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五十四回 二欧创业太平滨 四将偷渡羊肠谷

  话说安大人拉了褚一官一把,悄悄说道:“咱们走罢!”

  陆葆安也会意。于是三人匆匆上马而行,只有随缘正看得高兴,不知因何三人都要走,无奈也跟着走罢。安大人走出多远方道:“我看上台的那个和尚,好像是铁头陀,万一他是追咱们来,若叫他看见,许多不便。”陆葆安道:“若论动武,我也不怕。只是他有邪术,就不容易防备了。”原来他三人见东边飞上台去的是个头陀,甚是凶恶,疑心是铁头陀前来访钦差,故此忙忙走了。

  看官,要知道那上台的果是铁头陀。他倒不知安大人在此,他由双流村行刺无成,又要往殷家堡,一路款款而来,在崇武驿住店,就听见纷纷言讲杨柳店西边立了擂台,有两个女子,人才出众,武艺又高,摆了四五天,并无对手。他心中想要结识他们,作个膀臂,因此以打擂为名,有心交好。及至上台动起手来,果然他不是那女子的对手,只得念咒,将女子咒倒,晕迷不醒。那居中坐的男子正要动手,他摇手说:“不必。”两人三言两语,讲得投机。他将女子救醒,擂也收了,彼此同到那大庙中去了。

  从此铁头陀与欧鹏订交,一连住了两天,不过讲些江湖上义气。两人就联盟,铁头陀为兄,欧鹤不在场,也算上,那水仙、海蟾也拜见了伯父。正要分手,不料欧鹤找来,因他爷儿三个打擂扬名,故欧鹤容易描了来。欧鹏给他兄长与铁僧相见,说起联盟,二人更异常亲热。欧鹏就叫水仙、海蟾去做晚饭,打酒买肉给他哥哥接风。三人喝酒谈心,说得投机。欧鹤就问铁头陀从前作何事业那铁头陀说起羊角岭如何占山,两处如何行刺。欧鹤想起双流村晚上之事,说明了,三人大笑。欧鹤也说起兄弟.二人空有本事,三十多岁未立事业。欧鹏告诉他兄长:“前些日子二位师父由江西找到东昌,命我找寻哥哥,替你我占了奇门,说叫你我一齐投奔西南太平滨清水寨,就有立身根本之地。从此可遇机缘、得好事,千万不可否信,吩咐了又吩咐。水仙他二人又急于寻你,我故此带了他二人。才出来,无奈那太平滨不知在何处。”铁头陀道:“太平滨我却知道,那里有个清水寨,寨主名叫侯蒙,武艺甚低,与我认识。他那里是个水寨,一片水有五十里。靠北有座大山,外头有竹城,天生的竹子围护,里面堆积粮米甚多,还有果木,又有水稻,极好的产业。二位贤弟若得了这个地方,颇可终身受用。那侯蒙决不是二位的对手。只有愚兄万不可去,有我在内,倒不好与他翻脸。明日,咱们就走。我上我的殷家堡,你二人奔清水寨,改日再去贺喜。”二欧喜之不尽,三人一宿无话。次日清早,三人分手。

  且说二欧带了水仙、海蟾直奔清水寨,依着铁头陀告诉他们的方向走去。第二日正往前走,眼前一带密树林,远远有河一片。刚走到树林,只听里面一棒锣声,出来无数的人,把他们去路挡住,各执刀枪棍棒。为首有一大汉,身高八尺,粗眉大眼。手使一条枪,一声喊嚷说:“对面小辈,趁早留下买路金银,饶尔不死!”欧鹏上前,用单刀指着说道:“小子们,好生大胆!快快通上名来,我刀下不死无名之辈。”大汉道:“你家寨主姓唐,名叫振声。”欧鹏道:“钧过来,若赢得了我的刀,我就给你留下买路金银;若赢不了,我就结果你的性命。”唐振声并不答话,用枪就刺。欧鹏举刀相迎。二人来往五十余合,不分胜负。旁边恼了水仙、海蟾二人,一齐上前助战。唐振声虽然武艺不错,敌不了他三人,败下阵去。回到水寨,告知侯蒙,旁边坐着,许奋、蒋和、袁声万、齐明,一齐大怒,都要下山。侯蒙道:“四位贤弟须要小心,来者不善。”

  四人答应,各拿了兵刃,气昂昂的下山去了。不多时刻,俱败上山来,并且齐明、许奋皆受重伤。侯蒙大惊,说:“山下来的是何等之人,连败五位兄弟?”袁声万、齐明道:“山下来的是兄弟二人,又有两个女子,武艺都十分了得。我四人竟自不是他四人的敌手,看来有些费手。”正说着,小卒报上山来,说山下四人在那里辱骂不休,话实难听,请寨主定夺。

  侯蒙一想,四人去了都不行,我一人更不是他的敌手,开言向众人道:“五位贤弟呀,愚兄非是胆小,我看他四人本领高强,我们既打不过他,莫若讲和。现在山中正短帮手,何不去请他们入伙。如果人材好,武艺高,愚兄情愿让位。你等意下如何?”

  五人想了半天,也别无善策,只好依着此计而行。

  于是侯蒙独自带了三四十人,下得山来,只见对面为首二人威风凛凛,连忙躬身道:“二位好汉,由何处而来?不嫌荒山狭窄,乞请众位到山上一叙,尚有商议之事。”欧鹏先原不肯,欧鹤向欧鹏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若依师父奇门所说,凶少吉多,必有意外之喜。”因转向侯蒙道:“你我萍水相逢,能有何事商议?莫若当下言讲。”侯蒙道:“无可商,我们这水寨现有五六十顷水田,又有果木,且有历年积下粮米,这些人吃不了的。如二位英雄不愿意走,时,寨中正短帮手,我等情愿让二位为一寨之主。”二欧大喜道:“既蒙众位抬爱,无不遵命。”侯蒙连忙下马,纳头便拜。二欧也一齐下马,彼此对拜。欧鹏道:“你今年多大年岁?”侯蒙道:“我虽比你二位略大几年,咱们不论年岁,我认你做师兄,你是小哥哥,我是大兄弟。咱们就此上山。”二欧见他十分诚实,就依了,大众一同上山。来到山上,小卒们都过来参见新寨主,又与袁、唐、许、蒋、齐五位,一齐相见。又引着水仙姊妹到后寨。那侯蒙二人并无妻小,草草收拾屋子,让与水仙等住下,欧鹤就作了寨主,从此又招募些个小卒。欧鹏过了几天,偷着将碧氏妯娌接来,在后寨居住。二欧于是有了安身之处,暂且不表。

  再说安大人到了阳谷县,早有顾师爷带领田总兵的兵马,与冯小江等立下营寨,当下迎接安大人人座。守备两员、千总四员、把总四员参见过,然后顾师爷二位在后营相见。顾朗山道:“今日大人到来,且先不必说别的事,只有急急攻取羊角岭,是要紧之事。想来静一山人必然见过了?”安大人将白鹤山之事细说一遍,顾朗山不胜佩服。又把得信派将之事告知朗山,朗山也将周三之庄丁来送信,周三等已经来到,现住阳谷县关厢的事告知。赵鹏是途中相遇,那毕归元也在途中遇着,说明由后山小路进兵甚好会合周三等四人。就此命他起身,派精壮兵五百名,一员守备,带着速速前往,举火为号。又命冯小江、赵鹏各领兵一百,小江由东上山,赵鹏由西上山,各带两员把总,并火箭及引火之物,两边放火,千万别走羊眼渡。

  将毕归元的地图给他二人看了,须至初更天气即放火呐喊,好惊动贼人只往前面来。又派陆葆安带着两员千总,假作攻山之状,只在羊眼渡这边呐喊,千万不许过去,以防他邪术。分派已定,命褚一官与一员守备跟着安大人与顾师爷都退后,另立营寨。此处只扎空营,让贼人来探。这才有工夫用晚饭,彼此说说各家之事。

  再说周得胜四人得了回信,连忙由关厢起身,半路会合毕归元及守备与五百精兵,草草安营。天已日落,饱餐战饭后,毕归元叫多带钩镰枪及绳索等登山的行头。他当先带路,周三等随后,来到山脚下。四围一看,果然奇蜂峭壁,并无走道。

  但见半山上枯松倒挂,藤萝纠蔓而已。毕归元吩咐取几把钩镰枪来,取条长绳系在枪底,把枪向半山直标上去。只见那枪冲上三四丈,枪钩恰恰搭在一株老松根上,便叫兵卒中身躯轻小的缘绳先上。那个兵上了半山,便将枪钩拔出了松根,下面之人便将一条巨绠系在绳端。那半山上的兵收上这根巨绠,把他紧紧牢系在松树上。毕归元便带周三等缘绠而上。及至上了半山,天已大黑。各人身上都带着火把、灯笼等物,大家点了亮儿,顷刻到了山上,反倒宽绰了。毕归元带着众人,寻到一座危崖,下有一个大洞,里面黑沉沉,其深无底。大家秉炬而人,曲曲折折,转了好几个弯。忽然一派亮光透人,果然通下面的。

  只是悬崖陡壁,非得细看,才找着一条石梁。又系了一条巨索,大众缘绠而下,定睛一看,毕归元指着与大家道:“不远黑密密的,就是青莲寺了。此处正是寺的西北,不过离此半里之遥。”

  周三道:“大家把灯亮映灭,只留三两个灯笼,还都背着。”大家歇息了半天,已是二更有余,都把火枪亮出,呐一声喊,一拥往寺里杀来。

  且说这青莲寺中铁头陀去后,周三等灭了作眼的黑店,也无人管。毕归元二人不回,也无人查询。至于报仇之事,惟有张七与孙海关切,别人都不在意。铁头陀只有两个徒弟:一个叫智源,一个叫慧源,二人都有武艺,是心腹人。余下四五十徒弟,皆是手下,又有二百多喽罗。当日听得山下来报,说:“安钦差带兵来取羊角岭。”智源等大笑,说:“羊眼渡他们就过不来。”张七道:“羊眼渡本是大路,他们不知道有法水,自然中计。若是知道,就不由那里走了。我来,的时侯,看见两边都有小路,恐他们知道,须得有人把守才好。”智源、慧源两人商量,也怕小路有失。两人亲去把守,并且照顾山前,又托张七照料寺中。又有霍士道,自来了之后,铁头陀很重用他,也叫他在寺中看守。

  智源二人分派已定,速速起身,往山前去了。来到山前,见羊眼渡那边兵马呐喊,可不肯过来,只得用心把守。又命人去探大营,仍然照旧,可不知是空营。至晚,羊眼渡那边兵马不退,望见山东边火起。正要去探听,又望见山西边火光也起。

  智源往西,慧源往东。不一时,两边都有官兵杀来,顺风放火。

  智源等怕羊眼渡有失,不敢远去。正在为难,忽然冯小江由东边杀到,赵鹏由西边杀到。智源二人只好分头迎敌。此时狂风大作,两边山上火势冲天价通红。两下混战,贼人奔走辛苦,怎敌官兵勇猛。慧源措手不及,被赵鹏一枪刺于步下。智源一见,魂飞魄散,只得弃了前山,往回败走。冯小江、赵鹏分两路追来。时已二更,智源败回,行至半路,忽望见本寺中火光冲天。须臾,数十个喽罗来报道:“不好了,官兵不知由何处来的,甚是勇猛。张七大王敌不住,落荒走了。孙海被杀,霍士通被擒。”智源听说大惊,忙催兵来救。无奈他一人独力难支,手下人又不多,前有敌兵,后有追兵。只闻得两下里喊杀之声振天,火把影里显出周得胜,单鞭跃马,拦住去路,后面冯小江、赵鹏已经赶到。智源惊慌无措,略一失神,被周得胜一鞭打倒,过来几个官兵,将他捆上。

  周三见了冯小江、赵鹏,道:“你们看见张七没有?”冯小江道:“我们刚到,只杀了个和尚,名叫意源。既是张七不见,咱们赶紧搜山,千万别再放跑了他。”于是三人合兵一处。

  正值十五,皓月当空,照如白昼,最易搜山,又遇见了韩七,对赵鹏说道:“我们由庙后猛然呐喊,杀进庙内。他们不知我等从何处而来,于是杀的杀,擒的擒,只不见了要紧的人犯。如今谢二哥他们两人在庙内看守,叫我们迫寻张七来了。”赵鹏道:“我们也是找他。”大家各处找遍,又搜擒些个和尚与喽罗,单单不见了张七。周三顿足懊恨道:“怎么吃他走了!”

  随后安大人闻信,知青莲寺已破,因智源等被擒被杀,无人拦阻,也命陆葆安绕道来探问信息。陆葆安到此,见着大众,知张七漏网,也甚着急。

  于是大家商议,正在无法,忽见有一兵卒过来跪倒,口称:“小人晓得张七藏躲之处。”大家大喜,急问:“张七现在那里?”那兵道:“正是冤家路窄,刻下小人急欲出恭,因看见几棵树围着一个山涧,下面有洞。小人刚要下去,见一人在山洞内蹲着,身量高大,衣服华美,不是兵丁打扮。因见他手中拿着刀,所以不敢动他。”周三不等说完,大踏步便走。韩七忙叫那兵丁紧紧跟随去做眼。众人又派兵卒们急忙各带着麻绳,一同飞速追上。周三已扑到那兵丁指引之所,只听洞里叫声:“哎呀!”猛见那人圆睁怪眼,大喝道:“什么人敢来!”忙站起身,用刀向周三刺来。不知此人是张七否,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