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七十七回 唐铁牛救人救到底 降龙伏虎再显神威

  诗曰:

  成龙溺爱甚不明 不该纵子去行凶

  家中自立五虎号 抢男霸女算奇能

  从来未见真好汉 遇着铁牛碰硬钉

  自幼就知将人打 哪晓撞着楞英雄

  话说弟兄五个,自幼就知道打人,从来没有吃过亏的,所以才称于家五虎。那一方大有名声,哪有敢说句错话的?听见了五虎之号,无不害怕了,有谁敢惹他兄弟呢?想不料于信今日被人打的这样。这四虎看见于信躺在床上,是昏迷不醒的样子,能不着急?要去打听。

  兄弟四人正着急 于仁他是哭啼啼 三个兄弟忙解劝大哥尽哭也无益 俺们快去拿凶手 若要跑远了不的四虎正然商议事 他父由外回家里 成龙拜客回来了进了大门看仔细 当院放着床一张 四虎围着泪水滴成龙往前走几步 来到床前看端底 只见于信躺床上满脸浑身血淋漓 忙问这是因何故 怎么他也血满衣王宝忙向前回话 始末根由照样提 成龙听了气炸肺好个野贼把我欺

  于成龙闻听这件事,哪能容得?又看见他五儿子受这样的重伤,比拿刀挖他的心一般,急忙的叫人快取刀伤药,当面把药涂上,又煎了一帖药,吩咐将于信抬进屋中去了。话说于家父子素日行事霸道,于成龙就纵子行凶,不能教训,今日看见他五儿子被人打伤,不定死活,老龙焉能善让呢?聚齐了打手,他率子领众,要找铁牛报仇,单要看看他父子的威风。出了大门,直奔而去。

  不言于家他父子 再把铁牛提一提 只见抬去名于信打手来把此地离 必是回家招打手 听说还有二教习五虎不全少四个 他父老龙未来齐 单等他们父子到与他父子见高低 刘禄害怕忙解劝 兄弟不必发痴迷为何你倒不逃走 在此等候实无益 少时父子全来到一人怎把众人敌 三十六着走为上 急速快逃莫迟疑你要不听我的劝 寡不敌众必吃屈 他父知道焉肯让必定来找事不虚 他的哥哥多霸道 常常在外把人欺要知兄弟被人打 四虎齐来了不的 个个勇猛来争战你是一人难对敌 铁牛闻听刘禄话 大哥你不知底细今日我算将他惹 就死不能把步移 并甚威心把他打祸不出己真不虚 方才我都想的到 就怕连你不相益我才饶过挡路虎 未肯叫他命归西 我既将他鞭夺过若要他命好容易 照头落鞭他定死 我怕大哥你着急大哥不用对我劝 你快送走她婆媳 此时若要不逃难父子前来就难离 你们暗中探听信 或是凶或来是吉假如我要招凶险 托你要事记心里 你们将我师弟找猴子阮英艺出奇

  刘禄劝铁牛快逃走罢,铁牛说道:“此时要是我走了,可就给你留下了大祸。大哥你不用叫我逃走,你依我劝,趁此时他们父子未来,你由后门快将她婆媳送到远处亲戚家,先去躲避躲避。”

  快把婆媳送远方 亲戚家中去躲藏 你在暗中探我信或是谁把谁来伤 此时我也难逃走 我要脱逃你遭殃我既要把大哥救 移祸与你理不当 好汉作事自己当不怕将我一命亡 能叫名在人不在 死后要留万古芳我还托你要紧事 千万莫要丢一旁 倘若我被他拿住必要叫我把命偿 你快将我师弟找 猴子阮英艺高强他能与我把仇报 见他细细说其详 如若短道必来到智勇双全好汉王

  话说铁牛对刘禄说明,把事说完,刘禄急急的来到屋中,对着他娘就将铁牛的言语说了一遍。这婆媳闻听,也觉事出无奈,不得不走。家中有一辆二轮车,刘禄急忙将车套好,这婆媳就将包袱等项收拾完毕,刘婆急将装好,婆媳上车逃命。

  娘媳急忙上了车 无奈逃走为求活 一直去奔张家寨张氏太太娘家哥 张氏哥哥张士太 老叟家当银不多离此路有八十里 多亏有辆二轮车 不言张家全逃走书中再把铁牛说 就知父子必来找 好汉等候未挪窝手拿铁棒门前立 等的好汉无奈何 不如我去找龙虎想罢大步往前走 往前走看连喊叫 龙虎就在哪里窝祖宗要剿父子穴 杀他一窝活不成

  话说铁牛叫刘禄一家人走后,自己想着,已经把祸算惹成了,不如我去找他们父子的家中大闹一场,索性将他父子全都打死,与地方除了大害,我也有名。一边走着,破口大骂。话说好汉铁牛一边走着,喊骂于成龙不能教子,反倒纵子,这才惊动了于家堡的士农工商、诸子百家。于家堡乃是一座大镇店,也是各样的买卖俱全的地方,所以惊动大小户的众人等多来观看,街巷拥挤。

  惊动众人多来观 这桩事儿真新鲜 有人叫骂于五虎真算胆大包了天 众人观瞧是黑汉 烟薰太岁一样般身量高大多威风 膀大腰圆甚威严 黑面却似乌金纸黑中逢亮两眼圆 一身黑衣如黑染 铁棒两把拿中间破口大骂于五虎 你爹溺爱教不严 成龙是个老混蛋纵子胡为天不容 仗着势力欺良善 今日遇见你祖先将你父子齐管教 我叫你们全都完 该是你们报应到想要躲避难上难

  好汉在大街以上敢骂于家五虎,惊动了这一堡上的人,男男女女等都来观看,纷纷议论。内中一老臾,他鬓发俱白,望着众人说道:“你们看看这黑太爷,是真正好汉,义气凛凛。”

  这位大爷是魁元 敢惹好汉五虎尖 世上真有这豪杰方才我是亲眼观 是他打的挡路虎 教习打手同上前四面围住真凶险 刀枪剑戟是兵山 黑大太爷更不怕如铁如石一样般 教习打手有二百 黑大太爷真当玩两把铁棒真利害 前遮后挡左右翻 打的教习往后退打手不敢去进前 打手虽多难取胜 教习上前把话言力敌不胜难取胜 原来他是用机关 说是于信若要死要把黑爷自绳拴

  这位老叟对着众人说道:“那名教习原来是使巧计,要把这位黑大太爷先绑上,然后乃给挡路虎抵命。黑大太爷更不叫绑,反是大骂这名教习,复又动手。教习哪能敌这位黑大太爷神力?”

  黑大太爷力无穷 挥铁如泥一般同 他与教习是文战二人当面先说明 教习手拿刀一把 黑大太爷把手空教习先砍他三下 不许黑爷动身形 教习拿刀砍黑汉自己反倒地平川 惹的众人哈哈笑 教习触恼喊连声抓起大棍双手举 照着黑爷下绝情 盖顶头上往下打黑爷用棒往上迎 只听吧嚓一声响 教习他就把棍丢众人不敢再动手 大量也就发了懵 黑大太爷还不让一定要把五虎平

  老叟说道:“这位黑大太爷真是好汉,特来此处要平于家父子,你们众人没听见?骂的是于成龙纵子行凶,看见谁家好妇女,五虎就抢去。前者也是抢的我女,逼奸不允,我女儿跳在鱼池,死於非命。”这位老叟对着众人,告诉于信将他女儿抢去,真是活活的逼死,不能报仇,又无处伸冤告状。今日这位黑大太爷来了,一定要与此地除害,这就是草怕严霜霜怕日,恶人自有恶人磨。他父子是只知有己,不知有人,总没有碰见过利害的。今日他父子可遇见比他还厉害的好汉来了。

  让他父子有循环 皆因作事伤了天 他父纵子尽作恶不知报应与循环 这位太爷是好汉 真能除恶把良安要与此地除大害 俺们也该得安然 他把黎民害的苦拆散人家不团圆 有夫之妇抢多少 隔散夫妇美良缘闺门幼女长霸占 害了多少女中贤 逼死多少贞节妇个个全节到黄泉 害了多少人离散 人亡家败真可怜讹了多少房子地 诈去若干银共钱 怨声载道人人恨他的恶报叫人欢

  这一方之人,没有不怨他父子的,从没有看见有人敢骂他父子的。今日这位黑大太爷,不但敢骂,还见找他父子,众人称心满意,这才纷纷的议论不休。众人跟随的好汉,真也不少,人山人海观看。话说于家堡的众人正然议论,忽见于成龙率领了许多的教习打手,恰是蚂蚁一般,口口喊拿黑汉,一齐拥来。铁牛往前走着,正骂的高兴,只见对面来了无数之人,各持兵器,铁牛喊叫如雷,高声大骂。

  铁牛看见来的凶 许多打手一窝蜂 前面走着一老叟六旬开外有威风 面貌苍老皱纹有 一部花须挂前胸青缎素花巾一顶 黄绢手帕把手拧 上穿青缎小夹袄下面穿着青缎裤 腰中紧束英雄带 薄底缎靴足下蹬手持雁月刀一口 白光亮亮照双睛 怒气冲冲眉头皱大骂黑贼了不成 竟敢胆大伤吾子 自寻灭亡一般同飞蛾投火来送死 要想逃跑万不能 死活我要拿住你挖你心肝解我疼

  话说于成龙率众远远的也就骂了来了:“好个黑贼,你有多大胆子,竟伤吾儿子,胆敢前来自招起祸。”铁牛由对面而来,早就看见于成龙领人来了,远远的也就喊骂:“祖宗今日特来找于成龙算账,你尚不知么?”

  祖宗铁牛本姓唐 今日要把龙虎降 知你父子行霸道倚仗势大欺善良 纵子行凶抢妇女 父子独霸这一方自起恶号称五虎 狠虎必要把人伤 祖宗认准他父子特来寻找要招殃 成龙听见人喊嚷 对面仔细看其详只见有条黑大汉 威风凛凛却非常 恰似烟薰一太岁犹如火燎一金刚 两手拿着两根棒 喊叫如雷真高强口中骂的是五虎 父子恶霸行不良 抢男霸女讹产业损人利己自安康

  于成龙他也不认得铁牛,看见由正西上喊叫着来了一条大汉,又骂的是于家父子,后边跟着如山一般齐来瞧看热闹打仗的。于成龙说,大约就是此人。走到对面,于成龙站住,即忙问道:“你这黑贼,方才是你打坏了吾儿子于信?”铁牛看他必是于成龙,对了面举铁棒当头就打。于成龙忙将刀往上招架,只听 啷啷一声响亮,铁牛的铁棒打在于成龙刀杆以上。只见于成龙到底是年纪衰老,气力怯暴,震的两膀发麻两手疼痛。

  震的成龙两手疼 几乎手将大刀松 铁牛棒重力又大铁棒落下真不轻 左手铁棒打刀杆 右手铁棒举在空照着成龙头上打 落在头上就倾生 铁牛复又暗思想倒像欺他老无能 想罢将棒忙收住 抬起左脚把他踢一脚踢在腿骨上 成龙咕咚倒川平 两手一松刀丢下惹的众人笑连声 成龙翻身才爬起 四虎这边看的清只见他爹跌在地 父子天性怎肯容 打虎要是亲兄弟上阵难得父子情

  于成龙的四个虎子看他爹爹躺下来,哪能容让,一齐拥上,围住铁牛,刀枪并举来的凶猛。于仁手持一条铁棍,也是生的黑面力大无穷,两手兴棍照着铁牛的正顶梁往下就打。于义手使钢叉,对准了铁牛的肚腹就砍进来了。

  于礼手使一杆枪 瞪圆二目气昂昂 双手枪拧分心刺若要碰上一命亡 于智手使双钢锏 两膀展力剑高扬照着铁牛两膀打 恶狠狠的把人伤 铁牛观瞧毫不怕两手轮棒忙遮搪 看看于仁铁棍到 左手提棍看其详铁牛迎棍一声着 铁棒铁棍喀啷啷 右手铁棒挡住枪看看双剑又来到 忙使双棒往上挡 于义钢叉砍肚腹铁牛他更不发忙

  话说铁牛见四虎一齐动手,有个使大棍的照顶就打,忙用左手的铁棒往上一架。咯嚓一声响,架住棍头上。又见于礼的刀枪分心就刺,铁牛用右手的铁棍往旁一挡,将于礼的刀枪分开。于智双剑又到肩头,手举双棒往两边一分,将双剑分开。于义的钢叉又到。

  铁牛武艺果然精 一人能挡四人兵 于义钢叉砍肚腹铁牛铁棒果然精 铁牛举起分双钢 往下展转自听行倘或手慢命难保 钢叉急快不容空 铁牛低头看叉到使棒去棍更不中 铁牛急将身形扭 白鹤亮翅来的精又砍不伤他身子 这才容空把叉封 左手铁棒往下展打开钢叉响花丢 铁牛打过叉一杆 于仁铁棍举在空又对铁牛头上打 一棍叫他性命倾 方才架过一铁棍于义钢叉砍前胸 好汉急忙身闪躲 于义钢叉白用工于礼长枪拧又拧 对准心窝下绝情 一枪将人要扎死咬牙皱眉瞪双睛 好汉轮棒将枪打 震的于礼两手疼于智喊叫说可恶 这个黑贼果然凶 恶狠狠的举双锏照着铁牛顶上打 好汉看准双锏到 其名叫落马分鬃双锏并举往下打 用尽精神力技穷 铁牛看见双锏到不早不晚闪身形 于智使的力过猛 好汉闪身锏打空往前一失身无主 扑通栽倒地川平 好汉铁牛忙抬脚照着于智后背蹬

  话说于智双锏往下一落,铁牛一闪身,双锏打空,往前一失,身形无主,自己却仰面扑通找倒在地。他才要跑走,铁牛急忙抬起右脚将于智的后肩背用脚踏住,双手举起两把铁棒,砍着于智的脑袋。话说于仁、于义、于礼哥儿三个看见黑爷将他兄弟于智踏在脚下,双手举着棒对后脑海往下要打,于义、于礼将兵刃丢下,上前打恭说道:“黑爷棒下留命。我弟兄与你往日无仇,近日无恨,为何如此发狠?”

  弟兄二人忙进前 叫道黑爷你听言 我们与你何仇恨今日前来要找俺 你是听了何人话 你也对我说根由铁牛闻言忙问道 你们也肯吐人言 你们作事多霸道不怕王法不怕天 皆因于信讹刘禄 定要他妻把账还硬行讹诈银五百 我为朋友将银添 不要银子要周氏他的管家行不端 偏敢与我来动手 是他自己倒尘埃欲知于智生和死 明公细看莫乱猜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