过誓:鞭在人在,鞭不在人亡。看来到了我死的时候了。尉迟恭用手托着花白的胡须,心里一阵难过,想了想几十年来的戎马生涯,历尽艰辛,饱经风霜,好不容易到了今天,没想到为薛仁贵,君臣感情闹到这步田地,把鞭都打折了,我还有何面目活在世上。尉迟恭把牙关一咬,心一横,把皂罗袍往脸上一蒙,喊了一声:“陛下,既然你不答应,臣也没有别的办法。我就死在紫禁城下。”说罢,他噔噔噔噔倒退了十几步,冷不了往城门那儿一冲,把脑袋运足了力量,“啪”就是一脑袋,扑通身体倒地。

  李世民就在门里边。他一听这声音有点不对劲,再呆了一会儿,听着没声了。李世民一想这怎么回事,他呆不住了,开门还不敢,便顺着马道上了城,手扒垛口探出身来往下看。这一看把他吓一跳,只见尉迟恭仰面朝天在那儿躺着。“尉迟爱卿,你干什么呢,我明白,你吓唬我呢,算啦,这么大的年纪,开什么玩笑,赶紧起来吧。”叫了半天毫无反应。李世民心里疑惑,赶紧从城上又下来了,命令太监把门开了个缝出去看看。两位有经验的太监把门轻轻开开,来到老元帅面前,把袍子给撩开一看,吓得魂不附体:“万岁,了不得了,老元帅死了!”

  这一句话真好似晴天霹雳,李世民只觉手脚冰凉,赶紧从紫禁城走出来,扑到老元帅面前,仔细一看,可不是吗,把脑门子给撞塌了,花红脑子迸得哪儿都是。李世民也是重感情的人,他没想到尉迟恭为国建功立业,没死敌人手里,今天为了给薛仁贵保本,撞死在紫禁城下。李世民追悔不及,抚尸痛哭。

  正在这时候,程咬金赶到了。他一看就是一愣:这不是皇上吗,搂着谁?紧走几步近前低头一看:“大老黑,怎么了?哎呀,你脑袋上怎么弄个窟窿啊!”他也哭开了。哭着哭着程咬金一转身赶奔外边给大伙儿送信儿去了。

  程咬金来到外边,一阵嚷叫:“可了不得了,老元帅被皇上打死了!”这一句话震动人的肺腑,文武百官一阵大乱。尉迟宝林、尉迟宝庆、尉迟宝怀三兄弟一听,当时就背过气去了。大伙儿好不容易把哥儿仁救醒,他们一蹦多高:“无道的昏君,李世民,这才叫官逼民反,像你这种人保你何用!反了!反了!赶紧给我带马抬枪!”这三个人都有能耐,手下都有亲兵和家丁,一声令下,亲兵和家丁把马匹、兵刃给拿过来了。三个人乘跨坐骑,操起兵刃往金銮殿上就杀。谁没有仨好的俩厚的,尉迟恭那么高的威望,交了那么多的人,替尉迟恭不平的大有人在,程铁牛、程万牛抡斧子上马也加入战团,整个金銮宝殿就乱成一片了。

  再说李世民。正搂着尉迟恭哭呢,哭着哭着听到外面一阵大乱,李世民不明白怎么回事,命人探听。太监去一看,吓得磨头就跑,靴子都跑掉了。“陛下,大事不好,尉迟弟兄反了,杀来了。”李世民一看怎么办?刚才程咬金跑这露了一面,一定是他煽动的。群臣要造反,江山不就完了吗?李世民有心走,又一想不能,我要进了紫禁城把门关上,也挡不住,他们既然反了,这城门能挡得住吗?明明我有理,闹了个没理,我就不走,我看你们能把我怎么样!想到这,他站起身来,把衣帽整理整理,站这儿等着。

  时间不大,就见尉迟宝林一马当先杀进内宫。“昏君!哪里走!”尉迟宝林等马到近前,一看爹在地下躺着,戳枪栓马,扑倒在爹的身上。那哥俩也赶到了,哥仨哭得跟泪人一般。哭着哭着冷不丁转身过来,一把把皇上的龙袍给抓住了:“昏君,可是你打死我爹,我要你的命!”

  李世民连动都没动,把眼一闭,一语皆无。尉迟宝林把拳头举起来了,尉迟宝怀在这哥仁当中比较稳健,他发现皇上眼泡都哭肿了,你不问问就这么杀也不像话:“哥哥,等等,让他把事说明白。万岁,我爹是你打死的吗?你说!”李世民此时完全放下了皇上的威严,他心里头也十分难过。见大家都围着他,面有不愤之色,就把泪搌了搌,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老元帅是自己碰死的,朕怎会忍心杀他?你们信不信都行,此事惟天可表。你们要认为朕是无道的昏君,要推翻大唐,刺杀寡人,孤也无怨言。你们随便吧。”这一下把尉迟宝林等人给僵到那儿了。这时候,老程与众大臣也赶到了紫禁城下。老程一看这个场面也慌了,他知道李世民并非昏庸无道,只是在薛仁贵这个事上君臣意见不合,怎能因此弑君造反?他赶忙喊道:“宝林给我住手,快把刀剑放下。”大伙这才收回了刀剑。

  老程来到皇上面前:“万岁,这是怎么搞的,老元帅也死了。都怪我一时着急没有看清,以为被您金瓜击顶了。怪臣是个粗人,说话不懂规矩。宝林哪,你们还不退下。”李世民心里恨程咬金,可在这种场合又不敢发作,众人都为老元帅之死难过呀!“程爱卿,这真是不幸啊,老元帅既死,就先安排发丧之事吧。”“万岁,薛仁贵怎么办呢?”“唉,先押在天牢,等处理完这个事再说吧。”老程一听,也只好如此了。

  尉迟恭是大唐的开国元勋,全国兵马大元帅,爵位熬国公,现在死了,全国震动啊。皇上传旨,全国举哀,超度七七四十九天,然后金鼎玉葬,入土为安。熬国公府设下灵堂。这一天皇上正在守灵,就听城外炮号连天。贞观天子不由一愣:这是哪里响炮啊!正在惊魂不定,京营大帅王君可慌慌张张跑进灵堂:“启奏陛下,大事不好。”“何事惊慌?”“山西太原镇八路总兵带兵一万,列队长安城下,口口声声要万岁把薛仁贵释放,如若不然,他们要打破京城血洗长安。”李世民闻听此言吓得心头乱跳。他明白,周青等太原镇八路总兵,与薛仁贵有过命的交情,一个个武艺高强,都是能征惯战的大将,当年平定西域军功卓著,班师回朝后俱受封为关内侯,钦赐御总兵之职,每人都统领重兵,保守边关。现在没有旨意宣召,带领重兵私离防地,杀进京城,这不是兵变吗?李世民马上决定召开御前会议。王公大臣都参加了。皇上把这事说了一遍,问大家应该怎么办。程咬金、秦怀玉、罗通等人心里都很高兴,心说:皇上你着急吧,要不放薛仁贵我们才不帮忙呢,你哪里知道就是我们写信让他们来的呢。这些武将不吭声,文官更是相对无言。唐天子连问三声无人开口。皇上一看,心里明白了!你们都想看我的笑话啊!你们不开口,我就点将。一抬头他看见了秦怀玉。“秦怀玉!”“臣在。”“我命你校场点兵五千,赶奔长安城外去会周青,对他好说好讲,让他们回奔山西太原,如果抗旨不遵,后果由他们负责。他们要问到薛仁贵的事,你就说:国有国法,王有王章,有皇上作主,不用你等过问。如果说这些话他都不听,就以武力解决。”“臣遵旨。”秦怀玉无法,只得到校军场点兵五千,炮响三声,出了东门,排成一字长蛇阵。秦怀玉立马门旗之下往对面瞧看,只见约上万骑兵,队列整齐,盔明甲亮,大旗飘摆,正中央大纛旗下并列着八匹战马,为首的正是大刀周青。只见他头顶镔铁盔,体挂镔铁甲,胯下青鬃马,掌中锯齿飞镰大砍刀。往脸上看,青筋绷起,眼眉倒竖,虎目圆翻,满脸杀气。那七位也都手端兵刃,横眉立目,等待厮杀。他们与秦怀玉同殿称臣,关系都还不错。秦怀玉看罢,马往前提:“对面可是关内侯、太原镇总兵周青周大哥吗?”

  周青早就等得不耐烦了。要以他的主意,调炮攻城,干脆就给我打,把薛大哥给救出来,然后一把火把长安给烧了,把李世民就宰了。这个人性如烈火,为朋友两肋插刀,跟薛仁贵是过命的交情。周青怎么才来呀?一是山西太原离不城的道路不算近,二是周青常到边关视察,因此,这封信他得的比较晚。他一看是程咬金写来的,薛大哥要掉脑袋,当时火就上来了,派专人把七镇总兵全都凑齐,八个人开了个会,大伙异口同声,都主张以武力解决,没有什么可讲的。周青比别人精细些,他说咱这么办,也不能所有的军队都带着走。私离防地,倘若外国的军队乘虚而入,咱们就成了千古的罪人了。咱把后事安排安排,每一个人多的军兵不带,只带一千,这八个人就带了八千军兵,而且是一色的骑兵。把防地全安排好了,这才起身。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人到一万,无边无岸,这八千马队,再加上亲兵,就不下一万人马,要拉成队伍,何等地壮观,一眼都望不到头。他们不像一个空行人来得快,这么多人马,吃喝存住,所过州城府县,很麻烦。过别的地方都好说,惟独到了潼关不好过。潼关总兵名叫周亮。这周亮胯下马掌中刀,也是个了不起的英雄。周青等人刚到潼关,就叫周亮领兵给挡住了。周亮把脸往下一沉,就问周青:“你们带这么多军队想进关,所为何来?”一开始周青压住火,跟他讲好的,说,朋友你不知道,现在平西王薛仁贵为人所害,遭了不白之冤,我们进京替他打官司,请当家的高抬贵手,把我们放过去。周亮一听不同意:“周青,你别套近乎,我不管别的,要想从这儿经过,一得有圣旨,二得有元帅的令箭,三得有官凭路引。手续不全,想要进关势比登天。”三说两说他们就说翻了。本来不乐意伸手,但是话赶话,两方面展开了一场生死搏斗。最后由于周青真急了,一马四刀“喀嚓”,刀劈了周亮。周青也有点后悔,觉得失手了,于是,把潼关的副将、参将,全都找来,跟他们做了耐心的解释,说人杀了,是误杀,将来出了事我负责任。咱们都同殿称臣,我跟大家无冤无仇,你们也不用顽抗,连总兵我都杀了,我怕你们吗?干脆,你们赏个面子往旁边一闪,让我们过去,将来我必有答报。这些人一听,怎么办,主将都死了,我们谁敢拦着,干脆,放过去就放过去吧!就这样毫无反抗,让周青他们进了潼关。等进了潼关,是长驱直入,像飞一样直接到了长安,连营都没有安,恨不得当天晚上就进京城。正在这时候,驸马秦怀玉领兵带队出城了。

  周青立马横刀仔细一看,是东床驸马。哥俩处得还不错,但是他也有戒心,对秦怀玉也不满意,心说你跟我薛大哥,交情更近了,我们不在你在,你为什么不给求情,如果你给求了情,为什么至今我大哥的官司还没有了结。周青想罢多时,用刀一指:“呔,对面你可是附马秦怀玉?”“周大哥,是我。”“驸马,你领兵带队出城,难道说还要跟周青大战三百合?”“非也。”秦怀玉耐着性子,回头看看,离军兵比较远,压低了声音就问:“周大哥,你们这次进京为什么来了,跟我说实话。”“为救薛大哥。”“你们怎么才来呀。”“万水千山,再调动军队,谈何容易呀,故此迟来了一步。我问你,我薛大哥现在怎么样?”“很好。虽然遭了牢狱之灾,但是还没死。周大哥呀,你们这么做有点过分了,这不是造反吗?挑着大旗,带着军队,这是干什么,岂不落下了不忠不孝之名。依我之见,你们把军队扎在城外,就你们哥儿八个,跟我进城面朝天子,见了皇上,好好地说情,说得皇上心慈面软,把薛大哥放了,一天云彩全散了。如果皇上不听,再动武也不晚哪,你们这么做像话吗?”周青闻听一笑:“驸马,你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说得挺简单,我问你,你们为什么不求情,你们跟我薛大哥有没有交情?到了现在,你就忘了弟兄结拜之情了吗?我问你,你为什么袖手旁观?”

  周青是大老粗,这番话说完了,东床驸马秦怀玉臊了个大红脸,又一想他是个粗人,不能跟他一般见识。“周大哥,你误会了。你想想,我能不管吗?不单是我,扫北王罗通,满朝文武,就连鲁国公程咬金,把嘴唇都磨薄了。可是我们大伙儿说了没有效力呀,皇上不听啊!另外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咱们的大帅皂袍将尉迟恭,为了解救薛仁贵,碰死了。”“啊?你待怎讲?”“老元帅尉迟恭死了。”“哎呀!。”周青闻听心如刀绞,他跟尉迟恭的感情非常好,没想到为救薛大哥把命搭上了。他就问:“驸马,那么我大哥现在怎么样?”“押在天牢。万岁说了,先给老元帅办丧事,超度七七四十九天,超度完了再作决定,是放是杀,现在我们也摸不清。”“无道的昏君,到了现在,他还不把我薛大哥放了。我说附马,这么办得了,你马上回城去,让李世民出来,我要当面跟他讲话。他要饶了我大哥,一笔勾销没有话说,不饶我大哥,你记住,我要杀进长安,一把火把京城化为焦土,杀个鸡鹅不剩,我就反了。”他说完了,那七路总兵也喊着:“没个完,杀进京城,杀人放火,把皇族一个都不剩。”这八个官一带头,手下的军兵拿刀动枪,跟着起哄。秦怀玉一看,要出事儿,还得跟周青说:“周大哥,我看你这样做过分了,最好你听我的,跟我进城。”“不行!我手下没有军队,叫李世民收拾我呀!连门儿都没有。驸马,如果你要不听我的,咱俩就是仇人了,今天我周青认识你,我这把刀可不认识你。”三说两说,两个人打起来了。当然,这种打可不是真心打,不是真心也得打呀!就见两马蹚翻,刀枪并举,战在一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