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七十二回 时阮见面险些翻脸 提起先人顿换笑颜

  诗曰:

  不该算计把人偷 反将自己宝贝丢

  盗人未盗反被盗 失去二宝犯了愁

  何人敢到红毛国 夷人野地谁去游

  找宝不成反丧命 谁能自寻把命休

  话说时长青,半夜的工夫盗不成此马,后半夜他又困又乏,他也忘了防备他人要偷自己的宝贝,这就是艺高胆大。前半夜起来又睡下,几番几次,也有些个乏困,后半夜他就真睡了。这一睡直到了天大亮了。睡醒了睁眼观看,旁边的那位吴文魁竟踪影不见。

  长青睡醒细睁睛 不见文魁吃一惊 急忙下床门外看哪有那位吴相公 回身就在床沿坐 自觉舌干口不清低头观看自身上 透龙宝剑无影踪 回首抖索摸一摸吓的自己战兢兢 避法冠也没有了 两种宝贝丢了光忽然抬头转眼看 墙上有字写的清 你哄我来我哄你不知谁将谁哄妥 要找避法透龙剑 急速去到红毛国休拿我当真秀士 女扮男装就是我 皆因你的心不正要盗我马自招殃

  上边写的“红毛国羞花公主题。”时长青看罢,如梦方醒,如醉方明,知道吴文魁乃是红毛国的公主女扮男装,前来住店,遇在一处。不但未盗他千里剪,反把自己的两种宝贝被她盗去,心中恼恨,悔之不及。

  长青看罢好着急 这样怪事算出奇 外国能有这女子她竟敢把异马骑 不用陪随只自己 单人独自来到此哪有这样女花枝 可惜与我同床宿 我真算个一滩泥竟未看出是女子 交言说话也不知 反倒被她将我哄偷去宝贝把诗题 我才知道是假扮 我真是个傻东西真要看出是女子 昨夜与她成夫妻 倒是白日同床住便宜反倒不便宜

  话说时长青思想,店伙计问道:“你那位朋友天才亮他就走了,将爷的饭钱他都算清了,把银子付了。他不叫我叫你,恐怕你要还店饭钱该得多费了。他说的明白,等你哪时睡醒了叫我再告诉。”

  店中伙计把话言 客官留神听周全 你的朋友真不错代你付的店饭钱 长青这边忙拦挡 伙计不必你多言你快去把掌柜请 这等事情非等闲 伙计闻听忙问道客官这是为哪番 长青说是你不晓 急请掌柜到这边伙计答应往外走 来到文房照实言 掌柜姓王本地住他的名字王玉山 闻听伙计来说话 急忙来见时客官进了屋中才落坐 长青这边闪目观 掌柜约有四旬外雁尾髯鬓黑的鲜

  本店掌柜的王玉山到了,问道:“客官,可有何事呢?”时长青说道:“掌柜的,你看看墙上的字你就明白了。”掌柜的闻听此言,抬起头来望墙上观看,但见上边有八句言词,难解其意。

  愣了多时忙问道 墙上写字为何情 上写言词我不懂学浅才疏是难明 长青回言说胡讲 你真是个糊涂虫红毛国公主来此 女扮男装写的清 盗去我的两种宝避法冠与透龙剑 若要包赔无话讲 如不赔我可不中掌柜闻听说且住 客官说话理不通 谁知你有甚宝贝进店你对谁说明 银钱还得存在柜 若不存记难知情谁让你俩一屋住 哪晓你们甚交情

  店中掌柜的闻听时长青之言,说是丢了两种宝贝,掌柜的说:“进店来谁知你有宝贝呢?就是有银钱,也得交到柜房的。若不交出丢了,开店之家也是不管的。睡着了丢失衣物,可以包赔。”

  时长青闻言口塞 这桩事情算应该 掌柜所说全有理也就无法把口开 无奈只可话回挽 吴生他可常往来掌柜必然知他底 哪里居住说明白 倒是男来或是女为何这样巧安排 她是算账我不晓 应当把我找过来因何你们不言语 叫她自己就走开 虽是我已睡沉了伙计叫我也应该 她又不是偷着走 叫人不知算该哉说的掌柜无话对 低下项颈头不抬

  掌柜的闻听所说的也是合理。他给我还店钱之时,就应叫我知才是道理,为何不叫我一声呢?他还不知内里细情之话,就是那时叫他,他也不能醒了。

  书中交代,他也是大意,被吴文魁暗中取出薰香点上,将他薰过去了。时长青看此光景,也无法可讹。店中之人又苦苦的哀告,借此机会说道:“不与你们店中相干就是了,还得我自己找她去要宝贝。”说着话,站起往就走。

  店中之人将他送出了店门。

  长青出了旅店门 自己走路口问心 我可怎样去寻找她本是个外国人 红毛国虽然不远 外国说话难知音那能像她会汉语 女扮男装话不分 必是她常来我国学会我国话语真 国中说话人难懂 要去怎找她的身外国公主非小可 到在她国贵人尊 那能就叫外人见我去也是白费心 能似去到她就给 也得好言把理云焉能善将宝贝还 这桩事情费殷勤 越想此事非容易抬头看见自家门

  时长青思思想想,来到了自己的门前,走进了门,直奔进了屋中。先看见了金贵同着阮英、花云平都来在家中。一见他就明白了,想要退回步来又无法藏躲,才走进屋门。就听金贵说话。

  时哥你才回家中 我还领来二仁兄 昨日我们就到了偏遇你未在家中 老娘将俺全留下 单等你回有事情我约你必回家转 你快过来见宾朋 长青闻听出无奈急忙向前把礼行 对着阮英先拱手 然后又见花云平末后才见小金贵 长青自己把话明 不用你们先问我我作之事不交情 树林之中接宝剑 无非耍笑二仁兄并非有心真抢剑 我才去冠露身形 我要真是抢宝贝不能露面现形容

  话说时长青,他心中有病,见面就知是来找他要宝贝来了。为何等他们先说话呢?倒不如自己先说了,好省了伤和气。所以他就提起在树林接剑,无非耍笑而已,并不是真心抢夺宝剑。时长青说:“我也不肯与道路为仇,你我全是江洋大道的朋友,焉能得罪二位仁兄呢!”阮英不慌不忙,等他把话说完,看他是交还宝剑,可是不还宝剑。听他所说的尽是交情话,倒无得罪之言。

  等着他把话说完 阮英这边才接言 说是你也会耍笑整整玩笑到三天 阮英冷笑说不错 你是道中好汉尖玩笑我们几乎死 叫我一命到黄泉 此时不必对你讲久后你能知贤愚 多亏金贵他义气 领我到在你家园幸而今日见你面 快把宝剑交回还 长青闻听要宝剑不由顶上把刀钻

  话说时长青与阮英见了面,说了好些道中的交情。阮英等他说完了话,这才向他说道:“既然讲道中的义气,快把透龙剑交还我就算完事,不必多费言词。”时长青听的阮英要剑,他一时的着急,无言回答,又羞又愧。

  听说要剑吓一跳 我可对他怎么言 说了许多交情话应该把剑交回还 如何说是丢了剑 若要说出必惹烦这可怎样对他讲 我又怕他把脸翻 急的心乱无言语心亏之话真为难 若要说出丢剑事 实在丢弃不算男反被他们耻笑我 诸日打雁被雁打 算个甚么江洋盗绿林之中不魁元 不但自己名丢尽 先人之名也算完羞的面红如赤皮 满面羞惭无处钻 好些工夫没话说如同哑人一样般 三位英雄也发愣 看他好像中疯癫阮英、花云平、金贵三人,看见时长青就像现得了甚么病症的样子,口不能言,竟似疯癫。阮英等了多时,他也未说宝剑如何,是交还或者是不能交还,并没说话。阮英等的着急,这才说道:“你既讲义气,为何不得交还我的透龙剑呢?”时长青只得打嗨声,说丢了宝剑的话实在的难於出口。金贵他看出他是为了难了。

  金贵看出他为难 这边急忙把话言 时兄为何这光景我看你是为大难 有何难事对我讲 我能分忧敢上前不怕赴汤与投火 哪管油锅共刀山 朋友能有择善道患难相扶是一般 有话只管对我讲 看我人小胆大宽我能与你出危解 何必你又把我瞒 是我替你说了话你好乘此将话言 甚么大事全在我 千斤重担我敢担天下无有难为事 就怕为人心不专 长青闻听金贵说自己能把精神添 他才说出丢宝剑 从此要把我名捐还是金贵看出,时长青有了大为难之事,不好出口的样子。金贵替他说了话,时长青也不得不说了。万般无奈,这才说道:“绿林之中,叫我算把名都丢尽了,实在没有脸面活在世上。”

  未曾说话先带羞 我在绿林把名丢 说起一桩奇巧事三位留神听根由 皆因遇见人一个 儒雅秀士是女流女扮男装将人哄 旅店就将她存留 遇见我是真瞎眼大意并未细查收 与她一屋同床宿 我想把她宝贝偷那匹马名千里剪 一日能把千里游 顶上长出一肉角若有大事把角揪 四蹄登云腾空起 真算异兽实难求我是要盗她的马 用上工夫熬心头 盗马未得反被盗叫她把我宝贝偷

  前半夜她还未睡,问她话,她就对答。过去了我才明白,她是一心也要偷我的宝贝,我竟把她人偷我之事忘了。后半夜我就困睡沉了,中了她的薰香,把我的避法冠与透龙剑全都被她盗去。

  也是一时我不明 中了她的计牢笼 盗去我的两件宝临走墙上写的清 七言八句留诗警 要找两样得费工必得去到红毛国 两种宝贝得手中 他国公主留诗句竟敢前来显奇能 外国能出这女子 胜似俺国大英雄何人敢到外国地 人地两生怎去行 长青说完他的话这边气坏小阮英 丢了宝剑祸非小 那也不能我是东葛昆师父赤法道 本是他国剑透龙 是我打赌三盗宝要到相府斩妖僧

  阮英听他把透龙剑丢了,可着了急,说道:“这口宝剑不是我的,乃是花兄的朋友,叫滚地雷葛昆的师父赤法真人练成这口宝剑,专能斩妖除邪,借与葛昆镇宅。虽然与我打赌盗来,事后还得送回,物归本主,哪能留下此剑?”阮英着急的说道:“你要是真玩笑,当日就该将剑交回,把话说开了,才是道理,算玩笑也就是了。为何你又带着宝剑在外游玩,是何道理!你又将剑丢失,难道你把剑白给丢了不成?”

  阮英不由发烦躁 白丢宝剑称英雄 你也应该仔细访阮英乃是小英豪 江洋路上谁不晓 哪个敢把我小瞧五湖四海交朋友 仗义疏财把友交 一把单刀绿林闯我也常常把气淘 专管世上不平事 若遇恶霸定不饶盗剑也为救人事 秀英盟嫂把命逃 非是容易盗宝剑费尽心机正三遭 将剑才能得到手 要到相府去除妖不想被你巧接去 阮英我俩你恶刁 竟敢将剑丢失了明要欺我不懂交

  阮英动怒说道:“你丢的宝剑,怎么对我说丢了就算完事?你想要白丢了,那能中用?”阮英就要说伤和气的言语了,花云平见事不祥,急忙接言说道:“时长青,你的去世先人,却未对我告诉。”

  云平细问将根盘 长青这边便开言 问我先人也不软当初居住在梁山 提起人人都知晓 姓时单字一个千云平闻听说罢了 甚么大事算完全 多亏我先盘问你怕你哥俩把脸翻 梁山一百单八位 全是结盟去世先他系阮氏三雄后 我父花荣非等闲 你父时迁是好汉虽然人死美名传 俺们先人同结义 亲弟亲兄一样般父往子交不虚套 谁要翻脸倒不贤 阮英闻听消了气复又行礼反添欢

  话说猴子阮英,话语之中,越说越紧,面上带气,就要翻脸的样子。时长青也在年幼,谁肯让谁呢?多亏花云平急忙拦阻,细盘问,全不是外人,俱是梁山上好汉的后人,哪能翻脸?怎肯不仁不义作事呢?

  多亏云平人聪明 盘问称人有表情 阮英好就难翻脸今日遇见好弟兄 梁山初聚英雄会 位位都是那样能弟兄义气同生死 才能留下万古名 傲骨英风依然在后人也得照前行 不改家门是孝子 也学先人交宾朋虽然难比梁山事 不失义气是英雄 阮英不但不动怒反倒欢悦长笑容 盘问还是长青大 阮英带笑尊仁兄几乎我为失言语 得罪兄台怎担承 你我如同亲骨肉幸中之幸来相逢

  阮英将话挽回,大家相合。阮英复又说道:“外国之地,与我国是两样。既是将二宝得去,谁能我的回来?”

  外国找宝实在难 到了那话怎么言 两下说话全不懂须带通言在旁边 她既将宝盗了去 故意哪能交回还外国公主非小可 难以见面把她观 若去被她害了命还没地方去伸冤 我虽胆大不敢去 若是外国不是玩云平接言说不错 找也不敢到那边 俺们弟兄得商议倘有逞能把命关 长青这边忙说道 走路想着真是难有心我去将她找 舍出性命走一番 反复叮嘱我自己总有害怕把惊担 金贵听说哈哈笑 看我人小胆包天他们三个人全不敢到红毛国去要避法冠、透龙剑。金贵哈哈大笑:“二位仁兄,不用为难。方才我就先说明白了,别管甚么大事,全在我的身上。我一人要到红毛国走上一回,拿回两种宝贝回来,才如弟愿。”

  方才我就先说明 天大之事敢应承 我就急到红毛国皱皱眉头姓字更 不是金贵说大话 要回二宝谈笑中今日起身我就去 试试她能是我能 能够得回两种宝一怒盗她马走龙 叫她知道能人有 省她谎诈眼太空只知自己多巧妙 能人之中有英雄 说罢站起往外走这边吓坏人三名 要知金贵吉凶事 下部书中说分明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