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八十一回 吴帅办文案禀报奸相 英雄夜入府篡改禀文

  诗曰:

  猴子义气盖世无 万古流芳称丈夫

  只要英名传后世 哪怕将他命呜呼

  为救铁牛心便碎 四面兵勾把仇复

  群英聚会时家寨 要杀奸相将害除

  话说三位小英,在灯下把夜行衣换好,暗暗的出了门。一个一个越出墙外,黑暗之中,往前而行。阮英他去那里盗过银子,知道路径。他在前,花云平、时长青二人在后,跟随着奔藏兵营而来。这三个人行路最快,不多时来到了兵营的后墙。阮英站住说道:“俺们多加小心,里边必有防备,要小心干事。”话说三位小英雄,来到了演武厅后,看见厅内灯烛辉煌,照如白昼一般。三人往上一抖,蹿在房檐以上。

  三人一齐上了房 爬在屋檐听端详 吴帅厅内他说话许多兵头站两旁 吩咐快将把人带 兵卒答应作了忙忽将铁牛带厅内 人犯王法身招殃 身带全刑铁链响兵卒围随拿刀枪 立刻带入大厅内 铁牛站立气满腔两旁兵卒齐威吓 黑贼你快跪中央 铁牛闻言说放屁你们跪我理该当 叫我黑贼真可恨 我又未偷你的娘叫我跪下更何说 无非杀人把命偿 哪个再把贼叫我我就将你祖宗伤 我本杀人真好汉 皆因五虎霸一方铁牛立而不跪,说道:“我是杀人的好汉。杀人的偿命,欠债的还钱,哪个是贼呢?”吴帅问道:“你叫什么名字?”铁牛说:“你要问我叫唐奇,号叫铁牛。”吴帅又问道:“你是因何事与于家父子打仗呢?对我实诉。”

  铁牛闻听诉真情 听我从头对你明 刘禄是我好朋友今日我到他家中 于信讹他银五百 硬要他妻把账顶我替刘禄还银两 于信霸道他不允 不要银子将人要爱上周氏美貌容 领了打手抢周氏 皆因我管事不平听说父子行万恶 龙虎之号把人倾 一怒我要杀父子我要伏虎与降龙 于信见面就动手 哪知于信却无能动手他就倒在地 我倒未曾伤他生 我丢他鞭将他打把他头上打窟窿

  “我把他的钢鞭丢给他,不料丢在他的头上了,他才倒在尘埃。他父得知,带领他的四个虎子、教习、打手无数,将我围住。他被我全都打败。不知你们又到了,倚仗人多,帮虎吃人,把我才能拿住。”吴斌听了铁牛的这些言语,原来还是于家父子的霸道,哪有拿人还账之理。与他父子是姑表亲戚,也不好说出父子他不好了。点了点头,只可以不能随他们父子作恶就是了。吴帅细想这个人乃是一个英雄,我应当放他逃走。他却不肯脱逃,他是说的明白了,杀了人必得偿命的。他不但不去逃走,反倒动怒与我决一死战,真是好汉。至于半路杀出的那三个人,他也是必不能知道那人的来历。

  吴斌暗中细想情 必不能知三人名 想罢抬头忙说道好汉留神仔细听 于智前来把我找 我中他的计牢笼他说丢银五百两 找到刘禄到家中 又说与你动了手打的于信活不成 我这银库犯了盗 丢了银子几百封我们正要拿大盗 盗去库银这事情 我和领兵急前往看你本领是英雄 不是贼人那般样 我手放你去逃生哪知你是真好汉 不去逃走敢应承 将你装了木笼内带你回营细问清

  “我要知道这个情形,我也不来拿你。虽然你非盗库银之人,你系伤了许多人命的凶手。我这是兵营,管不了人命的案件。偏遇半路途中来了三个人,伤了我兵三十余名,这是一种要紧的大事。”话说吴斌思量,是于家父子作恶,另使人出来,将这名铁牛抢回家害命,暗中省的经官。倘或遇见了清官,要究出他父子所做之事,为祸不小。把人抢回去,夜晚杀死,可报仇恨了,又免去大祸,又能完结大事。

  吴帅心中犯了疑 父子做事太无知 家中习演枪刀艺所为练武把人欺 教习打手无其数 诸多养在他家里若要打仗全出去 硬要霸占人家妻 自立五虎号霸道算他父子真出奇 讹诈房银与地土 我在这里早就知今日他要行此事 遇见好汉把亏吃 被人全都打坏了前来见我使巧计 就说我家丢银两 贼人已经有信息就在刘禄家中住 快去拿贼莫推辞 我听有贼发愣怔是我一时着了急

  吴帅想罢,对着铁牛说:“我是真要救你,无奈我的兵伤的过多了,我也不敢隐瞒,必得禀报相爷,将你一并解送京都。事因你所起,你可是杀人凶犯。你到了汴梁城的大衙门,各呈一词,于家父子也就难免无祸。”

  将你送到汴梁城 衙门之中要问明 你虽打死几条命各呈一词得说清 必要究出他父子 他们难免无灾星倘若追出杀兵事 要是他做了不成 你必供明讹刘禄硬要人妻把账消 家中教习与打手 常常养了几百名若要问出父子恶 按例就要问典刑 再要添上抢劫你因抢要犯才杀兵 二罪归一难逃命 也是恶贯满了盈兵营累次出大祸 上次丢银也禀清 此时相爷正恼怒我又禀明这一桩

  话说吴帅对着唐奇说道:“我爱你是条好汉,有心要救你,有些救不了的事。你要不伤这些兵的性命,我这里又不能管你的人命重案。我怎么想法也可以救的了你。再说他父子作恶,我就早知道。”

  我与于家是亲戚 父子做事我早知 倚仗家中银钱广纵子行凶大无益 拐男霸女行万恶 常常霸占有夫妻这回他们要害我 杀死官兵我着急 父子既然将我害与他父子是仇冤 我将他送衙门去 他们就要吃大屈你要供明他父子 五虎之号把人欺 私下父子行霸道衙门照例分曲直 父子就怕衙门去 自己亏心自己知话说吴帅对着铁牛说明,你只管在这里住几天。等我具禀行文,看是相爷如何办法。你在这里住着,我也不能难为了你的。日用吃物,全与我要。

  吴帅又叫来几个兵卒,当面吩咐两个人要伺候这位好汉,他要什么,你们快给他预备。他若是要茶要饭,千万急速到厨房取到。如若有误,要问治。

  吴帅叫人伺候他 若要什么就快拿 兵卒答应说得令吴帅复又把话发 你们班二十个人 多加小心要看管虽然看押不许恶 千万不可难为他 哪个不遵我的令立刻绑出就要杀 众兵一齐遵吩咐 看守要犯不敢轻吩咐将他带出去 先叫吃饭后用茶 吴帅厅内叫文案急速具禀莫耽迟 公文一齐全办妥 办好拿来我看查文案闻令那敢怠 禀帖公文是根芽

  文案急忙将禀帖带文书全然办妥。吴帅看明,用上印图,封简装好,就放吴帅住的屋内。约有二更多天,吴帅熄灭了灯光,也就案前安息下了。且说那房檐上的三位小英雄,低言在房上商议。

  三位小爷在房檐 屋中之事听的全 方才文案念公文所有之事在里边 禀帖以上按公事 于家父子含混言并未写真于家恶 到底亲戚有相关 没说杀兵是哪个未表铁牛是魁元 阮英这边忙说道 不如盗他禀文观俺们给他全更改 另换封简再封严 云平常青说很好急刻快进屋里边 猴子他会奇巧艺 由打房檐往下来猴子阮英由窗中进屋,扇着千重火,照见禀帖文书全放在八仙桌上。阮英伸手拿起来,复又拿一个封简,他才翻身耸上蹿出墙外,跳在尘埃。三个人找了座空房屋中,扇火亮仔细的观看。

  三人一齐看分明 文书以内写的清 丢了库银无其数差兵四外访贼雄 于家堡内去查找 有个黑汉到堡中看他生的多凶壮 于家父子把信通 吴斌领兵到那里黑汉果然样子凶 信了于家他的话 说他盗银有奇能于信上前去盘问 黑汉也是愣头青 他与于家父子对打死于家人一名 我就将他拿住了 押着黑汉回兵营回营我再细追问 走到半路遭了凶 来了几人闯兵队二十馀名都艺精 二十馀人多骁勇 冷不防的冲大兵凑手不及难交仗 我兵大乱难冲锋 一阵杀兵三四十带伤着重五十名 吴斌上前忙抵挡 二十馀人全逃生幸而未把犯人抢 又遇天黑掌上灯 他们逃进松林内想要拿住万不能 不知来人名和姓 回营我要问分明我将黑汉细追问 黑汉他叫唐奇名 问他来抢因何故唐奇回答不知情 一人他也不知晓 兵营之中又无刑没有刑具难取供 不敢隐瞒这事情 叩恳相爷裁决事将他送到衙门中 动刑拷问必招认 盗取银两那一桩阮英看罢说可恶 吴斌做事不英雄 都说假话谎铁牛怕他逃走使木笼 哪知我们能偷看 便要将文细改更阮英、花云平、时常青这三位小英雄看毕,阮英说道:“他这样文书哪能行的了呢?还是得我给他们出样子才能行呢。”说罢,又回到文案之处,盗了来纸墨笔砚,复又到了空房的屋中。阮英照着他们的字的样子,提笔写下:

  吴斌谨禀相爷知 这桩事情真出奇 于家堡中出五虎父子霸道把人欺 独霸一方行万恶 龙虎之号把人吃抢男霸女讹地土 硬强霸占有夫妻 士农工商无人惹有个好汉名唐奇 闻听父子多霸道 好汉访真全得知到在那里平五虎 不知他家有教习 于家窝藏飞行盗打手五百还有馀 一齐动手打好汉 一窝蜂样来的齐好汉力大无惧怕 两把铁棒急又快 打的五虎全惧怯有个教习一命息 五虎害怕苦哀哀 好汉开恩他们知饶了父子官兵到 吴斌于家是亲戚 这一句话就写坏不懂公事不仔细 阮英行文把字写 忙中有错大无益自己写错不知道 旁边二人更不知 不言阮英他写错写文之事再细提 又写官兵拿好汉 用索绊倒名唐奇话说猴子阮英,又写到官兵用绊腿索,将好汉绊倒拿住了,于家父子一定要将唐奇留下,害死好汉,以解心中大恨。皆因吴斌未给他父子留下好汉,他父子忿恨,差派二十馀名飞行大盗,在半路途中赶上,要将唐奇抢回报仇,又将官兵杀死三十馀名,受伤的五十馀名,所以叫吴斌难担伤兵之事。阮英将禀文全都写妥,急到吴斌的屋中将印用着,照着封好放在原处。诸事已毕,收拾妥当。第二日吴帅也不能再看了,头夜晚他已经看明白了,才封上的。

  也就是第二日清早,差人将禀文送去。

  头夜禀文全封好 也就不能再复观 清早公人送相府书中暂且不必言 再表三位小豪杰 诸事已毕全都完临走又把窗来上 照旧来路去也安 来也无踪去无影看出踪迹难上难 三人耸出营墙外 急忙回到时家园进了屋中将灯秉 换了衣服亮了天 阮英对着二人讲我要起身去回山 云平长青开言道 我俩跟你把兵搬猴子点头说的好 你俩跟我理当然 三人议妥将身起长青对母说周全

  花云平、时长表二人要跟他去回山报信,阮英点头应允。三人商议妥当,时长青对他母亲禀明,三人这才起身,出了时家寨,且奔铁龙山的道路。且说得是铁龙山上的三位老太太,这日坐在一处说话,独有周老夫人眼中落泪。

  周老夫人泪不干 孔母徐母起话言 二位夫人忙劝道何必这样泪连连 弟兄五人将山下 此时回来弟兄三他们未见景隆面 铁牛阮英未回还 单等他俩回来信等着周顺同归山 山中早经招兵将 聚草屯粮有万千三位夫人正讲话 金定铁氏走近前 看见周母眼落泪铁氏急忙说周全 老娘不必多忧虑 三位太太听根源山中聚的人马广 单等公子报仇冤

  话说周老夫人,想起公子景隆无有下落。尉迟肖、徐振中、孔生三个人,回山见了周老太太,回明下山多日,并未找着公子的下落,所以眼中落泪。

  徐、孔二位夫人劝解,铁金定也进屋中帮助。

  铁氏金定进屋中 看见周氏泪盈盈 他也帮着劝周母单等公子回山中 山中人马早齐备 反进汴梁报冤仇周老太太闻此话 止泪开言把话明 公子此时无下落想要报仇怕不能 铁氏金定忙说道 再说铁牛与阮英他们二人未回转 也该访着周相公 正是铁氏来解劝丫环前来把信通 阮英回山到前寨 同来二位小英雄周老太太闻此话 必是找回周景隆 太太闻言心喜悦一场欢喜变成空 书到此处住一住 下回书中再说清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