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四十九回 良心发现弃邪归正 预防思患设计藏身

  话说鲍国恩与归元倾心吐胆,说话投机。说到止怕钦差害不了,山寨夺不回来,那归元登时呆在一旁,一言不发。国恩道:“贤弟,你怎么发起愣来了?难道我说的不是么?”归元叹了一口气,道:“老哥哥,你何尝说错!我发愣的缘故并不为此,为的是我想既做了一个人,不能成家立业,也就有愧;何况身陷在这不僧不俗所在,做得是些伤天害理的勾当,将来不知如何下场。万一被官兵杀死,身首异处,还落个强盗之名,死不足惜。同是一样的人,为何弄到这个下场?我所以发愣。”

  国恩道:“贤弟,我尝听见人说,弃邪归正,改过自新,那怕你从前多少坏处,一旦改悔,就可以把从前坏处洗个干净。老弟呀,你真有心要做好人么?若果有此心,咱们两商量商量出个主意,替皇上家暗中出力,帮助钦差把那些害民的贼人除去,既可以将功折罪,又可以巴结个功名。日后人说起来,咱们总算是大清国的一个好百姓,死后决无骂名。你想好不好?”

  归元听了这句话,登时站起来往四下里细看,恐怕有人听他们说话。看看毫无人迹,这才归座,对国恩道:“哥哥,若要弃邪归正,暗保钦差,这也容易。就是我家师傅这些法力,能够使河中不能摆渡,还会迷人心窍,咒人身死,总逃不了是妖言,一遇见真正修道高人,立时就破。”国恩道:“何处有高人,能破他的法术?”归元道:“说起这个高人,是一位有道的僧家,现在茌平县南白鹤山冷泉禅院住持。和尚年纪七十余岁,法名观海,又号静一上人。他在那冷泉禅院也不知多少年了,从不轻易与人来往。我有个表弟,曾在他院中做过香伙。听他说起那和尚,真有未卜先知之见。他曾说过,青莲寺将来要变做战场。如今看起来,有什么不是战场?我们这里大师父也钦敬他的道行,曾亲自去拜见他,求他替度。那和尚一味恭敬,不肯以师自居,好言回复。据大师父说,凡是他的妖法,大概遇见了这位静一上人,无有不破。如今你我弟兄既有意弃暗投明,乘此机会讨个差使下山走走,到了钦差下马所在,我等去面见他,把真情细诉,求他收留,看他相待何如。他若另眼看待我等,就指与他这条明路,教他去请观海禅师。那和尚济难扶危,焉有不相助之理?有了他相助,要破大师父妖法,有何难哉!果能将山东盗风除净,万民乐业,我等也可享受些清福。倘或命运来了,保举个一官半职,也不枉做人一场。”

  他二人说得十分投机,一心要想讨个差使,下山去建这件功劳。按下不表。

  再说钦差由曹州出奏后,亲自押解了三个匪徒回省,与卫中丞相见,静候批折。不上十天,早已回来。安、卫二人同看旨意,得邀议叙,忙焚香谢恩。安公子遂辞过中丞,暗地带领人马,要去征剿天目山白象岭。那天来至三府交界地方,在公馆中住下,只听中军回进话来说:“京中差去的人回来了。”

  钦差忙着进见。不多时,赶露儿已走到面前,先请了安,然后将回书取出交付。那安公子见了赶露儿进来,早已站立恭候,因其人有父母之命在其身也。他请安之时,公子忙避过一边,不敢直受。接过回信,吩咐赶露儿下去歇息。拆开书信细看一遍,又看过两位夫人的书信教他防备青莲寺的刺客,又教他聘请郝武等同来助力。安公子心中暗算,如今褚、陆等五人随身保护,料不妨事;先从何处进攻,须与顾先生商议,忙命人请顾师爷来。

  少刻,朗山来到,安公子忙足恭相迎,彼此让座。先是安公子开言道:“先生,你可知道那张七往何方去了?据我看起来,他必往羊角岭青莲寺去寻那铁头陀做个护身,躲避在那里。我们如今若带兵直奔羊角岭,未为不可,但他有邪术,不可不防。纵用乌鸡黑犬血抹在箭上射去,破他法力,不过迎阵交锋方可以用。那昏夜之中,他若用法来行刺,将何术以御之?这事须要打算妥当,方进得兵。”顾朗山道:“东家不用着急,等我卜一课大六壬,细查休咎,再定何如?”公子道:“如此甚好,就烦先生一卜。”朗山忙退出到自己房中,洗手已毕,焚起香来,取出金钱,暗暗通诚祝告,在案上卜课。卜完细查卦象,早已明白。遂收过金钱,用笔墨将课象细细写出,忙到公子房中,将课单递与公子看。上面写的是此卦:“不出三日,有人来投诚,听他计策,管请得高人来助。诸事皆吉,不必着忙。若防刺客,止须用奇门遁甲法,设一疑阵,决无妨碍。但月令淹缠,不能速于建功。静候时至,自然擒寇,一劳永逸矣。”公子看完课单,又细问这其中缘故。朗山一一分析与他听,劝他不必性急,“目下先写信去邓庄,再延请几位义士来相助,我等且在此打住听信。到了夜间,我替你摆下奇门遁甲阵式。若有刺客,一定遭擒,似此可以放心了。再外面传出令去,说等候调兵,必须兵将到齐,方才动身,先稳住众人之心。等三日后,自见分晓。”公子闻言,止得谨依朗山之教,诸事照办。这且不表。

  再说铁头陀自打发人下山,要探知钦差在何处下马,怎样举动,又差两个徒弟装做游僧化缘,要打听钦差生辰八字。这四个人下山去后十余日,并无一人回山。铁头陀放心不下,与张七商议道:“我这所在,那怕千军万马,决不敢来。就是他来到,要想过河,今生休想。但如今差去的人怎无一人上山报信?令人可疑。”张七道:“弟处再差一个精细的人下去探信,自然信得的快。”铁头陀道:“也好,我也差个人同去。”忙问道:“谁人能速去打听消息,快来报信?”只听得下面答应道:“弟子愿去。”答话者不是别人,就是那归元。铁头陀素知他诚实,所以深信,说:“你肯去最好,务必速去探听钦差现在何处,即回山报信,别的闲事一概不用你管。”归元答应道:“遵师父之命!”那张七问人时,早有的国恩上前领差,说道:“此次一定打听着钦差住处,飞速来报,愿同小师父同行。”张七应许。

  两人忙收拾行李包裹,辞过师父、七大王,飞速下山。走出了十里路,到了河边,有人把守,看了腰牌,问了来历,方才驾起法船,渡过河去。二人上岸,急忙赶路。走到天将晚,来到一个镇市,投宿店中。二人商议道:“此去须打听钦差现在何处,好去投诚。大约他从西北往东南而来,我等止消向西北方迎去,终究迎着。”当夜在店中住了一宿,次早天明起来,连忙上路。有人问起,说是朝山的一僧一俗。在路行程走了三日。此时安公子还在省城候旨,等得旨意回来,耽搁了数日,方才动身出省。因此恰好走到三府交界地方住下,不早不迟,专候那鲍国恩、归元到来送信。那山中差来二僧二俗,他们都到兖州、沂州乡下城中去访,那知钦差并未往兖、沂二府,所以错过。他四人一时不好回山交令也。这话表明。

  却说国恩、归元二人走了好几天,那一天到了三府交界的地方,是一个大镇市,属兖州府阳谷县所管,离泰安三百八十余里,地名环道村。二人到了村内,但见人烟稠密,生意兴隆,是个富实村庄。到了街上,寻着了一个客店,进去住下,与店主谈说,问起这街上为何如此热闹。店主人道:“今朝本是赶集之期,又有钦差在此打住,所以四乡的人来的更多,较往常分外热闹也。”二人听得钦差在此,心中喜欢万分,腹内各人念佛道:“阿弥陀佛,这可好了,等着活佛了。若是错过,叫我们那里去寻?”两人忙叫店伙计预备了酒饭,饱餐一顿。两人随即出店门,说道:“要去瞻仰这钦差大人的公馆。”店主人道:“就在这条街上,你往西走去,约有半里,看见那座北朝南的一所房子,外面搭有鼓亭,门上挂彩悬灯,有兵丁在门口把守,那就是钦差的公馆了。但是你去看是看得的,切不要乱闯进去,也不可多言多语,怕的是闹出乱来,那可不是顽的。”二人道:“知道,我们不过见见世面,谁肯多事?”说罢,二人出了店门,往西走去。果然不远,早看见钦差公馆。

  他二人来到门前,探头一看,但见排列些军官,十分威武。二人到此,止得放大了胆,硬往门内走进,口呼:“有冤枉要面见大人申诉。”那时把门的兵丁听他二人称冤,忙上前拦阻,说:“咦!你这和尚同这人好大的胆,这是甚么所在?也可以由你们混喊乱叫的么?还不快快退下!若要教内里听见,你二人这两个脑袋就有点保不住了。”二人道:“我们听说钦差大人专为替百姓申冤理枉,到处放告收呈,怎么我们的冤枉就不肯管?这是怎样一个道理?止要说明,我等就不告状。”

  这里两下吵嚷,早惊动了褚、陆二人。原来安公子写信去邓庄,托邓翁再请几位好汉来帮助,是遣周三前往,此地留下冯、赵、褚、陆四人。所以褚、陆二人在此,听见外面吵嚷,忙出来查问。到了外面,问起原由,才知是有一僧一俗要申冤理枉。褚一官随向二人道:“你们到底是有甚么冤枉?为何不向地方官去告状,单来钦差公馆申诉?我对你实说罢,若是重大之事,大人定然替你昭雪,若是寻常小事,那是不准的。你等快说罢!”二人道:“老爷,这事非同小可,关乎山东百万生灵。大人若准我这状,管保他指日高升,盗案立破。我们此一番来,一半是为国家出力,一半是为自己出头。老爷你明白了不曾?”列公,这褚一官要是前几年,断不会明白此话,如今在安家来往,听听说说,也就福至心灵,这几句话他竟会摸着头了,忙说道:“如此,你且少待,等我回禀大人,即来传你。”吩咐兵丁,给他二人座位,不要轻慢他。褚、陆二人这才进内去禀安公子。

  却说安公子这日正想起顾朗山所卜之课,说三日之内,必有人来送信投诚,今日恰好是第三日了,不知有无人来?此课灵否?正在心中盘算,忽见褚、陆二人进来,口中说道:“回大人话,外面来了一僧一俗,说有机密事要面禀。听他语言,像是从羊角岭来的。大人可准他叩见?”安公子听了这话,登时又喜又惊。喜的是有人投诚,从此可以知道贼人踪迹;惊的是朗山占课能以预知。忙吩咐带他二人进来。随即请了顾朗山来,一同问话。

  褚、陆二人出外格外小心,先搜捡了二人身边,并无寸铁,方才同他走进上房。国恩、归元抬头往上看见东边一人,年纪四旬以外,西边一人,年纪不过三旬。一望而知,年轻者即是钦差,虽是便服,而气度俨然是大人身份。二人忙双双跪倒,口称:“大人在上,罪民参谒。”恭恭敬敬,磕了四个头。安钦差在位上见他磕头,也欠了欠身,用手一摆,说:“罢了,起来说话!你等从何处来,有甚么机密事禀我?你先将姓名与来踪细细说明,休要撒谎隐瞒,自取罪戾。”二人闻言,是国恩先开口道:“罪民姓鲍,名叫国恩,本籍登州府人。因贫穷难过,投靠在青云山张万宝寨中,做个小卒。张大王新近兵败逃走,至泰安羊角岭,依赖青莲寺大和尚铁头陀,暂作避难之计。罪民到了寺中,听那和尚所说的话,十分厉害。他会用邪术迷人,又能咒人身死,止要知道某人生辰八字,他作起法来,其人即死。他已经差了两个精细喽罗,到处打听大人用兵所在,又差两个徒弟,装做游僧化缘,其实到处打听大人生辰八字。他尝说惯会黑夜入室行刺,来去甚快,人所难防。罪民想他虽说有此法力,究竟是妖法邪术,终究不能胜正。他有个徒弟叫归元,与罪民一见如故,十分投契,结拜弟兄。说起他师父这些本事,不容易破,却也不难,止消去请出一位高僧帮助,那时管保将他法术破个干净,还可以生擒活捉。归元他与罪民一心要想弃邪归正,所以一同讨个差使下山,沿途访问大人的行台。如今幸得见着大人,好比云开日出,得见青天。罪民只求大人将我二人收录标下,做个军兵。归元他愿什么,请大人问他,就知根底了。”

  钦差对归元道:“你有甚么说的,只管说来!”归元道:“僧人自幼出家,俗家姓毕,乃登州府人,一向在山东省城天王寺住持。因为寒苦,才向外州县化缘。不幸遇见青莲寺的铁头陀,他看僧人贫困,就收留僧人做徒弟。起初止当他是好人,那知他才是坐地分赃的一个大盗。他与青云山张七大王至好,还与海盗欧氏弟兄拜盟。那和尚会邪法,念咒迷人,又会画符,使河水见物就沉。据他说,他这些本领,天下无人敢敌,就单怕一人,这人是得道高僧,现在茌平县南白鹤山冷泉禅院居住,法号观海,又称静一上人,年纪七十多岁。据铁头陀说,他能未卜先知。若讲法力,比铁头陀高出几倍。僧人因听鲍国恩劝化,顿起悔心,想做个良民,故尔同他来叩见大人。大人若施恩,僧人情愿还俗,跟随大人做个小卒,弃邪归正,免得将来打在强盗一党里面。如今那铁头陀已差人下山打听大人住处,又说访问八字,要咒诅。不然他要来行刺,大人不可不防。依僧人愚见,现在大人快差人去白鹤山,延请观海长老到来,要破他法就容易了。有了高人,还怕铁头陀逃往那里去?管保拿他,全不费力。况且白鹤山离此也不甚远。大人又是为国为民,替皇上出力,救百姓灾难,那高僧听说如此,谅必下山相助。大人高见,以为何如?”

  安钦差听了这话,还不曾开言,一旁顾师爷早说道:“看不出你这二人倒是一副忠肝义胆。此番你肯来献,好心指出这条明路,其功不小。日后大人一定提拔你做个小小前程,但是如今你二人还回山去不去?”二人同声道:“小人们去不得的了。一者恐怕他盘问出来,反倒坏事;二者万一他从此不放小人下山,怎样脱身?好容易离开了火坑,岂肯再临险地?”顾朗山点点头道:“不错,你二人且下去歇息,自有道理。”二人退下。

  顾师爷忙命褚、陆二人去照料他,替安排饮食住宿之处。

  当即向安公子道:“东家,你如今该相信我占的卦了。这二人出于真心,借此又知道一位高僧住处。如今事不宜迟,乘早商量去请观海长老。东家,你的高见,要怎样办法?还是自己去请,还是写信托人去请?”安公子道:“学生之见,备细写下一封书信,外写一封请启,烦褚一爷去托九公代学生一行。先生,你看使得使不得?”朗山道:“此事非亲身去不可!借此为名还可以做个疑惑阵,好教那头陀摸不着是用何计。止消如此,一来免了在此耽惊,二来足表我们诚意。”安公子听说,连称极是。要知怎样请观海长老,下回书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