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七十五回 于信夺人妻逞霸道 铁牛仗义大打出手

  诗曰:

  铁牛为人心梗直 仗义疏财世间稀

  心慈尚能招祸害 五虎霸道把人欺

  万恶惟有淫为首 夺人之妻心痴迷

  暗室亏心天有眼 报应临头悔不及

  话说唐铁牛粗中有细,有心将王宝打坏,然后再找五虎算帐,与刘家除害,细想此事作不得的。我本是一派的好心,救人之难我去找五虎,倘或惹出祸来,不但不能救他,反给他母子夫妻大有无益之处。我去后,那五虎焉能善罢干休?必要拿刘禄报仇。我找五虎,反与刘家惹了大祸。

  好汉作事也算明 我要救人称英雄 只是恐怕惹下祸反与刘家把事生 不如帮银还清账 免了刘家惹灾星移祸与人事别作 走后不要落骂名 英雄他方没动手尽说好话把账清 留你回去对主讲 若要银两就现成不信你往桌上看 这是我帮刘禄兄 要想要人行霸道我既在此焉能容 不怕父子同来看 正要与他赌斗争父子如肯依了我 俺与他们免行凶 如若不能听我说要想要人万不能

  话说铁牛并未打,将话全都说明白了,铁牛这才把王宝松开了,说:“你去罢。”王宝就得了活命一样,一言未发,转过身往外就跑。且说挡路虎于信,差了王宝前去要人,自在家中等候。

  于信在家等回音 差遣王宝去要人 等了多时不回转心慌意乱站起身 坐不安来立不稳 发似人抓不定神心中好甚不安事 如同滚油烹炸心 于信正然心忙乱看见王宝跑进门 见着于信忙跪倒 两眼不住泪纷纷于信一见忙问道 为何这样对我言 王宝即忙说坏了刘禄家中预备人 原是一条黑大汉 却似皂王降凡尘我到刘禄屋中去 未敢要人先要银 刘禄他还未说话那个黑汉大动嗔

  我也不知道他家中预备下了打手。我进了屋中,并未敢先说要人的话,我先说是五爷叫我来要银子来了。刘禄还未开言说话,那个大黑汉张口就骂于信。不等王宝说完,于信就接口说道:“你就该急忙对那黑汉说出俺爷们字号,他就害怕,不敢藐视。”于信痛恨王宝,你就该把我提出来,就省的他往下多说话了。王宝听于信之言,不由的皱眉咧嘴,急忙的接言说:“五爷,你别恨怨我没报俺爷们字号。”

  不但只报你一名 五虎字号全报清 外称爷太老字号共合报与黑汉听 素日字号真好使 今日报出就不行报着全都不中用 黑汉闻听笑连声 黑汉他更说的好龙虎字号本稀松 他曾降龙与伏虎 特来要把龙虎平前来所为拿龙虎 要在此处留美名 拿住五虎有用处剥皮做衣好过冬 剩着虎骨熬膏药 然后他再杀老龙抽出龙筋做腰带 要再剜了龙双睛 一家老小全杀尽要留一名不英雄 于信听了王宝话 气的两眼冒火星挡路虎于信听见王宝的这一番言词哪能受得,气的目瞪口呆,如同哑人一般,半天没有说出话来,险些气坏。这一口浊气拥了好些的工夫,他才转过来了口中嚷道:“呵呀,真气死我也!”于信气的暴跳如雷,急忙将大衣脱去,手提一把竹节钢鞭叫道:“王宝你快把我领去见见这个野人。他是由哪里来的,叫他好认得我,他是怎么抓虎皮,是如何将我熬成虎骨膏药。”

  你快领我到刘家 叫他将我虎皮剥 我要见见他害怕好叫他快把我杀 从来未听人说过 三头六臂红头发他来打虎虎难打 倘若发威把他拿 人若没有伤良心虎也不能去伤他 打虎不成被虎咬 就要一命到黄沙于信说道俺快走 急速领我到刘家 王宝急忙开言道不要作慌听根芽 你要前去怕不妥 黑汉力大难敌他方才吃过他的苦 被他单手把我抓 险些把我手捏掉疼的浑身似刀扎

  于信叫王宝领他去找那个黑汉,誓不两立。王宝说道:“五爷要去找黑汉,怕的是不能取胜。要去找他,必得多带人才可以去得。那条黑大汉力大真能,拳硬如铁,不亚如唐朝李元霸。”

  那条黑汉力无穷 方才把我魂惊吓 他手抓住我的手从来未把我打惊 黑汉也未打着我 单手一拳难受刑骨酥肉麻浑身软 手指连心实在疼 硬要破开不中用欲要还手力不行 不知黑汉力多大 再要使动我命倾疼痛难忍出无奈 苦苦哀告把我松 他才说了许多话无可奈何我得听 叫我回家来报信 就说来个黑祖宗叫道龙虎去跪拜 烧香磕头把礼行 将他请到俺家内当敬祖家一般同

  王宝说那个真是霸王,从来出世,不但话大,真也勇猛,一两个人如何是他对手?要找他呢,非得勇力过人打手不可能去的,须要都带领着,一齐前去那才行得。挡路虎于信听了王宝之言,怒上加怒。话说王宝看于信往外就走,急忙向前拦阻说道:“五爷要是自己一人前去找那黑汉,可是万万的使不得。并不是我长他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那黑汉真利害。”于信不听,手提钢鞭走出屋去。

  于信不听往外走 手提钢鞭怒冲冲 闯出屋去将街上到了刘禄他家中 大骂刘禄真撒野 你的打手有几名出来会会挡路虎 太爷与你见输赢 强者存来弱者死耀武扬威话不得 方才将我管家打 那就显你有多能若是好汉来会会 我倒服你是英雄 铁牛正在屋中坐忽听门外喊连声 好汉听了站起身 赤手空拳往外行来到门外抬头看 门前站立人一名 年纪约有二旬外赫扬身高八尺零 生成细腰狭背膀 面似姜黄一般同竹叶眉毛稠又密 一对眼目黑白清 狮子大鼻配阔口两耳又小尖尖生 头带黄缎巾一顶 凹面秀花分六根内穿素袖小夹袄 五彩丝带束腰中 下穿青绢兜裆裤薄底快靴足下蹬 外罩绿缎绣花服 团花朵朵甚鲜明为何又穿大领服 有个缘故未说清 方才在家长衣服王宝阻挡衣未更 未得脱衣往外走 跑到刘家哪能容于信门外高声骂 门内走出黑英雄 不慌不忙来的快走出门外看分明 于信看见黑大汉 大约必是他行凶对面观瞧果凶壮 黑塔像似有威风 于信看罢忙问道方才是你骂祖宗 铁牛回答说正是 祖宗骂孙理相应铁牛走出门外,看见有一个黄脸大汉,手拿一把钢鞭对门站立,大骂刘禄:“叫你的打手,那个小黑子,出来会会五太爷于祖宗。他倒是由哪一方来的野人?我看看他长了几个脑袋!”

  于信门外抖威风 门内出来黑英雄 于信这边对面问黑汉你叫甚么名 刘禄打手就是你 好汉这旁忙应承祖宗骂孙正是理 有个于信是你名 若问我名不更改铁牛就是你祖宗 于信听了说真野 脱去长衣往上冲竹节钢鞭拿在手 照着铁牛下绝情 盖顶头颅往下打铁牛并不担怕惊 只听吧嚓一声响 不知铁牛死和生话说这个挡路虎于信,单手举起,照着铁牛的正顶梁打将下来。铁牛他手无寸铁,看见于信的钢鞭照打顶下,铁牛不慌不忙,看准了不早不晚的,看下临头切近,将双手往上一托,其名曰托天架梁式,使左手托住于信举下的手腕,使右手将鞭抓住,将于信的钢鞭就夺下来了。话说唐奇将于信的钢鞭夺过来,如果举起照着于信的脑袋要是往下一落,他就呜呼哀哉死於非命了。铁牛又怕连累刘禄,事因他起,所以将鞭照着于信的背上打了两下。铁牛骂道:“好个囚徒恶霸,今日可知我手段么?”

  骂道囚徒把人欺 胆大竟敢夺人妻 祖家也有姊和妹别人要霸依不依 独霸一方行万恶 倚强押弱显出奇自称五虎将人欺 胆大竟敢夺人妻 祖宗铁牛是我号牛能降虎世间稀 无故就要讹刘禄 定要美貌女花枝我替还银为朋友 你的管家话无益 话说你们龙虎号这就是他真无知 不敢动手将人打 狗使奴才把我欺我将他手忙抵住 并未将他打与伤 放他回家去送信叫你前来比高低

  铁牛他使用左手,抓住于信的右手背在身后,使右手擎着,将鞭打他两下,又问他几句话。于信的胳膊被铁牛反背过去了,他如何动弹,哪能破的开铁牛手呢?再者,于信他及不上铁牛的本事的。

  铁牛打他把话明 你等为何这样凶 独霸一方抢妇女你父纵子胡乱行 为何讹诈这刘禄 硬要他妻把亲成要不知道有报应 人要容来天不容 今日若是遇了我是你恶贯今满盈 天网恢恢不疏漏 明有王法暗神灵铁牛问道你是谁 快快对我说个名 于信听打不言语说是报名也稀松 他要知道挡路虎 要抓虎皮我命倾正是铁牛问于信 忽见刘禄跪川平 好汉将他饶了罢磕头碰地苦求情

  铁牛正然将于信询问,忽然见刘禄跪在对面磕头哀告,吓的战战兢兢的说道:“好汉将他饶了罢,不要打坏了他罢。”铁牛说道:“刘兄不要与他求情讨饶,你也不用害怕。一人作事一人当,我不能将你连累,请放心。”

  铁牛打于信两个肩头,连后搭背全都打的青肿起来,将他胳膊几乎拧下。又着刘禄害怕磕头求饶,铁牛说道:“便宜这个忘八的。今日我若不看刘大哥的脸面,我一定要打死这个恶霸,以免地方受累。”

  我把刘兄他脸观 祖宗开恩方容宽 后来你若不学好遇着我手活命难 说罢铁牛松开手 于信自觉面羞惭含羞带愧才要走 铁牛放手丢下鞭 说道你鞭你拿去恰巧丢在头上边 于信不防未躲闪 两眼起黑实难观只听吧嚓一声响 打的脑袋鲜血穿 于信自觉头发晕咕咚一声倒尘埃 于信正然倒在地 对面人多喊连天玉宝带领众打手 刀枪剑戟似兵山 铁牛无心打于信他是丢鞭作下冤

  铁牛并非存心打他的脑袋,这是大意失手。那鞭放手,将鞭扬起一看,于信忽然两眼发黑,并未看见的那个鞭来。事该凑巧,冤家路窄,也该铁牛有祸,钢鞭正撞在于信的头上,把额角上边打下个大窟窿,于信“啊呀”躺身地上。

  于信该因身有冤 他的钢鞭压过来 打在头上鲜血冒恶因恶积真也该 于信正然倒在地 王宝领了打手来王宝头前领着路 教着打手两边排 领来打手有二百远远他就看明白 于信受伤躺在地 王宝喊叫把人捱大家上前拿凶手 叫他跑了谁敢担 刘禄他在旁边看吓的腿软走不开 打手一齐往上撞 有个教习张大量王宝说是拿黑汉 铁牛观瞧笑满腮

  话说王宝见于信不服,冲出去了,他就知道是不好,急忙把铜锣打起来,啷连声响。教习张大量大跑过来,问道:“管家打锣,有何大事?”王宝对着张大量一一说明,又聚集打手,所以此时才来。

  皆因聚人误了工 此时到了也不中 于信已经躺在地脑袋上面有窟窿 王宝吩付拿黑汉 方才是他来行凶打手喊叫往上闯 四面围住不放松 铁牛看了微冷笑以多为胜也不行 祖宗特来找你等 非要把你父子平说着就把大衣脱 两把铁棒带腰中 急取铁棒拿在手身形一抖往前迎 习成武艺好利害 只听叮啷响连声刀枪并举同动手 兵刃交加拿英雄 战了多时难取胜教习进前把话明

  众打手有二百余名围住,刀枪剑戟斧钺钩钗,各式兵器,俱一齐地围了上来。铁牛一见,绝无惧色,将铁棒抡开。只见遮前挡后,又急又快,好不利害。话说张大量将众打手挡住,不用乱战。众打手听了,个个将兵器收住了。这个教习手提一条齐眉铁棍,向前进步,来到了铁牛面前,站立说道:“黑大哥,你叫什么名字?报名说清。俺俩一个对一个,分个上下,显显本事。”

  教习提棍忙进前 黑汉留神听我言 先把名姓对我讲俺们二人单对单 较量较量分上下 强胜弱死是魁元铁牛闻听人说话 看见一人在面前 此人约有三旬外身子胖大有威严 面似紫枣一般样 长眉朗目鼻子尖头带绿缎金一顶 黄绸绢轴把头缠 迎面高打一滚手黄绢小袄上身穿 腰中紧束英雄带 下穿缎裤细三黄搬尖快靴足下蹬 齐眉大棍拿手中 铁牛看罢开言道问我姓名听根源

  铁牛说道:“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你能问我听着:我姓唐,名叫唐奇,号铁牛。你叫甚么呢,也该对我说出名姓。”

  教习听了把话明 你也站稳仔细听 我的名姓张大量有个别号金翅鹏 方才你把五爷打 无故自要惹灾星我是教习教徒弟 五虎家中第三名 敢打五虎是好汉杀人偿命理上通 你要将人来打死 莫非你不把命偿难道将人自打死 这样你还要逃生 依我劝你快伏绑敢作敢当是英雄 移祸与人非好汉 自作自受理该当铁牛回答说放屁 哪个敢把祖宗轻 打死一个还不够叫他父子个个死 五个之数少四虎 该再打死于成龙铁牛听这名教习说要把他绑上,铁牛说道:“放你娘的狗屁!我才打死你该未死妥当呢。就是真死了,这还未足数呢。五虎这才死一虎,还有四个虎。我把那四个虎打死了还不算足数,还得把他爹爹打死了那才够了数,再把我绑上。”

  好汉说是你别忙 俺们还得细思量 我才打的还未死单等他去见阎王 如果他要真死了 你该别把我绑上再等打死那四虎 末尾再将老龙伤 将他父子全打死降龙伏虎把名扬 我才给他去偿命 才能清净这一方人过留名是俗语 雁过留声理所当 教习听了这些话紫脸气的发了黄 要知铁牛打龙虎 下回书中说其详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