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七十一回 长青一觉失了算 丢了透龙避法冠

  诗曰:

  人心隔肚两不知 二人各要找便宜

  你哄我来我哄你 不知谁的智出奇

  金针麦芒两相遇 尖对尖来机对机

  不知谁把谁哄信 谁要大意谁吃屈

  几句残词止住,书归正传。方才言讲吴文魁用语暗中点破时长青,分开君子小人两样作事,暗中是说给时长青听呢。时长青暗中说道,你这是白费精神,要用此等之计,你还不行呢。这是时长青心中的话,并未说出口外。

  这两个人吃酒叙话,工夫也就不小了。店内的伙计过来,撤去了杯盘,遂送茶来。时长青对着店中的伙计说道:“我在这屋中住下了,好与我的这位朋友叙话。”

  对着伙计说分明 我就住在这屋中 伙计答应说知道你们二位是宾朋 若要甚么我预备 如不用我我就行长青说是你去罢 我们也该睡朦胧 伙计转身出屋去屋中二人把话明 说到天交二更鼓 文魁说打开行李俺们就在一床住 也就不用把衣更 混身而卧很可以少时就到大天明 长青答应说不错 你我不与外人同知心友遇知心友 俺们如同亲弟兄 说罢二人将床上同床而眠熄灭灯

  说时长青、吴文魁二人,俱都是假意套好,同桌而食,又同榻而眠,各人看出全不是真心交友。时长青暗中想着与他在一个屋内住下,又同在一床睡着,自己到了外边,将他骑的这匹千里剪由槽上解下来骑上,就能得到手内。

  长青见宝起不良 与他住在一个床 等他睡沉好盗马得了宝驹我远颺 江洋道上数着我 哪个能比我高强任意纵横游天下 压倒群雄把名扬 轰轰烈烈将名显还有何人把我伤 江洋夺魁就是我 许多宝贝我身藏闷时骑上千里剪 就在天下游四方 我再带上避法冠无影无形真妥当 佩带这口透龙剑 如同神仙降下方越思越想越心乐 自己得意喜非常

  时长青自己欢喜不尽,怕的是乐极生悲。时长青暗中的打算盘。且说吴文魁也是想盗他的宝贝,暗中想道:我出来所为寻访哪方有宝,想不到今夜遇见此人,他有两种宝贝。

  文魁装睡暗盘算 来找宝贝不费难 不想今夜将他遇两种宝贝带身边 已经当面全领教 取出他又叫我观等他睡沉偷他宝 得宝我就把国还 自己我有千里马我再添上避法冠 腰中佩带透龙剑 我就称起是神仙回到本国显一显 看我宝贝全不全 带上此冠观不见我能跨兽飞上天 哪里若是闹妖怪 透龙宝剑谁敢担斩妖除邪在本国 管叫妖精到黄泉 越思越想心欢悦这是我遇巧机关

  这两个人全都是暗中欢悦,自己打算自己的主意。单说时长青躺在床上,也是假睡。躺了好些工夫,翻了过身,要试探吴文魁睡着了无有。问道:“吴兄你睡着了吗?”吴文魁接言:“我未睡着呢。”

  长青试探吴文魁 吴兄你可睡着否 文魁接言说未睡这边就把话来回 我虽躺着难入梦 心中好像被剪鎚长青复又忙问道 你是心中想何为 也许挪床睡不稳不该你心是刀挥 这是一种奇巧事 莫非你心是烦谁文魁回言说错讲 我腹有病在心意 我要对你说实话不必疑心把我亏 你我本是知心友 豪杰遇见大英魁心投意合交朋友 望长久远心不遵 若有二心并二意知道天网漏是谁

  时长青问着吴文魁:“你的心中是个甚么病症呢?”吴文魁说道:“我这心中有一块破病,无名,不知何病,无药可治。要好,除非静养,找一无人之处静养。若要是眼看红尘,耳听是非,难好此病。”

  病好除非除红尘 眼不观来耳不闻 人如浮在红尘世争名夺利乱纷纷 功名富贵难割舍 七情六欲常在心士农工商空立劳 临危难免不归阴 我想总是出家好跳出红尘入空门 耳不听此千载事 眼不看那是非人闲时山前观虎斗 闷时听那百鸟音 日出三竿我还睡因时一睡到早晨 哪有出家多快乐 诸日静养能修身如若不想花世界 多少烦恼全在心 我说此话尔不信往后留神要看真

  吴文魁不但未睡着,所说的话尽是暗中点破人的言词,倒仿佛像知道要盗他马之意,时长青细细的啐这个滋味,听他说有一块坏病生在他心内。

  长青暗中细详情 听他言词说的精 有块坏病生心内所以他才睡不宁 不知是个甚坏病 叫我听着心内惊明是心中防备我 双关言词叫我听 他算我当悟心里哪知我心比他明 就是心口不想应 不好对他来说清本系我怀心不正 先是看出我不公 他才紧紧用话点他拿我当糊涂虫 早已听出装不懂 故意颠憨装不明奈着性儿将他哄 单等他乏睡朦胧 我好盗走他的马给他一个影无踪

  时长青自己盘算:别管你怎样的精明,你也是难逃我手。除非是我无心偷你的这匹宝驹,也就罢了,我真要用心,上工夫,哪有偷不了的道理。时长青一定要盗吴文魁的千里剪,偏遇吴生他不能睡沉,无法下手。想着今夜就让他防备着,明日又不走,还是在这店中存住,到了明夜,准能盗取,此马难逃我手。想罢,复又对着吴文魁问话。

  想罢复又把话发 吴兄留神请听清 今夜我也睡不稳像卧针毡把肉扎 长青试探故问话 文魁这边把话答叫声兄弟怎么讲 起来看看将针拿 倘若扎肉人难受不能安歇怎解乏 长青回言说不错 快些点灯找找他文魁起来把灯掌 长青毡上细找查 找了多时并无有本来他是使巧法 长青文魁灯下坐 并不睡着笑哈哈文魁说是白费事 哪有针毡在肉爬 俺们哥俩不俱睡今夜还要把话说

  话说时长青,哪有甚么针扎了他呢?他意思是试探吴文魁睡了未睡,若是不答言,也许睡着,也许假装睡着了,自己好另打主意。他这一说话,吴文魁就起来了,将灯与他点上,二人对坐说话闲谈。

  文魁复又把话言 俺们还是得安眠 毡上无针扎你肉再睡管保得平安 长青回言说有理 少时就要亮了天说罢二人将灯止 这回谁也无话言 长青自己暗盘算今夜盗马只怕难 人逢喜事精神爽 长青着急心内烦忽然悠悠心血炼 两眼难睁睡安眠 长青他可真困了睡的死人一般样 欲知长青怎么样 下回书中细细言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