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三回 众大臣保本金銮殿 鲁国公巧使少国公

  程咬金离法场来到八宝金殿,李世民看到他觉着脑袋都疼。他跟老程相处多年,对程咬金可以说是了如指掌,知道老程有三个特点:第一,胆子大,爱抱打不平。他要认准了的事,拼上命也不在乎。当年他小孤山长叶林劫过皇纲,名震天下;济南府贾柳楼四十六友结盟,程咬金排行老四,人称四爷,以后又反山东,走马取金堤,三斧子定瓦岗,探地穴当上混世魔王大德天子,受众拥戴当上十八国都盟主,与隋兵开仗,他冲锋在前,这是一。第二,心肠热,为朋友不怕掉脑袋。当年他投唐以后,保秦王李世民南征北战,唐高祖误信建成、元吉的谗言要杀李世民,程咬金闯金殿质问李渊。第三,脸皮厚,能大能小,能折能弯,不怕丢面子,什么气都能受,什么话都能说。李世民知道他与薛仁贵感情深厚,这次来必是为薛礼保本求情,对这种人怎么应付呢?皇上先琢磨开了。

  程咬金来到金殿躬身施礼:“臣程咬金参见陛下,愿吾皇万岁万万岁。”李世民赶紧说:“爱卿平身,一旁落坐。”“臣谢坐。”老程稳稳当当坐在一边。“程爱卿,今日上殿不知为着何事?”“万岁,是这么回事。臣正在府中闲坐,忽听街上一阵喧闹,经打听说是午门外要杀薛仁贵,臣闻言大吃一惊,以为传说有讹,我急忙赶奔午门外一看,果见薛仁贵被绑在法场。老臣冒昧,不知薛礼法犯哪条?万岁因何要将他处斩?臣心中不明,望陛下明示。”李世民口打咳声:“老爱卿,说起来朕也觉伤心哪,这可真是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哪!朕对薛礼的恩德,老爱卿比谁都清楚,薛仁贵可谓富贵已极。谁知他是个伪君子。朕近来想他,宣他进京陪王伴驾,可他进京之后,在成亲王府,吃酒带醉,醉闹翠云宫,见朕的御妹翠云公主容貌出众,动了淫心,因奸不允,用砚台打死公主,经三法司审理,证据确凿,现有薛礼供词在此。老爱卿,你说薛礼该不该杀呀?”皇上又把经过详细说了一遍,又给老程念了供词。老程听罢,手持长髯,一阵沉思,然后说道:“陛下,以巨听来,这供词可与成亲王讲的不符啊!”“何处不符?”“陛下,成亲王说薛礼见了翠云公主强行无礼,因奸不允,打死公主,供词说是吃酒带醉,打死公主,这出入可太大了。”“嗳,老爱卿也糊涂了。像这种埋汰事,薛礼不好意思明讲,他承认打死公主也就符合了。”“不,请陛下三思,口供岂能有差错,必须两下完全相符才行。再说第三句,‘安心谋反’,这可能吗?薛仁贵在万马军中出生入死,几次救驾,平定了反叛;班师以后,他安分守己,并无不法,他反叛什么?如此看来,薛仁贵是含冤受屈,屈打成招,这里头另有文章。请陛下开恩,把薛礼赦免了吧!”李世民一听脸就沉下来了:“老爱卿,国家的法律,难道是当儿戏的吗?薛仁贵打死翠云公主,人证、物证、供词俱在,怎会有错?你何必为他讲情!再说朕对他够宽大了,按薛仁贵所犯之罪,应该户灭九族,凌迟处死,朕今只杀薛礼一人,余皆不问,难道还不行吗?老爱卿,朕知你为人心善,心肠热,对薛礼有感情,可朕也是没办法呀,朕若因私废公,把国家的法律放于何处?日后再有人违法,怎样处理?老爱卿不要再说了,你回府休息去吧!”程咬金一听傻眼了。可他还是厚着脸皮,接着说道:“万岁,既是薛仁贵确实犯了死罪,您也该宽恕,常言三军易得,一将难求啊!何况臣并不认为薛礼真有此事。万岁请想一想,当年西域称乱。朝纲震动,万岁御驾亲征,出兵不利,是那薛仁贵,屡破强敌,几次在万马丛中救驾,才平定了叛乱,天下太平。若没有薛仁贵,我们能这样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吗?薛仁贵功劳齐天,万民皆知,若为此小事将他处斩,官吏百姓舆论起来,怎么解释呀!您会落个什么名声呢?再说如果边关发生战事,我和敬德都已年迈,靠何人领兵带队?望陛下以社稷为重,把薛仁贵赦免。他要没干那事,您是明断秋毫;他就是干了那事,也会感恩戴德,加倍报答于您,何况翠云公主已死,杀了薛礼也无法使她复生,您既痛心御妹,何忍再失良将?求陛下赏老臣个脸,就把薛礼饶恕了吧。”李世民听到这里把脸一沉:“老爱卿,朕念你是有功之臣,才耐着性子向你详加解释,你怎么如此絮叨!朕意已决,此事万难更改,爱卿不必多言,下殿去吧。”

  程咬金没料到皇上会这样答复他。他本来就是个火性子,心里有啥说啥,脾气上来,谁也不怕,他已在薛仁贵和文武百官面前夸下海口,如今弄个大花脸,面子上也觉下不来。程咬金眼珠一瞪,提高了嗓门:“万岁,要这么说,臣这个本算白保了,您是不愿更改了!”“对,决无更改。”“哎呀万岁,怪不得人们都说圣意难测,伴君如伴虎呀!薛仁贵功高望重,数次救驾,您就忍心杀他?这且不讲。拿老臣来说,我也曾多次救您,您想想我是怎么斧劈老君堂把您救出?又怎么在万马营中把您救出?这些事情您为何全然不念?今天老臣保本,就这一回,您为啥不能给我个面子呢?如今您这么固执,我已在众臣面前说了大话,这可叫我怎样见人!”李世民又好气又好笑,这程咬金可真是啥话都能说呀!他不想和他多说,便向龙椅上一靠,闭目养神。程咬金一看不行,又来一套。他上前两步,凑到龙书案前:“陛下,我今天给薛礼保本,又想起了往事一桩。”“什么事?”“陛下可还记得当年您受建成、元吉的陷害?高祖皇帝偏听偏信,认为您做下非礼之事,将您绑在午门,要开刀问斩。众臣求情一概不准。那时我程咬金不顾个人生死,怒闯金殿,与高祖辩理,才保下了您的性命,万岁,您说今天不是这事的重演吗?您为啥就不能准我这个本,非要驳我的面子不可呢?”李世民闻听此言忍无可忍,也厉声说道:“程咬金,今日事不比往日事,薛礼一案朕曾亲到现场查看,并无差错,此事不能更改。”“万岁,你敢说三个不饶!”李世民一听这是什么话:“慢说三个,就说三百个又有何妨,不饶,不饶,就是不饶。”“哇呀呀,气死我也。李世民哪李世民,你真是个寡情少意的东西,保你何用,我程咬金和你拼了。”说着话往上一闯,就要抓皇上。殿上卫士一拥而上,扭住了程咬金的双臂,只等皇上二声令下,就把他金瓜击顶,程咬金还挣扎着喊叫:“你们要干什么,快快松手。”李世民怒火难耐,真想把他就地处死,但又一想,事情不可过分了,杀一个薛仁贵都这么麻烦,处死程咬金再引起朝臣不满,就不好办了。他把火又压了压:“程爱卿,虽然你如此无理,犯下欺君之罪,但朕念你有功于社稷,不加惩罚,下殿去吧。来呀,送鲁国公下殿。”“遵旨!”说是送,实是轰出去了,武士们推推揉揉,把老程赶到殿外。

  程咬金满腹怨气,浑身栗抖,跌跌撞撞,来到法场。百官围上来询问,程咬金把上殿的经过说了一遍:“看来皇上主意已定,不愿更改,薛仁贵是危险哪。”众人一听,齐声发问:“鲁国公,我们能看着薛仁贵被屈斩吗?您快想个办法吧。”中年将领秦怀玉、罗通、尉迟宝林等人更是着急,有的叫四伯父,有的叫四叔,“您老快说,我们应该怎么办。”程咬金情急智生,使起了激将法:“问我怎么办,我胡子都白了,路都走不好了,不能上马打仗,皇上也不重用我了,我能有什么法子?可你们这些人,一个个正在壮年,能征惯战,官也不小,都身居要职,难道是一堆饭桶?就拿你秦怀玉来说吧,秦怀玉,你爹是秦琼不是?”“四叔,您这是怎么了?”“我问什么你说什么,你爹是秦琼不?”“是啊。”“拿你爹来说,那是什么样的英雄?黄瞟马马踏黄河两岸,熟铜锏锏打山东六府,錾金枪威镇天下无敌手,孝母似专诸,交友赛孟尝,染面闹邓州,倒反走潼关,为朋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看看你,被皇上招了驸马,就知道享福,你爹那些美德你咋一点没有继承?你跟薛仁贵磕头结盟那会儿是怎么说的?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患难与共,祸福同尝,现在怎么样?薛仁贵有难了,你在一旁袖手旁观,对得起神前那炷香吗!”程咬金一席话,说得秦怀玉面红耳赤、青筋绷起,“四叔您说吧,叫我咋干我咋干!”“真的?”“真的。”“好,现在你就上殿求情,当着皇上,把你们老秦家的功劳都摆一摆,他要不听,豁出官职不做,也要为薛礼保本,怎么样,你敢去吗?”“我敢,我现在就去。”“行啊,你去要保不下本,罗通再去。我说罗通,你小子也做好准备。你爹不是常胜将军罗成吗?他为大唐江山可说是立下血汗战功,你也豁上扫北王不干,上殿保本。还有宝林、宝庆你们这些人,都作好准备,一个一个接着来,怎么样?”众将齐声说道:“听从鲁国公吩咐,我们都准备好了。”程咬金这一番话很有煽动性,一下子就把这些功臣宿将的劲头鼓起来了,个个拧眉瞪眼,准备上殿。

  单表东床驸马秦怀玉,鼓起十足的劲头,大踏步来到八宝金殿。殿头官往里一启奏,唐天子就明白了八成,肯定是程咬金撺掇他来的。李世民压了压火气,吩咐一声:“宣!”秦怀玉端带撩袍,跪倒龙书案前:“吾皇万岁,万万岁。儿臣秦怀玉有本启奏圣驾。”“免礼平身,站起来回话。”“谢万岁。”“怀玉,你来见孤王,要奏何事?”“万岁,臣为薛礼保本来了。”“唗,秦怀玉,薛礼犯下不赦之罪,朕已当众宣布,尔等已经知道,现在去而复返,是何道理?难道说受了别人的煽动不成?”秦怀玉平时循规蹈矩,闻听此言吓得直哆嗦,心想皇上真行,一下就猜对了,可是既然来了也不能不讲啊。他李着胆子,躬身施礼:“吾皇息怒,儿臣有下情回禀,您宣布处死薛礼,儿臣也已知晓,但到法场祭奠时、听薛礼一说,与案情大有出入,儿臣认为薛礼是被屈打成招,其中必有隐情。求万岁天恩,容期缓限,另作调查,再为审理,审清问明之后,再杀也不为迟。”“不必了。此案业已审问明白,并无任何纰漏,你下殿去吧。”把秦怀玉给顶回去了。秦怀玉心想:这不行啊,我见了程四叔怎么交待?他那嘴我可惹不起呀。“万岁,您既是要杀薛礼,这么办行不行,我父在日,曾为大唐东征西战,削平群雄,立下不世之功,蒙陛下龙恩浩荡,我秦家位居显职。臣情愿交还官印,回家为民,以我秦门之功,补薛礼一时之过,只求赦兔薛仁贵不死,陛下以为如何?”李世民一听,嘴都气歪了:“哈哈,你们这些宿将都躺到功劳簿上了,张口救驾有功,闭口为社稷有劳,秦怀玉,朕且问你,倘若你父无功,朕为何加封他兵马大元帅,世袭护国公之职?你爹下世,为什么把他金鼎玉葬?朕又怎能招你为东床驸马?况且秦家薛家原为两回事,怎能以秦家之功补薛礼之过?你讲这话也太不通情理了!朕念你一念之差说出此话,也可能有人从中煽惑,指示你上殿这么说,不要忘记,你可是朕的驸马呀!你下殿去吧,再要强调夺理,休怪朕不念你我之情。”秦怀玉一时语塞,无言答对,只得退出金殿。

  程咬金一看秦怀玉没精打采的样子,就失望了。“怀玉,怎么样了?”“四叔,我拙嘴笨腮,满肚子话说不出口,让皇上一顿训斥,给撵出来了。我并不怕丢官,可皇上就是不允哪。”“去一边吧,没用的东西。罗通,该你的啦。”罗通答应一声,赶奔八宝金殿。

  别看罗通挂过二路元帅,也立过不少功劳,但跟皇上一说,还是一点门都没有。书不重叙,尉迟宝林、尉迟宝庆等等都被顶了回来,保本一概不准。程咬金与众人商议,保本不行,我们就护定法场,反正不能叫杀薛仁贵,这样的大将要被屈斩,往上说对

  不起江山社稷,往下说对不起黎民百姓。程咬金问大家:“你们同意杀薛仁贵吗?”“不同意。”“那好、咱现在说清楚,我们大伙心要齐,皇上传什么命令都不能接,有我老程守定法场,谁要敢来开刀,我就先用斧子把他的脑袋划拉下来,你们谁要不听我的,也休怪我老程的大斧子不认人!”“鲁国公您放心吧,我们都听您的,”

  李世民在金殿坐等处斩薛仁贵,连催三次不听追魂炮响。为啥呢?监斩官李道宗被老程的斧子队看着,其余官员俱不奉旨,皇上成了光杆儿,命令无人执行。李世民派内侍到外面查看,不一会儿回奏:“启奏陛下,众大臣对杀薛仁贵都不服气,无人奉旨,京城百姓拥到午朝门,面露不满之色,口出不逊之言,情况有点不妙,请旨定夺。”李世民一听禀报也没法了,只得传旨,宣鲁国公上殿。

  程咬金晃晃悠悠来到金殿,参见已毕,坐在一旁,悠闲自得,一语不发。唐天子问道:“程爱卿,寡人的旨意,无人执行,难道说你要聚众谋反,推翻朕的江山不成?”“哎呀万岁,您这话可说

  错了。您不问自己,为何反来问我老程?如果您的旨意正确,何人敢抗旨不遵?如果您的旨意不对,又怎能怪百官不执行?万岁,咱这么办,以老臣之见,此事应从缓处理,把真情实况全部搞清,如果薛仁贵真是该杀,再明确公布罪状,即使薛礼无怨,也使百官心服,还可免去百姓公愤。如果这样草草从事,倘若案情有假,人死不能复生,到那时万岁后悔也就晚了。如果万岁能开这个恩,臣等就感激不尽了。”“好吧,宣百官上殿。”

  旨意传出,文武百官列队来到金殿。皇上一问,众口一词,与程咬金说的一样。李世民这个人挺自信,心想,我亲自看过的案件,决无差错,既是你们求情,我就顺水推舟,不过是晚几天再杀,也免得把事弄僵。他当众宣布:“依众卿所奏,将薛礼缓刑一个月,暂押天牢,审清之后,再作处理。”“谢万岁。”

  薛仁贵被押入天牢,紧张的事情得以和缓。当天晚上,秦怀玉、罗通等人都来到鲁国公府,程咬金招呼大家坐定,罗通问道:“四伯父,我薛大哥虽然暂时缓刑,可光阴似箭,这一个月眨眼就过去了呀,下一步咱们应该咋办呢?”“别急,咱们议一议,这叫走一步说一步吧,有这一个月就不愁下一个月。你们看着没有,现在敢在皇上面前说话的就我一个,你们都帮不上忙,可一只巴掌拍不响啊,咱得利用这一个月时间,赶紧搬请救兵。”“搬请谁呢?”“我已经想好了,非得搬请四路救兵不行,要没有他们,薛仁贵还真够戗。”

  程咬金向大家说了他的想法。头一位搬请军师徐懋功。徐军师办法多,在皇上面前说话也有分量,但因河南遭灾,他奉旨去赈济灾民,调查民情,不在京都。二一位搬请老元帅尉迟恭。因为燕云十六州出了叛匪,老元帅奉旨平叛,到燕北巡边,也不在京城。第三拨儿搬请太原府周青等八位总兵。周青等人与薛仁贵是生死之交,现都手握兵权,镇守边关,让他们带兵进京,文的不行,就来兵谏。第四处投书山西绛州府龙门县,通知平西王的两位夫人,让她们进京告御状。众人点头赞同,当即修好四封书信,派出四路快马,十万火急,分送各地,暂且不表。

  回头来再说程咬金众人。有人问道:“四叔,我们虽然派出人马,四处搬兵救援,可万水千山,又各有重任在身,非一朝一夕能以还京,这还是缓不济急呀,一月之期,转瞬即过,我们还要有个万全之策才是呀。”“这个事我已想妥了。我想,薛仁贵是个钢铁硬汉,现在遭受不白之冤,倘若他思想不开,或在天牢遭人暗算,我们都将前功尽弃。你们都在这里,应该轮流着到天牢送饭,陪伴你薛大哥。话是开心锁,让他放开心,我们另谋良策。”秦怀玉噌就站起来了:“四叔,我是头一个,包下来三天,再换别人。”罗通接着说:“我是第二个,也包三天。”大伙争先恐后,程咬金作了一一安排。

  第二天,秦怀玉带着好酒好菜、金疮铁善散,赶奔天牢。来到天牢大街一看,只见羽林军站满街头,此处禁止通行。秦怀玉纳闷儿,派人询问,回报成亲王奉旨把守天牢,不准探监,连道路也不准通行。秦怀玉心想:没听说圣上有这道旨意,咋出了这事?我得问个明白。经军兵通报,他来到天牢门口,只见李道宗在门口坐着。施礼已毕,李道宗问道:“怀玉呀,你来干什么?”“我给薛仁贵送饭来了。”“嗳,薛礼虽身入天牢,但监中并不缺吃喝,你不是多此一举吗?况且他又是重犯,皇上传旨严禁他与外人接触,你不必去了。”秦怀玉挺恨皇上,又无他法,只得悻悻而回。他离开天牢,直奔鲁国公府。

  今天程府仍是宾客满座,众人心里都不踏实,只见秦怀玉面带愁容,步入大厅。众人一见,纷纷询问,秦怀玉就把到天牢送饭的事向大家讲说一遍。大伙儿一阵吵嚷。程咬金问道:“怀玉,你见到圣旨了吗?”“没见着。”“大家别吵,我觉着这里边有鬼。薛仁贵被诬陷,我总想着与李道宗有关系,说不定他这又是假传圣旨。他不让我们探监送饭,是想让薛大哥病死、饿死。”“四伯父,我们咋办呢?”“叫我再想一想啊。”

  众人正在束手无策,只见院中一阵吵嚷,卿卿喳喳,过来一帮小孩儿,原来是秦怀王之子秦英、罗通之子罗章,还有程咬金、尉迟恭、马三保等人的孙子,都是一些少国公,大大小小十三个孩子。老程一见,计上心来:“你们这些小家伙干啥去,都给我过来。”“程爷爷,您好哇。”“好好。你们这是要干啥去呀?”“程爷爷,我们十三个特别要好,互相请客吃饭,今天该在您家吃饭了。”“那太好了。孩子们,我问你们点事,你们知道平西王薛仁贵吗?”小孩儿们都愣了:“程爷爷,我们知道。那是国家的忠臣,我们的伯父。”“说得对。你们可知道,你薛大伯父,现在干什么?”“不知道。”“唉,他要掉脑袋啦。孩子们,你薛大伯父是国家的忠臣,没有他,就没有咱们唐朝的江山社稷,没有大唐朝,你们还能当少国公,吃好的,喝好的,玩得这么高兴吗?”

  小孩儿们一听更愣了:“怎么,我薛大伯父要掉人头?”“是啊,他是为好人所害,现在押到天牢,一个月以后,皇上就要他这条命了。你们说怎么办?”还没等小孩儿们说呢,驸马秦怀玉不耐烦了:“四叔,他们懂得什么呢?你跟他们讲这些道理,不是白费时间吗?”“我跟他们讲,这有我的道理,将来你就清楚了。你们在这也没事,把孩子们留下,都退出去吧。”

  大伙儿也不明白程咬金这葫芦里装的什么酒,众人摇头叹气,纷纷退出程府。程咬金继续对这些孩子们说:“我再跟你们说点事。成亲王李道宗,你们听说过没有?”“听说过呀,他是当今万岁的皇叔,一国的太上皇。”“说得对。这个李道宗,可太不是东西了。现在他领着人,把天牢断字狱的大门给堵上了。为什么要堵门呢?不让咱们这些人探监,也不让给你薛大伯父送饭,想把你薛大伯父活活地渴死、饿死。你说这个人坏不坏。”“真是太坏了。”“是啊。我为什么要跟你们说呢?你们都是名门之后,将门的虎子,将来长大成人,还要给国家出力报效,像你们爹爹、祖父那样,指挥军队,为国效劳。别看你们现在小,也得锻炼锻炼,明白明白什么是忠臣,哪个叫奸臣。我叫你们干点事,你们敢干吗?”“敢!程爷爷您说吧,叫我们干什么?”这十三只小老虎,捋胳膊挽袖子,一个个争先恐后,老程心中暗喜。“孩子们,你们要想方设法,把李道宗撵跑。你们讲道理他肯定不听,那就用武力对付他。把他打得浑身是伤,留着一口气,往后他再也不敢冒坏水,这就算行啦。你们敢干不敢干?”“敢干!打!”小孩子懂什么?程咬金大喜:“孩子们,我让你们打可不白打,记住啊,打他一拳,我给十两银子,踢他一脚,我给纹银二十两,揪一根胡子,我给纹银一两,你们心里都记个数,回来咱算一笔总账,到我这儿来领银子,怎么样?”“行啊。”老程又说:“你们十来个孩子,得找个首领,咱们暂时就叫他兵马大元帅,大伙都得听他的。还得找个先锋官,你们怎么研究,我就不管啦。不过你们千万要记住,第一,别把李道宗打死,谁要打死,谁负责任。第二,不管何时何地,你们可不准说是我给出的主意,知道吗?”“知道了。”“你们商量去吧。”

  十三家少国公来到后园,凉亭成了议事大厅。经过一阵商议,大家一致推选秦英当首领。秦英为人正直,在这群孩子中威信高,办法也多。秦英把胸脯一挺,朗声说道:“好吧!既然诸位台爱,让我当元帅,我现在就升帐!”他往石头礅子上一坐,小脸往下一沉,十二人分立两厢,垂手听令。秦英想了一想:“众将官!”“有!”“今天赶奔天牢断字狱,去教训成亲王李道宗。你们必须按令行事,我让你们打,你们就打,让你们住手就住手,让你们跑就跑,如有抗令不遵者,杀无赦。”“遵令。”“第二,咱们这十三个人,力量比较单薄,每人回府挑选两个身强体壮的家人,一不准带刀,二不准带枪,但是每个人的怀中,要带一条短棍,不要让外人看着,让他们作为军兵,到时候参战,今日已时三刻,在天牢断字狱西路口酱油房门前聚齐,不得有误。”“得令。”众人散去,各自回府准备。

  已时三刻,十三家少国公各带两名彪形大汉,来到指定地点。秦英一点,没一个迟到,心中大喜,招呼众人来到这胡同口,让大家隐藏一边:“你们听我的命令,让上再上,不让上都不准动。”“我们知道了。”

  秦英把众人安排已定,便把斗逢一抖,拿着两本书,迈着方步,哼着小曲,悠闲自得,向天牢断字狱走来。只见街头上一队队军兵,持枪拿刀,来回巡逻。天牢前旗幡招展,李道宗手捋长髯,闭目养神。秦英一直走去,被军兵挡住了去路:“小孩,别走了,这里禁止通行。”秦英故作惊讶:“往日我都从这里走,今天怎么啦?我得念书去呀!”“干啥也不行,你绕道走吧。”秦英明知故问:“以前我都走这趟大街,今天为啥不叫过了?”“这是皇王圣旨,知道吗?要是抗旨不遵,得掉脑袋,快走吧。”“是这么回事呀,那我问问,你们这里谁是头儿?”“成亲王李道宗。”“噢,原来是我太皇老爷,那我可得过去见见礼才是。”“你是什么人?”“我是驸马秦怀玉之子,名叫秦英。”“哎哟,原来是少国公,恕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您可别见怪。”“我不怪你们。烦你给我报个信儿,就说秦英要给他老人家问安。”“行行,你等一会儿”。军兵急转身送信儿去了。

  成亲王李道宗正在想心事。这个人阴险毒辣,现在薛仁贵虽然被押在天牢,他怕再出变故,与他不利,更怕夜长梦多,有人查出真象,因此他假传圣旨,把守天牢,想把薛仁贵饿死、困死,那才万事大吉。李道宗正在盘算,军兵过来禀报:“王爷,那边来个小孩儿,自称是驸马秦怀玉之子,名叫秦英,要给您老人家问安,不知您见与不见?”成亲王一想,秦英和自己真有点亲戚关系。他平时和东床驸马秦怀玉面和心不和,特别为了薛仁贵这个事,两家更是不愉快,不过这孩子也还通情达礼,还懂得过来给我问问安。要不让他过来,与情理上交待不下去。又一想,我对这孩子好点,驸马可能对我也错不了,在孩子身上联系联系感情。“让他到我的面前来。”“是!”报事的转身到外边去了。

  “少国公,王爷批准啦,让你到面前回话。”“好吧。”秦英把帽子正了正,斗篷抖了抖,迈着小步,稳稳当当地来到李道宗面前,小腿一弯,跪倒在地。“太皇老爷在上,小孙孙给太皇老爷问安了。”说着话趴地下就磕头。李道宗眯缝着眼睛,捋着白胡,看了看:“孩儿啦,免礼平身。过来我看看。”“是。”秦英站在他面前。李道宗一看,这孩子长得真好,看这样子长大了是个干才。他红脸膛,圆胖脸,眉分八彩,目若朗星,准头端正,四字阔口,一口的小白牙,两个元宝耳朵,头上戴着束发金冠,身披大红缎的斗篷,内穿箭袖,腰里系着五色丝鸾带,脚上登着一双小快靴,腋下还夹着两本书。“嗯,行。这孩子还够个人样子。”

  “儿啦,你要见本王,为了何事?”“回太皇老爷的话,我去念书,天天打这儿路过,今儿个我一看这怎么回事?那么多的军队。我一打听,听说您老人家在这儿。您想,您是我太皇老爷,我能不给您来施礼吗?”“喔,行行行,这孩子有出息。既然如此,上学去吧。”“嗳,太皇老爷,我有一事不明,想跟您打听打听。”“什么事你就说吧。”“您不在王府里享福,跑到这儿风吹日晒的,干什么呢?”“孩子,你不懂啊,我这是奉了皇王圣旨,在这儿值公,我有公事。”“什么公事?”“唉,这天牢断字狱,里边押着一个重要的犯人,本王在这儿看守犯人。”“是吗?谁在里边押着哩?”

  李道宗一听,这孩子还挺贫,你看看,追根问到底,还得答复他。“秦英,这里边押的这个人叫薛仁贵。”“薛仁贵?哎呀,太皇老爷,这个人我可听说过,那是国家的忠臣,平西域十二年,为国家立下血汗战功,怎么把他押起来啦?”“孩子,你小小的年纪,懂得什么。他现在犯了死罪了,非押不可。不但押,过些日子,还要叫他掉脑袋。不必多说,上学去吧。”

  秦英心里说话:上学呀?我还没打你呢。小孩儿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