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四十七回 识诈降假意退兵 失巢穴潜踪逃命

  话说张万宝听了孙海之言,四下埋伏挖坑,要害钦差;忙差了心腹人三十名,带了悔罪呈词,假作李、黄、余、孙四人具名,情愿投降,请钦差上山,协同拿获山主张大王,务乞恳准云云。这三十名喽罗奉了令,带了呈词,竟奔山前安公子大营而来。

  到了营门,说明来历,中军忙进去柬报钦差。立刻传见。

  这三十名小卒到得中军帐前,一齐跪倒,口称:“大人在上,小人等犯罪弥天,死有余辜。今奉大人谕帖,准其自新,所以小人等有一半感发天良,情愿投诚。山寨中有四个头目,同心合意,愿献山林,奈为首之人十分凶恶,手下人多,头目四人难以下手。仰求大人恩准投诚,亲自带领人马上山,头目等开关引进,里应外合,好擒为首强寇,以作赎罪之举。但此事须秘密,以速为妙,迟恐有变。请大人早早发兵,头目等不胜盼望。”说罢,将那呈词呈上。安公子接过细看,呈词上语言与所说相同。安公子看罢,心中犹豫不决,随吩咐那三十名贼道:“汝等果真愿意投诚,这是可以将功折罪的,本部堂一定恕汝等之罪。汝等要我上山擒拿为首张寇,这事还须斟酌。汝等且下去静候,我自有定见,然后再来唤汝等听用。”那三十名贼人退了下去。安公子吩咐中军官安排他们住处,赏他们酒饭,格外优待,令人陪他们饮酒,能够骗出他们真话更妙。

  中军领令,择了几个会说话精细兵丁,教了他些套话,去骗贼人。那兵卒中有一人,姓朱名善保,能言会道,绰号巧嘴朱三。领了这个令,忙同了几个伙伴来至帐中,让进了这三十名贼人,一同坐下叙谈。随即拿出了酒肉,大家饮酒。朱三一面劝酒,一面说些江湖上义气话,说道:“难得你我今朝无意中相会,你们老弟兄们都是些绿林好汉,可惜出身山林,披个盗名,如今幸而见机而作,弃邪归正。这一来,钦差若是进山将张大王擒住,奏与主子,你等都有功劳,不愁不保举一个前程,从此建功立业,后半辈正好享受荣华富贵呢。咱们今日聚在一处,这也是三生有幸。你我何不大家对天一拜,做个盟兄盟弟,日后互相照应,患难扶持,有福同享,有患同当。诸位老弟兄意下如何?”那贼人中有三个是好酒贪杯之人,天生粗笨,听了朱三这话说得爽快,他们三人先就答应说:“承蒙老兄弟爱我等,敢不从命!”于是那三十人一齐起来,请朱三做个盟主,营中约了六人,誓愿同生死,当空一拜,叙出年长者为兄。那贼人中有一个姓皮的,年最长,算他大哥,兵丁七人中有一个姓徐的,年纪少皮大哥一岁,称为二哥。三十七人席地而坐,快活饮酒,十分开心。

  那徐二说话中间问起贼人:“山寨中到底怎样情形,此番弟兄来投诚,到底是出于自己主意,还是奉何人所差呢?你我既是弟兄,不用隐瞒,务必说出真情实话,大家好显出是真心结拜,不是虚应故事。”那徐二会说话,更兼有朱善保一旁帮说。从来说酒后易吐真言,那皮大不知不觉就把那孙头领定的诈降计、要骗钦差上山中他们的暗算,如何埋伏,如何挖坑,一切细底全行和盘托出。那徐、朱二人听了这话,说道:“大哥你如今肯帮我们大人出力,想个妙法破了他们的暗计,攻破了山,那时大人一定保举你,你就指日为官,那些儿不好呢?”

  皮大道:“大人若肯听我话,止消从山左右暗地遣人上山,然后假作上山招安。到得山上,不走正面,他那埋伏自不中用。那陷坑都有暗号,上面有石灰为记,不走入去,怎会落坑?等左右人马齐到,一同动手,要破此山,又有何难?”徐、朱二人道:“大哥之计甚妙。但是你们如今还要回山交令,约定日子上山招安,万一寨主另有别计,你们保得住万无一失么?”

  皮大道:“老弟,你且将我的话回禀大人,再定主意,料来大人定有高见。一句话,包总我们是真心投降,并无假意。如大人疑心,尽管试验,日久白见人心。”

  那徐、朱二人听皮大这一番话,很有道理,像是真心,当下劝他们尽醉方散。徐、朱二人忙至中军帐内,将皮大所说的话细细禀明,请安公子定夺。安公子闻言,忙请顾朗山来告诉一番,斟酌一个妥当主意。朗山道:“只消教他们三十人回山,就说我等现奉旨意,另有差遣,一时不能上山招安,教他们那些肯投诚的,等候卫中丞来招安。那贼首见我退兵,他必定下山来,暗袭曹州,抢掠粮米。等他一下山,我这里即攻山,先占了他的巢穴,不怕他逃到哪里,终久也要擒获的。他若不下山,我这里会同好了兖、沂两处人马,从东、西、后面三路进兵攻山,山前留出一条出路,好让他逃走,止要夺得他巢穴,使他防备不及。无论他用何计,我等皆可取胜。”安公子闻言,深以为然,当即与田总兵议定。

  次日,将三十名贼人唤至帐前,吩啥道:“汝等既真心投降,不拘何时,皆可效力。现今本部堂奉有密旨,另有紧要军情,即刻退兵。你等回山约好了那愿意投诚之人,静候数日。我请卫中丞大人带兵来招降,那时你等何不做个里应外合,迎接卫大人上山,擒拿那张七?你等一样有功。我今日实无暇及此,你等去罢。千万不可走漏消息,使张七闻知,万一他发兵追赶,那就不妙了。你等快回山罢。”说罢,将三十名贼人造发。一面吩咐退兵,却暗中通知三处:一是兖州,一是沂州,一是省城,约定三日后一齐发兵攻山之四面,专等贼头下山,即攻他的巢穴。这里安排已妥,任凭他用何计,总不上当,暂且不表。

  再说那三十名贼人,皮大为首,见安钦差说有事退兵,十分忙促,也不知为了何事,只得回山交令。到了山中,将一切情形面禀了张七大王。那大王忙与孙海商议:“如今他不来攻山,反倒退兵,不知何故?此时我等应如何进兵,可保无虞?”

  孙海道:“这是一个好机会,乘此他们有事,无暇攻山,我这里发兵去袭曹州,不必定要攻破城池,止要抢掠得些银钱粮米,供山寨之用;掠些百姓;来充小卒。山寨中人马日见其多,将来大可以做一番事业。如今大王须得自己去走一遭,多带人马,山寨中止须留下人守寨,那埋伏之人如今用不着了。等大王得来回山,再想别计去攻濮州曹县,或攻兖、沂,止要到一处得些来头,我等根基日固,纵有官兵来剿,管保杀他大败而回。”

  张七大王闻言大喜,随即点起得力喽罗六百名,自己同孙海、余龙带领下山袭曹州。山寨中止留李如飞、黄豹二人,与老弱士卒三百人守山。凡是埋伏之处,一概撤退。乘着天气昏黑,连夜发兵。山上以为此番一去,定然成功,做梦也想不到钦差用的是三面连环计,专盼他下山,好取他的巢穴。闲话少叙。

  且说那张万宝与孙海、余龙带领着六百名喽罗连夜下山,一心要想明袭曹州,暗中抢劫人民,专为银钱粮米,并非真有心要夺城池。他们一下山来,早已惊动了钦差探事的兵卒,四面俱有探子隐藏,探得贼已下山,忙即三下里通报。安公子退兵在正南十余里外,得信最早,闻知贼已下山,忙带领人马与田总兵、褚一官还有几员偏将,一齐来攻山正面。又差人催东、西两路人马,赶紧攻山。这边发兵,那两边也得了信息,不约而同,三路发兵。东路是周三、陆葆安开路,总兵在后面督阵;西路是冯小江、赵飞腿开路,沂州参将与各将随后,直奔青云山下。到了山下,仰看上面,并无动静,众人还怕有埋伏。那时是周三、陆葆安大胆,先往上闯。到得山头,安然无事。随后大众努力上山,登时东西人马已进山矣。西面也是冯、赵二人先上的山,随后大家才上去。两路上得山时,正面钦差的人马是由总兵、褚一官二人当先,奋勇直前,顷刻已到山上。看了看山上,并无埋伏,然后才请安公子上山。在山中择了一块平地,暂扎行营。留钦差在营,派褚、周二人保护,其余将官三面会齐,一同往山寨中进发。到了寨门,这守寨贼人方才知道有官兵上山来了。一看人马纷纷,十分勇往。那些贼人早已吓得目瞪口呆,往后就跑。一面跑,一面怪嚷乱叫道:“大事不好,有官兵杀上山来了,快些逃命罢!”

  那时李如飞、黄豹二人那里去了?原来他二人听了那三十名贼人的话,说钦差软弱无能,又有事退兵,料来决无人来攻取山寨,专候大王下山抢掠些金银粮米回来,好大家受用。所以那两个人夜间到四下里巡视一回,回到帐中,命小卒摆上酒肴。他二人痛饮,不觉喝得大醉,扶归帐中,沉沉睡去,做梦也猜不着大王一下山,官兵就到。及至寨门外那些看门贼人都跑进后帐嚷起来了,他二人才惊醒。一翻身起来,穿上短袄,拿了兵器,二人忙出来迎敌。论这两个贼也有几合勇战,并非无能之辈,无奈酒醉方醒,眼睛迷迷糊糊,变起仓猝,早已心惊胆战。到此地步,纵有本领,也减去一半了。这二贼刚到寨中,一看寨门大开,官兵直往内拥。二贼忙迎了上去,吆喝道:“好大胆的小辈,怎敢到山上来讨死!不要走,叫你等知我老爷的厉害!”说罢,连蹿带跳的杀了出来,手中刀光闪灼,早已与兵卒们交手。这个当儿,早被冯小江看见,忙跳上前去,用虎尾钢鞭敌住黄豹;那田总兵也到,忙用刀敌住李如飞。田总兵力大,李贼那里敌得住?不过两三合,早已不济,回身就想要逃走。背后陆葆安已到,照准那贼背脊就是一铁锤,只听“拍”的一声响,贼人早已中了锤了,登时站立不住,跌倒在地。三军上前捉住,用绳索捆了。那黄豹一见李如飞被擒,心胆俱碎,回身想跑。冯、赵二人焉肯相容,用尽平生之力,一鞭打去,将贼的刀逼开,脚底下使了一个跛脚,早已踢在贼人足胫骨上,身体一晃,冯小江随即就是一鞭,打倒在地。三军又复捆了。那些小贼们见两个头目被擒,一半从后面逃走,有那走不及的,止得跪下,口称饶命,情愿投降。

  田总兵随会合兖州与沂州参将陆、赵、冯三人,直入后帐盘查贼人的巢穴。见堆积的东西不少,也有金银绸缎、衣服器皿。田总兵传令三军,将所有银钱衣物等件堆在一边,若有军器犯禁之物,另堆一处。忙着人请钦差到此,亲自阅视。不多一会,安公子同了顾朗山、褚、周三人已到。看了看那些东西,随即遣褚、陆、周三将同了田总兵即刻下山,去救曹州,擒拿张七大王;吩咐褚、陆、周三将格外小心,须防张七暗器。田总兵道:“末将自有道理。”于是带领三将与七百人马一齐下山,往曹州府来,一半保守府城,一半要拿盗首。

  山寨中安公子升了座,点了将佐,不少一人,兵丁亦不见有一人带伤,即投降的贼人有百余名,有一半是老弱无能之辈,一齐跪下,哀求钦差饶命。安公子遂审问他山寨中贼首还有甚么亲丁,有无妇女,山寨共有多少房屋,多少米粮,还有被掠来的妇女否,“你等快快供出,听候发落。若不实供,难免受刑,立刻领死!”那贼人闻听钦差之言,忙禀道:“山寨中四面房屋约共六七十间。这寨分三进:寨前是聚义厅,再进一层是大王的书房,后面还有两进房子,分东、西二院,东边是大王寝室,西边是库房,堆积金银珠宝、绸缎布匹,还有厢房内锁的是些妇女,一半是抢来的,一半是众头目的家眷,通共约有数十人。”安公子听那贼人口供,即刻先到寝室查看,不过是些床帐。又到库房查看,果然有些金银珠宝、绸缎布匹。然后命贼人开了厢房,将那些妇女放了出来,要细问他们的来历。

  不多时,那些妇女一齐出来,有的哭泣,有的害怕。大家跪了一地,口中哀告饶命。安公子遂问他们谁是贼人家眷,共有几人。止见有一年老妇人说道:“老妇人是张七之嫂程氏,那两个妇人一王氏,一余氏,是张七的一妻一妾。还有余龙的妻子、孙海的妻子。李如飞、黄豹无妻,每人有两个妾,是抢来逼做妾的,一姓陈,是姊妹二人;一姓乔,一姓何,说是买的。内中有三个女子是新近抢来的,是一个姑娘,两个婢女。

  这三人立志不从,情愿千刀万剐。张七因他三人美貌,所以不曾杀得,关在厢房,命人看守,教我劝他,已经一月有余,总劝不好。大人不信,亲自口问她。”安公子忙问道:“女子在那里?快上前答话。”止听人答应说“有”,止见从妇女队中走出三个女子:两个在后,约年十五六岁;一个向前,年纪十八九岁,登时跪下,哭哭泣泣,口称:“大人容禀:小女子姓胡,家住曹州府西门外,离城一里。我父是个廪生,家道还算小康。因为母亲去世,葬在十里外荷花铺。今年清明,小女子同我父带领两个婢女上坟,不幸被山贼抢来。我父逃去,不知生死。小女子屡次辱骂那贼,止求一死。他偏令人看守,要死不能。全亏这位老奶奶说是慢慢劝化我们,叫贼人不可性急动粗,所以才免受辱。如今大人破了山,求大人放小女子还家去,找寻老父,感恩不尽。”说罢,连碰响头。安公子叹息道:“这倒是一个烈女。”忙说道:“你不用哭泣,本部堂自然要送你还家,交与你父。你那老父并不曾受害,前日还来告状呢。明日就送你回去。”那女子闻言,欢喜不尽,忙叩头拜谢。安公子随点了名,记了单子,被抢的各问姓名,分开一边。贼人的家眷另开一单,命人看守,等候曹州信息。这里忙遣人往曹州报捷,命知府委兵来押送妇女进城。这且慢表。

  话分两头,再说张七带领六百名喽罗与孙海、余龙一心要去抢掠曹州。那时下山之时,曹州府太守早已防备好了,四门紧闭。城外的百姓,早已搬入城中,是安公子已分派定了。那贼走了半夜,到得城外,但见城门紧闭,城上有人把守,城外居民不见一人。张七心中诧异:“难道他竟知道我要来抢掠袭城吗?”正欲吩咐喽罗攻城,那知后面早有逃下山来的喽罗追到,口尊大王,说是:“大事不好了!大王刚下山,不到半刻,随后官兵就到,有钦差旗号,三面进兵,立将山寨破了。我等跑得快,逃出命来。请大王快快回山要紧。”张七闻言,吓得魂飞魄散,登时主意全无。那孙海与余龙一旁闻言,也是吓得面无人色。三个人正在商量回去夺回山林,与他决一死战,那知后边因总兵同周三等人马已到,一声炮响,人马杀上前来。

  田总兵一把刀,周三等鞭、枪并举,谁能抵敌!只杀得贼人纷纷倒地,立刻四散奔逃,并无人敢对敌。余龙不知好歹,冲上前去,被田、周二人双战,身受重伤,跌下马来,官兵捆了去了。孙海与张七见势头不好,二人忙加上一鞭,往小路逃命去了。

  这里贼人被杀了大半,剩下二百余名,一齐跪下哀求饶命,情愿投降。田总兵传令:“暂且免死,候钦差发落。”那时曹州府太守在城上看得明白,忙开城接总兵进城,差人去钦差处报捷,随即派周三与几个将官往四下里跟踪去拿张七。要知钦差进城如何发落投降贼人,张七逃往何处,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