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六十七回 冤魂索命吓坏金亨 遗言教子切把善行

  诗曰:

  长青巧接剑透龙 自己暗中喜气生

  路途之中遇桩事 女扮男装假英雄

  乘跨神驹千里剪 四蹄蹬开似飞腾

  二人各夸无价宝 想要偷盗在心中

  闲词诉罢,话不多提。此文书说至那段结局,书接前文。上册书中的交待,说得金贵听见外边阮英的冤魂说道:“兄弟们快将屋门闪开,我要闯进来拿你父与我抵命。”又一声的吼叫,听着真切,吓的金贵抬头观看,真有一个鬼魂,甚是异样。

  吓的金贵抬头观 见个鬼魂在面前 形容古怪真异相好似白纸一样般 身高约有六七尺 一样白衣身上穿眼唇舌头如血点 一尺馀长来回翻 手提麻绳门外站要把仇人魂魄拿 金贵吓的无言语 云平往外仔细观不看他就害着怕 偷眼观瞧吓一惊 走去走来晃几晃险些栽倒地尘埃 半响还有一口气 又听鬼魂把话言无仇之人休害怕 我是前来冤报冤 金亨害我将绑他他人休要把惊担 我也不敢多吵闹 他也不敢将我拦阎王叫人三更死 谁敢留到五更天 行恶之人哪能躲今夜叫他到黄泉 金亨他的大数到 为何还在屋里边不如叫他出屋外 我好将他脖颈拴 我要进屋多不便怕将别人要挂连 一人作事一人担 何必屋中不敢言是他一人作的事 不与妻子有相干 云平闻听将路转来到金亨他面前 对着金亨开言道 伯父你可听周全有甚言语对鬼讲 谁是谁非正与偏 依我劝你该出去死而何惧生何欢 你要不把鬼答对 冤魂想走难上难话说花云平过来,对着金亨说道:“伯父,阮英是你害死的,把他锁在石柜内。皆因他死的屈,所以冤魂才来要命的。你要不出去,冤魂又不走,倘或闯进来拿你,大有不便。”

  皆因你把他害死 阮英他是真算屈 阎王殿前告了你冤魂才敢到这里 冤冤相报皆有准 阴律阳条原不迟杀人偿命没有错 报应临头躲不得 阳间若是将人害到在阴堂把命抵 哪有白把人害死 不能偿命得便宜阴间又是一个理 也得抵命到阴司 要想活命哪能够冤鬼他来把你拘 你道要想怎么样 有何方法对我提问你金亨无言语 火上加油更着急 有了张嘴难说话热汗狂流湿透衣

  金亨此时正在着急万分,又添上花云平直来他眼前,如此这样问法,真犹如火上浇油的一般,急得他汗流满面,热似蒸笼,哪能说的出话来呢?本是他起心害了阮英,阮英前来显魂,哪有言语答对?话说金亨手拉亲生之子金贵放声大哭,一边哭着说话:“也是为父的意狠心毒,才惹了这样天大之祸,此时悔之晚矣,我要死后,千万你把为父的遗言要紧记。”

  你把遗言记心中 长大成人莫胡行 作事总要存天理不要胆大眼太空 别照为父心不正 无故害人招报应处处多要行好事 省的临危不善终 为父若要知今日不能害死小阮英 船到江心拢岸晚 死在眼前悔不中千万记住我的话 不要当作耳旁风 还有一件要紧事给你教训留心听 在母堂前行孝道 好在外边交宾朋走遍天下有人敬 那才能算是英雄 人之将死言语善鸟之将死也哀鸣 孙氏太太也落泪 云平旁边更伤情花云平在旁边观看这一家人,真像金亨要死的那个光景了。花云平虽然深恨金亨不该害了阮英的性命,看他一家三口如此痛哭的样子,有些心软了。所谓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再者,为人在世,都是见其生,不忍见其死。英雄反道赞叹。

  云平在旁叹连声 有此景光也伤情 看起作恶无好处报应临头悔不中 金亨不行万恶事 一家焉能痛哭声作恶必应招恶报 报应循环找的清 天理昭彰更有准人要行凶天不容 落得一家哀哀哭 若要叫他他不应想着不死不中用 阮英冤魂闹的凶 又不是人将动手强存弱死论输赢 是个冤鬼叫人怕 方才看他了不成话说花云平赞叹,又听见阮英的冤魂在外边喊叫:“金亨为何不出来受死?难道说白害人命不成吗?”外边吵了这些工夫,他怎么不进去拿金亨的性命?

  冤魂为何不进前 他来要命在外边 阮英他是人来了内里有个巧机关 猴子并未真正死 明公不知请听言皆因金亨将柜锁 要害阮英一命完 金亨他才回家转阮英在柜出去难 若便听见柜内嚷 官兵必要来进前听见柜内怪嚷叫 准要开柜把我观 开柜瞧见我在内偷盗库银难容宽 所以我才不敢嚷 心怀绝境在里边这回书中的结局,不说金亨着急害怕死,单表阮英被金亨将他锁在石柜,又出不来,嚷叫又怕看银库的更夫进来,推开了石柜,把他拿住,必要重办盗取银库之罪。为难多时,忽然间想起来一桩大事。

  阮英想起事一桩 师傅绿林有大名 江南蛮子赵华阳他会蝎子倒爬城 我才跟他学的艺 临别给我留桩物原来是个小包裹 叫我诸日带身中 若遇急难打开看里边东西自能明 今夜何不取出看 瞧瞧包裹甚物件想罢伸手解包裹 急忙打开要看清 单手晃着千里火犹如白日一般同 仔细留神睁睛看 白纸衣帽在内存还有一个小笛子 看罢多时发愣怔 拿起小笛忙吹动恰似鬼哭神嚎声

  阮英在石柜内,心中着急,忽然思起他师傅赵华阳给他留下小包裹,告诉的明白:倘或遇难无可解之时,急将小包裹打开观看,就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总未遇过大难,今夜难逃性命,他才打开包裹,观看里边有个小笛子,用嘴吹动。

  吹动笛子响声怪 人要听见胆战寒 犹如鬼叫一般样恰似神哭那一番 人人听见无不怕 英雄豪杰也枉然人骨做成响声怪 偏又遇见黑夜间 阮英吹动也发怔福至心灵是实言 忽然想起装神鬼 急忙就把纸衣穿纸糊头颈头上带 眼珠舌头面上安 又把宫粉搽满目白带一条系腰间 这些东西全在内 阮英柜内装扮完嘴吹小笛吱吱响 吹的声音远又尖

  阮英在石柜将纸衣穿上,又将纸糊的头颈带好,又把红纸做成的眼珠舌头安上,白带子安排,诸般穿带妥当,这才将小笛吹起来了。吹的乱叫,声音传的又远又尖,叫人听见真正可怕。

  他把笛子吹起来 吱吱吼叫真怪哉 官兵捕子看银库忽听响声到耳来 一闻此音浑身战 众兵大乱闹哄哄官兵一齐说不好 这桩吼叫甚邪歪 怎么叫人这样怕倒像把人心来剁 这是一桩奇巧事 听听此声何处来更夫听准在钱库 大家商议怎安排 俺们人多不用怕银库以内看明白 一齐站起往前走 来到银库把门开听在银柜里边叫 真乃叫人甚惊吓 看看柜头柜边上有名头目把柜拍

  众官兵倚仗人多,掌上灯笼亮子,照如白昼一样。大众来到银库,将门开放,进了库门。听见在第四个石柜内吼叫,这名头目用手一拍,啪嚓一声响动。

  用手拍柜一声响 石柜以内又开腔 吱吱吼叫声不住吓的众人脸都黄 不知甚么在里叫 揭开柜盖看其详那名头目连摇手 这桩事情不敢当 倘或看出甚么祸老爷怪罪就招殃 这件事情要议妥 俺们大家得商量几名官兵说的好 老爷要问怎么担 不如回明去请示老爷自然有主张 头目闻听说有理 此事不用俺慌忙要知开柜吉凶事 下回书中不隐藏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